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2 部分阅读

第 12 部分阅读

    制鹄础?br />

    “什么办法?”爱丽斯菲尔像是充满了惊喜一样地看着他。

    “人类全部死掉的话,就能够实现这个愿望了呢。”白野威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什么……”听到这样的回答,她忍不住地向后退去,整个人像是信仰崩塌一样地失神倒了下去。

    “爱丽斯菲尔!”sber来不及哀悼自己的愿望奔溃,连忙抱住昏倒过去的女人。

    “真的是,只有这样的方法吗?”恩奇都忽然开口问道。

    白野威挠了挠脸,“大概,在我看来应该是只有这个办法了。”

    “以神明的眼光,也只有这样的办法吗?”恩奇都对这个问题也很想知道答案。

    “如果说以神明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记得教会的圣经里有这样的说法,上帝是牧羊人,而凡人就是羊群。如果按照这样的方式来执行的话,的确可以天下太平,可是呢,我觉得这样的话还不如世界毁灭呢。”

    恩奇都有些叹气,“世界和平是做不到的么,真是……”

    “你去考虑这些问题做什么?”吉尔伽美什不解地看着他。

    “不,只是忽然有些感慨,结果圣杯做不到很多事情呢。”恩奇都叹了口气,转头对吉尔伽美什笑道。

    吉尔伽美什则是对着白野威的放下指了指,“这个家伙不是说了么,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万能的。你如果真的有什么一定想要实现的愿望的话,就自己去努力吧。”

    “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的话,那么奇迹到底是什么!?”sber愤怒地看着他们,“奇迹这样的东西,不正是让我们汇聚于此,并为之奋斗的东西吗?”

    “嘛……”rider耸耸肩,“我也承认奇迹的存在,但是呢,就算是我也要承认,有些事情根本不能用奇迹来形容。”

    白野威左右看了看,忽然觉得气氛变得十分僵硬,便主动跑到rider身边继续给自己倒酒,“继续喝酒吧,你们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继续问哦,这一次我肯定不插嘴。”

    韦伯少年的脑袋上挂满了黑线,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你说的已经够多了,现在sber差不多已经被你说的一蹶不振了好么!”

    白野威喝了两口酒,见到还是没有人说话,便只好抬起头来道,“那个啊,我之前就想问了,那里的人是谁啊?而且那边还藏着两个拿枪的人,那两个应该是sber的r了,但是我不认识那边的那个家伙是谁。”

    “r他!”sber猛地抬头。

    “哼,多管闲事的远坂时臣。”吉尔伽美什放下酒杯,将半趴在自己身上的恩奇都放正,无聊地说道。

    “竟然被发现了。”ssssin随着说话的声音出现在了楼顶上,并且不断地一个一个地接连出现,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全部都出来,白野威既然说了有三个人在围观此处,那么除了他之外,那两个拿枪的,必定是sber的r与他的助手。

    不论是出于对于对手的注意还是出于自己r对对方的奇特观感,ssssin都不会这么傻乎乎地全员出动。

    “既然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为什么还要现身呢?”恩奇都摆出了跟吉尔伽美什相差无几的动作,只不过吉尔伽美什是左手撑着脸颊,而他换成了右手而已。

    “这是礼仪。”当先的一位穿着轻薄的女性ssssin行礼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的r是如何察觉到隐匿了气息的我们的,但是既然被察觉到了,就是战斗的时刻了。”

    所有人里,只有韦伯反应最是激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ssssin怎么一个接着一个……不是每个职阶只有一人吗?!”

    “我们是分裂的自我,既是整体也是个体的,既是个体也是整体的影子。”ssssin的声音十分冷酷,对于他们来说,一口气出现如此众多的个体其实并不方便,但是在被言峰绮礼使用令咒命令“即使牺牲也一定要想办法杀死rider的r”这样的命令之下,就算不怎么情愿,也只能出动,更何况居然还在出动之前就被发现了踪迹。

    估计若不是那个叫白野威的r还发现了卫宫切嗣可能在围观这里的战斗,言峰绮礼绝对会让他们一口气全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保留几个下来。

    “嘛,小子,不要这么紧张啊。”rider却毫不惊慌地笑了起来,“既然都说了是王的酒宴,那么所有来聆听王的教诲的人,不论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听。”

    rider说着,拿起一旁的竹制柄勺舀起桶里的红酒,向ssssin们伸去,“就算是要战斗,也是可以先喝酒的不是吗?”

    “好气魄。”白野威认真点头,“说的没错,就算要先战斗也……”

    白野威的话还没说完,一支匕首就划断了rider手里的酒勺,然后朝着他的脚下笔直地射了过来。

    白野威抬抓一挥,将这匕首打开去之后有些不满地耸了耸鼻子,“算了,我还是喝酒得了。”

    恩奇都见他跟rider都没有丝毫的紧张,不由有些好奇,“r,为什么你一点也不紧张?”

    “我只是觉得,能有这样想法的王的话,对付这样的小场面应该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吧?”白野威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样可让我觉得,要是我不拿点真正有用的东西出来,会让你这位神明很是看不起的感觉呢。”rider笑了起来,只不过这一刻的笑容变得跟先前完全不同。

    第49章 幸与不幸

    iroi——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真正的王牌;他的最强宝具,融合了所有一直追随着他;忠诚于他;并且即便死后也依然如此的所有勇士的内心,从而出现的奇迹中,理应只有最顶级的魔术师才做的到的固有结界。

    在固有结界的包围之下;所有的ssssin都被移动到了一头;面对着如奔流一般的军队,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瞬息之间便被吞没得连一丝一毫也没有剩下。

    即便没有被固有结界包围进去;留在外面的ssssin也感受到了在那里面死去的ssssin们内心的震动。

    如此浩大的宝具;就算是向来自负的吉尔伽美什都没有再说什么。

    更令sber感到崩溃的是;从那宝具之上传达而来的信念,那完美的支持;甚至化为宝具的君王与臣子之间的羁绊,那是在追逐理想的骑士王的生涯之中,她一辈子都不曾得到的东西。这样的打击;甚至于让她在最后被rider不承认王的身份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话语能说的出口。

    白野威左右看了看;“恩奇都,rider要走了,我们差不多也该走了哦。”

    “好。”恩奇都毫不留恋地跳下金灿灿的椅子,转头对吉尔伽美什笑道,“吉尔,下次见面,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哼,等着你呢!”吉尔伽美什的脸上明明带着不容看错的笑容,嘴上却说着同样毫不留情的话语,“到时候,我会记得留那个畜牲一条小命的,如果他还活的下来的话。”

    “喂,rider,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刚刚还那么要好,现在就好像一副生死大敌的样子啊?”韦伯才从自家如此强大的表现中回过神来,就听到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之间的对话,忍不住地问道。

    “哈哈,小子,这就是英雄啊。”rider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抖缰绳,指挥着神威车轮飞上天空,他对着底下的白野威喊道,“喂,这次就不带你们走了。下次见面的话,我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当然啊,看到那样盛大的军势,让我也很想与你交手一番呢!”恩奇都大笑着跳上了白野威的背脊,所有人便看到白野威猛地朝着天台外面一跃而出,然后就那么笔直地朝着远处的大楼楼顶跳了过去。

    “哦,之前听他说自己也是rider的时候我还奇怪怎么从没见他有什么骑乘类的宝具呢,没想到居然是骑乘精通类型的。”rider感叹了一声,然后一抖缰绳,驾驭着神威车轮朝着远方飞了过去。

    “这可真的是一场有趣的宴会,sber哟,你倒是不妨继续走你自己的道路,毕竟这样的场面作为让我闲着无聊逗乐子的画面而言,实在不能更好了。”吉尔伽美什怪声笑着灵体化消失了,“说不定我一时高兴,也会允许你像那只畜牲一样去触碰圣杯哦。”

    “!”sber抱着昏迷过去的爱丽斯菲尔,眼神凶猛中却带着几分难言的绝望。

    夜风吹过,徒留下两个年轻的女子孤独地站在高楼顶上。

    “r,你刚刚在看到伊斯坎达尔的王之军势的时候,表现得并没有那么震动呢。”恩奇都作为他的,最清楚刚刚的时候白野威的心情,虽然大部分人都是没办法从他的脸上看到他的心情的。

    “嗯,并没有那么感动的说。”白野威老老实实地承认道,他的跳跃力十分惊人,就算是在这样的高楼大厦之间飞奔,其速度也不比在平地上奔跑来的缓慢。

    “为什么?”恩奇都有些不解,“在我看来,那样的画面真的是我都不由地热血振奋,可为什么对于r你来说,却好像只是有些好奇的样子?”

    “唔,原因么……我自己也不记得了呢。”白野威迎着凛冽的夜风,快速地跃过一座又一座的房屋,“虽然不记得了,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是知道的,我的灵魂里应该是记得的,有十分,十分十分壮烈的画面。那是远比那一位rider阁下呼唤出来的王之军势更加来的盛大,是他的数倍,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军队,真正天下无双的军队。”

    “怎么可能?”恩奇都觉得很奇怪,“真的存在吗?这样的军队?”

    “存在的哦,一定存在的。”白野威肯定地说道。

    “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我也想要见识一番呢。”恩奇都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地也有些心潮澎湃起来。

    “真是出乎意料的发展呢。”远坂时臣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绮礼,ssssin还剩下几个?”

    “只剩下两个了。”言峰绮礼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而且从父亲大人那边传来的消息,那个叫白野威的r已经前去圣堂教会领取了令咒。”

    “是吗?璃正神父是怎么评价那个奇怪的神明的?”远坂时臣忽然问道。

    “父亲大人说,仅仅只是以外观来看的话,确实是狼,而且从那匹狼的身上,的确没有感受到任何魔术相关的东西。”说到这个的时候,言峰绮礼也显得很是纠结,虽然也是日本人,但是作为教会中人,言峰绮礼常年在国外进行学习,对于国内的很多常识性的知识却知之甚少。

    “不可思议,没想到传说中的八百万神明竟然真的存在实体。”相比起言峰绮礼来说,远坂时臣要对日系神明了解得更多一些,“那么绮礼,保存好最后的两个ssssin,注意不要让他们去跟踪那个白野威。”

    “接下来的事情,恐怕需要让我重新好好考虑一下了。”远坂时臣皱起了眉头。

    “是。”言峰绮礼说完,便行礼告退了出去。

    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才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便看到吉尔伽美什正躺在自己的沙发上喝酒,而且倒的还是自己酒窖里珍藏的好酒。

    “英雄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言峰绮礼皱眉问道。

    吉尔伽美什一眼扫了过来,立刻便看到他手背上尚且残留的令咒,“嘛,没想到你居然还留了一两个那样的杂种在,我还以为你会命令那些杂种一起上呢。”

    “之前的时候,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之后发现了卫宫切嗣也在围观,便保留了两个ssssin。”言峰绮礼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竟然会如此诚实地回答吉尔伽美什的问题。

    “是吗?”吉尔伽美什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今天晚上听了那么多话,你有什么想法吗?嘛,虽然我很讨厌畜牲,但是不得不承认,那个白色的畜牲的确是一只相当会说话的畜牲。”

    “什么想法?”言峰绮礼皱着眉头看到吉尔伽美什如此失礼的模样,“如果你是在说那位神明的事情的话,我并不清楚,也并没有很大的兴趣去了解。”

    “哼,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无趣。”吉尔伽美什将酒杯放到桌上,慢慢地说道,“今天我的心情很不错,就让我来教你一下,愉悦的意义吧。”

    这边的他们在进行一些少儿不宜的谈话,白野威则碰到了一个有些出乎意料的场景。

    他本来只是带着恩奇都往回走,回去那栋废楼而已,却不想在半路上居然看到了r与berserker的战斗。

    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打起来的白野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撤退算了,今天晚上碰到的已经够多了,他完全没有兴趣再去趟浑水。虽然不知道r的主人似乎差不多都要挂了,居然还没死不说,还让r出来战斗。

    白野威悄悄地来,再悄悄地走,完全没有被人发现,当然同样的,他也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离开之后r与berserker也结束了相互之间的战斗,纷纷灵体化消失了。

    “r的r还真是不一般的人啊。”白野威有些佩服地说道,“居然那样都能没事。”

    “嗯。”恩奇都同时也将r的威胁程度上调了一些,毕竟能够在那样不管怎么看都明显是陷入绝境情况下还能御使的魔术师,怎么样都不简单。

    就在他们一路感叹的时候,更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临时落脚点里居然已经有人了!

    “我的幸运不可能会差啊,怎么总遇到他们?”白野威都有些想要查看自己的幸运属性了,“不过,那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怎么……”

    是的,与先前那一次见到的时候完全不同,此时的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简直落魄到惨不忍睹的程度,浑身上下都包裹着白色的绷带,一只手臂歪曲得有些不成样子,整个人的眼神再不见先前那种锐利而自信的样子,而是充满了仇怨愤怒。他身后站着的红发女性却笑着问身边的r,“这一次的试探怎么样?”

    r后退了两步,下跪说道,“berserker的属性与我的属性相对,一定程度上我可以克制berserker的能力。”他明显不想说太多,但是女人脸上的笑容与有些扭曲的表情更是让他有些想要退避三舍,但是自己的御主肯尼斯的命令却让他不得不主动接触berserker,并且对战斗的结果对索拉做出回应。

    “真是凄惨啊,没想到先前见过的英灵竟然会变成这样子。”恩奇都感受到了白野威的心情,主动从他背上跳了下来,大大方方地走到了三人的面前。

    “你这家伙!”肯尼斯吃惊地看着眼前绿色头发的,之前在树林里的战斗他并没有看到底,最后只是断断续续地从r嘴里知道了结果,但是魔术回路被毁,加上未婚妻背叛打击之下的他完全没有了信任r的心思,甚至在他看来,只不过是r为了推卸自己无能的责任胡诌出来的结果。

    “你身上的颜色开始浑浊了呢。”白野威看着r说道,“虽然主要的基调还是没有变化,但是外面的颜色已经开始产生变动了,是因为这两个人的关系么?”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说人话?这个召唤出来的魔兽么?”索拉吃惊地看着白野威。

    而r的脸色却是一变,他握紧了手里的两支长枪,眼神凌冽地看了过去。

    “我虽然是不太清楚我的r说的浑浊什么的是在指什么,不过呢,我倒是知道一个事情。”恩奇都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来,“作为一名骑士,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堂堂正正提出的邀战吧r!”

    第50章 Lncer出局

    “我……”r自己清楚自己的状况;刚想说话,就听到身后的两人同时开口。

    “不要r!”

    “拒绝!”

    肯尼斯与索拉同时说道。

    r楞了一下;随即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来,他刚想说什么,白野威已经一个猛跳跳到了肯尼斯的轮椅上,爪子一伸便将他按到了地上。

    一只巨狼就这么跳到自己的身上;不说别的,光是狼凶猛起来给人的压迫感就十分充足,更不用提现在的白野威还是肯尼斯的竞争对手;同为圣杯战争的参战者的话;就算是现在立刻出手杀死他;也实属正常情况。仅以索拉一个人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对付得了这个家伙跟他的的!

    肯尼斯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扭曲。

    “放心吧;我是神明;所以是不会主动杀生的。就算是受到攻击,我也不会随便下达神罚。”白野威语气淡漠地说道;但是他的爪子却越发地用力了;几乎将对方的肩膀都快要按断掉一般巨大的力量让肯尼斯忍不住地发出一声呻吟。

    “虽然我不会做什么;但是现在毕竟是圣杯战争不是吗?”白野威抬头看着后退了好几步的索拉,慢慢地说道,“所以我可以选择无视我的对你们做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呢?r的r?”

    “我,我知道了!”索拉又忍不住地后退了几步,连忙说道,“r,跟那个,战斗吧。”她说完,却下意识地看向了被白野威踩在脚下的肯尼斯。

    白野威楞了一下,随即便放开了脚下的男人。

    索拉有些畏惧地看了他一眼,这才上前将肯尼斯搬到了一旁的轮椅上。两人都紧张地看着白野威,唯恐他立刻跳起来攻击他们。

    听到这样的命令r却有种仿佛能够解脱了一样的开心感觉,他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那里一直等着他的恩奇都,他飒然一笑,手中双枪迅速地划出极其漂亮的枪花来,“迪卢木多·奥迪那,费奥纳骑士团骑士,以此次圣杯战争r的职阶降临于世,还请指教!”

    “古代巴比伦帝国,恩奇都。”恩奇都看到他总算振奋起精神来,同样笑了起来,“以此次圣杯战争rider的职阶降临于世,还请指教!”

    两人说完,停顿了几秒之后,不约而同地一起动了起来r很清楚,以自己的力量完全不是眼前这个非人rider的对手,因此果断地使用了躲避流的战斗方式r的战斗技巧极为娴熟,他可不是已经没了脑子只会站在原地傻乎乎连躲都不会躲的海魔兽,加上他的速度有着的高等级,即使在面对恩奇都的攻击时,也显得游刃有余。

    恩奇都本人的敏捷只有b,虽然在移动速度上可以借助与兽同行的技能骑着白野威快速移动,但是这一速度在实际战斗中面对着r这样的速度型对手,就能看出明显的差距来了。好多次他的攻击都被落空了,但是r却能在躲避的时候,还能刺上他两三枪。

    恩奇都虽然不太清楚迪卢木多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的宝具有什么效果,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想被刺中。

    但是r此时也没有好受太多,要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敏捷只有b,但是这个b却一点也不妨碍他发挥战斗力,他可是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恩奇都只是一击,就挥出了数百拳,虽然在半空中滞空了不少时间,但是那恐怖的力量还是让他记忆犹新。

    此时的战斗也是,恩奇都一拳挥出的时候,带起的风压范围相当巨大,仅仅只是风力都足够刮伤一旁的水泥柱子,若是离的太远虽然可以完全避免受伤,同样的却也会减少攻击的机会。枪兵的确是中远程距离攻击兵种,可是他迪卢木多却更擅长近距离战斗。

    两个人之间的战斗看起来似乎很是简单,一方出拳一方躲避,再抽冷子回敬对方几下。但是身处旁边的人却不会这样看。

    战斗带起的风压给这处本来就十分残破的废楼造成了十分严重的伤害,随处可见的墙壁破碎,就连水泥柱上也都是一个个巨大的坑洞。

    随着战斗的越发激烈,一开始的时候r他们还能注意不要靠近肯尼斯他们这边,等到后来,就连战斗之中的两人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的时候,四处乱射的斗气几乎将这一整层都破坏殆尽。

    如果不是白野威挡在两人的身前,只怕两人都会被战斗的气浪卷飞出去。

    r的实力确实不俗,以他的敏捷如果有着相应的高耐久的话,硬生生磨死敏捷不如他的恩奇都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很遗憾,他的耐久只有c,在先前就跟berserker有过一战的情况下,能够跟恩奇都战斗到现在已经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就算有着两柄特殊的宝具不间断地攻击,对于恩奇都的伤害都不大,对于恩奇都来说,如果只是简单的划伤或刺伤,他甚至都懒得去理会。必灭的红蔷薇在没有铠甲的他看来就跟普通的武器没有什么两样,而另一柄诅咒的黄蔷薇的确给他造成了相当多的困扰,但是对于能够完美掌握身体的恩奇都来说,就算受了伤,只要控制肌肉强行收口的话,也不会流多少血。

    战局到了现在,已经从原本的两者相较无几的状态,变成了一面倒的形式。

    “r!”索拉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肯尼斯眼中闪过的红光。

    “……战斗到了这里,就算是我也没有什么话能说了呢。”r吃力地半跪在地上,他手中的红蔷薇已经被眼前的人打断成了两截,只剩下黄蔷薇握在手里。

    “确实呢,能够跟一位战士如此堂堂正正地战斗一场,我也很开心。”恩奇都擦了擦脸颊上的血痕,“既然如此,就让我来进行最后的一击吧!”

    “哦!”明明即将面临死亡r却在脸上露出了十分爽朗的笑容,“来吧!”

    宛如狂风一般的战斗结束之后,恩奇都脸上还带着伤痕地走了回来,他身上的伤痕已经逐渐开始收口了,在白野威的灵力支援下,很快他就会恢复完全。他朝着白野威笑了起来,“r,我很轻松地就胜利了呢。”

    “嗯,干得好呢。”白野威朝着他笑了起来,他说着,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两人,索拉手背上的令咒已经消失不见了,她看着白野威,有些担忧地退了两步,撞上了肯尼斯的轮椅,这才仿佛回过神来一样地握住手背。

    “我们已经退出了圣杯战争了,你还想做什么么!?”肯尼斯忿忿地说道。

    “安心吧,我说过我不会杀生的,而且……”白野威看了眼索拉,那个眼中还带着恐惧的女人反应激烈地颤抖了一下,却还是握住了轮椅的把手,他看向肯尼斯,男人的眼里却依然带着仇怨。白野威有些叹气,“这个女人已经察觉到了,但是你还没有发现。希望你能够发现,然后走出来吧,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我也会帮你一把。”

    “不要在那里假惺惺地说什么废话了!”肯尼斯脸色狰狞地说道。

    “恩奇都,我们走吧。”白野威叹了口气。

    “嗯r!”

    肯尼斯看到他们跑远之后,这才愤愤不平地对身后的索拉说道,“我们立刻去圣堂教会,既然作为出局的人,我们要申请教会的庇护!”

    “啊,好,好的。”索拉这时候终于想起来,自己并没有继承家族里的魔术刻印,对于魔术了解的也不多,再加上此时身边的肯尼斯已经失去了使用魔术的能力,连忙带着肯尼斯走了出去。

    这边的r组出局了,rider组则在养精蓄锐,毕竟使用固有结界这样的招数异常地耗费魔力,就算rider自己存储着相当不俗的魔力量,但是面对那样两个强大的敌人,rider完全不可能留手,就算是韦伯,也同样需要准备。

    而sber组这边,自从了解到彼此的愿望都不太可能实现之后,从r到,几乎完全丧失了动力,如果不是还有久宇舞弥在一旁守护着他们,只怕卫宫切嗣会丢下手里的武器,抱住自己的妻子嚎啕大哭也说不定。

    间桐雁夜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回间桐家了,刚刚的时候berserker与r的战斗,虽然没有进入更激烈的程度,但是却同样消耗掉了他不少魔力,此时刻印虫躁动起来,更让他感到十分的痛苦。没有余力的他只能倒在公园的长椅上昏睡过去。

    这个时候唯一还有余力的,就只有吉尔伽美什那边,但是他却忙着诱惑言峰绮礼,根本没兴趣去跟一般的杂种玩。

    白野威重新找了个废宅住了进去,总算能够度过一个平安的夜晚了,他摇晃着尾巴,默默地想着,快点结束吧,要是再不回去的话,戈薇他们会担心的吧?

    带着这样小小的担心,他靠在恩奇都身上睡了过去。

    第51章 间桐

    “妈妈,小白还没有回来吗?”日暮戈薇一回家;便看到自己妈妈正拿着扫把打扫庭院;连忙出声问道。

    “还没有呢;这么久都不回来,妈妈我也很担心呢。”日暮妈妈也很是担忧地伸手托着脸颊说道;“最近由于小白不在的关系,连鸟儿都少了好多呢。”

    “不要紧的啦;你们太紧张了。”日暮爷爷踱着四方步走了出来;“小白殿下可是伟大的太阳神啊,一定不会出事的。”

    “爷爷。”听到爷爷这样说,戈薇不由地便放心了下来;确实,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白野威的确是真身显赫的伟大神明,只是平时跟白野威在一起生活的姿态实在太过于自然,以至于她都有些忘记了这个事情。

    “不过,果然还是希望他能早点回来。”戈薇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一群小鸟吱吱喳喳地叫着飞过。

    “等小白回来了之后;我们一起去吃烤肉吧。”日暮妈妈伸手摸摸女儿的脑袋;笑着提议道,“我们一起带上烧烤架,去外面吃烤肉吧。”

    “嗯!”戈薇笑着点头。

    “哈湫!”白野威忽然用力打了个喷嚏,他抬头看了眼对面睡得七荤八素的恩奇都,忍不住地伸爪挠了挠鼻子,他刚刚从睡梦之中醒来,睡着的时候,他再一次连接上了恩奇都的梦境。这一次并不像是先前那样,那两个原本战斗的男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好友,这两个人正在一起对付一头巨大的公牛,最后两人合力用一根巨大的锁链将那头巨大发狂的公牛锁住,这才好不容易地击败了那头巨大的公牛。

    白野威的确对于恩奇都的传说很感兴趣,如果是这样的画面看看倒也没什么问题,而且还看到了那个让他有些在意的巨大锁链,但是到了将公牛打倒之后,梦境就自然而然地结束了。

    “不过我居然会打喷嚏,果然还是有人在想念我吧?”白野威抽了抽鼻子,“唉,真是希望这场所谓的圣杯战争早点结束啊。”

    “嗯~~~!”白野威在楼顶上用力地伸了个大懒腰,看着升起的朝阳,白野威忽然觉得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状态很好,等下等恩奇都醒来之后就出发吧!”

    “r?”恩奇都打着哈欠走了上来,“怎么感觉你现在心情很好的样子?”

    “嗯,想起来还有人在等着我,所以我决定要加快速度了呢。”白野威信心十足地说道。

    “还要再加快?”恩奇都多少有些吃惊,“虽然我能感觉到r你身上的魔力十分充足,但是这样会不会……”他多少有些担心,毕竟就算是神明也不可能如此毫无限制地不断提供魔力,要知道昨天他可是打的十分畅快,这同样也就意味着,白野威输出的魔力十分惊人。

    “没关系呢。”白野威笑了起来,“对于我来说,只要有太阳的地方,我的魔力就不会干枯。”

    “这可是……”恩奇都多少有些不敢置信,只要有太阳,魔力就不会枯竭这样的事情,那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事情,他终于忍不住地有些好奇起来,“r,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我叫白野威,是个神明!”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太阳终于完全升了起来,即便是冬季的城市,在阳光的照耀下,白野威的身上像是也在呼应一般地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来。

    “嘿嘿,吉尔没想到吧,这一次我居然找到了一个如此了不得的r!”恩奇都得意地笑了起来,“他的r再怎么厉害,都不可能像r你这样向我供给魔力,这一次的战斗绝对会是我的胜利!”

    “嗯,这是肯定的!”白野威笑着说道。

    恩奇都吃过白野威拿出来的食物之后,利落地抹了下嘴巴,便坐到了白野威的背上,朝着这个城市之中存在魔力的地方直奔而去。

    “在这里!”白野威飞奔起来速度十分惊人,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感受到了一股十分邪恶的魔力,他朝着魔力来源的地方飞奔了过去,很快就到了地方——一座看起来十分古老的西式大宅。

    “这里?”恩奇都却没有感觉到什么,他有些奇怪地看向自己的r。

    “不会错的,这里的魔力十分邪恶。”白野威大步上前,用力一个头槌,便将大门撞了开来。

    “魔术结界!”进入到房子里,恩奇都也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这里是魔术师的工房!”

    “管他是什么人,既然会有如此邪恶的魔力,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白野威干劲满满地昂起头,对于他这样彻底的正面神明来说,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充满了怨恨的魔力,更不用提这座大宅里几乎充满了这种魔力的味道。因此哪怕这个地方不是任何一个r的地盘,他也不会轻易地放过。

    “呵呵,老夫还在想,到底是什么人会忽然擅闯间桐家,没想到居然是你们这组规格外的参加者。”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宅邸之中传来,“不过也没关系,既然闯进了间桐家,就死在这里吧。”

    “哦,区区一个魔术师,还真是大言不惭啊!”恩奇都脸上的表情一变,“明明知道我是,却依然有着足够与我一战的自信么?”

    “呵呵呵呵呵……”那个苍老的声音没有再说什么,取而代之出现的,是数不清的虫子,密密麻麻地分布在半空之中,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数量什么的,我可是最不怕的!”恩奇都猛地一拳击出,仅仅只是拳风,便带起了大量虫子的尸体。

    “小心!”白野威忽然一个猛扑将恩奇都推倒在地,目光灼灼地看着在虫群之中突然出现的一个黑色英灵,黑色的英灵猛地举起手里的石柱,朝着恩奇都的方向猛地攻击了过来。

    “啧,berserker么?不过也是,这样的魔术师怎么可能不是圣杯战争的r呢?”恩奇都一个跳起,躲过去之后猛地向下一拳,拳头打在石柱上,却像是打在了钢铁上一样,本该是石头做成的柱子此时却坚硬得仿佛钢铁一样,一圈下去只是在柱子上打出了一个硕大的拳印,却没有将之打断。

    “居然将普通的石头变成了宝具!”恩奇都看着眼前的狂战士,飞快地躲闪开来,比起身体素质,的确是他要更胜一筹,但是没有宝具的他对上随便拿点什么都能变成宝具的berserker,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吃亏。对于英灵而言,基本素质的确十分重要,但是更为重要的却是他们的宝具,那才是真正的能在瞬间释放出巨大到不可思议力量的东西。

    白野威也是一愣,刚想过去的时候,一大群的虫子便朝着他冲了过来。

    “r!”恩奇都一惊,这才意识到他跟白野威之间竟然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连忙打算冲过去,却险些被berserker砸个正着。

    “berserker……你真的惹火我了。”恩奇都的眼睛变成了墨绿的颜色,手也微微垂了下来。

    “轰!”就在恩奇都打算强行突破的时候,半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颗闪烁着鲜红火光的宝珠,珠子在瞬间燃起了熊熊火光,将整个区域所有的虫子都燃烧殆尽。

    “呜哇,我觉得这么多虫子靠得这么近,我会得密集恐惧症的。”白野威抖了抖身体,从火光之下挑了出来。

    “r,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恩奇都总算松了口气。

    “喂喂,我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怎么也是个神明啊。”白野威没好气地汪汪叫道,“当时在那个金闪闪的攻击下,还是我挡住的好吧!”

    “哈哈,抱歉抱歉,看到你的样子总是会让我忽略你的战斗力的问题。”恩奇都笑了一下,然后猛地跃起避过berserker咆哮着的攻击,翻身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就那么将对方踢得撞破墙壁横飞出去。但是berserker到底是生前武艺出众的高手,就在那样的情况下,依然将手里的石柱准确地朝着恩奇都扔了过来。

    “是个麻烦的家伙,不过……嘛,我要是再不动点真格的,似乎所有人都会小瞧了我呢。”恩奇都虽然带着笑意地说道,但是看他脸上一片冰冷的样子,就知道他此时真的有些生气了。

    “那样的话,那个黑漆漆的家伙就交给你了。”白野威点了点头,“我去下面找那个说话的老头儿。”

    “包在我身上吧!”恩奇都点头,“不过r你也请务必小心。”

    “安心吧,只不过这样的家伙而已。”白野威不屑地看了眼再度围上来的虫子,“燃!”

    火焰仿佛活过来一样,熊熊燃烧着形成了一只大鸟的形状,朝着底下便是一个俯冲,就连由钢筋水泥的宅邸地板也完全被烧穿,如此大威力的魔术,就算是在底下的间桐脏砚也吃了一惊。

    白野威猛地跳?(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