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9 部分阅读

第 29 部分阅读

    上沾染了太多阴暗方面的气息,就算我将你们强行送过去,也只会被那边拒绝。”

    “现在你们已经差不多放下了许多执念,趁此机会赶紧离开才是正道,不然的话可能会耽误到你们轮回。”白野威很是有种苦口婆心的意味说道。

    “我们知道,但是有些事情,我们始终无法放下。”宇智波的族人也知道,白野威的劝说是为了他们好,但是正如宇智波富岳所说的那样,他们有些东西放不下。

    “你们担心佐助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也要学着相信他啊。”白野威认真地劝说,“佐助现在已经很优秀了,等到他长大,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足够支撑起宇智波一族的人的。”

    “在父母的眼里,孩子永远都只是孩子。”宇智波美琴摇了摇头说道。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原本始终沉默着在隔壁旁听的佐助再也忍不住地走了出来,“我已经可以自己照顾我自己了,也可以做很多以前都做不了的事情了,就算是对那个家伙,我现在也已经不再想杀死他了。”

    “我已经……我已经足够承担起宇智波的重则了,所以……”佐助说着,开始哽咽了起来。

    “谢谢你。”一旁的宇智波族人走上前来,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真是想不到,当初只会哭个没完的小子现在也已经变成一个足够了不得的大人了呢,只不过还是一样的爱哭。”

    “我本来就是个大人!”佐助用力擦掉眼泪,“才没有爱哭!”

    “听到佐助这样说,我也觉得也有些放心了起来。”一旁的几个灵魂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现在放心了吗?”白野威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已经滞留在这个世界上太久了,赶紧走吧。”

    佐助擦掉眼泪,强忍着悲伤看着眼前的灵魂们开始朝着白野威打开的那扇门飞了过去,看到以前那些或熟悉或不熟的人离开,他心中百位陈杂。

    当初他的家人离开他的时候,他的内心除了悲伤之外,还有着更加强大的仇恨,正是那一份过于强大的仇恨让他将悲伤的感情压抑了下去。

    但是这一次,他与家里人之间不再是以前那样,他们互相之间加深了了解,哪怕相处的时间要比以前更少,但是他心中的感触却要比之前更多也更复杂。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看到佐助一脸的悲呛表情,白野威无奈地说道。

    他叹了口气了,从自己的异袋里拿出一个护符出来,“我发现我的记忆回来之后,一直都在用法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呢。”

    “这个你拿好,然后跟你最不想分离的灵魂缔结契约,这样的话,哪怕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只要他们还没有踏入轮回,你都可以跟他们联系。”白野威用爪子将那个护符递给了佐助,本想继续说什么的,可是看到佐助眼前一亮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地叹了口气,不再说下去了。

    “谢谢你,白野威!”佐助擦了把脸对白野威说完,便朝着前方跑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鸣人跑到宇智波大宅来的时候,就明显感觉这里跟之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唉,白野威,你将他们全部送走了?”鸣人有些小心翼翼地跑到白野威身边问道。

    “嗯,难得鸣人你也会体贴别人。”白野威笑道。

    “喂,像我这样的好少年,当然会啊。”鸣人用力挺了挺胸脯,“更何况佐助还是我的兄弟,我当然会担心他。”

    白野威笑了起来,抬爪拍拍他的脑袋,换开话题问道,“决定好了,不留在家里跟你爹学习忍术?”

    “嗯,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说真的,我对这里都不怎么熟悉呢。”鸣人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将手背在脑后,“更何况啊……”

    他说着,露出个嫌恶的神色来,“那个卡卡西老师居然也在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啊,他竟然是我爹的徒弟啊!”鸣人露出个不堪回首的表情来。

    “哈哈。”白野威忍不住笑了起来。

    “唉?卡卡西是你父亲的弟子?”本来睡的有些迷迷糊糊的佐助听到这边有声音便走了过来,刚走过来他就听到了这样让他震惊的消息。

    “是啊。”鸣人刚点完头,转身就看到佐助一脸迷糊的样子走过来,忍不住地指着他笑了起来,“佐助,你的头发!”

    佐助不解地抬手一摸,就摸到自己脑袋上原本很精神的刺猬头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奇怪了,顿时有些羞恼地哼道,“你这家伙,睡醒了大家都一样的!”

    “嘿嘿。”鸣人暗自了个不停,完全不去理会佐助跳脚的解释。

    将东西都收拾好之后,两个少年走到白野威身边,“我们出发吧!”

    “有好好跟家人告别过吗?”白野威认真地问道,“还有,跟小樱你们有去说过要出村的事情吗?”

    “我跟老爹老妈都说过了,他们还给了我好多奇怪的东西。”鸣人拿出自己的背包,里面塞满了各种卷轴,“小樱那里的话,卡卡西老师说会代替我告诉她的。我总觉得那姑娘不是很喜欢我,真是好奇怪的说。”

    “哼。”佐助干脆地一扭头,摆明了不会跑去跟春野樱好好告别的样子。

    “真是的,这样可是不行的。”白野威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你们可是一个班的不是吗?好好地给我去道别啊!”

    “但是跟她说话好麻烦的。”鸣人无辜地道。

    “啰嗦!”佐助继续别扭。

    白野威只好使出杀手锏,“不去好好道别的人,不能跟我出村!”

    两个少年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想去的表情,却在白野威严肃的眼神下无奈地走向了村子里。

    跟春野樱的道别出乎两个少年意料的简单,小樱听到他们要结伴出村去修炼之后,虽然一开始露出十分不敢相信的表情,但是很快就从不敢相信变成了天塌了的诡异表情。

    而她在那种奇怪表情之后,说话就变得十分奇怪,这让两个小孩也有些诧异,鸣人甚至有些慌乱地想要跟她道个歉什么的,却被对方十分阴沉地拒绝了。

    白野威看着那个小姑娘的样子,有些担心地问身边的波风水门道,“那孩子没事吧?”

    波风水门也不是很清楚,倒是旁边的漩涡玖辛奈忍不住地笑道,“放心吧,那个小姑娘应该想岔了,不过没问题的。”

    “没问题就好。”白野威长长地松了口气,“谢谢你们放心让我带他们俩出去。”

    “没关系,我也觉得,让鸣人跟佐助跟着你走是比留在这里更好的选择。”波风水门点头说道,“他们两个一定可以创造出一个崭新的未来的。”

    白野威笑道,“多谢你们的信任了。”

    他说完,朝着两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走了过去。

    “好了,都道完别了,我们就可以出发啦。你们选择了跟我走,这次的野外修行一定会让你们收获颇丰的。”白野威昂首点头道,他甩了甩尾巴,将两个小孩都卷到了自己的背上,飞快地朝着村外跑了过去。

    白野威仰头长啸了一声,“嗷呜!出发!”

    第108章 神树

    跟着白野威一起旅行是一件能够让人深刻体会到自然特色的事情,完全居住在野外,平时就连食物都必须自己捕捉,如果不到必要,白野威甚至绝对不会靠近半点人类的城镇。

    要不是他们的旅行是两个人一起的,鸣人都担心自己会不会变成野人。

    旅行一开始的时候,佐助还有些担心白野威会不会不让他们打猎,毕竟不论什么时候白野威的身边总是能看到各种小动物,就算是大型动物也能跟他相处的很好,他还时不时地看到白野威会去喂食那些凑过来的动物们。

    好在白野威并不反对他们猎食生存所需的各种动物,不然他们就要发愁万一兵粮丸吃完了要怎么办。

    玖辛奈给他们俩的兵粮丸都是千手纲手特制,能够满足肚子的同时还对身体有着各种好处。唯一的问题就是兵粮丸这东西实在没什么味道,就算是一向不怎么挑剔的鸣人也觉得吃久了会受不了。在森林里打猎对于忍者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只吃肉无法补充维生素,两个人很快就不自然地消瘦了下来。鸣人好歹也有过跟小杰一起旅行的经历,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少年人的傲气让他不愿意对白野威说出疑似求饶一样的请求,不擅长家事的两人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些野菜一类的东西,做出来的味道实在让两人吃的脸色发青。

    白野威见状只好十分无奈地撞了一下身边的大树,从树上撞下来不少水分充足的水果分给了两人,这才让他们避免了维生素缺失的问题。不过自从这一次之后,白野威也开始有意识地带着两人时不时地靠近一下城镇。

    在野外生存不仅仅需要强壮的体魄,更加需要充分的知识跟极为强韧的精神。

    由于白野威的限制,九尾不能随意地出来帮助鸣人,因此鸣人也只能跟佐助一样全靠自己的力量生存。最让两人不解的是,白野威总是能找到什么奇怪的野兽,闯进什么奇怪充满了陷阱的城镇之中,又或是碰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忍者。

    白野威竟然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在他们俩眼前,一开始时他们也存在过反正有白野威在,所以危险什么的并不那么被他们放在心里,但是在好几次真的险死还生之后,他们就知道对于白野威而言,他们的生与死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这样的旅行让两人充分理解到了什么叫外面的残酷,最夸张的一次也不知道白野威怎么带的路,他们几乎隔三差五地就会碰到一波与木叶为敌的忍者,打得他们俩如丧家之犬一样疯狂奔逃。哪怕佐助现在已经开了万花筒,也完全无法应对这样从四面八方过来,几乎源源不绝的敌人。要是没有鸣人的坚持与九尾那近乎永无止尽的庞大查克拉量,只凭佐助一个人的话,绝对没办法应付这么多的敌人。

    不过也是托了这一次的福,佐助已经能够十分轻松地使用万花筒写轮眼,并且成功开发出了加具土命与须佐能乎,而鸣人也成功掌握了在村子里怎么都学不好的飞雷神之术,并且开发出了螺旋丸的变体螺旋手里剑。

    加上他们还时不时地会接到白野威不知道从何拿出来的来自木叶的任务卷轴,这让鸣人时常哀叹自己的父亲还真是擅长使唤人。

    不到三年的时间,两个人的成长速度就到了一个让人吃惊的程度。

    白野威对他们的成长感到十分欣慰,看到两个已经完全是大人模样的少年,他咳嗽一声,从身边摸出一个卷轴来,“咳,这个算是历练期的最后一个任务,你们搞定之后,我就会直接带你们去找我说的那个呼唤我的声音了~”

    “……白野威,你能不要用这样轻松的口气说话啊?”鸣人无奈地说道,“而且你说的那个什么呼唤你的声音什么的,我完全都没看到你去寻找啊,总感觉你就是带我们去奇怪的地方什么的。”

    “鸣人说的没错。”佐助也露出了不赞同的神色,“而且总感觉最近路上遇到的敌人越来越多了,话说这世界上的叛忍有那么多么?”

    他想起来不久之前遇到的一个跟他哥哥一样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男人,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人使用的术非常奇怪,可以制造各种爆炸,要不是白野威忽然跳出来将他带走,他可能就会直接使用加具土命来对付对方了。

    “嘛,总之不要在意那种小事情。”白野威只是单纯地觉得现在还不是直接跟他们对上的时候,更何况,他相信他自己的行动就已经足够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损失了,更何况还有水门的布置在里面,“去吧,有确切消息有个叫百足的叛忍逃往了那边的废城楼兰,你们的工作就是逮住那个家伙,或者直接干掉他。”

    “真是有够简单粗暴的任务。”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去吧。”白野威也不多解释,直接挥了挥爪子示意他们过去。

    “是是。”两人说着,朝那边飞奔起来。

    “好了,最后的一项工作。”白野威远远地看着两个少年飞奔进那座城市的废墟里,感受到不可思议的时空扭曲波动,在那个奇妙的卷轴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想到出发之前波风水门对自己说起的事情,他大概在二十年前遇到过两个神奇的少年,那两个少年一个有着跟他一样的金色头发,一个则有着十分奇特的写轮眼。更多的事情他回忆不起来了,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强行封印了他的记忆一样。

    水门的话让白野威有了个猜测,他之前来调查过这个城镇,发现底下的巨大查克拉河还能再使用最后的一次,创造奇迹的一次。

    城镇塌方之后没多久,鸣人跟佐助就逃命一样地从废墟之间飞奔了出来,累的瘫在地上不想动弹。

    “怎么样?”白野威笑嘻嘻地走过来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想不起来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是……我想应该是非常美好的回忆。”鸣人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休息好了,我就带你们去那个神奇的地方。”白野威笑了起来。

    “好吧。”两人爬起来挠了挠头发。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在白野威的带领下朝着某个地方飞奔过去。

    “这里是……?”几人看着这样巨大的平原地带不由地有些吃惊,“火之国与雷之国的交界处?”

    “嗯,这里虽然地势开阔,也有着大片山谷与平原,但是却几乎是寸草不生之地。”白野威说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么?这块地方的两边都很丰饶,但是却只有这个地方一毛不拔。”

    “的确如此,这是怎么回事?”佐助楞了一下,点头同意道。这几年里他也跟着白野威跑遍了整块大陆,也见识到了各种风貌,土之国的遍地岩石,雷之国的狂风骤雨,风之国的无尽黄沙,水之国的汹涌狂潮,但是没有哪块土地会像这里这样,明明处于完全符合万物生长的地区,却一点生命的迹象也没有。

    “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毕竟世界之大谁也说不好会怎么样。”鸣人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奇怪的,他在猎人世界里见识过更不合常理的东西,因此很是不以为意。

    “鸣人,你要学会用一个世界的眼光来观测一个世界。”白野威笑着摇摇头,“这里会寸草不生,是因为这里被诅咒了。”

    “唉?这里也有诅咒那种东西?”两人都是一惊。

    “嗯,其实诅咒的话,哪里都会有。”白野威解释道,“只要是强烈的对他人的怨恨而产生的东西,几乎都可以被归类在诅咒里,只不过这个地方的诅咒特别深重而已。”

    “什么意思?”两人都是有些吃惊的模样。

    “你们听说过这个世界的神话故事吗?”白野威边走边说,“这个世界很久以前也是一直处在战乱之中,但是有一个地方一直不曾被人扰乱过。那就是传说之中可以通向天堂的神树。神树过了一千年的时间,终于结出了果实,但是人类之间有着训诫,严禁他们触碰那个果实。可是呢,有一个从海外的大陆过来的女人爬上了神树顶上,摘走了那个果实并且吃了下去。”

    “这样的神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佐助有些皱眉,“不过那种无稽的故事……”

    “也不能这样说哦。”鸣人摇了摇手,“老爹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的历史其实是有着很严重的断层的,我们谁都不知道很久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而且,我也听凯特说过,历史也有可能记载错误,但是神话啊童话啊之类的东西却是几乎不会被人篡改的。所以神话所诉说的事情其实才是真的这样的事情也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存在的。”

    “鸣人说的不错,事实上,那个吃掉了果实的人,名叫大筒木辉夜,而这个人,也正是这个世界上最初拥有查克拉的人。”白野威说道。

    “唉,你说什么?”两人同时吃惊地说道。

    “大筒木辉夜在获得了查克拉的力量之后,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平息了这片土地上的纷争,并生下了两个天生就具备查克拉的孩子,大筒木羽衣与大筒木羽村。但是因为力量的膨胀,她变得疯狂,渐渐的,她的名号也从原本的卯之女神转变成了鬼。”白野威仿佛没有看到身边两人吃惊的表情一样继续说,“大筒木辉夜最后试图使用一个禁术来将整个世界的查克拉都收集到自己的身上而与神树合体化身十尾,到了最后关头,她被自己的两个儿子打败并封印了起来。”

    “大筒木兄弟在战斗胜利之后,身为兄长的羽衣将族长之名留给了自己的弟弟,留在这里传播忍术,最后获得了六道仙人的名字。而弟弟的大筒木羽村则为了看守那个封印,带着大筒木一族前往了封印之地,也就是……”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月亮上。”

    “什,什么!!!??”两个少年皆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这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这样的哦。”白野威转过头去,“而这里,就是昔日真正的神树存在的地方。”

    两个少年一起咽了口口水,莫名地感到背后发冷。

    白野威叹了口气,“我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不断地接到了来自神树的思念,神树的果实真正的作用并不是让人获得查克拉,而是更单纯的繁衍生命而已。但是那个果实被人吞噬了,失去了孩子的神树是如此的悲伤,它想要孩子再次诞生,这样的念头可能也影响到了那个名为辉夜的女人吧?所以她才会如此疯狂地想要将全世界的查克拉都吸收回去。”

    “但是呢,这样是不行的。”白野威站在山顶上,看着底下的土地,“这样的话,只会造成无尽的悲伤。”

    “我想要拯救那棵已经陷入魔道之中的树,所以才会到这里来。”白野威发出了长啸。

    第109章 拯救

    “现在的情况如何?”波风水门脸色严肃地看着眼前的暗部忍者。

    “现在的晓组织正在四处袭击人柱力,水之国的六尾与泷之国的七尾人柱力已经可以确认死亡。”眼前的暗部用更加严肃的语气回答道,“加上自来也大人给出来的资料,只怕这个晓组织的真正目标,是收集所有的尾兽。”

    “收集尾兽……那个人想要做什么?”波风水门有些不解,他之前也已经从白野威那里得知了许多消息,同样的,从宇智波鼬那边他也得到了不少消息。只是由于鼬的精神状况自从三年前来过村子之后就一直不太稳定,带土似乎也没有让他去执行猎杀人柱力的任务。

    白野威那边的行动也很奇妙,他同样不知道白野威有什么打算,这几年里白野威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让晓的人简直就好像被踩中了什么痛脚一般,原本隐藏起来的人物纷纷跳了出来。波风水门之前就知道自己的那位弟子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会冒出来那么多敌人也着实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如果到了危险的时候他们才出现的话,对于忍村而言是极为不利的。

    好在这时候就将这个隐患爆发了出来,更好在白野威将大批的敌人干脆都引到了自己那方,看他们的战绩就知道,现在的那两个孩子只怕已经是完全可以获得上忍资格的强者了。

    “只不过,他们收集尾兽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波风水门用手点了点桌子,“看来等到他们再活跃一些,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召集其他的四位影,好好来一场谈话了。”

    正如波风水门所推测的那样,晓组织的事情让各个忍村的影都提高了警惕。之前的大蛇丸那一场大闹还能被人认为那是木叶的内讧,但是这回那么多的叛忍跳出来,对于任何一个有眼界的影来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叛忍的确有,这也是各大忍村始终无法避免的问题。可是一次性出现那么多的叛忍,而且这些叛忍甚至还为了相同的目的而行动,这里头所代表的意思简直让人稍稍思考之下就会觉得不寒而栗。

    各国顿时提高了对自身防卫的意识,更加小心起各路来历不明的忍者来。等到现在六尾跟七尾相继被捕捉之后,所有影都反应了过来。

    “那些疯子的目标竟然是收集尾兽?”所有的影都对这个结论感到不可思议,其中反应最为激烈的便是砂忍村与雷忍村。砂忍村的现任风影就是人柱力,而雷忍村也是有着两名实力优秀的人柱力的村子,而雷忍村的八尾人柱力更是雷影的弟弟。

    “木叶的那个波风水门一定知道什么!”考虑到如今的木叶是唯一正面跟晓组织战斗过的村子,再考虑到当时的木叶直接参与战斗的除了两名上忍之外还有木叶的四代目火影。

    “需要去拜访一下木叶的谦卑了呢。”砂忍村的五代风影拉了拉头上的帽子。

    “哼,虽然这样做有示弱的意思,但是老身不得不承认,现在这样的状况并不是简单的叛忍作乱。”一旁的顾问千代婆婆皱着眉头说道,“只不过此行必须谨慎行事才行。”

    “我知道,我会带上勘九郎与手鞠的。”我爱罗慎重地点头,“此行之事并不只是为了我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很有必要弄清楚晓组织的真实目的,捕获尾兽再次塑造出只属于他们的人柱力么?我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既然你想做那就去做吧。”另一旁的海老藏点点头说道。

    这边的五大国暗潮涌动,而另一头的雷之国与火之国交界之处,听到白野威如是说道的鸣人虽然还是有些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还是下意识地点头说道,“你想要救它,那是个好事情啊。”

    佐助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来,“等下,你说吃下神树的果实的女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先拥有查克拉的人?然后那个女人生下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六道仙人……?”

    “是啊,白野威刚刚说了啊,有什么不对吗?”鸣人奇怪地问道。

    “白痴!你没有听他说吗!那个女人生下的六道仙人兄弟将她封印了起来!”佐助忍不住地有些跳脚,“六道仙人封印的东西你该不会忘记了到底是什么吧!那是传说中的十尾!十尾,封印,月亮!这么多词都不能让你反应过来那个神树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唉!”鸣人猛地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地先闭上了眼睛问九喇嘛,“白野威所说的东西是真的吗?”

    “他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九尾摇晃了一下身后的长尾,不解地说道,“老夫也觉得很惊奇,有些事情他甚至知道的比我们还清楚。”

    “也就是说,神树其实就是十尾?”鸣人愣住了。

    “不错,神树便是十尾,当初的大筒木兄弟将十尾打败之后,将十尾体内的查克拉抽取出来分成了九份,就是我们九大尾兽了。”九尾点头说道,“但是他说要拯救那棵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说着,又顿了顿,“不过白野威是另一个世界的神明,也许他真的做的到一些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对了,白野威说的是拯救,而不是别的!

    鸣人猛地睁开眼睛,看向白野威的时候眼神灼灼,“白野威,你说要拯救那棵树,要怎么做?”

    “只要让神树再一次开花结果就可以了。”白野威解释道。

    “不要开玩笑了!”九尾从鸣人的身上冒了出来,虽然是迷你版的,但是身上的气势却一点也不弱,“想要让神树开花结果就只有让十尾复活!你想要毁了这个世界吗?”

    “我使用的方式跟你想象的不一样。”白野威笑了起来,抬抓拍拍九尾的脑袋,“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啰嗦!”九尾用力扭头,“但是你将十尾复活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知道哦。”白野威忽然之间从白狼的姿态变成了女人的样子,“神树都告诉我了。”

    他的表情有些落寞,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就不断地有奇怪的画面塞到他的脑袋里来,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明白那些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三四年下来,他大概也看到了来自神树的全部记忆。从最开始不断成长的树开始,到后来终于能够开花结果的喜悦,再到果实被人类摘取偷吃的悲伤,最后演变成了无论如何也希望再次开花结果的狂乱。

    这棵树的愿望是如此的简单,简单到近乎单纯。

    可是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却是一切纷乱的开端。

    白野威长叹了口气,“如果不将它从走错的道路里纠正过来,只会发生更多的悲哀。”

    “白野威,你在想什么?”佐助走上前一步,“我知道你不是个希望世界混乱的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让十尾复活到底会发生什么!?”

    “想过哦,我想,那位自称是宇智波斑的宇智波先生估计也是希望十尾复活的吧?”白野威点点头,“但是,如果不能让那棵树实现他的愿望,而是一再地被你们封印的话,只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

    “更糟糕的事情?”九尾不解地问道。

    “是啊……”白野威抬起头来,“九尾,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神树有没有迎来终结的那一天呢?”

    这个问题让九尾瞬间就怔住了,他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怎么,怎么可能呢!那可是十尾啊,是查克拉的聚合体啊!”

    “你错了哦,十尾说到底也只是一棵不可思议的,活得很久的树而已。”白野威摇了摇头,“查克拉说白了,不过是那棵树的力量。”

    他说着,看向了鸣人跟佐助,“你们有没有想过,当神树因为宿愿无法达成,被你们一再封印,最后狂乱而死的话,忍者会怎么样?”

    “什么……意思?”佐助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用力咽了口口水说道。

    “人身上的查克拉来自神树,若是神树死亡,查克拉也终将随着神树之死而消散。”白野威伸手将被大风吹起来的长发揽到了耳后,“说到底,查克拉来自神树,最后也将与神树一起走向终末,尾兽也不例外。”

    “那么……那么失去了查克拉的忍者们……”鸣人也反应了过来,白野威所描述的场景,对于忍者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未来。

    就连九尾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这样的未来真的有可能发生吗?一直以来自己身为尾兽之首的自信让他能够面对无数的伤害封印也从不畏惧,但是白野威所说的未来是如此真实,让他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动摇。

    “所以拯救神树,同样也是在拯救你们。”白野威说着朝前走了起来,明明是在山顶上朝着悬崖的外面走过去,却如履平地一般才踏风而行,他转过身来看着两个少年,“如何,你们愿意帮助我吗?”

    “……可恶,你都说到了这份上,如果再不帮你的话,我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佐助有些恼火地说道,“但是你得保证,你能够安全地让神树开花结果,再安全地将神树弄走!”

    “唔,只有这点我没办法保证呢。”白野威忽然说道。

    “唉!?”刚打算也跟着答应的鸣人脚下一滑,险些摔下山崖去。

    “将神树呼唤下来,再用我的力量去除神树上的狂乱,让它开花结果,最后再度将它送回天上去,都是需要时间的。”白野威看着他们,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每一项工作都需要大量的时间,而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位宇智波先生打算复活神树,控制十尾。”

    他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在两人看来十分邪恶的微笑,“所以想要安然无恙地做完这一切,是绝对不可能的。”

    “……”

    “……”

    “可恶,那样的话应该去找老爹才是啊!”

    “混蛋,那样的话早就该去四代目才对啊!”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鸣人更加有些着急地说道,“老爹的话,有老妈身体里的九尾解释,他一定会相信的!”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白野威有些叹气,“但是你的父亲不仅仅只是一个忍者,还是一个村子的影。不论我的目的是如何,我到底是想要复活十尾的人,这样的行为在大陆全体忍者看来都是十分危险的。”

    “我不能让他出于对我的信任而挥霍掉村子的其他人对他的信任。”白野威解释道,“会相信我的话,也只有你们这些常年与我相识的人才会相信,换了大陆上随便什么人,都不会相信我复活十尾是这样的目的,更不会相信我会有那样的能力。”

    “啊啊啊,好麻烦!!!”鸣人用力地揉着脑袋。

    白野威走过来伸手拍拍他的头,“你们终有一日会长大成|人,鸣人你有说过,想要成为不输给自己老爹的火影吧?佐助你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独挡一面的宇智波族长,将宇智波一族发扬光大的吧?既然这样,就更要清楚行事造成的后果,这也许是一件十分烦人甚至让人感到厌恶的事情,但是毫无疑问,想要成为首领,在很多时候是要考虑很多问题的。”

    “但是,如果成为首领想要做什么反而更不方便的话,我才不要呢!”鸣人有些烦躁地说道。

    “那样的话,就去闪耀出起你的光亮来吧。”白野威笑道,“变得比任何人都要明亮,比任何人身上的光亮都要耀眼,让人生不起质疑的心思。”

    “我一定会做到的!”鸣人大声地说道。

    佐助听到他们俩的对话,用力地握紧了拳头,他吸了口气大声地说道,“这个话题先停一下,现在的问题是,白野威你只有我们两个帮手,你打算怎么做?现在就呼唤神树吗?”

    “唔,其实也不是只有你们俩而已啦。”白野威认真地点头说道,“其实我还联系到了四尾的人柱力老紫跟八尾的人柱力奇拉比。”

    “四尾跟八尾么?哼,两个烦人的家伙。”九尾喷了口气,“不过只有三只尾兽四个忍者,你能做到什么?”

    “嘛,我都说了我呼唤神树跟你们想的不一样啦。”白野威摇摇头,“对于我来说,只要呼唤就可以让神树降临,而不需要将你们一个个封印回去。”

    “只凭我们几个来对付晓组织吗……”佐助谈了口气,“说不定还要对付更多的其他敌人,不过算了,我也已经认了,自从认识你之后我的生活都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放心吧,你们的敌人不会太多的。”白野威笑了起来,“我相信,希望世界毁灭的人到底是少的不是吗?”

    “什么意思?”佐助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晓组织的头领的希望跟其他人的不一样?”

    “当然,刚才九尾不也说了么?按照正常的方式召唤出十尾的真正用处,那是毁灭这个世界啊。”白野威解释道,“神树渴望将所有的查克拉收回以便重新开花结果,而很久以前吞噬神树果实的人渴望将所有的查克拉回收以便统治世界……有多少人会认同那样的愿望呢?”

    “等下,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大筒木辉夜的女人其实还没死?”鸣人猛地意识到这个问题,连忙问道。

    “不,她死了。”白野威扭头,“但是她的遗愿,她最后遗留下来的东西,在想尽办法复活她。”

    第110章 召唤神树(上)

    “这位就是八尾的人柱力奇拉比。”白野威介绍来的比他们要晚一些的两个人,“这位是五尾的人柱力老紫。”

    “你,你好。”看到面色严肃的两个男人,鸣人有些手足无措。

    “你们就是白野威所说的朋友吗?”带着墨镜不说话的奇拉比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严肃的,但是他一开口,那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你们好耶,我就是八尾奇拉比哦耶!”

    这种说唱混合在一起的说话方式让两个少年都傻眼了,鸣人还知道一些说唱rp什么的,但是佐助可是从没接触过。他们俩忍不住地一起转头朝着白野威看了过去。

    “嗯?你们看我做什么?”白野威有些奇怪地问道。

    “不,那个……我只是没想到奇拉比先生居然这么……呃,这么新潮。”鸣人咽了口口水说道。

    “耶,小子你的眼光很不错啊,比你爸妈要好的多啊。”奇拉比露出很是满意的神色来说道。

    “奇拉比先生认识我的父母?”鸣人愣了一下。

    “那是当然啊笨蛋家伙你这家伙!”奇拉比露出得瑟的表情说道,“当年在战场上你的父亲可是很厉害的,我们也是曾经交手过的哦耶。”

    虽然说话之间还是带着rp的风格,但是奇拉比的意思还是表现的很清楚的,这让鸣人露出了自豪的表情来。

    “不过没想到四代火影的儿子居然也会参与到这样的事情里来,更何况居然还有一个宇智波。”一旁的老紫解下脑袋上的兜帽,“哼,这样虚无缥缈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来搀和了。”(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