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20 部分阅读

第 20 部分阅读

    “你的话是看不到的啦。”白野威无奈地凑过去嗅了嗅,指环上面的气味并不浓厚,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甚至都会很不当心地将这个指环忽略过去。

    “唔,既然这个东西对你有用的话,这个就送给你好了。”金自然不会对这种东西小气,非常爽快地说道。

    “不用了……”白野威叹着气将指环还给对方,“我的记忆碎片与其说是附着在这个指环上,倒不如说是我的记忆碎片附着在了你的愿望上比较好。”

    “哈?”听到这么奇怪的回答,金有些不解地看向他。

    白野威随意地刨了刨地面,“这个指环是承载着你希望小杰能够成长的愿望而出现的,所以就算你将指环给我,或是破坏掉,你的愿望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我的记忆碎片也是这样,哪怕这个指环坏掉了,我的记忆碎片就会自动转移到别的承载物上,只要你的愿望没有变化。”

    白野威叹气着解释道,他现在最无奈的一个事情,就是等到他取回这个记忆碎片,还不知道要过多少时间。金会想要做出这个东西,就是希望小杰能够得到很好的成长,这样的话,最起码也要等到十几年以后吧?这个世界的人早熟,也许十年之后,小杰就会想要出来四处游历也说不定……

    那样的话,鸣人差不多也有那么大了吧?不过最起码还需要十年啊……

    白野威觉得自己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始终都只能找到那么一丝半点的线索,至于那个叫西索的奇怪少年,多半是会影响小杰成长的人吧?

    想到这里,他多少有些烦恼地拍着爪子躺下来。

    “唔……”金对于这种唯心主义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怎么信服,如果不是白野威现在就在他的面前,只怕他会先想要去将这个指环做个全套检测吧。

    看到金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就算是躺着的白野威也忍不住地抬爪拍了他一下,“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呃,没什么。我不过就是有些好奇嘛。”金无奈地搔搔头。

    “算了,我们来做正事吧。你不是说要去找那些树有点事情吗?”白野威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长毛说道,“麻烦你还是将指环好好保存吧,可别弄坏弄丢了呀,不然我还要再去找一次我的记忆碎片,就算知道线索在你身上,找起来也实在是很累的说。”

    “好吧。”虽然金还是对白野威说的那个什么记忆碎片觉得很奇怪,但是也正如白野威所言的那样,如果不当心弄丢的话,让白野威再到处去寻找也实在是个麻烦事情。

    “那么,你找这些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白野威好奇地看向他。

    “这些树的后面,有一片很奇妙的林子,那片树林可以自己移动,而且十分吸引生物过去。”金解释道,“我想要从树林里移植一两棵树过来,通过念重新制造一小片新的树林,到时候就可以让它在我的那个岛屿上了。”

    金挠着脑袋说道,“如果强行突破过去的话,也不知道那边的树能不能移植过来,万一弄坏了的话,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所以我宁可小心地沟通这些奇怪的护卫者,也不敢来硬的。”

    “会移动的树林?”白野威也产生了好奇心,“我去看看。”

    “哦,拜托你啦。”金笑道。

    白野威颇为好奇地跑了过去,那些之前将金揍得鼻青脸肿的树木护卫们就好像是没有看到白野威似得,让他轻松就跑了进去。

    “真是羡慕啊。”金揉了揉脸上的伤口,“还好有白野威,不然依靠我的话,怎么也得再跟他们耗上跟好几个月才会允许我进去。”

    如果说先前来找金的时候,白野威还存着一些无奈的想法,现在就不一样了。哪怕还有起码十年的时间才能入手这个记忆碎片,但是相比起自己漫无目的地寻找十年,果然还是现在这样比较能安慰他自己。只是感觉有些对不起波风他们,要留在这个世界那么久的时间。

    只希望他们能够在这个世界生活得幸福,也希望鸣人能在这个世界学习到更多有用的东西。

    白野威抱着这样的念头,他动作迅速地跑了进去。

    护卫者大树的后面是一片翠绿的小型森林,其欣欣向荣的姿态简直就跟外面阴森可怕的森林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白野威很是好奇地踏了进去,便受到了十分热烈的欢迎。

    这个森林是一种很奇特的,有着自我意识的存在,明明是由各个个体组成的森林,却有着属于自己的统一的意识,这就算是白野威也是前所未见的。

    跟对方好好交流了一番之后,森林便欢天喜地地送给了他一棵可以用来繁衍森林的树木。

    “来,就是这个。”白野威顶着一脑袋的花瓣走了出来,“顺便一说,那一片森林是聚合了很多年才产生了自我的意识,这个单个的树木培育出来的可移动森林估计就不行了。”

    “这样就很好啦。”金笑道,“如果它们也产生自我意识,我反而会有些难办呢。”

    “走吧,带我去你的那个岛上看看,这个树木让我来培育的话,可比你们要来的安全的多。”白野威不客气地说完,就将树木塞进了自己的异袋里。

    “好。”金一点也不奇怪白野威这种随意将什么东西变没的能力,只是拍拍衣服站起来,“走吧,带你去看看,我们的杰作,贪婪之岛。”

    贪婪之岛的方位挺远,更重要的是这群人为了避免让岛屿被人从外面发现,便使用念能力改变了岛屿旁边的海流,让船只能够自然地避开这边。等到了海上的时候,金本来想自己游过去的,白野威主动地背上他,然后如履平地地从海面上一路跑了过去。

    “哦,这就是尼特罗那家伙说的,你能在海面上奔跑的特殊能力吧?”金伸手触摸着白野威脚下的海水,在他的手里海水的确是水流,却能够让他们平稳地在上面奔走。

    “嘛,也算是吧。”白野威没有多解释,只是一路狂奔。

    岛屿的四周也设置了念的结界一类的东西,所以他们一旦进去,就让岛上的几个人都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

    “喂,金你这家伙终于回来了么?”正在用念能力开拓荒岛的男人察觉到金回来,立刻扔下手里的工作跑了过来,一看到他便不由地抱怨了一句,“这匹狼是怎么回事?你从外面带回来的魔兽么?”

    “才不是啊,这家伙可是很厉害的。”金跳下白野威的背脊,跑过去拍拍那人的肩膀说道。

    “你们好,我叫白野威,请多多指教。”白野威朝着他们垂头说道。

    “会说话!”一旁过来堵人的伊妲跟艾莲娜吃惊地看着白野威,“好厉害。”

    随即过来的其他几人也看了过来,一番有些混乱的自我介绍之后,白野威也算是认识了金的这几个好友,这才认真地说道,“我是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忍不住地有些想要发笑。

    白野威对这几个丝毫没有对神明的信仰心的人忍不住地无奈叹气,“算了,金你带我过去吧,你要将那片树林种在什么地方?”

    “这边这边。”大致的地形之前他们就已经确定好了,具体的细节还需要一点点琢磨,金带着他来到了一处狭小的山谷,“种在这里,到时候名字的话,就叫一坪的树林吧。”

    白野威奇怪地将小树拿了出来,放到地上后问道,“为什么叫一坪的树林?”

    “感觉吧……话说那些树能长到一坪么?”金好奇地问道。

    白野威将树木放到地上,也不见他怎么刨坑,树根就好像是融进地面里一样,迅速地固定了下来。白野威轻轻地走开点距离,这才动用了他的特殊能力,樱花三笔业之首,咲。

    仿佛就好像真的开花一样,树木瞬间就成长了起来,很快就从只有不到一米的小树迅速地成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与此同时,树木的周围瞬息之间就长出了无数的灌木草丛,就连一棵棵的小树也不断地生长出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这个山谷里便已经全是绿色了。

    第77章 猎人

    白野威本来以为帮金做个游戏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金那家伙想要做的,居然是个真人游戏。

    白野威完全都没想到,金居然会这么大胆,不过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尼特罗会说能让小杰得到很好的成长。如果这个游戏真的能按照金所设想的那样建设起来,那的确可以让小杰在这个地方一边游戏一边得到十分完善的历练。

    白野威同样想着,到时候鸣人也可以到这里来,然后同样可以得到完全不输给小杰的收获的。

    金那个家伙,现在只是提出了各种设想,具体的细节完全就是一片空白。好在基本的地形设置,念能力卡片化,特殊材料之类的东西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整个游戏的地基已经建造好了,只剩下往上搭建了。

    本来金就有些嫌弃人手太少,可是他能动用的人手除了几个好友之外,就剩下几个注定要被关起来一辈子的囚犯而已。这个时候能抓到,咳,不是,是找到一个愿意无偿帮助他,甚至还绝对会保密不会将这个贪婪之岛的真相说出去的人,实在是运气太好了。

    白野威一边帮他干活一边在内心疯狂地吐槽他,然后在发现周围的人一样在吐槽金之后,就不再将那些吐槽隐藏在心里,而是大方地说了出来。

    不过说真的,自从白野威来了之后,他们游戏的开发进度完全算得上是一日千里。

    有了白野威的帮忙,这座岛屿上的植物生长的十分迅速,本来好些他们本来以为没什么可能培育的奇特植物都在白野威的力量下成功生长起来。让岛上的人不止一次地惊叹白野威的特殊能力。

    “有这样的能力,怪不得白野威你会被人叫成是神明呢。”伊妲与艾莲娜两人感慨无比地说道。

    “是啊,万物复苏这样的能力简直就是作弊啊。”磊扎也一样摇头晃脑地感叹。

    “真想将你拆开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李斯特与杜恩一起颇为赞叹地看着白野威。

    白野威甩了他们一个后脑勺,准备出海去参加这一次的猎人考试。

    就好像尼特罗所说的那样,虽然不参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可以的话果然还是去参加一下比较好。每一次猎人考试都是一桩盛事,仅仅只是前往参加考试就可以增长许多见识,而且对于白野威来说,他在这个岛上也呆了快大半年了,每天不停的工作就算是他也觉得有些无聊了。

    特别是金那家伙只是在岛上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迅速地离开了,然后会偶尔地带一些奇怪的东西回来让他种下或是让磊扎将它们卡片化。

    白野威对这家伙的不负责任恨得牙痒痒的,终于在前一阵子他们联合起来将金给狠狠揍了一顿出气。这才驼上鼻青脸肿的金跑了出去。

    从海岛上一路跑到岸边,白野威就不客气地将金扔到了地上。

    “等,等下。”金艰难地挣扎道,“这次的猎人考试,你真的要去?”

    “就当去见识一下也好的,毕竟在岛上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白野威轻轻地晃动了下身体,就从白狼的姿态变成了久违的女性姿态,“考完了的话,我还要回去鲸鱼岛一趟,出来已经这么久了。”

    “呃……”提到鲸鱼岛金就露出了仿佛有些牙疼的表情来,“算了,对了,你要去考试的话,你可以提前跟尼特罗通个气,让他跟猎人考官通个气,到时候好给你放水。”

    金看到白野威十分奇怪的目光,连忙解释道,“猎人考试这种东西是很依靠运气的,有的时候可能会考到一些非常偏僻的知识,我考试那年还稍微好点儿,虽然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考出了,但是考到的大部分还是常识跟体能方面的东西。但是我记得第二年的考试第一场就考音乐,让当年的全部考生都出了局。”

    “我对音乐什么的也还算有了解。”白野威想了想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万一真碰到个我连头绪也没有的东西就麻烦了。”

    “听我的没错。”金连连点头,手里的动作却仿佛随时都会逃跑的样子。

    白野威见到他每次一提起小杰一提起鲸鱼岛来就这样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忽然忍不住好奇地问金道,“对了金,我也帮你种了那种可以变换性别的树跟能够无差别怀孕的果实,你就老实告诉我吧,小杰是不是你自己亲自生出来的啊?”

    “碰”的一声,金摔了个十足十的超级大马趴,他灰头土脸地看着白野威,眼神就像是看到了外星生物一样的惊奇,“你怎么会产生这么奇怪的想法!小杰是有妈妈的!”

    “可是啊,你每次提起小杰就会好像一副做了贼的样子,再加上你发现那些东西的时间就在小杰出生前一段时间,这实在不能不让人想歪啊。”

    “小杰是有妈妈的!”金再次重复道,“只不过跟我离婚了而已。”

    “也是,我也觉得没有几个女人会受得了你这样的性格。”白野威很是冷静地补了一刀。

    金默默地捂着受伤的小心脏,“不说了,我走了。”

    “不要继续给磊扎他们添麻烦了啊。”白野威朝他挥挥手,“回头考完了我还会回去帮他们把贪婪之岛弄完的。”

    “贪婪之岛明明是我主建的!”金大声地反驳道。

    白野威就好像没听见一样,转身朝着最近的城镇跑了过去。

    猎人考试的确是个有趣的事情,就连寻找到考场都是一场试练,只不过这样的试练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他完全不知道要在什么地方报名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考试,只是在跟尼特罗打过招呼,知道豆面人会出现在考场之中之后,循着豆面人的气息一路跑过去的。

    这种前所未有的考场寻找方式也算是白野威独树一帜了,等他来到考场的时候,还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找了过来。

    “唉,你居然是找着我的气息过来的?”豆面人吃惊无比地看着他,“真是厉害啊,这样的话以后会长要是想要去找金的话,你也能帮忙吗?”

    “只要他不离开这个大陆,去那边的话,我就能找得到他。”白野威毫不谦虚地说道,“以后要是想要找金的话,就来找我吧。”

    “其实协会倒是还好啦,金到底还是有的时候会出现在协会里汇报一些新发现的。”豆面人老实地说道,“主要是金的徒弟凯特,他的徒弟今年也才只有15岁,两年前就被金给以出师任务为名丢出来一个人生活了,他现在的最后试练就是找到金。”

    豆面人有些叹气,“凯特是个好孩子,帮助协会做了各项任务,还到处寻找稀有生物进行保护,看到他那么执着地想要寻找金,就算是我也觉得有些想要帮忙呢。”

    “是吗?”白野威了然地点点头,“回头你给我他的照片吧,要是有机会见到他,我会帮他去找人的。”

    “好。”豆面人对于白野威的品格要比金来的信任的多,他露出个开心的笑容来。

    两人闲聊了好一会,豆面人才猛地想起正事来,“这次的猎人考试会长说过,会给你放水的,所以还请放心地去考试吧。希望你能从考试中获得乐趣,并且学习到有用的东西呢。”

    “好的!”白野威点头。

    这一次的猎人考试的考官都是会长派系的,虽然对于会长请求给一个不知名的奇怪女人在考试里放水多少有些不满,但是也都觉得,如果那个女人确实有成为猎人的资质的话,某些方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

    只不过这一次的三场考试对于白野威来说都十分简单,第一场考试是一位幻兽猎人主考,考试的内容是照顾幼年幻兽,这对于对自然万物亲和力爆表的白野威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困难,甚至可以说原本只能算是不吵闹的幼年幻兽在白野威进入考场之后就一蜂窝地靠到了白野威的身边求爱抚,这让那位考官差点将自己的眼珠子瞪得掉下来。

    第二场考试的考官是一位遗迹猎人,给出的考场是一个天然迷宫。那位考官为了找到这样一个合适的考场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但是耐不住白野威跟着金学到了非常众多的遗迹知识,并且还有着无人能敌的超强嗅觉这样的作弊器在,在好不容易从第一场考试里勉强通过的考生还在头疼烦恼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迷宫出口喝茶了。

    最后一项的考试考官一时间有些气不过,干脆地将原本的考题变成了他的特长,也是最为冷僻的考试内容——艺术。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白野威就是个画技高超的大画家。

    于是白野威成功通过这次的考试,成功地成为了一名猎人。

    第78章 时间流逝

    对于一时半刻回不去这种问题,就算波风水门很是忧心自己村子里的事情。却也不会产生抱怨的情绪。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他,以及他的家人能够获得如此平静而幸福的生活,都是依靠了白野威的帮助。因此尽管大约十年之内都没有办法离开确实让他有些无奈,但更多出现在他心中的,却是十分诚挚的感激之情。

    漩涡玖辛奈也不例外,她还笑着告诉白野威说,正好让鸣人在这个世界多学一些东西,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念的话,鸣人回到木叶之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十分优秀的忍者的。

    “我们还准备等到鸣人长大之后,就让他跟小杰一起去考猎人证呢。”玖辛奈摸着白野威的脑袋,笑着说道。

    已经逐渐成长起来的鸣人爬上白野威的背脊,抓着他背后的长毛试图让嘴里塞。

    “啊,不行不行。”白野威连忙示意玖辛奈将鸣人拿下来,“那个是不能吃的啦。”

    “哈哈,白野威以后会是个好爸爸的。”玖辛奈笑了起来,“也许会是好妈妈?”

    “听到这样的说法,还真的是让我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呢。”白野威苦笑道,“既然你们也有了决断,却依然还是想要留在这个岛屿上吗?”

    “我的话是会的,漩涡一族的封印术足够我研究很久很久。”玖辛奈逗着鸣人,“但是水门的话,我希望他能够走出去。”

    “玖辛奈……”波风水门看向自己的妻子。

    “你是注定要在这个世界大放光芒的人,没有因为我而停下脚步的必要。”漩涡玖辛奈抬头看着波风水门,“这两年来你一直陪在我与鸣人身边,我已经十分感激了。但是就算是为了回到村子里面对那个万花筒写轮眼,我也请求你,一定要在这个世界变得更强。”

    “我一定会的。”波风水门握住了拳头。

    “那就去考个猎人证出来吧。”白野威抬抓摸摸鸣人的小手,“成为一个合格的猎人之后,这个世界真正的精彩之处才会在你的面前展现出来。”

    “好。”波风水门看着自己的妻儿,坚定地说道。

    只不过今年的猎人考试刚刚过去,白野威一时间也想不好要带波风水门去什么地方,想了想干脆带着他去了还没有完全建设好的贪婪之岛。对于白野威的人品,或者说是狼品,贪婪之岛上的人都十分信任,此时见到他又带了个人过来,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更何况波风水门的确是个十分优秀的男人,虽然初来乍到忙乱了一下子,但是很快就将各种工作都上手了。更为让岛上的人惊讶的是,波风水门有着非常优秀的指挥调度能力,这让由于各自为工的几人很快就将整个工程进入了最后的步骤。

    波风水门本来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两年时间在鲸鱼岛上陪伴妻儿并没有磨灭他的战斗天赋,甚至由于那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让他的实力更上了一层楼。

    此时到了外面,听说这个岛屿将来会成为自己儿子与小杰的成长之地,他当然工作的十分卖力。

    很快,贪婪之岛就已经彻底成型,而波风水门也已经在岛上的人指导之下,了解了很多这个世界的知识。白野威也跟在一旁听的大呼过瘾,他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只不过波风水门的运气没有白野威好,第二年的猎人考试他虽然赶上了,但是第一场考遗迹知识的时候就被晒了下来。波风水门虽然具备了学霸的头衔,学起什么东西来都十分快,但是耐不住他在岛上的时间大部分都是跟着李斯特他们,光是学习幻兽跟植物方面的知识就让他受益无穷了,自然没有什么机会去接触遗迹方面的东西。更何况这个世界存在的文明就有上千种,每一种的文字都还不一样,每一种的遗迹更是不尽相同。

    波风水门只沮丧了几分钟,就重新提起了精神。

    如今的贪婪之岛已经建好,金正打算着在今年的友克鑫拍卖会上给自己的游戏打响名头,十分难得地出现在了大陆上。

    神奇无比的贪婪之岛一经面世就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白野威看了眼游戏机的费用,直骂金那家伙是个奸商。

    猎人世界是一个神奇无比的世界,在知道了自己记忆碎片的下落,并且明确了大致的获取方式之后,白野威就干脆在这个世界上冒险了起来。他得知金的目标是外面的世界,便只是鼓励了一下,却没有自己跟着一起跑出去的意思,这让金多少有些奇怪。

    “其实也没什么可以不解的。”白野威解释道,“按照传说所说的那样,黑暗大陆的人只要过来,就会引发各种灾难我倒是能够大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灾害这种东西呢,虽然听起来很可怕,但是不外乎气候变化,地理变化以及大规模的疫病三种。”白野威用爪子在湿润的土地上画了三个箭头,“疫病是最好解释的,因为内外两个世界的生理环境的不同,所以导致外面的病毒这里的世界并没有自然抗体,所以一旦爆发就难以遏制。而气候变化跟地理的变化,说白了也是自然变动的一种。如果外面的生物进入这里会引起这两种十分特殊的变化,就意味着他们不适合在这个大陆生存。”

    “但是也有物种入侵这样的问题吧?”波风水门竖起手指来说道,“据说黑暗大陆的生物都是十分凶猛而实力惊人的存在。”

    “如果外面的生物真的决定入侵这个世界的话,那也是一种自然变化。”白野威说到这里的时候,虽然语气没有什么变化,却明显地给人一种淡漠的感觉,“弱肉强食,这本来就是世界的基本规律。”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明显地感觉到你的确是个高高在上的家伙呢。”金挠了挠脸颊,“不过你也说了,外来的物种多半是不太能够适应这里的环境的吧?”

    “一时间肯定不适应,但是如果有什么特殊能力,或者是能够忍耐并且在这里进化的话,就又另当别论了。”白野威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弱肉强食这样的生存法则体现的太过彻底,我才不太想去那里。不然的话,我早就可以跟着深海之主走了。”

    “这个世界的未来……会因为外面的世界而改变吗?”波风水门有些担忧地问道。

    “一定会的。”白野威毫不犹豫地说道,“改变只是时间的问题,我考察过大陆的历史,很多盛极一时的文明都曾经因为黑暗大陆的进入而毁于一旦。”

    他看到两人并不怎么意外的神色,又说道,“但是就算是这样,人类依然还是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一代又一代地发展着,从原本那样弱小,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强大。”

    “听到你的提示还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啊。”金抓下了帽子,“不过我还是想去那边的世界看看,我想要见到更多的东西。”

    “我支持你,去吧。”白野威说道。

    “听到你这样的说法,让我也有些热血沸腾了起来呢。”波风水门笑道,“不过还请先给我一些时间,五年,我需要五年的时间来探索现在的世界,然后请务必让我跟你一起去探索外面的世界。”

    “好,一言为定!”对于前往黑暗大陆目前也仅仅只是一个梦想的金来说,能够得到一个同时运用两个世界能力的人的帮助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一言为定。”

    两个男人做下五年的约定之后,就果断地分别而去。

    波风水门第二年就成功地拿到了猎人证,在成为猎人之后,先是活跃在赏金猎人界,之后便忽然转道成为了一名高明的幻兽猎人,四处寻找新物种。等到五年之后,便忽然销声匿迹起来,再没有多少人见过他。

    但是在外界销声匿迹,却不表示在家人面前也跟着玩消失。波风水门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哪怕对外面的世界再感到好奇,也一样不会忘记与家里保持联系。他会时不时地与家里打电话,给家里人寄过去各种东西,每年也会找一些时间回家陪伴妻儿。

    相比波风水门这样新好男人,金那家伙简直就好像是个人渣一样了。可是金就是宁愿被各种人骂,也坚决不肯回去见自己的儿子,同样也躲避着自己唯一的徒弟凯特,搞的白野威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了。

    时间慢慢流逝过去,等白野威回过神来的时候,小杰跟鸣人也已经十二岁了。

    两个孩子就好像是在不经意之间,忽然就变成了小大人。

    第79章 猎人考试(上)

    12岁,这是个不论是在猎人世界还是在火影世界都十分重要的年纪,这个年岁意味着可以开始真正的锻炼,开始真正地学习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

    不同于满世界乱跑的金,哪怕已经接触到了黑暗大陆的大门,波风水门每年新年、儿子的生日、妻子的生日之类的重要时候都会想办法回来陪伴家人,哪怕当时走不开,事后也一定会赶回去补偿妻儿的。

    有着这样强烈的对比,白野威更加不明白为什么金这个当爹的老是避着自己儿子。果然,金说的那什么小杰是有妈妈的,自己不过是离婚了这种话都是骗人的吧?小杰果然是他亲生的,所以才会这样躲着不敢见儿子吧?

    比起自己那不负责任的老爹,小杰更早一步遇到了凯特,让他产生了一定要想办法成为猎人的信念。原本米特是很不支持小杰的,但是在见到波风水门这么多年的行为之后,也对猎人这个职业改变了想法。

    加上鸣人也跟小杰一样的想法,在两个萌娃的注视下,她丝毫没有抵抗力地投降了。

    “不过真的不用白野威带你们过去吗?”玖辛奈帮着鸣人收拾行礼的时候担心地问道。

    “不用啦,老妈你好啰嗦啊。”鸣人双手背在脑后笑嘻嘻地说道。

    “才不呢,小杰的话出门肯定除了个钓竿跟钱包之外什么都不带,你可不能学他,难道你将我教你的封印术都忘光了吗?”玖辛奈数落自己的儿子。

    “怎么可能会忘记掉啊。”鸣人坐在椅子上摇头,他可不敢忘记自己母亲教给自己的东西,要是忘记了的话,不但老妈会狠狠抽他,连狐狸都会帮着老妈抽自己。

    一想到被狐狸抽的画面,鸣人就想要留下两行悲伤的泪水,这简直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呢。

    鸣人的童年大部分时间是跟小杰一起度过的,其他时候小杰出于对猎人的兴趣去学习各种幻兽知识的时候,他则是跟着自己的母亲学习忍术跟封印术。

    因为身体里封印着半只狐狸的关系,鸣人天生就不缺乏查克拉,但是如何好好的运用,如何将查克拉运用到实践之中,这些都需要好好地教导。

    漩涡玖辛奈或许不是个非常优秀的忍术大师,但是作为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儿子的母亲,她干脆另辟蹊径地将自己的所学变成日常来教育儿子。事实证明,她的教导非常成功。

    这些年下来,旋涡鸣人在封印术、忍术跟体术上都有着十足的成果,单纯以实力而言的话,哪怕不动用狐狸的力量,他都可以压着小杰揍。

    只不过每次他揍完小杰,第二天小杰就会毫无疑问地成长起来,很快就会变成他揍不动的对象,然后鸣人会毫无疑问地加强修炼,然后重复上述过程。当然,小杰的成长里也少不了玖辛奈的指点,虽然基于白野威所说的,最好不要太过干涉到这个世界,因此没有教导小杰查克拉,但是体术方面指点的可一点也不少。

    于是两个人在这样的摔摔打打之中,实力都成长得很高。

    “我才不要白野威照顾我呢,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鸣人大声地说道,“而且,白野威在外面的话,一般都是女人的样子吧?我才不要被当成他的弟弟呢。”

    想到白野威变成女性之后那出众的美丽,鸣人不由地红了红脸。

    “啊啦啊啦,鸣人你也长大了啊。”玖辛奈揉着他的脑袋,“会感到害羞了呢。”

    “才不是呢。”鸣人干脆跳下椅子,“我去找小杰。”

    “唉……”玖辛奈笑了起来,随即又有些惆怅,“现在这孩子也已经这么大了呢,这样的话,是不是距离我们回去的时候就快来临了呢……”

    虽然以前总挂记着木叶,可是终于到了可以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玖辛奈还是有些不由自主地留恋起这里的和平生活来。

    “算了,不去想那些了。”玖辛奈动作迅速地把一大堆只要她觉得可能有用的东西都打包起来,塞给第一次出门的儿子。

    “那么,我们就出发啦。”小杰跟鸣人站在船上对着自己的家长用力挥手。

    “路上小心!”米特大声地说道。

    “记得向白野威问好啊!”玖辛奈笑着说。

    “知道了啦。”鸣人看似不耐烦地说道,却一直趴在船舷上,直到完全看不见自家母亲为止。

    两人小的时候声音还有些许的不同,到了长大之后声音竟然变得一模一样,这让大家都觉得很奇妙。要知道他们从长相上来说可是相差的很多的。

    船上的人也对他们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声音吃了一惊,尤其是听他们两个说话,经常会产生只有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错觉。

    他们俩的特殊让船上的人都对他们起了好奇心,于是在经历了暴风雨之后,他们就跟两个同样是来参加猎人考试的人结识成了朋友。

    “没想到猎人考试的地点会这么难找。”鸣人摸着下巴看着眼前带路的凶狐狸,前两天在接受凶狐狸的试练的时候,只有鸣人一个人啥事儿也没有遇到,这让酷拉皮卡与雷欧力都有些不忿。但是小杰却没有任何的奇怪,毕竟在鲸鱼岛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动物敢对鸣人造次。

    “哈,终于能出来松口气了。”九尾因为讨厌水的关系,一路上都是睡过去的,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也已经是现在,他趴在鸣人的脑袋上,“太好了,居然是烤肉馆,我要吃烤肉!”

    “好!”鸣人大步走了进去,“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跟在他身后的凶狐狸噌噌噌退后了三大步,“来四份烧肉定食,要慢火温烤。”

    “唉?”刚刚点了一大堆的鸣人奇怪地回头,就看到凶狐狸小心地贴着墙面,“好了,我的工作到此为止了,但愿你们能考上猎人证,那么再见了!”

    他说完,就好像有鬼在背后追他一样地疯跑起来,一溜烟地就不见了人影。

    “看来刚刚那是暗号呢。”酷拉皮卡点头道。

    “那我刚刚点的东西还要钱么?”鸣人抓着自己的青蛙钱包,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野威收到来自玖辛奈的消息的时候,他才刚从树林里钻出来,“唉?小杰跟鸣人居然跑去参加猎人考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他抖了抖身体,将身上的枯枝烂叶抖落掉,这才不满地问波风水门道。

    “他们都比较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考出这一张十分重要的证件吧。”水门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儿子的选择,“鸣人也已经12岁了呢,要是换在木叶的话,应该也是到了忍者学校毕业的年纪了呢。”

    “时间过去的还真快。”跟着波风水门满世界乱跑的白野威同样不由地如此感慨道,这些年来他虽然说对去外面的黑暗大陆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跟着波风水门在世界上四处探索却是另外一回事。他这些年来做的最多的,就是将很多濒危物种培育起来,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事情实在十分简单。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猎人来说,抚育濒危物种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白野威这几年培育起来的物种足够让他人拿一个二星猎人绰绰有余了。

    但是白野威却并不打算在这个世界的猎人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来,因此一直没有去申请,就连一星猎人都是他为了方便行事才去找尼特罗申请的。

    猎人协会并不是什么乌托邦,虽然尼特罗是会长,也占据了协会里大部分的势力,但是协会之中?(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