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3 部分阅读

第 13 部分阅读

    火焰仿佛活过来一样,熊熊燃烧着形成了一只大鸟的形状,朝着底下便是一个俯冲,就连由钢筋水泥的宅邸地板也完全被烧穿,如此大威力的魔术,就算是在底下的间桐脏砚也吃了一惊。

    白野威猛地跳下被他烧出来的大洞,朝着下面直奔过去。

    “好吧,这下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呢。”恩奇都说着,脚下猛地用力,仿佛瞬移一样地移动到了berserker的身边,猛地一拳打了过去,直直地将刹那间做出防御姿态的berserker打飞出去,他眼神淡漠地看着嘶吼着站起来的狂战士,轻蔑地招了招手,“来啊,狂犬。”

    “吼!”

    第52章 间桐家(上)

    白野威已经没那个多余的空闲去管上面发生了什么,底下飞出来的虫子越来越多;多的简直好像底下是个虫巢一样,还真亏得有人能够在这样恐怖的地方生存啊。

    似乎是感应到了上方的人丝毫没有被这么多的虫子所阻拦住,从底下冒出来的虫子竟然更加多了起来。

    “烦死了啊。”就算将自己完全被火焰包裹起来;那样几乎将视野都覆盖住的大量虫子还是让他有些心烦;“风;燃!”

    白野威掌握着十三种笔业;但是平时却很少一次使用两种以上,毕竟一种笔业的威力就足够巨大;两种笔业混合在一起,会发挥出更加惊人的可怕力量来。除非是要对付什么很难缠的敌人;不然一般不会这么做。

    凭空而出的龙卷风将所有的虫子都卷了进去;火焰却再度被风势所助,沿着风疯狂地卷动起来。

    当白野威落到地上的时候;就连这一座宅子都已经被他的火焰点燃了;这份恐怖的破坏力让间桐脏砚不由地目瞪口呆起来。

    “又做过头了啊……”白野威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已经陷入火海中的间桐家,正想道个歉什么的时候,他便看到了不远处身陷虫潮中的小姑娘。

    小小的姑娘两眼无神的被无数虫子所覆盖着;同时还有大堆的虫子正在她的身上被孵化出来。

    “看来没有说抱歉的必要了呢。”白野威双目怒视着不远处的老人;“不论有什么原因,如此对待一个孩童,你都罪无可恕。”

    “哼!”间桐脏砚有些火大,间桐家的虫魔术刚好被这只白狼的火焰完克,“老夫也已经许久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来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是为了对付一只畜牲……”

    “真有趣,你是人,却已经踏入了非人之道。”白野威同样嘲讽道,“如今你的灵魂已经扭曲破碎,就算是冥界的人恐怕都懒得将你送去轮回,直接敲碎消散才是你最好的结局吧!”

    “区区野狗!”间桐脏砚猛地一顿手里的拐杖,黑色的水便从他的脚下蜿蜒而出。

    “水的话,冻结起来就是了!”白野威根本懒得等他出什么奇怪的招数,随着他的一声长啸,以他所在的地面开始向周围疯狂地冻结起来,那些黑色的水流甚至没有能够接近他一米,便已经被冻成了坚固的冰柱。

    水的魔术跟冰的魔术完全是两个种类的魔术,间桐脏砚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只是一瞬间,就连他自己的身上都被冰块覆盖住了,灵魂都仿佛要被冻结的可怕低温瞬间就将他冰封住了。

    白野威没去管被自己冻住的间桐脏砚,连忙冲过去将被虫子包围住的小女孩叼了出来,一把火将那边的虫子都烧个精光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地看向小女孩。

    紫色头发的女孩就好像是个大号的洋娃娃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可是在她的身体上,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各种虫子在她的身上不断蠕动。

    “这可有点麻烦呢……”白野威用力地踩了一下地面,原本还在小女孩身上的虫子全部都掉了下来,被他一脚踩死。他看的很清楚,那个少女的身上有着十分清晰的咒符纹样,而且还是从那孩子的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

    白野威必须要承认,他完全不擅长应付咒术,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对付咒术他向来都只会使用蛮力破除,不然就是将那样的问题丢给牛若君。现在到了必须得想办法的时候,他一时间有些转不过脑筋来了。

    “r,你在做什么?”恩奇都背着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他一扭头便看到了一旁一个躺着一个直接被冰封冻住的人,“嗯?这两个人……是什么人?”

    “一个是我从虫堆里救出来的小姑娘,还有一个么……”白野威楞了一下,他都没有询问那个人的名字,只好这样说道,“是在这个宅子里养虫子的人。倒是你,berserker怎么了?还有这个看起来就一脸很倒霉样子的男人又是怎么回事啊?”

    “berserker被我打了个半死之后,因为这个男人的魔力不足的结果,被迫灵体化了。”恩奇都说着,将背上那个被自己r形容成一脸倒霉相的男人放到了地上,“不过有趣的是,似乎并不是这个倒霉的家伙主动召唤berserker出来跟我们战斗的。”

    “应该是这个家伙干的。”白野威抬起爪子指了指那边被冰封的老人说道,“这个人的身上也有那个老头的咒术残留,应该是通过那个咒术来强行指挥berserker的吧?”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他都已经开始吐血了,却还要跑到这里来送死。”恩奇都了然地点点头,“还好我看到他的时候手下留情了,不然这个倒霉的家伙只怕会被我失手打成碎片。”

    “喂,醒醒。”白野威伸爪推推间桐雁夜,“喂喂,年轻人,快醒醒。”

    “咳,咳咳……”间桐雁夜不断地吐出鲜血来,他的这种吐血法十分可怕,大量鲜血夹带着内脏的碎片不断地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糟糕!”白野威也没想到他的身体居然会这么差,不过是推醒他而已,竟然就让他口吐鲜血到这个份上,“得,得想想办法!”

    就算这个人是berserker的r,而且似乎身体里还寄宿了许多虫子的样子,但是白野威却直觉地觉得这并不是个坏人。

    不是个像那老人一样的人的话,就值得他去救一下。

    但是要怎么做才好!!!

    白野威一时间急的满头大汗,他忽然想到自己背包里的护符,赶紧一张旅行的护身符来贴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旅行的护身符一贴上去,那男人身上暴动的虫子便都平稳了下来。

    “接下来……”白野威左右看了看,那个少女现在虽然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但是可以看得出来的是,这个少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以让他放心地先救治这个青年人。

    “喂,你没事吧?”白野威有些担心地看着头发都白了的男人。

    “没……咳咳,我没事……”间桐雁夜艰难地睁开眼睛来,却看到了一张大大的狼脸靠近自己。他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还以为自己仍旧是在做梦。

    “还说没事,都这样了还逞强。”白野威忍不住地叹了口气,“你是berserker的r吧?还有意识不?”

    听到这样的称呼,间桐雁夜瞬间打起精神来,“你是什么人……呃……”

    他想要起身,却忽视了自己身体的孱弱程度,才抬起来一点,便无法承受地倒了下去。

    “都说了不要逞强啊。”白野威伸出爪子将他按住,“我是rider的r,嗯,我的rider似乎是规格外的。不过这个跟现在的状况没关系,你的身体很差,马上就要死了你知道么?”

    “多管闲事的家伙……”间桐雁夜冷哼道,在他这个对外面的事情了解不多的人眼里,这只大狼应该是那个r的使魔。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的处境了,他明明记得本来一直很安静的berserker忽然消失然后去了间桐家,还好他离家不远,拖着病体强撑着跑到间桐家之后,忽然就被人一掌打昏了过去。

    可是现在,他看着周围似曾相识,此时却全部被冰封的房间,闻到那刺鼻的木头燃烧的气味,仰头看向上面却只能看到熊熊燃烧的火光。

    “这,这到底是……”间桐雁夜再次愣住了,他将视线移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那里的间桐樱,“小樱!”

    “啊,你认识这姑娘啊。”白野威将想要再次起身的男人按了回去。

    “你这家伙……”愤怒中的间桐雁夜完全忽视了周围的不对,就想命令berserker出来攻击,却被恩奇都奇快无比地一记手刀再次放翻。

    “看来这小姑娘很被他重视呢。”白野威看了看左右,“恩奇都,能帮忙找几件衣服回来么?总让女孩子光着身子不太好。”

    “没问题。”恩奇都点头说道,“不过r啊,这火你不想想办法的话,就真的要将整个房子都烧掉了哦。”

    “呃……完全忘记了呢。”白野威汗颜地甩了甩尾巴,明明是室内,却下起了细微的小雨,小雨洒在火焰上,轻易地就将原本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熄灭了。

    这样的状况是既科学也不魔术的,那么大的火几乎都已经将整个间桐宅都烧了起来,怎么可能会被这么点儿小雨熄灭?

    但是想到自己r的特殊,恩奇都便放弃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拿了几件应该是给女孩子准备的衣服走了出来,帮那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却毫无神志的女孩子穿了上去。

    这时候,间桐雁夜再次醒了过来,见到衣着整齐的间桐樱,不由地松了口气,总算能够冷静下来,“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到间桐家来?”

    “呃,其实本来只是我发现这个地方怨气惊人,所以就过来想要退治个妖怪什么的,结果没想到就跟那个奇怪的老头打了起来。”白野威抬抓指了指那边的间桐脏砚。

    “哈哈哈!!!”间桐雁夜高兴地大笑了起来,“那个混蛋也有这样的一天!”

    “你高兴的太早了。”白野威摇了摇头,“那只是个躯壳而已,他的灵魂在这个小姑娘身上。”

    “你,你说什么!?”间桐雁夜震惊地就想起来,再度被白野威推倒之后,就听到白野威说道,“冷静一点,我有办法净化那家伙的灵魂。”

    “真的吗?”间桐雁夜吃惊地看着他。

    “嗯。”白野威点头,随即有些尴尬地说道,“不过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我不擅长破解咒术,只会使用蛮力的关系,要是一不当心用力过度,会将那个小姑娘一起杀死的。所以呢……”

    “所以什么?”间桐雁夜听得出来,他的话里还有转折的余地。

    “那个小姑娘的心脏部位有着那老头的灵魂寄宿体,我担心用力过头会害死她,所以想要先从你身上试试。”白野威老实地说道,“你的身体里也有很多寄宿体,如果我可以先试着能够将祓除掉你身上的寄宿体的话,再去帮小姑娘的话,把握已经关会很大。”

    “请放心下手尝试吧!”间桐雁夜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论如何,都希望你能够拯救小樱。”

    第53章 间桐家(下)

    “我说你这变得也略快啊。”白野威有些奇怪,从异袋里拿东西的爪子都不由地停了下来。

    “呵咳咳……”似乎想笑,但是因为身体的关系最后变成了咳嗽的声音;间桐雁夜目光涣散地看着天花板,“我已经快死了;就算你什么也不做,我的身体也支撑不了几天,如果你真的想要对我不利,完全不必花费这么多功夫。”

    能成为魔术师的没有一个会是笨蛋,更何况还是如同间桐雁夜这般,只花费了几个月时间就速成。间桐雁夜从来都不蠢,他只是太过于纯粹,纯粹到天真。

    此时的事情他只需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过来;先前的时候他因为焦急而忽视了很多东西,现在回想起来,立刻就能发现很多先前不曾注意到的东西。要对付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跑到这个已经被虫子覆盖的黑暗巢||||||穴里来,在外面击杀他就是了;更不必将那个死老头杀掉。

    那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这个正体不明的奇怪魔术师真的没有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反而是真的想要帮他们一把。

    白野威一时半会儿也猜不准这人的心思,反正他既然同意了,那他也正好来试试看这个办法到底有没有用,毕竟事关重大,就算是他也不敢随便下手。

    “虽然说可以祓除掉你身上的寄宿体,但是你得知道这样做对你来说是很危险的。”白野威再次强调道,“一不当心你就会死掉的。”

    “没关系。”间桐雁夜摇了摇头,“只是我万一死了的话,我希望你能将小樱送离这个城市……哪怕是去外面的孤儿院也好,总要比呆在肮脏的魔术师家里要好得多!”

    白野威跟恩奇都对视了一眼,的确,在这样的家庭里呆着的话的确……

    “算了,恩奇都,麻烦你将天顶打开来吧,我需要太阳光。”白野威从异袋里拿出一串十分奇特的紫色勾玉来,明明没有线,勾玉却自动地连结在一起围成一个圈,紫色的勾玉反射着房间里恍惚的灯火,显得分外渗人。

    “好。”恩奇都也好奇他会怎么做,便几下跳到了楼上,一拳轰开了天顶,外面明媚的日光照射进来,像是驱散了许多黑暗一样,让间桐雁夜也露出了有些放松的表情来。

    “这是死返玉,如果不是你身上的生机太过薄弱,我也不会贸然用这个。”白野威一边说着,一边将勾玉缠到青年的身上,“我自己也没有尝试过死返玉的作用,只是牛若君告诉我说,一度死亡而被死返玉拉回来的人,以后或多或少都会遗留点儿毛病,但是如果不用的话你现在就要死了。”

    勾玉漂浮了起来,忽然在空中解散,然后缠绕到了间桐雁夜的身上,将他牢牢固定住。

    “我要开始了。”白野威看了他一眼,然后仰起脖子,发出了一声长啸。

    “嗷呜!!!!!!!!”

    狼嚎的声音十分响亮,就连附近街道的人都能清楚地听见,随着狼嚎的声音,原本只是四散开来的阳光忽然汇聚起来,准确地凝结成了一束,笔直地照射到了在地上的男人身上。

    间桐雁夜只听到了一声狼啸,随即便看到原本十分明媚的阳光忽然变得无比灿烂起来,光线笼罩之下,他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最开始的那几秒钟也许是十分温暖而舒适的,但是随即光芒给他带来的感觉就从温暖而舒适的感觉变成了可怕的酷刑。强烈的阳光仿佛一锅热油又仿佛一大堆炭火就这么浇到了他的身上,难以言喻的可怕疼痛从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冒了出来。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会试着挣扎,但是很快,他就连发出悲鸣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上下就连汗水都在瞬间被蒸发干净。

    一旁的恩奇都看的清楚,当光线汇聚起来照射到那个男人身上之后,无数的黑色气体从他的身体上冒了出来,大量虫孓一样的东西仿佛透过皮肤一样地从他的身上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但是一旦出现,便像是融化在那猛烈的阳光里一样,瞬间消失不见。

    忽然之间,间桐雁夜的身体挣扎着动弹了一下之后竟然忽然不动了。

    “r……”恩奇都皱着眉头呼唤道,“他没有呼吸了。”

    “没事。”白野威张着嘴巴喘着气,看着间桐雁夜的身上不断地涌出更多的黑气来,“还有一些……”

    “叔,雁夜叔叔……”一旁的少女似乎回复了点意识,看到这边的画面轻声地呼唤出声。

    间桐雁夜仿佛听到了什么似的,身体忽然一震,发出了痛苦而惨烈的叫声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总算搞定了。”白野威见到他的身上再没有冒出可疑的黑气来,猛地甩出另一条勾玉将死返玉替换了下来,“这下应该是没问题了。”

    “呼啊,呼啊,呼哈,哈,哈……”房间里一时间就只剩下间桐雁夜痛苦无比的喘息声。

    白野威看着红色的生玉在他的身上散发着微微的光芒,总算是松了口气,“真是没想到他身体里居然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个也是r的魔术吗?”恩奇都的脸色多少有些复杂,能够将死人复活的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白野威有些尴尬地说道,“死返玉到底能不能对人起作用我之前从来没有尝试过,不过是因为相信牛若君不会骗我,加上他的状况的确不太好,所以冒险尝试下而已。”

    “r,你实在是太乱来了。”恩奇都无奈地说道,“不过……这样的宝具真的是十分不可思议啊。”

    “啊哈哈。”白野威笑了笑,然后抬抓拍了拍他的脑袋,“不要想太多啊,能够完全无事地复活死者的道具,这个世界上是绝对找不到的。刚刚的与其说是复活,倒不如说是将尚未彻底死亡的灵魂重新放回去。就算是这样,以后他的身体也注定不会有多么的健康,说不定还会死的比一般人早。”

    “但是我想,这对他来说应该已经足够了。”恩奇都看着面色平静地昏睡着的男人笑着说道。

    “雁夜叔叔……”小女孩轻轻地呼唤着,眼中已经不再是先前那样晦暗无明的样子,这让白野威大大地松了口气。

    她的神色仍旧很呆板,看起来就跟木头人一样,哪怕是看到眼前这样十分诡异的狼跟人的组合,脸上也没有丝毫吃惊的神色,只是反复而执着地叫着间桐雁夜的名字。

    “你的叔叔已经没事了哦。”白野威说着,走过去拍拍她的脑袋,“你也是,未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爷爷呢……”名为间桐樱的小姑娘说到这个字眼的时候,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可怕的人很快就会不见了。”白野威拍拍她,“以后再也不会有可怕的人让你做害怕的事情了。”

    “真的么?”间桐樱轻声地问道。

    “嗯,真的哦。”白野威点头,“所以你就闭上眼睛,也许会很疼,但是呢,要忍耐一下哦,只要一下子就好。”

    “嗯,我会努力的。”间桐樱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来,虽然很淡,但是却让本来好像一尊人偶一样的少女多了几分人气。

    给间桐樱祓除邪气的时候,难度其实并不大,只不过她身上的魔虫位置比较危险,是在她的心脏上,如果按照先前那种祓除法来治,在虫子被祓除掉之前,她的心脏一定会先一步破碎掉的。

    但是有过一次间桐雁夜的经验之后,白野威这一次的动作就小心多了,不论那只虫子有多么的神奇,现在也不过是一只虫子而已,寄宿在虫子身上的灵魂没有能够发挥出任何的作用,就被白野威直接净化掉了。在阳光下,原本十分阴暗冰冷的地下室不知道何时已经再也没有了那种阴暗的感觉,而就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旁边的老人冰雕忽然碎裂了开来,变成了一地的碎冰块。

    间桐雁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了,他猛地坐起身来,就看到自己的床旁边趴着一个紫色头发的小姑娘,“小樱!”

    “雁夜叔叔!”本来就睡得很浅的间桐樱马上便反应了过来,抬起头来看着他。

    “小樱!你没事吧?”间桐雁夜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的,那只奇怪的大白狗给我晒了好久的太阳,现在身上感觉很轻松。”间桐樱试着描述当时的场景,却由于词汇的缺乏,只能这样简单地说道。她想了想,又道,“大白狗说,爷爷……可怕的人已经不在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间桐雁夜抱住她恸哭起来,“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你们醒了?”窗口处忽然落下一个人来,恩奇都奇怪地看着房里的场面,无奈地问道,“既然都好了,为什么要哭啊?”

    “只是太过高兴了。”间桐雁夜放开小樱,随手擦了把脸说道,“让你看到这么失态的样子,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白野威推开门,叼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你家的房子我重新给你修好了,以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间桐雁夜先是对白野威拿进来的食物道了谢,这才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会带着小樱离开这里,原本我就是在外面打工的,现在离开这个间桐家,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那……你要不要来当我的神官?”白野威忽然问道。

    “嗯?”间桐雁夜愣住了。

    “我刚刚才发现,这座城市里似乎只有一个神社,而且还是供奉土地神的神社,其他基本都是寺庙跟教会。真是的,你们还是日本人么?居然连像样点的神社都没有!”白野威对此颇为不爽,“你们就连大黑天跟惠比寿都不供奉吗?”

    “呃……”由于本身是魔术师世家,对于信仰没什么了解的间桐雁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反正你也没地方去,倒不如来做我的神官吧。当我的神官,可以保佑你身体健康哦。还有这个小姑娘,可以来当我的巫女哦,这样的话以后还能净化她的身心呢。”白野威一副洋洋自得样子地说道。

    “咳,先前一直没听你介绍过,那个,请问你是……”间桐雁夜不好意思地问道。

    “啊,我叫白野威,准确地说,是别人叫我白野威。”白野威认真地看着他,身上红色赤妆线开始逐渐蔓延起来,神色威严的样子让在场的几人都有些怔愣。

    “我的神名是——天照。”

    “太阳神,天照。”

    第54章 不妙的预感

    哪怕再怎么没有信仰;也决计不会有任何一个日本人不知道天照大御神的名字。天照;神道教的太阳神,高天原的主人,日本神系之中的至高神。

    白野威这样说的时候,间桐雁夜有种见鬼了的感觉;以常识而言;仅仅只是一匹白狼;不论怎么都不可能是那位至高神,更不用说;这匹白狼说话的声音一直都是少年的声音;虽然的确有些中性的感觉;但是的的确确是男性的声音。

    天照大御神是不折不扣的女神;一匹雄性的白狼说自己是天照,间桐雁夜仅仅只是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的神情,而不是用那种卧槽你特么逗我呐的表情看向他;的确已经做的十分厚道了。

    白野威无奈地抬爪拍了拍他,“真是过分,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那位天照大御神?”

    “这;不管怎么看……”间桐雁夜被他一爪子拍醒;顿时有些无奈地说道,看到白野威一脸不满的样子,只好解释道,“不论怎么看,你都不像是那位女神殿下啊,如果我承认的话,才是不对的吧?”

    “你这个对神失敬的家伙!”白野威用力地再拍了他一次,心里却也明白,想要让别人承认自己的这个神名,只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他又不可能拿出什么来证明,现在就连八咫镜都还是处在封印状态里拿不出来,就算拿出来了,他们估计也不会相信。

    恩奇都倒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对于神明了解的不多,但是作为在日本被召唤出来的,他自然也有着许多日本的本土神话传说的知识。

    白野威所表现出来的许多能力,尤其是那个只要有太阳便不会魔力枯竭的特性,无一不是在昭示,他的真身真的有很大的可能性是那位女神。至于性别问题,就连亚瑟王都可以是女性了,凭什么一位从未有人见过真容的女神,不可能会是男性的呢?

    “总之,你做不做我的神官?”白野威愤愤地看着他,“不做的话就揍你啊。”

    间桐雁夜听了,脸上却露出了释然一般的笑容来,“好啊,就算你不是那位女神殿下,作为被你拯救的人,我也应该做出回报。”

    他说着,又耸了耸肩,“现在那个死老头死了,哥哥也不在这个城市里,我本来注定了要死,按照老头本来的意思,他多半是将自己所有的遗产继承人名字上挂了小樱的名字吧。回头将这幢房子卖掉,在后面买个山头建造神社,我会努力将小樱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巫女的,到时候就算没有人来参拜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是。”

    “都说了不要想的那么悲观啊。”白野威无奈地挠头,“既然是诚心诚意地供奉我的神社,怎么可能会没有香火!”

    “好吧。”间桐雁夜不甚在意地点头,“既然我的愿望已经达成了,那我也没有必要掺合进这次的圣杯战争里去了,虽然还是很想痛揍一顿那个远坂时臣,但是……如果真的那么做了的话,葵姐跟凛会伤心的吧,小樱也会的吧。”

    “嗯……”虽然很轻,但是间桐樱还是点了点头。

    间桐雁夜无奈地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想要弄死那个可恶的远坂时臣,但是在自己真的经历了一次死之后,反而没有了那么强烈的冲动,变得只想要小樱活的开心就好了。

    “所以我已经没有必要参与到战争里去了。”间桐雁夜说这样的话,也是经过仔细考虑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还希望可以丢掉魔术师的身份,但是……berserker,他还有希望可以实现的愿望。”

    他说着,抬起头来看向白野威,“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够帮他一下吗?并不需要接触到圣杯,仅仅只是在那之前就可以完成的愿望。”

    “我知道了,就包在我的身上吧!”对于人们的求助,白野威几乎从来没有拒绝过。

    “那太好了,我将berserker的令咒转移给你,你带他去见一见sber吧。”间桐雁夜苦笑起来,“berserker的真名是兰斯洛特,以前追随着sber的骑士。”

    白野威歪了歪头,他对于那些骑士的传说什么的毫无所知,但是既然是追随着那一位骑士王的人,“真是难为他了呢,感觉跟着这样一个王。”

    “……也……不能这样说吧。”间桐雁夜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骑士王本身是十分清廉而正直的存在,会招来众多的追随者并不奇怪,只是……”他叹了口气,将手抬起了来,放到白野威的爪子上,“兰斯洛特的思念与愿望,如果是你的,一定能够理解的吧?”

    白野威在接收到那个令咒的时候,眼前忽然看到了宁静的湖泊,穿着铠甲的男人与美丽的女人,因为爱情的吸引而来到一起,然后因为伦理与忠义分离。满心以为会得到王的降罪,并为此做好了赎罪的准备,可是最后却被王所原谅了。

    这并不是他们所祈望得到的结果,王的原谅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好受,相反的,被原谅了不应该被原谅罪责的骑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之中,身边所有人对待骑士的态度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所有人对于此事的看法,并没有因为王的宽恕而变得好起来,甚至于因为被王所赦免,人们甚至开始质疑起骑士所有的一切来,各种谣言铺天盖地地朝着毫无准备的骑士袭去,化作一柄柄利剑将骑士的内心刺穿,被舆论所伤的女子不得不离开了心爱的骑士,进入了修道院之中。

    再一次的见面没有让两人得到任何救赎,反而让两人变得更加痛苦,待到最后,女人变成了毁灭王国的罪魁祸首,一生都只能在郁郁之中死去,而骑士则背负着比枷锁更加沉重的责任独生到死。

    “这样的愿望,的确并不需要圣杯就能实现呢。”白野威摇了摇尾巴,“怎么说呢,我怎么尽碰到一些不需要圣杯就能实现愿望的家伙呢。”

    “这不是很好吗?”恩奇都笑着说道,“这样的话,就真的好像那位征服王所说的那样,不用怎么流血就能够完成这次的圣杯战争,不是很好吗?”

    “好的确是好啦,但是我总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总觉得一切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顺利。”白野威用力甩了甩脑袋,“好,我决定从今天起,我要开始积攒灵力以备不患。”

    “不妙的预感?”恩奇都奇怪地问道。

    “嗯,不太妙的预感。”白野威点头,“以前跟我一起旅行的一寸每次都动作太快,加上那时候我连说话都做不到,因此他总是没有察觉到我的预感,结果老是出岔子。”

    说到这个问题,白野威也很无奈,以前的一寸经常动作快过思考,导致老是将不该给人的东西送出去,差点造成大问题,但是好在最后的时候他变成了一个十分可靠的大人,就算个子还是那么小。

    白野威回忆起自己以前的好友,也还是十分开心的,即使现在无法见到,他还是能知道,那些过去的朋友们现在一定生活的很好。

    “嗯,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部都交给我吧!”恩奇都朝他摆了个v的手势。

    “好哦,就看你的啦!”白野威点点头,“那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啦,我先带着berserker去找sber。”

    “真是让人不爽啊,居然还有个来抢我的r什么的。”恩奇都虽然这样说,可还是动作十分迅速地跳上白野威的背脊。

    berserker自从令咒转移到了白野威的身上之后,出乎意料地平静了下来,即使听到了sber的名字,也能相当程度地保持冷静。

    “说起来,还不知道sber他们的落脚点呢。”跑出来之后,白野威忽然意识到这个很严重的问题,此时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夕阳落下的话,白野威即便掌握着月的笔业,也不如白天那样能够轻易地分辨出城市中的魔术结点。

    “不过那一位的rider不是曾经见过sber他们搬家么?说不定他会知道。”恩奇都想了想说道。

    “但是我也不知道rider在什么地方啊。”白野威顿时有些沮丧,结果绕了那么大一圈,最后居然回归到了找人上么?这也略悲催吧?

    “对了,上次的酒宴之地,那个高楼。在那里的话,说不定可以看到这个城市里的一些东西。”恩奇都提议道。

    “好,我们出发!”白野威迅速点头。

    高楼的顶上没有丝毫人烟出没,加上白野威他们动作十分小心,也没有引起一般人的注意。

    “唔,这边是住宿区,这边是商业街,这里是……咦?有人朝着教会的方向过去了?”白野威忽然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朝着教会的方向走过去。

    “我记得,先前的那位肯尼斯先生应该也在教会吧?”恩奇都想了想说道。

    “嗯。”白野威点头,“说起来,那个人……怎么感觉好像是sber的r?”

    “sber的r!”恩奇都跟白野威迅速地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迅速地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第55章 卫宫与远坂

    前去教会的人当然是卫宫切嗣,也只能是卫宫切嗣。而他跑到圣堂教会的教堂附近来,就是为了伏击言峰绮礼。

    先前的时候,白野威轻易的几句话就说明了他的愿望其实根本毫无意义,也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了的,这样的打击对于他这个一心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的人来说,不啻于颠覆。本来因为这个愿望而一直支持着卫宫切嗣的爱丽斯菲尔也有些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而陷入了昏迷之中。

    双重打击之下,使得卫宫切嗣一瞬之间几乎完全丧失了斗志,整个人完全陷入了茫然无措之中,如果没有久宇舞弥还坚持地支撑着他,恐怕他会直接丧失所有的战斗能力,最后就连怎么回去的,他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但是还没等他们在浑浑噩噩的状态里沉迷太久,无比突然的事情发生了r死了,就在卫宫切嗣回到他的新据点,那座从这个城市的极道家族里买来的房子里没多久。

    对于别的r来说,别的的生死他们是无法准确得知的,只能依靠停留在圣堂教会门口的使魔来观测是否有r进入请求庇护。但是卫宫切嗣却不一样,自己的妻子其实是小圣杯这个事情他十分清楚,当死去,灵魂回归圣杯的时候,其灵魂的真实回归之处,其实是小圣杯。因此当r死去之后,他的灵魂便会进入爱丽斯菲尔的身体里。爱丽斯菲尔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外来灵魂的进入,猛地从昏睡之中清醒了过来。

    更不用提原本sber的手臂被r的宝具伤了肌腱,只有r折断他的宝具或是死了,sber的手臂才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原本也还有些浑浑噩噩的sber也立刻被r的死惊醒了过来,尽管还是很迷惘,但是她还是有了当前的目标。不论怎么样,先夺取圣杯才是真的!白野威的话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他的一家之言而已,如果获得圣杯的话,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她的愿望的话……

    同样的,因为这次彻底地获得了r的灵魂,爱丽斯菲尔也察觉到了,回归圣杯的ssssin的灵魂并不完全,他们再一次被言峰绮礼用同样的招数给耍了!

    被同一个人用同样的招数骗了两次,卫宫切嗣几乎怒不可遏。

    原本都有些想要放弃的卫宫切嗣被这一下刺激得瞬间就反弹了起来,整个人都快暴走了,但是久宇舞弥及时地给了他一巴掌,彻底将他打醒了过来。

    卫宫切嗣开始重新认真地考虑起这次战斗的状况来了。

    虽然还是没有确定自己的真正愿望到底是什?(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