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8 部分阅读

第 28 部分阅读

    看到对方有些反应过度的样子,连忙转身找了起来,他的忍具包里藏了不少好东西,对于这样的情况自然也有相应的东西来应对。

    “我找找,不要紧张不要……”他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就不是很厚实的房门外头传来了一个跳脱的声音,“鼬先生鼬先生,我们就住在这里吧!”

    本来已经有些冷静下来,最起码将万花筒给收拾了起来的佐助听到这个名字,再也忍不住地用力拉开房门朝着那边看了过去,就看到宇智波鼬正跟着一个戴着漩涡面具的男人朝着前方走去。

    “鼬!!!”佐助忍不住地大叫起来。

    “所以都叫你给我冷静点了啊!”鸣人冲了出来,猛地朝着那边扔出了好几个圆滚滚的炸药来,不等在场的所有人反应过来,那几个炸药骤然间爆炸了起来,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烟花,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等到烟火过去,那边的两个小孩已经消失不见了。

    “居然只是烟火而已,真是想不到啊。”阿飞用力挥挥手,将眼前的烟尘挥散了开去,便看到眼前几乎毫发无伤的房屋,忍不住地气笑了,“现在的木叶忍者可还真是有趣!”

    “……”鼬皱了皱眉头,有些谨慎地看着身边的男人。

    “吓死我了,还好我带着白野威送给我的爆弹,不然就惨了。”鸣人拽着佐助飞奔在短册街上,一边跑一边数落他,“你反应太过度了啊,你就这样跳出去我敢肯定你会立刻被你哥哥打成小饼饼啊!”

    “啰嗦!”佐助愤怒地说道,“放开我,我要抓住他!”

    “现在能不说要杀掉他的话该谢谢你么?”鸣人小心地跑到了最繁华的地方,“先去找好色仙人吧,我们好歹也是小孩子,有些事情就是该交给大人去做!”

    “哼。”佐助也知道鸣人这样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现在的自己最好的战斗范围是在宇智波的老宅里,但是好歹那口气他咽不下去啊。因此他就干脆不去跟鸣人说话了,一个劲地在那里生闷气。

    “哈?自来也你说什么?”纲手用力地一拍桌子,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半点好脸色。

    “那个,我是说……”自来也的话还没说完,他头顶上的天花板忽然破裂了开来,两个小孩啪地一下摔了下来,将自来也压了个大马趴。

    “……自来也,这就你所谓的诚意么?”纲手都有些不太忍心去吐槽自来也了。

    “大事不好了好色仙人!”鸣人来不及跟眼前的漂亮大姐姐说话,就抓住自来也的领子说道,“我们碰到了那个宇智波鼬,他身边还有两个穿着跟他一样黑底红云袍子的家伙!”

    “晓!”听到黑底红云袍子,自来也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你刚刚说什么?”

    “那边的客人,你们在做什么?”不远处的店老板愤怒地叫道。

    “这是赔偿。”鸣人随手扔过去一个钱袋,就让对方闭上了嘴。

    “他们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目标也是纲手吗?”自来也看了眼纲手,也不想去顾及所谓的同伴情了,直接割破手腕放出鲜血来,趁着对方晕血症发作的时候,立刻二话不说一记手刀打晕了她。

    “纲手大人!?”一旁的静音吃惊地看着他。

    “总之,回去木叶再解释了。”自来也一把扛起晕过去的女人,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烛,希望到时候纲手能看在自己好歹也是为了她好的份上放过自己。

    第104章 进攻

    白野威坐在溃檐下慢悠悠地喝茶,为了配茶他特别买了明子屋的羊羹与和果子。还好这个世界的人看到有动物自己跑去买东西不会感到奇怪,不然他还得头疼一下自己幻化而成的女人会被那边那些成天闲的蛋疼的大婶们追着问身份。虽然现在波风水门的身份浮出水面,他能给自己伪装一个身份,但是总是被人追问结婚了没有,有小孩了没有之类的问题也是很蛋疼的啊。

    就在白野威喝茶的时候,外头忽然跑进来了两个少年。

    “白野威,我们回来啦!”鸣人跑过来飞扑到了白野威身上,顺手摸走了一旁的茶点。

    “这么快就回来了?”白野威多少有些吃惊,“是路上出现了什么变故吗?”

    “嗯,碰到佐助他哥哥了。”鸣人不客气地拿起一旁的羊羹,“而且还碰到了跟他哥哥在一起的几个人,好色仙人似乎知道他们那个组织的□□,不想跟他们打起来,就带着我们跟那个纲手大姐匆匆忙忙地跑回来了。那个大姐真厉害,醒过来之后把好色仙人揍得满头是包啊。”

    他说着,有些无奈地叹气道,“佐助对我将他强行带回来还是很生气,一路上都没怎么理我。”

    白野威了然地点点头,“怪不得,我说怎么居然只有你一个人过来了。”

    “唉,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呢。”鸣人有些苦恼,“但是我是真的觉得,让他在那边跟他大哥打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

    白野威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我去看看他。”

    “嗯。”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

    白野威小跑着跑到了一旁的房间里,佐助正坐在那里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么了?真的生鸣人的气了吗?”白野威略有些担心地问道。

    “哼,谁会生那个笨蛋的气!”佐助恼火地一拍桌面,“谁允许他就这么把我拉回来的!”

    白野威忍笑着抬抓摸摸他的脑袋,还没说话,佐助就不满地说道,“我最讨厌你们把我当小孩子来看!”

    “可是,你现在就是一个小孩子啊。”白野威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不过如果你真的很讨厌这一点的话,下次我会注意语气的。”

    他顿了顿,又道,“鸣人很担心你。”

    “切……”佐助撇撇嘴,过了一会他忽然抬起头来看向白野威,“对了,我有个想法,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看着佐助对自己诉说他的念能力成长的方向,白野威微笑着点头,他看到一旁的鸣人偷偷摸摸地走过来,朝着鸣人眨了眨眼睛,这才对佐助说道,“你的想法很不错哦,不过你不觉得再好的想法,也是要经过实践的吗?”

    “嗯?”佐助愣了一下,随即就听到白野威说道,“那么就来试试吧!”

    佐助猛地反应过来,就感到脖子上一片冰凉,他猛地跳了起来,“鸣人!!!!”

    两个小孩一如既往地开始打闹起来,白野威甩着尾巴慢悠悠地跑了开去,随即便看到波风水门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了,鸣人不是说那个自来也先生将那位纲手大人带回来了吗?”白野威好奇地问道,“不用陪着他们吗?”

    “不必,因为将纲手大人带回来的过程并不那么顺利的关系,现在醒过来的纲手大人正冲着自来也大人生气,所以我就先离开了。”波风水门毫不在意自己办公楼里现在应该是一片腥风血雨的状况,笑眯眯地对白野威说道,“鸣人回来之后也不跟玖辛奈说一声就跑到这里来了,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白野威了然地点点头,“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

    “谢谢。”波风水门笑道。

    两人走进大宅里,原本掐成一团的两个人瞬间就分开了,两人都摆出一副人模人样的姿态走了过来。

    “老爸。”鸣人有些尴尬地举手,“那个,我不是故意不去火影小楼的……”

    “算了,我知道。”波风水门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一旁的佐助看到他们的互动不由地有些眼热,一旁的白野威朝他身边看了看,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过头。

    另一头,宇智波带土却并不是那么的开心,他看到金发的少年的时候,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变得更糟糕了。他身上的气息变得十分黑暗,让对他身份并不清楚的干柿鬼鲛瞬间提高了警惕。

    “接下来要怎么做?”鼬丝毫不以为奇地问道,他也知道这个人的情绪十分的多变,随时都可能改变,现在只是变得更加暴戾了一些,丝毫不值得奇怪。

    “哼哼,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阿飞抬手压着脸上的面具说道,“既然他们都如此邀请我们,那当然一定要去好好见识一下才是。”

    阿飞的话让一旁的宇智波鼬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却没有开口说什么。一旁的干柿鬼鲛见状自然也明白过来,只怕这个叫阿飞的男人并不是什么寻常人物,便也不再开口。

    “走吧,正好让我们去看看现在的木叶。”阿飞发够疯了,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也很好奇,现在的木叶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他说完,便收起身上一身的杀气,朝着木叶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身后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干柿鬼鲛有些皱眉地问道,“鼬先生,那位阿飞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一位前辈。”鼬想了想,只能这样说道,他顿了顿说道,“我们走吧。”

    现在的干柿鬼鲛尚不清楚阿飞的真实身份,此时听到鼬这样说,也仅仅只是在眼睛里闪过极快的一道光,便点头应了下来。

    另一头的波风水门只在白野威这里稍微休息了一会就离开了。虽然大蛇丸的木叶崩溃计划已经失败了,但是也的确给木叶造成了一定的损害。既然自来也在汤之国碰到了那些叛忍组织的人,那接下来他们就算是闯进来都不值得奇怪。

    波风水门过来的理由并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而是单纯的担心自己的儿子,仅此而已。

    看到他走掉,两个小孩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父亲的威严就是这样一种奇特的东西。佐助看到鸣人现在的样子,忍不住地说道,“哼,你这个胆小鬼!”

    “喂,不要说的你好像刚才没有装成好孩子一样!”鸣人不甘示弱地说道。

    “我才没有,我那是对火影大人的尊敬!”佐助恼火地说道。

    “哦~”鸣人不信任地说道。

    “啰嗦!”佐助扔出了一旁的坐垫,显然是将先前的那点儿不愉快已经完全抛之天外了。

    白野威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波风水门真的是为了儿子用心良苦。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由于大蛇丸的通灵兽万蛇将木叶的一部分城墙砸坏了的缘故,那一片的结界也不怎么好。因此那一块地段的防御工事做的特别重要,经常有很多忍者在那边一边忙着建筑,一边警戒着附近的一切。

    本来白野威也提出过要不要让他来,对他来说,这样的毁灭只是一笔画的功夫就能修好,但是波风水门还是拒绝了。一来是不想暴露白野威的特殊,二来,他想暂时留着这个缺口,看看能不能钓到什么大鱼。

    今天果然被他给钓到了。

    三个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男人朝着这边飞速地前进着,当先的一个脸上戴着一个十分古怪的面具。

    “什么人?”负责这一带警戒的暗部队长第一时间发现了跑过来的两个人,脸上的脸色顿时变得不那么好,他在发问的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那三人身上穿着的,不正是这阵子重新上台的四代火影反复强调要小心对待的叛忍组织穿的衣服么?

    他呼喝的时候便朝着天空扔出了闪光弹。

    若是换在平时,阿飞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跑掉,他是有心想要毁灭木叶,却不会这样贸然地行动。但是这一次他打着的就是试探的心思,在看到那个闪光弹的同时他就从鼬跟干柿鬼鲛面前消失了。

    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那个暗部队长的面前,手中的苦无朝着对方的脖子斩了过去。

    那个暗部队长在发出碰的一声之后消失了,他在做完手里的动作之后,立刻就使用了替身术,事实证明他做的毫无问题,最起码没有在这样的地方丢了自己的小命。

    不等他松口气,反应过来的鼬跟干柿鬼鲛已经冲了上来。

    “有人进攻!”附近执勤的两个小队立刻派出人来朝着这边飞奔,此时的天空上同时开始绽放出一大排的信号弹来,让见到这一幕的三人都是眼神一紧。

    第105章 宇智波大宅

    在那附近执勤的刚好是猿飞阿斯玛带的小队,他们这一对虽然在中忍考试里最后全员落败,但是已经十分充分地表现出了他们的实力。中忍考试本来就是每年都会有的,今年就算失败了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增进了经验,是一个十分难得的优良体验。

    猿飞阿斯玛一看到那五彩斑斓的信号弹,立刻就知道来人绝不简单,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不放弃地想要进入木叶,显然是危险度极高的人物。

    “你们立刻回去!”阿斯玛脸色严肃地说道,“这是命令!”

    “阿斯玛老师!”山中井野有些担忧地叫道。

    “该走了,井野。”奈良鹿丸动作迅速地拉着她就开始往回跑,“那里显然还不是我们能插手的战场,不要给阿斯玛老师添麻烦!”

    “可是……”山中井野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就听到一旁的秋道丁次说道,“井野,快点,不要让我们拖累了阿斯玛老师!”

    “可恶!”山中井野愤怒地说道,随即便跟着两人开始飞奔起来。

    阿斯玛一眼就看到了那里个子高大的干柿鬼鲛,他大叫起来,“不是上忍的立刻离开,那边的是雾忍叛忍干柿鬼鲛,其他人立刻去开启结界!”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另一个出来散心的上忍也迎上了宇智波鼬。

    “忽然会在这样的地方见面,这可真是讽刺啊……”因为师傅忽然回来,还找了自己好好谈心一番导致现在脑子里混乱无比的卡卡西这次真的只是出来散散心而已,谁知道居然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而且敌人居然还是那个宇智波鼬……

    他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果然需要好好泡泡柚子水么?

    “呵呵。”宇智波鼬只是无比淡定似得笑了笑,“卡卡西,你想要阻止我的话,还太早了。”他说着,抬起头来仅仅只是看了卡卡西一眼,万花筒写轮眼瞬间发动,幻术月读!

    已经跟干柿鬼鲛打了起来的阿斯玛吓了一跳,“卡卡西!”

    “你还有心情去管别人么?”干柿鬼鲛挥舞着背后的大刀鲛肌,朝着对方就是一通狠揍。

    见到自己的两个手下将这边木叶的人牵扯住了,阿飞脸上露出个满意的微笑,也不去管那边逃的飞快的暗部忍者,瞬间就从原地消失了。

    “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见面。”波风水门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的前面,“这样大摇大摆地闯进来,可不是应有的为客之道。”

    阿飞猛地向后连退好几步,脸上露出冷笑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可不觉得木叶会欢迎我们。”

    波风水门只是微微地笑了下,随意地做了个手势,一旁的根部忍者们迅速地跻身上前,将那边中了月读的卡卡西拉了下来。鼬朝阿飞看了看,见到他朝着自己点点头,这才追着那边的根忍们过去。

    “这可真是想不到,你对你的这个组织掌控的能力还真是不错。”波风水门见状,也不着急,像是在跟老友说话一样地说道。

    “嘿嘿。”阿飞并不想多跟他说话,这一次再见面,他明显感觉的出来,波风水门跟以前似乎有了很大的差别,一种他说不上来的差别。他不想跟对方说的太多,他甚至都不敢保证对方到底有没有相信自己在多年前自称的宇智波斑身份,所以尽可能地少说话。

    “也罢,正好让我见识一下,事隔多年,你的实力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宇智波……‘斑’?”波风水门脸色一正,神色肃穆地看着他。

    阿飞握紧了拳头,他的掌心里全是汗,他恨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多年前这个人居然没有死这让他分外不甘,可是再度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的心里愤怒与憎恨的感情在最初的不知所措之后,变得越发的强烈起来。

    他的身体瞬间消失,波风水门立刻特跟着闪现一般地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两个人之间的战斗简直如同魔幻小说一样,空间系忍术的反复使用使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战斗让人的眼睛完全跟不上。

    阿飞越打心里就越是惊讶,他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老师不是个简单的人,没有血迹没有背景,仅仅只是依靠着自己的天赋与努力就能做到连很多上忍都做不到的事情。但是他从没想过,这十几年来自己从没有停下过修行,可是对方的实力增长居然比自己还快!

    这不可能!

    这边阿飞越打越心惊,而另一头的宇智波鼬却发现,自己居然被那几个根忍引到了宇智波大宅这边?他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

    对于这座充满了他所有最好与最不好回忆的地方,宇智波鼬现在自己的内心也十分的复杂,而且他也不会忘记,自己前不久在这个地方看到的自己亲人的影子。

    他皱了皱眉,再度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几个根忍不知道何时竟然全都不见了。

    “啊,你就是宇智波佐助的哥哥吧?”一只白色的大狼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大宅的一角,“你的弟弟在等着你呢,请往这边走。”

    “卡卡西,不,是其他什么人的通灵兽么?”宇智波鼬之前见到他的时候,白野威是女人的形态,他从未见过白野威白狼的姿态。

    宇智波鼬有些皱眉,他左右看了看,房屋里空荡荡的,但是不知道何时竟然仿佛维修过一样,他忽然对自己的弟弟放心了不少,可是此刻的再次见面……

    宇智波鼬想了想,还是小心地走了过去,空荡荡的房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却让他有种诡异的感觉,仿佛这些已经空旷了的屋子里似乎如同多年前那样充满了人烟。

    想起不久之前看到的那些黑影,鼬握紧了拳头。

    白野威也不催他,只是慢慢地在前面走着,他实在很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的内心之中明明没有多少怨恨之类的感情,却会做出这样比心中充满了负面情绪的人都做不了的事情?

    人类这样的生物实在是太奇怪了。

    白野威摇摇头,朝着佐助的方向走了过去,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有必要帮他一下。

    之前波风水门过来的时候,白野威就跟他提过,如果宇智波鼬过来的话,就想办法将他引到宇智波大宅来。波风水门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有白野威在,他倒是完全不担心两个小孩的安全。

    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才不过一个钟头,刚刚只是戏言一样的提议居然真的实现了。

    “佐助。”白野威穿过花园,走到了跪坐在自家客厅里的佐助身前,“宇智波鼬先生过来了。”

    “鼬……”佐助抬起头来,看向鼬的时候,眼中有着无限的仇恨与愤怒。

    “我愚蠢的弟弟……”鼬的话还没说完,佐助已经站了起来,“愚蠢?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谁比较愚蠢。”佐助的眼睛就在下一瞬间变成了万花筒的形状,“我的哥哥,这里可是宇智波的大宅,你这个背叛者!”

    背叛者这三个字一下子戳进了他的心中。这一句话让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挡之力,他摇晃了一下,才艰难地说道,“你居然也获得了万花筒写轮眼……?”

    “这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宇智波佐助笑得讽刺,“放心吧,我可不是你,会选择那样的方式。”他说完,看向了身旁的白野威,“你会帮助我吧?”

    “嗯。”白野威点点头。

    “那就让我们开始吧。”佐助面带嘲讽地看了鼬一眼,“这里是宇智波的族地,对于背叛者,绝对不能原谅!”

    宇智波鼬也不是笨蛋,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何时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弟弟似乎准备什么奇怪的招式,他下意识地做出了防御措施,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不等他攻击,一只手里剑忽然飞了过来。

    宇智波鼬猛地侧过身去,一个巨大的豪火球就朝着他喷了过来。

    他猛地侧身,就看到一旁原本的空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而那个影子,不是以前那样的模糊不清,而是一如记忆之中的那样,面色严肃几乎不曾对他多有微笑,却会对所有人说,鼬是他的骄傲的男人。他的父亲!!!

    宇智波鼬下意识地放空了意识,他脚下一软,另一侧也飞过来了一整片的苦无,有好几枚直接击中了毫无防备的他。他连忙侧身避开了攻击,再一回头,他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了。

    宇智波的大宅旁边,正不断地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人影。

    在那一晚的记忆之中始终徘徊在他的脑海里的人影。

    “这不可能……不可能……”鼬连忙对自己使用了反制幻术的术,却没有任何的用处,宇智波的族人仿佛不再是虚幻,而是真实存在一样地朝着他逼近。

    “愚蠢的哥哥,你居然会以为这是幻术?”佐助大笑了起来,他的眼睛里流下了红色的液体,“你到底怎么样才会以为,连施术者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能用幻术表现出来?”

    他看着鼬,双目流下血泪,“以前的我的确十分愚蠢,连自己家族里的人都不曾认识全,晓表哥、枫堂叔、白大姐……我居然一个都不认识,居然要等到他们死了之后,我才能慢慢地去接触。但是啊,你应该不会忘记的吧?那个晚上,你为了所谓的正义,所谓的对村子的热爱,就将他们全部杀死的事情!?”

    鼬的身体僵住了,他开始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佐助所说的话,眼前出现的那些面无表情的“人”,让他有种不敢置信的念头。

    第106章 撤退

    宇智波鼬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去,他的心里告诉他,他的弟弟做了十分可怕的事情,居然使用了那个传说中的禁术召唤死去的人。但是更加让他感到心悸的是,他不敢面对眼前的这些人。

    他对这些人心存愧疚,无法面对。

    第一次,他在面对自己的敌人的时候产生了退却的心理。

    “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佐助看着被家族中人逼入死角里的男人,神色开始变得有些癫狂起来,“你就给我用你全部的生命来好好忏悔吧!”

    白野威叹了口气,走上前去伸爪拍了拍他的肩膀,一道浅浅的光芒从白野威触碰的地方渗进佐助的身体里,他才从仇恨的深渊之中仿佛骤然清醒过来一般。佐助用力地抹了把脸,对白野威说道,“谢谢。”

    仇恨与想要报复的心仅仅只是他为了变强而产生的东西,他不想要让自己最后被那样极端的感情所控制,最后变成另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来。

    那边的宇智波鼬也看到了他的样子,便不由地用力皱起了眉头。

    在那一瞬间,对弟弟的担心胜过了他内心之中的愧疚感,他不再后退,反而迎着众人冲了过去。宇智波鼬能成为这一代宇智波之中最优秀的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动作极快地冲了过来,瞬身的速度快的让人几乎无法捕捉到。

    “砰”地一下,眼看着鼬的手臂便已经几乎可以接触到佐助的脖子,却被不知道何处飞过来的苦无挡住了。

    佐助到底实战经验不足,刚才那一下顿时让他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自家父亲站在自己的身前,全力守护自己的样子,他终于松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瞬间再次推开去的鼬。

    “我愚蠢的弟弟,看你都做了些什么!?”鼬终于可以大声地开口说话,他迅速地躲开同时朝着自己投掷过来的手里剑,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身边来自宇智波的攻击越来越多。只有宇智波可以对付宇智波的话并不是一句空言,他身旁的宇智波族人实力强悍而且还不像之前那样,此时他们的攻击默契,攻击起来毫不留情,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居然一点也不受到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幻术影响。

    这样的状况让鼬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愚蠢?这样的话还是留给你自己使用吧!”佐助恶狠狠地瞪着他,“你该不会以为我是将这些人复活了起来吧?”

    看到鼬脸上那难道不是如此的表情,佐助冷笑一声,“我还不至于为了杀死你而去做下这样危险的事情,复活死去的人,扰乱生与死的界限可是大罪!我所做的,仅仅只是给充满了怨恨而徘徊在这里,无法离去的灵魂一个容纳灵魂的场所而已!”

    “……”鼬手里的苦无有些抓不住了,秽土转生的术他也曾有幸见识过一次,但是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们身上十分完整,与真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一定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他们完全没有呼吸,感觉里也没有任何心跳体温,就好像是一个个人偶一样。

    这不是幻术,也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忍术,鼬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纵然他早已声名鹊起,能力即使是身在叛忍组织之中也算的上数一数二,却依然只不过是还没满十八岁的少年!

    他看着眼前的人,他们的面容依然被他牢牢地记忆在脑海里,死去的灵魂,无法离去只能在这个地方不断地徘徊……

    他发出了悲鸣声,转身狂奔起来。

    “该死!”佐助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其他的灵魂无法离开宇智波大宅。

    “这样差不多够了。”白野威拍拍他的肩膀,“不过现在看到自己的哥哥了,甚至还用身边的人将他击退了开去,心里有没有好受一些?”

    白野威的问题让佐助愣了一下,他抬起手来捂住胸口,曾经时时刻刻萦绕在那里的疼痛不知道何时已经完全消失了,他握住了自己父亲的手,放声痛哭起来。

    卡卡西跟阿斯玛两人联手,干柿鬼鲛也终于提起精神来,巨大的鲛肌挥舞起来,让两人都觉得有些棘手。更麻烦的是,那个人的查克拉量十分的庞大。这样庞大的查克拉量让卡卡西就算开启写轮眼复制对方的忍术,也十分的麻爪。

    一个水遁就足够耗光他全部的查克拉!

    而且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修炼的,幻术什么的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

    尝试过数次攻击都没有收到什么实际效用的卡卡西只好拔出手里的短刀,跟阿斯玛配合着战斗。

    波风水门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跟这个戴着面具的人之间的战斗已经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变成了现在这样几乎由自己将他压着打的程度。他的眼中不由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来,“这些年来你所有的收获就只有这样么?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他的话语之中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但是就是这样的话语,却让宇智波带土越发的愤怒起来。

    宇智波带土越打越心惊,波风水门这十多年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竟然强悍到了这样的程度,与他战斗几乎毫无胜算可言。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宇智波带土的眼睛彻底变成了腥红的颜色,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发可怕起来。

    波风水门几乎可以看到自己昔日的弟子身上冒出来的黑色气息,他皱了皱眉。在猎人世界的时候,也许那边的战斗力并没有这边强大,念能力也做不到翻山倒海,但是他们的战斗方式却远比这边众多。各种形形□□的战斗不仅让他增加了眼界,更让他见识到了力量的多种运用方式。

    比起始终留在这个世界的宇智波带土,如今的波风水门已经抵达了他完全不曾接触到的另一个高度。

    “宇智波因仇恨而变得强大……么?”波风水门明显感觉的出来这个人身上的阴之力越发浓厚了起来,他正想将自己的弟子抓住的时候,带土的眼中本来有着十分愤怒的情绪,但是身体却在一僵之后忽然向后飞速地急退起来。

    “南斗,我们走!”忽然退开的男人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他面具下的面孔挣扎扭曲着说道,“这次的进攻行动失败了,我们撤。”

    干柿鬼鲛楞了一下,他用力地一刀震开身前的猿飞阿斯玛,反手挥刀再次击开另一头的卡卡西,反手又是一记水遁将两人冲了开去,这才神态自若地将的鲛肌放回了自己的背后,冷笑着说道,“木叶的上忍也不过如此。”

    阿斯玛的神色十分愤怒,他手中的拳剑对于这个雾忍叛忍实在没有太多的攻击能力,以至于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被挨打,“可恶!”

    之前就有些心神不定,这一战之后更是险些连自信都快没了的卡卡西更是大为不甘。

    “哼……不过这样的一群家伙……”宇智波带土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停下了,他转身冲过去,一把抓住干柿鬼鲛的披风,“火影四代目,我们以后再见吧。”

    他的话刚说完,两个人瞬间就从地上消失了,

    “师傅!”卡卡西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有些神色落寞地拉下头上的护额挡住自己的眼睛,这才神色复杂地叫道。

    “没事,他要是想跑的话,只有我一个人是很难阻拦的。”波风水门安慰地看着他们说道。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想到自己跟对方的战斗几乎都处于不利状态,阿斯玛有些后悔地说道,那个鲨鱼脸不但有着十分可怕的怪力,还有着极度不可思议的庞大查克拉量,自己的风遁在对方那简直如同大海一样的水遁攻击下几乎没办法起到什么作用,要不是卡卡西与自己配合默契,好几次他都差点被对方打个正着。

    “不必如此,事实上干柿鬼鲛由于其查克拉量丰沛的关系,素来有着无尾的尾兽之称。”波风水门走上前拉起两人来安慰道,“而且你的风遁面对他的水遁被克制,会产生力不从心的感觉也是正常的。”

    波风水门安慰着说完,远处观望的暗部们已经纷纷跑了过来。

    “看来,虽然是钓出了大鱼,但是却似乎完全都没有钓上来呢。”波风水门有些无奈地说道,“也罢,现在的确并不是最好的时候。”

    他转身朝村里走去,“将这一段区域的结界全部修复好吧,接下来就要我们主动出击了。卡卡西,今天晚上来家里吃饭吧,看来当初让你出师果然还是草率了些,之后我可不会放松的,做好准备了么?”

    波风水门的言下之意卡卡西哪里不明白,他面带喜色地点头说道,“当然!”

    宇智波带土的动作非常快,几次瞬移之后他就出现在了距离木叶相当远的地方,随手将干柿鬼鲛扔下后,他低沉地说道,“你可以回去了。”

    “鼬先生呢?”干柿鬼鲛点点头这才问道,“将他一个人留在木叶不要紧吗?”

    他的话刚说完,一旁的水里就爬上来了一个神色阴郁,面色极差的男人,正是他方才担心的宇智波鼬。鼬仅仅只是看了他们俩一眼,就昏倒在了地上。

    干柿鬼鲛看了背对着他的阿飞一眼,抱起到底的宇智波鼬便果断地离开了。

    “没用的东西!”宇智波带土愤怒地说道,“为什么让我撤回来,最好给我个合适的理由,绝!”

    第107章 出发修行

    宛如从泥土里生长出来的草木一样,一个带着猪笼草叶片的奇怪男人从土中冒了出来,黑绝严肃地说道:“你已经暴露的太早了,波风水门的实力不容小觑,你在他面前被暴露的太多了。”

    “哼,我怎么做事不需要你来提醒!”宇智波带土眼睛发红地看着他,“你在向我发号施令么?”

    “嘛,请不要这样说,我们也只是希望计划能一切顺利。”白绝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毕竟将我们提前暴露出来,对计划的执行也是一个十分巨大的阻碍。”

    “哼!”宇智波带土恨恨地转过身去,不再开口。

    宇智波鼬的状况一直不太好,自从他离开自己家里之后开始,他的状况就一直很糟糕,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仿佛精神恍惚一样的状况里。

    干柿鬼鲛对他的情况有些担心,但是却实在找不到帮他的办法。

    而与此同时,白野威正端坐在宇智波大宅的和室里,房间里有着一大群幽灵,“我打算要出门旅行,你们还有什么心愿吗?”

    宇智波的幽灵们互相看了看,没有说话。

    倒是大老远地从砂忍村飘回来的罗砂率先表示,“我已经没有了,所以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

    罗砂说的时候有些松口气的感觉,他知道自己亏欠了自己的孩子,好在他们现在都已经成长了起来。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了,前往白野威所说的,另一个世界。

    罗砂先开口了,让一旁的宇智波们相互看看,最后还是将他们的前族长推了出来,宇智波富岳带着无奈的表情说道,“我们还不想离开。”

    “但是身为灵魂的你们,留在这个世界太久,对你们自己不好,对这个世界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情。”白野威说道,“这样的事情我之前就有说过吧。之前的你们因为灵魂上沾染了太多阴暗方面的气息,就算我将你们强行送过去,也只会被那边拒绝。”(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