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4 部分阅读

第 4 部分阅读

    但是,当伊势忍蒙上眼后,情势却是有所不同。少了双目这作为判断事物大小、数量、距离的依据,双手在不住地挥舞,以确保能感受到所有即将面对的障碍时,自然无法再兼顾卸力与化劲。

    好在,树干枝桠对于拥有灵力的死神来说,只是质地脆弱的碍事物而已,在稍事习惯后,即使伊势忍不外放灵压,也能凭藉着受过锻炼的双手,以“刚拳”直接击破。

    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伊势忍顺利地度过了训练的前一个月,同时,其“白打”能力也跟着突飞猛进。在那段时间里,他以狂风骤雨般的拳势,将挡路的枝干草叶予以破坏,用一种有如战车般横冲直撞的行进方式,闯荡于这片人造林中。

    当时,东仙要自然也发现了伊势忍的取巧之法,但他当下并没有做出立即地反应,反而是等到伊势忍的拳势垄罩范围已能覆满全身,这才对此项训练的方式做出改变。

    其后,东仙要亲手在人造林中垂挂起各类钢质武器,太刀、浅打、镰刀等无所不包,如此劳动使得他足足忙了一夜,但他并没有选择将自己辛苦的“劳动成果”告诉伊势忍,以博得对方的“感恩戴德”,而只是在隔日清晨,以比平日更加肃然几分的态度,命令伊势忍进入林中试炼。

    当时,伊势忍并没有从东仙要的语气中听出丝毫不妥,只是以平日的方法来应对这项训练,如此轻慢的态度自然为他招来了苦果。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呼,他的双手所获之刀伤深可见骨,同时身躯上也满是血痕,而这般伤势则直接使得他被送入了四番队中,休养了四日之久。

    躺在病床的这四天,伊势忍并没有对此得来不易的闲暇日子感到开心,只是静静地思考着未来该如何应对,最后直到他出了休养诊室,仍是苦思无果,如此一来,伊势忍只得请求东仙要宽限几分,让他能够放慢速度,亦或是得用灵子灌诸双手,以之驭使迎来的利器。

    听着对方的诉说,东仙要思考了片刻,便答应了伊势忍运用灵力的请求,只是他仍作出一个要求,命伊势忍每日必须逐步减低三成的灵力运使,直至以肉身直接面对刃锋为止。在这般要求的同时,东仙要还跟于伊势忍的身后,偶加拨弄悬挂刃器的钢线,使那些武器袭向伊势忍的防御死角处,让他叫苦不迭。

    在如此巨大的压力逼迫下,这三个月来,伊势忍的感知能力得到了跳越性的进步,浑身伤处也跟着逐日减少,甚至到了最近几日,连身着的衣衫也不曾被划破。

    直至今日,终于到了东仙要验收成果之时。

    晌午时分,伊势忍迅速地穿梭在人造林中,此刻他的身姿有若舞蹈中的精灵,双臂以躯干为轴心,向着四方摆动,但他如今的动作,已不再如从前一般僵直冷硬,反倒是带着优雅的弧度,手影绽放有若层层叠叠的莲花办儿,随着其摇曳生姿,身周不住传来叮叮的声响,有若清脆的铃音,消去了林中的几分郁郁之息。

    伴随着伊势忍那堪比苏菲回旋舞的身影,他的十指均分,最大化地增加触物的机率,而同时指躯也是微弯,保留其卸力的空间,指尖虽迅急地点于木枝或刀锋上,却又能在最终关头随着辨别来物为何来减缓力道,并再辅以指腹的捻压,来选择拨动以改变其方向,亦或者直接予以折去。如此繁复的动作,在伊势忍使来却无丝毫烟火气,反而看上去有一种佛陀拈花的雅致。

    “叮!”伴随着一声响亮的清鸣,一把浅打从树林中飞射而出,转瞬间便插于百余尺外的地面之上,兀自微微地颤动。除此之外,伊势忍也跟着窜出了森林,只见他脚尖一点,本是如轰雷电射般的身影倏忽即停。

    此刻,伊势忍的胸膛猛烈地起伏,嘴底喘着粗气,但面庞却带着灿烂的笑意,因为今日的他,在“感知力”此一方面已有所小成,适才即便是那些从身后袭来的刃器,也未能替他添上分毫伤势。

    同时,东仙要的身影也缓缓地步出林木的阴影之外,他默默地感受着伊势忍的欣喜,嘴边不禁勾勒出一丝弧度,说道:“你表现的不错,恭喜你了,渡过了第一阶段的训练。”

    “呼呼……那都要感谢东仙先……呃,您说什么第一阶段?”伊势忍难以置信地问着。

    “百炼方可成钢,你的锻炼还得再添上几分火候才行。”东仙要淡淡地说道。

    “是……”伊势忍苦着脸应道。

    东仙要说道:“别担心,有我在。”语罢,伊势忍的表情又更加苦了几分。

    “世人总认为盲人最为倚靠的是听觉,但其实这是个错误的认知,我们不是蝙蝠,在眼前没有光明的情况下,是不可能遨翔在崎岖的洞窟之中的。”东仙要随意地盘膝而坐,并拍了拍地面,示意伊势忍照做,他很清楚以如今两人的默契,对方绝对能懂自己的意思。

    “我并不是出生于尸魂界的魂魄,而是从现世所来。在我刚出生时,便见不到事物,是个天生的视障者,我不知何为白天黑夜,也不知什么叫作花朵的鲜艳。此后,为了适应艰苦的生存环境,我的其他感觉能力逐渐增强,甚至过于常人,而听力更是其中最为优异的一个。凭藉于此,我甚至能听到五米外蚊虫的扇翅,与鸟儿的拍扑声,但是即便我拥有再灵敏的双耳,在行走于这宽阔却又不平的世界时,也得需要棍棒小心地帮忙探路。”

    “这就是触觉的应用,它帮助我不至于撞上那迎面走向的高墙。”

    “在这次试炼中,你的触觉与反应能力都增进了许多,甚至超乎我的意料,与‘白打’做出结合,在自己所能触及到的范围内,变化手部的形式,将面临的障碍划开,让自身不受到影响。这真是个了不起的成就,我想就连六车队长在这点上都比不过你,将来等你摘下了眼罩,能够以目光忖度衡量敌对者的来势时,必能更进一步。”此时,东仙要竟笑了笑,但伊势忍却是无缘得见,“在最后,我有个问题要你回答……”

    “我知道我的训练有些严苛,阿忍,我问你,这段日子以来,你苦不苦?痛不痛?”

    “我不苦,也不痛!”伊势忍立即坚声回应道,此一事关男儿的尊严以及傲骨,不容他有所犹疑。

    “是吗?”东仙要轻轻地摇了摇头。

    咳,如果有看过史上最强弟子,请自动把主角理解为正在锻炼制空圈。

    第十五章 嗜血蚊(第二更!)

    (打滚求推荐与书评~!)

    秋风微寒,暑意已消,如今时节,花木枝叶均略泛黄,在晨曦洒落之时,好似染镀了一层金粉。

    伊势忍漫步于长廊之上,低哼着歌,好似心情十分愉快,此时的他虽蒙着眼罩,却已行动无碍、步伐稳健。适才,伊势寿抽考了他一些族中秘传的斩术公式,他背诵得十分完美,没有丝毫差错。这种成功在伊势忍从前,是其所难以想像的,但在他被逼得覆上眼罩,不能视物后,却奇迹似地使得他的记忆能力大有长进,这些前世让他苦恼万分的术科公式,在如今却已不构成障碍。

    忽然间,伊势忍的耳尖动了动,他听得了一阵蹑手蹑脚的声响,正逐渐地靠近自己,但此刻他却故作不知,仍是安稳地前行着。

    “猜猜我是谁!”伴随着一声轻快的女音低询,伊势忍感受到一对温柔的双手覆于自己的眼罩前,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我都戴着眼罩了,何必还要遮眼呢?”伊势忍问道,却盼了许久,也不见身后之人有所回应,在愣了片刻后,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担心自己在诱使她多说话,好辨别其身份,当下,伊势忍又无奈地补了句,“亲爱的母亲大人……”

    “嘻,没想到阿忍这么聪明,竟然知道我是谁,你是怎么猜出来的?莫非那个浑蛋面具侠-东仙要,真把你的听觉训练得这么好?”美和子放下了手,笑问着,她很清楚伊势忍能理解自己的疑问,毕竟因为身为母女的缘故,她与伊势七绪的音色几乎一模一样,连其丈夫也时常无法分辨清楚。

    伊势忍对于这位童心未泯的母亲,有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解释道:“我并不是从您的声音分辨出来的,而是因为现在天色尚早,七绪绝对还在赖床。”接着,伊势忍又笑着加了句:“呵,尤其她也没这么高!”

    “哈哈哈!小心我等下跟七绪说哦,她一定会气得来咬你的。”美和子也被伊势忍后面的那一句给逗得发噱,笑得浑身打颤。

    “七绪不会咬我的……”伊势忍脸上挂着欢快的笑意,“我记得她最近正好蛀牙!”随后,这对无良的母子俩均笑得打跌,接着更手勾着手走向主宅,准备一起去享用早餐。

    “我真幸福。”两人均想着。

    巳时,气温渐暖,东仙要领着伊势忍步出了家族宅院,向着两里外的森林出发。这并不是两者第一次相偕出门,在这数个月里,东仙要曾不只一次地带着伊势忍走进市集,用身躯去体会那摩肩擦踵的感觉。

    其后不久,伊势忍猛地感到周遭气温为之一凉,随即便知晓两人如今以至林区,而且顶上浓荫蔽空、枝叶繁茂,这才遮掩住了骄阳的肆意。

    伊势忍嗅着那芬多精的清香,沉浸于森林浴之中,接着却被一阵诡异的声响,给惊得回过神来。

    “嗡轰、嗡轰……”随着步伐的前进,此怪声也跟着逐渐增大,伊势忍细耳倾听着,意图辨别此声为何物所发。

    这时,伊势忍感到身前的东仙要猛然停下了脚步,而对方那低沉的声色也接着传入其耳中:“很嘈杂吧,那是‘嗜血蚊’扇翅时所发出的声音。”

    “嗜血蚊?”伊势忍喃喃复诵着,若是此时的他能摘下眼罩,必会发现身前不远处,一个四角的密网铁笼座落于那,其中关着密密麻麻的怪虫,样貌似蚊、口器锋锐,但身型却比普通的蚊子大上百倍,足有婴儿的拳头大小,随着它们疯狂地扇动翅膀,发出阵阵有若奔雷般的声响。

    “对,嗜血蚊,它们的体型庞大、身躯坚硬,移动时迅若疾风,同时怀有毒性,一旦遭到叮咬,伤口处可会溃烂的。”东仙要用着可以替“国家动物频道”配音的口气介绍着,同时那些嗜血蚊好似也在此时发现了来人,狂躁地撞击起铁笼,那声响吓得伊势忍不禁背心发寒。

    “怎么听起来这嗜血蚊,跟亚马逊丛林中的巨蚊是同一种类……”伊势忍苦恼地想着,同时他也理解到自己未来将要面临的困境。

    “在接下来的时日里,我将操纵着这些嗜血蚊向你进攻,你必须将其挡于身外,或者击杀,如若有所失误,后果请自负。”东仙要道。

    “操虫术?”伊势忍有些惊讶地问道。

    “倒没有这么专业的说法,只是我的斩魄刀能力与虫有关,这才能用来帮助你训练。”东仙要解释着,同时也将手中所握的长柄包裹扔给了伊势忍,“接着!这是死神培训用的‘浅打’,他将是你这段时间里最好的伙伴。”

    伊势忍接住了包裹,在将外头的缠布扯去后,便握住了“浅打”的刀柄,但此刻他的心中却没有得到丝毫安全感,反而是浮起一阵淡淡的厌恶。

    “为什么我会讨厌这把‘浅打’?”伊势忍的心中虽有些疑惑,但却没有时间多待让他深思,当下只听得东仙要说道:“做好准备,要开始了……”

    语罢,东仙要抽出腰间所别的斩魄刀,低吟道:“鸣叫吧……清虫!”随后长刃下劈,刀光一闪后,身前的铁笼裂成数段,无数嗜血蚊飞腾而出,向着伊势忍冲去。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十六章 听觉之重

    (求推荐与书评~)

    “该死!”伊势忍暗自咒骂一声,在此危急之情况下,已不再管心中那对于“浅打”的一丝憎恶,急忙双腿一蹬,便纵了出去。此时的他虽无法辨清来袭的嗜血蚊之数量多少,但以东仙要一贯对于训练的严苛要求,是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轻松的,所以他决定先拉开距离,以免遭遇合围之势。

    眼罩下,伊势忍的眉头紧锁,他奋力辨认着近身的嗜血蚊之声,随即手中“浅打”猛力朝右侧下挥,“砰”的声脆响,一只嗜血蚊被他飞击而退,但却还未身死,只是双翅略有受损,在空中晃晃荡荡地飞着。

    “竟飞得这么快!”伊势忍虽快速地移动着步伐,但仍不免被群蚊包夹,直到此刻他才终于理解东仙要口中的“迅若疾风”是何涵义。

    伊势忍不住挥舞着浅打,一时间竟表现出泼水难进之态,即使他的动作还有些杂乱无章,但嗜血蚊要在短时间内攻击到他,却也是不可能。但同样的,他也少了从蚊蚋包夹中脱身的机会,毕竟如今的他虽空有满腔斩术的理论知识,但因终究没受过系统训练,在挥动浅打时,使力、收力间仍有缺憾,只得暂时把浅打当作棍棒挥击,好在拜他前世身为不良少年之赐,用棍棒打人倒也不嫌生手。

    此时,伊势忍掌中的浅打猛地左击,终于斩杀了其中一只伤重的嗜血蚊,接着他借势使劲,以握柄将另一只从右侧袭来的嗜血蚊撞退,同一时间更起脚一扫,两只嗜血蚊便如遭受弹击的战机般坠落。

    可叹的是,伊势忍如今已招式尽出、手脚无暇,毕竟他不如章鱼有着八支腕足可以驭使,在此一动作变化的间缝中,已有两只嗜血蚊将它们那锋锐的口器,分别刺入伊势忍的左臂与大腿中。

    “为什么我手中拿的不是‘电蚊拍’?”在这一危急时刻,伊势忍的脑中竟闪现出如此古怪的念头,同时他手中的浅打也不闲着,迅若奔雷间便将那两只终于尝到血食滋味的蚊蚋击杀,但此刻却还是大势已去,伊势忍手头的动作虽仍生猛,但被叮咬的伤处正逐渐酸软疼痛,不到半刻,伊势忍浑身上下又多添了几处新伤,紧接着在虫毒爆发后之,他的动作顿缓,逐渐被淹没于群蚊之中。

    “啊……”伊势忍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呼,但转瞬间便发现身周嗜血蚊群已停下了动作,只是将他包夹于正中央,“嗡轰、嗡轰”地扇动着翅膀。

    “看来你的听力仍有待加强,今日就暂时到此为止……”东仙要缓步走向伊势忍,而随着他的步伐,无数蚊蚋竟逐渐分开成两道,让出一条可堪通过的道路来,“你的动作有所犹疑,竟在这种时候,还在考虑着该倚靠的是触觉还是听觉。”

    “莫非你的平日生活,也要分得清这些?”东仙要垂下手中的斩魄刀,将刀尖触于伊势忍的肌肤上,随即只见刀身上闪烁起光芒,恍若眨眼的晨星,“在不仰赖灵力,也无视觉的情况下,四肢既要在黑雾中探寻,也得持刀斩物,怎么应对得起百千来敌?到时手足失措、心思慌乱,又如何去静心聆听?”

    语毕,东仙要收起了斩魄刀,又道:“我已用吾刀‘清虫’,将你身上的毒素吸去五分,如今的伤势虽已不会溃烂化脓,但痛楚仍是不减,好好体会一番吧。”

    “体会个屁!”伊势忍心中大骂,此时的他感到其所致力维持的修养正逐渐崩解,为免真的将其忿忿之怨脱口而出,他赶紧转化思绪,考虑起将来该如何应对这项修练。

    “光倚赖触感终究有所不足,毕竟还多了一个‘寻找’的过程,在争分夺秒、来敌动作变换不定之时,绝对会来不及因应的。”这时,伊势忍感到伤处的痛感愈是加剧,但仍是咬紧牙忍着,“如此一来,答案就很明显了,我必须得先靠着听觉,来辨别嗜血蚊的方位,然后再一击将之打退或者斩杀。而东仙先生怕是也如此打算,这才会在训练结束后,还让蚊群围在我的身侧,想必是希望让我的听觉能逐渐适应。”

    接着,伊势忍又想到东仙要适才所言之“莫非你平日生活,也要分得清这些”,使得他心中又浮现出别的考量。

    “看来在这次的训练中,触觉的应用也同样重要,因为即使我反应再速、动作再快,也只有双手双脚,不足以应付这么多的嗜血蚊,所以必须保持身形的移动,让我能一次只面对少量的攻势,但如果要做到这般,这种丛林的环境对我会有很大的影响,毕竟手上的动作不能只有斩击而已,还得包括探路……”

    伊势忍的脑中思绪万千,诸多考量纷飞其中,又想道:“对了!障碍阻拦的后方未尝不是一条生路,丛林地貌尽管对我而言是个麻烦,但对那些嗜血蚊来说又何尝不是,我也可以利用这些枝干藤叶来阻挡它们的飞行路线啊!”

    伊势忍虚弱地笑了笑,想道:“呵,先不想这些了,还是先把这些嗜血蚊的声音印在脑海中吧……”

    就这般,伊势忍遵循着原先的设想,并随着时势略作修改,终于在半个月后,以毫发无伤之姿,将全数的嗜血蚊斩杀殆尽。

    接下来,东仙要又捕获了更多的嗜血蚊,以数量的绝对优势,将伊势忍逼得喘不过气来,同时,他又在其中掺杂了少数的花斑金龟,其毒性更剧,但却飞行无声,在伊势忍猝不及防之下,将他叮咬得满身红疹,苦不堪言。

    人的适应能力是十分恐怖的,没有人会知道自己的忍受范围能到多大。此后不久,伊势忍的听觉愈加灵敏,即使花斑金龟的飞行声响比之嗜血蚊,只是好比绵绵细雨声对于雷鸣电吼,但他仍是能将之辨别清楚,并善加抵御。

    最后,东仙要终于使出了杀手锏,不知从何处变来了一个播音器,放起日本传统的演歌,虽美其名是替伊势忍加油助威,但那声嘶力竭、好似家里死了人的歌声,仍是使伊势忍躁了心神,随后便被叮咬得满身是伤。

    没有任何一种激励,能比“危机”更让人去迅速进步,伊势忍在如此险恶训练的逼迫之下,听觉能力突飞猛进,同时斩术使来也愈加圆润无暇,短短一个半月后,他在面对嗜血蚊与花斑金龟那有若狂风骤雨的攻势下,也能维持好整以暇之姿,将其阻于身外。

    时至今日,连东仙要也不得不在限制伊势忍的移动空间后,这才开始作最终的考核。

    秋风飒爽,落叶纷飞,这种会干扰常人战斗的景色,却无法对伊势忍构成分毫障碍。这时的他垫着脚尖,碎步而行,尽力将踩踏枯叶的脚步声减至最小,同时手中浅打成弧线划出,如此虽不是最短的距离,却能使收劲的速率更为快捷,将出刀、收刀间的时差压制到极低。

    “砰砰砰……”伊势忍此时的腕力也有跳跃性的增长,基本上不论是骨干坚固的嗜血蚊,亦或是外壳厚硬的花斑金龟,均能达到一刀一个的成果,即使偶有力疲之时,也会选择将来敌斜下击至地面,让它晕眩片刻,不能立即回复。

    暮光微橙,映射于刀刃之上,霎时间刀光绚丽逼人,随着伊势忍的动作,一条条有若虹彩的刀影乍现,闪烁间便是一条虫命的陨落。

    蓦地,伊势忍收回了刀,喀的一声鸣锷,最后一只嗜血蚊也失了性命,而好似约好了一般,东仙要播来干扰视听的演歌,同时嘎然收声,刹那间,周遭一片静谧。

    良久,东仙要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恭喜,第二阶段的考验你也过了。”

    “那还有……第三阶段吗?”伊势忍怯怯地问道,本来维持的肃然形象也跟着轰然倒塌。

    “你觉得呢?”东仙要不置可否地答道。

    “‘听觉’虽不是盲人生活时最大的倚靠,却是我们这类人心中最为重要的依赖,因为当眼前丧失了光明后,那包罗万象的声音,就是证明我们还活着最好的证据。”

    接着,东仙要用吟咏般的语气说道:“鸟雀的拍扑声,让我们想像何为羽毛的艳丽;狂风疾雨的呼啸,让我们遥想台风日时的昏暗。听力,不仅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工具,也是绘画我们心中蓝图的泼彩,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存在。所以,在此祝愿你于这次训练后,也不会忽略了这份重视。”

    “原来对于盲人,听觉竟是如此的重要……”心里感动之下,伊势忍朗声立誓道:“是的,我发誓绝不会忘去!”

    “很好,那我们回去吧……”东仙要转身就走,而伊势忍也想迈步跟上,却在此时感到浑身一僵,接着身子便缓缓地倒向地面。

    同时,东仙要的冷漠声色也从远处传来:“刚才有一只毒蛛,趁你在发誓时,爬上了你的脚,并隔着裤管咬了你一口。由此可知,你的誓言并不诚恳,不仅忘了听觉,连触觉之重要也跟着忘了……”

    “但此事我已不愿计较,只希望你能记住现在的苦痛。”语毕,东仙要的身影已消失在树林之中。

    “趁我不备时予以偷袭,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真是混蛋啊……”浑身瘫软地趴于地面,伊势忍直感到自己的口中似乎正含着数片落叶,大感无奈之下,此时他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不争气的想法来……

    “如果能看见该有多好!”

    第十七章 思考气味(第一更!)

    (弱弱的暴发,最少两更~)

    如今离上次的第二阶段考核已过了两日,东仙要在伊势忍的蛛毒稍解后,便给了他两天的假期,让他在一连串的试炼后能够略加喘息,并调整自己的身心状况,可惜的是,这两天并没让伊势忍得以从事什么放松的活动,除了花去其中一天用以疗伤去毒外,其余的时间则贡献给自己的父亲,让他将家族密传的斩术公式一古脑儿地全部传授完毕。

    就这样,伊势忍带着满脑子的数字公式,与东仙要一同踏上第三阶段试炼的征途。

    巳时,东仙要领着伊势忍穿梭于街头,猛地一声招呼传来:“伊势少爷,又见面了,您早啊!”

    “您也早,前西先生。”伊势忍笑着回礼道。此时街上的众人,早没有几个月前,一看到两位盲人死神上街,便赶紧闪避的慌张,反而是笑着上前问候,同时伊势忍也认真的倾听,并且一一唤出其名,施礼问好。

    待得两人步出了人群后,东仙要淡漠地说道:“看来你的人缘不错。”

    “东仙先生,您过奖了。”伊势忍笑了笑,他很享受刚才的那种情境,因为前世身为“追风少年”的他,身旁围绕的总是一些牛鬼蛇神,一般民众见了他们,均多是慌忙躲避,绕道而行。

    “呵,你喜欢就好。”东仙要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霎时间伊势忍直感到浑身发寒。

    东仙要带着伊势忍到了之前训练时所在的森林,但却没停下身来,反而兀自向林中深处迈进,而随着两人的逐步深入,周遭的空气也渐渐充满了湿臊味,不仅仅只是臭,更还薰人欲昏。

    “这是什么味道?”伊势忍皱着眉想着,但以他还不算长的人生阅历,实在无法辨出此味从何而来。

    “到了。”良久以后,东仙要突然停下了脚步,“我想你也闻到了空气中所弥漫的气味,那是‘沼气’的味道,而这一阶段的试炼也即将开始,将是以培养你的嗅觉能力为主要目的。”

    东仙要又带着伊势忍向前了几步,“在你的身前五尺处,是一片沼泽,我将会在其上放置一叶叶浮萍,它就像现世中的‘大王莲’一般,拥有承载重物的能力,最高载重量可达一百五十斤,其中略有不同的是,它还会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该不会是要我在上面跑步吧?”伊势忍悲观地揣测着。

    “我想以你的体重站在上面,只要保持好平衡,是不会翻的。”东仙要的声音又幽幽地响起,惊回了伊势忍的神思,“在这次试炼中,没有东西会向你攻击,也不用你快速地奔跑,只需你能确认前进的方向。前天,我已在沼泽上放置了许多此类浮萍,其中各个浮萍间的距离均约为五尺,刚好是你一次纵身的长度,我要你凭着嗅觉,嗅出散发清香之浮萍的方位,然后一一跳上去,直到你穿过这片沼泽。对了,不要想靠你的触觉去感知,你只要还立于原处,就算脚伸得再长,也碰不到下一叶浮萍。”

    “请、请问,这、这里有多少叶的浮萍?”伊势忍结巴地问道。

    “大约有两百叶吧……”此时,东仙要选了棵树木倚靠其上,“好了,你可以开始了。嗯……我知道这只是刚开始的训练,你还不会习惯,所以在你跳跃于每叶浮萍的中间,我会给你一段思考时间,大约……十五秒,一旦你超过了,我会把你踢下沼泽。”

    “呃,这会不会……”伊势忍还待再说,却听得东仙要默数道:“十五、十四、十三……”

    “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伊势忍的心灵险些直接崩溃,最后终于还是沉住性子,向前走去,直到了沼泽的边缘后,他才停下脚步,皱起硬挺的鼻梁,奋力地嗅着。

    可惜,这个动作只使他吸进了更多的沼气,害得他头晕目眩而已,却没有让他闻到丝毫的植物清香,心情更是随着东仙要那逐渐接近结束的倒数声,而愈加显得浮躁。

    “五、四、三、二……”

    “该死,拼了!”伊势忍摒住了呼吸,随意选了个方向后,便纵身跃出,可惜今天并不是他的幸运之日,只听得“扑通”一声,霎时间泥泞纷飞,伊势忍的半截身子便插入了沼泽之中。

    同时,东仙要的声音也冷冷地传来:“一个人的人生之中,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资本可堪让他去赌博,因为只要稍一不慎,便会因此粉身碎骨。”

    “我@#$%︿……”已无法再忍耐的伊势忍本欲开口大骂,但却因此吃了一嘴的泥,只得在心中抒发自己的怨念。

    东仙要不顾伊势忍身上的肮脏,帮忙将其从沼泽中捞出后,又说道:“平心静气,唯有这样,你才能从沼气中辨别出芬芳,同时,也请你不要埋怨,因为那并不会帮助到你。”

    伊势忍握紧拳头,咬了咬牙,过得片刻后,才终于低头道:“东仙先生说的是,学生受教了。”

    见此情状,东仙要似乎也有所反省,便做出了退让,道:“嗯……看来我也有些急了,今日我便不限制时间,你好好地沉下心来,不要慌乱。”

    拍去衣衫的泥块后,伊势忍深呼吸了几次,将脑中纷乱的思绪一一沉淀,心神逐渐进入古井不波之境,慢慢地去品味周遭的氛围,极力去从中分辨出那一丝植物的清香。

    “唉,不管怎么努力,我还是闻不出来……”许久,嗅了半天仍无所获的伊势忍,感到有些沮丧。

    这时,东仙要好似发现了伊势忍所面临的困境,指点道:“很多人都以为,盲人的嗅觉会特别好,酿酒师与厨师对此也是超于常人,但这些认知其实都是错误的,我们的嗅觉并未与常人有所不同,真正的差别在于,我们更擅长去……‘思考’气味。”

    “沼气的味道很臭,要从中分辨出香味,无疑是一件很难的事,但如果只是找出芬多精的气味呢?换种想法,将会因此帮助你去解决困难,回忆一下,你前几个月的训练环境都是树林,想必对此气味很是熟悉才对,现在的你应该去挖掘自己的记忆,而不是用一种去找出‘新味道’的概念,来面对这项试炼。”

    第十八章 贵族的尊严(第二更!)

    听得东仙要的说法,伊势忍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接着便照对方的讲解,尽心地去从脑中掘出那被覆没的记忆。

    可惜的是,成功并非是一蹴可几,直到黄昏时分、太阳西坠后,伊势忍除了摔得沾了整身泥外,仍未有一次成功,只是脑中却已有一丝模糊的所得。

    之后,东仙要领着伊势忍步回家族府邸,一路上,周遭的过路人都对于伊势忍的狼狈模样议论纷纷,偶有几名大胆的更是上前问候,只是那表现却不似真正的关心,反而是有些看热闹的意味。

    这时,伊势忍才终于了解到东仙要早上的微笑有何涵义,在感受到周遭众人的围观目光后,一向心气高傲的他,心中不禁升腾起一股被羞辱的感觉来。

    待得脱离了人群后,东仙要说道:“阿忍,在这种时候,或许我的经验能对你有所帮助。曾经的我也遇过如此情况,当时的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纯粹’的盲人,眼盲心也盲,自然能够宠辱不惊。”

    “眼盲心也盲,保持如此状态,我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我还年轻,需要保持进取之心;我是个贵族,必须维护家族的尊严。”伊势忍坚声回应道。

    “贵族的尊严?”一向心硬如铁东仙要在此时竟显得有些迷茫,情不自禁地回忆起那个他最眷恋的女子,一位永远心怀正义,在嫁于贵族后,又同样死于贵族之手的女子,“贵族的尊严真的有这么重要?”

    听得东仙要的疑问,伊势忍停下身来,沉声道:“为何不重要,所谓贵族的尊严,不就是家族的尊严么?而家族的尊严,同样就是家人的尊严、心中所挚爱者的尊严,这让我如何不去看重!”

    “真的是这样吗……”突然间,东仙要好似陷入了回忆,淡淡地说道:“曾经有一名女子,她非常的美丽,一定是的。虽然我不知道‘启明星是什么模样,但我认为她就像启明星一样,引导我穿过重重迷雾。这名女子曾向我述说,说她最爱的是头顶上那片茫茫夜空,因为夜空就跟这世界很像,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之中,但仍有许多微小的光芒闪烁。”

    “那名美丽的女子又说,她讨厌浮云,因为云朵会想要掩盖那些光芒,所以她想要成为能拨开那些云絮的人,希望没有任何光明会被掩盖而消失。”

    “之后,那名美丽的女子又向我说,她已经结婚了,我不知道当时我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因为我第一次想要连耳朵也一起聋去,但我听到她的笑声后,又不再在意了,她嫁给了一个贵族死神,她将能进入灵术院,将来也同样能成为一名死神,与虚战斗,保护她所爱的世界,我想我应该祝福她,因为她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所以她最后在离去时,带走了我的祝福……”

    “当时,我一直以为我们会再次相见,未来的我会站在夹道的人群中,向她这位拨开漆黑云层的英雄欢呼。但我错了,我再一次见到她时,她躺在一口木棺之中,她已不会再说话,不会再向我述说她的理想……”

    “之后我了解到,杀死她的不是虚,不是她致力所愿铲除的对象,而是他的丈夫,一个死神中的贵族,他因为一点小口角,就杀死了自己的同僚,之后连指责他的妻子,也遭到了他的杀害。有人问他到底为了什么要杀死这两个人,他也跟你一样昂着脸,说是为了‘贵族的尊严’,就为了这可笑的尊严,比任何人都希望世界和平,比谁都拥有强烈的正义感,为此而选择与虚战斗的她,却连一场战斗都来不及参加,便已冰冷地躺在棺木之中。”

    说到这,东仙要突然直面着伊势忍,问道:“如果照你所说,贵族的尊严是为了挚爱的人,那么那位杀害妻子的贵族,又是为了什么?”此时,伊势忍虽明知对方只是个盲人,但他却好似能感受到一对逼人的目光。

    “不懂得去爱自己亲人的人,只是个渣滓!”此时,伊势忍想到了前世的自己,那个让他悔恨无比的过去,“那个渣滓所维护的并不是家族的尊严,而是自身那可笑的幼稚而已。”

    语毕,伊势忍抬起手来,他在某种程度上更能体会东仙要的伤感,所以想要拍一拍对方的肩膀,稍作安慰,但最终却又倏地作罢,良久后,他才又干巴巴地憋出一句话:“那个渣滓是谁?你杀了他没有?如果还没,请让我帮你。”

    “呵呵……哈哈哈……”听得伊势忍的询问,东仙要突然笑出声来,口气中带着一种寂寥,“阿忍,你跟你的父亲真的很像,都拥有十足的正义感,曾经的他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

    此时,东仙要好似忘了要说明自己报仇的结果,兀自道:“当初的我,为了争取公道,孤身一人前去中央四十六室抗议,但那些审判官却以为我是无理取闹,在他们那些贵族的认知中,一个贵族处决房中妻妾的性命是十分正常,且不违背尸魂界法律的事。”

    “我大声疾呼,但却无人能够理解,甚至那些守卫的刑军已经准备要把我这狂徒,给抓进蛆虫之巢。当时旁人都嘲笑我的坚持,唯有两个人站于我这一方……嗯,我想你也猜到了,这两个人其中的一位就是你的父亲,我一直无法忘怀,伊势先生一脚将刑军从我身边踢开的声响。”

    此刻,反而是东仙要拍了拍伊势忍的肩头,道:“不说了,我们回去吧,一经快到用餐的时间,再不快点,你的母亲会生我气的。”语罢,东仙要转身就走,脚步比之平日略有些增快,不知真的是为了赶赴晚宴,还是为了什么。(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