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5 部分阅读

第 15 部分阅读

    “嗯,我以神明的身份向你保证。”白野威抬起爪子来碰了他的手一下。

    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在触碰的瞬间出现,远坂时臣原本有些皱起的眉头也放松了下来。

    “对了,这个人我也带走了。”白野威一晃尾巴,原本被足玉锁着的言峰绮礼自动飞到了他的背上,“嘛,好歹我等到取回我的记忆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了,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这是您的自由,言峰绮礼已经是您的俘虏,我是不会那么无聊地去抢夺别人的所有物的。”远坂时臣像是先前那一场战斗跟那一剑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语气平静地说道。

    “十分感谢。”白野威点头说道,说完就带上两个英灵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呵,没想到远坂家的愿望竟然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实现了。”远坂时臣无奈地看着手背上的令咒说道。

    “杂种,你就住在这样的地方?还要王跟恩奇都也一起呆在这样的地方?”吉尔伽美什来到他们落脚的那个废屋的时候,整个人都暴躁了,如果不是看到恩奇都十分温和的表情,他只怕会立刻跳起来给白野威一发“”。

    “嘛,你要知道,我没有钱啊。”白野威对他的说法感到十分无奈,“我没有钱也没有住所,只好临时找这样的地方休息。”

    “你……杂种果然就是杂种,给我起来!”吉尔伽美什愤怒地一脚朝着白野威踢过去,整个人身上的铠甲瞬间变成了十分潮流时尚的衣服,“跟我来!”

    “嗯?”迅速躲开那一脚的白野威歪着脑袋跟着他走了出去。

    才刚出门没两步,白野威的脑袋上就被一沓钞票砸中了。

    “……为什么会有人往这种地方扔钱?”白野威十分不解地将钱拿下来,发现那居然是一整叠被纸包好的“福泽谕吉”(一万日元)。

    “哼,钱不是已经有了么?”吉尔伽美什随意地哼道,“走!”

    看着不解的白野威,恩奇都笑着说道,“吉尔有着黄金律这样的能力,在他的生活之中永远不会缺少财富。”

    “唉?唉唉唉唉?”想到以前的时候自己还需要辛辛苦苦地去帮人打工,照顾小孩,卖东西等等方式好不容易才积攒到现在的金钱,就算是白野威也不由地对吉尔伽美什的财运感到了难以言喻的羡慕感。

    第59章 言峰绮礼

    白野威一直都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有钱人的,但是在真的经历过所谓的富豪生活之后;白野威才明白原来自己其实是个穷人。

    “真好啊。”白野威伸着舌头看着眼前的高级寿司,深刻感受到了财富的力量,居然让自己这只白狼也能在这么豪华的地方吃饭;“不过没想到你居然会喜欢寿司;我还以为你更喜欢西餐的说。”

    “哼;王是不会拒绝美食的;不论是哪个国家的。”吉尔伽美什轻啜了一口极品清酒;“王的品味不容置疑。”

    “嗯嗯;好吃。”恩奇都满脸笑容地拿起寿司放进嘴里;“真好啊;这个国家的人能够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

    白野威点了点头;“对了;金闪闪啊,你不介意我打包给别人带点吧?”白野威的发问让吉尔伽美什忍不住地露出嘲讽的表情来。

    果然;他说的话还是一样地让人觉得欠揍;“王还不至于吝啬到这份上,对于连食物都没有的可怜虫;王也是很慷慨的!”

    “算了;反正你不缺钱。”白野威这样想着,飞快地打包了一大堆食物准备回头带给雁夜跟小樱他们。

    看着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包下豪华大饭店的总统套房,白野威已经懒得去研究他的钱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了,而且对于有着魔性眼睛的吉尔伽美什来说,入住登记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他亲自填写,大堂经理已经十分殷勤地帮他们搞定了所有的一切。

    白野威在套房的大浴缸里一边划着水洗泡泡澡,一边认真地想到,自己从先前开始,就好像忘记了什么,不过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呢?

    “恩奇都,我出去给小樱他们送饭,你陪金闪闪玩游戏吧。”白野威洗完澡之后只觉得浑身舒爽,随意地抖了下毛,身上的水滴就全部甩了出去,恢复了毛绒绒蓬松松的感觉。

    “好的。”恩奇都此时的精神也已经基本都放在电视游戏上了,吉尔伽美什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对这个时代最满意的两样东西,一个是食物,还有一个就是娱乐了。

    他特别的喜欢玩电视游戏,尤其是赛车类的,玩了没几次之后就彻底喜欢上了,现在空下来,他便抓着恩奇都陪着他一起玩。

    恩奇都的喜好跟他有些相似,或者说由于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所以喜好也逐渐变得相似了起来,此时跟他一起在那里玩赛车游戏,也觉得十分有趣跟开心。

    白野威摇了摇头,从窗口直接跳了出去,找到间桐雁夜的时候,两个人正无奈地收拾着厨房,他们的厨艺显然都不怎么好,虽然还不至于成为厨房杀手,但是第一顿尝试性的料理做下来,两人还是只能选择泡泡面吃。

    将寿司分给他们之后,白野威看到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白色浴衣一阵无语,“就算我是个很慈悲的神明,但是你们这样将浴衣当成神官跟巫女穿的衣服,我也是会生气的啊!”

    “明天我们立刻就去买要用的衣服!”

    教训过两个不着调的家伙之后,白野威这才觉得脚步轻松地往大酒店跑过去,半路路过一条破破烂烂的小巷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自己到底将什么给遗忘掉了。

    “糟糕了!”他快步跑到先前落脚的地方,果然就看到被足玉捆得严严实实的言峰绮礼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看到他过来的时候,只是无声地点点头,似乎在说你来了啊。

    “对不起,我忘记掉你还被我落在这里的事情了。”白野威连忙道歉。

    言峰绮礼对于分辨别人说的话是真是假还是有点儿自信的,白野威十分诚恳的话是真的这个事实让他瞬间有点受到打击,不管怎么说,将自己一个人放在这破旧的房子里的原因竟然只是忘记了……

    这样的理由就算是他也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我们去金闪闪那边吧。”白野威动作迅速地将他扔到自己背上,“那边还有很好吃的料理哦。”

    “……你一个人跑出来,而将rcher放在那样的地方,你就不担心会出事?”言峰绮礼更是不敢置信地问道。

    “不怕呢,有恩奇都在。”白野威不客气地说道。

    言峰绮礼再度陷入了沉默,坐在白野威的背上被他背着跑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双手都被捆着不能动弹,却不会担心自己掉下去,更神奇的是,当他们一路跑到酒店的楼下时,白野威竟然就那么笔笔直地沿着饭店的外墙一路跑了上去,而坐在他背上的言峰绮礼同样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就仿佛重力的方向真的随之改变了一样。

    “我回来了……”

    “磅!”

    白野威的话说了一半,言峰绮礼的脑袋就撞上了窗框,要不是那种不知名的神力束缚着他,只怕他会立刻从十几层的高楼上掉下去。

    因为进窗户的时候头撞到窗沿这样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死掉的话,自己一定会变成整个圣堂教会历史上的超级大笑话。

    言峰绮礼摸着自己脑袋上的大包,看着眼前摔着尾巴讨好一样地将好大一盆寿司推向自己的白野威,终于忍不住地问了出来,“你是神明吧?为什么会对凡人这样……讨好?”

    “讨好?”白野威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你的行为只能让我这样形容。”言峰绮礼面无表情地说道。

    “唉,我的行为可以被称为讨好吗?这可真是失策呢。”白野威仿佛漏气一样地四脚趴在地上,“要是一寸在的话,一定会骂我一顿的吧?唉,这可真是头疼啊。”

    “神明是威严的,不可测的,高高在上的。”言峰绮礼看着他这样完全就是在卖萌的举动,丝毫不为所动地说道,“但是你却很少露出那样的姿态,是因为不够高么?”

    “你想太多了。”白野威毫不客气地爬起来顺爪捞起一个寿司扔到嘴里,“我可是很高高在上的,在很高很高的地方生活的哦。”

    “呵。”言峰绮礼简单的回了他一个字眼。

    白野威几乎想要表现一下翻白眼这样对于狼来说完全就是超能力的技术来给他看了,“其实与其说我是没有威严,倒不如说我没有欲望来的更贴切一些。”

    “嗯?”言峰绮礼愣住了。

    “除了找回我散落各地的记忆碎片之外,我的确没有什么太多想要做的事情。”白野威趴下来有些无聊一样地数着爪子,“我所做的事情,仅仅只是本能一样地,对于求救的人伸出援手。但是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认真地考虑过,当我找寻回我全部的记忆之后,想要做什么,也没有对于自己到处帮助他人的行为有任何的疑问。”

    “不会产生疑问么?”言峰绮礼忍不住地开口问道。

    “不会。”白野威笑了起来,狼的嘴型笑起来的样子原本应该很可怕,但是在他这里表现出来给人的感觉却很傻,“因为,不论是人还是神,都是一样的啊。”

    “一样?怎么可能会一样?”言峰绮礼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吓了白野威一跳。

    “但是,大部分人不都是这样的吗?”白野威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并不清楚自己的目标,或者说,并不清楚自己的最终目标,只是单纯地生活着,一步一步地朝前走。”

    “怎么可能?”言峰绮礼毫不犹豫地驳斥,“没有目标的人生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喂喂,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白野威无奈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这种偏激的念头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呢,不说我,就说一般人吧,每个时间段也总会有不同的愿望,不同的目标,也许小时候会希望能够当一个科学家,可是长大之后却因为兴趣爱好的关系跑去当了厨师。人是多变的,善变的,也是在变化之中成长的,因为一时间找不到目标就认为是行尸走肉的话,也太过分啦。”

    白野威看着他又道,“而且,我一直认为想要达成的目标啊,想要得到的东西啊之类种种的愿望,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也许看起来两个人的愿望很相似,但是仔细去了解,就会发现那其实存在着天差地别。”

    “所以我在想啊,你是不是对你的人生感到了迷茫?”白野威看着脸色骤变的言峰绮礼,露出了个果然如此的眼神,“其实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就算是神明也会对未来对自己感到迷惘,所以根本用不着担心,也完全没必要为此而感到焦虑。”

    “我……”

    “不过呢,会为此而感到焦虑,甚至感到惊惶,这正好表明了,你是个活生生的人类呢。”白野威张开狼吻,笑了起来,“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完全不能理解!这样意义不明的话语到底有什么意思?”言峰绮礼却丝毫没有被安慰到的样子,相反似乎更加生气了,“像这样的话,说出来根本毫无意义!”

    “唔,你很有趣呢。”白野威却一点都不生气,“会想要寻求意义,我觉得这或许就是你的愿望也说不定哦。”

    “嗯?”言峰绮礼愣住了。

    “会想要去寻求生存的意义,生命的意义,这大概就是你的愿望了吧。”白野威认真地说道,“会认真去思考这方面问题的人非常非常的少,从古至今,大约只有很小的一部分贤者会去思考这个问题,然后只有更少的人获得了答案。而得到答案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人类历史上的大思想家。”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言峰绮礼有些愤怒地说道。

    “不是哦。”白野威认真地说道,“我可是很认真的呢。”

    “别开玩笑了,你居然对我,对我这样一个会因为他人的不幸而感到开心的怪物说这样的话!”言峰绮礼愤怒地看着他。

    “唉?你居然是那种抖s的人啊?真看不出来。”白野威伸出爪子拍了拍他,“但是呢,这也是人类的一种呢。所以我才说,人类和平什么的不可能实现,就是因为人群里有着这样奇特的存在呢。”

    “奇特?”言峰绮礼楞了一下。

    “是啊,只是单纯的奇特,奇妙而已。”白野威毫不在意,“在我看来,你这样也只不过是特别一点的凡人而已,有什么地方可以被称为怪物的?”

    “更何况,真正以他人不幸为粮食为喜好的怪物,我也是有见过的,像你这样的级别还够不上呢。”白野威不甚在意地挥挥手,“所以你完全不必纠结为什么自己居然会以他人的不幸为好,因为这只是一种特别而已。”

    “如果不相信的话,你不如来一场旅行看看?”白野威歪着脑袋说道,“你见过人还不够多,你了解过的世界也还太小,所以才会对自己的与众不同产生疑惑。”

    “我……”言峰绮礼产生了些微的疑惑。

    “明天就要决战了,你也跟过来看看吧。”白野威站起来抖了抖毛,“就将这一场的圣杯战争当成原来生活的结束,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吧。”

    第60章 决战之夜

    白野威小跑到教堂的时候,言峰璃正的脸色很是难看,直到他看到自己儿子跟在对方的身后走进来为止。

    “父亲大人。”言峰绮礼行礼说道。

    “嗯。”言峰璃正点头应道,然后看向一旁的白野威,“犬子在阁下身边的理由我已经知晓了,只是阁下就如此有自信获得此次圣杯战争的胜利吗?”

    “当然啦。”白野威毫不犹豫地挺胸,“所以我想确认,圣杯在你这里吗?”

    “不,圣杯并不在我手里。”言峰璃正摇头说道,“虽然圣堂教会是作为圣杯战争监管者的存在,但是事实上圣杯到底在哪里,具体又是什么形态的,只有御三家的人清楚。”

    “御三家?”白野威歪着脑袋问道。

    “是的,就是提出圣杯战争的艾因兹贝伦,玛奇里与远坂这三家,只有他们清楚圣杯到底在什么地方。”言峰璃正不客气地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那三家人身上,“在圣杯战争结束的时候,圣杯自然就会在灵力充足之地显现出来。”

    这话当然是假的,小圣杯即是通往大圣杯的道路这个事情,圣堂教会也十分清楚,只不过言峰璃正有一点倒是没有说假话,他现在的确不知道圣杯在哪里。

    旁边的吉尔伽美什冷眼看着他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嘲笑一个不自量力的蠢货,这让言峰璃正越发的不爽了。

    “哼。”更加不甘心的是在一旁的肯尼斯,他坐在轮椅上被索拉推着从一旁出来,脸上就算包裹着绷带,看起来也十分的狰狞。

    “你没事吧?”白野威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必你来假惺惺地安慰我。”肯尼斯很是不满地瞪着眼前这个害他出局的白狼,若不是知道轻举妄动可能会遭受攻击,他一定会忍不住地一脚踹过去的。

    索拉没有吭声,显然是站在肯尼斯这边。

    “唔……算了。”白野威并不生气,只是看了看言峰璃正,看到对方确实不想告诉自己圣杯在哪里之后,便从异袋里拿出间桐雁夜给他的信号弹来递给一旁的恩奇都,“交给你啦!”

    “嗯。”恩奇都笑了起来,“不过啊r你就不担心sber的主人不出来吗?”

    “完全不担心呢。”白野威并不犹豫,“且不说他能不能真的按耐住不出来,sber好歹也是个英雄,如果看到如此光明正大的挑衅依然毫无动静,我就要怀疑他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如果那个叫卫宫切嗣的愿意为了阻止自己的出来迎敌而浪费一个令咒的话,也是不错的。”白野威点头笑道,而且他更不担心的是,他已经记住了卫宫切嗣的味道,他闻得出来,卫宫切嗣就在教会附近。如果这样他还不愿出来,宁可真的当个缩头乌龟的话,他就去把他找出来。

    到那个时候,他一定不会对那个家伙手下留情的。白野威这样想着,抬头看到信号弹在空中炸开闪亮的光芒来。

    天空之中誓言胜利的信号弹发出了明亮的光芒,所有看到这信号的人都知道这边有人宣誓要进行决战。

    早有准备的rider已经拉上自己的小r朝着信号弹的方向直奔而去。

    卫宫切嗣在昨天发现先前找不到间桐雁夜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微妙的不对,这次更是早早地就埋伏在了教堂的旁边,此时看到信号弹的时候,忍不住地有些皱眉,对于一个习惯了使用黑暗的手段来完成工作的男人,他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不得不跟人堂堂正正地正面对决。

    但是事情却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光是sber看到了这个醒目无比的信号弹之后,就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战斗意向,真的想要阻止她的话恐怕就真的只有使用令咒了。

    也罢,既然如此就让世人见识一下把,见识一下骑士王真正的光辉!

    “哦啦哦啦哦啦!!!”随着高喊声,rider驾驶着神威车轮降落到了地面上,“哦,真是想不到,余的对手竟然是你。”

    “哼,这是你的荣幸,杂种。”双眼显示出猩红色的吉尔伽美什通过今天白天的电视游戏战斗,胜过了恩奇都才赢来了这次与rider的对决。即便再是自视甚高,吉尔伽美什在见识过rider的王之军势之后,实际上也已经认可了rider为王的身份。对于一个英雄来说,能够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同不同时代,不同地方的英雄交手,确实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

    从白野威那里得来了不少宝石充满了魔力之后,吉尔伽美什十分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他看着rider,发出了约战的信号。

    “哈哈,韦伯哟,可愿意同余一道踏上霸王的征途?”信心十足的rider举起了手里的短剑,同样发出了战斗的高呼。

    “外面的rider他们开始了呢,不过卫宫切嗣选择的突入口还真是符合他的标准。”白野威想了想,“不过,他们那里完全不用管。对了,恩奇都,你说圣杯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不用管?言峰父子都是一愣。

    恩奇都则是不甚在意地说道,“这样的问题你问我我也是不清楚的,不过既然是圣杯,应该是十分神圣的吧?”

    “是吗?”白野威趴在地上懒得动弹,一旁的地下车库入口传来了十分惊人的爆炸声,长剑相交的声音,还有火焰燃烧带来的警报。

    “卫宫切嗣?这到底是……”言峰绮礼不敢置信地看向那边,会想要从那种地方潜入教会的,也就只有卫宫切嗣那样的家伙了。

    “啧,鬼鬼祟祟的家伙!”相比起通过蛮力强行打败r而导致自己出局的白野威,肯尼斯更痛恨害的自己不能使用魔术的卫宫切嗣,“那个家伙……!!!”

    他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生生地攥出鲜血来。

    “berserker怎么会在这里!?”卫宫切嗣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间桐雁夜莫非疯了么?居然敢在这种地方发出获胜宣言?

    sber与berserker的交战打得如火如荼,她完全没想到这个狂战士竟然也有冷静下来的时刻,而且剑术竟然如此的高超,甚至让她觉得有些熟悉起来。

    “难道是我以前的敌人么?”sber这样想着,动作迅速地避开对方刺过来的一剑,反手攻击了过去,但是却打到了空中,并没有能够伤到他。

    “不,不对,他知道我手里的剑!”sber终于察觉到了这其中微妙的差别,这个berserker显然十分清楚自己那现在应该是被风暴所包围的圣剑exclibur的正体的,知道他的长度,宽度,甚至知道风王结界的大致范围,所以才能做到这样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sber握着剑,冷峻地看着眼前这个浑身被铠甲所包围的狂战士。

    回应她的是猛烈攻击过来的,是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上面布满鲜红纹路的长铁棍。

    卫宫切嗣将那边属于英灵的战场扔给sber之后,便冲进了基本没有做什么防护的教堂里,他一眼便看到了在教会里的几个人,不由地有些皱眉,居然还有一个。

    他左右看了看,却没有berserker的r在哪里。

    言峰绮礼已经双手都拿出了黑键,准备迎上去。

    “居然是你在这里么?那么berserker的r在什么地方?”卫宫切嗣终于忍不住地提问了。

    “berserker也在?那么在外面跟sber交手的就是他了?”言峰璃正忍不住地皱起眉来。

    “喂喂,你们这样也太过分了吧。”白野威用力地跺了跺脚,“我脚上的令咒不是很清楚吗?我就是berserker的r啊!”

    “!!!”几人都是无比吃惊地看着他,这才发现他的一只前爪上有着仿佛扭曲一样的纹路,显然就是属于berserker的令咒。

    “那个丧家犬!”卫宫切嗣忍不住地骂道。

    “绮礼君,你就不要出手了,现在你可已经不是参战者了。”白野威走上前来,“卫宫先生,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是请在一旁休息一会吧。”

    白野威指了指一旁的恩奇都,“我想你应该不会想要以人身之力去挑战的力量吧?”

    “……”卫宫切嗣放下了手里的手枪,但是看他的样子,所有人都清楚,他是不会轻言放弃的,只要被他抓到机会,他一定会发起攻击的。

    一时间教会内部气氛变得有些剑弩拔张起来,过了许久,教堂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杂种,结果居然还有这么多人么?”

    “吉尔。”恩奇都打招呼道,“看起来你心情很不错啊。”

    “哼,虽然那是个杂种,但是也是个不错的家伙。”吉尔伽美什双手环抱在胸前,十分放肆地说道。

    “哟,韦伯君,你也进来吧。”白野威眼尖地看到在外面流着眼泪无声哭泣的少年,招呼道。

    “嗯!”韦伯维尔伯特擦掉脸上的眼泪,眼神坚定地走了进来。

    “哦,少年,看来你从那位王者那里学来了不少东西呢。”白野威看着他,忽然说道。

    “是的。”韦伯认真地说道。

    第61章 这就是圣杯?

    肯尼斯看向韦伯的眼神很奇怪,但是他却没有说话,只是死气沉沉地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而就在这时候,卫宫切嗣怀里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他楞了一下,他明明出发之前特别给久宇舞弥说过,没事不要轻易联系他的。不过既然会发消息过来,莫非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东西。

    “不好了,夫人她擅自跑出来了!”卫宫切嗣刚打开通讯器,就听到久宇舞弥十分焦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怎么回事!?”卫宫切嗣吃惊地叫道。

    “夫人突然使用魔术将我困住,然后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现在我正在追踪,但是夫人身上的定位装置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完全无法使用。”久宇舞弥的声音十分的焦急。

    “啧!我知道了,舞弥你立刻躲避起来。”卫宫切嗣忽然这样说道,几人都是一愣,随即便听到他说,“以令咒之名,sber立刻到我的身边来!”

    倏然之间,sber便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而原本挥舞着的长剑也不由自主地朝着身前的恩奇都挥了过去。

    “以令咒之名,berserker立刻到我的身边来。”白野威完全不在意卫宫切嗣转身就跑的样子,随口便说道。

    忽然之间,黑色的骑士便出现在了恩奇都与sber之间,朝着sber进攻了过去。

    “恩奇都,抓住卫宫切嗣。”白野威跟着跑了出去,艾因兹贝伦的那位夫人不见了?但是风里传来的气味告诉他,那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子正在朝着这边过来,而且速度还很快。

    “固有时御制,三倍速!”为了躲避恩奇都的抓捕,卫宫切嗣不顾一切地用上了这个对身体消耗极大的魔术,一瞬间便跑出了很远。

    “很有趣,但是魔术师依然还只是魔术师,没办法跟英灵相比的。”恩奇都不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这一招,但是正如他说的那样,魔术师跟英灵之间天然地有着巨大的差距,哪怕是他这样没有任何宝具的英灵。他说着,抬起一旁的椅子,朝着卫宫切嗣的方向扔了出去。

    已经跑到教堂门口的卫宫切嗣猝不及防地看到一整排的木椅朝着自己掉了下来,他试图冲过去,却看到自己的前方另一牌椅子已经再度掉了下来,连忙停下脚步的结果,就是他被木椅困住了。若是在平时,只要稍微花点功夫就能轻易地从这之中走出去,现在却……

    “可恶!!!”卫宫切嗣愤怒地拿出手枪,朝着恩奇都射击了起来。

    “你的子弹很有趣,不过也挺危险的,所以r可不允许我碰到这样的东西呢。”恩奇都的敏捷确实不高,但是天生的直感能够让他毫无压力地避开眼前这个魔术师的攻击。他几步就跑到了卫宫切嗣的身边,然后用十分巨大的力量,一下就将他打晕了过去。

    “小圣杯居然自己跑过来了?”吉尔伽美什嗤笑道,“不过也是,恐怕那个女人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

    “小圣杯?”白野威一愣,随即便看到了眼前双眼无神的女人正坐在一只完全由丝线构造而成的奇特魔术造物上朝着这里飞速前进。

    “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吉尔伽美什大笑起来,他无视了旁边脸色越发难看的言峰璃正和肯尼斯,“来吧,这最后的演出!”

    爱丽斯菲尔坐在那魔术造物上,朝着白野威的方向笔直地飞了过来,随即便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坐在自己家里的远坂时臣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的水晶球,“为什么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会跑到教会去?她不是该去柳洞寺的灵脉之地的吗?”

    看到这里,已经再也坐不住的远坂时臣再也顾不上他的优雅,毫不犹豫地也用上魔术,开始朝着圣堂教会飞速狂奔起来。

    “看来r你果然是这次战争的胜利者呢。”恩奇都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对方居然主动降落在白野威的身边,不由地高兴说道。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带回去让神父他们看看吧。”白野威也闹不清楚爱丽斯菲尔的状况,便将她背到了背上,朝着教会里走了过去。

    “锵锵”的交际声不断,sber的战斗也变得有些心烦意乱起来,她越发地清楚这个人一定是她的骑士团中的成员,但是到底是谁?还有卫宫切嗣刚刚的举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sber紧皱着眉头看着他,还想继续的时候,便看到白野威背着爱丽斯菲尔,他身后的恩奇都拎着昏迷过去的卫宫切嗣一道走了进来。

    “你们!!!”sber顿时愤怒了起来,“喝啊!!!”

    再度解开风王结界的sber猛地挥剑,终于将berserker打退了开去,正朝着白野威他们冲过去的时候,被击退的berserker再次冲了过来,而此时在刚刚的冲击中被打掉了头盔的男人此刻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来。

    “怎,怎么会……”sber的手有着细微的颤抖,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居然会是他,“!”

    “亚……瑟王,战斗……”尽管无法完整地说话,berserker——圆桌骑士兰斯洛特还是明确地表示了他的意思,反手便朝着她继续挥舞起手里的长铁棍。

    “嗯?”白野威忽然觉得不对,他背上的女人忽然开始疯狂地吸收他身上的灵力起来了,他猛地将爱丽斯菲尔扔了出去,便看到落到地面上的女人竟然开始逐渐地变形,渐渐地竟然从人类的姿态变换成了一个金色的杯子!

    “这,这怎么回事!”白野威吃惊无比地看着眼前完全不合常理的一幕。

    “爱丽……”艰难地清醒过来的卫宫切嗣看着眼前的画面,露出了苦笑来,“爱丽斯菲尔……”

    白野威正想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卫宫切嗣便迅速地说道,“sber,使用宝具破坏教会!”

    “糟糕!”白野威根本顾不上让恩奇都教训他,连忙冲到另一头去,就看到眼前的少女竟然拼着被berserker狠狠地在身上刺穿的痛楚,使用出了光芒的一剑,“ex…clibur!!!!!”

    完全就是由流光形成的光辉直冲天际,而就在她身前的berserker就算躲避再及时,也还是被扫到了大半个身体。

    “真是……这就是圣杯?”帮刚身后的人挡下了exclibur余波的白野威感觉得到,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就算berserker受到了这样的伤势,只要他能够及时给他补充魔力,还是可以救得回来的,但是现在berserker却在倒下之后,立刻就被那个金闪闪的圣杯吸收了进去。

    如果不是恩奇都闪得快,只怕他也会被那一击扫进去,他皱眉看向卫宫切嗣,“你不要命了么?”

    “兰斯洛特!”被令咒命令着挥出这一剑的sber比任何人更后悔,她看着最后对她笑了笑的兰斯洛特,一时间脑子里混乱无比。

    “魔力已经充足,看来这次的圣杯战争立刻就要结束了呢。”言峰璃正冷漠地说道。

    “你说的魔力,该不会是这种黑乎乎的玩意儿吧。”白野威眼神严肃地回头看向他。

    “黑乎乎?”言峰璃正楞了一下,侧头看去,便看到那圣杯之中竟然凭空出现了无数黑色的,仿佛臭泥一样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先前的时候远坂君完全没有告诉过我!”

    “还好赶上了!”拼死狂奔的远坂时臣刚进来,便看到白野威一脸严肃地看着眼前开始逐渐满溢起来的圣杯,“圣杯是……这是什么东西??!!”

    “快跑!”白野威猛地飞了起来,“这个东西给我的感觉极其糟糕!”

    吉尔伽美什二话不说,拿出维摩那将恩奇都接了上去,露出冷笑地说道,“这就魔术师们拼死要争夺的东西?真是个大笑话!“

    散发着恶意的黑泥忽然如同喷发一样地从圣杯之中冲了出来,一下子就覆盖到了靠的很近的sber身上,还来不及说什么的sber立刻就像是被黑泥给拖进去一样消失在了黑泥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第一时间就拉起自己父亲狂奔的言峰绮礼不敢置信地问道。

    “不知道!”韦伯也练满跟着跑起来,“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先前就觉得不妙的索拉更是推着肯尼斯朝外头狂奔,两人都感觉的出来,那种黑泥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被触碰到的话,搞不好就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远坂时臣更是第一时间就往回跑,他来得晚,位置也高,黑泥一时半会碰不到他。

    “不能让这东西跑到外面去。”白野威几下跳到了维摩那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还在不断往外涌黑泥的圣杯,“我要布置结界,恩奇都,闪闪,就拜托你们稍微阻拦一下这东西吧。”

    “包在我身上了。”恩奇都笑眯眯地说道。

    “杂种,谁给你的胆子来指挥王做事?”吉尔伽美什冷哼道,“嘛,不过看在这场闹剧的份上,帮你一把也不是不可以。”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所有人里最不敢置信的,还是被恩奇都放到维摩那上的卫宫切嗣,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底下妻子化身而成的圣杯不断地喷吐出黑泥来,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第62章 天照大御神

    “今天应该是最后的战斗了吧。”穿着新买来的神官衣服的间桐雁夜帮小樱系好儒裙上的丝带,“小樱,我们一起为白野威殿下加油吧。”

    “嗯。”穿上巫女服装的间桐樱变得异乎寻常的可爱,让雁夜忍不住地伸手用力地抱住了她。

    “雁夜叔叔?”小樱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小樱真是特别的可爱呢。”间桐雁夜放开怀里的小女孩,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被夸奖了的少女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此时的圣堂教会里,白野威已经跳上了半空,点点的光芒从他的身体里不断向外飘散了出来,逐渐笼罩住了整个教会的上空。

    “那就是白野威殿下所说的……结界?”远坂时臣本来就来的晚,此时跑出去的速度也快,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改变了的上空。

    对于里面的人来说,这黑泥简直就好像是洪水一样,看着似乎并不快,但是只要稍微走慢几步,就会被黑泥所吞没。他们都看的分明,被那黑泥所吞下去的东西,就再没见浮上来的迹象了。就算再没有魔术知识的人也知道,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碰触。

    他们在飞快地奔跑着,天上的英灵们也开始了行动,恩奇都用力地挥拳,因为那拳头带起的风并没有任何的魔力,所以击打在黑泥上的时候,十分有效地阻断了黑泥的进一步蔓延。

    相(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