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1 部分阅读

第 21 部分阅读

    猎人协会并不是什么乌托邦,虽然尼特罗是会长,也占据了协会里大部分的势力,但是协会之中到底还是派系林立,白野威完全无意搀和到他们的争斗里,因此这些年来也学着金那样很少出现在猎人协会里。

    “忍者学校是专门培养忍者的地方吗?”白野威对波风水门世界里的事情很少过问,此时听到他说出一个新的名词来,才好奇地问了一句。

    “嗯,通过考试的就可以成为下忍。”波风水门点头笑道,“忍者同样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职业,但是我相信我的儿子一定是一个可以撑起木叶未来的人。”

    “鸣人的话,一定没什么问题的。”白野威点头笑道,“那个孩子身上有着我的特质呢。”

    “是啊。”波风水门笑道。

    虽然表现得对自己儿子十分有信心,波风水门这两天还是过的有些漫不经心,不是弄错什么就是弄丢什么,搞的白野威干脆将他提留了出来,背上他直奔猎人考试的考场。

    “咳。”对自己这段时间的不妥感到不好意思的波风水门咳嗽了一声,不好意思地看着白野威忽然在自己的面前变成女人。

    “哦,鸣人他们运气不错啊。”白野威卡着时间从后门里跑了进去,“居然是最后到的。”

    “最后……”波风水门笨蛋爸爸的特质忽然冒了出来。

    “冷静点啊,这次第一场考试据说是萨次做考官。”白野威顺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这才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萨次?那个金的崇拜者?”波风水门冷静了下来,“他的话,一般基本都是体力加野外的流程吧?”

    “嗯,看来这次的猎人考试要有一次长跑了……呃……”白野威忽然露出了一脸为难的表情来,“真是糟糕啊。”

    “怎么了?”波风水门奇怪地问道。

    “看到了一个勉强算是熟人的人。”白野威如是解释道。

    “熟人?”波风水门有些奇怪。

    “嗯,当年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记忆碎片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偶遇到身上有线索的,而且当年他还答应会帮我留意特殊的东西,所以我现在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对他。”白野威诚实无比地说道。

    “哦,是哪一位?”波风水门看着人群扫视了起来。

    “就是那个,装扮得好像是个小丑的。”白野威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他的装扮居然变得如此前卫。”

    “……我觉得,他八成早就不记得你了吧。”波风水门看了眼那边笑得十分危险,一言不合就将人手斩断的西索,艰难无比地说道。

    第80章 猎人考试(中)

    白野威这边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是忽悠了还是青葱少年的西索,至于他现在长得这么歪这种问题嘛,因为完全不关自己的问题,所以白野威将之视而不见了。

    波风水门觉得有些时候,白野威的想法果然不愧是神明才会有的,就算对着这样的一个,一个……总之让他很难形容的家伙也会有对一般人的责任感,换了他的话,对这样的一个货色绝对会我无视到底的,更别提还会产生什么歉疚愧疚之类的感情了。

    白野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毕竟是在下先前的时候对他如此嘱咐,不论他是否还记得我,这些年来无论他是否有真的帮我注意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始终都是先提出请求的我的不对。”

    “不,请务必当称当时你什么都没有说。”波风水门严肃地说道。

    西索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视线,事实上,在场那么多人里,有几乎八成的人都把实现放在了他的身上。而西索也很享受这样的实现。

    就在白野威跟波风水门聊天的时候,猎人考试已经开始了,在萨次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开始拔腿狂奔。

    “要跟上去吗?”白野威体贴地问好爸爸波风水门。

    “还是算了。”波风水门故作镇定地道,“如果只是长距离奔跑的话,鸣人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就算是前面的湿地,也还有着九喇嘛在,肯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有信心就好。”白野威挠挠脸颊,“这样的话,我们去第二关的地方等他们吧。”

    “嗯!”波风水门用力地点头。

    这一届的考试充满了风波,萨次的超级长跑果然是最简单的一个关卡。第二关的寿司鸣人也是知道做法的,他家里玖辛奈虽然经常给他做饭团,但是偶尔也是会做一些寿司的,特别是他身体里的九喇嘛,最喜欢的就是老妈做的豆皮寿司了。

    白野威本来以为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谁知道被惹火了的考官居然直接宣布所有人都失败,一个通过的人都没有。要不是尼特罗跑了出来,宣布重新考试的话,波风水门估计会直接跳出来。

    白野威死死地拖着他,“不是说了要相信自己的儿子的吗?”

    “鸣人。”波风水门几乎想要咬手绢了,白野威决定事后将他此时的脸孔画下来送给玖辛奈。

    等到鸣人他们通过第二场美食猎人的考试之后,一行人上了尼特罗开过来的飞船,门淇刚走进休息室,就看到波风水门一脸满足样的脸孔,不由地楞了一下,这才忽然问道,“呃,波风先生,那个金发的小子跟你是……”

    “鸣人是我的儿子。”水门笑得背后都开满了鲜花。

    “哈?”门淇吓了一跳,“但是我记得他好像是姓漩涡的吧?怎么是你儿子却不跟你姓啊?”

    “因为我选择让他跟随他妈妈的姓氏。”波风水门说起这个事情倒是一点也没有不对,“我只是个孤儿,波风这个姓氏也只是当时在收容所随意获得的,所以作为我们感情的结晶,相比起传承我这个随意获得的姓氏,我还是更希望鸣人能够将漩涡一族传承下去。”

    “漩涡……”萨次好奇地放下茶杯,“不曾听过的名字呢。”

    “哈哈,没有听过那是当然的事情。”波风水门笑笑不回答这个问题,“下一站是去什么地方?”

    “嚯嚯嚯,虽然按照规矩来是不可以告诉你这个考生家属的,不过反正下一站就算你知道也无法帮助他们什么,直说也不要紧。”尼特罗摸着胡子笑道。“是陷阱塔。”

    “唉,让他们去那里真的不要紧吗?”波风水门有些担忧地问道。

    “嚯嚯,担心自己的儿子吗?”尼特罗笑着问道。

    “……不,我比较担心陷阱塔……”波风水门沉默了一会之后,很是冷静地回答道。

    “唉?”险些扯下自己胡子的尼特罗楞了一下,“为什么会这么说。”

    “没事的。”白野威拍拍波风水门的肩膀,“到时候我会去看一把的,如果九尾有什么状况的话,我会出手挡一下的,起码不会让陷阱塔泵坏掉。”

    “总之,拜托你了。”波风水门诚恳地说道。

    九尾的存在从来都没有瞒着鸣人,而且这么些年下来,九尾跟鸣人之间的感情也已经培养的很好了。正如白野威所说的那样,鸣人身上有着仿佛太阳一般的特质,充满了光明,让所有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向往。九尾在一开始的别扭过后,很快就对这个小孩上了心,两人很快就玩的很好。特别是在御使九尾力量的时候,相比起自己母亲,鸣人更多通过本能,因此也更能发挥九尾的强大破坏力。

    波风水门就是担心这一点,才会这样发问,要是一不当心鸣人在陷阱塔里呼唤九尾然后来一发尾兽玉的话……波风水门像是看到了数之不尽的账单朝着自己飞过来。

    要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是绝对做不出金那样将猎人协会发来的账单当垃圾的举动的啊!

    白野威为他的杞人忧天抹了一把汗,果然每个父亲在自己儿子遇到大事的时候都会不冷静,九尾怎么可能会这样无脑,而且就这陷阱塔里连念都没有的普通犯人,鸣人随便打打都能将他们揍扁。

    “我觉得啊,你与其担心鸣人的问题,还不如先去看看小杰,他似乎交上了一个很不得了的朋友。”白野威想了想刚才看到的,跟小杰他们走在一起的银发少年。

    “啊,奇犽·揍敌客啊。”波风水门愣了下,“我记得他是揍敌客家的三子,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他们家是不介意自己家小孩结交朋友,但是还记得那个火星人么?”白野威有些叹气,对揍敌客家里人奇诡的品味不敢恭维,“那个家伙是那个奇犽·揍敌客的大哥,而且似乎对自己弟弟有这样的行动觉得相当不满。”

    “……唉?”几个人都吃惊地看着白野威,毕竟不管怎么看,那个菠萝头的家伙都跟那个长相可爱的银发少年之间找不到任何一点相似之处啊!

    飞船上的几人聊着天喝着茶,一晚上过去之后,考生们就被送到了第三关的陷阱塔塔顶。

    这一次鸣人他们五个一起掉了下去,没有了东巴的搀和,五个人只用了三十个小时就跑到了塔底。

    等到第三关的考试过后,第四关的岛屿生存就更难不倒他们了,只不过相比起运气爆棚的鸣人,小杰还是十分不走运地抽到了西索的标签。

    “不要紧的,到时候我去帮你多弄几个号码牌来,肯定不会有问题的。”鸣人连忙拍着胸口说道,“相信我,我的动作很快的。”

    “我还是想要去试一试。”小杰握着手里的号码牌,认真地说道。

    “唉?小杰你疯了呀?”雷欧力总算还记得现在仍旧在考试中,大叫一声之后连忙放低声音,“那可是西索啊,那个变态!”

    “嗯,我知道。”小杰认真回答。

    “好吧,我知道了。”鸣人叹了口气,“谁让你是我的死党呢,我不会阻止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要狩猎西索的号码牌,必须要等到我回来跟在你的身边为止。”

    “好。”小杰也见识过鸣人妖狐化的姿态,点头说道,“而且我也需要练习,我也是不敢就这样贸贸然地就上去跟西索战斗的。”

    “你们俩真的疯了么?”奇犽皱眉,混合着不满与担忧地说道,“我可不想陪你们去送死。”

    “不要紧的,不会送死的。”小杰笑道,“鸣人可是很厉害的。”

    “哈……”奇犽叹了口气,“算了算了,记得到时候也叫上我,我会记得去给你们收尸的。”

    “哈哈。”小杰笑着跟他对视一眼。

    “小杰居然真的要去狩猎西索的号牌?”远远地举着望远镜注视着他们的波风水门吃惊地说道,“还真不愧是金的儿子,目标真是足够远大。”

    “说起来现在也不知道金去了哪里。”白野威打开手边的画纸,开始画起鸣人他们来,这一次的猎人考试他已经画下了不少两个小孩的英姿了。

    “那个混蛋没什么可以说的。”就算很认同金的理想,波风水门还是一样必不可免地在与金的交流之中逐渐将他的称呼换成了这样的,“我是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逼着小杰跟凯特,说是害羞的话,也太夸张了点吧。”

    “所以果然还是他亲生的吧?”白野威小小声地说道。

    “连凯特也?”波风水门吃惊地回头。

    “你想太多了……”白野威放下手里的东西,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刚刚什么也没有说。”

    第81章 猎人考试(下)

    西索在湖边洗澡的时候,一旁的伊尔迷带着一些无法理解的神色走了过来,他拔掉脸上的钉子,露出底下有些茫然的脸孔来。

    “嗯,你居然也会有这么奇怪的表情?”西索楞了一下。

    “我本来就是有表情的。”伊尔迷认真地说道,“我的弟弟奇犽,跟在他身边的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伊尔迷没有说是哪里奇怪,也没有说谁比较奇怪,以西索的分辨能力,当然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他一手抚着头上湿润的发丝,一脸诡异表情地说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么?这样特别的存在。”

    “那个金发的少年。”伊尔迷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不过你似乎并不奇怪?”

    “你难道不觉得,这确实很有趣吗?”西索笑眯眯地说道。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碰到过类似的人么?”伊尔迷无比淡定地说道。

    “是的。”西索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伊尔迷觉得自己多半不应该提起这个事情,西索的情绪甚至都变得高亢起来了。

    于是他果断地装成什么也看到的样子,开始在地上挖坑。

    “嘻嘻嘻……”西索笑得十分古怪,“虽然那个少年给人的感觉很奇妙,明明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对,就是能感觉到奇妙的危险。但是啊,只有这样的程度的话,跟我以前遇到过的人却是无法相比呢。”

    正在挖坑的伊尔迷诡异地回过头来看着他,“我知道了,你打算结婚生子了是吗?”

    西索踉跄了一下,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你家里逼婚到了这份上么?”

    伊尔迷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一边迅速地挖了个足够将他整个人都埋进去的大坑,一边回答道,“虽然母亲一直都很喜欢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但是还没有到需要你这样替我担心的程度。另外,如果你想要追求对方,我会鼓励你的。”

    他说完,整个人就这么沉进了土里,“那么,我睡觉了,考完记得叫我出来。”

    “……”西索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就这么沉进了土里,却连吐槽都做不到。天知道,他只是从那个金色头发,叫鸣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多年前曾经偶遇过的,一个叫做白野威的女人的特质而已。事实上当时他就发现那个叫白野威的女人十分不简单。等到他事后去找了路子调查过后才发现,那个叫白野威的女人竟然是猎人协会一星猎人,并且在幻兽保护上非常有一手。

    直到如今他都不明白,为什么白野威能有如此纯净的气息,实力却一点也不弱。他好奇的问题,仅此而已,现在被伊尔迷这么一说,却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古怪起来。

    至于白野威多年前跟他提过的事情么,咦,有那么一回事吗?

    白野威举着望远镜看向远方,“鸣人做的不错嘛,这么简单地就找到了敌人的所在之处。”

    听到儿子被夸奖,波风水门表现得比鸣人还夸张,“那是当然的,他可是我的儿子。”

    “被他知道他这么重要的考试你居然一路尾随一定会跟你生气的。”白野威不客气地说道。

    “呃……”波风水门犹豫了一会,在儿子会生气跟在儿子最重要的时刻祝贺他这两个选择之中摇摆不定。

    看了一会鸣人的动向,白野威将视线转向小杰,“小杰似乎找到了要领了,不过呃……。”

    “怎么了?”波风水门一抬头就看到白野威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迅速地将手里的望远镜拿了下来。

    “非礼勿视啊。”白野威长叹一声,“我原本也知道那位叫西索的青年是个奔放不羁的人,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奔放到会在这个岛屿上洗澡的意思。”

    “嘛,反正也没人说不准在岛上洗澡吧?”波风水门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在飞艇上没有什么私人空间,他会选择在这岛上洗个澡什么的也挺正常的吧?”

    “不,我倒不是觉得能空闲下来洗个澡有什么不对。”白野威叹气地说道,“只是那位西索青年明明知道这是在考试途中,会有很多人围观,却依然面不改色地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我除了佩服也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

    “……嘛,这就是所谓的个性问题。”波风水门犹豫了一会,认真地说道。

    “我觉得我以前小看你了啊,波风君。”白野威同样认真地看着他。

    波风水门当成没有听见地拿起自己手里的望远镜看了起来,“哦哦,小杰的脑子转的很快啊,在战斗天赋上,还真没有多少人能比得上他。”

    白野威也跟着看了过去,他们当然明白小杰那看似毫无章法的挥杆其实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战斗直觉在里面。

    “照这个办法的话,就算是他想要获得西索身上的号码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波风水门肯定地说道,“这个世界的人在警戒与防御上太过于依赖对杀气的感知与念,有的时候,就算是我也能悄无声息地靠近他们的身边。”

    “而且那位西索先生还没有使用念,是太过于自信了吗?”白野威有些好奇。

    “大概是为了寻找合适的,足够能让他感受到威胁的潜在对手吧?”波风水门在人的见解上远远超过白野威,“我以前就见过,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些特殊的战斗狂人,在发现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足够合适的对手的时候,就会主动出击,去寻找他认为合适的对手。”

    “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白野威感叹了一声。

    之后的发展并没有超出白野威的想象,小杰果然没有按照约定所说的那样将鸣人叫回来,因为时机这种东西真的很可遇不可求。在西索下手杀死另一个人的时候,他果断地挥杆将那个号码牌钓到了手里。

    “我就知道……算了,反正西索也不可能会杀掉他。”白野威放下手里的望远镜,伸了个懒腰走了回去翻找起自己的本子来,打算将刚刚看到的画面赶紧绘制下来。

    这一场考试到了结尾的时候,白野威毫不奇怪地看到鸣人一边用力揉着小杰的脑袋,一边小心地给他脸上孵上临时制作出来的冰袋。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吗?”相比起看到一半就走开去画画的白野威,波风水门可是从头看到了尾,所以看到他们之间似乎有发生了什么,白野威果断地问他道。

    “鸣人回来之后他们又遇到了杀人蜂的事情,但是被鸣人轻轻松松地就搞定了。”波风水门得意地说道,“至于小杰的问题,就好像你说的那样,他挨了西索一拳头之后,跟西索做了以后再战的约定就这么搞定了。”

    白野威点点头,“果然不愧是金的儿子……看来下一次就是最后一战了。”他说着一边翻着手里的画册,“想不到居然画了这么多出来。”

    波风水门终于感到好奇地凑过头来看了看,白野威的绘画风格十分特别,写实的风格中带着十分独特的水墨风格,淡淡的黑白之间就能绘画出十分美丽的画卷来。当初他考猎人证的时候,这一手画笔可是让当时的宝藏猎人惊为天人。

    这一大叠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画纸在艺术收藏家眼里,完全就是无可比拟的宝物。

    “好厉害……”波风水门并不怎么见到他绘画,这次看到之后,不由地发出了由衷的赞叹,“神明的技术都是如此的高明吗?”

    “不,我只是特别擅长绘画而已。”白野威笑了起来,“我以前旅行的同伴也是个很厉害的画师,他曾经做到过不像我使用神力才能做到的,让绘画影响现实这样的事情。”

    “不可思议……”波风水门看到画面上自己儿子英姿飒爽的样子,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最后的考试安排得十分出人意料,又多在情理之中。最后以奇犽失败而结束,这个事实让鸣人完全无法接受,他几乎想要跟伊尔迷大打出手,却被白野威抓了回来。

    “白野威,你搞什么啊,这个可恶的家伙,就是他害的奇犽他……”鸣人的眼睛都有些泛红了,如果不是白野威出手得够快,只怕他会瞬间妖狐化吧。

    “鸣人,我们不能决定别人的生活。”波风水门从一大排黑衣的猎人协会护卫之后走了出来,他伸手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头发,“或许在你看来,这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情,但是对于奇犽而言,却未必会是这样。”

    “但是!”鸣人愤怒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十分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伊尔迷是他的家人,揍敌客有揍敌客自己的生活方式,身为外来者的我们对于这一点是无能为力的。”波风水门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动摇,“如果你想要挽回奇犽这个朋友,那么就拿出实际的行动来,而不是在他的家人要将他带走的时候,冲过去盲目地劝阻。”

    “我要去把他带回来。”鸣人冷静了下来,“虽然不是很喜欢那个家伙,但是他是小杰的朋友。等到小杰醒过来,我要带上他,去揍敌客家要人!”

    “说的好。”波风水门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过老爹,你怎么会在这里?”鸣人忽然问道。

    第82章 回归在即

    白野威看好戏一样地看着波风水门被自己儿子毫不客气地数落了一顿,被训得丝毫没有面子的波风水门只好无奈地挠头,对白野威说道,“让你看笑话了。”

    “反正我看你笑话也不是一两次了。”白野威耸耸肩,“而且还能给我增加绘画素材,我有什么不乐意的?”

    “……”听到素材两个字,波风水门不由自主地就想起来了那么一大堆画卷,“……咳,只有这个,能别给玖辛奈看么?”

    “你真的确定?”白野威淡定地看了他一眼。

    “你就是白野威?”本来在一边看戏的西索忽然开口问道。

    “啊,是的,许久不见了,西索先生。”白野威笑着说道,“多年不见,看到你如此健康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听到白野威这样说,周围的人都露出了诡异的神情来,尼特罗咳嗽一声,还想说什么,西索已经打断道,“正好,来跟我打一架吧。”

    “对不起,我拒绝。”白野威十分有礼貌地迅速说道。

    西索的眼神开始逐渐变得危险起来,大有一言不发就先开打的意思。

    “嚯嚯,现在已经是战斗结束了,想要进行什么战斗的话,还是事后互相约定再打吧。”尼特罗站到了他们俩的中间,笑眯眯地说道。

    “哼。”西索也终于回过神来,他看到周围的猎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妙,便也熄了攻击的念头,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地给了白野威一个挑衅的眼神。

    白野威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也不做什么回应。等到考生们都走开了之后,几人迅速地围了上来,门淇迅速地问道,“喂,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了。”白野威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啊?你到底有多粗神经啊,那个家伙看上你了想找你打架啊!”门淇大声地说道。

    卜哈剌无奈地抬手,“说话谨慎啊门淇!”她刚刚说西索看上白野威的时候,几人都被她的大胆发言给吓了一跳。

    “啰嗦。”门淇没有理会他的话,照样灼灼地看着白野威。

    “唔,我的话并不怎么担心呢,而且说真的,我不擅长没有武器的空手战斗,我想,既然是战斗狂人的话,如果我没有处在最好的战斗姿态的话,西索先生也不太可能会就这么找上我的吧?”白野威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说道。

    萨次想了想点头道,“我觉得这样倒是有可能。”

    “我可不这么看,那家伙一看就是个神经病。”门淇哼了一声道。

    “嚯嚯嚯。”尼特罗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几个说话。

    “会长!”门淇不满地皱眉。

    “嘛嘛,西索不论心性怎么样,现在终归是已经考出了猎人证的人。”波风水门打圆场道,“更何况,你们也要相信白野威的实力啊。”

    白野威听到这样的话,连忙笑了一下。

    完全算得上是端庄娴静的美人微笑起来的模样让在场的几个人都露出了沉醉一样的表情,门淇更是一脸憧憬的样子,“我要是有这么漂亮就好了呢。”

    “门淇,我觉得你与其羡慕人家,还不如改一下你的发型跟衣服。”卜哈剌又一次诚实地说道。

    “啰嗦。”

    白野威的女性形态实在太过于具备欺骗性,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世界的女性猎人很多,也都很不好惹,可是真的碰到长相柔美的女性的时候,能够做到完全不受影响的到底还是在少数。

    白野威无奈地笑了一下,他本来的打算是离开这里之后就变回白狼的样子,哪怕西索再怎么想要找人打架,也不可能会找一匹白狼打。

    波风水门知道他的想法,便打圆场让他们都散了开去。

    “既然他们都已经将猎人证拿到手了,估计接下来就是去揍敌客家里,然后就会开始念的修行吧?到时候估计就可以引导他们去贪婪之岛了。”白野威想了想,“我的话就不跟着他们一起行动了,小杰到底是金的儿子,如果没有足够的锻炼的话,是无法获得成长的。哪怕可能会遭遇生命危险,金也是不希望看到自己儿子一直都是那样孱弱的。”

    “……时间过的还真快啊。”波风水门也跟着叹息了一声,“我也要去开始收拾东西了呢。如果他们从贪婪之岛里出来,我们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吧。”

    “嗯。”白野威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的确让人有些伤心,但是对于你们来说,能够接触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与自己所在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这是十分重要也十分珍贵的记忆。”

    “你说的不错。”波风水门拧了拧自己的肩膀,“这么多年的休息也要结束了呢,真怀念。不过就好想你说的那样,总不能将手里做了一半的事情留给金他们。一起走吧。”

    “对了,你有跟鸣人说过要离开的事情不?”白野威忽然问道。

    “有,不过没有说是去另一个世界。”波风水门挠了挠头,“之前曾经尝试过这样说,结果被鸣人当成是出去冒险的太多,结果有了幻想,反而被教训了一顿。”

    “哈哈。”白野威笑了起来。

    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话,要准备做的事情也有很多,他们好歹也是一线猎人,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东西有很多,特别是白野威,他培育的那么多稀有植物动物虽然已经称了规模,但是毕竟还算小,需要人手保护。而波风水门这么多年来忙碌前往黑暗大陆的事情,也有不少的收获,他现在唯一遗憾的就是眼看着也许再过一两年就能正式获得资格穿过那扇门了。

    虽然可惜,不过他还是更愿意回到自己出生成长,愿意为之献身的村子里去。

    “时间过的还真快啊。”漩涡玖辛奈虽说大部分时间都在鲸鱼岛上,但是每年也会抽出时间去旅行,对于这个世界的见识也是不少,她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三人一狼的合影。这些年来他们的生活都很平静,回去木叶之后,消失了这么多年的四代火影忽然重新回归,只怕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吧?

    到时候哪怕波风水门对于权势没有任何的眷恋,村里的人也不会这样看待他们。到时候只怕不论是自己还是鸣人都会被卷进这些黑暗的争斗之中吧?

    但是,果然还是想要回去呢。

    漩涡玖辛奈站起来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太阳笑了起来,到时候如果五代不那么欢迎他们的话,就让水门去暗部吧。她这样想着,开始收拾家当起来。

    白野威考试一结束就立刻消失不见,这让西索感觉特别不爽,他本来还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跟白野威打一架的,结果白野威不见了,他的第二目标波风水门也消失了。两个人走的还特别潇洒特别不留痕迹,这让他火大得不行。于是带来的结果,就是在之后的天空竞技场再次看到那三个小鬼的时候,西索十分恶劣地狠狠玩了他们一阵。

    之后西索再次在友克鑫看到他们的时候,也没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了,只不过那一次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叫鸣人的小鬼会给他那么奇怪的感觉,明明一直都很弱,谁知道居然会爆发出那样恐怖的力量来。

    就连旅团里爆发力最强的飞坦也没能挡住那个小鬼忽然变身之后爆发出来的可怕力量,那种鲜红的搀杂着各种可怕恶意的念让他们都为之惊叹。要不是后来又出现了个红色头发的女人,只怕仅凭这个死小鬼就足够将整个友克鑫变成废墟。

    漩涡玖辛奈对自己儿子的冲动表示无奈,如果不是她一时兴起想要在离开之前最后逛一次这个世界的话,只怕友克鑫就要真的从地图上消失了。

    另一头的白野威则十分努力地跑遍了大半个大陆,将自己手里的各项工作托付给足够认可的人。就在他往回赶的时候,他在海里看到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

    女人看到白狼的瞬间,因为对生命力的渴望而忍不住地扑了上去,随后又因为对他的敬畏而停了下来,两种同样强大的本能在女人的脑海里争斗的结果,就是她立刻昏死了过去。

    白野威好奇地抬抓戳戳这个奇怪的女人,“奇怪,不是这个大陆上的人的味道……莫非她是从那边过来的?”

    白野威还是第一次看到从黑暗大陆过来的生物,这个女人与其说是女人,倒不如说是大号的人形蚂蚁,将长发掀开,露出来的脸孔完全就是蚂蚁的模样。

    他将这只大蚂蚁翻过身来,顿时就明白她为什么会想要袭击自己了。

    这蚂蚁怀孕了,而且看样子,应该很快就要生了。

    白野威估摸着,最后决定等这蚂蚁生下宝宝之后,就将他想办法送回去黑暗大陆吧。

    第83章 不胜感激

    白野威还是第一次见到黑暗大陆来的生物,而且长得居然还这么奇怪,这让他觉得很是有趣。虽然这只长得像蚂蚁的奇怪家伙快生了,不过这难不倒白野威。

    长得像蚂蚁的奇怪生物居然是如同哺||||||乳类一样生育,白野威有些担心它的身体,连忙找了不少水果出来喂给它。还好这奇怪的家伙似乎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就算一边在不断发出慎人的呻吟也能迅速地摄入能量。

    这一胎似乎有点难产,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力量不足的关系,胎动很厉害却怎么也出不来。

    可是即便如此,这只蚂蚁也没有丝毫衰弱要死的感觉。

    白野威听不懂它的话,在尝试着喂了它一些鱼,驮着它移动也没有见它更衰弱之后,白野威就果断地将它背了起来,开始朝着多年前深海之主告诉他的黑暗大陆的方向直奔而去。

    在海面上如履平地的白野威花了足足一个多礼拜日夜不停地飞速狂奔这才看到了黑暗大陆的地平线,为此他感到精神十足,完全忽视了背上奇怪生物的疯狂挣扎——他真的以为对方那是快要生了才有的反应。

    而一路上吃了那么多稀奇古怪但是能量浓厚的海洋生物的蚂蚁也终于真的到了临界点,成功地分娩了一只新的蚂蚁出来。

    新蚂蚁的个头一出生就不小,但是比起那只大蚂蚁来,更加不具备人类的形态。

    大蚂蚁快疯了,它就是原本在黑暗大陆活不下去才想尽办法逃到人类大陆上去的,一路上忍受狂风暴雨,躲避各种海兽袭击,经历了九死一生,最后在大幸运术的加成下,终于活了下来,并且好不容易曙光就在前方了。

    可是结果呢,它才刚刚接近人类大陆的边缘,就被这个不知名的,天生就带着让它感到亲近与敬畏的白色生物又给送回来了!而且还是到了它完全不熟悉的另一个区域!

    原本想着吃掉人类来获取人类基因的儿子也因为一路上都只能吃鱼而变得更加奇形怪状。蚂蚁女王悲愤得只想以额抢地。

    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虽然不知道那只白色生物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他们一路回来没有风雨也没有海兽袭击,但是如果让它自己带上还年幼的儿子再走一次的话,它是半点自信也没有的。

    悲愤的蚂蚁女王只能决定,一定要教育自己的儿子,让它日后反攻人类大陆。结果最后被缺乏人类具体概念,在这片区域生活得十分艰难的蚂蚁王在榨干了所有利用价值之后,万分嫌弃地杀掉了。

    当然,这是未来的事情,现在还早着呢。

    白野威见到它儿子也生了,行动也可以自如了,便果断潇洒地走了。

    他又不是真的笨蛋,一开始不知道,可是看到它生育了之后的样子,怎么会不明白它的想法。白野威觉得,如果黑暗大陆上的生物都是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人类大陆上的人。不过自己也得估计好时间,如果跑的太久的话,让那指环上的记忆碎片飞走就不妙了。

    白野威是自然的精灵,他走在黑暗大陆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生物会想要主动伤害他。黑暗大陆幅员辽阔,远比白野威一开始预估的要大得多,而且他发现,拥有像蚂蚁那样想法的,在黑暗大陆之中只是少数。而且多半是混的不太好的,才会有那样的想法。

    不过也是,混的好的,在他们看来,如人类大陆那样的地方不过一个区区的小岛而已,哪比得上黑暗大陆这样资源充沛的地方呢?

    白野威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之后,估摸着时间冲了回去。

    等到他回到人类大陆的时候,小杰他们已经进入了贪婪之岛了。

    话说?(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