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5 部分阅读

第 25 部分阅读

    在两个一下子就大发神威的孩子面前,卡卡西也不好做出什么失手的样子来锻炼他们,事实上他们的成长度本来就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他的预期。就连小樱都在一开始的换乱之后开始跟着开始保护委托人纳兹,他当然也不好有什么收手,因此便果断地逮着对方就是一顿狠揍。

    卡卡西恢复正常,就不再需要鸣人插手他们的战斗,鸣人果断选择支援第一次碰到如此难缠对手的佐助。在两人的联手之下,哪怕鸣人不呼唤九尾,白都不是他们联手之下的对手。

    于是白甚至都来不及对再不斩的眷恋依赖,就已经被佐助跟鸣人合力打晕。

    而再不斩也被卡卡西干脆利落地绑成了粽子,就算是雾忍叛忍,带回村子都可以获得相当多的情报。当然,如果打死了带去换钱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在搞定了这两个棘手的敌人之后,一行人就拷问了那个倒霉的没钱委托人,从他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便以一块钱的价格接受了他重建大桥的的委托。

    几人冲到了波之国,将作恶多端的卡多杀死,让纳兹大叔的愿望得到实现。

    回到木叶之后,鸣人就意识到自己有点过于冲动了。他连忙找了自家老爹说明情况,得到了父母爱的拥抱。

    “放心吧,虽然从忍者的角度来说,你做的确实冲动了一些,但是那并不是坏事。”波风水门很认真地说道,“我们虽然是忍者,但是我们同样具备思想,具有感情,所以有的时候,即使是违反忍者规则,应该要坚持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坚持。这样才是人类。”

    波风水门又笑了起来,“不过有些时候,你也可以学习一下,如何圆滑地解决事端。”

    他以这次的事情为例,分析了如果换成他来做的话,会在第一时间将那位纳兹先生带回木叶,然后以捉拿雾忍通缉犯的名义重新出手,在捕捉到再不斩与白之后,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前往卡多家里,将卡多的保镖定义成协助叛忍的恶人进行缉拿,再将卡多扔给被他所□□的波之国国民,最后再将纳兹送回波之国。

    这样一来既可以安全解决问题,也不会给别国抓住什么把柄。

    “不过这次你们做的也不错,能够以委托的名义对卡多进行讨伐,这样虽然有些不合规定,但是也不至于给木叶带来什么麻烦。”波风水门笑着摸摸他的脑袋,“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儿子。”

    得到父亲夸奖的鸣人第二天兴冲冲地跑到宇智波大宅的时候,就看到对方正臭着一张脸在跟白野威战斗,不,准确地说是白野威正在那里玩耍着戏弄佐助。

    而且还是以他自称的不习惯战斗的人类形态。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鸣人好奇地问了一声,随即兴致勃勃地道,“是在进行特训吗?我也来!”

    “喂你……”忽然插到他们之中来的鸣人让佐助恼火地骂了一声,然后就看到白野威轻巧地将鸣人的头发捏出了两个狐狸耳朵的造型,一口气没忍住喷笑了出来,“噗。”

    “唉?”完全没反应过来的鸣人好奇地转身看过去,就看到白野威同样轻巧地在佐助脑袋上将他的头发捏成了两个猫耳朵,“哈哈哈,佐助你脑袋上的那是什么啊。”

    楞了一下的佐助猛地伸手,果然就摸到了脑袋上竖起来的两措毛,顿时火冒三丈地找白野威单挑。

    鸣人好奇地摸摸脑袋,果然也发现自己头上竖起来的头发,跟气急的佐助不同,鸣人好奇地问道,“白野威,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很简单啊,想学的话可以教你。”白野威笑眯眯地说道。

    “你们两个!!!”恼火的佐助毫不犹豫地就开了大招,然后成功地将鸣人扫了进去而被白野威避开了。

    闹腾了一番之后,两人再度赶到先前卡卡西约定好的地方,卡卡西果然仍旧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等到他来了之后,三人得到了要去进行中忍考试的消息。

    几乎是同一时间,白野威也得到了一个让他吃了一惊的消息。

    “你是……四代风影阁下?”白野威看着眼前飘过来的灵魂,吃惊不已地问道。

    “真是没想到,在死去之后居然还能有这样的体验。”本应该在死去的第一时间就丧失意识的风影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会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并出现在这里的。

    “出现在这里倒不奇怪,在这块土地上,只有这个地方是被我所祈祷,所鼓舞的地方。”白野威解释道,“只有这里被我打开了通往轮回的大门。所以心中已经没有了执念,希望能够转世轮回的灵魂会随着感觉飘过来。”

    白野威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你的话,大概是因为在距离这里并不是很远的地方死去而被自然吸引过来的吧?”

    “原来如此,死去之后的世界,居然是这样的吗?”四代风影看起来似乎很是冷静的样子。

    “……唔,还没请教尊姓大名?”白野威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破他的真实想法。

    “罗砂。”男人沉默了一下说道。

    “我的名字是白野威,我在这里净化灵魂,消除怨恨,所以从另一角度来说,心中怀有极大的怨恨与不甘的人,会被我所吸引过来。”白野威点头说完转身便走了开去,“这里是木叶的宇智波族地,死者的世界可不在这边。”

    “……”四代风影愣了愣没有说话,只是将拳头握得紧紧的。

    “你说什么?四代风影已经死了?”波风水门猛地站了起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果然,今天在火影楼里感受到的那个四代风影的气息,是大蛇丸的。”

    “唉?大蛇丸?”听到这话,漩涡玖辛奈而已吃了一惊,“那个人居然变身成了四代风影,砂忍村的人竟然完全没有发现吗?”

    “恐怕是因为,砂忍村跟大蛇丸达成了什么协议了吧?而且以大蛇丸对四代风影的熟悉程度,只要他使用易容之类的方式,不主动暴露的话,砂忍的人也很难发现他是假扮的吧?”波风水门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只有中忍考试这样的情况,木叶的结界才会暂时性地打开,而趁着这时候,他们恐怕就可以对木叶发动进攻了吧?”

    一旁的玖辛奈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大蛇丸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现在已经在田之国建立属于自己的忍村了吧?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三代大人可是他的老师啊!”

    波风水门握紧了拳头,“大蛇丸之前一直在研究禁术,如今的他对于老师的敬畏之心,对于自来也大人的同伴之心以及对于村子的感恩之心,现在只怕都已经没有了吧?这家伙的事情,团藏一定有所知晓,却隐瞒不说么……”

    “你已经有所决断了吗?”白野威抬头问他。

    “嗯。”波风水门苦笑起来,“其实原本并不想那么早摊牌的。”

    “我倒是觉得如果你能快一点的话也不错。”白野威认真地说道,“宇智波的灵魂告诉我,他的身上移植了很多写轮眼。”

    “你说什么?”原本就听到白野威说过,团藏的身上背负了众多的诅咒,他本来只是以为那是因为他是提出剿灭宇智波一族的人这一点,谁知道竟然是因为他移植了写轮眼,而且很多的意思……难道他的那只一直被绷带包裹着的手臂上……

    “应该就是你想的那样。”白野威点头,“如果那份怨恨无法消除的话,宇智波的灵魂就是无法净化干净的吧?那个人,现在也已经开始走向了邪道了呢。”

    “……”波风水门狠狠地锤了一下桌面。

    漩涡玖辛奈伸手抱住了丈夫,“需要我出手吗?”

    “等他们发动的时候,一尾就拜托你了。”波风水门也清楚,这次前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人里,有砂忍的人柱力在,想要让一个村子混乱的话,让尾兽暴动是最简单的方法。

    “放心吧,就算不依靠九喇嘛,我的封印术也是不弱的。”女人温婉的脸上带上了英气勃勃的感觉。

    “哼,区区的一尾,老夫可不放在眼里。”九尾撇撇嘴。

    “好久不活动筋骨了,这一次也让我来稍微发挥一下吧。”漩涡玖辛奈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一定不会让一尾在村子里放肆的。”

    第95章 中忍考试

    白野威在猎人世界里获得的记忆碎片十分的独特,那是一块关于白野威看过的很多电影小说之类的东西的记忆。以前的时候,白野威虽然会知道自己可能是去看了电影,阅读了小说,翻看了网页,可是由于记忆的缺失,那一整块都是空白的,就连以后的那些评论什么的,也完全都是一片空白。

    这个东西不是非常重要,居然却被单独的提取了出来,变成了一份。白野威自从获得这一份记忆之后,就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自己所穿越的这些世界该不会也是如同那一份记忆之中那样,其实是在这样的世界里吧?

    不过如果真的是也不错呢。

    白野威回想起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如果那些也是如同电影啊小说啊一样的世界的话,那些故事应该也是他会喜欢的。

    能够在自己喜欢的世界里穿梭,并且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白野威觉得这样也不枉此行。

    这一次的世界虽然有些奇怪,充满了鲜血与阴谋的气味,但是那些人确实是他所牵挂着的。白野威心想,哪怕现在的自己忽然能够回去戈薇那边了,他也是不会回去的吧。

    白野威拍了拍头,既然喜欢他们的话,就果断地帮他们一把吧。

    就算不可以搀和到一般人的战斗之中去,但是如果是庇佑自己的眷顾者的话,就算稍微帮一把,问题应该也不大才是。

    白野威坐在宇智波大宅的溃檐下,笑眯眯地看着天空。

    中忍考试的时候,村子里来了很多的人,到处都有忍者在奔跑着,木叶的中忍考试是向周围几个国家开放的,也就是说不仅是木叶的忍者,其他国家村子的忍者也可以前来参加。火之国周边靠近着风之国,除此之外还有好多个类似田之国雪之国的小国贴近着。因此这一年中忍考试,似乎是为了表现木叶前一次派人前往砂忍村参加中忍考试的回应,而由四代风影亲自带着村子里年龄接近的下忍们前来木叶参加。

    事实上,这大概是一次四代风影为了看木叶内讧,顺便来捞点儿好处而做出的决定吧?

    只可惜四代风影还没能来得及看到他想要看到的就先被自己的盟友暗杀死掉了。

    他的灵魂漂浮半空中,看着砂忍村的队伍在大蛇丸的带领下进驻了木叶的旅店里,神色有些恍惚。如果自己活着的时候,更加亲近一些自己的儿女,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他们连自己都被人顶替了都毫无察觉,真是……

    “你怎么了?”白野威看到罗砂飘在半空中远远地看着那边的方向,有些好奇地跳了上来。

    “不,没什么。”罗砂一开始看到白野威忽然从人类的形态变成了白狼也吃了一惊,毕竟变身术还没能做到将人类变成野兽的程度,但是一想到自己早就死了,还关心那些事情做什么?

    白野威嗅了嗅空中的气味,“你是在担心你的儿女吗?”

    罗砂吃惊地瞪着他,就看到白野威十分坦然地说道,“我从那边闻到了跟你存在十分紧密联系的气味,很年轻而且跟你很像,应该是你的儿女们吧?”

    “真是好用的鼻子啊。”罗砂叹了口气,“是啊,这次来参加中忍考试的还有我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他们真是不幸呢,父亲这么早就过世了。”白野威叹了口气,替我爱罗他们担忧道。

    “无所谓,在我看来,或许我死了他们才能活的更轻松一些。”罗砂像是想开了似的,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他干脆地学着白野威一样坐在他的身边,“我活着的时候,带给他们的几乎没有多少好的东西,全是一些糟糕透顶的玩意儿,如今我死了,他们应该可以获得更洒脱一些呢。”

    “请不要这样说。”白野威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手臂,“能够为儿女的未来而担心,为自己过去的行为而悔过,就证明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糟糕的父亲。”

    “呵,我可不需要安慰。”罗砂随意地甩了下手,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说起来我还真没有怎么逛过这个木叶呢,跟这里做对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轮到我来好好参观一下了。”

    “去吧,不过不要以为是灵魂就无所顾忌了,木叶的封印不要去触碰,不然就算是灵魂也会一下子被打碎的。”白野威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罗砂挥了挥手飘远了。

    白野威从房顶上跳了下来,他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男人有些威严的脸上满是不赞同,“让那家伙去参观木叶,这样好吗?”

    “当然好啊。”白野威看着死掉的宇智波富岳,笑了起来,“你也终于到了能够放下心结的时候了呢。”

    “哼。”宇智波富岳哼了声,这才慢慢地说道,“佐助那小子成长的实在太慢了,之前都在做什么!”

    他说完,身影渐渐地就淡了下去。

    宇智波美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旁边走了出来,“请不要在意,白野威大人。”她的脸上带着些微幸福的微笑,“他只是习惯了嘴硬而已。”

    “嗯。”白野威笑着抬抓拍拍她脚前的地面,“我知道。”

    美琴陪着他就地坐了下来,“真奇妙呢,死了之后才发现,夺取这个村子的政权什么的,其实完全不如我们想象中的那样重要。特别是在看到千手家的那些灵魂的时候。”

    “不过你们依然爱着这里不是吗?”白野威跟她一起看向天空,“明天带你们去看佐助考试吧,那些结界阻挡不了我的。”

    “好。”美琴笑眯眯地点头。

    中忍考试的第一场内容名义上是笔试,实际上则是考察下忍们获取情报的能力,同时还有能否在面对不得不做出选择时的勇气与智慧。

    小樱是个学霸,哪怕是这种上忍纯理论题她也做的出来,佐助复写了她的动作,因此做的十分轻松。鸣人虽然不会做题,但是他会念啊,念附在眼睛上,他的视距瞬间暴涨十倍好么。

    十倍视距的情况下,他要是还看不到别人的答案,他就可以亲自体验一下什么叫同伴の愤怒——男女混合双打了。

    白野威看到他们花样百出的作弊手法,有些不忍直视地看向一旁的美琴跟富岳,“你们那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怎么可能?”富岳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们以前的中忍考试可简单了,将一大堆下忍扔到战场上去,只要活下来的直接就能成为中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过来的四代风影罗砂不客气地说道,他说完,就看到森乃伊比喜宣布最后一道考题。

    “我选择,我要考试!”在看到有许多考生因为森乃伊比喜的话语而动摇之后,鸣人终于忍不住地站起来大声地宣告他的誓言。

    他的话让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其他几个考生都镇定了下来,跟着他一起做出了留下来的决定。

    “啧,果然是你的儿子,不过你小子真是不地道,居然这么多年了才回来!”送走了第一场考试的考生,森乃伊比喜拍着身边一个原本戴着狐狸面具的矮小男人说道。

    男人在砰的一声中变回了原本的样子,他摘掉面具,笑眯眯地说道:“那是当然的。”

    “碰”的一下,原本飘浮在白野威身边的罗砂就因为擅闯考试会场被会场结界给弹了出去。

    美琴跟富岳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那,那一位是……”

    “该死的,那家伙怎么还活着?”匆匆忙忙爬起来的罗砂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又跑回来,“他他他他,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他们话中的人物,自然就是在那边跟森乃伊比喜叙旧的波风水门。

    “没有死哦,玖辛奈也还活着呢。”白野威笑道,“我救了他们。”

    “原来如此……”三“人”也不是不知道当年的情况到底有多凶险的,这样都能活下来,除了眼前的这个不可思议神秘生物之外,也没有谁能做的到了吧。

    “怪不得你们一点也不担心。”罗砂有些咬牙切齿起来,“有了四代火影跟九尾人柱力,就算砂忍村这次发动什么动作,你们也是不怕的吧?”

    “水门一直都很可靠呢。”白野威想了想说道,“而且水门决定了,他要改变木叶,要避免再发生这样的杯具,要让火的意志能够旺盛地传递下去。”

    宇智波家的两个都没有说话,罗砂哼了声,也没说什么。

    “我走了,既然有四代火影看着,大蛇丸那家伙看来是做不了什么了。”罗砂说完就消失了。

    白野威摇了摇头,看到水门没有跟上去,便朝前跑了起来,“我去叮嘱一下鸣人,刚刚的考生里有一个人感觉怪怪的。”

    两夫妻迅速地跟了上去,就看到白野威成功地混进了考生堆里,找到了鸣人的脑袋跳了上去。

    “唉,白野威?怎么了吗?”鸣人看到白野威先是欣喜地笑笑,随即便有些抱怨似得说道,“老爸又来了吧?真是的,我都这么大了。”

    “那个,你要小心那个田之国来的考生。”白野威连忙拍拍他的脑袋,指着一旁的女人说道。

    第96章 人偶

    “唉?那个考生怎么了?”鸣人有些奇怪地问道,他之前路过的时候,虽然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气息,但是那样的气息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那个人的灵魂不对头。”白野威解释了一句,“孱弱的身体里塞着不属于那个身体的灵魂,他的灵魂上沾染了很多罪恶的气息,如果实力全开的话,你要是没有九喇嘛肯定赢不了他。”

    “这么厉害!?”鸣人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之前那个再不斩也还是雾忍村的高手,可是后来还不是被他狠揍了一顿,可是如今白野威却对他说,如果不暴露九喇嘛的话他肯定打不过对方。这让他十分吃惊。

    “是的,而且那个人似乎对你跟佐助很有兴趣的样子。”白野威顿了顿,“果然我还是跟着你们吧,感觉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不妙了。”

    “不用了,如果他真的是对着我们来的话,应该不会立刻就在这个地方动手,这里好歹还是木叶。”佐助摇头说道,“如果在木叶我们还需要你保护着的话……”

    他没有说完,但是意思显然已经很好地传递给了一旁的鸣人。

    “对啊,白野威你不要太杞人忧天了。”鸣人难得地蹦了个成语出来,“你还是帮忙去看着把老爹吧。”

    “俩熊孩子!”白野威的脑袋里想起了刚获得的那块记忆碎片里,曾经的自己看到过的小说里的形容词。

    白野威还想说什么,佐助已经有些扭捏地问道,“对了,那个……是不是有人跟在你的身边?”

    “嗯?佐助你的感觉变的敏锐了嘛。”白野威笑眯眯地说道。

    佐助咳嗽一声,想是要掩盖自己的不自然似的说道,“那个,我的念不是具现化系的嘛……然后我就想着能不能具现化出人来……”

    “这个想法挺不错啊。”白野威毫不犹豫地夸奖道。

    “但是咳……”佐助没有继续说下去,一旁的鸣人已经大笑着说道,“佐助那家伙,具现出来的都是白色的人偶一样的玩意儿,连站都站不直。”

    白野威一愣,“你已经将能力开发出来了?”

    佐助迅速伸手捂住鸣人的嘴巴,“这不是,还是个雏形嘛……”他顿了顿又道,“那个具现出来的人形虽然小了点,但是在具现出来之后,我忽然感觉到了家里有人的感觉,然后跑过去就看到了影子。”

    “影子?”白野威认真地问道,他也很好奇佐助的念在他的强烈思想之下会变成什么样子。

    “嗯,尽管只有一瞬间,但是我似乎看到了妈妈。”佐助有些落寞似得说道,“自从那之后,我发现我似乎能感觉到灵魂的样子,但是有的时候看到你在那里做什么的时候,又感觉不到你身边有灵魂的存在,所以我想,我是不是只能感受到家族人的。”

    “真是不可思议。”白野威看着佐助的眼睛,“写轮眼真是不可思议的眼睛,你的眼睛里蕴含着强大的阴之力,念帮你打开了阴之力在身体里流转的开关,如今这份力量在你的强烈愿望之下,已经开始让你能够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了。”

    “真,真的吗?”佐助高兴地瞪大了眼睛,也管不上继续捂住鸣人的嘴了,连忙凑过来问白野威道,“那你的身边……”

    “嗯,真的跟着哟,你的父亲母亲。”白野威笑了起来,看了眼震惊状的夫妻俩,他笑眯眯地对佐助说道,“也许你的念能做到从来没有人能做到过的事情,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觉得可以放心了点。”

    “唉?”佐助在听到父亲母亲的时候,下意识地红了眼眶,然后想要站直身体,然后在听到白野威的话的时候,他忽然觉得白野威好像是在暗示自己什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白野威已经踩上了他的脑袋,“既然有富岳跟美琴跟着你,我就先回去了,考试的时候加油啊。”

    “嗯?嗯!”佐助站直了身体,用力地点头。

    “佐助君,鸣人君,你们在说什么?”一旁的春野樱在跟好友山中井野炫耀了一番其实并不存在的跟佐助君“相亲相爱”画面之后,一转头就看到鸣人跟佐助凑在那里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顿时有些被抛弃的感觉,连忙问道。

    “没什么。”佐助随口说道,随即像是想起了自家老爹老妈也在身边的样子,连忙站的笔直,“我们快去入口吧,考试快开始了。”

    跟在他身后的鸣人一脸的傻眼,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小伙伴居然点亮了如此酷炫的能力。

    “你就这么放心那两个小鬼?”明明说了要走,但是又跑回来了的罗砂自然认出来了那个白野威专门跑去提醒的草忍其实是大蛇丸,他本来以为白野威会跟过去的,谁知道他竟然就这么跑了回来。

    “嗯,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能够让人引以为傲的人了呢。”白野威笑眯眯地点头。

    “哼。”罗砂对他这样的姿态很是不满,“你以为就凭着那两个小鬼就能抵挡那个家伙,也未免太过可笑了。”

    白野威并没有理他,也没有如他猜测的那样去找波风水门,而是就这么跑回了宇智波大宅,罗砂终于有些忍不住地叫道,“喂,你这家伙,真那么放心他们?”

    “当然,因为我可是神明啊。”白野威点头说道。

    “哈?神明大人?”罗砂吃惊地看着他。

    “嗯,我是驱逐黑暗,庇佑凡人的神明。”白野威重新幻化出女人的姿态来,“指引灵魂也是我的指责之一。”

    “庇佑凡人?”罗砂的脸上露出了有些嘲讽般的表情,“你怎么不说你还能实现人们的愿望?”

    “虽然的确是可以做到,但是我很少会这么做。”白野威摇了摇头,神色十分的温柔,“人的愿望非常复杂,而且人类是群体性的生物,几乎没有哪个人的愿望能够是单独存在的,有很多时候实现了一个人的愿望就意味着别的人要受到伤害。除非那个人的愿望是十分正面而强烈的,不然我是不会随便出手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几乎从来不插手人类之间的争斗,只是在人们遭受妖怪们的袭击的时候才会主动帮忙。”

    “而且,我一直都认为人类自己就能实现几乎所有他们自己的愿望。”白野威想到戈薇,想到小杰他们,不由地笑了起来,“人类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呢。”

    “……哼。”罗砂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在白野威的身边,有些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在得到那两个小鬼出事时候的表情。

    白野威完全不在意他在想什么,她坐在溃檐下,看着一院子的灵魂,“佐助也已经成长的很好了呢,到时候你们应该也会帮助他吧?”

    天空中的太阳似乎更加明亮了,光芒洒落到地面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何不会让人产生灼热的感觉。

    到了第二天,佐助跟鸣人兴冲冲地跑了回来。

    “白野威,我成功了!”佐助大声地叫道。

    “是吗?恭喜你!”白野威看了眼他身后的两个灵魂,“看来是一场不可思议的体验呢。”

    “嗯,佐助的念真不可思议,我之前一直以为他就只能捏两个人偶出来。”鸣人也不敢置信地说道。

    那天在被白野威告诫过之后,三人进入森林里之后,都显得十分谨慎。春野樱学霸的功力很快显露出来,率先提出商量暗号的事情,让佐助他们都对这个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姑娘(小樱默默泪流)产生了些许的好感来。

    然后在遇到了好几波敌人之后,他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敌,那个被提醒要注意的考生跑了过来,那个人的脖子居然能跟蛇一样伸长,而且忍术也十分强悍,哪怕佐助开了三勾玉,鸣人开了坚,他也只是更加兴奋,出手打得三人几乎没有多少招架之力。

    就在鸣人决定不顾一切地爆出九喇嘛的时候,佐助忽然使用了他的念能力,具现出了两个小小的人偶来,就在那个自称是大蛇丸的诡异忍者想要嘲讽一番这个奇怪人偶的时候,那两个纯白的好像粘土一样的人偶忽然在众人吃惊的眼神中拉长了身体,然后变成了两个活人。

    或者准确地说是两个没有脸孔,脸上只有写轮眼三勾玉图案的人偶,那两个人偶果断地冲了过去,对着大蛇丸一通狠揍。

    大蛇丸只在一开始吃了一惊,随即就意识到这可能是这个宇智波一族的遗孤自己开发的禁术,立刻开心的想要彻底在佐助脖子上打下记号,却不想下一秒就中了幻术。

    在念的催发下,宇智波的幻术完全做到了防不胜防,更何况宇智波富岳跟美琴虽然实力都不算太强,但是战斗经验却要比才刚刚是下忍没多久的佐助高处很多,有了打坏了也能拼起来的奇怪念人偶作为载体,两夫妻合力成功地逼退了大蛇丸。

    佐助看着逐渐灵活的两个人偶,刚想说什么,他的念就消耗光了,人顿时昏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鸣人背着跑了很远的路。鸣人在森林里的生存经验要比佐助高出不少,于是他成功地在一地尸体里找到了跟他们手里卷轴能够合起来的那部分卷轴,也省了他出手抢夺的时间。等到三人飞奔到集合的塔下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是前三名。

    接下来的对战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造成什么麻烦,鸣人倒是对班级里那个娇娇小小的日向雏田居然有勇气反抗自己堂兄给吃了一惊。

    第97章 写轮眼的秘密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到砂忍营地里的大蛇丸有些气急败坏,一双细长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

    “大蛇丸大人,请不要随意动弹。”在给他治疗的药师兜语气平静地说道,手中的医疗查克拉没有停顿,“伤口上附着的阴之力出意料得十分强大,相当难以清除。”

    “哼,那个是术一定是宇智波的禁术,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居然就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大蛇丸舔了舔舌头,“而且那个金发的小子……真是的,让人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旋涡鸣人吗?他的情报之前就已经提交给大蛇丸大人看过了,果然是有什么不对吗?”药师兜皱起了眉头,对于旋涡鸣人他同样做过详细调查。

    这个三个多月之前忽然来到木叶,而且从名字上来看还如此跟木叶的前任人柱力漩涡玖辛奈有关系的少年,甫一出现就让各处的情报人员鸡飞狗跳起来,一心想要找出他跟四代火影的联系来。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够找到任何有用的资料。

    从查来的资料上来看,他们一家是从涡之国过来的商人,父亲原本是游商,带家人来了木叶之后开了家店做生意,母亲是个全职家庭主妇,每天除了家务做饭之外,就是跟邻里之间打好关系,看起来平常到了毫无特点的程度。就连旋涡鸣人那一头金色的头发都是继承自母亲。他们家里还养了一只能够说话的忍狼,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

    这样过于天衣无缝的消息反而让不少有远见的国家觉得不真实,因此他们纷纷出动自己的情报人员,想要将旋涡鸣人探个究竟,只可惜一直一无所获。(大神庇佑)

    要不是后来他跟宇智波佐助越走越近,甚至于都跟他分到了一个班里,本来都想放弃了的那一大堆情报人员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地死盯着他们的动向,就连那一次的波之国之旅都有人为了跟踪他们而与木叶的暗部打起来的。

    可是鸣人表现出来的强攻能力,没一个能跟波风水门跟漩涡玖辛奈有哪怕一点点对得上,也没有丝毫是人柱力的迹象,这才让人彻底放弃了猜测他是火影四代之子的想法。

    事到如今,大家只能得出他是涡之国后代的结论。

    但是大蛇丸一直不这样想,他跟药师兜都猜测他应该就是四代火影的儿子。只不过没想到他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大,能让自己使出真本事来。更没想到的是,宇智波佐助竟然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能够使用这样不可思议的禁术。

    大蛇丸对佐助更加感兴趣了。

    只是被他们那么一闹之下,木叶的防备只怕会变得更加严密了吧?大蛇丸眯着眼睛,对自己嫁祸草忍村没有一点的心虚。

    不得不说,鸣人真是个神助攻,他的出现将所有瞄到波风水门身上的视线给拉走了一大半。毕竟当年那样的情况下,真的没有多少人会以为他们夫妻俩能活的下来。事实上当年留下的那个大洞让更多的人确认的是这对夫妻死无全尸。

    而在被各种分析都确认旋涡鸣人跟波风水门没什么关系之后,对于四代火影的事情就更没人放在心上了。就连呆在晓组织里的宇智波带土最近的心情都好上了不少,哪怕最近的晓组织依然在遭受各种阻击。

    大蛇丸也是如此,他虽然坚信旋涡鸣人是波风水门的儿子,却同样不觉得波风夫妻能在那样的攻势下活下来。因此这次的木叶崩溃计划,就算需要冒着相当大的风险,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执行了。

    砂忍营地的外面,所有人都对身上煞气冲天的我爱罗敬而远之,自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四代风影有什么不对。

    不同于外面的紧张氛围,宇智波大宅里倒是相当的和平。

    “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佐助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白野威,他想起了之前的时候白野威对他说的话,不由好奇地问道,“这是你之前就猜测到了的吗?”

    “多少有一点,但是在我的估计里并不是这样的就是了。”白野威摇头,“我原本只是以为你的能力能够放大他们的能力,或者他们可以如同操纵木偶一样地操纵念人偶,倒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样说着,白野威也忍不住地有些好奇,他看向一旁的宇智波富岳跟美琴,“佐助说的那个情况,莫非是你们能够附身到他的念人偶上?感觉怎么样?”

    “嗯,的确是俯身。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还有些别扭。虽然能感觉得到肢体,也能够进行动作,但是怎么说呢,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美琴笑着说道,“不过这样的体验也很难得,所以还是觉得很有趣的。”

    “……咳。”一旁的宇智波富岳咳嗽了一声,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白野威,怎么样了?”佐助听到他这样问,自己也很是好奇,见到他没说话的样子,不由连忙问道。

    “唔,富岳似乎害羞了,美琴告诉我说,他们的确附身到了人偶的身上,操作人偶的感觉还挺微妙的。”白野威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也许是富岳有什么东西想要告诉你,又有些不好意思。等到了晚上,你自己试着跟他谈谈吧,如果是你的愿望的话,你的念应该可以做的到。”

    “唉,这能力真方便啊。”一旁的鸣人很是羡慕,他当时在开发自己的念能力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呢,一根筋的他从头到尾只想着强化自己而已,因此念能力的开发方向基本跟小杰半斤八两。只不过由于有了九尾的存在,他的念比起平和的小杰,更多了几分爆发与燃烧的特性。

    不过鸣人也只是稍微羡慕了一下,毕竟佐助的能力也是有限制的,他只能看到自己的族人,只能让自己的族人附着到自己的念人偶上。换个角度想来看的话,就觉得十分悲哀了。

    这样一想,鸣人就不再羡慕佐助了,他笑着扑到了佐助的身上,让本来在思考要怎么才能跟自己父亲谈一谈的佐助顿时忘记了原本的思路,不由?(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