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6 部分阅读

第 16 部分阅读

    嗟慕徊铰印?br />

    相比起卖力攻击的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就要显得悠闲的多了。

    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白野威的命令没有任何的约束力,所以他完全就是一副看戏的样子,就连武器都是懒得拿出来,只是随意地载着身旁的两人在维摩那上随意地飞行着,顺手拿过卫宫切嗣的当成玩具地在那里随意开两枪玩耍起来。

    “真是的,吉尔,现在可不是玩游戏的时候啊。”恩奇都正想再来个真空斩什么的,就看到吉尔伽美什那副无趣的样子,不由地扶额叹气道,随即他的眼角便扫到了什么,“危险!”

    “什么?”吉尔伽美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恩奇都狠狠地扑倒在维摩那上,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光芒扫过了他所在的位置。

    很难以想象的,完全违反了光学原理的黑色光芒,从黑泥之中疯狂地向外喷射。

    “那,那是……”卫宫切嗣刚才也险些被黑色的光芒扫到,他侧过头去,就看到那边的黑泥之中逐渐浮上来一个奇怪的人影,正是穿着一身黑色铠甲,已经彻底被黑泥所污染的sber!

    sber手中的圣剑exclibur此时已经完全变成深黑的颜色,上面浮现出来的铭刻此时也已经变成了十分不详的红色,这已经再也不是宣告神圣的圣剑,而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魔剑。

    黑色的剑士高举着黑色的魔剑,源源不断的魔力从黑泥里输送到剑士身上,然后化作一道道黑色的流光疯狂地向外攻击着,就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天空的威胁,不断地朝着恩奇都的方向攻击着。

    “区区的杂种而已!”一直都算得上是顺风顺水的吉尔伽美什此时却险些在这个时候被这个家伙给打回英灵王座,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容忍?吉尔伽美什瞬间就暴走了,“就算是王所疼爱的宠物,也不能原谅!给我以死谢罪吧!!!!”

    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打开王之财宝,向下疯狂地投射起来。

    “那个家伙,感觉比原先的时候要厉害的多。”恩奇都中肯地评价道,“而且那种黑色的魔力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够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力!”

    “不知道……我……”卫宫切嗣几乎是用半哭泣的语气说着。

    “没办法了,现在只能看吉尔伽美什的了。”恩奇都握紧了拳头,“我会全力阻止黑泥的蔓延,吉尔,那个黑色的sber就交给你了!”

    “啰嗦!!!”怒火冲天的男人愤怒地喊道,“我要将这个家伙杀得片甲不留!”

    恩奇都无奈地叹了口气,“r,希望你真的有办法。”

    往外狂奔的几人眼看着就要脱离这边的黑泥区域,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索拉手里推着疾走的轮椅忽然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然后断裂了开来。

    “啊啊啊!!!”肯尼斯发出不敢置信的尖锐叫声,然后滚落到了地上。

    “肯尼斯!”索拉连忙伸手去拉,却还是晚了一步,挣扎着的肯尼斯的双脚已经被后面那看似缓慢实则吞没了进去。索拉看着从他的双腿上蔓延上来的黑色气息,不由地瑟缩了一下。

    “可恶!!!”原本跑在前面的韦伯猛地回头冲了过去,用力抓住肯尼斯的双手,将他从黑泥里拉了出来,“可恶可恶可恶!!!”他一边疯狂地吼着毫无意义的话语,一边背上肯尼斯开始向外奔跑起来。

    “我绝对不要死,我答应了王的,我一定要活下来!”韦伯的身体并不强壮,背上肯尼斯之后速度就变得更慢了,但是就算这样,他也在一步步地向前走。

    同样不想死的肯尼斯紧紧地抓着韦伯的胳膊,就像是抓住了一片浮木一样死死地抱着不放。

    黑泥已经蔓延到了韦伯的双腿上,每走一步他似乎都可以看到奇特的幻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有母亲死的时候,有被肯尼斯当众斥骂嘲笑的时候,还有rider死去的时候……

    “不行啊,我答应过王,一定要好好地活下来!”韦伯发出了怒吼,用力地拔出双腿来,朝着前面大步走了起来。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他以为的漫长,其实甚至还不到两三秒,但是就算是这样,后面的黑泥也已经变得越来越多,肯尼斯的脸上此刻已经完全是绝望的神色了。

    “肯尼斯!韦伯!”就在这时候,索拉也返了回来,伸手抓住了韦伯的胳膊。

    一旁已经逃离了言峰绮礼看着他们的举动,心中却泛起了十分古怪的情绪。

    “糟糕!”即使再加上一个索拉,以三个人的力量也已经无能为力了,真的要死在这个地方了么?肯尼斯的绝望似乎更加剧了黑泥在他身上蔓延的速度。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光芒扫过了他们的位置,将他们身周的黑泥全部一扫而空。

    “这,这是?”几人都是一惊,然后同时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只见天空此时亮起了十分奇妙的光芒来,原本只是零散的光芒忽然汇合起来,变成了巨大的天幕,天幕上有着整整齐齐的十二个星座排列在那里,并不是人们常见的黄道十二宫,而是纯粹以动物姿态出现在天空上的奇特星座。当天幕星座完全包裹住整个教会的时候,一道明亮的光芒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那是原本白野威所在的地方,此刻白色的大狼已经被白色的光芒层层包围,一面青铜色周围还带着鲜红火光的圆镜忽然从光芒之中被抛上了天空,那面圆镜十分奇妙地在空中旋转了起来,然后忽然变成了一面彩色的镜子,镜子周围的火光也变成了仿佛翅膀一样造型的流光出现在了镜子的尾端。

    镜子降落了下来,落到了下方人的手里。

    光芒逐渐收敛起来,露出了里面的身影。那是一个绝对不会被人认错的女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穿着一身白色的和服,身上四处都有着鲜红的赤线妆一样的纹路。

    尽管看不清女人的脸,但是那美丽的姿态却不会被人认错。

    “天照。”天空之中的女人开口了,她手中的圆镜瞬间爆发出宛如太阳一般强烈的光芒来,光芒照到那黑色的污泥上,瞬间就将黑泥净化了。

    “没想到啊,我的r还真的是传说中的天照大御神?”恩奇都松了口气,甩了甩有些酸痛的胳膊,“这个姿态可真是美丽。”

    “这就是……神明!”言峰绮礼忽然跪了下来,对着天空祈祷了起来。

    摧枯拉朽一般地,黑泥便在光芒的照射下消失得一干二净,就连先前不断攻击着的黑色sber也在光芒之中褪去了身上的黑暗,原本暗沉的眼神逐渐恢复了光亮来。而那不断涌出黑泥的圣杯终于发出了一声仿佛碎裂一样的声音,在所有人面前化作了碎片。

    “爱丽,爱丽斯菲尔!!!”看到这一幕,原本已经被震住了的卫宫切嗣再也忍不住地叫了起来,他的眼中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在光芒之中的女人漂浮了下来,站在碎裂的圣杯旁边,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的圣杯碎片竟然变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变成了圣杯的爱丽斯菲尔,而另一个男人却长得十分像卫宫切嗣!

    那个长得很像卫宫切嗣的男人朝着天照鞠躬行礼,“十分感谢您的援手,我是安哥拉纽曼,背负了此世之恶的英灵,由于圣杯容器的思念,我变成了这样的姿态。”

    “我名为天照,太阳神天照。”天照的声音并不大,却让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楚,“英灵啊,我赦免你的罪。”

    “十分感谢!”眼中流出眼泪来的男人跪拜下来,哽咽着说道。

    一枚金色的碎片从圣杯破碎的地方飘了出来,没入天照的手中,她看着眼前的人,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仅仅只是净化了方才的魔力,并且利用魔力凝结出了你们的身体,你若是无处可去,便跟着那个与你很像的男人吧,他的愿望,应该可以由你实现。”

    “嗯。”安哥拉纽曼点了点头,站起来的时候顺手将原本圣杯的容器,爱丽斯菲尔也一并扶了起来。

    “我在此宣告,圣杯战争就此结束!”天照大声地说道。

    第63章 我回来了

    天照端着手中的圆镜,转过身来对着几人,此刻的她身上的光芒已经散开了大半,但是其姿容却是所有人此前都不曾想到的优雅,面容虽不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充满威严,微笑的脸上却带着慈爱的笑容,就仿佛连世界也能包容一样。

    褪去威严感的天照松了口气一样地开口说道,“这一次的圣杯战争至此已经全部结束了,我稍微地接触到了一些魔术师所说的第三法,故此愿意倾听你们的愿望。这里的魔力还十分浓郁,我能够做到一些并不过分的愿望,所以,请诉说吧,我将以神之名为你们实现。”

    “我的话,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了呢。”恩奇都笑眯眯地跳落到了地上,抬头看向了天空之中还摆着一副冷酷样子的吉尔伽美什笑了起来,“不过居然还能看到mster你这样的姿态,还真是十分稀奇的感觉。”

    “哼,本王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乐趣。”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就将维摩那上的卫宫切扔了下去,“本王才没有需要神明才能实现的愿望!”

    他说完,直接就消散了在半空之中,那并不是单纯的灵体化,而是彻底地消失,他竟然就那么回归了英灵王座。

    “吉尔害羞了呢。”恩奇都笑了起来,“不过我的心声已经传达给他了,所以我想,一定是真的没有关系了呢。”他说着,抓头对天照说道,“我也该回去了呢,这一次的召唤,给了我很美好的回忆哦,真是谢谢你,mster!”

    恩奇都说完,也逐渐开始消散起来。

    “结果,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么……”从黑泥之中出来的骑士王脸上带着宛若哭泣一样的笑容,“结果,我还是什么也没能做到么?”

    “不,你做到了很多,你拯救了整个不列颠。”天照摇了摇头,“现在的不列颠依然将你视为保护神,你是真正的英雄。”

    “所以不必否定自己,也不该否定你自己。”她说着,走到了sber的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还记得berserker么?他的愿望,便是能够得到你的亲手制裁,得到他一直追随,一直敬爱的王的制裁。”

    sber的眼神猛地一阵收缩,“我……”

    “追随在你身后的人,从来没有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过,所以挺起胸膛来吧,不列颠的王。”天照的声音轻柔地说道。

    sber终于哭泣了起来,她想起了那些即使面临绝境也跟在自己身后的骑士们,想起方才berserker被自己击中之后却露出的释然微笑,想起了很多,“啊,我的梦也该醒过来了。”

    她直起身来,看着天照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一个十分美丽的微笑来,“谢谢你。”

    “我,那个我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了。”韦伯看到对方的视线朝着自己过来,连忙摇手说道,他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时候自己还一直抓着肯尼斯的身体,一松手之下,肯尼斯顿时摔了个正着。

    “韦伯·维尔维特!!!”肯尼斯咬牙切齿般的声音从底下传来,让韦伯不由地浑身一阵颤抖。

    “今天之后,你给我到艾依梅罗特学派里来!”不知道何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肯尼斯将手伸向自己的未婚妻,他的脸上带着仿佛嘲讽一样的表情,但是神情里已经没有了阴郁,“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你的!”

    “啊,是,是的!”韦伯忍不住地站直身体。

    “看来,你们也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了呢。”天照微笑着说道。

    “人类的愿望,大部分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实现了,如果连努力都不去做的话,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肯尼斯冷哼道,“现在虽然魔术回路毁坏了大半,但是我可是肯尼斯·阿其波卢德,时钟塔的讲师,我是不会允许自己就这样堕落下去的,尤其是堕落到甚至需要别人拼死来帮助我的程度!”

    一旁的索拉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眼中有着高兴、欣慰、惭愧等等情绪。

    “这样的话,我送你一些礼物吧。”天照笑了起来,伸手朝着他遥遥一指,一道粉色的光芒忽然没入了他的身体里。

    肯尼斯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绽放了,他用力摇了摇头,“刚刚那是……”他忽然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魔术回路传达给他的奇特感觉,“我的魔术回路!”

    “你的伤势准确地说,是魔术回路被切断之后胡乱连接在了一起,但是他们本身并没有离开你,所以我就出手稍稍帮你调整了一下,不过很遗憾的是我并不是魔术方面的专家,所以只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了。”

    “这样已经足够了!”肯尼斯握了握拳头,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也已经治疗好了,便不再依靠自己的未婚妻站了起来,“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天照笑着摇摇头,再度看向一旁的言峰父子。

    言峰璃正面对着货真价实的神道教最高天神,忍不住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而言峰绮礼却不由地上前一步说道,“您真的是天照,天照大神殿下是吗?”

    “是的。”天照微微点头。

    言峰绮礼忽然扔掉了手里的十字架,朝着她双膝着地地跪了下来,“神明在上,请允许我成为您的信徒吧!”

    “绮礼你!”一旁的言峰璃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自己这个一直都是圣堂教会忠实信徒的儿子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简直可以算是大逆不道的话来?

    “我允许。”天照没有在意言峰璃正的反应,她悠悠地走过去,轻轻地在言峰绮礼的头上摸了摸,“我赐福于你,当你感到迷惘的时候,不要顾及太多地朝着前方前进吧,神明一直与你同在。”

    天照看向另一头的远坂时臣,“很遗憾,你的愿望无法达成了。”

    “不,我很感谢您。若是没有您的出手,只怕这次的圣杯战争将给整个冬木市造成十分恶劣的大灾难。”看完了全程的远坂时臣十分真诚地说道,“既然圣杯已经成为了这样的东西,我的愿望自然也不可能通过圣杯达成,回去之后我就会联系时钟塔,让人来彻底终结圣杯战争的事宜。”

    “这样的话就太好了。”天照点了点头,最后看向那边抱着昏睡中的爱丽斯菲尔的卫宫切嗣,“你的愿望,我想你应该自己就能实现了吧?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便试着相信别人吧,一个人永远是成为不了英雄的。”

    “事已至此,我将离去了。”天照感觉到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排斥,柔柔地笑了起来,整个人便化作了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最后的最后,我送给你们一点祝福吧。”天照出现在了间桐雁夜跟间桐樱的面前,“身体安康,这是我最后送给你们的祝福。”

    “再见了,雁夜君,小樱。”话音落下,天照便彻底消失了。

    “刚刚那是……”得到祝福的两人吃惊地相互看了一眼,心中浮现而出的,便是先前见过的白野威。

    人的记忆总是有着关联性的,当失去了一块的时候,并不是好像日记本上撕掉一页的状况,而是与之相关的很多东西都会跟着一起不见。

    当白野威取回在圣杯上的那一块记忆碎片的时候,很多原本零碎的记忆都跟着串联了起来。

    这一块的记忆碎片是包括了各国神话传说之类的东西,原本很是凌乱的世界历史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他也终于完全想起来自己这次遇到的那些人物在各国神话之中到底有着多么特殊的地位。

    “这真的是一次很不可思议的旅行啊。”白野威闭上眼睛,感受着穿越时空带来的奇特感觉,一边心中感叹着,忽然他回想起了恩奇都最后说的话,不由地有些奇怪,“恩奇都竟然有跟吉尔伽美什好好聊过?他的心声是什么传达给那个金闪闪的啊?”

    日暮神社的庭院里,小鸟纷纷扑腾着翅膀降落下来,蹦达地围着一只体型硕大的白色大狼,白狼趴在地上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祥和得让人几乎也忍不住想要跟他一起睡下去。

    “小白!”回到家里的戈薇刚进庭院,便看到了这一幕,她笑了起来,快步走到白野威的身前,伸手抚摸着光滑洁白的皮毛,“回来就好呢。”

    “唔,戈薇酱?”白野威感觉到有什么人在摸着自己,终于忍不住地睁开眼睛来,就看到戈薇熟悉的笑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戈薇酱,早上好。”

    “已经不是早上了。”戈薇忍不住伸手抱住白野威的身体,“你离开了好长时间呢,真是担心死我了。”

    “不用担心啦,我可是天照大神呢。”白野威忍不住地伸爪拍拍她的脑袋,“好啦不要撒娇了,让我起来吧。”

    “嗯。”戈薇笑着放开他,捡起一旁被自己丢下的书包,“妈妈,爷爷,草太,小白回来了哦。”

    “唉?小白终于回来了吗?”日暮妈妈赶紧走出来,看到出现在庭院里的白野威,忍不住地笑道,“回来就好。”

    “是啊,回来就好。”日暮爷爷也笑着说道。

    “小白,一起来玩吧!”草太弟弟冲了过来,搂住白野威的脖子不放。

    “嗯,我回来啦。”白野威摇晃了一下尾巴,发自内心地说道。

    第64章 高中生侦探

    “结果你找到你的记忆碎片了吗?”吃过晚饭,几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戈薇有些好奇地问白野威道。

    “找是找到了啦,我还得到了可以幻化成|人类的特殊能力。”白野威说到这个就来气,一直都很可爱的狼脸上此刻充满了无奈,“所谓人生不如之事十之八、九,真是一点也没有说错的说。”

    “怎么了?”戈薇有些好奇地问道。

    白野威看了她一眼,然后在她不可思议的眼光里碰地一声变成了一个姿容端方的美丽女子,女人动了动自己头上的一双狼耳,无奈地说道,“目前唯一可以幻化的形态只有这个而已。”

    “唉?这,小白你是女孩子?”戈薇不敢置信地说道。

    日暮妈妈更是忍不住地伸手抚摸起了白野威的长发,“没想到小白你居然这么漂亮。”

    “是啊,好漂亮!”草太弟弟跟日暮爷爷动作一致地点头说道。

    “才不是啊,我是男人啊。”白野威十分不满地拍拍自己的胸口说道,“我是男人!”

    “但是……”戈薇脸上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来,“你这样不管怎么看都……”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移门被人拉了开来,“戈薇,小白回来了吧?呃,你是谁啊?”穿着一身红色衣袍的犬夜叉站在门口颜色诡异地看着被日暮一家团团围住的白野威,不解地问道。

    “……#”白野威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有些火大,他迅速地解除了幻化之术,从几人之间穿了出来之后,飞起一脚踹在了一脸见鬼表情的犬夜叉脸上。

    “你……你是女的?”犬夜叉捂着被正中的鼻梁愣愣地看着白野威说道。

    “才不是啊,我是男的!”白野威不客气地再次踹了他一脚。

    “那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啊?”犬夜叉有些火大地问道,“还有,为什么一见面就踹我!”

    “那是幻化之术,就好像七宝那样的变身术。”白野威一边解释,一边揍他的动作却不停下,“那是在锻炼你的反应能力,你这家伙我走出去的几天没有给我偷懒吧?怎么感觉你的动作又变慢了?”

    “你……!!可恶的死狼,给我看招!”犬夜叉愤怒地几乎要将自己的一头银发都竖起来了,他不断地挥爪攻击,却连白野威的毛都没有碰到。

    过了半晌之后,白野威踩在已经被他揍得晕头转向的犬夜叉身上,还很幼稚地跳了几下,这才趾高气昂地走了下来,顺便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来。

    那学自吉尔伽美什身上的高傲德性将犬夜叉气了个半死,明明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却还是忍不住地想要爬起来继续战斗。

    “好了犬夜叉,再打下去,会打扰到邻居的。”戈薇随口说道,“对了,犬夜叉,你怎么这几天都没有过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犬夜叉这才回忆起他过来的事情,连忙解释起来。

    “唉?食骨之井会关闭?”戈薇一愣,然后看向一旁在井上四处打量的白野威。

    白野威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眼神,沉吟了一会说道,“食骨之井里的通道本来就是不应该出现的东西,由于扭曲的愿望而诞生,先前的时候就算是我也没有注意到在四魂之玉消失之后,居然是我的力量在维持着它的存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有些沉吟,“怎么说呢,照理来说,将食骨之井的通道关闭是最好的,不过如果关闭了的话……”他看了一眼这两个人脸上浮现出来的惊慌神色,叹了口气说道,“算啦,我会想办法将这个通道固定住的,只是你们两个,除了除妖之外,绝对不能干涉两个世界的人类,不然历史遭到改变的话,这个世界会立刻消失掉的。”

    “怎么会?”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一般来说你们没那么大的运气真的改变历史,毕竟历史这种东西是有惯性的。”白野威想了想,这样解释道,“不过还是要小心,毕竟有的时候你们可能自己做了些事情,造成的改变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我,我知道了。”被白野威如此严肃地说了一遍之后,戈薇连忙点头,犬夜叉也连连点头。

    “犬夜叉,你给我回去,戈薇你也离远点。”白野威严肃地看着他们,“明天晚上我大概可以弄好,但是在这期间你们都不要靠近这里。”

    “好。”两人对视了一眼,犬夜叉便果断地跳进了食骨之井里。

    “戈薇你去看书复习吧。”白野威坐在了食骨之井的前面催促道。

    “好,那个,小白你也不要太劳累了。”戈薇忍不住地吩咐道。

    白野威笑着摇了摇尾巴,“放心吧,我有数的。”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戈薇出门前去看到仓库那里的门还是关闭着的,不由地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想到白野威说的不要靠近,还是老老实实地跑去上学了。

    修复通道倒并不难,麻烦的是固定的问题,白野威留在食骨之井的旁边,就是为了保证通道不会再度因为自己离开而崩溃,他经过那一次奇怪的圣杯战争之后,心里隐隐有了个感觉,说不定自己以后的记忆都要跑到别的世界去寻找,这样的话万一自己离开了,食骨之井崩溃的话,戈薇跟犬夜叉就太可怜了一点。

    不过真是好无聊啊,白野威在古井的旁边打滚着,却不敢离井太远。

    一直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白野威才慢慢地从仓库里走了出来。

    “小白,那个……”戈薇看到他的时候,还是有些忍不住地问道。

    “修好了。”白野威肯定地点头,他看着脸上露出由衷开心微笑的戈薇,无奈地摇了摇头,一个小跳跑到桌边之后坐了下来,“妈妈,我要吃天妇罗。”

    “好哦。”日暮妈妈笑着从厨房里将所有的天妇罗都放到了白野威的面前。

    “啊,小白你好狡猾,我就只有这么点!”草太弟弟忍不住叫道。

    “哼,都是我的!”白野威二话不说将一大碗的天妇罗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异袋里。

    “啊,妈妈,小白明明都不吃的说!”草太弟弟向自己母亲抱怨起来。

    “嘛嘛,小白喜欢不是很好吗?”日暮妈妈笑了起来。

    白野威得意地晃动起尾巴来,动作迅速地从草太的碗里捞出一个炸虾来放进嘴里,得意地笑道,“嘿嘿~”

    “啊,小白。”草太连忙护住自己的碗。

    第二天一大早,白野威就爬了起来,他出门的时间并不太长,只有五天左右,刚好一周的时间过去,“戈薇酱,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再过一个月就要举行期末考试了。”捧着书的戈薇看到他回来,心情也比先前好了很多,“前一次考试的成绩只能算得上是马马虎虎,还是拖了你的护符的关系才考出来的成绩。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希望能够获得好一点的成绩。”

    “哦,那戈薇,你要加油哦。”白野威笑道。

    “嗯。”戈薇用力点头,正准备继续背诵英语单词,看到白野威如此精神的样子,不由问道,“小白你要出去吗?”

    “嗯,想去逛逛,我想去书店买几本书回来看。”白野威看到她打算复习的样子,便熄了找她一起去的想法,“你要复习功课,我就去找剑先生陪我一起去买书吧。”

    “还是我陪你一起吧。”戈薇站了起来,“正好我也需要两本新的习题册呢。”

    带着白野威的话,就不太方便去大型书店,所以戈薇选择了附近的商店街。

    周六的商店街比平时还要热闹,这周六商店街正好在搞活动,这次的是特卖会,商店街的各大商店门口都挂上了打折的标牌,让白野威不由地有些好奇,“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不太清楚呢。”戈薇也很好奇,“昨天也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呢。”

    “今天是商店街的节日哦,小姑娘要来一个可乐饼吗?”一旁的阿姨笑着问道。

    “谢谢。”戈薇点头说道,“麻烦给我两个。”

    吃着可乐饼,白野威很快就走到了书店的门口,对着书店门口的杂志架子看了起来,“嗯?高中生侦探再立新功,又破获一起杀人案件?”

    “啊,是他啊。”戈薇也看到了挂在门口的杂志,封面上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男人竖着拇指露出一脸自信的微笑,“工藤新一,在关东地区据说是很有名的高中生侦探,不过虽然据说已经帮助警方破获了不少案件,但是听说他才高中一年级,只比我大一岁呢。”

    “但是让高中生去破案,会不会不太好呢?”白野威有些担心地问道,“看到尸体什么的,会留下不好的回忆的吧?”

    “嗯,的确不太好呢。”戈薇自己就算经常看到妖怪跟人类尸体的人,想到那些的确不太高兴得起来,“不过据说他也是家传渊源,而且高中生侦探全国各地都有好多的说。”

    正是因为高中生侦探很多的关系,大家都有点习以为常了,现在听到白野威这样说,戈薇认真地反思起来。

    让未成年人承担起成年人的责任,这是属于大人们的失败。

    白野威有些无奈地叹气,“算啦,戈薇酱,我们进去买书吧。”

    作者有话要说:日常本开始~

    原本是打算刷一下网王的存在感的,但是亲爱的若叶告诉我,网王都是室外赛,冬天八成比不了,所以我就果断切换成万年小学生了。

    对于自己的常识欠缺向诸位道歉之。

    第65章 平淡的日常

    “唔,这一本看起来就好头疼……”戈薇捧着数学的习题册无比苦恼,“怎么办呢……新年去什么样的学校比较好呢。”

    “去野崎君在的那个浪漫高中不好吗?”白野威从书架上挑选出了几本神话书放到篮子里,“佐仓不是你的前辈吗?”

    “浪漫学院倒是挺不错的,而且听说他们的文化社团成绩一直很不错。”戈薇放下手里的习题册,“不过我的话还是有点想去偏差值高一点的学校,我将来想要去大学读历史系或者是民俗学。”

    经历过了种种事情,戈薇远比一般的初中生来的成熟的多,对于将来的打算也十分明确,她放下手里的习题册,拿起一旁已经放了不少书的篮子,“小白,我们走吧。”

    白野威跟着她出去,门口的收银员这才看到居然还有一只看起来就十分可爱的小白狗,不由有些羡慕地看着戈薇,“你养的宠物真可爱。”

    “谢谢。”戈薇笑着道谢,将书本放进自己的书包里,这才带着白野威走了出去。书店的活动打折扣很是给力,尤其是白野威挑选的书里还有一些是书店的积存货,价格就显得更加便宜了。

    “果然带着小白出来会遇到好运呢。”戈薇忍不住地笑道。

    “喂,戈薇?”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听起来还颇为熟悉的样子,戈薇回过头去,便看到自己同班同学的田中与高桥在后面对自己招手。

    “果然在书店里的人是你呢,真是难得能在休息日看到你出来啊。”田中笑着说道,“前一阵子你生病实在是将我们吓了一跳呢。”

    “啊哈哈。”想到之前自己母亲用各种奇奇怪怪的病名向学校请假,,戈薇也有些无奈,“现在好多了,所以出来走走。”

    “啊,这是你们家的宠物?”高桥看到可爱的变小了的白野威,“好可爱!”

    “谢谢,你们也是出来买东西的吗?”戈薇笑着问。

    “是啊,看。”田中拿出了自己怀里的少女漫画,“《月刊少女罗曼史》!梦野老师真是太厉害了,最近的剧情感觉越来越好看了呢。”

    “梦野老师?”听到梦野老师的名字,戈薇忍不住地僵硬了一下,她原本也是梦野老师的粉丝,但是在被白野威告知,那个之前弄丢了小白而在神社里几乎要哭号出来的大个子就是传说中的梦野老师,而那位宫前先生就是他的编辑之后,原本的美梦一下子就幻灭了。更不用说之前在化石馆里看到他的时候,他脑洞大开的样子让戈薇说什么才好,她只能再三地感叹,要是没有宫前先生的话,那个漫画一定会变得完全看不下去的吧?

    “对了,戈薇,我们一起去打网球吧。”田中将漫画放好之后兴致勃勃地对她说道,“旁边开了一家室内网球馆,衣服什么的都能租借,一起去吧?”

    “你们怎么忽然想要去打网球?”戈薇连忙摇手,借口生病的事情说道,“我的运动神经不太好的。”

    “当然是看到杂志了啊。”高桥拿出一本少年运动杂志来递给她看,“看,冰帝的迹部大人实在是太帅了!”

    “迹部……大人?”戈薇愣住了。

    “嗯,冰帝的网球部部长,迹部景吾大人!”高桥一脸看男神表情地看着封面上的迹部景吾,“中学生网球比赛不在冬天比实在太可惜了!还好这一期的《周刊运动少年》没有遗忘他们!”

    “唉?但是他,他染头发啊,还是初中二年级啊。”现实主义的戈薇完全不能明白这个少年对于自己两位好友的特殊意义,“为什么要叫大人啊?”

    高桥摆出一副教育人的表情来,“戈薇酱,这就是你不懂了吧,运动少年的魅力可是无人能挡的!”

    最后好不容易才拒绝掉两个热情过度的友人的戈薇有些汗颜地抹了把脸颊,“以前都不知道呢,原来她们居然是那么狂热的运动员粉丝啊,小白你说是吧?”

    “小白?”戈薇愣了下,左右看了看,才发现一直跟着自己的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群挤开了。

    “小白,你在哪里?”戈薇连忙喊了起来。

    被人流挤开的白野威也有些汗颜地看着商店街里遍地的人海,默默地退了一步,试着使用念话对戈薇说道,“戈薇酱?”

    “小白?”念话起作用了,戈薇连忙闭上嘴巴。

    “我们走散了呢,回头我会自己回去神社的,你先回去吧。”小白闻着一旁的鲜美味道,有些忍不住地甩了两下尾巴。

    “好吧,记得早点回来啊。”戈薇倒不担心白野威会走丢,听他说想到处走走,便也由得他去了。

    得到了他人好心递过来的炸猪排、炸鱼饼、章鱼丸子跟麻薯团子以及种种在商店街都能买到的食物之后,白野威觉得再在这个角落待下去,说不定会得到更多的投食,虽然他其实挺喜欢这样的投喂的,但是果然一个神明还是不该这么做的!

    总算还有点儿神明威严的白野威快速地跑了起来。

    说起来他真的还没有怎么好好逛过这个城市呢,这个城市真是巨大,哪怕是之前的冬木市在这之前也是完全不能相比的呢。

    跟形形色|色的路人擦身而过,白野威忽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正想感慨一下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熟悉的对话声,“佐仓的话,会比较喜欢什么类型的呢?”

    白野威扭头看去,就看到野崎梅太郎跟佐仓千代还有一位长相十分漂亮的女孩子坐在咖啡馆的外边位置上聊着天,那个长的很是温柔的女子拖着下巴问道,“最近的女高中生喜欢的东西,我真的弄不太懂呢。”

    “一般的话……咦,是小白?”佐仓千代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白野威走过来,“是小白吗?”

    “啊,真的是。”看到对方朝着自己走过来,野崎梅太郎也有些好奇地抬手将他抱了起来,“今天没有跟着那位日暮小姐吗?”

    “会不会走丢了啊?”都由香里有些担忧地问道。

    “我给戈薇打个电话吧。”佐仓主动找出手机来,“喂喂,戈(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