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4 部分阅读

第 14 部分阅读

    卫宫切嗣开始重新认真地考虑起这次战斗的状况来了。

    虽然还是没有确定自己的真正愿望到底是什么,但是还是要赢,一定要赢。

    无论如何,他还要兑现他对艾因兹贝伦家家主的承诺,还要……还要什么?卫宫切嗣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惘,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到底是什么呢……卫宫切嗣茫然地想着。

    好在这一次的sber已经恢复了原状,手指恢复的话,就能够使用亚瑟王最强大的宝具——exclibur了。有着这一件大杀器,就算是对上rcher、rider那样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白天的时候卫宫切嗣花费了相当多的功夫来重新制定这次战斗的计划,对于他来说即使没有目标,却依然能够战斗r那一组已经失败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找个机会干掉那个家伙比较好。不过肯尼斯那家伙现在躲在教会里这点比较麻烦,根据参战条约,一旦申请教会的庇护,其他的参战者就不能够朝战败者出手。就算他再怎么不择手段,如果随便出手的话,只怕会引起众怒,即使这一次的圣堂教会监督者其实跟参战者之间有猫腻也一样。被其他人联合对付的话,可是十分不妙的场面。

    远坂时臣简直谨慎的过分,从战争开始到现在,就连一步都没有踏出过自己的工房,想要做到暗杀他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言峰绮礼却会经常性地进出远坂宅,而作为一个理应放弃了圣杯战争的r来说,适时地进入圣堂教会,不仅是作为被庇护的象征,同样也是作为放弃战斗的表现。

    虽然不能够在教会攻击肯尼斯·阿其波卢德,但是伏击言峰绮礼却并不要紧。而且只要能够让言峰绮礼召唤出ssssin来,就算在言峰璃正面前杀死他也没有任何问题!ssssin的敏捷并不是很高,更何况大部分的灵魂已经回归了圣杯,只凭那么零碎的一点,以他的固有时御制完全能够在ssssin攻击过来之躲开去,让灵体化的的sber实体化,然后只要将那个ssssin干掉,以他跟sber两人合力的情况下,对付一个言峰绮礼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恩奇都通过心灵念话的方式问白野威,“跟上去吗?”

    “当然啦。”白野威回答得十分迅速,“他可是sber的r!说起来为什么你一直都不灵体化啊,你看就连berserker都灵体化了。”

    “唉?我可是rider啊,一件宝具也没有的rider,现在能够骑乘的不也就只有r你了么……”恩奇都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似乎有些不太对,连忙停了下来,讪讪地看着白野威。

    白野威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无奈,“算啦,反正我也习惯了驮人,跟上去的时候要小心哦,那个魔术师,感觉很敏锐。”

    “当然。”恩奇都十分认真地说道。

    他们两人远远地跟在卫宫切嗣的身后,却不知道sber有着等级的直感,虽然直感是作为战斗判定的一种感觉,但是到了等级的直感,已经不仅仅只是限于千钧一发的战斗之中,跟踪对于灵体化的sber而言是毫无用处的,就算她跟卫宫切嗣再怎么不合,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告知了对方被跟踪的事情。

    远远地缀着卫宫切嗣一路前进,可是却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前进的方向。白野威被他们一路带着去向了另一个地方——远坂宅。

    “唉?这里好像不是教会的方向?”白野威总算反应了过来。

    “那看来应该是被发现了吧。”恩奇都倒是不奇怪,作为一个魔术师总有那么点儿办法的,不然就卫宫切嗣那样据说还是个四处惹祸的家伙,只怕早就被人干掉很多次了。

    “不过他引我们过来,这里莫非是……呃……”白野威还没说完,恩奇都已经十分跃跃欲试地上前了。

    “既然被发现了,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恩奇都骑着白野威咻地一下跳到了卫宫切嗣的身前,“sber的r,来跟我一战吧!”

    “喂,这跟说好的不太一样啊……”白野威忍不住地一头黑线,作为坐骑的时候,奔跑跟行走的方向一般不太归他管。

    “固有时御制,三倍速。”卫宫切嗣将人领过来可不是为了跟那个真名为恩奇都的战斗的,他甚至都没有召唤sber出来,直接就躲避了起来。

    “唉?速度怎么这么快?”恩奇都愣了一下。

    “吼!!!”berserker忽然实体化,朝着卫宫切嗣的方向追了过去。

    “嘛……看来berserker自己做了决定了,我们倒是可以去看看这个魔术结界的设置者到底是谁。”白野威对于berserker居然能够忍耐到现在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的berserker身体素质是先前在间桐雁夜手里的三倍,即使对上sber也不会陷于下风。

    更何况,白野威倒是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先打过一场,用拳头交流过之后再用语言会比较有力。

    卫宫切嗣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个berserker跟着,如果是ssssin他还能躲开去,可是换了berserker的话,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召唤sber的好。

    “啧,berserker的主人在什么地方?”卫宫切嗣毫不犹豫地让sber实体化,自己迅速地躲了开来,开始寻找间桐雁夜起来。

    “这个房子……做的防护还真夸张啊。”白野威有些好奇地抬头看了过去,忽然便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等等等等!!!!”

    就在那座大宅里,一个穿着仿佛神父装的男人握着一柄短剑,朝着前面那个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猛地刺了过去。

    而就在他的剑尖刚刚刺入对方的身体时,一个绿色头发的男人撞破了前面所有的魔术结界,紧接着撞碎了玻璃,撞到了神父的身上。

    “居然将我当成炮弹扔了出来r你也真够夸张的啊。”恩奇都十分无奈地挠了挠头,将头发里的碎玻璃扫了出来。

    “……这样的出场方式可真是……”随着仿佛叹息仿佛好笑的声音,一个金色的英灵出现在了房间的角落里,“你的运气看来还不错嘛,时臣。”

    “英雄王……你……”虽然被及时阻止了,但是还是被刺伤了的远坂时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对于我的决定,你有什么不满么?”吉尔伽美什不屑地看着他,“如你这样无趣的家伙,本来就没有资格做我的r!”

    “怎么会这样……”远坂时臣咬紧了牙关。

    第56章 远坂

    远坂时臣捂着自己的伤口,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三人,“rcher,你竟然……”

    “杂种,你在妄想些什么?”吉尔伽美什冷笑了起来,“臣下?不过是区区的杂种而已!”

    他鲜红的双眼之中,蛇瞳尖锐地竖立着,看向倒在地上的远坂时臣就好像是在看垃圾一样。

    远坂时臣还想说什么,恩奇都已经上前一步,“虽然先前就有发现,但是现在看的更清楚一些。吉尔,你的精神稍微有些奇怪。”

    “奇怪?”吉尔伽美什挑起了眉头,“我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倒是你,恩奇都,如今的状态,简直让我以为我认错人了呢。”

    吉尔伽美什的脸上带着充满了恶意的笑容,“真想不到,你竟然会对杂种啊,畜牲啊之类的家伙如此有兴趣。”

    “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可跟我印象中的你相差很多呢。”恩奇都叹了口气,“算了,我果然不擅长用说的,现在还是用拳头来说话吧!”

    他说着,摆出了身形下沉的战斗姿态来,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却能清晰地让人感受到他的认真。

    “虽然没有想要现在就跟你进行决战,但是既然你已经做下了决定,那就来吧。”吉尔伽美什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独特的桀骜表情,“我可是不会留手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身上原本十分休闲的衣服瞬间变成了金色的铠甲,而身后更是出现了大片金色的涟漪,各种宝具瞬间就朝着恩奇都投射了过去。

    “r,我就不留手了,魔力消耗的问题就先说一声抱歉啦!”恩奇都说完,竟然不退反进,朝着吉尔伽美什的方向猛地进攻起来。

    “哼!”吉尔伽美什的脸上露出了有些残忍的笑容,瞬间解放了自己宝具的真名,“!”

    “天真!”熟悉吉尔伽美什的恩奇都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这一招,在他解放真名后,恩奇都猛地跳了起来,直接跳到了天花板上,再发力一蹬,从上往下地朝着吉尔伽美什就是一记力量十足的飞踢。

    “啧!”吉尔伽美什可没有跟这位好友比拼力量的想法,要知道当初的时候,他可是被这位挚友用拳头生生打败的。对着这么一个能用身体实现各种蛮不讲理事情的人时,就算是王也不得不暂时放下骄傲躲避开来。

    他动作迅速地从方才被恩奇都打破的窗子穿了出去,来到了宽敞的花园之中。恩奇都动作甚至比他更快地追了出来,对着他的背后再来一记飞踢。

    “啧!”吉尔伽美什跟恩奇都的敏捷相差无几,但是一个b跟一个b的差距,就表示恩奇都的瞬间爆发力可以到他的两倍。而看那个畜牲的样子,就知道对方的魔力一定非常充足,对于这样的速度爆发需要消耗的魔力肯定毫无压力。

    远坂时臣咳嗽着,方才的那两拨宝具投射全部都朝着他的方向过来,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等到烟尘散开,却看到一匹白色的大狼正立在自己的眼前。

    “你没事吧?”白野威回头问道。

    “咳,没什么问题。”远坂时臣艰难地扶着一旁翻倒的沙发站了起来,“只不过是中了一剑而已……”他说着,便开始使用治愈的魔术治疗自己。

    “那么你呢?还想出手么?”白野威看着眼前的神父,“不叫ssssin出来么?”

    “当然,会叫的。”言峰绮礼冷哼了一声,猛地朝着他冲了过去,手中的黑键毫不犹豫地就投射了出去。

    就在这时,黑色的身影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远坂时臣的身后,一刀朝着他的脖子挥了过去。

    “砰!”的一声,远坂时臣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看到一枚黄|色的珠子一样的东西从本是朝着言峰绮礼迎击过去的白野威身上飞了出来,他猛地回过头去,就看到一个ssssin头上被打出了一个大洞来,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

    远坂时臣瞬间被惊出一身冷汗,他顾不得受的伤还没治好,连忙启动了自己魔术工房的防御措施,无数的魔术在结界中扩散开来,瞬间改变的魔术结界立刻就将另一个ssssin扫描了出来。

    “在那里么!”远坂时臣猛地一挥手,几颗宝石就朝着那边直飞过去,在接触到ssssin的瞬间就爆炸了起来。

    ssssin本来就死的只有那么两个,被白野威跟远坂时臣加速干掉之后,言峰绮礼手背上只剩下两个的咒印顿时消失不见了。

    但是言峰绮礼却并不惊慌,只是动作敏捷地朝着白野威攻击起来。

    白野威只是躲避他的攻击,哪怕他不断地将黑键朝着自己挥舞过来,白野威也只是加速了躲避的速度,除了先前那一下击毙ssssin以外,他完全没有任何出手的迹象。

    “为什么不攻击?”言峰绮礼猛退,跟他拉开了距离,这才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没有必要。”白野威随意地晃动了一下尾巴,“我可是神明,除非不得以,否则不会杀人。”他说着,脑袋歪了歪,表情甚萌地看着他,“在我看来,你还罪不至死。”

    “哈,有趣的说法。”言峰绮礼皱起了眉头,他握紧了手里的黑键,魔术强化下,手臂强硬得就连子弹都无法击穿,“不过我可不会承认你所谓的神明身份呢。”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白野威干脆坐了下来,“我并不需要你的信仰,而且你现在也不占据优势,不是吗?”

    “哼。”言峰绮礼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一旦等到远坂时臣腾出手来,就算他清楚这座房子里的魔术结界,也不可能在一个擅长火焰魔术的魔术师面前讨得了好。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不由地有些阴沉下来。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背叛我。”看到吉尔伽美什被恩奇都缠住,完全腾不出手来解放天地开辟乖离之剑,再看看已经确认消失了的ssssin,远坂时臣总算松了口气,他捂着腰间的伤口,不能理解地看着言峰绮礼,“这是什么原因?居然让rcher都一并……”

    他的话还没说完,言峰绮礼已经打断道,“并不是连rcher,而是从一开始,rcher就背叛了你,是他找上了我。”

    “你说什么?”远坂时臣瞪大了眼睛,身上原本的优雅此时都已经消散不见了。

    “果然,正如rcher所说的那样,你真的是一个无趣的家伙。”言峰绮礼说着,猛地朝着他冲了过去。

    “喂喂,在神明的面前行凶什么的可是不行的啊。”白野威说着,猛地一记头槌就将言峰绮礼撞了开去。

    远坂时臣的脸色也变得异常差,“现在的状况,真的是一点也不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绮礼啊,你是不是将魔术师想的太简单了?”

    他说完,他的身后便出现了无数悬浮着的火球,朝着言峰绮礼猛烈地投射了过去。

    白野威连忙一个后跳,躲开那么多几乎是无差别攻击的火球,“怎么连我也一起攻击进去啊!”

    “抱歉,不过……”远坂时臣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魔术手杖来,朝着言峰绮礼的方向就是一连串的攻击,火焰的魔术就攻击力而言,在魔术之中也是排在前列的。

    就算是以前同样负责清理魔术师的言峰绮礼,在面对如此众多的火焰弹的时候,也不得不躲避了起来。

    “这里可是远坂宅啊。”远坂时臣猛地一跺脚,原本应该是门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墙壁”,将言峰绮礼的去路彻底挡住。

    “啧。”言峰绮礼的动作更为迅速,既然躲不开,就干脆不躲,他猛地朝前冲了出来,火弹在他的双手上打出了仿佛撞在铁板上一样的声音来。

    “太慢!”远坂时臣猛地一挥手,房间之中的数样饰品便朝着他射出光线。

    “糟糕!”言峰绮礼连忙退后,脚边耳侧已经被红光打中,而他的身后是一片依然还在熊熊燃烧的火焰,而他的身前,远坂时臣已经再次举起了手杖,火焰已经在手杖的前方燃烧了起来。

    “好了,都给我到此为止。”白野威再次出声了,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道强烈的神风就从他的方向吹了出来。神风瞬息间便将熊熊燃烧的火焰吹熄了过去。

    “你们两个,给我坐下!”白野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柄白纸折扇,跳到两人的身后,一人给了他们一记。

    “奇怪的神明。”言峰绮礼虽然被他救了一命,却没有任何感激的心情,也不会有因为被救了所以就要听他的意思在,说完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就朝着远坂时臣再次攻击了过去,然后猛地撞上了一面巨大的铜镜,整个人撞的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真是麻烦的家伙啊。”白野威想了想,干脆拿出足玉来捆住了他,这才看向身边的远坂时臣,“嘛,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不满,不过好歹我也是个神明,无论如何不希望自己的眼前发生这样的事情。”

    “也就是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就可以了么?”远坂时臣脸色冷漠地说道。

    白野威有些为难地挠了挠耳朵,而就在这时候,外面的战斗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远坂时臣整个人忽然侧倒了过去,“该死……魔力被抽取的太厉害了。”

    第57章 结束了呢

    以远坂时臣的魔力储存而言,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供给吉尔伽美什的魔力还是很充足的。就算是英雄王动用自己的宝具,只要不是一次性解放所有的宝具,远坂时臣也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现在不一样。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被自己的弟子突然地捅了一剑,虽然被及时救了下来,但是身上还是受了伤。之后他又是给自己治疗,又是跟言峰绮礼战斗,还开启了屋子里的防御工事。总之,零零碎碎这么多事情做下来,他的魔力有些不够了。

    而此时,落地窗外的庭院里发出了惊人的巨大响声,白野威循声看过去,就看到那个金灿灿的男人忽然拿出了一艘十分巨大的奇怪舰船一样的东西来,朝着天空直冲而上。

    “确实在地面上,我的速度比不上你,但是飞到了天空上就不一样了!”吉尔伽美什随手抹掉嘴角被恩奇都打出来的印记,狂傲地说道。

    “哦,天空可不是你的专场啊!”恩奇都倒是一点不畏惧,他的确没有什么宝具,也没有多少能够直接攻击的职业技能,但是对于他来说,有着足够的力量就够了。

    恩奇都猛地一跺脚,整个人便腾空而起,仅以高度而言,竟然比吉尔伽美什更高,他深吸一口气,哪怕是在半空之中,依然毫不犹豫地对着吉尔伽美什挥舞出了拳头,那是他之前在对付海魔时用过的一招。

    “糟糕!”吉尔伽美什连忙朝着一旁飞了出去。

    “真空百裂拳!”恩奇都疯狂地挥舞拳头,拳风形成的巨大风压直接笼罩住了那一整片区域,原本疯狂飞行着的维摩那完全来不及甩开后面刮来的狂暴拳风。直接飞了出去。

    “该死!”吉尔伽美什忘记了只要给恩奇都准备的时间,他会比任何一个有着强力宝具的变得更加强大。在维摩那上还没有坐稳的他只能放弃操作这架注定会被打下来的飞行器,转身从自己的宝库里拿出盾牌来,抵挡在自己的身前。

    饶是如此,他也依然被对方那恐怖的一击打得飞了出去,他身上的盔甲都在那一拳之中,变得有些破损了开来。

    恩奇都落到地上之后,迅速地追了出去。

    白野威看了看那边的动静,再看看已经拿出各种颜色宝石来回复魔力的男人,小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远坂时臣感受到魔力的渐渐回复,总算松了口气,“不过你可以让你的撤回来了。”

    “嗯?”白野威不解地看着脸色露出阴霾神色的男人,“怎么了?”

    “我以令咒的名义命令,rcher自……”远坂时臣还没说完,就被白野威一爪子拍到了嘴上,让他没能将命令下达下去。

    远坂时臣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阁下这是想要做什么?”

    白野威有些为难地说道,“你是想要让那个金灿灿的家伙自杀么?那个,可以等恩奇都跟他打完么?如果你担心魔力不足的话没关系,我手里也有不少宝石可以给你恢复魔力的!”

    他说着,迅速地拿出一些五颜六色的石头来,那些充满了灵气的宝石远坂时臣一眼就能分辨出每一颗里都充斥着大量的魔力。

    听到这样的回答,再看到拿出来的众多富含魔力的宝石,远坂时臣的脸上顿时露出很不解的表情来,“真是让人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这可是圣杯战争,对于你来说,难道不是都死掉更好么?”远坂时臣是真的不明白他这样做的意思,一旁被白野威捆住无法动弹的言峰绮礼也同样露出不解的神色看着他,却没有出声说话。

    白野威甩了甩尾巴,“我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个金闪闪的家伙会不听你的了,对于你这样的结果主义者来说什么的也只不过是为了达成目的而必要的道具吧?”

    “那是自然。”远坂时臣没有丝毫的犹豫,“对于远坂家来说,研究圣杯通往的根源才是我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而召唤出来的rcher如果乖乖地听我指挥,获得胜利之后,我也是会立刻命令他自杀的。”

    “唉,这样的命令还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呢。”白野威多少有些吃惊,“那个圣杯到底是做什么的?”

    “圣杯的事情回头再解释吧。”远坂时臣看着他,“倒是你,就不担心你的会被rcher干掉么?”

    “不怕哦。”白野威摇摇头,“恩奇都是很厉害的。”

    “是么?”远坂时臣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过他递给自己的宝石开始恢复起魔力来。

    另一头,sber与berserker的交战十分的激烈,两个剑术的高手相互比拼带起的斗气干脆利落地掀飞了这周围停着的骑车,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随着汽油的渗漏,爆炸也随之产生。周围顿时传来了人的声音,似乎有人正朝着这边跑过来。

    “该死,现在可不是什么深夜,我们也不是在郊外,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很快就会有警察过来了。”卫宫切嗣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berserker的r,倒是看到不了少好奇的市民,只好连忙通过心灵念话对sber说道,“sber,撤退了!”

    “好,啧!”sber连退了数步,脸色严肃地看着眼前的berserker,“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追着我不放,但是这里显然不是个战斗的好地方,回头有机会再战斗吧!”

    她说着,立刻灵体化,从berserker的身前消失了。

    “吼!”berserker的一记突刺没有命中sber的身体,而是击到了空气里,不由地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

    等到确认sber不见了,浑身漆黑的战士也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哦哦,这还真是了不得的战斗场面啊。”站在冬木大桥顶上的rider看着那边的一幕,忍不住地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来。

    “你到底在高兴什么啊,你不是说要好好储存魔力的吗?”死死抱着钢铁不敢松手的韦伯带着哭腔说道。

    “是啊,不过魔力已经储存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出来侦查一下了。”rider哈哈大笑着说道,“不过可惜,这次余发现战斗的时间迟了点,不过……哦,那边的金闪闪!”

    “唉?那个金闪闪怎么了?”虽然被风刮得十分害怕,但是听到那个大敌的名字还是让韦伯立刻抬起头来,“那个金闪闪的家伙居然被人揍飞了出去,真是厉害啊。”

    “唉?”韦伯愣了一下,这才问道,“是恩奇都吗?那个绿色头发的做的吗?”

    “嗯,看来那个家伙果然十分强大啊。”rider说着,便抓起身边的韦伯,“小子,我们立刻去现场看看吧!”

    “唉唉唉唉唉!!!!”被拉着走的少年发出了一连串的悲鸣。

    白野威坐在地板上,看着沉默不语的两人很是有些无奈。

    不远的地方依然传来各种可怕的响声,好在远坂家作为冬木市的大地主,这附近的地都是他们的,再加上魔术结界已经运作起来的关系,倒也不怕被人发现有什么不对。

    “那个……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你们有什么打算么?”白野威现在无心去管那边的战斗,而是纠结地看着两人好一会儿,这才勉强找了个话题出来,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愚蠢,因为两个人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更糟糕了。

    言峰绮礼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说道,“对我来说,圣杯战争结束我应该也已经没有未来了。”

    “远坂家的宿愿无法在我手里完成,的确十分遗憾。”远坂时臣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停了一下才慢慢地说道,“不过不要紧,每六十年一度的圣杯战争,下一次远坂家依然会作为御主参与,下一次的话,一定不会出现这一次的失败。”

    “圣杯到底是做什么的?”白野威问道,“他们都说圣杯是万能的许愿机什么的,这样的鬼话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的确,你在与rider他们喝酒的时候说的话十分有理。”远坂时臣停下手里的动作,开口向白野威解释道,“圣杯是完成第三法天之杯的道具,天之杯可以通往根源之涡,而如果到达根源,的确可以实现几乎所有的愿望。”

    “地球变成太阳也可以?”白野威不解了。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远坂时臣点头,“根源之涡是世界的起源,不论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世界的起源啊……怎么感觉越来越不能理解了。”白野威有些苦恼地挠头,“那创造出他自己也不能理解的东西来也做的到么?”

    “那就是悖论的问题了。”远坂时臣也不生气,继续解释道,“对于魔术师来说,到达根源,研究根源之涡,就是我们最崇高的愿望与使命。”

    “可是……”白野威觉得他说的东西很奇怪,就是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啊啊,完全想不通啊,你说的那些东西跟我所了解的知识完全对不起来。”

    “事实上,我也很奇怪。”远坂时臣看着白野威,“对于魔术师来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神明,所谓的神明在我们的眼里也不过是获得长久一些的长生种而已。”

    “嘛,你要这样定义我我也没什么意见啦。”白野威挠了挠耳朵,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庭院已经再次被无数的宝具射穿,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被恩奇都一脚踢飞过来的吉尔伽美什,他十分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开去,自从他飞上天却被恩奇都打飞下来之后,恩奇都完全没有给他时间使用天地开辟乖离之剑。

    要知道,天之锁即是恩奇都,对于其他所有英灵都有着束缚作用的天之锁唯独对于恩奇都没用,先前的那一次绑住他已经是出其不备了,等到他有所准备之后,天之锁就完全起不到作用了。或者说不止天之锁,所有其他类似的宝具,在有所防备的恩奇都面前,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结束了呢。”恩奇都狠狠地一拳头擦着吉尔伽美什的脸孔打在了地面上,远坂家的庭院顿时裂开了一道硕大的口子。

    第58章 圣杯倒计时

    “搞什么啊你这家伙!”犬夜叉不满地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不过也好,既然你主动找上门来,我也省了去找你的功夫,看招吧,杀生丸!”

    杀生丸只是冷漠地看着拔刀朝自己冲过来的犬夜叉,并没有对他解释什么的兴趣,见到他挥刀过来,他也不客气地拔刀迎了上去。

    “呐,小玲,你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一旁空下来的珊瑚有些好奇地蹲下来问道。

    小玲为难地看了看那边正打成一团的杀生丸跟犬夜叉,“本来是小玲想要来看看琥珀君的,杀生丸大人也想来找一下那位白野威大人。”

    “原来如此,白野威殿下的话,桔梗大人说他出门去找寻自己的记忆去了,要过一阵子才会回来。”珊瑚解释道,之前的时候,只要有空,白野威都会通过食骨之井回到这个年代来找犬夜叉“玩”。

    打了好长一会儿,杀生丸也有些吃惊,才这么段时间不见,自己的弟弟竟然就有了这么不错的长进,确实出乎意料,“这也是那位殿下的馈赠么?你的运气倒是不错。”

    杀生丸说着,拼着被犬夜叉砍伤的机会,一刀彻底将犬夜叉打倒在地,还顺手在伤口的位置补上了一爪,让他整个人再也爬不起来。

    “杀生丸大人!”小玲跟邪见见到杀生丸受伤,完全无视了一旁受伤更重的犬夜叉,连忙跑到杀生丸的身边嘘寒问暖。

    “没什么大不了的。”杀生丸摇了摇头,俯视着受伤流血中的犬夜叉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后转身便走。

    “可恶!”犬夜叉有些不忿地敲了下地面。

    “喂,犬夜叉,你没事吧?”弥勒有些担心地凑过去,“流了不少血。”

    “我的伤口没什么大不了的。”犬夜叉眯着眼睛,防止头上的血流进眼睛里去,“麻烦的是戈薇那边……”

    “唉?戈薇小姐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么?”听到这样的话,不光是弥勒,就连珊瑚也连忙凑过来问道。

    “白野威那家伙不知道去了哪里,食骨之井那里,由于四魂之玉的执念而产生的通道,现在也已经开始变得不稳定了。”犬夜叉皱起了眉头,“昨天我过去戈薇那个年代的时候,通道居然开始出现了裂痕。”

    “怎么会这样?”两人都是一惊。

    “那个通道本来在四魂之玉被净化之后就应该消失的。”犬夜叉也实话实说,“后来那都是因为白野威用神力在维持着那个通道的关系,所以才能一直保存到现在,但是白野威不知道去了哪里,神力不足,食骨之井的通道就开始逐渐封闭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几人都是万分吃惊,“那,照这样下去的话,再过多久那个通道会彻底封闭?”

    “我怎么知道?”犬夜叉皱着眉头说道,“不过总要个十天半个月吧。”

    “啊啊,祈祷白野威大人快点回来吧!”

    此时的白野威正十分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我说啊,你们是小孩子么?”

    “哼,区区的杂种而已,居然敢这样说王!”吉尔伽美什语气十分恶劣地说道,“不要以为我一时不备被恩奇都打败,你就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吉尔……”恩奇都无奈了,他无奈地看向一旁的白野威。

    “总之,再次获得一胜!”白野威决定无视吉尔伽美什的话语,抬头仰天长啸一声。

    就在这时候,天边忽然传来了滚滚的雷声,“哦,之前就看到了这边的状况,但是没想到你们居然已经分出胜负来了么?”

    rider大笑着看着他们,“真是迅速啊。”

    “杂种,你想死么?”吉尔伽美什狠狠地看着他,身后的金色涟漪已经逐渐出来了。

    白野威站起来看向他,顺手一爪子拍向吉尔伽美什,无视了他愤怒的眼神对rider说道,“你们来晚了一步,不过也不能算太晚吧。”

    “哦,怎么说?”rider笑着问道。

    “我现在已经打败了r、berserker、rcher还有ssssin,现在还完好的就只有你跟sber两个人了。”白野威一副很是得意的样子说道,“等到将你们也打败,我就可以获得圣杯了!”

    “哦呀,真是没想到,原本是最没有兴趣获得圣杯的你们居然现在已经即将胜券在握了?”rider是真的吓了一跳,他们也是知道r被打败的事情的,但是berserker、rcher跟ssssin都被他们打败了,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

    “是的!”白野威抬起爪子来,“明天晚上我会在圣堂教会的教堂发出宣告胜利的信号,到时候再来一决胜负吧!”

    “哦,这是个好主意!”rider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跟那个金闪闪战斗,就算是这位绿色的英灵也免不了要受伤呢,不过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够么?”

    “当然足够。”白野威毫不犹豫地说道,事实上如果不是明天白天为了收集太阳的力量,以备这次的圣杯战争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他现在就能够让恩奇都跟rider打上一架。

    “那么我可是十分期待你的力量的。”rider哈哈笑道,“我们走啦。”

    他说完,便雷厉风行地驾车再度离开。

    看着他这样,白野威也有些羡慕,“我要是也有一辆这么风光的车子就好了。”

    “你们要离开了么?”远坂时臣坐在沙发上,他现在身上的伤口已经被自己治疗好了,只是还有些失血过多而贫血而已,他姿态优雅地敲着手指,“那样的话,我的命令也可以了吧?”

    远坂时臣的意思很明确也很简单,他要吉尔伽美什死,不论如何这样一个危险人物必须死,不然他迟早会因此受害。

    “唔……远坂先生你的愿望是通过圣杯去根源之涡什么的吧?”白野威想了想说道。

    “是的。”远坂时臣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虽然不清楚那个圣杯是什么,也不明白这个什么根源之涡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对圣杯本身没有什么需求,所以你看,我能不能将rcher带走,而你保留参战者的身份,等我得到圣杯之后,我再将圣杯交给你?”白野威有些为难地说道,“我只需要碰触一下圣杯就可以了,你可以像圣杯许愿的。”

    “你确定么?”远坂时臣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嗯。”白野威说道,“我能保证,我不会让rcher出来找你麻烦的。”

    “有趣。”远坂时臣自己也不太想要放弃这场圣杯战争的参战者资格,但是若不是先前rcher已经做的太过分,直接想要他的性命,他也不会下令让吉尔伽美什自尽,既然现在有一个能够两全其美的事情,他自然也愿意尝试一下,“不过你要如何确保rcher不过来?”

    “让他一直保持实体化,让恩奇都跟着他就好了吧。”白野威看了眼那边的金闪闪,如此说道。

    “哼,王才会再次去找没有用的杂种。”吉尔伽美什毫不客气地说道,“高兴吧,杂种,你在王的手中捡回了一条命!”

    “哼……”远坂时臣对于这样让人听了就很不爽的话只是冷哼了一下,继续维持着先前优雅的风度对白野威说道,“那么,交易成立。”

    “嗯,我以神明的身份向你保证。”白野威抬起爪子来碰了他的手一下。

    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