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2 部分阅读

第 22 部分阅读

    白野威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之后,估摸着时间冲了回去。

    等到他回到人类大陆的时候,小杰他们已经进入了贪婪之岛了。

    话说当年他们将贪婪之岛建设完毕的时候,金曾经建议也将他们的名字放进去,也就是再加入s(白野威…shirnui)跟n(波风水门…)的字母,但是两个人都拒绝了。他们对于在这个世界留下太多自己的印记这样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

    白野威没想到小杰他们居然花了这么多时间才进入贪婪之岛,在他估计里,他们本来应该是获得猎人的二次考核之后学会念之后就可以去贪婪之岛了。

    但是就算是神明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将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手里,所以小杰他们根本就没有遇到考核猎人来教授他们念,而是去了天空竞技场自己找了人来学。之后更是去了友克鑫想要参加拍卖会来购买贪婪之岛的游戏机。

    贪婪之岛如今的价格完全就是个天价,而鸣人这个好少年在跟小杰他们混久了之后,也完全木有没钱了找爹妈要的想法。如果不是一直以来,不论是在天空竞技场里还是在友克鑫,鸣人的赌运都好的惊人的话,他们估计连进入友克鑫拍卖场的钱都会被两个少年给败光。

    不过就算鸣人的赌运很不错,也架不住友克鑫实在是个无底深洞,多少钱都被用了个精光。

    跟旅团的人战斗过后,虽然有漩涡玖辛奈及时赶来,三个少年还是没有想要动用家里人的资金,最后只能眼看着gi的游戏机失之交臂。最后三人还是通过自荐的方式,混进了大富豪巴特拉的队伍里进入了游戏。

    零零总总下来,他们花费的时间比白野威预估的要长了将近半年。这也正是白野威都以为自己要晚了,谁知道他们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原因。

    白野威对此倒是挺乐见其成的,毕竟小杰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一定会成长成一个出色的人的。而且他也刚好有时间能够去将自己手里的东西交给尼特罗他们。

    虽然在人类的大陆呆了那么长时间,但是事实上白野威到现在都还闹不清楚这个大陆上一共有多少个国家,也不清楚哪些人说的话比较有力量,但是好歹他还是知道,猎人协会这个不可思议的巨大组织实际上拥有着多么可怕的力量。

    尼特罗一开始见到他来,还挺高兴的,毕竟这么大半年下来,白野威跟波风水门所做的事情无一不表现出他们即将离开的意思。

    白野威也懒得跟他寒暄,直接开门见山地对他说道,“我在ngl自治领附近的海域上捡到了从黑暗大陆上漂流过来的生物。”

    “你说什么!?”尼特罗猛地站了起来。

    “是只蚂蚁,人形的蚂蚁,个头很大。”白野威从异袋里拿出自己的摄像机来递给他,“而且还怀着孕。”

    尼特罗本来有些紧皱的眉头慢慢送了开来,“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将这个事情解决了?”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是尼特罗却知道,现在一定已经没有问题了。

    “是的。”白野威点头,“我将它送了回去。”

    “你过去黑暗大陆了?”尼特罗再次吃惊起来。

    “这没什么可以奇怪的吧?”白野威没有解释自己是怎么过去的,只是示意他快点接过那个摄像机,这才说道,“虽然那只怀孕的蚂蚁被我送回去了,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直说,那只蚂蚁在黑暗大陆只能算是十分弱势的一群。正是因为在黑暗大陆无法生存下去,才冒险想来人类世界生存。”

    他说着,用爪子轻轻地拍了拍尼特罗的桌面,“更重要的是,就算是那样弱小的蚂蚁,都要比你,比猎人协会的大部分人都要来的强大。”

    “嗯?”尼特罗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我在黑暗大陆拍了不少画面,你可以看过之后再来判断我的话是否正确。”白野威认真地说道,“感到庆幸吧,黑暗大陆的大部分生物都看不上人类世界,不然这个地方,早晚有一天会彻底毁灭的。但是就算是这样,危机依然无处不在,我帮你们解决了一个,却不能永远都解决掉。”

    尼特罗从白野威的语气上就能感受到他的严肃,闻言便也正色道,“我知道,因此金想要前去黑暗大陆的事情我并不反对,黑暗大陆的事情迟早有一天要告诉所有人,只不过……”

    他的脸上也露出了有些符合他年纪的疲惫来,“老夫也希望,最糟糕的局面不要出现。”

    白野威伸爪拍拍他的肩膀,“不用顾虑太多,做好你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嚯嚯,我可还没有衰弱到需要人来安慰的程度啊。”尼特罗重新挂回了往常的微笑,“还有,你跟波风水门真的要离开了吗?”

    “嗯。”白野威正色道,“我们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取回我必要的东西之后,就会将他们带回去,所以最近都在将手头的事情交付出去。”

    “原来如此……”想到他们身上各种的不可思议,尼特罗也叹息着点点头,“也罢,是我太过贪心了,你们所做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

    他说完,正色地看着白野威,“不胜感激你们对于猎人协会的贡献,老夫预祝你们介时一路顺风。”

    强大而浓烈的感激之情从尼特罗的身上一口气涌到了白野威的身上,他咧着狼吻笑了起来,“谢谢。”

    第84章 鸣人的选择

    “最近你怎么了?怎么感觉老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奇犽有些不解地问一旁看起来精神就不怎么样的鸣人道。

    “嗯嗯,鸣人你到底怎么了,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呢。”小杰也跟着过来好奇地问道,他们三人现在都跟着比斯姬修行,前一阵子奇犽跟鸣人一起出了游戏一趟。奇犽是要去考取猎人证,而鸣人则是先前就得到了自家父母的嘱咐,让他在能够存档的时候,出游戏一下。

    鸣人虽然不清楚自己父母是怎么知道这个游戏的功能的,但是考虑到自家父亲其实也是个十分强大的优秀猎人,这样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出了游戏之后居然会得到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

    他们其实是异世界人,是因为白野威的关系才获救,并被带到这个世界来的。白野威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某个东西,而那个东西也正是可以带着他们穿越时空的关键所在。

    事到如今白野威也已经找到了那个东西,很快就能将东西拿到手里,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要回去原本的世界了。即将回到他们原本的世界就意味着,鸣人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以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再也见不到这里的人,见不到小杰,见不到米特,见不到奇犽,见不到在这里认识的所有人。

    鸣人很犹豫,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双亲一定要回到那个几乎害的他们双双殒命的世界里去,明明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不是吗?

    “鸣人,那里是我们出生、成长、相识、相爱的地方,是我们为此愿意付出生命去守护的地方,也是我们避不开的责任。”波风水门蹲下来直视着自己儿子的眼睛,“但是那并不是你的。”

    “我……”鸣人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看到自己母亲笑着拍拍自己的脑袋。

    “不用着急。”玖辛奈伸手揉着他的脑袋,“我跟你父亲商量过了,如果你选择在这个世界生活的话,我们也没有什么意见。而且那边相比起这里来,技术方面真的是差很多,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网络,至于空调游戏机什么的,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无奈起来,“这样说起来的话,我也觉得回去那里会一时间无法适应下来呢。”她说着,用手撑住脸颊开始有些眼神迷离,“说起来要回到那种出门只能靠走,联系只能靠吼的地方,就算是我也……”

    “唉?这么惨烈?”鸣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糟糕起来。

    “嘛,基本就是这么惨烈。”波风水门笑道,“虽然通灵兽跟忍鹰可以一定程度代替电话,但是完全比不上电话跟网络的便捷跟及时性。”

    “这……”鸣人完全都愣住了。

    “哈哈,不过也不是没有美好的东西。”波风水门笑了起来,“正是因为在那边有着属于我们的羁绊,所以无论如何也想要回去。但是鸣人,你选择去还是留,都由你自己决定。”

    “你是我们最重要的儿子,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获得幸福。”两夫妻一起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温暖。

    鸣人沉默了很久,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用太心急,白野威殿下估计大约还有一些时间才能得到那个东西,这段时间你都可以留在游戏里,跟你的两个好朋友好好聊聊,不必急着做出决定。”波风水门拍拍自己儿子的脑袋,“不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跟你妈妈都一定会支持你的。”

    鸣人被奇犽拍了一下之后,这才仿佛惊醒过来一样地应道,“对,对不起,我最近……”

    “啊算了算了。”一旁的比斯姬忍不住地挥了挥手,“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要是再这样心不在焉的话,我可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有着可爱双马尾的女孩子从一旁的石头上跳了下来,朝着他们叉腰说道,“有什么心事的话,说出来远比埋在心里舒服,你们难道不是朋友吗?”

    “是啊鸣人,有什么心事的话,可以跟我们说啊。”小杰认真地看着他。

    “就是,你这个笨蛋玩什么忧郁!”奇犽顺手一拳头打在白野威的脑袋上。

    “我……”鸣人用力地拍了拍脸颊,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忧愁,“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这才象样嘛!”两个少年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起来。

    在鸣人有些颠三倒四又有些混乱的述说中,两人总算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奇犽吃惊地看着他,“原来你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人么?难怪你会使用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能力。”

    “唉,异世界啊,那你的那只狐狸也是吧?”小杰好奇地问道,“好厉害,难怪会说话。”

    趴在鸣人头顶的九尾哼了声,也不答话。

    “不过现在不是这样的问题啊。”鸣人头疼地说道,“问题是,我一旦回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奇犽下意识地说道,“那样的话就不要离开,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啊。”

    “可是话不是这样说的吧?”小杰忽然说道,“鸣人的家人不是要回去吗?”

    “而且,过了这么多年也一直想要回去的话,一定是在那边有无论如何也要去做的事情吧?”小杰说到这里的时候,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就好像酷拉皮卡,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够报仇……”

    “……确实,而且家人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奇怪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离得开的存在呢。”奇犽也忍不住地用手托住下巴,他想起了家里的兄弟姐妹,想起那个总是被隔离开的弟弟亚路嘉。

    “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鸣人叹气道。

    “嗯……”三个少年一起叹气起来。

    “我的话,虽然很想留在这里,但是同样也不想跟父母分离。”尽管已经出来闯荡了快一年,但是鸣人说到底还是个只有12岁的小孩,“而且……老爸虽然没有说,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那边的世界一定不是很平稳,不然当初他们就不会在可能死掉的情况下被白野威救走,这些年下来,他们俩也不会始终如此坚持不断地修炼。”

    “我想要帮他们,不想要看到他们死掉。”鸣人认真地说道。他知道,自己身上的九喇嘛只有一半,九喇嘛说,本来都是在母亲身体里的,但是由于穿越时空之前,它被人操纵强行脱离了玖辛奈的身体,致使她伤势太重,之后无法完全将九喇嘛容纳进身体里,这才不得不在白野威的帮助下分离出一半来进入鸣人的身体。

    他们这样身体里存在着尾兽的情况,被称为人柱力,而尾兽一旦离开人柱力,人柱力就会死。

    以老爸老妈那么强大的实力,却依然遇到了这样的情况,现在老妈的身体里更是只有一半的九尾……碰到之前那样的敌人的话,只怕会更加束手无策吧?

    鸣人不敢想象自己父母倒在血泊里的画面,他的拳头不知不觉地握紧了。

    小杰跟奇犽对视了一眼,跟鸣人一起长大的小杰主动开口道,“如果你确定想要做什么的话,就去做吧。”

    “就是啊,就算不是在一个世界,我们也是朋友啊!”

    鸣人愣住了,他抬起头来看着两人,忍不住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来,“嗯,我们是朋友!”

    “切,到时候我一定会找出来办法,跑到你那边去的!”奇犽大言不惭地说道。

    “是啊,既然那位白野威小姐能做到这样的事情,我们一定也可以做到的!”小杰用力地挥拳,“念的能力有那么多种,说不定就有一种可以让我们穿越时空!”

    “好!”鸣人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我也会努力的,到时候一定会想办法过来找你们的!”

    三人相互闹腾了一会儿,重新又和好了。

    “我决定了,我要跟你们一起回去。”前往一坪的海岸线的之前,鸣人找了个机会再次离开了游戏机,看着自己的父母,他认真地说道。

    “嗯!”

    小杰他们最后好不容易终于通关了游戏,他们各自选择了几种卡片带了回去,鸣人带走了一坪的密林,本来他只打算要一张泉水之壶,但是磊扎告诉他,一坪的密林是白野威送给他的礼物。

    从巴特拉家里出来,三人就看到不远处的白野威正微笑着看着他们。

    “看来你们都得到了很大的成长呢。”幻化成女人的白野威笑着看向三个少年。

    “嗯!”小杰认真地点头。

    白野威笑着轻轻抚摸他们三人的脑袋,最后在小杰面前停留了一下,一道光芒忽然从小杰的指环上飞了出来,没入了白野威的手心里。

    “这是……?”小杰忽然意识到,这似乎就是白野威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鸣人,做个告别吧。”白野威看着他说道,“明天的话,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嗯!”鸣人有些想要哭泣,但是还是认真地点头道。

    第二天一大早,小杰跟奇犽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四人包裹在明亮的太阳光芒之中,倏然消失不见了。

    第85章 木叶村

    即便是白野威,在面对着这样无止尽的天旋地转的时候,也感到了一阵力不从心。他不知道是不是带着人穿越的关系,居然碰到了这样坑爹的事情。

    时空的洪流并没有伤害他们,而是轻柔地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但是这样剧烈的旋转不论是谁都会受不了,白野威现在甚至觉得能够像波风水门他们一家子一样昏过去也就罢了,可他偏偏庆幸无比。

    等到落地的时候,他四脚趴在地上,整个白狼都不太好了。

    眼前无数旋转的星星,脑袋里简直乱成了一团浆糊,他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够站起来,最后干脆放弃了站立的想法,趴在地上等晕眩的感觉过去。

    “唔……”波风水门摇晃着脑袋试图站起来,很快就失败了,即便他中途昏迷了过去,身体还是受到了强烈晕眩的影响,完全无法站起来,就连坐都不行,最后也只好躺在地上。

    “唔……头好难过……”没过多久漩涡玖辛奈也跟着醒了过来,她觉得整个脑袋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就连她身体里的九尾都呈现出了完全晕眩的状态。

    等到他们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家人躺在树林之中,旁边的白狼整个身体趴在那里好像一张烧饼一样地摊着,都是忍不住地一笑。

    足足过了一个上午,漩涡玖辛奈才觉得自己似乎找回来了一些感觉,她无奈地对身边的波风水门说道,“我现在还真是羡慕鸣人呢,什么感觉也没有只要躺着睡觉就好。”

    “……哈哈,让他多休息一会吧。”波风水门好不容易地才支起身体坐了起来,“我们这是回来了么?”

    “当然啊……要相信我的技术……”白野威觉得自己的状况比他们都要好一点,他摇晃着站起来,虽然四足站着的时候都好像在打飘,但是好歹也是站了起来,“我觉得……我现在脑袋晕的连异袋都不开来……”

    他说着,忽然狠狠地一个头槌朝着波风水门身边的树撞了过去。

    “喂你没事把?”还以为白野威这是想要使用暴力疗法来遏制晕眩,波风水门连忙问道,随即脑袋上忽然一疼,他伸手准确地接住了第二个掉下来的东西,“蜜柑?”

    “苹果?还有桃子?”漩涡玖辛奈也吃惊地看着那完全就是十分普通的绿叶乔木上十分不合常理地掉落下来好几个水果,“连青梅都有?”

    “嘶……好酸!”白野威嘴里咬上了从树上掉下来的青梅,算的他龇牙咧嘴,但是不得不说,被这样充满了果香味的酸味一冲,他的脑子现在真的舒服多了。

    “呼……”白野威用力地摇摇头,“我还以为会晕死呢,太吓人了。”

    看到他的做法,另外两人也立刻毫不犹豫地将青梅跟蜜柑塞进了嘴里,漩涡玖辛奈的脸立刻就皱了起来,却还是不愿吐出嘴里酸涩的梅子,倒是波风水门要幸运的多,甜甜的蜜柑酸味不浓,在甜味的映衬下倒是更变得更加好吃了。

    他愣了愣,看到老婆尽管被酸的龇牙咧嘴的,精神头却好了不少的样子,他也果断放下手里的蜜柑,拿过一旁掉下来的青梅狠狠咬了下去。

    两夫妻酸的几乎把牙齿都弄倒了,这才清醒了过来。

    两人一狼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时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啊,真是的。”白野威无奈地挠挠耳朵,“感觉被你们看了笑话呢。”

    “哈哈,大家不是都一样嘛?”波风水门看着自己的儿子,“等鸣人醒来也给他来个吧。”

    白野威左右看了看,“这里应该是靠近你们村子的森林了,我记得我好像就是在这附近将你们拉走的,所以回来的时候,应该也不会偏离的太远。”

    “谢谢!”波风水门看着白野威说道。

    “没什么啦,本来就是我不好,一不当心就将你们也拉走了。”白野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将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那个人……”说到害的他们夫妻如此狼狈的人,波风水门的脸色有些沉了下来,他扶着额头,“我一定会亲手将他打倒。”

    “水门,那个人到底是谁?”这么多年下来一直都没有询问过他实情的漩涡玖辛奈终于忍不住地开口问道。

    “……是带土那孩子……”隔了许久,波风水门才艰难地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漩涡玖辛奈吃惊地坐了起来,“你是说……那个人是……宇智波带土?”

    “嗯。”波风水门无奈地点点头。

    “怎么可能!?”玖辛奈不敢置信,“为什么那个孩子要做这样的事情?”

    “这我就不知道了。”波风水门一开始自己也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但是他自己的徒弟他又如何会认不出来?更何况当时流落在外的写轮眼只有在三战之中无法回收的宇智波带土,再加上那个人跟自己动手的时候似乎对自己十分熟悉的姿态,除了被认为是早先死亡的宇智波带土还能有谁?

    “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犯错……”波风水门握紧了拳头,他的念是特制系的,在他强烈的愿望之下发展出了识破幻术的特殊能力,“我一定要亲手将这个错误终结掉。”

    漩涡玖辛奈轻轻地抱住他,拍着他的背脊没有说话,宇智波带土就算做出再怎么样的事情,都是波风水门当年认真教导的学生,事情走到这一步确实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但是波风水门心中的疼痛,又岂是如此简单就能说出来的?

    过了好一会,波风水门这才看着对方说道,“谢谢你,我没事的。”

    这才看向一旁的白野威,“白野威殿下,你在这个世界会呆上多久?立刻就会离开吗?”

    “不,穿越时空也是有很多限制的,虽然这个世界并没有我想要寻找的记忆碎片,但是一来穿越时空的时间还没有到,二来我的力量还不足以支持我再来一次。”白野威摇了摇头,“我大概会在这里呆上三四年吧。”

    “三四年啊,那样的话,你是否愿意到我家来?”波风水门笑着问道,“对外你可以说是我的忍兽,在我们的世界,通灵兽跟忍兽几乎都是可以说话的,而且也往往有着特别的能力……就是不知道这样是否比较不敬?”

    “没关系啦,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身份这就够啦。”白野威摇摇头,“现在好点了没?”

    “好多了,玖辛奈,我们回去吧。”波风水门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落叶,朝着身边的妻子伸出手来,“我们回家了呢。”

    “嗯!”

    木叶的村子坐落在森林之中,村子的外围有着高大的围墙,村子本身布置着巨大的忍术结界,就连地下都有,想要悄无声息地潜入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波风水门并不像引起众人的注目,他们一家人已经消失了十一年了,十一年的时间足够让人们完全淡忘一个上任没两年的火影。

    而且他这次回来村子,本来就不曾指望去争权夺利,事实上当年他虽然获得了火影之名,但是其中真的存在不少阴差阳错,也不乏木叶村内几大家族的相互博弈,这才让同样是热门人选的三忍都失去了资格,而让他这样的一个小青年上了位。

    十一年的时间,他十分认真地回顾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猎人世界里认真地接触过政治,十分明白政治这种东西的黑暗。木叶虽然不至于到猎人世界里那样夸张,但是明显也不是如同一般住民眼里看到的那样青白。

    他在村外等了许久,这才找上了一支商队。

    商队的人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十分温和的样子,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白狗跟着,下意识地就放松了警惕,被漩涡玖辛奈的念轻易地影响到了精神,将他们当成了商队的一份子,带着进了木叶。

    是的,白野威又再次变成了小小的白狼姿态,毕竟这样的姿态更加容易让人接受,也不至于让人觉得有危险。

    波风水门坐在马车里,看着十多年不见的村子,还是一样的熟悉,虽然有不少的变化,但是与记忆的并无差别。就连跟在商队后面盯梢的暗部也还是一样的布置,他拉了拉兜帽,看着就连昏睡中也皱着眉头的儿子,无奈地笑了笑。身形微动,便从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玖辛奈的忍术幻术不怎么样,但是自从当年吃过宇智波的苦头之后,他们夫妻两在修习念的时候都对这一点做了专门的修行,其结果就是波风水门获得了看破的能力,而漩涡玖辛奈获得了施展幻术的才能。

    使用念制造出来的人偶配上幻术,完全的无懈可击。

    几个暗部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波风水门已经来到了火影小楼里。

    “唉……”使用望远镜之术监控着宇智波佐助的火影三代目有些无奈地看着水晶球里少年愤恨一般地联系着体术,良久才叹息了起来。

    “三代目。”波风水门忽然开口。

    “什么人!”猿飞日斩猛地抬头,就看到原本空无一人的火影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个穿着斗篷的人,一瞬间办公室里出现了大堆的暗部,他们全都目光灼灼地看着这个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神秘人。

    “好久不见了,三代大人。”波风水门拉下了兜帽,“看到您如此健康,真是太好了。”

    “你,你是……”猿飞日斩手里的烟枪忽然掉了下来,“水门……!!!”

    第86章 木叶的状况

    “说起来,这个村子给人的感觉还真奇怪啊。”白野威大大地打了个喷嚏,“血的味道好浓,仇恨味道也好重。”

    “血的味道?”使用了点小办法将一头红发染成金色的漩涡玖辛奈楞了一下,“仇恨……?”

    “嗯,很浓哦。”白野威挠了挠耳朵指着村子的一角说道,“最严重的是那个方向。”

    “那里是……”漩涡玖辛奈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白野威说的方向是什么地方,“宇智波一族的族地?”

    “是族地?但是那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啊。”白野威奇怪地说道。

    “怎么会……”漩涡玖辛奈愣住了,“怎么可能,宇智波一族可是很大的一族,他们的写轮眼可是木叶之中最为强悍的血继限界,现在怎么会……”

    “虽然不是很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在那个地方现在的确没有多少人类生活的气息。”白野威解释道,“能感觉到的,就只有十分浓厚的仇恨与悲伤。”

    “真奇怪,这样奇怪的状况是怎么回事,怨恨交缠着不甘与悲伤,已经开始渐渐地扭曲了呢,这下子感觉就连整个空间都有点不太妙的样子。”感觉到土地上的不对劲,白野威有些不解地皱眉。

    “……”漩涡玖辛奈忍不住咬住了嘴唇,眼神有些变得阴沉下来,听到白野威的这些话,她还有什么会不明白的,除非那一族的人全死光了,不然不可能会出现一整个族地都空了的情况,更不可能出现这样浓浓散不去的巨大仇恨。

    作为被宇智波攻击几乎死掉的受害者,可就算是这样,漩涡玖辛奈也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都不曾希望过,要将对方一族全部杀死。

    一时间房间里沉默了下来,除了旋涡鸣人沉睡时发出的呼吸声,房间里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过了许久,波风水门才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到沉默着的妻子,有些奇怪地问道,“玖辛奈,怎么了?”

    “水门……”玖辛奈歪着坐进了波风水门的怀里,“白野威告诉我……宇智波一族全灭了。”

    “……嗯……”波风水门脸上原本还带着的些许微笑瞬间消失不见了,本来不想让妻子担心而强装出来的笑脸一时间也消失不见了。

    “白野威说……那片土地混合了十分浓烈的怨恨与悲伤,已经开始了扭曲……”玖辛奈伸手盖住眼睛,“美琴他们……应该也都遇害了吧……”

    “……嗯。”波风水门只能如此沉默地说道,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团藏竟然会提出这样的想法,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让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怨恨与悲伤,怎可能会少呢?

    被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的后辈亲手斩杀,就算这其中有些其他人的小动作,始终不能掩盖这份弑杀亲人的事实。

    这样的悲伤,无论过上多久都是无法掩盖的吧。

    波风水门想起了三代看向自己时候的歉意,想起他对自己所说的,十多年前村子将所有的仇怨都推到了九尾身上,如今好不容易回来的玖辛奈甚至都不能以人柱力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出现,若是当初他跟妻子真的就那么一命呜呼,那被留下来的鸣人会遭遇什么?

    想到这样的事情,他伸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妻子,低沉地说道,“玖辛奈,虽然这样说可能会让你觉得很不高兴,可是我是真的这样觉得,能够带着你跟鸣人一起走掉,真的是太好了……”

    玖辛奈再也忍不住地扑进自己丈夫怀里,无声地哭泣了起来。

    玖辛奈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哭成这样,感觉仿佛在那一瞬间,各种情绪都涌了上来,这让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收敛好自己的情绪之后,她才擦着眼泪问丈夫木叶到底发生了什么。

    波风水门轻轻地抱住她,一点点地开始说他前去火影楼之后发生的事情。

    虽然对于他的再次出现所有人都很吃惊,但是毕竟当年不曾找到他们一家三口的尸体,在被人拯救后带去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之后好不容易才找到路回来的解释倒也说的通。确认过身份,的确是四代之后,三代就将他们走了之后的事情一点点地告诉了他。

    村子上层人物因为实在找不到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因此就把毁灭村子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九尾上,并借口已经将九尾彻底封印了起来来躲避其他村子对于木叶九尾人柱力的窥探。

    之后宇智波一族有了反叛之心,结果在团藏怂恿、三代点头的情况下,由宇智波一族最年轻也是资质最好的宇智波鼬亲手执行了灭族,只留下了宇智波鼬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团藏那家伙怎么能这样做!”听到这里,漩涡玖辛奈一掌拍碎了桌子,“三代竟然会点头,让一个才13的小孩子去执行这样灭绝人性的任务!!”

    “……我也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虽然对政治,对木叶也算是有所了解,但是波风水门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许是畏惧写轮眼的力量,也许是因为担心没有九尾的力量无法镇压叛乱,也许……现在也没有什么也许可以说了。”

    “可恶!”漩涡玖辛奈愤怒到了极致,一头红色的头发几乎要无风自动起来。

    “冷静点。”白野威摇了摇尾巴,将被她拍碎的桌子恢复原状,这才继续问道,“后来呢?”

    “后来长老团的人过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团藏对我的话表示质疑,明天我要去暗部接受质询……”波风水门有些无奈地说道。

    “该死的,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漩涡玖辛奈十分不满。

    波风水门轻轻拍拍自己妻子的肩膀,“我倒是没什么关系,毕竟这样的事情也是属于常规流程,而且要进行质询的话,最有可能的是以山中家的人为主,其他的暗部跟根部的成员在一旁监督的状况吧。而且我也并没有撒谎,只是到时候,白野威的事情可能会瞒不住。”

    “我的话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哦。”白野威淡定地说道,“他们或许可能不会承认我是神明,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只担心他们会对你出手……”波风水门无奈地叹道,“也不知道是否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如今的团藏老爷子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古怪了,简直就好像……”

    他猛地闭上了嘴巴,“算了,不说那些了。质询会完毕之后,我大概会加入暗部,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回去我们的家里。”

    “……嗯。”虽然心有不满,看漩涡玖辛奈也还是清楚的,离村那么多年的忍者几乎可以被定义称叛忍了,哪怕先前的水门是火影四代目,此时回来仅仅只是接受质询,已经是十分宽容的做法了。

    “为什么呢,明明是一直心心念念希望要回来的世界,却会如此的……如此的悲伤?”漩涡玖辛奈无奈地说道。

    “不要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在猎人的世界时我们一无所有,不也好起来了吗?木叶也是,我会想办法,让这里重新变得美好起来的!一定会的!”波风水门坚定地说道。

    “好决心!”白野威认真地看着他,“只要有这样的决心,我想你一定可以实现你的愿望的。”

    “不好意思,本来并无意想要将你也卷进来的。”波风水门有些无奈地说道。

    “没关系,我的实力比你们强大,拥有自保的能力。”白野威笑道,“而且……我可是神明啊!相比起担心我的安危之类的问题,你倒是更可以考虑来信仰我啊,我会保佑你的哦。”

    “我的话,心中已经有了更加重要的信仰,所以很遗憾啊。”在内心之中火的意志从来不曾熄灭过的波风水门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白野威陪着波风水门前往了火影楼。

    质询会进行的很顺利,本来就没有做出背叛村子行为的波风水门很轻松地就通过了质询,而白野威的事情也在三代与波风水门的强烈要求轻飘飘地放了过去。

    尽管知道之后一段时间都会受到监视,但是能够平安通过这次的质询会让他们都十分高兴,更重要的是,就在他们到家的时候,睡了快三天的旋涡鸣人终于抱怨着头晕地醒了过来。

    “这个村子,还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有着如此浓厚的鲜血,可是这里的人却依然如此热爱它……”白野威坐在门廊下,有些不解地说道。

    “嗯,这样复杂而特别,所以才是人类,所以才是忍者。”波风水门毫不在意地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就给你个忠告吧,那个叫团藏的人,身上已经背满了诅咒了。”白野威忽然开口说道。

    “你是说……”虽然没有使用凝去看,但是波风水门同样也感觉的出来团藏身上的气息不对劲。

    “如果只是做了什么的话,他身上的气息不会浑浊到这样的地步。”白野威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个人,他的身上几乎已经被怨恨写满了,“那个人,活不了几年大概就会死了,而且不会得?(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