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6 部分阅读

第 6 部分阅读

    “谁?”朽木白哉对于来者的无礼,感到非常不满。

    “呜呜呜……哥哥!”一道纤细的身影飞奔而进,接着紧紧抱住了伊势忍的身躯,嘤嘤哭泣着。

    听得这熟悉的哭声,伊势忍心中大惊,赶忙问道:“怎么了,七绪,是谁欺负你了?先不要哭,快告诉哥哥!”

    “哇哇……”可惜伊势忍的好意,并没有让七绪的情绪得以平复,反而哭得愈加大声。

    “乖,是谁欺负你了,快说啊……”伊势忍用轻柔地语气问道,但神情中那择人欲噬的模样,却让在旁观看的朽木白哉也感到不寒而栗。对于曾经失去挚爱的伊势忍来说,如今的他决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他的亲人。

    “七绪同学,先别哭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会帮你的。”这时,连朽木白哉也关心问道。对于没有兄弟姐妹的他,眼前这位身材幼小的伊势七绪,实让他有一种看待妹妹般的关爱之情。

    “呜呜……没、没有人欺负我啦……”哭了好一阵,七绪这才平复了心情,接着她在用伊势忍的衣衫擦干眼泪后,才又说道:“其实是……是我……”语到此处,她好似有些羞于启齿。

    本来听得自家妹妹没有被人欺负,而好不容易放下心来的伊势忍,这时却又悬起的心,紧张地问道:“怎么了?别怕,有什么事都告诉哥哥,我一定会帮你的。”同时,朽木白哉也动作笨拙地递了张面纸给七绪。

    “就……就是,我、我刚刚下面流血了……”七绪此言一出,霎时间惊天动地,此刻的伊势忍变得面目僵硬,而朽木白哉更是恐惧地连退数步。

    良久,伊势忍才尖着声再度问道:“你、你说什么?”

    “人家、人家不知道为什么,下面突然流出血来……”七绪在伊势忍的怀里扭了扭,接着竟又哭了出来,“呜……怎么办,哥,我会不会死掉?”

    “放、放心,你对不会死的。”伊势忍嘴上安慰着妹妹,但其脑中思绪却是一片混乱:“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在这种时候我只知道该用‘卫生巾’啊,但尸魂界的民生发展还这么落后,如果没有的话该如何是好……”

    苦无对策的伊势忍,此时僵笑地问道:“呵呵,七绪,母亲大人有跟你提过这时候该怎么做吗?”此时,伊势忍可以发誓,在他这辈子当中,自己的声音从未像现今这般难听过,其就有如用指甲刮过黑板一般的凄厉。

    “没有啊……”七绪抽咽地说道,她的脑中也有些茫然。

    而听得此回答,伊势忍只能慌张地转动着脑袋,他的视线游移不定,终于在看到不远处的朽木白哉后,赶忙摆出了有若饥寒交迫之幼犬的眼神,向对方投以求助的目光。可惜的是,这位尸魂界四大贵族之首-朽木家的嫡系传人,也让他失望了,因为对方此时的神情也同样惊惶无比。

    “你、你别看我,我、我也不清楚!”朽木白哉此时的声线同样凄厉,堪比鸮鹰之啼。

    “七绪啊,你先别慌张。”之后,伊势忍的情绪好不容易平稳下来,赶紧伪装出一副镇定的姿态,说道:“这个……这个……”

    “你要不要先喝杯咖啡?”

    就这般鸡飞狗跳了好一阵子,伊势忍终于才腆着脸,向学院中的女性导师求助,这才成功化解了此次的“危机”,而这件事也成了这三人的一生当中,最难以磨灭的印象。

    第二十三章 斩术课(第一更)

    (今日晚点还有~)

    身为真央灵术院的一回生,不论是平民,亦或是贵族,都需要先行学得数量庞大的理论知识后,才有资格进行术科练习,而对于死神来讲,所谓的术科修行不外乎是指“斩”、“拳”、“鬼”、“走”四大类。

    斩,代表斩术,意为以刃器破敌,从其排序便可知它是死神一生当中最为重要的倚仗,毕竟斩魄刀的能力虽然强悍无匹,但持刀者若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手中武器除了能伤到自己以外,根本不会有其他的用处。

    拳,代表白打,意为以双手御敌,是一种赤手空拳的搏斗术,也是死神赖以生存的能力之一,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死神都擅于武器,即使斩魄刀与其心意相连,但也不一定代表其能使用得宜;此外,世事无常,死神也会遇到无可预知的意外状况,在来不及拔刀,或者斩魄刀不在身边时,白打的重要性就在此显现。

    鬼,代表鬼道,意为以咒术制敌,是死神在战场上或在疗伤时所常用的手段,死神们将其中的攻敌法与制敌法作出区隔,分为“破道”与“缚道”两种,施展时光彩耀人、威力强大,各有特异之奇效。

    走,代表瞬步,是死神迅速移动身体的技能,施用时速度有若掣电轰雷,能在敌人尚还无法反应的情况下,瞬息间移至对方的身边乃至更远处,以便将敌人制服,或者逃离。

    如今,贵族新生们在真央灵术院的学习生涯已迈至下半学期,经过前几个月冗长枯燥的学习后,终于有机会进行实际的演练。

    扣除掉“瞬步”这个在升上五、六年级后才有资格修行的技能,最近这一个月来,伊势忍于“白打”和“鬼道”上,均展露出非凡的天赋,这一切除了因为接受过家族的学前教育外,更要感谢东仙要那半年多来的磨炼,使得伊势忍在灵压控制力与感知力,以及在自身的反应速度上,皆远远超出同侪,甚至连朽木白哉也无法匹敌。

    此一情况,自然是心高气傲的朽木白哉所难以接受的,因此这也使得他对于伊势忍的优秀,激发起一股竞争的心理,连原先不太受他重视的学院课程,如今他也开始认真地听讲起来。当然,这一切也造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全心投注于提升实力的朽木白哉,已不再有时间参与贵族间的宴会,这也使得班内的其他贵族抱怨不已,所幸因为伊势忍平日所展露出的超卓实力,以及待人接物的得体,倒也没人敢在他的面前闲言闲语。

    学期结束前的最后两个月,一回生们最期待的课程-斩术课,终于即将开始。作为术科课中最为危险的一门修行,所有贵族班的助理教师们均不敢怠慢,在细心地检查了由“霞大露家”所提供的防护具后,他们更还不厌其烦地,在所有课程用的浅打上添了一种特殊的鬼道,其功能是让刀具除了互相交击外,在即将接触到任何事物前,均会自行产生出一股抵销冲击的力道,其功能堪比二十一世纪的汽车防撞系统。

    “我一定会赢的。”朽木白哉瞥了伊势忍一眼,接着默默地摸上腰侧外的刀鞘,身为四大贵族中“朽木家”嫡系传人的他,可不会像常人一般,器量只局限在“不会输”之上,在他的念头里,除了胜利之外,其他均不感在意。

    而朽木白哉会如此自信,也不是无的放矢。两年前的他,就已凝聚出专属于自己的斩魄刀,故自然不会认为伊势忍能在此道上,拥有与其比拟的实力。

    “叮……”深思间,朽木白哉的指甲无意识地碰触至刀鞘之上,发出一声脆响,也因此吸引了环绕于其身旁的同学之目光。

    一名红发的少年,见到了朽木白哉那有别于浅打专用的刀鞘,当即惊呼道:“斩魄刀,这一定是斩魄刀,朽木同学真是太了不起了!”

    听得这阵高分贝喧哗,朽木白哉皱了皱眉,心中得意之余却也有些苦恼,他并不是个喜爱炫耀之人,而对于旁人在听到奇异声响后,这才发现斩魄刀的举动,实在很容易让他人怀疑自己的心态。

    “算了,不用多想,反正我持心端正便行。”朽木白哉迅速地抛下了这一丝懊恼,而就在同时,他也发现到伊势忍那惊讶的神情,当下更是心神舒坦,一吐先前的苦闷之气。

    但出乎朽木白哉所料想的是,伊势忍脸上的惊讶,并不是对于白哉能早早凝聚出斩魄刀来此事,而是因为他在穿越后,终于见到了这把曾经将黑崎一护逼上绝境的刀。

    “那把刀应该就是‘千本樱’吧?真希望能见到它解放后的模样,不知是否真的如漫画中所描述的那般美丽……”

    这时,一名助理教师突然喊道:“下一位,伊势忍,请过来拿你的浅打以及护具。”

    “劳烦您了。”伊势忍笑了笑,从助理教师的手中接过了刀甲。

    但陡然间,伊势忍便感到了一丝不妥,如今他的双手好似握住了千斤之物一般的沉重,而在他静心地感受片刻之后,这才发现他对于护具倒也无甚异感,只是其心理好似十分排斥这把浅打,有种恨不得将之抛去的想法。这种感觉在当初面对嗜血蚊试炼时也曾出现,但不知是因为当时的他已蒙上眼,亦或是正身处危急之下,其厌恶之情并没有如今日这般强烈。

    “伊势忍、伊势忍,你怎么了?麻烦让一让,你身后的同学还在排队等待。”因为发现到伊势忍正呆立原地,助理教师的声音中略显困惑。

    “哦,抱歉,我刚才走神了。”心思回转后,伊势忍赶忙一边解释着,一边对于身后的同学歉意一笑。

    “所有学生,请到我的前方集合。”待得全班均已准备完毕,班导师-道愿三和鼓了鼓掌,在吸引了众人的注目后,便开始介绍起一名立于他身旁的中年男子之身份,“今日我们很荣幸的请来了一位专精战斗的死神,作为本次斩术课的导师,所以现在请各位鼓掌欢迎我身旁的这位,十一番队的五席-多贺谷一郎先生!”

    第二十四章 一波三折(第二更!)

    (今日本想三更,但因为明日要外出,还是存稿,以免断更。)

    当下,众人依言拍手欢迎,而多贺谷一郎却是以睥睨的眼神作为回应,让周围气氛霎时间变得有几分冷然。

    多贺谷一郎前站半步,拍了拍腰间的斩魄刀,说道:“吾乃鬼岩城队长麾下之五席,因为十一番队队舍破败,亟需装修的缘故,只得勉强接受‘道愿家’的聘雇,来这里教导你们这些只要一见到血,就会两腿发软的小嫩娃。”

    “两腿发软的小嫩娃?”伊势忍挑了挑左眉,心中虽有些不满,却没有出声,但一旁的同学们就没有这种心性了,在议论纷纷的同时,更用那愤怒的目光扫视着多贺谷一郎与道愿三和。

    “怎么了,贵族就真的只会动嘴巴吗?”多贺谷一郎面带邪笑,同时用手指着脸颊,又道:“有种来砍我啊!”

    “多贺谷一郎,你太放肆了!”道愿三和高声喝斥着,却只听对方以轻佻的口气回应道:“怎么了,你也想砍我吗?可惜了,如果你们家族不这么早就把订金给我,或许我还会敬你几分。”

    “你!”道愿三和气得怒发冲冠,同时也暗恨起自己的识人不明,因为就算如今能把这个麻烦解决,但也于事无补,仍是已得罪了眼前这一大票贵族。

    “嘿嘿,俗话说,有钱的是大爷,但那只是放屁,欠钱的才是大爷!”多贺谷一郎嘻笑怒骂着,“怎么,瞪什么瞪!没看过大爷耍横啊?”

    “聒噪的犬吠之音,贵族的尊严不容玷辱,吾等刀之锋利,不是尔等只凭脸皮便能抵挡。”此时,朽木白哉挺身而出,缓缓地抽出了千本樱,“我会带着染血的刀,以及你残破的尸身,去向鬼岩城剑八问罪。”

    刹那间,刀光直泻而下,观似匹练飞空,朽木白哉的这一斩,虽在众人的眼里已至化境,但却只听得“叮”的一声,便被多贺谷一郎持刀架住。

    “鬼岩城队长的名讳,不是你这种小辈可以直呼的。”多贺谷一郎振臂一挥,朽木白哉便身不由己地后退数步,而多贺谷一郎也不追击,只是以指尖轻磨着脸颊,掸下了几许胡渣,“还不错嘛!你的刀够利,作为刮胡刀倒也勉强够用。”

    朽木白哉眉头一皱,还想继续,却见道愿三和已挡在他的身前,喝道:“多贺谷一郎,你竟敢对‘朽木家’的传人拔刀,是想死吗?”

    “没办法,他既然先出手了,总不能让我延颈待刃吧?”多贺谷一郎收刀回鞘,又道:“只有真刀实枪地战斗,才能增进你们的斩术,穿着特制的防护衣,再拿一把砍不了人的刀,就算练上一百万年,也只能削水果而已。”

    “这家伙会变脸不成,怎么又摆出老师的模样了?”众人心中皆疑。

    “何苦呢,多贺谷先生,您既然接手了工作,为何不尽责完成。我想打从一开始,您的举动就是以激怒我们为目的,希望我们之中有人能向您出手,待您应付几招后,再说出这一番理论来,然后就可以无事一身轻的离开了,毕竟即便您说先前的行为只是出言相激,但对于身为贵族的我们来说,仍是会无法容忍您刚才的那番妄语。”伊势忍缓缓地从人群中走出,与朽木白哉并肩而立,“之后,就算‘道愿家’的人真要追究,告上中央四十六室,您也可以辩称因为自己的教学方法特殊,而学生们却无法接受,所以才选择离去,但您也同时已尽了职责,故可以不用还钱,我说是吧,多贺谷先生?”

    此时,伊势忍伸手指了指斜后方的一名同学,又说道:“但您可能忘了,普通水泥墙砖的业务,或许会有平民经营,但搭建各番队房舍屋料的材质特殊,却是专由贵族所负责贩售。不巧,本班这位‘小早川家’的同学,族中便是专营此业。我想若是因为您的缘故,而导致番队队舍无法尽早修护,必定会受到鬼岩城队长的惩罚吧?”

    “呿……”听得伊势忍的分析,多贺谷一郎不禁呆愣了片刻,待到他回过神来,随即对着地面一唾,咒骂道:“我最讨厌聪明人了,因为他们永远以为自己的脑袋会比刀还要更硬。”

    接着,多贺谷一郎又眼珠一转,挑拨道:“只是我看你的模样服饰,也不是什么多高阶的贵族吧?但现在你的举动,就像是踩着‘朽木家’的颜面,来出起风头,就不怕得罪对方吗?”

    “不是我聪明,而是因为你太蠢了,你以为尸魂界四大贵族之首-‘朽木家’的嫡系传人,会这么鲁莽地动刀吗?”听得多贺谷一郎的诘问,伊势忍并不以此为惊,反而冷笑道:“呵,你真以为你的演技很好?白哉同学会抢先出手,不是因为气愤,也不是想要配合于你,而只是为了不愿再听你多嘴,以及害怕我们这些实力不济的同学们,会因莽撞出手而导致受伤而已。”

    “你!”多贺谷一郎还待反驳,却见得朽木白哉那似嘲似讽的冷笑,随即便明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原来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当下恼羞成怒地喊道:“哧!你说你实力不济,但我看你的实力应该还不错的嘛!”话音未落,多贺谷一郎的身影便一闪而逝,紧接着出现于伊势忍的身前,拔刀斩下!

    因为东仙要从前的锻炼,伊势忍的五感知觉均异于常人,多贺谷一郎那在旁人眼中无迹可寻的斩击,却在伊势忍的观察下,不难发现其脉络轨迹。当下,他握紧手中的浅打,上撩一架,便挡住了多贺谷一郎的偷袭。

    “哼!”见得此状,朽木白哉当即大怒,千本樱恍惚间轨迹变幻,弹指后便出现于多贺谷一郎的颈旁,但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左手持鞘,抵住了白哉的来式,同时更还举足怒踢,将从一旁袭来的道愿三和给踹了回去。

    而伊势忍在抵御住了多贺谷一郎的第一招后,也没避退,掌间浅打一晃,刀势便有若羚羊挂角一般,斩向对方的肩膀。

    但意外却就此发生了,伊势忍竟在此时感到莫名的心慌与恐惧,刀身也因此跟着微颤,让多贺谷一郎觑得了破绽,反掌间便将伊势忍手中的浅打击飞。

    “砰!”浅打电射而走,但伊势忍却没感到惊惶,反而是回复了神志,五指成爪,捉住对方的手腕处,紧接着左臂微屈,顺势往前一扯,同时对方便好像自残一般,以脆弱的鼻尖撞向伊势忍的肘处。

    “呸,不赖嘛,小鬼!”鼻头扭曲,多贺谷一郎满面鲜血地夸赞道,此后,他好似感受到了从不远处传来的警告性灵压,终于因此恢复了理智,立于原地未动。

    第二十五章 人心难测

    (作者出门去也~)

    片刻后,在助理教师的通报下,六名学院教师因此闻讯赶来,纷纷包围于多贺谷一郎的身旁,其中一位留有棕色短发的教师面色严肃地询问道:“我记得你是十一番队的多贺谷五席吧,为什么要对学生拔刀,请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就要把你送交牢狱队了。”语毕,此名教师还顺手正了正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PS.牢狱队就是九番队。)

    “哦,这不是五番队的副队长吗?你怎么有闲时间出现在这里?要解释可以,但我只会向鬼岩城队长解释。”即使面临包围之势,多贺谷一郎仍无所畏惧地叫嚣着,“我的教学方法比较特殊,但可是先经过‘道愿家’的认可的,你有这资格管吗?”

    听得此言,正在一旁休养内伤的道愿三和,不禁怒火中烧地骂道:“你胡说,我们根本没有准许你这样做!”

    “嘿嘿……”多贺谷一郎根本没有打算理会对方的驳斥,随意地抹了把鼻血后,又转头对伊势忍说道:“小子,功夫是不错,但你为什么会如此怯懦,竟连刀都握不住?握不住刀的家伙,只能当个懦夫而已。”

    对此,伊势忍默然不语,只是紧锁着眉头。

    这时,那名棕发教师突然叹道:“既然你冥顽不灵,那我只能先将你制伏了……”话音才落,他便拔出了腰间的斩魄刀,低声道:“破碎吧……镜花水月!”

    “该死!将敌人捣成肉酱吧……象鼻杵!”见得对方动手,多贺谷一郎瞳孔一缩,随即也解放了斩魄刀,只见他的刀身在绽放出豪光后,变作一把巨形钢杵,在他的挥舞之下声势浩然。

    “想抓我,没这么容易!”多贺谷一郎嚎叫一声,舞动着象鼻杵砸向了……一棵大树!

    “这是?”在场众人见得多贺谷一郎的古怪举动,均感莫名奇妙。

    此时,只见棕发教师持著名为“镜花水月”的斩魄刀,迈步走向了多贺谷一郎的身后,而这丝毫未加隐蔽的动作,对方却恍若未闻,仍是挥动着象鼻杵砸向树躯,就这般,棕发教师举起了斩魄刀,刀光闪烁间,便刺穿了多贺谷一郎的双臂肩胛骨以及膝弯处。

    见得多贺谷一郎轰然倒地,棕发教师微微一笑,对着其余的教师说道:“先用缚道把他制服后,再顺带帮他简易的止血一下。”

    此时,棕发教师好似才见到所有学生的惊讶神情,温和地笑道:“我想在场的一部分人,是到今天才有机会见识到斩魄刀的始解吧?但是,你们不需羡慕,我坚信你们未来都能达到此一境界,甚至更进一步。”

    “今日,就让我趁此机会先行向大家介绍一番好了。所有的死神都能拥有一把专属于自己的斩魄刀,虽然刀的本体是以死神自身的灵魂为原型铸成,但每一把刀都拥有自己的灵魂、自己的思想,是一个独立的存在,所以死神之于斩魄刀,并不是支配者,而应该是朋友或者伙伴,我们必须与其沟通、加深彼此情感,直到斩魄刀愿意呼应于你,将她的姓名与你分享后,你才能再进一步地解放你的斩魄刀,加强刀器与你的实力,我们统称这一个阶段叫作-‘始解’!”

    见到在场学生均整齐划一地点头后,棕发教师满意一笑,又道:“刚才多贺谷五席所喊的‘象鼻杵’,就是他的斩魄刀之称呼,始解后能拥有强劲的攻击能力;而‘镜花水月’则是我的爱刀之名姓,她是一把流水系的斩魄刀,非常的美丽,能力是利用雾和水流的不规则反射,来搅乱敌人,使之内哄,当时多贺谷五席就是把那棵大树误认作是我,这才会被我所轻易击倒,否则以他的真实实力,连我也要退让三分。”

    之后,棕发教师还刀于鞘,摸着黑框镜架笑道:“哦,对了,差点失礼,都已经说了这么多,我却还没作自我介绍,我叫作蓝染揔右介,是真央灵术院的客座讲师。”

    “浑蛋!你这家伙竟然偷……”此时,多贺谷一郎早已恢复了神志,他虽遭到了“缚道”的制服,却兀自挣扎不休。就在这时,只见蓝染一个弹指,后又说道:“缚道之一‘塞’!”紧接着,一道光锁飞腾而出,将多贺谷一郎的嘴紧密地封起。

    “中央四十六室才是你一展雄辩的好地方!”蓝染摇着头叹道。

    这时,几乎所有的贵族班学生,都对蓝染投之以钦佩的目光,唯有朽木白哉的神色一切如常,甚至还出言诘问道:“蓝染副队长,斩魄刀解放后的能力,是死神最大的秘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

    听得此言,蓝染面色微愣,随即便露出有若阳光般的和煦笑容,说道:“朽木同学,这时候请你别称呼我为副队长,在此我更希望你能叫我蓝染老师,因为我喜欢教职更胜于战斗,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奉献我一辈子的时间,均投注于真央灵术院之中,以培育出一代代优秀的死神。至于我的斩魄刀解放后的能力,事实上在这所学院中,绝大多数的学生都知道,因为我所负责的课程,就是教导学生们如何去与斩魄刀交流,也就是所谓的‘刃禅’,而除了口头讲解之外,我更喜欢作亲身的示范。”

    “好了,且不多言,我现在必须先将多贺谷五席押送至牢狱队,若是将来我有这个荣幸,能见到各位出现在我的课堂中,到时必定会与各位把臂长谈。”语毕,蓝染向在场众人微一点头后,便与其他教师押解着多贺谷一郎而去。

    之后,在道愿三和的宣布下,这堂一波三折的斩术课终于结束,但朽木白哉并没有就此离去,反而走至伊势忍的身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故意的,就不怕我真的是因为冲动而向前?”

    听得此问,伊势忍的神情间仍有些魂不守舍,他随口回应道:“即便是四大贵族,也不能对死神随意处刑,若是其他人还有可能是气愤之言,但你不同,你一直以来都很冷静,所以我不相信你真会宣称要带走‘他的尸身’。是故,我推论,你会这么做,必然有其他的原因,或许是打算拖延时间,等候‘比较有用’的老师赶来制止之类的,因此我也跟着跳出来,唠叨了一长串。”

    “是吗?”朽木白哉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虽然被别人看穿并不是件快乐的事,但他却怎也生不起气来,“或许这就是朋友间的信任吧?”

    这时候,朽木白哉敏感地发现到伊势忍的神情颇有些心不在焉,当下低声询问道:“你怎么了,莫非还再在意刚才多贺谷一郎的那番话?”

    “你也挺了解我的嘛……”伊势忍强自一笑。

    “那只是丧家之犬的哀号,不必在意。”朽木白哉语气肯定地说道。

    “不,”伊势忍面带苦涩,“他或许说的不错,我真的……”

    “握不住刀。”

    第二十六章 尘封的回忆(第一更!)

    蝉鸣暑意近,此时正值七月之时节,火伞高张,赤日炎炎,不仅是黄犬吐舌直喘粗气,似乎连人的火气也跟着容易升高。

    “伊势忍,你是不是有什么该向我解释的,例如关于你的斩术成绩。”辰时,在伊势大宅中,伊势寿正高声地质问着,其声色虽雄浑有力,但却略嫌沙哑,好似正极力压抑着怒意。

    “万分抱歉,让您失望了,父亲大人。”伊势忍回道,此时的他,目光毫无焦距地望着身前的一张卷轴,那是他这一年来于真央灵术院学习后的成绩单,据其中内容所述,他绝大部分的学科均成绩斐然,而教师的评语更是赞誉有佳,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其斩术的评比分数却是一行刺眼的红字……

    而这正是伊势寿最无法容忍的。

    “伊势家以智慧处世,以斩术御敌,在两千余年来的香火传承里,尸魂界中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小觑伊势家的秘传斩术。那是我们家族最引以为傲的荣耀,而这荣耀也必须继续相传下去,但是,伊势忍,你如今的表现已半坍了这条传承之路!”伊势寿眯起眼眸,神色狰狞,“你让我失望并不打紧,但让家族失望,却是影响十分的严重,你如今已经继承了家族的秘传,是下任族长的候选,但那并不代表不可更改,到时候若是家族族老们决定要‘收回’你的传承,你要我用什么身份、什么态度,站在哪一边?”

    “我知道你不是不行,而且东仙要也曾经向我称赞过,你在第二次试炼时所展露出的斩术天份。所以,‘请’告诉我,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让你的成绩会变成这样?”

    听得伊势寿的喝问,伊势忍先是默然不语,低着头,一动也不动地跪坐于原地,直到过了良久,这才张口说道:“禀告父亲大人,并没有特殊原因,只是因为我表现不佳。”

    “你!”见得不到确切的答案,伊势寿怒指着身前的儿子,面色急剧地变幻,唇齿蠕动宛若欲骂,但最终却只化作了一声长叹,“唉……冥顽不灵,你给我滚回去好好的反省!”

    伊势忍在叩首离去后,神思缥缈地走于长廊之中,脚步略显踉跄,险些撞上了偷偷赶来关心的美和子与七绪。

    “阿忍,你……”

    此时,伊势忍已顾不上体贴,只是烦躁地摇了摇头后,便推开了美和子与七绪,埋头奔回房中。

    有若巨石坠谷之声,伊势忍重重地关上了拉门,默不作声地望着卧房中的摆设,最终一声长叹从他喉间长吐而出。经过十数年来的自我改正,他的脾性早已沉稳了许多,不比前世一般,只要稍一不顺心,便想恣意破坏。

    之后,伊势忍缓缓地走向一木柜前,拉出了抽屉后,只见其中摆放着一只眼罩、几件沾满污渍的衣衫,和一把浅打,这些均是伊势忍为了纪念东仙要曾经的训练,而留下的物品,本来眼罩与衣衫是收于柜中没错,但浅打却是悬挂于东侧的壁上,但伊势忍在如此摆设了几天后,却心中颇感不适,这才将浅打也藏于柜内。

    本来伊势忍对于当初不适感的产生虽有所疑惑,但他最后却也没多做理会,直到最近发生了一些事后,他这才终于察觉到原因。

    从两个月前与多贺谷一郎的那一战,伊势忍手中所握的武器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击飞,再到最近几堂的斩术课,他在面对陪练的助理教师时,竟不敢用特制的浅打斩向对方,甚至还连刀也握不稳。这一切均显示出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伊势忍十分讨厌浅打,或者更确切点地说,伊势忍憎恶着所有的武器,无论是刀枪剑戟,亦或者是斧钺钩叉。

    “我并不想无礼地过问原因,但你一定要找出方法来克服心中的障碍,因为没有一个讨厌武器的死神,能够凝聚出专属于自己的斩魄刀。”这是昨日,伊势忍在离开真央灵术院前,朽木白哉所说的劝言。

    “讨厌?憎恶?这就是我还没能凝聚出斩魄刀的原因么?”伊势忍看着柜中的浅打,心中不住地苦笑“呵,但那种会伤害人的东西,我真的打从心底地不愿去拥有啊!”

    伊势忍阖上了抽屉,接着转过身去,背倚着橱柜,缓缓地滑坐而下,同时双目无神地打量着屋顶墙板,脑中回忆起一幕幕前世的景状。

    思绪翻腾间,无数影像快速地奔流于其中,直到最终嘎然定格在一幅画面之上,那是前世的伊势忍,也就是浩宇,正手持着铝棒,挥向其姐所骑乘的机车车首,紧接着那辆机车倏地打滑,失控地撞上了一旁的变电箱,霎时间便火光四射,车毁人亡。

    “不……”伊势忍的喉间传出恍若呜咽的声调。曾经的他年少轻狂、恣意妄为,但也从未打算过杀人,直到最终失手犯下了此项极恶,而杀害的却竟是他的亲人、他的挚爱。

    在面对成群的嗜血蚊时,伊势忍还敢挥刀,因为对方只是一些没有智慧情感的昆虫,但在面对教授斩术的师长,甚至是动刀相向的敌人时,他却迷茫了、恐惧了,因为他害怕那将有可能要喷溅出的一抹嫣红,会唤醒他那一段最不愿再见的回忆。

    “一直将头埋进砂里的鸵鸟,就真的不会再看见了吗?还是,它会因为沙砾的刺激,而流出泪来?”

    就在伊势忍默思的同时,一阵规律的敲门声以及问候,唤回了他的神智,紧接着他的目光透过了和室拉门的糊纸,竟惊讶地发现,在他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至黄昏。

    “少爷、少爷,请问您在休息吗?家主大人要我通知您,请尽快整理好服仪后,陪他一同去参加今晚九番队的队宴。”一名仆卫恭敬地说道。

    “九番队的……队宴?”伊势忍有些疑惑地问道,毕竟在上午时,父亲-伊势寿还愤怒地命他闭关反省,而如今不过才隔几个时辰,却又要带他去参加宴会,自然使得伊势忍百思不得其解。

    “是的,家主大人有命,要少爷一定得去。”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语毕,伊势忍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似想以此驱散脸上的憔悴,其后他又换上一袭得体的新衫,略加梳理后,便步出了房门,接着他遥望着漫天的红霞,心底叹道:“姐姐,你到底在哪里?”

    (我知道大家对这章一定颇有不满,但我只能说,困难在还没解决前才叫困难,但只要解决后就会是一帆风顺了。PS。我要推荐票~我想挤进前百名~)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二十七章 为他人而活(第二更!)

    (惭愧,第二更有些晚了,毕竟修了好久,但作者还是有些不满意。)

    护廷十三队,作为负责守卫净灵廷的大型组织,其职责除了铲除食人魂魄之虚外,还负有医疗、救援、牢务处理、情报搜集、维护地区安宁等责任。

    就以九番队来说,此队不仅要守护净灵廷,更还担任了“净灵廷通信”此期刊的编辑与发行的工作,而编辑长此一职自然是由其队长所兼任,但因为六车拳西生性粗鄙少智的关系,使得“净灵廷通信”的订阅率逐年下滑,只能单靠伊势家偶尔发表的论文来吸引少数专业读者的眼光,以及自家番队资金的不住支援,这才能够勉强支撑不倒。

    这般情况持续了许久,六车拳西即使爬耳搔腮、费尽思量,也想不出办法改善,而负责此期刊印刷业务的伊势家虽也想帮忙,但因为家中人才只懂专业知识,不知风花雪月,所书所写实在是无法吸引普罗大众。

    眼看着财务状况愈加糟糕,六车拳西不知是自暴自弃,想要由己亲手摧毁“净灵廷通信”,还是如他事后所说的神仙托梦指点迷津,最后他竟在内容严谨的“净灵廷通信”中,连载起一则名为“飙风少年的热血岁月”的小说来,内文虽脏话不断、误字连篇,但却意外地迎合了一般时下青年的口味,使得销售量狂涨,赚得盈钵盆满,也因此得到了只见销售数字、而不清楚详细内文的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之赞赏,以黑马之姿拔得了“本年度护廷十三队评鉴冠军”之筹。

    这项成绩一时间使得六车拳西志得意满,当即命令部下采办酒食、广发请函,准备好好地招开一场庆祝大会,而身为“净灵廷通信”之印刷合作者的伊势家,自然也不例外地身居邀请之列。

    本来因继任族长之位,而器度愈发稳重的伊势寿,对于这种需要大肆喧哗、拼酒的场合已没有多少兴趣,但由于他在上午将伊势忍痛骂了一顿,接着又得知对方未用午食后,一时间竟颇有些心软,但却又放不下脸面去安慰,正好便藉此之机,带着伊势忍去散散心。

    当然,这种心理变化,伊势寿是绝对不会将之显露于神情之上的,所以在伊势忍与前见面,并一起出行后,仍是因为对方的僵硬神色,而备感忐忑难安。

    一到九番队,伊势寿便抛下了儿子,自己离去,表面上的原因是去找六车拳西叙话,但实际上却是为了让伊势忍能有胃口去享用餐点。

    待得伊势寿离去,伊势忍好似也终于感到了饥饿,便去挑了几种肉食与点心,躲在九番队队舍的一处角落中享用,此后,他遥望着不远处那酒酣耳热的场景,心中虽没感到多少羡慕,但却也为自己与前方情景的格格不入而感叹。

    “唉……”伊势忍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叹息?”一句低沉的男声从后方传来。

    “呃!”伊势忍惊愕地转过头去,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立于阴影之中,接着他便赶忙说道:“原来是东仙先生……伊势忍向您问好了。”

    东仙要并没有回礼,只是默默地走向伊势忍的身旁,抬起头来,宛若正举目望向天际,说道:“能跟我形容一下今晚的月色吗?”

    “月色?”听得此问,?(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