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5 部分阅读

第 5 部分阅读

    俏耸裁础?br />

    伊势忍并没有立即跟上对方的脚步,反而静默地站于原地,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想道:“呵,正义感吗?如果我能早些拥有,这该有多好……”

    第十九章 最后的期许(第三更!)

    (今天作者莫名奇妙地文思泉涌~)

    古今皆言,羞耻心是促进人类成长的动力泉源,而伊势忍近日来更是以亲身的经历,来验证此一真理。

    虽然随着时光的流逝,伊势忍已逐渐能从沼气中辨出植物的清香,而在他的努力之下,他也已成功地完成了一半的训练。可惜的是,人总有失足之时,沼泽之泥流虽变动较缓,但浮萍的位置仍会偶有变化,尽管伊势忍已将半数浮萍的约略方位印于脑中,他在移动跳跃时,仍是得小心辨别,以免不慎失足。

    此外,这类气味分辨极花脑力,往往当伊势忍费劲千辛万苦,成功抵达沼泽中央后,其人也已筋疲力竭,之后只要微一疏神,便会前功尽弃、认错浮萍的方位,倏地变化为一条徜徉于污泥中的草鱼。

    伊势忍对于每日都要沾染满身淤泥此一事非常不满,因为这就代表着他稍后回府时,将带着一身狼狈行走于人群之中。所以,他曾经向东仙要提出请求,希望能另带一件衣衫作为替换,可惜对方非但不允,反而在训练结束之后,领着他穿梭于愈加热闹的大街,去接受更多人异样的目光。

    为了自身的尊严,也为了让自己浑身发痒的红疹能赶紧消散,伊势忍以前所未有的心力,投注于此一嗅觉训练当中。天道酬勤,伊势忍的进步速度愈加快捷,竟在一个月后,便成功征服了这片沼泽,当时的他站于岸边振臂高呼,为自己的成功欣喜不已,可惜却没发现东仙要嘴边那异样的微笑。

    隔日,东仙要的训练模式果然又做变化,他首先花了半夜,将浮萍的所处方位全部打乱重置,并且以玉兰花的花蕊制成一袋香囊,命伊势忍绑于脖旁,这下子馥郁的花香与恶臭的沼气联手夹攻,薰得伊势忍几欲昏厥,同时也再度让他的嗅觉锻炼陷入了困境。

    经过近半年来的相处,东仙要已摸清了伊势忍的脾气,知道用什么方法能逼得对方迅速进步,这个玉兰花的香囊被他的巧手缝制得尽善尽美,粉色的刺绣外表上竟还裹有一层防水涂层,即使淤泥也难以沾附。

    就这般,伊势忍在东仙要的要求下,只要一日试炼不成功,就多一日得全身脏乱、颈悬香囊地步于宽阔喧闹的大街上,接受别人看猴耍把戏般的惊讶目光。

    羞耻心添加了燃料,压力点燃了引擎,伊势忍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进步着,连天生的盲人-东仙要也对此情况暗自惊讶钦佩,可惜伊势忍无从得知对方的想法,仍是在心中不住地咒骂。

    就在伊势忍每日的诅咒当中,半个月过去了,今日的他信心满满地立誓要度过此项试炼,接着便纵身向离己最近的浮萍跃去,前五分钟的他速度奇快,有若离弦之箭般前进着,因为前面所踏之萍,如今都已印在他的记忆之中,怎也无法过忘。

    此后,伊势忍的速度逐步缓了下来,因为仍有十多叶浮萍是他昨日所未能踏足的,这一刻,他静静地立于一叶浮萍之上,身形随波震荡,突然间一阵微风拂过,他的鼻尖动了动,身影恍惚间便变换了位置,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随着终站的接近,伊势忍的心渐渐高悬起,为了避免失败,他不敢有丝毫分神,尽管沉重的压力覆于他的心头,但却是让他愈加的集中注意。

    时光奔逝,伊势忍陡然间停住了身形,他的直觉告诉他,自己离岸边只剩一步之遥,只要再踏上最后一叶浮萍,他便能完成最终的考核。

    “还差一步,静下心来,不要慌。”伊势忍在心中提醒着自己,“好,就是那,跳!”他纵身一跃,随即他脚尖的触感说明了,他已正确无误地踩中了浮萍,但他还未来得及欣喜,就只听“扑通”一声,竟在最终关头又跌入于沼泽之中。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片浮萍的载重量会这么小……”岸边,东仙要满怀“歉意”地解释道。语毕,他走向前去,一把捉住伊势忍的衣角,将其拖上岸来。

    伊势忍喘了口气,本欲张口抱怨,但满腔的怒火却随即被东仙要的一句话给浇熄:“恭喜你,完成了所有的试炼。”

    “所有?”伊势忍不确定地重覆着。

    “没错,所有。我知道附近有一条小河,去洗漱一下吧,我有带干净的衣服来,成功者有权保持衣着整齐,去接受他人的欢呼。”东仙要说道。

    待得两人到了河边,伊势忍仍有些懵然,毕竟苦难的日子突然结束,让他的神思尚还无法反应过来,直到他的指尖碰触到了水面后,那荡漾的水波才唤回了他的理智,其后,伊势忍首先洗净了双手,接着掬起了一掌水,往脸上泼去。

    “太好了!”

    “衣服我放在岸边,你可以一边盥洗,一边听我说。”听得东仙要的话,伊势忍也没感到害臊,便冲洗起身子来,毕竟对方同为男性,更还是一个见不到事物的盲人。

    “当初,你的父亲-伊势先生找到了我,向我提出教你如何培养‘洞察力’之要求时,我感到十分的惊讶,因为我的实力只是中人之姿,更还是一个盲人,但伊势先生最后仍是成功地说服了我。在答应你父亲的请求后,我便开始思考该如何锻炼你的洞察力,的确,就如我们第一天见面时,你所猜测的,我本想锻炼你除了视觉以外的其他四感,因为这种训练对我来说非常熟悉,只要把我曾经做过的,整合后再传授于你便行了。”

    “但是,在我与你见面前的一夜,我又改变了想法。因为,我认为你和我有个决定性的差异,就是你的双眼无碍,而我则否,所以我没有这个必要,让你去背向光明,进而拥抱黑暗,把你培养成“东仙要第二”。所以,最后我选择了另外一种教学方式,在我锻炼你其它的感觉时,还让你尝尽苦头,这样你便会怀念从前,进一步去懂得珍惜。”东仙要说道。

    “珍惜?”

    “对,珍惜。我想这几个月下来,你一定不只一次的怀念从前,有着‘能看得见真好’此一想法。就算平日没有,我想在你后两次试炼的最终关头,竟‘意外’失败时,一定也会浮现出这种念头。”东仙要说道。

    听到此处,伊势忍撇了撇嘴,忿忿地想道:“果然,不仅是毒蜘蛛,就连最后一叶浮萍的载重量较小,也是他算计好的!”

    “你下次的动作可以再隐蔽一点。”此时,东仙要竟神奇地察觉到伊势忍的表情,“既然你已这么认为,那我也就不多做解释。为什么每次都会让你在最终关头失败,并不是因为我喜欢看你出糗,而是希望你能够体会失去的痛苦,并因此懂得珍惜。”

    语气顿了顿,东仙要又道:“当一个天生的盲人,突然重获光明时,他并不会欣喜,反而只会感到惊讶与不适,甚至是恐惧;相反的,若是一个正常人,在不幸失了明之后,又恢复了视觉,他则是会万分的感恩与珍惜。”

    此时,东仙要突然说道:“现在时间已晚,太阳西移,光线不再强烈,我想你可以摘下那副眼罩了。”

    “可以摘下了么?”伊势忍猛然发现这期盼已久的一刻来临时,自己并没有曾经所想像的那般喜悦,反而是有些茫然。就这么迟疑了一会,最后伊势忍猛地向东仙要深深的一鞠躬后,这才揭下了眼罩。

    眼罩摘下后,伊势忍并没有立即张开眼睛,因为即使隔着一层眼皮,如今的他仍是感到两眼酸热,故他赶紧举起手臂,以衣袖略加遮掩,隔了良久,直到他的双眸逐渐适应后,这才又收回了动作。

    “这……”此时此刻,伊势忍已无法形容,那印入他眼帘的景象是何等的绚丽,从前经常可见的流水,在他如今的心目中却有若水晶般剔透,而其中青褐色的游鱼,现在也显得如此的精灵可爱。

    接着,伊势忍缓缓地抬起脸来,举目望向身周的那一片森林,这是他待了近四个月的地方,所以他希望能将其深深地烙入脑海中。如今,他只见自己被一片橘黄所包围,萧瑟的气息弥漫于四周,忽然间,一片枯叶慢悠悠地从他顶上飘落,伊势忍赶紧将其接入掌中,紧接着便心神一震,因为叶面上那崎岖的纹理,在这刻给了他莫大的感动。

    “这世界美吗?”东仙要冷不防地问道。

    “美!”伊势忍发出由衷地赞叹。

    东仙要露齿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要欣赏这个世界,耳朵与触觉是永远也比不上双眼的。”

    “阿忍,事实上,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教你如何去强化自身的五感,而是希望能教导你如何去懂得珍惜,懂得珍惜就不会忽略,唯有拥有一颗细腻的心,你才能更进一步去认识这世间万物。”

    东仙要拾起置于岸边的外袍,替伊势忍披上后,说道:“这堂课……就上到了这里,你已经可以毕业了。这六个月的时间里,你很努力地听从我的教导,不断地面对自己潜在的力量,并且奋力与自我拼搏。阿忍,这段时间以来,我认为你真的非常优秀,尽管拥有超于常人的天份,却从不傲慢,也没有因此而自大,让我为你感到无比的骄傲!”

    “哦,我还有一点要提醒你,在你成长的过程当中,会遇到许多迷惑,所以请你不要忘了这段时间里你的收获,耳朵所听到的未必会是真的、眼睛所瞧见的也未必会是真的,其余身、鼻、舌更可能欺瞒于你,只有你所相信的才会是真的。”

    “最后,在课程结束后,我对你有个期望,希望将来的你,能够不从欲、不随波、不浮躁、不迷惑,懂得珍惜,并且享受人生。对了,还得千万记住,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语毕,东仙要的身影缓缓地步出了伊势忍的视线。

    “再见了!”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二十章 真央灵术院(第一更!)

    十日前的那个黄昏,是伊势忍最后一次见到东仙要,那晚,对方并没有回到伊势府邸,反而是直接回归于九番队中。对此,伊势忍感到有些惆怅,但却没有再去造访的意愿,因为他知道,当时东仙要的那一番话,就已经宣示着两人短时间内的无缘再见。

    时光如瀑水奔流,如今,以至伊势兄妹俩去真央灵术院报到的前夕,伊势寿与美和子在此时皆忙于做行前的最后叮咛。对于伊势七绪,夫妇俩皆只是作要穿暖、吃饱等普通嘱咐,而对于伊势忍则有所不同了,他们有感于自家儿子远超同龄的老成,故除了叮嘱他要好好照顾七绪外,还要求他尽力培养贵族间的良好关系,并且多延揽班级事务于己,以此加强于新一代贵族间的地位等。

    事实上,进入真央灵术院就读,并不是代表课后不能返家,只是不能随意离开净灵廷而已,而大多贵族的宅邸均设于净灵廷之中,家族亲子间要再见面自然十分方便。但伊势一族则有所不同,他们的家族大宅座落于流魂街之间,并不在净灵廷之中,其中原因除了为就近照顾族中产业外,还有着保持中立地位,游离于净灵廷中各大贵族间斗争之外的想法。

    因此,若伊势兄妹要进入真央灵术院就读,就只能选择住校,而从未让自家孩子离开自己视线范围外,超过一周时间的伊势夫妇俩,在此时自然是大为紧张,甚至美和子更是不安地嚷嚷着,自己要搬到净灵廷中,以便就近照顾子女。

    伊势寿不愿自家孩子永远躲于父母的庇荫之下,所以急忙阻止了美和子的溺爱行为,只是天下父母心,同样也会担心的他,在此刻也表现得比平日还来得唠叨许多。

    听得伊势夫妇俩的叨叨叮咛,伊势忍虽也心中温暖,但仍忍不住头大,只得说道:“父母亲大人,你们且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七绪,且不辜负家族期望的。”语毕,他还不忘揪着七绪的袖管,一同逃之夭夭。

    隔日,终于到了该去灵术院报到之时,伊势忍拒绝不了美和子同行的请求,故在拜别了父亲后,三人便一同前往了净灵廷。

    净灵廷中地势宽阔,街道整洁,上面均由长宽各是一米的石块铺成,放眼望去,其中群众熙熙攘攘,不时还能见到一两名死神,指高气昂地巡视其间。对此,三人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之情,毕竟即使不住于净灵廷中,但因为身为贵族之缘故,进入这尸魂界的中心地带也已不只一次了。

    行了良久,一行人的数目竟也随着时间变化,而跟着庞大不少,除了遇上了相熟的贵族亲子与其仆卫,因此结伴同行之外,还有一些刚从流魂街中过来,不熟悉净灵廷街貌的平民死神悄悄跟随,一时间人龙渐长,竟有种祭典游行之趣味。

    真央灵术院,又被一般民众称为死神统学院,约于两千年前,由现任的护廷十三番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所创立。从前的他以培育年轻一代死神,成为未来的护廷十三队、隐密机动及鬼道众的理念,成功说服了灵王以及中央四十六室,在花费钜资,以及当时无数死神与魂魄的劳心劳力之下,耗时三年,终于成功兴建。

    如今,山本元柳斋重国已从校长一职卸任,转为荣誉职,且随着时光的流逝,校舍建筑愈见巍峨庄严,在净灵廷中的高处放眼望去,真央灵术院有若城中之城,周遭由花岗岩质地的外墙所包围,植木点缀、造景河流横穿其中。此外,其大门更是雄伟,步入其中片刻,便能见到一尊山本元柳斋重国的雕像雄峙,他手握长刃、体态魁伟,同时低着头好似俯视着这片心血结晶。

    “好大的气魄……”进入校区后,伊势忍就立即见到了山本元柳斋重国的雕像,他口中惊叹不已,却不是为了此像的高硕,而是为了其上所展露出的百折不挠、百战不殆的气势。值得一提的是,伊势忍并没有认出这雕像如今所代表的身分,因为前世之漫画内容只读到十五集的他,对于山本元柳斋重国的印象,只是一个串场的龙套糟老头而已。

    “阿忍,别看了,走吧!”美和子拉了拉伊势忍,随即便迈步前行,或许因为她只是一个没有灵力资质的普通魂魄,所以似乎对于这雕像所表现出的气度,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哦。”

    接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到了报到处,美和子首先好心地替那些平民新生,找到了报名位置后,这才带着伊势兄妹俩走向贵族独有的休息室去,毕竟对于贵族来说,就学报到这种事早有专人亲手操办。

    之后,美和子又带着儿女,拜访了在场的其他贵族,我磕头、你俯身,大伙忙得不亦乐乎,虽然大家都在心中叫苦,但面上仍是一片喜意。

    这时,一名面目古拙的中年男子走进了休息室,接着朗声道:“咳,敬爱的学生家长们,请你们跟我来,学院举办了一场入学说明会,将向各位介绍新入学的学子们未来的生活。”

    “唉,这么快就要分别了。”美和子十分清楚,说明会之类的只是为了驱赶家长的藉口,会中内容不是乏善可陈、就是马屁吹嘘,但穷紧张的她,仍是决定前去一观。

    “我走了,要想我哦!”美和子说完后,就热泪盈眶地与七绪抱在一起,接着她又拥了拥浑身僵硬的伊势忍,鼓励道:“好好加油!”

    待得美和子与其他家长均离去后,伊势忍费了好大的口舌,才将七绪的情绪抚慰平稳,不久后,只见那名面目古拙的中年男子,又出现在众人面前,说道:“大家好,我叫作道愿三和,是上级贵族中的一员,也是各位未来六年的班导师。”

    “在场的各位均身分尊贵,灵压资质远超同侪,但我们在同年级中并不是没有对手,在我们的隔壁班就是特字班,是那些平民们能够就读的最好班级,我见过他们的入学资料,均也是天赋异秉。但是,先辈的光荣需要我们延续,家族的尊严需要我们维护,即使死神中者一切平等,但我们仍不容退让,顶点的位置只能由我们安坐!”

    第二十一章 副班级代表争夺战

    (3704字,从字数上来看,以跟昨日差不多,所以,求推荐、书评~)

    听得这位班导师的厉声疾呼,伊势忍暗中翻了翻白眼,对于这种唯血统论的观点,他虽没有不屑一顾,但更也说不上赞同。

    “只是我未来的同学们,看起来都挺激动的……”伊势忍觑了四周的同学们几眼,发现他们大多都面色潮红、神情坚定,好似十分赞赏班导师的论调。

    这时,道愿三和又高声道:“团结将使我们力量更大,即使脆弱的木制箭身也只要聚在了一起,任谁也无法将之一把断折!所以,现在要先请大家作自我介绍,以尽快融入团体生活,内容不论是兴趣喜好,还是憎恶讨厌都可以说。”

    “现在有谁先自愿的吗?”道愿三和望了全班一眼,却见大多数的学生都将目光聚焦于一名孤傲的少年之上,但对方却恍若未闻,定力十足地望着前方。见此,道愿三和无奈地想道:“该死的,这些小家伙们一定要照身分的尊贵度来作为排列顺序吗?这里这么多贵族,除了能确定让朽木家排第一个外,其余后方又该如何排列,我虽然是上级贵族,也得罪不起这么多人啊!”

    终于,道愿三和急中生智,说道:“咳,既然大家都这么害羞,那我就用点名的方法好了。嗯……姓氏笔划愈少者,排名愈靠前。”

    “大道和!”

    “是!”一名红发少年站起身来,说道:“道愿先生安好,尊贵的各位‘真血者’安好,我叫大道和,二十八岁,忝为第一位自我介绍者,是下级贵族中的一员,族中经营畜牧业,第一代先祖……家祖……吾父……”

    听着这有若背诵族谱的自我简介,伊势忍不禁大感无奈,但又不能表现得失礼,只得耐心倾听,好在随后他发现了几点有趣之处,这才不嫌苦闷。原来,他察觉到这种自我介绍竟也暗藏玄机,阶位愈高的贵族,反而介绍的时间愈短,至于最下级的贵族,则是巴不得把祖宗十八代的事迹一一详尽讲解。

    此外,还有一点令伊势忍感到趣然,那就是他的同班同学几乎每一个都长得面容幼稚,恍若现世中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般,偶有看似较为年长者,也不过是几近成年的模样,但是伊势忍十分清楚,在尸魂界中单用外表来看,是绝对无法断定对方真实年龄的。别看伊势忍如今这般的老成模样,如果在场的众人真比起年纪的话,一定都能当他的“哥哥”、“姊姊”。

    “出云大佐!”

    “是……”

    “朽木白哉!”道愿三和此时的语气有了些变化。

    “是!”一名黑发少年站起身来,只见他围著名为“银白风花纱”的颈巾,面庞有若刀削,鼻梁直挺,气质中潜藏着一股踞傲,“道愿先生,尊贵的各位‘真血者’安好……”白哉行了个礼,顿时班上众人也跟着骚动,“吾名朽木白哉,二十五岁,出生于尸魂界四大贵族之首-朽木家,很高兴认识各位。”介绍完毕后,他便矜持地笑了笑。

    “班上很荣幸有朽木同学作为其中的一份子。”道愿三和露齿一笑,接着才道:“下一位,伊势忍!”

    伊势忍轩起了眉,照着他人的套路说道:“道愿先生,尊贵的各位‘真血者’安好,我叫作伊势忍,今年十六岁……”此话一出,霎时间造成了比朽木白哉出场时更大的震动,因为伊势忍长着一副成熟的外表,望之就好似现世中的弱冠之貌,因此本来所有人都将其当作班内最为年长者,但没想到事实却是相反,他反而比在厂所有人都小上不少。

    “呵,说来惭愧,因为比较早接触家族事务的关系,所以我看上去比常人老成一些。”伊势忍随意地找了个藉口解释着。“我出生于中级贵族-伊势家,家中藏书丰富,若在场有爱书之人,未来吾等可以互相交流有无。”

    听完伊势忍的介绍,道愿三和点了点头,好似对其谈吐颇为赞赏,之后又道:“伊势七绪!”

    感受到伊势忍鼓励的目光,伊势七绪胀红着脸,站起身来,说道:“道愿先生,尊贵的各位‘真血者’安好,我、我……我叫伊势七绪,今年也十六岁,跟哥哥一样,都出生于中级贵族-伊势家,我、我也很爱看书,未来请大家多多指教。”

    “哥哥?”道愿三和看着并肩而坐的伊势兄妹,语气中颇有疑意。

    “是的,我跟七绪是双胞胎兄妹。”伊势忍体贴地解除了师长的疑惑。陡然间,只见在场众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此外他们还有志一同地以视线梭巡着伊势兄妹俩,比对着两者间的身材与面貌,最后更在内心里同声惊叹着造物主的神奇。

    此时,连朽木白哉也有些动容,心想道:“果然,爷爷说的对,不走出家族,是见不到外界的不平凡的。”

    “呃,果然不愧是伊势一族。”道愿三和发出不知所云的感慨,“下一位,伏木小次郎。”

    就这般,足足过了近一个半小时,贵族新生们这才自我介绍完毕,而这个在所有人心中均感厌烦的活动,道愿三和却巴不得永远不要结束才好,因为这时候的他才突然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麻烦正等在前方,那就是……选干部!

    “班级代表由朽木白哉担任,这点无庸置疑,但副班级代表呢?”道愿三和在心中默算了片刻,却发现班级内,除了一名与他同属“道愿家”的上级贵族外,尚还有“京乐家”、“霞大露家”、“大前田家”等三家势力相近者,而这其中随便出来一个,他这个非直系的道愿族人都开罪不起。

    “接下来,我们将选举班级代表,他将是贵族班的颜面,请大家在谨慎思考后提议。”道愿三和硬着头皮,继续起流程。

    “唰唰唰!”十数道举手声响起,看似竞争热烈,但道愿三和却十分清楚,这些学生们所打算提名的人选会是谁。

    “你!”道愿三和随意抽点了一人,对方的说法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提名了朽木白哉。接着,众人便在一片静默后,由道愿三和带领着全体鼓掌通过。

    “真是幼稚……”伊势忍腹诽着。不难猜到,在场的学生们在家时,一定都接受过父母的耳提面命,要求他们必须与朽木白哉打好关系,但那些父母绝对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孩子都仍心智尚幼,所谓的“打好关系”在他们的想法里,很容易会被误解为“讨好”,而“讨好”在权势过人的贵族圈内,是最不受人待见的招数。

    “很好,我相信在朽木同学的带领下,本班一定能超绝群伦。那么接下来,我们将提名副班级代表的投票人选,这一职务将辅佐班级代表,处理事务,以尽心负责为宗旨,以……”道愿三和滔滔不绝着,但他也知道这绝对拖延不了多少时间。

    此时,多数的中下级贵族都露出看好戏般的神情,而班上仅有的四名上级贵族,则是直勾勾地盯着道愿三和。为了维护家族尊严,他们不可能自行提名,同样的,尽管他们也能安排暗庄,但却也十分明了,班内的其他贵族不可能做出清楚的站队动作,所以在苦无对策的情况下,只能将麻烦丢给导师了。

    “选我!选我!”这四名上级贵族的学子们,均用眼神施打着暗号。

    “怎么办……”此时,道愿三和的背心已经湿透,他虽可以倚仗着身分,首先将自家的后辈予以剔除,之后再用不可偏袒同族,以免难以服众作为藉口,向家族解释,但面对其余的三名上级贵族,他却怎也想不出应对的方法来。

    “该死的,难怪直系的那些家伙,会将这么好的机会让给我们……”道愿三和在心中暗自咒骂,同时目光无意识地梭巡着全班,直至最后,他的视线猛地聚焦于一个今日令他印象深刻的学生,紧接着急智顿生。

    “咳,副班级代表的职务繁琐,他需要将班级代表所做的决定,作最为妥善的处理,同时也必须将班内各级干部,或一般同学的想法,作完整汇集后告知班级代表。所以,身为一个副班级代表,他虽不用拥有统帅的能力,但却得善于倾听与沟通。”

    道愿三和在心底抹着汗,他已尽最大的所能,用最隐讳的态度,表明了副班级代表“工作琐碎”、“得累得像条狗”、“人格没有统帅能力”、“必须费尽唇舌”,以此希望能减低上级贵族们对于这项职务的兴趣。而在如此费尽心思的抹黑后,他终于要作出人生中最有风险的一次赌博。

    “所以既然班上同学中,没有人愿意提名或者自愿,那么老师提议,就由号称‘胸有丘壑’的一族,伊势家的直系继承人-伊势忍来担任,你们看如何?”道愿三和觑了一眼座上的四名上级贵族,发现对方面色平静后,心中不禁为之一喜,语气更显急促地说道:“伊势家虽然只是‘中级贵族’,但却是尸魂界中的书香世家,甚至连本校的荣誉校长、护廷十三番队总队长都曾经赞誉过伊势家,说他们拥有超卓的处世手腕,因此绝对会是辅佐班级代表的最好人选。”

    此时,从看戏人变成演戏者的伊势忍,早已面目呆滞,他怎也无法理解世事竟会如此的峰回路转,还未待他出口拒绝,又听得道愿三和继续劝道:“尤其之前伊势同学在自我介绍时,曾经说过他已经开始帮忙处理家族事务了,我想他对于班级公务想必也能应对得宜,你说是吧,伊势同学?”这时,道愿三和赶忙露出此生中最和蔼的微笑。

    “我……”就在伊势忍打算先行谦逊几句,再作推拖时,身旁的伊势七绪竟抢先出声道:“当然,我哥哥是最棒的!”

    并未察觉到伊势忍此刻目瞪口呆的模样,伊势七绪面颊红润,挥舞着小拳头,同时还学起父亲-伊势寿的语调,说道:“他从未让家族失望!”

    霎时间,整个休息室中一片静谧,但不过片刻,全班便哄堂大笑,对于伊势七绪用娇憨的童音,说着老成的话语,在场众人均深感有趣,而其余上级贵族在此时也了解到,要从四人中脱颖而出,无疑不是件一时半刻便能成功的事,自然藉着这次笑话,顺着台阶下了去,同时,为了一表风度,更是带头鼓起掌来。

    “呵呵……”伊势忍胸中苦笑,但也知道如今已是骑虎难下,当即放下了对于七绪的一丝埋怨,打趣道:“七绪啊……不要以为哥哥当了副班级代表后,就没有时间监督你的功课了哦!”

    “讨厌,坏哥哥!”七绪举起小拳来,向着伊势忍的胸膛擂去。

    “哈哈哈……”看着兄妹俩的闹剧,众人再度忍俊不禁,而不远处的朽木白哉,此时的嘴角也悬起了一丝笑意。

    “真是有趣的一对兄妹!”

    第二十二章 伊势七绪的大危机

    贵族的特权有什么,如果这般询问的对象是平民,他们大多会用既嫉妒,又掺杂着羡慕的语气,说出如锦衣玉食、穿金戴银、妻妾成群、仆僮环侍等臆测;但若将询问的对象改作是贵族,对方反而很可能会为此瞠目结舌,一时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因为这些在常人眼中所认定的“享受”,对于他们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分不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就以真央灵术院贵族班的学生来说,他们拥有最优秀的师资,使用最先进的设备,课堂教室装潢大气,饮食起居更有专人打理。

    这一切都让其他平民班红了眼,甚至进一步对此冷嘲热讽,而贵族班自然也不甘示弱,以最优雅的态度、最华美的形容词来“问候”对方,两者间的龃龉冲突日渐加深,即使是学院的教师也无法妥善解决此一事端,甚至还因为多次插手于其中,而两边不讨好。

    事实上,这些贵族班的学生们对于平民班的仇视与嫉妒,感到实在难以理解,因为贵族们所负担的昂贵学费,甚至包含了绝大多数平民生的“奖助学金”,让他们得以在成为正式死神前能够衣食无忧。如此看来,既然贵族们出了钱,甚至还资助于平民,那么仅仅只是享受了“多一点”的资源,这又有什么关系。

    此外,这些资源还未必都是由真央灵术院所供给的,因为师资群是由朽木家,与其他四家上级贵族所另聘,而课本教材则由家族藏书最为丰富的伊势家所提供,至于饮食用品、设备装潢等,也是由其他的中下级贵族所供应,所以从满种程度上而言,真央灵术院只是支援场地,而其他的资源均是这些贵族所拿出的家中私藏。

    但是,平民生的想法就不同了,所谓的“奖助学金”,事实上更可以说是“就学贷款”,将来在自己毕业后,无论能成才与否,都需要归还,甚至还要附带不斐的利息,再加上其中几许的“仇富心理”,实在很难让他们会因此有感恩戴德之情。

    伊势忍对于两派间的争斗并没有太过在意,心性远比“同龄人”还要成熟的他,只是抱持着看戏的态度,除非是“战争”进一步火爆,他才会以“副班级代表”的身份出来劝戒阻止。

    说到“副班级代表”,伊势忍对此一职非常不满,如今的他虽如旁人所羡艳的一般,能随时待在朽木白哉的身旁,但他却得像对方的秘书一样,帮其安排见面行程,并且代接其他贵族的家宴邀请函。

    “唉,这些贵族还真闲……”伊势忍看着手中的三张邀请函,其虽外表精美典雅,但却让他想要直接一把撕毁。

    从某种角度来看,真央灵术院贵族班应该改名为“真央灵术院贵族交谊中心”才对,因为贵族班的上课时间,远比平民班来得少,使得他们有大把的时间,能花在交流感情与互通有无之上。而其中能让他们如此懈怠的原因,就是学院中所教授的许多知识,他们均已在家族中习得,甚至还有不少人,现今的所学所知早已超过了学院的进度,所以才能如此地挥霍时光。

    “喏,白哉同学。又有宴会邀请函来了,虽然都只是些下级贵族,但有一家还不错,他们的族长夫人是三番队的副队长。嗯,好像是叫做‘射场千铁’的?”如今已相处了快三个月,伊势忍与朽木白哉的感情早已不像初见面时那般淡漠,因此对话也随便了许多,“你就自己考虑吧!”

    “嗯,麻烦你了。”朽木白哉口中称谢着,在接过了邀请函后,便认真地看了起来。

    而如今已无事可做的伊势忍,则随意地从一旁的木制小柜上拎起了茶壶,替自己添了一杯热茶。原来,现在两人所待之处并非教室,而是一间学院特别拨给朽木家专用的休息室,其中的民生用品自然是应有尽有,而伊势忍也跟着沾光使用。

    事实上,以伊势忍的性情来说,对于非熟识之人,他并不会表现出如此轻佻的态度,但一来,为了打好与朽木白哉这种性情难以捉摸之大贵族的良好关系,他不得不另辟蹊径,以此与旁人做出区别;二来,朽木白哉作为伊势忍前世所阅漫画中,少有让他到如今仍能熟记的人物,自然让他的言行中,忍不住会表现出几分亲密。

    过了片刻,朽木白哉缓缓地说道:“帮我回复‘射场家’,说我答应了邀约。”

    “哦……”伊势忍随口答道。他对于这种外表故作矜持,其实内心向往自在生活的青年,实在很难抱持着尊敬的态度。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朽木白哉突然问道。对于伊势忍的忙碌,他也感到了些许的歉意,这才会如此询问。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星期三、五的午后,我都有重要之事。”伊势忍礼貌地拒绝着。

    “重要之事?”朽木白哉轩起了左眉,对于伊势忍的拒绝,他的心中倒也没有气愤。因为当初在学院发下课表,伊势忍得知其星期三、五只有上午的课后,他便向朽木白哉表明了那两天的下午他将会“罢工”,而如此也让这辈子从未遭人推拒的朽木白哉,心中浮现起淡淡的好奇。

    “嗯,我要去考察家族产业。”有感于朽木白哉的疑问,伊势忍随便找了个藉口答道,他自然不可能将自己要趁此时间,去寻找前世姐姐之转生对象的这目的确实秉明。

    “再好的市场调查,也比不过重权者的友谊与支持。”朽木白哉还待拐着弯再作询问,却只听见“砰”的一声,房门被巨力地推了开来。

    “谁?”朽木白哉对于来者的无礼,感到非常不满。

    “呜呜呜……哥哥!”一道纤细的身影飞奔而进,接着紧紧抱住了伊势忍的身躯,嘤嘤哭泣着。

    听得这熟?(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