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4 部分阅读

第 24 部分阅读

    两人打打闹闹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佐助不出意料,正是神经质代表的具现化系。这样的特质对于佐助来说,虽然一时间还没有摸到正确的使用方法,但是他对自己的未来十分的有自信。

    已经有了新的力量,也对将来有了更多的期待,这样的自己难道不值得相信吗?佐助对自己这样说道。

    他的变化还是很明显的,班级里的大帅哥逐渐变得开朗起来,班上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都十分兴奋,唯一让她们觉得不爽的,就是佐助居然跟那个转学生走的很近!

    这让一众一直试图接近佐助而始终无法成功的女孩子们对鸣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看到佐助这样逐渐变得开朗起来,之前一直监视着他的暗部跟根部的成员也就没怎么将鸣人跟白野威放在心上。有着雾隐的笔业,白野威想要迷惑这些凡人十分的轻松。

    很快佐助就到了要毕业的时候,鸣人也不例外,六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对他来说更像是用来补充忍界常识的。毕业考试更是简单的要命,笔试的时候他随便地填了填卷子,考试的最后一项居然是考三身术,如此没有难度的考试让他险些以为这个世界说不定真的很平和,直到他回头看到佐助沉静的脸孔。

    “考试结束了,明天要去拍照片登记忍者证,然后还要领护额。”鸣人跟佐助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掰着手指说道,“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哼,这个学期的课你果然没有好好听吧?”佐助不客气地说道,“之后是分组,刚毕业的下忍都是三人一组,由一个指导老师带队出任务。”

    “唉?出任务?”鸣人觉得这样似乎有点无趣,“可惜白野威不是忍者,不然让他带我们就好了。”

    “之前我就很想问了,为什么明明是那样的美人,你居然会叫她是他的?”佐助不解地问道。

    “白野威自己说的,他说他其实是男的,白狼才是本体,那个漂亮大姐姐其实是他幻化出来的。”鸣人解释道。

    “唉?白狼才是本体?”佐助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我之前一直以为……”

    “哈哈,吓到了吧。”鸣人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朝前飞奔。

    等两人跑到了宇智波大宅之后,都有些微微的气喘。这段时间下来,鸣人都会先去宇智波家在白野威的监督下跟佐助一起修行,白野威说了只要这次的成绩好的话,就会教他剑术。

    “回来了?”白野威打开房门,这段时间他也都在这个大宅里净化灵魂,那些悲伤的灵魂如果再继续留在这个世间的话,将来可能会无法进入轮回。

    他到这个世界来也算是有段时间了,他终于发现,这个世界在某些方面十分的不正常,世界里阴气过于沉重,无数的灵魂明明已经死去,却始终没有跨过那扇门,没有真正地进入轮回之中。

    这样的话,到了最后一定会引发灾难的吧。

    白野威有些担心这个问题,不过现在他一时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式,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我回来了。”佐助看到他,还是有些好奇地打量起来,以白野威现在的脸孔身材来说,要说他其实是个男人什么的,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啊。

    “考试结果如何?”白野威将两个小孩带了进来,“还算顺利吗?”

    “太简单啦,那些题目。”鸣人洋洋自得地说道,“到时候你可要记得你说的承诺,教我们剑术的。”

    白野威点头,“只要你的成绩优秀,我当然不会藏私,但是你真的不跟你的父亲学习吗?”

    “不行了,我光是封印术就学的头大,老爹的飞雷神……我果然还是算了。”在说到自己父亲的得意绝技的时候,鸣人含糊了一下,最后无奈地抱着脑袋头疼了起来,“管他呢,我能用就行了。”

    佐助白了他一眼,对他居然在学习封印术倒是真的有些好奇,“剑术我也能学吗?”

    “可以啊。”白野威点头,“教导我剑术的老先生是个很神奇的人,对他来说,如果能将剑术在不同的世界里大放光明的话,他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就在这时候,白野威忽然抬起头来朝另一边看了一眼。

    “怎么了?”鸣人知道他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朝那边看,多半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

    “没什么。”白野威笑道。

    而此时,一只黑色的乌鸦降落到了宇智波大宅的外墙上,看到白野威带着两个少年朝着屋内走去。

    第七班

    宇智波鼬最近有点烦恼,前一阵子的时候,晓组织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最近的活动受到了不知道来自何方的狙击,好几次行动都失败了。更让零愤怒的是,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平狙击者来自什么地方。

    那个自称是宇智波斑的人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只有宇智波鼬明白,他的心情非常暴躁,这段时间便收敛了自己的行动,最起码不要让他抓到什么把柄。

    不过今天是佐助忍者学校毕业的时候,宇智波鼬觉得,就算会被那个老不死的发现,他也想要去看看现在的弟弟状况怎么样了。

    乌鸦分|身拍打着翅膀飞进了村子,落到宇智波大宅外墙上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白发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往大宅里走了进去。

    两个?

    鼬愣了下,宇智波的大宅里,什么时候居然来了外人?而且那个金发的少年……

    他忽然想起来几个月之前收到的消息,木叶的忍者学校转来了一个金色头发的转学生,似乎名字是叫做……漩涡鸣人?漩涡的姓氏,金色的头发,这一切都容易让人想起多年前忽然消失不见的四代火影。再加上刚刚看到的那个少年的侧脸……

    宇智波鼬忽然能够明白为什么这段时间那个宇智波斑会如此暴躁了。

    那个旋涡鸣人,的确很有可能就会是火影四代目波风水门的儿子!

    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的佐助,还有那个白头发的女人又是谁。

    鼬有些疑惑地停留在外墙前的树枝上,小心地打量屋子,这时候他才发现,宇智波的大宅似乎被修缮过了,房屋看起来简直都好像是新的一样。

    佐助居然会想要去修缮房屋?鼬很清楚,心怀仇恨的佐助对于这个家一直都保持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感情,他毫不怀疑,如果有机会,佐助一定会想要离这里的。但是现在他居然主动地修缮了这栋给他留下各种糟糕回忆的大宅……

    是旋涡鸣人引起的吗?

    还是说,是那个奇怪的白发女人?

    就在鼬冥思苦想的时候,大宅里传来了佐助跟鸣人的笑闹声,他们似乎是因为一个炸鸡块而闹腾了起来,从说话的声音里,鼬就能感觉的出来佐助欢快的情绪。

    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佐助可能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吧,开开心心的,不需要想得太多,也不必心中只有复仇……鼬想着,有些烦躁地飞了起来。

    就在他飞行起来的时候,他似乎在偶然之间撇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朝着佐助他们所在的房间里走去,再仔细一看,却发现那里根本空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鼬险些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应该……应该是眼花了吧,一直都开启着这双万花筒写轮眼,眼力衰退的十分厉害,嗯,一定是我看错了……

    他仿佛被鬼追着一样疯狂地朝外飞了开去,几乎连乌鸦的翅膀都快要折断了。

    白野威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两个少年的脑袋,“好好吃饭吧,佐助你不喜欢炸鸡的话,就不要跟鸣人抢了。”

    “哼,谁会抢他的东西啊。”佐助冷笑一声,拿起饭碗就开始大口吃饭。

    “可恶的佐助!”眼看着最后的一块炸鸡还是被佐助夹走了,鸣人有些郁闷地叫道。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玖辛奈给鸣人穿上了一套十分靓丽的忍者服装,见识过了猎人世界的各色服饰,如今的她已经对这里样式单一看起来就好像运动服的忍者服完全看不上眼。如果不是平时上学衣服穿着的磨损率会很高,她才不会让自己儿子穿这么土气的运动服。

    波风水门难得地没在暗部,他笑眯眯地看着儿子称赞道,“很不错!”

    白野威也觉得,换了一身新衣服的鸣人看起来帅气多了,他趴在地上笑眯眯地问道,“如何,这样去班里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羡慕你的吧?”

    “嘿嘿。”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嗯,鸣人现在很帅气。说起来,鸣人你在学校里有什么喜欢的女生么?”玖辛奈笑着问道,“妈妈我可是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爸爸呢。”

    鸣人露出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动作迅速地抱起变得小小的白野威,“我才不会喜欢那些啰嗦的女孩子呢,我先去学校了!”

    “哈哈,这孩子还害羞了呢。”玖辛奈笑着对丈夫说道。

    “是啊。”波风水门笑道。

    “对了,你知道他会被分到哪个小组里吗?”玖辛奈忽然问道,“下忍的指导老师可是很重要的。”

    “唔,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消息,不过我觉得,可能会分到某个很熟悉的人手里。”波风水门笑了起来,“而且啊,你要相信我们儿子的实力,当初我们只有他那么点大的时候,哪里有他现在这样的强悍?”

    “说的也是。”虽然一开始还有些小埋怨自己丈夫居然不告诉自己儿子的分组,可是想到儿子的真实实力,又觉得的确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说起来,你今天居然没在宇智波的大宅里呆着,是怎么了吗?”鸣人一路小跑着,顺便问呆在肩膀上却感受不到什么重量的白野威。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样重要的日子的话,果然还是让他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会比较好吧?”白野威如是说道。

    “家人啊?”鸣人没有多想,只以为白野威说的是依然停留在那个大宅里的灵魂,“说的也是。”

    到了学校,鸣人果然让许多的女生眼前一亮,拍照的时候照出来的姿态都显得帅气很多。

    佐助还是那一身宇智波家的传统衣服,他在看到鸣人的时候也露出了些许羡慕的神色来。

    “……接下来是第七班,分别是宇智波佐助、旋涡鸣人、春野樱,第八班是……。”伊鲁卡老师念着分班名单,“除了第七班之外的人到外面的操场来,你们的带队上忍已经过来了,第七班的带队老师还没有过来,你们先留在教室里等待。有什么疑问吗?”

    “老师,为什么小樱会跟佐助分在一个班里啊!”山中井野拍着桌子站起来。

    “井野,这样的问题不要责怪伊鲁卡老师。”奈良鹿丸已经先站了起来,“走了,丁次。”

    “哦。”在吃薯片的丁次站了起来跟上去。

    “可恶。”山中井野咬着手指甲,瞪了满脸圣光的春野樱一眼,飞快地也走了出去。

    白野威好奇地左右看看,“你们的带队老师没有来呢。”

    “也不知道要等多久,白野威你先去我家吧,反正今天不过也就是打个招呼的事情。”佐助有些无聊地说道。

    “是啊,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白野威你先去佐助家吧,等我们回来说不定就中午了呢。”鸣人也跟着帮腔说道。

    “鸣人!!!不要随便把人家家当你自己家啊!!!”春野樱的内心愤怒地咆哮着,脸上却带着很难看出不自然的微笑说道,“鸣人跟佐助的关系真好啊。”

    “谁跟这家伙好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要学我说话!”发现声音重叠了,两人再度无比默契地说道。

    白野威无奈地摇摇头,“那我先走一步。”他说完,从鸣人的肩上跳了下来,小跑着跳出了窗户。

    回到宇智波老宅,幻化成|人形的白野威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外面的树枝,那只乌鸦还留在那里,只是被层层的树叶遮挡着,看不太清楚。白野威想了想,决定不去管他。

    很快就将给孩子们的午饭准备好了,可他们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那个带队上忍是什么人,居然要让他们等这么久。白野威一边想着,一边坐在溃檐下喝茶。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不错啊。

    白野威看了眼身边坐下来的女人,对她点了点头。

    宇智波鼬似乎又看到了奇怪的人影坐在白野威的身边,他这一次仔细地看了过去,那人影依然是一闪即逝,但是这一次,他看到对方似乎穿着一身居家常服,简直就好像是……

    简直就好像是自己的母亲!

    宇智波鼬疯狂地拍动乌鸦分|身的翅膀飞了起来,仓皇一样地往外逃了开去。

    “这样不要紧吗?”白野威看着身边神色有些落寞的女子。

    “不要紧。”宇智波美琴的声音很淡,“那个孩子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

    “温柔的孩子么?”白野威叹了口气,“但是他的罪孽注定了他的一生充满苦痛,这份罪孽就算是死去也无法消除。”

    “我知道……我知道的。”女人叹息了起来,很快就从白野威的身边消失了。

    白野威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候,宇智波大宅的门口就传来了鸣人跟佐助的声音。

    “喂,白野威我们回来了。”

    第92章 剑术

    宇智波鼬猛地站了起来,衣服的后面瞬间就被冷汗所浸透。

    “鼬先生,你没事吧?”一旁的男人有些担忧地问道,“是做了噩梦了吗?”

    “……不,没什么。”鼬看了眼身边明显露出担心神色的干柿鬼鲛,摇了摇头。

    “是吗,不过你的脸色很糟糕啊。”干柿鬼鲛虽然是被阿飞命令来跟着他,顺带兼职监视他的任务,但是干柿鬼鲛确实是个可靠的人,虽然脸孔长的不是很好看,但是实力高强、为人细心,自从跟鼬搭档以来,还包揽了照顾他生活与任务相关的各种工作。

    干柿鬼鲛看到他脸色不妙,还是走到一旁叫来老板娘给他们送来了一碗清心的汤药跟几串三色丸子,“鼬先生,任务目标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出现,你还是先休养一下身体吧。”

    “……谢谢。”鼬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的盥洗室拿过水盆打水准备洗脸,看到水面上映着的自己,脸色苍白到近乎惨白,眼睛底下原本就有着一圈鲜明的黑眼圈,而如今更是出现了十分明显的青色。

    他伸手将水泼在自己的脸上,虽然有了点清醒的感觉,可是看着透明的清水,却让他有种看到鲜血的错觉。

    也许身体真的是不太好了,他这样想着,回到大堂之后他毫不犹豫地拿过原本他打算扔掉的汤药一口气喝了下去,苦涩的口感让他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干柿鬼鲛见到他老老实实地吃药吃丸子,也跟着松了口气,“我已经让他们准备好两个房间了,你先去楼上休息一会儿吧。”

    “好。”宇智波鼬接过递过来的钥匙,戴好头上的兜帽走了上去。

    干柿鬼鲛摸了摸下巴,有些担心之后他的身体状况。

    与他们那边的紧张不同,白野威这边倒是十分开心的状况。

    两个孩子对于他们的指导上忍充满了怨念,一开始看到那头白色头发的时候,两个人还觉得有些亲切感,毕竟白野威也是一头白发嘛,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他们觉得十分不爽了。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对你们的第一感觉很一般啊,知不知道他们也看你很不爽啊!

    自我介绍的时候,除了知道这个家伙叫旗木卡卡西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说,于是第七班的三个人除了春野樱老老实实地自我介绍了之后,佐助跟鸣人都是一个字都没有说。于是一场自我介绍之后,几人不欢而散,两个小鬼怒火冲天地跑回了宇智波大宅里。

    白野威听了他们的说话,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只是这样就生气了吗?“

    “才不是只是这样啊!”鸣人忍不住地怒吼,“他那副死鱼眼,看的我真的很想给他一拳头啊!”

    “哼。”一旁的佐助也火大地吃不下东西,“明天的考评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

    “嗯,加油!”白野威笑着鼓励两人。

    到了晚上鸣人回到家里之后,愤愤不平地向自家父母抱怨了一遍指导上忍的事情,说的跟下午基本没什么差别,听的变小的白野威闷笑不已。

    “居然是卡卡西那孩子,这倒是不错的安排。”玖辛奈看到儿子睡了,这才无奈地对波风水门说道,“不过那个孩子的话,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的性子,都是你这个老师的错!”

    “嗯,都是我的错。”波风水门叹了口气,“也许我真的不太适合带领徒弟……”

    他想起自己的三个弟子,野原琳死了,宇智波带土想要杀死他,卡卡西又变成了这样的性子……都是他这个老师的错……

    玖辛奈伸手将丈夫的脑袋抱进了怀里,“不,不仅仅是你的错,我也有错,如果以前更注意点照顾他们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玖辛奈。”波风水门看着妻子,同样伸手抱住了她。

    第二天的考试果然充满了鸡飞狗跳,特别是一开始的时候,卡卡西说过要他们不要吃早饭就去,自己却迟到了足足两个小时。等他到了之后,已经饿的饥肠辘辘的三个孩子已经彻底地对他充满了怨念。于是二话不说,开打!

    卡卡西也没想到,佐助不是没开眼么?他眼睛里的三个勾玉是哪里来的?还有鸣人,他真的是老师的儿子吗?为什么他的力气会如此巨大?

    被千叮万嘱不要暴露身上九尾的事情,鸣人干脆利落地用上了念,这样的他一拳头就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十分巨大的大坑,简直就好像传说中三忍之一的千手纲手的超级怪力。

    这两个孩子的表现完全出乎意料,卡卡西也不知道他们俩是在哪里吃了大力丸或者打了鸡血,不但实力十分强大,而且就连感知也异乎寻常。他的本体很快就被找了出来,佐助的手里剑跟鸣人的铁拳头就朝着他飞了过来。

    还好还有个正常的春野樱,春野樱虽然是学霸,但是战斗力真的不行啊。本来在同年龄的人之中小樱的战斗力虽然不是最高,但是也不差,可是碰到这两个火力几乎全开的同伴,她就成了彻头彻尾的战五渣。

    卡卡西到底比他们战斗经验更充足,他敏锐地发现了鸣人的战斗意识比佐助高但比佐助更注意同伴,而小樱则在这一战之中变成了毫无用处的战五渣,除了拖后腿之外没有任何用处,便十分果断地找了小樱作为突破口,一举抓住了想要来援救而与佐助分开的鸣人。

    只有佐助一个人的话,面对经验实力都远在自己之上的卡卡西,绝对没有胜利的可能,不过能够在上忍的手下坚持这么久,佐助也觉得十分满意了。

    之后的时候,佐助主动地放弃了铃铛,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了,同伴是十分重要的存在,战斗的时候不能注意配合的话,他依然还不够合格。

    这一点让卡卡西十分满意,他果断地宣布他们全部合格了。

    小樱看到佐助跟鸣人勾肩搭背笑嘻嘻地离开的时候,心里充满了失落,她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也还算可以了,谁知道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居然弱成这样,而且还只会给他们拖后腿。

    我也要变强,一定要变得很强大,再也不要在这样的时候只能束手无策,甚至成为别人伤害佐助跟鸣人的存在。

    小樱握紧了拳头。

    “如何,找到自己的不足了吗?”白野威趴在客厅的垫子上,笑着看到两个灰头土脸地回来的少年。

    “嗯。”佐助握了握手,“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很强大了,同样也意识到,这样的自己是不行的。”

    “我也是,以前果然太依靠九喇嘛了,独自战斗的话,感觉除了发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攻击方式,这样不行呢。”鸣人回忆起卡卡西一开始几乎是逗弄着自己玩的那种状态,他只使用了三身术就将自己跟佐助都骗了过去。虽然之后靠蛮力强行击破了卡卡西,但是就算有小樱当拖后腿的,卡卡西从头到尾也没有使用任何一个等级以上的忍术。

    鸣人想着,果然还是要回去好好跟老爸学习螺旋丸,也得跟老妈学一下,她到底是怎么在战斗中使用封印术的?

    “那么,你们还要学习剑法吗?”白野威笑着问道。

    “当然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好吧。”白野威从软垫上站了起来,瞬息间幻化成女人的形态,一柄蓝色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我虽然说是学习了剑术,但是我的剑术跟你们的也有不少差别。”

    白野威想了想,“我学了剑术之后,基本都是以狼的形态在战斗,所以我的剑是更贴近于白狼的,但是好歹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完全不懂人类的剑术的。”

    “不过可能跟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白野威挥了两下手里的都牟刈太刀,“要看看不?”

    “嗯。”两人如同还在学校里一样地举起手来。

    白野威走到庭院之中举起了手里的长剑,轻轻地,仿佛挥舞一样出手了。

    两个人完全没有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只看到仿佛白光一闪,眼前的本来作为练习手里剑的木桩已经变成了碎片。

    “这,这到底是……”佐助吃惊地问道。

    “好快,好快啊!”比佐助稍微好点,鸣人好歹看到了白野威的动手方式。

    那是在一瞬间挥舞出无数下长剑才能做到的特殊攻击方式,因为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所以才让人有种好像只有一道白光的样子。

    “刚才那一剑,其实我挥舞了七下。”白野威慢条斯理地地说道,“这就是我从那位老人那里的剑术,小鬼柄流剑术,以快速无比的出剑挥剑收剑为特色的剑术。”

    第93章 爱与恨

    佐助跟鸣人都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白野威,鸣人率先忍不住地叫道,“好厉害,白野威你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就是这么挥……”白野威有些苦恼地说道,“事实上那个老人教我的剑术,也就是这样,一开始是在短时间里挥出三剑,然后是四剑五剑,最后到现在这样。”

    鸣人的眼睛还放着光,佐助已经有些意识到他说的意思,不由地一头黑线地问道,“你要教导我们的剑术,该不会就是这样的吧?”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白野威不解地问道。

    “那具体的招数呢?”佐助扶着有些乱跳的额头问道。

    “没有那种东西。”白野威毫不犹豫地摇头。

    “你跟我开玩笑吗?一般来说的话,剑术难道不是有招数所以才被称为剑术的吗?只是挥舞的快的话,那叫哪门子的剑术啊。”虽然家里人早早地挂了,但是佐助毕竟是宇智波大家族出生,对于这类东西还是了解的十分深刻的。

    “招数啊……虽然我也知道些,但是我真的不觉得那样的招数有什么好用的。”白野威想了想自己见过的所谓的剑士,似乎也就只有伊邪那岐那个家伙了吧。那人虽然在最后鼓起了勇气斩杀了八歧大蛇,但是留给自己最深印象的,果然还是他成天在那里呼呼大睡不务正业的模样吧?

    “招数没有用?怎么可能啊!”宇智波佐助都快给气得七窍生烟了,“我为什么这么傻,居然会相信你说的鬼话!现在仔细看的话,你就连握剑的姿势都不正确!!!”

    “唉?白野威握剑的姿势不对吗?”鸣人有些好奇地问道。

    “唉?不对吗?”白野威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他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没有不对吧?”

    “当然不对啊!”佐助忍不住地跑回一旁放着忍具的房间里,拿出一把短刀出来比划了一个标准的握剑姿势,“这样才对啊!”

    “嘛……我平时又不用人形来战斗,我都是用狼形来战斗的。”白野威转头不去看他,“所以都说了啊,我的剑术跟你们想象的会很不一样。”

    “……”感觉自己被忽悠了的佐助怒摔手里的长剑,气冲冲地打算往回走。

    “啊,不过就跟一般的战斗一样呢。”鸣人笑了起来,“就是这样简单呢,只要我攻击的比别人更快,力气比别人更大的话,就能战胜他们了吧?”

    佐助愣了愣,“但是那样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吧,这种道理难道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

    “但是真的能做到的人很少吧?”白野威笑道,“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了,但是佐助,你可以在不使用查克拉跟念的情况下,像我这样一秒钟之内斩出七下吗?”

    佐助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问道,“那样的话,要怎么才能做到?”

    “只要练习就可以了。”白野威说道,“我当初为了练习这个小鬼柄流剑术,也是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在道场里的,那个老爷子可是很严格的,不能做到的话会狠狠骂你。”

    “不过你的剑术也太粗糙了!”佐助还是忍不住地吐槽道,“就算是以最短的时间挥出最多的剑来,可是如果姿势都不对的话,攻击力也够呛的吧?”

    “会吗?”白野威有些奇怪地说道,“我都是很随意地舞剑的,硬要说什么招数的话,基本都是在战斗中自己领悟出来的。更何况剑这种东西,只要用到习惯,就能很轻松地看到别人的行动,破绽什么的也能清晰可见。”

    佐助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是没什么可能在白野威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了,但是他能够从白野威那漫不经心的话语里感受到那百战的心灵。

    鸣人则已经站到了白野威的旁边,对着被白野威恢复的木桩用力地挥舞手里的长刀,问白野威道,“是这样吗?”

    “对,就是这样。”自觉被嫌弃了的白野威本来以为他们俩都不太会继续跟着自己学习了,看到鸣人这样的举动,顿时感动不已,连连点头。

    “好,看我的。”鸣人用力地对着眼前的木桩一刀刀地挥了下去。

    “所以才说姿势错了啊。”佐助无奈地上前,“不要跟这个家伙学,正确的握剑姿势是这样的。”

    佐助认真地纠正鸣人的握剑姿势,“而且我们的剑都是单面刃的,他的是双刃剑。”

    “唉?好像也是啊。”鸣人看了看手里的长剑,准确地说,是一柄长刀才对。

    “所以我们的剑就是刀,跟他的更不一样了。”佐助虽然这样吐槽着,却同样跟鸣人一样地在庭院挥舞了起来。

    白野威有些沮丧地蹲了下来,忽然他的脑袋上冒出了个闪亮的感叹号,“对了,之前的时候我指点犬夜叉,就是采取的对战方式,只要挨打挨得多了,你们的进步也会很快的。”

    “所以……你到底想教我们什么啊!”佐助再次怒摔手里的长刀。

    “嘎嘎,嘎嘎。”外头的乌鸦在落日的余晖中扑打着翅膀飞了开去。

    宇智波鼬坐在客栈的房间里闭着眼睛休息,这一次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果然之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问题吧?佐助那孩子果然长大了……他还记得多年前自己手把手地指点那孩子手里剑的技巧的时候,那孩子脸上带着的兴奋表情,如今那孩子也已经到了可以指点别人的时候了。

    鼬站了起来,戴好兜帽打开门走了出去,“鬼鲛,我们走吧。”

    “鼬先生,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了吗?”才过了一个下午,干柿鬼鲛对于宇智波鼬的身体表达了明确的担心。

    “没事了。”鼬点点头,“我们走吧,不要让零他们久等了。”

    “也好,本来看你身体不好就打算等对方自己过来的,既然你这样说,我们就直接过去吧。”干柿鬼鲛同意地点点头,他动作利索地搞定自己的事情,戴好兜帽走了过来,“我们走吧。”

    下忍的生活是有些枯燥而无聊的,鸣人跟佐助每天都在卡卡西的带领下做一些很无聊的任务,什么找猫照顾小孩打扫大街什么的,好在平时还能彼此吵吵嘴,任务完成之后两人一起修炼,不然的话他们俩估计早就爆发了。可是就算是这样,这样无聊(鸣人语)而愚蠢(佐助语)的任务让第七班的三人还是觉得怨气冲天,于是到了小樱都抱怨不止的时候,鸣人终于忍不住地跑去问卡卡西,我们这样的任务要做到什么时候啊!

    卡卡西也将他们的努力看在了眼里,不说鸣人跟佐助每天的修炼,就连最弱的小樱每天也在自家父母的嘱咐下认真修炼,看到他们如此认真而充满进取心,于是他挠挠头,干脆地将三人带去了火影楼,领取了他们的第一个出村任务。

    白野威回到波风家的时候,玖辛奈正在给鸣人跟佐助收拾东西,尽管鸣人一再表示他早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他都跟着小杰他们跑到那么远的地方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又怎么会因为区区的出个村子而激动呢?但是天底下所有的母亲大概都是一样的,玖辛奈还是不断地给鸣人准备着行礼跟卷轴。

    “你们要出去啊……那路上小心点。”白野威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虽然站在神明的角度上,我这样说话可能不太好,不过作为被我眷顾的孩子,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平安归来。所以如果遇到敌人的话,就不要客气地退治他们吧!”

    “退治?这样的说法可真古怪。”鸣人无所谓地抱着脑袋,“白野威你不跟我出去吗?”

    “我不去了。”白野威摇摇头,“宇智波大宅的事情还没做完,随意地离开的话,我担心那里恢复原样。”

    “那样的都能恢复原样?”鸣人吃惊地看着他,“你不是说灵魂被送走了吗?”

    “不是灵魂的问题,是怨恨的问题。”白野威认真地说道,“他们原本就心怀怨恨,如今的我一点点地在化解他们的怨恨,但是随意离开的话,万一怨恨重新爆发就不好了。”

    “恨是一种很强烈的感情,强烈到甚至可以传染的东西。”白野威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能够化解怨恨的,就只有爱。”

    鸣人脸上露出了懵懂的神色,过了一会才故作夸张地说道,“宇智波那里的人都死了吧,你还爱着他们?”

    “嗯,因为我是神明嘛。”白野威笑了起来。

    波风水门跟玖辛奈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猿飞日斩原本有心打算将波风水门的身份公开,毕竟他是货真价实的四代火影,而且如今身强体壮,比自己更适合担任火影的职位,但是被波风水门拒绝了。

    波风水门本来以为自己离开了都十年了,五代火影应该早就上台了,因此回来之前丝毫没有想要揽权的意思。现在发现五代火影依然没有选出来,而木叶如今也已经累积了无数埋藏在黑暗之下的东西之后,他就更不想这么快就被摆放到台面上。

    总要清除掉一些污泥,燃烧掉一些腐烂,让火的种子重新燃烧起来才行。

    很多事情不能摆放到台面上来做,以前他还是四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少那样的事情,到了如今那些东西已经根深蒂固,总要想办法改变过来。

    而且波风水门也担心,自己贸然出现的话,会不会引起那个不肖弟子的注意。他自己已经不再那么担心写轮眼的幻术了,但是万一宇智波带土将目标转移到一般的木叶忍者上来呢?

    以他的万花筒对付一般人,简直就是无差别的大杀器。

    波风水门如今自己也已经有了些准备,而白野威留在宇智波大宅里也不仅仅只是为了净化那里的灵魂,他也从那些灵魂之中得到了很多对波风水门有用的消息。

    白野威有心想要帮一下波风水门,不论如何,在这个村子里,果然还是像波风水门那一家子的人更多一些比较好呢。

    有白野威出马,哪怕他不亲自出手,只是通过那些无法离去的灵魂获取消息,波风水门还是知道了很多以前不曾了解内情的事情。

    第94章 四代风影

    这一趟出行并不安全,特别是鸣人他们,一开始就遇到了有忍者袭击的情况,佐助跟春野樱差点就反应不过来。但是鸣人却差不多已经算的上是身经百战,一出手就将两个雇佣忍者打飞出去。之后更是一路大发神威,充分展现出了他当年跟小杰他们一起四处旅行战斗所学来的各种知识,将一众来袭者打得找不着北。

    那个叫再不斩的奇怪忍者都没来得及跟卡卡西大战五六个回合,就被鸣人找到空隙冲上去一拳打飞。

    包裹着念的拳头打过去,如果不是再不斩反应快速,就不会只是打断五六根骨头的事情,而是直接就被打碎颅骨的惨剧了。他的小伙伴白虽然及时出场,但是却被佐助及时发现,分辨出他的真实身份,准确地拦下了他对再不斩的救援。

    在两个一下子就大发神威的孩子面前,卡卡西也不好做出什么失手的样子来锻炼他们,(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