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3 部分阅读

第 23 部分阅读

    不会得到善终的吧。”

    波风水门没有接话,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回过头去,家里漩涡玖辛奈将一头红发染成了跟他一样的金色,正拿着什么对鸣人说话,看到这一幕,他微笑起来,“团藏老爷子的事情我不太好说,但是就算是为了守护住玖辛奈与鸣人的微笑也好,我一定会改变这一切的。”

    第87章 忍者学校

    “所以,这是做什么?”旋涡鸣人惊讶无比地看着眼前的母亲,他初到这个世界就被这里落后的科技水平吓了一跳。

    就在他好不容易适应下来的时候,更悲催的事情发生了,他亲爱的母亲大人居然对他说,上学去吧。

    “因为实际上鸣人你也才只有12岁多一点点啊。”漩涡玖辛奈微笑着说道,“春天才过去没多久,现在去上学的话,应该还能赶得上最后一个学期。”

    “学校……?”虽然之前没有说,但是实际上在鲸鱼岛的时候,他跟小杰也是有上过学校的,鲸鱼岛的基础教育学校全校加上老师一共也才8个人。他跟小杰学习小学的东西还是很快的,但是他们俩都是身体快过脑袋的肌肉笨蛋,所以等到基础教育一结束,他们俩就非常痛快地决定放弃去陆地上中学的想法,一同投奔了猎人的阵营。

    等到他们成为了猎人之后,才知道就是想要当一个合格的猎人都需要学习各种东西,只不过好在那些东西都是他们乐意去学习的。而现在等他回到了应该是属于他的世界之后,反而被告知,需要去上学。

    “嗯,要去上学哦。”漩涡玖辛奈手里拿着一套忍者服,递给鸣人,“只有通过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才能成功获得下忍的资格哦。”

    “唉……我又不是很想当忍者……”鸣人有些嫌弃地说道。

    “鸣人,我们也是忍者,对于忍者这个职业,你若是连了解都不曾了解的话,又怎么能明白其中的特别之处呢。”漩涡玖辛奈也不觉得他说的话有问题,只是劝解道,“而且,如果你希望能够变得更加强大的话,也只有变成忍者才能做的到。”

    “好,好吧。”鸣人有些别扭地接过衣服,“跟以前在那边穿的没有什么两样呢。”

    “是啊。”玖辛奈笑道,“忍者学校里也会学到很多以前我告诉你的东西,或许也能够遇到相伴一生的人。要知道,妈妈就是在学校里认识你爸爸的哦。”

    “唉?还有这样的事情?”鸣人好奇地问道。

    “嗯,所以去看去学习去了解。”玖辛奈点头说道,“而且,你现在对于这个世界的语言跟文字还是有些生疏吧,去学校还能训练一下你的语言。”

    白野威好奇地凑过来,“那明天我可以跟鸣人一起去看看吗?忍者学校什么的,我也觉得好像很有趣呢。”

    “好啊。”玖辛奈笑道,“强烈欢迎哦。”

    第二天一大早,白野威就跟着母子俩前往传说中的忍者学校。这个学校的规模实在有些意外的小,校园就只有一幢教学楼跟两处演武场,小的实在出乎意料。

    母子俩先到了学校办公室去给他办理了入学手续,在一个面容十分温和的男人带领下前往一处教室参加转学考试。

    “不要紧张,考试只是摸一下你的知识掌握情况,到时候好决定你去哪个班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老师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说道。

    “谢谢你,水木先生。”玖辛奈保持着十分得体的微笑说道。

    看到考卷之后莫名地有些紧张的鸣人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看到满卷子纸上都是自己父母从小教导的文字,虽然不如猎人文字那样熟悉,但是还是有一种微妙的亲切感,这多少安抚了他有些畏惧的心灵。他拿起笔来,在纸上飞快地书写起来。

    考完之后水木看着手里的卷子多少有些吃惊,本来是听说对方是个没有上过忍者学校,一直接受家庭教育的小鬼,没想到知识掌握的居然如此充分,就是这字体写得实在是太难看了一点。他好奇地看了眼站在玖辛奈身边的少年,脸上露出十分温和的笑容来,“这样的话,就欢迎鸣人君进入六年级呢。六年级只有一个班,班主任是伊鲁卡老师,我是副班主任。因为今天在演武场有随堂测试,所以伊鲁卡老师实在不方便走开,才让我来接待你们。”

    “那……”玖辛奈还想说什么,鸣人已经大声地说道,“老妈你快点回去吧,让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有白野威陪着就足够了。”

    “你这孩子……”虽然有些无奈,但是漩涡玖辛奈还是有些无奈地对水木说道,“那样的话,接下来就麻烦你了,水木老师。

    “请放心交给我吧。”水木看着漩涡玖辛奈走开之后,这才带着鸣人来到了六年级的门口,班级里的人都去了演武场,一时间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鸣人君,这个位置是你的座位,没有什么问题吧?”水木貌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班级里的位置几乎都已经有人了,只有这边空着……”

    他指着的位置是角落里最后一排的位置,要是对于热心学习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好地方。

    “不,没关系。”鸣人多少有些松了口气,他还从来没有来过在这样多人的教室里读过书,而且对于这个世界的不熟悉,也让他对于这个班级多少有些隔阂的感觉。

    “那样的话我就先回去教职员室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哦。”水木说话的时候态度十分的诚恳。

    等到他离开之后,鸣人有些松口气地趴在课桌上,白野威笑着打趣道,“有这么累么?”

    “我本来就不擅长考试,尤其那张卷子里还有好多要写这里的文字的说……”鸣人一下子就泪流满面了,“我的字写的超级难看……”

    “放心吧,既然是忍者学校,就不会在意太多文字方面的知识,只要你可以做到一个打他们十个,就算你一个字都不认识你也能从这里毕业。”白野威貌似宽慰实则一针见血地说道。

    鸣人下意识地觉得他说的似乎有哪里不对,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就听到有大量人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当先打开教师门的人看到教室里有一个学生,不由地愣了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你就是旋涡鸣人君吧?我是海野伊鲁卡,刚才真是不好意思,让水木老师去接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好好相处吧。”

    “啊,好,好的。”旋涡鸣人看着眼前的男人,本来还有些担心的感觉一下子沉稳了下来。

    “伊鲁卡老师,不要挡在门口啦。”

    “是啊是啊。”后面的学生们纷纷开始抱怨,伊鲁卡笑着先走了进来。

    “唉,那个金色头发的小子就是新来的转学生?”几个学生好奇地对着鸣人指点起来。

    “喂,牙你快看,那家伙也带了只狗啊。”

    “什么狗啊,你眼睛不好使么,那明明是只幼狼。”被点名的犬冢牙好奇地看了白野威一眼,顿时有些不满地对身边的人说道。

    “唉,居然带着狼。”

    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说这话,鸣人正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走到了他的前面,只是随意地瞥了他一眼,就拉开他前面的座位坐了下去。

    这种无视人的态度让鸣人忍不住地就有些火大,此时更听到耳边传来少女们的尖叫声,纷纷叫着好帅气什么的话,顿时让鸣人更火大了,就在他想要给前面这人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伊鲁卡已经叫他到前面去了。

    “鸣人君以后就是我们班级的一员了,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海野伊鲁卡十分热情地说道。

    “那个,我叫旋涡鸣人,以前都是在别的地方学习的,那个,以后还请多多指教。”鸣人有些手忙脚乱地自我介绍一番之后,就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伊鲁卡见状也只是笑了笑,继续还没上完的课程,“刚才的手里剑测试里,佐助君还是成绩最好的,牙你要注意了,老是这样的话,到时候可是连赤丸也帮不了你的。”

    “啰嗦……”犬冢牙偷偷地将脸埋进手里。

    伊鲁卡将大部分的学生都点评了一遍之后,下课铃声也终于响了起来,他在学生们的嬉闹声之中无奈地走了开去。

    今天的课程似乎都是教室里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忍界的知识,鸣人也听的津津有味,午休的时候伊鲁卡还专门过来问了他一下教学进度能不能跟上的问题,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对方才笑着走开。

    放学之后,玖辛奈站在校门口等着他。

    看到自家妈妈,鸣人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动作飞快地跑了过去。宇智波佐助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冷哼,转头走了开去。

    “学校怎么样?”回家的路上,玖辛奈笑着问他。

    “还成,班主任的伊鲁卡老师人感觉很不错。”鸣人笑眯眯地说着,绝口不提水木半个字,当他看不出来那张笑脸底下的真实么?

    “那样真是太好了呢。”玖辛奈笑着道,“同学们呢?”

    “老妈,才第一天啊,我连脸都人不全呢。”鸣人无所谓地说道,“就是坐在我前面那家伙感觉怎么那么臭屁啊。明明就是个臭小鬼。”

    “你也在人家眼里也是一样的。”白野威随口说道。

    “喂,白野威你不要老是来拆我台成么!”两人一狼的影子在斜去的太阳照耀下拉得很长,自然地流露出无限的温情来。

    第88章 宇智波佐助

    鸣人在学校里也上了有几天学了,最初的时候还因为搞不清楚忍界常识而被好多同学笑话了一顿,但是到了体术课的时候,他就显示出了十分惊人的力量。就算被老妈关注过不要在学校里使用念跟查克拉,就他那跟着小杰上山下海锻炼出来的体能也轻而易举地就将所有的同学都比了下去。

    他至今仍旧十分清楚地记得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家伙在看到自己居然可以轻易放翻他的时候,那吃惊的脸色,实在是让他暗爽不止。

    但是那个人也的确有够坚持不懈,居然每次体术课都会挑选自己当他的对手,就算被打倒也从不放弃,这种精神确实十分可贵,但是那个人的眼睛里,有着他看不懂的光。

    “所以我真的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坐在小森林的河边,鸣人穷极无聊地在那里扔着飞石,在这里的生活有些回到鲸鱼岛的感觉,倒是让他适应了下来,但是坐在前面的人身上的气息一天比一天更怪,这让他有些不解的同时,也有些畏惧。于是这天放学,他就抓着来接他的白野威一路跑到了这个小河边来说话。

    “那个孩子啊,也是没办法呢。”白野威之前就看到了,明明还是个孩子,身上却不断地在产生各种怨恨的气息,“其实你跟我说,我也会主动跟你提起来的。”

    “他是宇智波一族最后剩下的人了。”白野威叹气道,“他的哥哥杀光了一族之内所有的人,单独地将他留了下来。”

    “你说什么?这,这简直就跟酷拉皮卡一样了嘛!”回想起当初的酷拉皮卡,鸣人不由地对佐助大感同情。

    “比他更惨一点,毕竟杀害酷拉皮卡族人的凶手不是他们族内的人不是吗?”白野威示意他冷静点,这才继续说道,“他所居住的地方,已经由于怨恨与悲伤而变得扭曲了,他在那样的地方呆着,心灵也会渐渐地扭曲掉的吧。”

    “那可不行!”鸣人立刻站了起来,“白野威,我们去把那个家伙从那里拉出来!”

    “鸣人!”白野威轻声地叫道,“冷静一点。”

    “你不是神明吗,难道不应该主动救助像他们那样的人吗?”鸣人不满地叫道。

    “我并不是不想主动救助。”白野威无奈地说道,“我的确是神明,可我是退治妖怪的神明,而人类之间的争斗本来是不该由我来插手的……不过现在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不太像话了,恪守神明的信条却忘记了神明的本职就是实现愿望、帮助他人。所以现在既是出于本心地想要帮他一把,也是因为鸣人你的愿望。只是这几天我都在考虑要怎么做才好。”

    “那你想好了吗?”鸣人有些好奇地问道。

    “完全没有。”白野威苦笑道,“他被仇恨浸透的太过深入了,除非想办法化解他的仇恨,不然我看不论是谁都无法真的拯救他。”

    “才不会!”鸣人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我一定会想办法做到的,我是绝对不会想要再看到酷拉皮卡那样的杯具发生的!”

    “哈哈,看到你这样子,反而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真的神明了呢。”白野威笑了起来,“好吧,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上,我也好好地想想有什么好的办法吧。”

    “不过我还是要去那里先把那家伙拉出才行!”鸣人是个坚定的行动派,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什么,他二话不说地抱起小小的白野威就朝着那边的方向直奔过去。

    “喂,佐助!!!”宇智波佐助才刚走进空荡荡的大屋没多久,就听到一个让他觉得烦躁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过来,他皱了下眉,果断地装成没有听到。

    “唉,佐助难道不在吗?”喊了半天没人来开门,鸣人正在翻墙进去跟去别的地方找找这两个选项之中犹豫的时候,就听到白野威说,“他在里面。”

    “好嘞。”鸣人二话不说直接烦了墙跑进去,“佐助!”

    “……你这个家伙!”看到对方居然如此失礼地翻墙跑进来的宇智波佐助也火了,对着他就来了一发豪火球之术。忍术刚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这毕竟是个b级忍术,在现在学校里甚至教导三身术的时候他就对一个刚来学校连查克拉也没多少的转学生做出这样的攻击……

    他没拉得及多后悔几秒,就看到眼前的旋涡鸣人瞬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很危险的啊,话说刚刚那就是火遁吧?感觉很漂亮啊。”自家父亲是多属性的,而母亲则是风水属性的,老爹常年不在家,在家里也是为了陪他们,倒是不会怎么使用忍术,因此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头一次看到火遁。

    “漂亮……?”宇智波佐助看着对方似乎是毫不费力地就躲开了自己的攻击,不由地有些火大起来,他紧紧地握着拳头,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白野威已经伸爪轻轻拍了拍的肩膀。

    “好啦,先不要管什么火遁了,你家房子烧起来了哦。”白野威忍着笑意说道,这边的大宅几乎都是木质的建筑,碰到这样巨大的火球,自然会燃烧起来。

    “哼,呃……”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宇智波佐助在看到自家房子燃烧起来的样子,不由地有些手忙脚乱起来,“糟糕,水水水……”

    白野威摇晃了一下尾巴,微微的细雨忽然从天而降,将烧起来了的火焰熄灭了,然后又在宇智波佐助不可置信的眼神里,将原本已经烧成焦黑的房子恢复成了原样。

    “……好了,你说吧,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的!”佐助无奈地将一人一狼带到了房间里,“先说好,我家可没有多少能够招待你们的东西。”

    “不要紧哦。”白野威说着坐了下来,“不过你家的房子好像不是很稳固,需要我帮你修复一下吗?”

    “……不用了。”佐助面容再次低沉了下来。

    “喂,白野威都是你啦。”鸣人抱怨地说道。

    “唔,原本看到你的时候我还有些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入手。”白野威倒是一点也不生气,他笑着对对方说道,“我说,你想要力量吗?”

    “嗯?”佐助一愣,看向他的时候满是嘲讽,“就你这样的一匹白狼,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会觉得太过大言不惭吗?”

    “不会哦,我又没有撒谎。”白野威在他吃惊的眼神里,忽然变成了人类的姿态,他虽然微笑着,但是笑容里却看不出几分温和,整个人就仿佛高高在上身处云端的神明一般。

    见识过白野威卖萌、逗逼、救人、画画的姿态,鸣人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模样的白野威,高傲而尊贵。

    “你……”尚且年幼的佐助一时间被震慑住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属于宇智波的高傲让他不甘心就此被压制,他抬头愤怒地说道,“你这家伙,变身成白狼混进木叶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白野威也不生气,他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两下。

    过去的回忆仿佛流水一样地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那些美好的家人都还尚在的生活、那些对自己哥哥还十分恋慕的生活,那些……

    所有的一切都在血月之夜终结。

    “啊啊啊啊!!!”宇智波佐助忽然抱着脑袋在地上疯狂地打滚起来。

    “喂,白野威,你做了什么啊!”鸣人连忙冲过去抱住他,有些担心地问道。

    “雾隐是就连时间都可以迷惑的笔业,在雾隐的作用下,他大概会回忆起很多过去的事情吧。”白野威没有丝毫怜悯地说道,“但是只有这样,他才能看得清楚自己,过去真的是他以为的那样吗?过去真的是像他所见到的那样吗?”

    “唉?怎么说?”鸣人奇怪地问道。

    “他的脑袋里被种下过幻术,再加上这个屋子,这片土地上萦绕着的强烈怨恨,会催化他的怨恨,扰乱他真正的记忆。”白野威叹气道,“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随着他的年纪增长而加剧下去,先让他理清一下过去的记忆会比较好。”

    鸣人担心地看着抱着脑袋不断□□的少年,“你知道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吗?”

    “我也不清楚,但是那一定是十分悲伤的事情吧。”白野威叹了口气,走了开去,“这个房子,已经开始破破烂烂了呢,果然还是修复一下吧。”

    等到佐助醒过来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了十分吸引人的香气,眼前的桌子上也摆放着一篮子十分新鲜的番茄。他一时间有些没能回过神来,直到旋涡鸣人走了过来,“啊你醒了呀。”

    “……你们在做什么?”佐助有些无力地问道。

    “白野威在准备晚饭,我记得你似乎喜欢吃番茄的样子,就让他去弄了点新鲜番茄回来,怎么样?看起来就不错吧!”

    “多管闲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才认识了这么几天,对方就会知道自己的实际喜好,佐助还是十分不满地皱眉说道。

    “哈哈,你只有在看到食堂里有番茄的时候,才会主动跑去食堂呢,不然一定会在教室里拖到饭点快过去。”鸣人笑了起来,他前两天出门的太急,忘记带便当,中午的时候正跟着班上的同学一起去食堂的时候,看到往常压根不会在这个点跟他们一起走的佐助,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对方的餐盘,才发现那里竟然是一大碗的番茄拉面,而且对方似乎是多要了一份番茄的样子,碗里看起来简直就是红彤彤的一片。

    “切……”佐助有些别扭地别过脸去,鸣人眼尖地看到他的耳朵变成了可爱的红色。

    第89章 怨恨与思念

    白野威拿着食物走出来的时候,桌上的两个人已经混的十分熟稔了,白野威知道鸣人跟小杰一样,都具备了十分不可思议的亲和力,能够轻易地跟人打成一片。更何况,鸣人是真心想要跟这个之前在他看来十分臭屁的家伙成为好朋友的。

    “……”看到白野威走出来,本来在跟鸣人打闹的佐助顿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看着白野威将饭菜端到他们两人面前摆好,这才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似得问道,“喂,你说,你可以给我力量的吧?”

    “嗯,是的,不过这样的问题等一下再说吧,现在是吃饭的时间,你还是小孩子,要按时吃饭才行。”白野威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饿了吧,先吃饭。”

    “我……”佐助刚想说什么,肚子里就发出了咕咕的叫声,脸色不由地一红。

    “白野威,原来你居然会做饭的吗?”鸣人十分的吃惊,脸色夸张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都是不会做饭的说。”

    是的,白狼怎么可能会做饭,用狼爪子握锅把吗?

    “就算以前不会,这么多时间看别人制作料理,就是看着也看会了。”白野威摸着下巴说道,“不过这也还是我第一次下厨,看起来的效果还不错,具体味道的话,我就没有尝过了。”

    “搞什么啊,把我们当试验品。”虽然话是这样说,鸣人还是动作迅速地拿起饭碗开始吃了起来。

    “好吃……”放了番茄的味增汤喝起来有些酸酸甜甜的,是佐助喜欢的口味。

    白野威轻轻揉了揉佐助的头发,看着在那里大快朵颐的两人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吃过晚饭,鸣人十分自觉地跑去刷碗,白野威看着佐助,忽然问道,“你有想起来什么吗?”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就充满了血腥的味道……”佐助现在似乎能够冷静地面对那个时候的事情了,他咬着嘴唇,慢慢地说道,“我赶紧跑回家,就看到父亲母亲倒在血泊里,而鼬的手里握着染满了鲜血的刀子……”

    “他回头看我的时候,眼睛里留下了好像是鲜血一样的东西,然后他看了我一眼,我就昏过去了……”佐助握紧了拳头,“那家伙……只有那家伙不能原谅,父亲,母亲……”

    他说着说着,终于忍不住地哭了出来,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滚落下来。

    从一旁的厨房里走出来的鸣人听到他的话,顿时吃惊地愣住了,按照佐助的说法,那就是他的哥哥亲手杀死了他家族里的所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能够不产生怨恨?而这些自己亲人杀死的宇智波族人,又如何能不悲伤?

    “我的确可以给你力量,但是你必须要清楚,你想要获得什么,就必然会失去些什么。我可以让你很快就变得十分强大,甚至比你的哥哥更加强大,但是相应的,你会迅速地失去复仇的内心。虽然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你并不是那样希望的吧?”

    在听到能够迅速变强大的时候,佐助的确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但是在听到居然会失去复仇的欲望之后,他就有些郁闷了,“没有……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有的啊。”白野威笑着说道,“别的选择。”

    “是怎么样的!?”佐助连忙问道。

    “在你看来,鸣人足够强大吗?”白野威忽然问道。

    “哈?”佐助愣住了,想要说这家伙不就是个啥也不知道的家伙这样的话,又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连他都打不过的自己岂不是更加废柴了?他顿时不说话了。

    “鸣人,来一拳。”白野威指了指院子里的地面。

    鸣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动作迅速地开启了硬,朝着地面狠狠打了一拳头,仿佛爆炸一样,无数的泥土石头就那么飞溅了起来。

    “这……”宇智波佐助看着仅仅只是一拳头就彻底毁灭了的庭院,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如何,这样你还认为他的实力只是一般吗?”白野威笑眯眯地问道。

    “好,好厉害!你要教给我的,就是这样的能力吗?”佐助已经顾不得嫉妒鸣人之类的事情了,他顿时兴奋地抬头看向白野威,

    “是的,就是这样的力量。”白野威点头,他挥了挥手,原本已经毁了大半的庭院倏然间恢复了原状,“不过我也说了,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必然会失去些什么。”

    白野威挥手间便恢复庭院的能力也十分独特,但是佐助更想要的,还是鸣人那样挥拳就能制造出如此巨大破坏力的能力,此时听到他的话,不由地有些奇怪,“还是复仇心吗?”

    “这次的不是。”白野威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让白野威也忍不住地有些叹气。

    鸣人在一盘看的有些好奇,他获得念能力的时候好像没有失去什么东西啊。

    “怎么会没有,你忘记你是从这个世界漂流过去的吗?”九尾的声音阴恻恻地在他心底响了起来。

    “啊,我都忘记了。”鸣人挠挠头,傻笑地对九尾说道。

    “切,还是一如既往的笨蛋。”九喇嘛前一阵子睡得很熟,他被那天旋地转的穿越时空给折腾的惨了,虽然之前就醒了,但是头晕的可比鸣人他们厉害得多,因此白天没事的时候就在那里呼呼大睡。

    白野威看着佐助,轻轻地说道,“你所想要做的,到底是什么呢?仅仅只是杀死你的哥哥,完成你的复仇吗?”

    “我……”佐助愣住了,他没想到刚刚话题还在说如何变得强大,马上就换了一个话题。

    “你也察觉到了吧,自己的记忆与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有很大的不同。”白野威忽然问道。

    “嗯。”佐助点了点头,随即又露出有些愤怒的表情,“都是因为那家伙给我下的幻术!”

    “不过,就算是幻术看到的东西,也跟你的记忆有点不同吧。”白野威轻轻地拍着他的脑袋,“那些不同,是这个大宅里还停留着的无数宇智波的仇怨与悲伤造成的。”

    “你……说什么?”佐助忽然愣住了。

    “这个大宅里,无数的灵魂残留着不愿离开。”白野威对着佐助不敢置信的表情,严肃地说道,“这些灵魂充满了怨恨、不甘、愤怒、悲伤,各种各样负面的情绪,这些负面的情绪感染着大地,也感染了你。”

    “我……我……”佐助的手像是在颤抖,他下意识地想要驳斥对方的话,但是两份不同的记忆带来的奇怪感觉与自己内心的直觉都在告诉他,对方说的是真的,“我……”

    “对啊,白野威你都说了这里的思念已经快变成污染了,为什么不立刻将这里就好像之前看到过的那样吧咚地一下净化掉啊。”鸣人十分惊讶地问道。

    “因为这里除了恨之外,还有着很强烈的思念。”白野威微笑了起来,“自己的儿子要是可以平安地长大就好了,就算不去复仇也无所谓,就算不去振兴家族也无所谓,只希望……你能够平安地长大成|人。”

    佐助忽然愣住了,然后他极其难得地,在一天之内放声大哭了两次。这一次跟之前不同,他哭的声嘶力竭,像是想要将内心所有的苦闷与悲伤全部宣泄出来。

    哭累了,佐助终于睡了过去。

    “佐助的父母也在这里吗?”鸣人有些好奇地问道。

    “在呢,在这个屋子里。”白野威点头,他看着眼前温柔的女子灵魂朝着自己鞠了一躬,这才消失不见。

    “那他们……”鸣人有些好奇,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说法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顿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佐助的。”

    “不要紧的。”白野威摇摇头,伸手抚摸着哭的哽咽的佐助的背脊,“死者的世界跟我们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他们凭借着残留的怨恨与悲伤留在这里,但是说到底最后还是要过去那一边的。”

    “但是如果在能够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能够给活着的人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白野威抬头看向满是星辰的天空,“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吧。”

    鸣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白野威的身边抬头看天空。

    佐助觉得自己真是太丢脸了,一晚上就哭了两次,而且还都是在这个自己之前一直都不太对头的家伙眼前,更让他恼火的是,今天他居然还要收留他们俩下来。

    脸上捂着被鸣人递过来的湿毛巾,佐助觉得有些窝火地打开客房的拉门,本来应该已经是潮湿损毁的房间已经恢复成了他小时候记忆中的模样,不用说也知道那是白野威的手笔。

    他叹了口气,拿出不知道何时甚至开始散发出太阳气味的被褥来铺在地上,将想要跟他一起睡觉的鸣人毫不留情地推到客房里去。一直等到他有些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没有从白野威那里得到答案,真是不像话……

    第90章 毕业

    第二天一大早佐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本来被自己赶跑了的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还把他的手大喇喇地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一旁的白野威恢复成了白狼的姿态,蜷成一团睡在那里,似乎是察觉到他醒了过来,白野威便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笑了起来。

    微笑让他轻松了下来,佐助一下子跳了起来,将鸣人掀飞了开去,这一天就从他们俩的打闹开始了。

    之后白野威一直都没有跟他说任何关于代价的问题,只是开始教导他念的基本修行。鸣人他们的念是跟着云谷学习起来的,虽然云谷教导的十分系统,但是鸣人自己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白野威倒是从尼特罗那里知道了不少关于心源流的训练方法,开始教导佐助冥想。

    哭过两场之后,佐助也开始正视自己的愿望了,复仇的愿望虽然还在,但是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烈,做事情也开始变得有耐心起来了。偶尔有的时候他会一个人在大屋里静坐上许久。明明看不到,明明感受不到,可是他就是能莫名地感受到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变得平静,变得开始对未来充满希望。

    知道儿子经常往宇智波家跑的玖辛奈表示十分欣慰,她主动给鸣人做了各种便当让他带到学校里给佐助,现在的她还不适合出现在外面,村子的高层吵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决定好她的去向。她也就干脆跟在猎人世界里一样,做起了家庭主妇。

    这一个月是佐助自从家族被灭以来最为幸福的一个月生活,就连平日里让人烦躁的那些小女生的尖叫都让他觉得没有那么讨厌了。

    于是在认真地冥想了一个月之后,白野威主动出手将佐助的念开了。

    白野威从来没指望佐助能靠一个多月的冥想就开念,他教导他冥想法,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冥想让他的内心沉静下来,让他能够真正看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佐助的念一开,就有了一种十分阴森的诡异气息,把在一旁等着的鸣人给吓了一跳,可是白野威只是轻轻地将手掌贴在他的额头,佐助身上让人不舒服的念就消失了。好在那之后佐助很快就将开始流失的生命能量收束了起来,这才避免了杯具的发生。

    鸣人事后很好奇地问白野威,“佐助身上的状况是怎么回事啊?那样奇怪的气息,就连九喇嘛都被吓了一跳。”

    “人跟人之间的属性是不一样的,佐助身上的血脉能力偏向阴,再加上在这样充满了阴气的场所里,很容易就会被影响。”白野威伸手托腮,“更何况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存在着复仇的念头,在念的作用下会无限地扩大内心的邪念。”

    他叹了口气,“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话,就会从人变成鬼呢。”

    “那现在……?”鸣人担忧地看着昏睡中的佐助。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白野威伸手覆在佐助的额头上,“人类一直都是这样不可思议呢,可以比任何生物都要来的充满希望,也可以比任何存在都要来的容易绝望。”

    听到白野威这样说,鸣人肚子里的九喇嘛也跟着发出了赞同的叹息声。

    鸣人有些不能理解,看着白野威脸上有些奇怪的表情,还是老老实实地没有出声。

    等到佐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些不太记得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了,而白野威也半个字都没有提,他只好当自己一时间没能掌握好这个所谓的念能力昏过去了吧。

    “念的基础修行分为四大行,即:燃、绝、炼、发。”白野威笑眯眯地看着艰难地将念缠绕在身上的佐助说道,“等到你能够熟练地掌握你身上的念能力之后,我们就可以来做一次简单的水见式,来知道你的念是属于哪一系的了。”

    “念也跟查克拉一样,分成很多种类吗?”很快就学会了基本的缠之后,佐助就开始了十分认真的修行,念的修行虽然跟查克拉不同,但是与查克拉一样都是属于人类生命能量的一种,加上佐助有着一种很奇特的鸣人都做的到,凭什么我做不到的念头,硬是让他很快就掌握了最基础的念能力修行。

    “当然了,念同样是人类的生命能量,当然会随着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而有不同的属性。”白野威竖起手指说道,“鸣人就是强化系的,强化系的人一般都很单纯,就好像鸣人那样。”

    “哼,一根筋。”佐助吐出一个十分嘲讽的表情,顿时让鸣人变得有些暴躁起来,跳着脚怒喊,“一根筋有什么不好啊!”

    “嘛嘛,不要吵架。”白野威笑着劝道。

    两人打打闹闹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佐助不出意料,正是神经质代表的具现化系。这样的特质对于佐助来说,虽然一时间还没有摸到正确的使用方法,但是他对自己的未来十分?(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