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7 部分阅读

第 27 部分阅读

    打了大半天才到最后一组人,佐助vs我爱罗。

    白野威坐在宇智波大宅里甩了甩尾巴,“今天的天气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血腥的味道真是好大啊。”

    “哼,你想说些什么?”罗砂坐在他的身边,眼神有些晦涩,他已经看到了许多茫然的灵魂一个接一个地朝着一扇奇怪的大门走了过去。那些灵魂还看得出原本生前的模样,有不少忍者的额头上还看得到砂忍的护额,当然,让罗砂感到有些许安慰的是,音忍的护额看到的更多就是了。

    “所以我才不喜欢啊,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有的时候甚至比妖怪与人类之间的斗争更加可怕。”白野威叹了口气,“果然,等到事情解决之后,就下一场雨吧。大一些的镇魂雨。”

    罗砂没有说话,他这段时间已经不止一次地看到灵魂通过那扇奇怪的大门离开了。他想,如果他不是之前如白野威所说的那样充满了不甘的话,恐怕也会变得更这些灵魂一样吧?有很多灵魂哭喊着不想死,眼神却是彻底地茫然,那些语言仅仅只是临死前的执念而已,甚至都不能让他们保持自己的意志。

    白野威叹了口气,他有些想念戈薇他们了,说起来出门也已经这么久了,希望能够早点回去。

    “他们进入那扇门之后,会怎么样?”罗砂对于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问。

    “进入真正的死者的世界,然后前往轮回。”白野威立起四肢,“死者的世界与活人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死去人不应该在活人的世界里。”

    “……是这样的么?”罗砂看向了那扇大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死者的世界并不可怕,事实上死者的世界才是最适合灵魂呆着的地方。”白野威解释道,他的话才说了一半,村子的另一头就爆发出了十分巨大的声响,“轰隆!”

    “看来是开始了。”白野威叹了口气,“我回去自己的房间里了,虽然说这样的逃避举动并不好,但是我是真的不喜欢看到死亡的场面。如果你担心你的儿子的话,就跟过去看看吧。佐助跟鸣人,还不能直接到你们,所以放心去看好了。”

    “……不了,我爱罗是我的儿子。”罗砂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自豪的表情,“就算宇智波家的小子跟波风水门的儿子也很强大,但是我相信他。”

    “那就好呢。”白野威笑道。

    等到死了之后才来父爱爆棚什么的,罗砂自己也觉得有些矫情,可是他真的是这样想的。

    我爱罗暴走之后,佐助在第一时间就跑了开来,他虽然学到了很多技能,但是他同样也知道了世界之大,明白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力敌什么样的状况下只能逃跑。

    佐助刚退开,他就看到一个金发的女子飞快地跑了过去。

    “鸣人的妈妈?”他刚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就看到漩涡玖辛奈朝他挤了挤眼睛,然后双手朝着地面狠狠一拍,无数的锁链瞬间就从地面上冒了出来,牢牢地将开始暴走的一尾缠了个结结实实。

    “佐助,快过来!”鸣人连忙大喊,“那里的话,妈妈会搞定的。”

    “唉?”佐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照着他的说法朝着他跑了过去。

    “玖辛奈夫人!!!”虽然那头鲜艳的红发被染成了金色,卡卡西依然在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真实身份,“这,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啦。”鸣人听着耳边传来的九喇嘛的声音,“老妈叫我们赶紧撤退。”

    “但是三代大人那里!”佐助一抬头,就看到那边的三代火影被露出真面目的大蛇丸困住了。

    “没事的,有老爹在呢!”鸣人快速地奔跑起来,动作迅速地结印变出大量的影分|身来,协助旁边出现的暗部开始分流人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卡卡西都被蒙在了骨里,更不用提其他的人了。

    猿飞日斩看着身体已经变换过了的大蛇丸,一阵的叹气,本来波风水门劝过他不要亲自前来这里的,但是他却还是执意前来了。

    他本不想承认自己的弟子居然会变得六亲不认,也想看看自己的弟子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事实让他失望了。

    他想,无论如何最起码他也要做到一个师傅能做到的最后的事情。

    “秽土转生!”大蛇丸使出了他的大招,也是绝对的禁术。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以往都十分容易呼唤出来的死者,这一次居然召唤得异常艰难,简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拖着那两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大蛇丸面前出现的两具棺木出现的速度异常缓慢,猿飞日斩也不是傻子,立刻就通灵出猿魔王来,一人一边冲过去将两具棺木拍了回去。

    拍回去倒是十分轻松,大蛇丸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虽然失去了两个可能有的帮手,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动摇,还是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奇怪,居然有人从死者的世界里拉人?”就在大蛇丸使用秽土转生的时候,白野威顿时意识到了有人在这片土地上反向操作灵魂的来往,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来。

    大宅里的灵魂们也都有志一同地朝着那边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是秽土转生,二代火影开发出来的禁术。”罗砂从屋顶上飘下来,他当然也看到了我爱罗被锁链锁住的场面,既然白野威说了救了四代火影夫妻俩,那漩涡玖辛奈肯定也还活着,漩涡玖辛奈的封印忍术原本就在大陆诸多国家之中排行首列,此时经过十多年的仔细研究,自然更上一层楼。作为在强硬状态下也能封印九尾的狠人,对付一个一尾肯定没有任何的问题。

    “秽土转生?名字就听起来很不吉利。”白野威皱着眉头,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站在庭院里发出了一声长啸。

    无数的灵魂在那一声长啸声之中开始朝着那扇大门蜂拥过去。原本还保持着人类姿态的灵魂们瞬间就变成了白色的光点,飞速地冲进了大门之中。

    罗砂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变得有些动摇起来,那边似乎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魅力,在诱惑着他朝那边前进。

    “嗷呜!!!!!!”长啸声结束,白野威也有些疲惫似得吐了吐舌头,“一次性超度那么多灵魂,感觉好累……”

    “你也足够加油了呢。”一旁的宇智波美琴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他们已经重新与这个世界建立了羁绊,所以不会那么轻易被超度。

    “希望我能够帮到他。”白野威抖了抖耳朵,“也希望这一次事情结束的时候,能够不要死太多人。”

    在场的几个灵魂都没有说话,他们看着无数飞过来的灵魂,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另一头,猿飞日斩到底年事已高,跟大蛇丸战斗了许久之后终于体力不支,险些被大蛇丸一剑穿心,他苦笑着看向战意十足的大蛇丸,扔出他的压箱底武器——飞雷神苦无。

    既然知道了大蛇丸会对猿飞日斩不利,哪怕猿飞老师一定要见见自己的徒弟,波风水门也不是吃素的,将一枚飞雷神苦无交给他,并且交待他务必在危险的时候一定要使用这个。

    看到突然出现的人,大蛇丸顿时察觉到,那竟然是应该已经失传的飞雷神之术,而那头金色的头发……

    “波风水门!你竟然没有死!!!”大蛇丸咬牙切齿地说道。

    “大蛇丸大人,这次要让你失望了呢,你已经不可能获得成功了。”波风水门抖开了身上批着的御神袍,大大的四代目火影五个大字印在那上面,他面色沉静,态度平稳地微笑道,“团藏大人已经被关押了起来,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大蛇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也不由地睁大了起来。

    第101章 宇智波的真相

    四代目火影的突然出现,立刻就改变了整个场中的局势,并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压倒性差距,更重要的是,他原本就是木叶的英雄,此时更是以如此传奇般的方式出现在这样危难的时刻,更是让所有的人都变得激动起来。知道内情的木叶暗部迅速地在他的指挥下对音忍村与砂忍村展开攻击。

    而另一头,牢牢压制着一尾的漩涡玖辛奈双手上出现了数不清的符文,大量的符文在她的手里变成了长长的锁链,将我爱罗包裹得严严实实。

    一尾疯狂地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来自这个看似柔弱不堪的女人的束缚。

    而另一头,大蛇丸却被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哦哦哦哦!!!”一大群看到这样画面的人疯狂地欢呼了起来。

    那是木叶的金色闪光,曾经给木叶带来无数奇迹的男人。

    大蛇丸在看到猿飞日斩扔出那枚足够让他印象深刻的飞雷神苦无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等到波风水门出现的时候,他更是立刻就准备起脱身的问题来。大蛇丸是个十分独特的强者,他最为独特的一点就在于,他有着一般人绝对比不上的强烈求生欲望。

    ‘对于大蛇丸来说,战斗可以失败,但是生命却不可以丢掉。

    大蛇丸一发现事情不对,立刻就吩咐在那边布置四炎结界的音忍立刻放弃了攻击,改为接应他离开。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有些理所当然了,大蛇丸一退,波风水门立刻宣布砂忍村与音忍村的阴谋破败,全面逮捕前来作乱的外国忍者。砂忍村的人也不是傻子,在发现自家的风影忽然变成了大蛇丸之后,就立刻意识到他们被骗了。

    一方有意识地想要退,木叶自然也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很快场上的局势就被控制好了。唯一的问题就只有在那边的我爱罗了。我爱罗在那边疯狂挣扎,就算玖辛奈再怎么劝说对方冷静下来,也没有任何作用。

    跟佐助一起协助着其他忍者将其他人都安顿好之后,见到自己母亲还在跟那个一尾的人柱力僵持,鸣人终于忍不住地冲了上去,狠狠地将对方揍了一顿。

    鸣人的身上充满了如同阳光一样的特质,说话起来虽然简单直白,却分外地能够打动人心。我爱罗被他一顿痛揍之后,终于回过神来了。

    卸掉了身上坚硬的外壳之后,我爱罗实际上只是一个单纯而又害怕受伤的可怜小孩。

    之后的兵荒马乱白野威完全没有参与,只是坐在那里听鸣人的抱怨。佐助也对鸣人的真实身份感到十分的好奇,之前的时候他可是完全不知道鸣人竟然是四代火影的儿子。

    只是这段时间以来,佐助练习他的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总是会看到父亲看向鸣人的时候,眼神十分的复杂。

    因为这一次彻底对外公开了波风水门的身份,尽管大部分的民众都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却给他增加了更多的传奇色彩。这让原本还担心他重新出现掌权的三代火影感到无比欣慰。当然,与此同时鸣人的家里也是各种人物来访,玖辛奈尚有余力跟他们打交道,鸣人可是完全没那个心思,他只好天天跑到宇智波大宅里避难,顺便给佐助锻炼他的新能力提出各种建议。

    见到鸣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佐助也是松了口气,他虽然对对方的身份感到震惊,可是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自尊心爆棚的少年人了,不至于因为自己的朋友身份忽然变高了而产生怨怼的情绪。

    更何况鸣人提出来的建议里有许多是十分有用的,他毕竟比佐助多了十多年的猎人世界经验,对于念的未来性变化性他也是充满了期待。

    但是让佐助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大蛇丸闹出来的木叶崩溃计划还没完全尘埃落定,波风水门就找上了门来。本来只是以为是简单的朋友父亲登门拜访的事情,在波风水门开口提出请他找个静室出来让他们俩单独谈一谈的话语里消失了。

    波风水门没有任何的隐瞒,将宇智波一族被灭的真相告诉了他。

    听完这一切的时候,佐助整个人都懵住了。

    哪怕他没有了以往那强烈无比的复仇心,可是忽然听到这样的消息,一点都没有让他感到任何的轻松,自己的一族竟然是被团藏提出来消灭,而由三代签字同意的!?

    一直到波风水门离开,佐助都坐在位置上没有丝毫的动弹。

    “佐助。”白野威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所谓真相到底是什么,你为何不问问自己的家人呢?”

    他猛地看向白野威,白野威却不再理会他,转身朝着外头走出去,长长地狼嚎了一声。

    佐助用力地吸了口气,他握紧了拳头,全力地发动了自己的念能力,房间里陆陆续续地出现了许多人。他抬起头来,看着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艰难地问道,“父亲,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宇智波富岳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一次他的身体已经几乎与原本的毫无差别,他看了眼周围的“人”,最后还是坐了下来,有些叹息地说道,“那一次的事情,现在我只想说,我们算是自作自受吧?”

    “你,你说什么……?”佐助艰难无比地开口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猛地拍了下桌子,原本还有些模糊的几人顿时变得更加模糊了起来,整个身形都变得有些看不清楚。

    富岳伸出手来,轻轻地如该在了对方的头上。

    一场谈话一直持续到了很晚,第二天一早,鸣人就巴巴地跑了过来,他有些担心自己朋友的状况,昨天老爸忽然跑去找他聊了下之后佐助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就算想要去看看,也会被白野威拦在外头。

    今天的话,应该就会好很多了吧?

    “佐助,佐助!!!”鸣人大老远地就喊了起来,他跑到昨天的房间里,就看到佐助还正坐在那里,似乎一整夜都没有动弹的样子,不由地担心上前问道,“喂,你没事吧?”

    “跟你无关,离我远点!”佐助抬起头来,一双万花筒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毫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怒道。

    “佐助,你怎么了?”鸣人担心无比地问道,“白野威呢?你变成这样他都没说什么吗?”

    “跟他有什么关系!?”佐助蹭地站起来,“我的事情跟你也没有关系!”

    “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我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鸣人同样毫不气弱。

    “你!”佐助咬着牙问道,“那要是你的家人被木叶杀死了,你会怎么样!?”

    “唉?”鸣人愣了愣,他伸手摸了摸下巴,“可是我的家里人都还好好的啊,虽然十多年前据说差点就死了。”

    佐助忽然有种无力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愤怒用在这个人身上一点用也没有。他深吸了口气,盯着鸣人的眼睛问道,“要是你的家人,族人,都因为木叶而死了呢?”

    “呃……说到族人这个事情……”鸣人摸了摸脑袋,“其实以前的时候,也听老妈说过,涡之国当初就是将她作为人柱力而送到木叶来的,但是涡之国最后还是因为太过细小而毁灭了。但是老妈说了,她当年的确怨恨过木叶,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留在这里。”

    佐助愣住了,对于漩涡玖辛奈他还真的是一点了解都没有。

    “而且当初差点为了木叶而死,半年前却依然想要回来。”鸣人见他冷静下来了,干脆地拉他坐下来,“我也问过她,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佐助有些傻愣愣地看着鸣人,他眼中的大风车也消失不见了,鲜红的眼睛变成了黑色。

    “因为,木叶是她成长的地方,是她的家啊。”鸣人笑了起来,脸上带着十分纯然的表情。

    “……”佐助沉默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白野威终于走了过来,“给你,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哈?”佐助愣愣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个护身符,有些摸不着头脑。

    “之前都没有说过,恭喜你们通过中忍考试。”白野威看着他呆呆的表情,忍不住地笑了起来,顺便转头对鸣人说道,“来,这是你的。”

    “谢谢。”鸣人笑着接过那个护身符,“这就是你说的,旅行的护身符吗?”

    “嗯,这个东西能够帮你挡下必死的一击,所以要好好地随身携带。”白野威点点头,然后看向佐助,“如今你还有什么样的愿望?在你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之后,现在难道还是复仇吗?”

    “我……”佐助握紧了手里的护身符,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父亲说他们这算是自作自受,唯独不甘心的是,鼬竟然会真的下手,语气之中虽然还有着对宇智波鼬的怨恨,却已经不再是那么浓厚了。

    “你是波风水门的儿子吧?”宇智波富岳忽然问道。

    白野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帮鸣人点头道,“是的哦。”

    看到白野威忽然说话,两人也不奇怪,佐助再次展开自己的写轮眼,“父亲?”

    “当年你父亲的事情,也有宇智波的原因在里头……”宇智波富岳渐渐地出现在了鸣人眼中,他面色有些惭愧地对鸣人说道。

    “我知道。”鸣人丝毫不奇怪地说道,“老爹曾经提起过,说是个叫宇智波带土的人做的,但是他与其说怨恨那个人做的事情,倒不如说更伤心于自己,觉得是自己没有教导好他。”

    “不愧是四代目火影,你的父亲还能如此豁达,我远远及不上。”富岳长长地吐了口气。

    第102章 战后

    宇智波富岳将当年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时叹息道,“我们都怀疑,当年宇智波毁灭的事情里,也有那个叛徒插手。”

    “嗯?”几人都是一愣,佐助率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当中的人在死了之后才发现,当年的他们有很大的可能是被那个叛徒给控制了。”宇智波富岳也想起了那年发生的事情,“当年的我们虽然的确有心想要反叛,但是六年前的九尾事件影响还没有完全散掉,但是家族之中有些人对于木叶的反应却完全有些过度。就是因为他们的过度反应,木叶才会加强对我们的监视力度,也才造成了我们的反叛计划。但是现在想起来,当时的他们应该已经被那个叛徒控制了,不然……”

    富岳说着叹息了起来,“当时的我们要是再冷静一点,哪怕能够冷静地去检查一下那些人的状态,也不至于……”

    佐助对宇智波带土的恨意在那一瞬间达到了最高点,宇智波富岳的身体瞬间就开始变得扭曲起来,他伸出手来,轻轻地拍拍自家儿子的脑袋。

    “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止。”富岳淡淡地说道,“作为一个父亲,我在活着的时候实在太不合格,死去之后也是。但是最起码我还能做一件属于应该是父亲做的事情,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他的话让佐助再一次地沉默了下来。

    鸣人用力拍拍他的肩膀,“佐助,等我们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一起去把那家伙找出来,然后狠狠揍他一顿吧!”

    佐助看了他一眼,终于有些嫌弃似得抬起手来,给他一拳头,“哼。”

    “嘿嘿,不要害羞嘛!”鸣人笑着冲过去对着他一通上下其手。

    “住手啊你。”佐助愤怒地看着他,再也维持不住原本的情绪,冲过去跟他打闹了起来。

    富岳毫无声息地消散掉了实体形态,他看向不远处的罗砂,忽然觉得自己还算是好运的,最起码自己在死了之后还能有弥补自己错误的机会,但是罗砂却做不到这一点。

    他看了眼似乎毫无意识的白野威,再看看那边的鸣人,忍不住地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好运气。

    佐助虽然冲动了点,但到底不是真的没脑子,能够操控三勾玉的就只有万花筒,而宇智波带土那么多年前就已经拥有了万花筒,现在的实力肯定不是才开万花筒的自己能比的。

    果然,他还需要力量,但是不能是像鼬那样,又或者是像那个宇智波带土那样的。

    佐助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走他们的老路,他想要有一个更加美丽,更加光明的未来,能够给宇智波的姓氏带来光明的未来。

    只不过对于未来要怎么做,不论是他还是鸣人都没有明确的想法。波风水门跟宇智波富岳都没有对他们有什么要求,反而相当意见一致地希望他们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

    虽然一时间还找不到所谓的道路,但是先去进行修炼,增强自身的实力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疑问的。

    另一头,波风水门的高调出现,让宇智波带土心中的愤怒直线上升。

    当年的事情是他亲手引起,也亲眼见证的。波风水门当年甚至都使用出尸鬼封尽那样的招数了,为什么还没有死?他怎么可能还没有死!!!

    宇智波带土用力地咬着手指,眼神诡异地看着手里的情报,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对漩涡长门说道,“朱雀现在在什么地方?”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在原本预定好的地方。”长门没有说话,代替他开口的是一旁的小南,“根据之前留下来的消息,他打算前往汤之国解决那边的事情之后就前往木叶,似乎是打算去打探大蛇丸那次计划造成的结果。”

    “……好,我也跟过去看看!”戴着面具的宇智波带土猛地站了起来,“我倒要好好地去看看,这个冒出来的金色闪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样的话,请务必小心。”小南点头说道。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配合着窗口的大雨闪电,带着独眼面具的男人扭过头来看向他们,眼中的万花筒写轮眼呈现出一种可怕的图案来。

    小南跟长门都没有说话,宇智波带土拉了下兜帽,猛地从窗口跳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你们将来有什么打算,但是我打算等到水门将事情解决了之后,我就出去大陆游览一番。你们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的话,倒不如跟我一起出去看看?”白野威看到两个人对殴了半天,这才慢悠悠地说道。

    “唉?你要离开木叶?”鸣人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当初在猎人世界的时候,我也是那样四处跑的啊。”白野威理所当然地说道,“而且这个世界也很神奇,我一直都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什么人一直在呼唤着。”

    “呼唤你吗?”一旁的鸣人好奇地问道,“你在之前的世界也有那样的感觉吗?”

    “也不一定是在呼唤我。”白野威摇摇头,“只是无意识地在□□,很悲伤的□□,所以我想去找到那个人。”他想了想说道,“之前的世界并没有呢,世界与世界之间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

    “那样的话我要跟你一起出去!”鸣人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我要再考虑一下。”佐助不像鸣人那样迅速地答话,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考虑。

    “跟着白野威出去历练的话,实力会增长的很快哦。”鸣人嘿嘿一笑,看着他说道。

    佐助有些僵硬地将手放了下来,“我会考虑的。”

    与此同时,波风水门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拍桌子的自来也,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说道,“三代大人年事已高,大蛇丸大人又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了治疗三代大人的伤势,同时也是三代大人的希望,因此希望自来也大人能将纲手大人带回来。”

    “……但是纲手那个性!!!”自来也表示十分的为难,说好的师徒情呢?才见面那么点时间自己都没能来得及跟对方算算隐瞒自己这么多时间的账,就被塞进来这么个任务,“而且为什么要我去把纲手带回来!?”

    “当然是因为,这样的任务只有自来也大人才能做的到啊。”波风水门笑得十分自然,示意身边的暗部将任务线索递给了自来也,“纲手大人在汤之国的短册街,请务必将我们的公主大人带回来。”

    “……”自来也看着微笑的波风水门,觉得他比多年前更加难对付了,他仔细地想了想,忽然一拍桌子道,“要我去找纲手也可以,但是我要带上你的儿子一起去!”

    “唔……也不是不可以。”波风水门只是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不过……”他挥手示意周围的暗部退下,这才点头对自来也说道,“犬子的安危就拜托您了,而且请您务必小心不要让犬子出事,毕竟……鸣人的身上还有着九尾呢。”

    “你说什么?”自来也大吃一惊,“可是玖辛奈她……”

    “因为当年出了点事情,玖辛奈因为重伤的关系无法承担全部九喇嘛的力量,九喇嘛就将一半的查克拉放到了鸣人的身上。”波风水门认真地说道,“不过你放心吧,鸣人的力量已经相当不错了。”

    “但是……”就这样贸然地将一村的人柱力带出来真的好吗?自来也不赞同地看着他。

    “可不要太小看了鸣人啊。”波风水门一点也不担心地说道。

    自来也有些头疼地从火影楼里走了出去,他有些头疼地回头看了眼火影小楼的大门,该怎么跟鸣人说才好呢?

    “唉?去汤之国?我要去我要去!”鸣人兴高采烈地举起手来,就好像在忍者学校里回答问题一样地对自家母亲说道。

    玖辛奈无奈地摇头,“真是的,跟你老爸猜的一模一样,出去的话千万要小心哦,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目前只有我才是九尾的人柱力,但是就你是水门的儿子这一点,就足够让很多人都你们心怀不轨了。”

    “我知道。”鸣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想去看看。到了这个世界这么久我都没有离开过这个村子,我也是很想去外面看看呢。”

    “唔……我在考虑要不要拜托白野威跟着你了。”玖辛奈无奈地说道。

    “才不要呢,而且白野威决定过段时间之后出去旅行。”鸣人毫不犹豫地说道,“我想跟他一起出去修行,大概还会拉上佐助。”

    “佐助君么?”玖辛奈看着他,“看他的脸色,最近似乎好了不少,白野威做了什么吗?”

    鸣人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没跟自家父母说过宇智波家的事情。

    “……你说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玖辛奈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宇智波家的人,居然还能够再次出现?”

    “嗯,不过他们都没有什么兴趣去报仇什么的,佐助的老妈希望佐助能好好成长,他老爹决定支持他做事。”

    鸣人想了想,“感觉怎么说呢,他现在在考虑的更多是怎么兴盛自己的家族吧?”

    “美琴的话,的确是那样的人。”玖辛奈笑了起来,“明天我们一起去宇智波大宅吧。”

    “嗯。”鸣人点头。

    第103章 粗暴的运送方法

    “嗯,现在就要出村?”佐助有些奇怪地看了眼兴奋的鸣人,动作迅速地将手里剑全部朝着他扔了过去。

    鸣人动作轻松地避开了众多飞过来的手里剑,同时不忘回敬一大堆苦无,“带我们出去的人是那个□□仙人,原来他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色仙人啊。”

    昨天才从自家老妈那里打听到了□□仙人的真实身份,鸣人也很是感慨,“他居然还是我老爹的师傅,简直不可思议!”

    “自来也大人是赫赫有名的木叶三忍之一。”佐助同样迅速地闪躲,分成影分|身来冲过去打了起来。

    比影分|身来,鸣人可是不会输的,他同样分出分|身来跟佐助打了起来。

    “所以老爸老妈的意思,是让我们跟着他出去接一下同为三忍之一的千手纲手大人。”鸣人动作利落地一个翻身避开他的一拳,看到白野威慢悠悠地叼着篮子走过来,顿时将自己的好基友扔到了一边,“谢谢啦,白野威。”

    “不客气。”白野威看了看他们身后那有些混乱的演武场,“你们打算要出去?”

    “嗯,三代大人想念纲手大人了,所以老爹就让□□仙人去把纲手大人带回来。”鸣人动作迅速地拿起一个饭团塞进嘴里,“果然,到佐助这边来吃饭更好吃一点。”

    “这样说的话,当心玖辛奈揍你啊。”白野威挠了挠耳朵,“要出门的话准备都做好了吗?”

    “好了哦。”鸣人用力点头,“如何,佐助,一起去不?”

    “当然要去。”佐助毫不犹豫地点头。

    汤之国距离木叶并不远,以上忍的脚程全力奔跑的话,一天就能跑到。不过鸣人最郁闷的,是这里真的没有什么算得上代步工具的东西。明明都有那么神奇的技术能够将灵魂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为什么那样的技术狂人却不去发明一些更有用的,比如汽车火车什么的呢?

    鸣人想起一路上看到的马车就是一阵的叹气,自来也对他的状态觉得相当的不解,倒是佐助对此毫无意外的感觉,他已经习惯了鸣人时不时的奇怪反应,同时也对鸣人所说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世界感到相当好奇。

    “不过居然在这样的地方会有赌场,真是看不出来。”鸣人好奇地左右看了起来,“这里都赌些什么?”

    “牌九啊麻将啊骰子啊之类的。”自来也随口说道,“喂,小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还以为会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鸣人无聊地将手背在脑后,“比起天空竞技场来,真是弱爆了。”

    “你说什么?”自来也没有听清楚鸣人刚刚的嘟囔,随口说道,“走,我先带你们去那边的旅馆住下。”

    “好。”看到明显不想带小孩去赌场打听消息的自来也,两人也很识相地跟着他走了进去,旅店的老板娘非常热情地招待他们住进了二楼的房间。

    “我去赌场打听消息,你们两个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不要乱跑知道吗!”自来也而你真地吩咐道,转身走了出去。

    “好。”两个小孩不约而同地说道,“知道了。”

    看到自来也走掉,佐助有些好奇地问鸣人,“来,说说,你说的那个什么天空竞技场里都有些什么啊?”

    “嘿嘿,有很多很有趣的东西。”鸣人笑嘻嘻地说道,然后开始拉着佐助介绍起那些明显少儿不宜的事情来。

    “细细,想不到鼬先生居然喜欢这样的地方。”脸上戴着面具装疯卖傻的宇智波带土故作得意地说道。

    “阿飞,如果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些的话……”宇智波鼬面色波澜不惊地说道,他并不清楚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对他自称的宇智波斑的身份也只能说是半信半疑,只不过在没有更合适的身份说明的解释前,他也只能承认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宇智波斑。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也几乎不曾给过这个人任何的好脸色,他轻声地对戴着面具的阿飞说道,“来这个地方,难道不是阁下的命令吗?”

    “啊啦啦啦,鼬先生你不要太紧张嘛~”阿飞笑嘻嘻地说道,凑过去仿佛哥俩好一样地对鼬说道,“弟弟君可是过来了哟,你就不想去见见他吗?”

    鼬眼神猛地一阵收缩,他知道这个人的情报来源广泛,但是却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知道佐助的去向!“……如果是佐助的话,那么四代的儿子应该也在吧?”

    “是啊,而且带他们出来的人,可是那位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大人哟~”阿飞的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说道。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下,没有理他,转头对另一边的干柿鬼鲛说道,“事情都搞定了,先去住店休息一下吧。”

    “好的,鼬先生。”干柿鬼鲛对这个突然冒出来自称是晓组织的后备成员的阿飞没什么特别的感想,老老实实地跟着鼬先前走去。

    阿飞撇着嘴吧,跟着他走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鼬他们前往的旅店,正是先前鸣人他们前往住宿的地方,不由地笑了起来,他很好奇,可爱的弟弟君要是看到他的哥哥,到底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呢?真是让人好奇不已啊。

    佐助坐在房间的榻榻米上跟鸣人笑嘻嘻地说着那些传说中的事情,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来,“外面……好像有什么人?”

    “有人?这不是当然的嘛,这里可是旅店啊。”鸣人奇怪地说道,随即他的脸色也变了,“九喇嘛说,他闻到了让他觉得十分讨厌的气息呢。”

    “你还是收敛一些吧,不是说了不想给你妈妈添麻烦嘛。”佐助看到他的眼睛也变成了鲜红的颜色,连忙说道,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能让鸣人做出这样的反应,能让九尾说出这样话的家伙……就只有他家的那个叛徒,宇智波带土了!

    “那个家伙……在什么地方!”佐助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万花筒的图案。

    “冷静点!”鸣人赶紧拍拍他的肩膀,他自己的状态虽然不太对,但是看到对方的样子,顿时更加担心起来,“糟糕糟糕……”

    看到对方有些反应过度的样子,连忙转身找了起来,他的忍具包里藏了不少好东西,对于(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