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1 部分阅读

第 11 部分阅读

    第45章 王之酒宴(上)

    恩奇都带着白野威过来的时候,rider不知道说了什么;让韦伯少年露出了一脸心塞的表情。恩奇都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

    “什么事情也没有!”韦伯捂着额头叫道。

    “真的吗?”恩奇都仔细看了看,“你的额头红了呢。”

    “啰,啰嗦!”韦伯愤愤地说道,“你们到底跑哪里去了啊;跑过来要这么长时间。”

    “不好意思哈;先前的时候我们俩睡了一整天。”白野威伸爪挠挠自己的耳朵;“结果我回去的时候恩奇都还在睡觉;叫醒他花了点时间。”

    “你们不是吧……睡一整天?”韦伯露出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嗯,之前为了追cster;我们也是一整天都没有休息的。”白野威解释道;“我的话;问题还不算太大,但是servnt说到底还是以人类为蓝本而存在的;长时间不休息是不行的。”

    “抱歉啊mster。”恩奇都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这么说的话,你们也就没有去圣堂教会领取奖励了吗?”韦伯好奇地问道。

    “嗯;而且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圣堂教会在什么地方。”白野威有些惭愧,“而且,话说圣堂教会会欢迎我们去吗?毕竟我是属于日本神系的神明,我记得教会的宗旨,好像是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神明吧?”

    “没关系的。”韦伯摆摆手,“真是想不到啊,你居然知道这么多东西。”他说完,又解释道,“没关系的,圣堂教会并不是罗马教会,主要负责的是诛杀吸血种跟恶魔一类的异端,对于其他的神明倒是不会赶尽杀绝。而且,现在的圣堂教会是作为监督者而存在的,不会主动对参与战斗的人出手的。”

    “原来如此。”白野威点了点头,“那么方便的话,你们能带我过去一趟吗?”

    “没问题哦,就算是我也很想看看令咒转让的样子呢。”rider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天色也还早,我们这就出发吧。”

    圣堂教会的位置有些偏僻,不远的地方甚至还是一大片墓地,所以平时不太会有人专门往这边走。所以rider他们这一行人虽然没有做太多的掩饰,却也没有什么人认出他们来。

    “真是没有想到,mster竟然还可能会是这样一只野兽姿态的神明。”言峰璃正神父尽管见多识广,却也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状况,平时一直眯着的眼睛此时也不由地睁大了许多,他看着眼前的白狼,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好意思。”白野威很是诚恳地道歉,“我并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召唤出了servnt来。”

    “……不,没什么。”言峰璃正摇了摇头,然后抬起手臂来,“这是约定好的令咒,请将你的手给我。”

    “好。”白野威抬起另一个爪子,令咒的纹章对于他的爪子来说稍微有点儿大,所以左前爪上三个令咒就已经几乎覆盖住了全部,想要再追加就只能换一只爪子。

    “……”言峰璃正愣了好一会儿,这才握住那只狼爪,一脸看不清表情地将三枚令咒转移到了那上面。

    “谢谢你啊,神父。”白野威将爪子放到地上,对他点头说道。

    神父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十分复杂,从圣堂教会里出来的时候,一行人都有些忍不住地想要闷笑。

    不管怎么说,对方脸上的表情真的非常精彩……

    白野威抬抓拍了拍韦伯的手,“好啦,你一开始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

    “……我只是……”韦伯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来,连忙辩解道。

    “算啦,我们还是先去举行酒宴吧,不过去哪里比较好啊。”白野威有些纳闷地问道。

    “既然是王的酒宴,当然要去好一点的地方啦!”rider毫不客气地大笑道,“看,那边的楼房,站在楼顶的话能够看到整个城市的样子吧?”

    “唉?去那里?”白野威有些好奇,“恩奇都的朋友,那个叫吉尔伽美什真的会来么?”

    “当然,我下午在街上遇到他的时候可是很诚恳地邀请了他,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rider哈哈大笑道,一抖手里的缰绳,这辆神威车轮便飞上了天空。

    “什,什么?你下午在街上遇到过rcher?”原本紧紧抓着神威车轮车舆的韦伯听到了这话,顿时不敢置信地叫道。

    “唉,你这小子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嘛。”rider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且,那个sber也被我邀请了哦。”

    “唉?你什么时候碰到的sber?”韦伯不解,“艾因兹贝伦的城堡不是被这个人打坏了吗?”

    “嘛,也是在街上偶遇的,他们似乎在找新的地方作为魔术工房的样子。”rider摸着下巴,“大概是为了担心我继续追着他们跑到他们的新工房去所以才那么爽快地就同意了吧?”

    “sber也是王?”白野威有些奇怪,“说起来,sber的mster,是那个黑头发的男人吧?”

    “唉?黑头发的男人?”韦伯吃惊道,“我先前一直以为是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

    “那就来说一下吧,白野威,你在那边的森林里看到了什么?”rider虽然一派豪放大汉的样子,却也不乏细心之处,“本来我就觉得那个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放的实在太显眼了,本来还以为是由于sber的个性的关系,看来并不是的样子啊。”

    白野威想了想,将白天他在森林之中看到的景象告诉了rider他们。

    “你说什么?那个阿其波卢德主任竟然败了?”韦伯吃惊无比,双手一撑差点从这个神威车轮上掉下去。

    “嗯,输掉了,而且看他的状态还有点儿惨。”白野威认真地说道,“虽然那个叫卫宫切嗣的男人还有个黑头发的女人协助,但是从他击败那位阿其波卢德主任的方式上来看,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真是没想到,那位主任竟然……”韦伯坐了下来,有些烦恼地想到。

    “小子,不要胡思乱想了。”rider伸出手指弹了下他的额头,“哦,我们刚好也到地方了。”

    他们说着,便降落了下去。

    “来的太晚了,rider!”sber已经等候在了那里,她的身后站着那个白色头发的女人,女人的脸上带着些许的不安,却还是坚定地跟着sber。不同于上次见面,这一次的sber穿着黑色的西装,乍看之下就好像是个俊秀的少年人。两人看到白野威他们也跟着过来之后,脸色都有那么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哈哈,不好意思,路上遇到了白野威他们,就忍不住带上他们一起过来了。”rider笑着将木桶放到了地上,“我还邀请了另一个人过来。”

    “哼,居然让王到这样寒酸的地方来,真是太不像话了!”随着一道金色光芒的出现,吉尔伽美什也出现在了楼顶上。他同样看到了白野威跟恩奇都,却只是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像先前那样冲上来喊打喊杀。

    “晚上好。”白野威见状也松了口气,虽然不介意开打,但是好歹也是一场酒宴,能不在这种时候开战还是不要在这时候打架比较好。

    “哼,恩奇都,过来这边坐。”吉尔伽美什说着,便从金色的涟漪之中拿出了一张华美无比的座椅。

    恩奇都有些犹豫地看了眼白野威,看到白野威毫不在意地示意他跟对方坐在一起,便开心地扑了过去,“谢谢,吉尔。”

    “哼!”对于恩奇都过来跟自己一起坐这样的小事居然都要先看看那只狼这一点,吉尔伽美什十分的不爽,却也不会立刻发作。

    “算了,rider,你邀请我们到这里来,到底是做什么来的?”sber不客气地问道,同时不着痕迹地将身后的爱丽斯菲尔遮了一下。

    “当然是来喝酒的,只不过喝酒的同时也会问一些问题而已。”rider一边说着,一边将木桶放到地上,一拳敲碎了桶盖,“来,尝尝我带来的酒!”

    白野威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居然是红酒,话说我还没有喝过红酒呢,谢谢你啊。”他说着,拿出一个平时在日暮家喝牛奶用的敞口玻璃杯来。

    “你不试试这个国家特有的酒具吗?”rider好奇地问道。

    “那个是打酒用的,并不是拿来喝酒用的啦。”白野威解释道,将杯子放到地上之后,也没有见他有什么动作,酒桶里的红酒便自己飞进了酒杯里,“嗯,味道不错嘛。”

    “原来如此……但是除了这个之外我可没有带其他的酒具啊。”rider苦恼地摸摸头。

    吉尔伽美什却已经抢过他手里的竹制柄勺尝了一下,随即便露出了十分不满的神色,“这种货色也能被称为酒?也就只有那样的畜牲才会觉得这样的东西好吧!杂种,让你们来见识一下真正的美酒是什么样的吧!”

    他说着,便从金色的涟漪里拿出了一个纯金打造的酒壶与几个酒杯来,“看看吧,这才是‘王之酒’!”

    “哦,太感谢了。”rider笑着接过酒具,然后倒了一杯出来呷了一口,“美味!”

    “我也要!”已经喝掉一杯的白野威推了推杯子,示意rider帮他倒一些。

    看着呆呆的狼脸上露出的欣喜表情,就算是rider也忍不住地伸手用力揉了揉白野威的脑袋,这才大笑着帮他倒了一杯。

    作者有话要说:酒宴估计会有三章。

    话说其实汪星人也带着王字嘛,所以小白也是王(喂!)

    萌萌哒小白喝酒去了。

    第46章 王之酒宴(中)

    “好喝。”白野威尝了一口,尾巴连连摇晃起来;一看就知道他的心情很好。

    “的确美味。”sber在rider的热情招待下,也接过酒杯喝了起来,醇厚的美酒的确让她心情愉快,但是对于这次目的不明的酒宴;她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恩奇都更是捧着来自吉尔伽美什的亲手倒的酒水喝得很是开心,吉尔伽美什只是单手撑着脑袋,摇晃着手里的酒杯说道,“不论是酒还是宝具都只要最好的,这才是王的品味。”

    “唉?那王岂不是很辛苦?”白野威喝完了杯子里的酒之后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都得尝试一下才能发现的了哪个更好吧?”

    “你这家伙……”吉尔伽美什的眉毛忍不住地挑了下,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继续对他说话;而是看向了那边的rider;“喂,杂种;你叫我们过来,可不是就为了喝酒的吧?”

    “rcher说的不错;到了现在;rider你可以说了吧。”sber皱眉说道。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rider大口喝了一杯酒,这才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听说只有有资格的人才能得到圣杯,而选定那个有资格的人的仪式,就是这场在冬木进行的战争——但如果只是为了验证这个资格的话,也就不必流血。身为英灵,如果能互相认同对方的能力,达成共识的话,不就自然会有答案了吗。”

    “那么,首先你是要和我比试谁比较有这个资格了吗?rider。”

    “正是,互以‘王’的名义进行真正的较量,不过这样的话就不叫‘圣杯战争’了,叫‘圣杯问答’比较好吧……最终,我们三人之中,究竟谁才更有器量,谁才能成为‘圣杯之王’?这种问题的话,直接把酒相问的话,再合适不过了。”rider笑着举了举杯子。

    “哼,杂种,不要开玩笑了。”吉尔伽美什不客气地开口说道,“你居然说,我们需要争夺圣杯,但是不要开玩笑了,圣杯本来就是我的所有物,就算后来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从我的宝库之中流失了出去,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也就是说,你曾经拥有圣杯的意思吗?”rider用一种仿佛开玩笑的口气问道,“你知道那玩意儿的正体是什么?”

    “哼,杂种,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竟然还会问这样的问题?”吉尔伽美什不客气地指责道,“这可是对于王的大不敬!”

    “嘛,虽然原本就知道一些,但是真的碰到了还是会觉得很吃惊的。”rider耸耸肩,不甚在意地说道,“所以,你其实并不怎么需要圣杯吧?”

    “那是当然。”吉尔伽美什不客气地说道,“但是啊,既然知道了圣杯是我的东西,却还妄图从我这边夺走圣杯的行为,可是比偷窃更为恶劣的行为。”

    看着他们三个在那里唇枪舌剑,白野威放下酒杯有些好奇地凑到恩奇都身边,“对了对了,恩奇都啊,既然圣杯是这个金闪闪的东西,那你见过吗?”

    “没有呢。”恩奇都趴在椅子的扶手上,甚至于将大半个身体都放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身上,俯身对白野威说道,“要知道,吉尔的宝物多得甚至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唔,好厉害的感觉。”白野威伸爪挠了挠耳朵,想了一会才说道,“那恩奇都啊,这个圣杯的什么实现愿望的能力限度有多少,金闪闪能知道吗?”

    “他都没见过那个圣杯,怎么可能会知道那样的事情。”恩奇都伸手戳了戳白野威的呆脸,“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啊?”

    “圣杯,圣杯是不论什么愿望都能视线的了的,万能的许愿机。”一旁的爱丽斯菲尔听到他们这样对圣杯很是不以为然的语气说的话,不由地出声反驳道,圣杯可是出自艾因兹贝伦的最高杰作,对于家族之中的宝物,她对圣杯的能力从不怀疑。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会是万能的。”白野威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神明也不是,圣杯自然也不可能是。”

    “胡说。”爱丽斯菲尔摇头反驳,“圣杯是艾因兹贝伦研究出来的最高成果,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之物。”

    “那我许愿地球立刻变成太阳也做的到吗?”白野威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样胡扯的愿望,不管怎么看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吧?”

    “嗯?”一旁本来在唇枪舌剑的几人都看了过来。

    “地球立刻变成太阳?还真是有趣的愿望,哈哈哈。”吉尔伽美什不客气地大笑了起来。

    “这……”即使对于天体物理学没有任何的概念,但是不论是在魔术研究还是常识方面,爱丽斯菲尔都清楚,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哪怕用奇迹来表达,都不可能做的到。

    “还有啊,如果我许愿说,让圣杯完成一个他完成不了的愿望,会怎么样?”白野威看到他们都看了过来,也不客气地说道,“神能不能创造出他自己都举不起来的石头?这样简单的悖论就说明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万能的。”

    “但是……这是不一样的!”爱丽斯菲尔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在听到那个经典悖论的时候,还是出口反驳道,“圣杯是……圣杯是……”

    身为知晓圣杯部分真相的爱丽斯菲尔想说,却又不敢说地有些接不下去。

    白野威完全没有在意她的反驳,“万能是不可能做的到的,最多只可能是在某个限定范围能做到一定的事情。所以我倒是觉得啊,你们与其想要去确定出谁才是有资格持有圣杯的王,倒不如考虑一下,你们谁的愿望可能被圣杯实现比较现实一点。”

    “你,你说什么!”sber不客气地站了起来,“你是在说,我们的愿望太过飘渺,圣杯不可能实现得了吗?”

    白野威有些不解地看着好像生气了的sber,“我并不清楚你的愿望是什么,但是太离谱的肯定不可能这样的基本常识你们应该也还是有的吧?”

    “哈哈哈,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问题,唔,果然还是因为我过于想要获得圣杯,而忽视掉了吗?”rider摸着下巴说道,“我的愿望是获得身体,只有获得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生存的身体,才有可能实现我的霸王之道!”

    “这样的应该不难搞定吧?”白野威看了看一旁的爱丽斯菲尔,“那sber你呢?”

    “为什么我需要将答案告诉你!而且,你与你的的愿望又是什么?”sber不满地看着他说道。

    “唉,我的话,愿望已经实现了呢。”恩奇都笑了起来,他转过头去,认真地看着吉尔伽美什说道,“我的愿望,就是能够再见到你。”

    “……那是当然的事情。”吉尔伽美什嘴上虽然说着这样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是连韦伯都看得出来的高兴。

    “我的愿望是找到我遗失在这里的记忆碎片。”白野威也不隐瞒,“更何况,我猜我的那个记忆碎片大概就是附着在圣杯上的,也就是说不管你们谁拿到了圣杯,只要让我去摸摸差不多我就能实现愿望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特别允许你触碰我的宝物。”吉尔伽美什不客气地说道。

    “那我就谢谢你啦。”白野威没好气地回答,然后自顾自地再次使用水乡之笔业将美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好啦,我们都说了,就轮到你了。”

    “我……我希望能够借助万能的圣杯,拯救我的故乡,改变不列颠毁灭的命运。”sber认真地说道。

    “唉?不列颠毁灭了吗?”历史不太好的白野威猛地跳了起来,“英国毁灭了吗?”

    “不要胡说八道啊,英国才没有毁灭掉!”身为英国人的韦伯忍不住地出声反驳。

    “不是她说的嘛……”白野威很是委屈,一张狼脸看起来更呆了,“她说她要改变不列颠毁灭的命运啊……”

    “sber是亚瑟王传说中的那个亚瑟王啊!”韦伯指着sber说道,“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骑士王。在她死后,不列颠分裂成了两块。”

    “哦哦,祖国分裂了啊,可现在不是统一了吗?”白野威更奇怪了,“她到底在纠结什么啊?”

    “……如果,如果没有那一场分裂国土的战争,不列颠……”sber还想说什么,白野威已经不客气地再次打断了她。

    “你想太多了,就算没有你死的那一场战争,等你死了之后还是会爆发第二场第三场战争的。”白野威觉得她的想法天真到了很可爱的程度,但是对于一位王者而言,这样的想法也未免太……他有些想不好形容词,对于一个应该是华夏人的他来说,国家的分分合合简直是不能更自然更正常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sber这次是真的有些愤怒了,“国家分裂,人民陷入战火之中,在你看来竟然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吗?”

    “可是……人类的历史不就是战争的历史吗?”白野威直视着她,“我是神明,我救助过很多人,帮助过很多很多被妖魔伤害欺压的人,但是,就算是我,我也从来不会插手凡人之间的战斗。人类不断地在互相战斗,互相厮杀,然后从中诞生各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有的美丽到足够让神明为之动容,有的丑陋到即使是恶魔都要对此感到叹服,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这样的事情。”

    “人类的历史,就是杀戮的历史。”

    这一刻的白野威,高高在上,就如同所有人记忆之中,真正的神明一样,高不可攀。明明只是站在那里,只有才到人腰部的高度,却让人有种不得不仰望的感觉。

    “人类这种生物,就是如此在杀戮之中前进,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用一己之力抵挡、阻拦这个前进。”白野威的声音仿佛很遥远,也仿佛很贴近,“你的愿望,只不过是你的一个妄想,一个即使变成现实,也只不过是将分裂的战争推迟到了你看不到的地方而已的,毫无意义的愿望。”

    第47章 王之酒宴(下)

    “你;你居然说;那毫无意义……?”sber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你这家伙!!”

    “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吉尔伽美什伸手扶住额头,“有趣啊,这种女孩子的无聊妄想;实在有趣。听听啊,rider,这家伙居然说要拯救不列颠,简直要笑死我了!”

    “嘛;相对之下我倒是觉得;白野威殿下果然不愧是真正的神明啊。”rider摸着下巴说道,“这样的话语;我先前从来没有想到过啊;白野威殿下说的不错啊,人类的历史;果然就是一场战争的历史。”

    “哼;不过是区区的杂种而已。”无比厌恶神明的吉尔伽美什不屑地说道。

    “什么神明啊;身为王我选择挺身而出谋求国家的繁荣到底哪里不对了!”sber十分不满地站起来,尽管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被白野威身上的气势所压制住了,但是并不表示她就赞同白野威的话。

    “你搞错了。”白野威叹了口气,“谋求国家的繁荣的确是正确的,但是却并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事情,你太过于狂妄了,sber。”

    “你说什么?”sber看着他。

    “在你看来,你如果没有死去,不列颠就不会分裂吗?”白野威看着她,“韦伯,你是英国人吧?”

    “啊,是,是的。”韦伯威尔伯特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时候问自己,还有些被白野威所震慑的少年连忙点头道。

    “那就告诉她吧,英国的历史,不列颠在她死后分裂过多少次,又整合过多少次。”白野威漫不经心地说道。

    “唉?”韦伯指了指自己,连忙摇头起来。他可不是笨蛋,真说了的话大概会被sber给记恨上的吧。

    “算了,现在的小孩子历史就是不好好学。”本来自己历史就不太好的白野威摇摇头,用一种老沉持重的口气说道。

    “你对我说这些,是在表示我的愿望毫无意义吗!”sber握紧了拳头。

    “是的。”白野威毫不客气地点头,“没有意义,而且还很愚蠢。”

    “你说什么?”sber这下是真的生气了,她身上的黑色西装在瞬间变成了铠甲,手中也握住了那柄看不见的长剑。

    “这样就生气了吗?”rider摇晃了一下酒杯,“我倒是觉得白野威殿下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呢,你的愿望,与其说是愿望,还不如说是妄想。”

    “你说什么?rider,连你也这样认为吗?”sber大为不满,“身为王,难道不应该这样吗?”

    “我的话,倒不是像白野威那样,用神明的眼光看待你的愿望。”rider放下酒杯,“但是呢,你刚刚说你想要拯救你的国家,也就是说,你想要改变历史的意思吗?”

    “那又如何!”sber现在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看着周围的人。

    “sber,你想要否定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历史?”rider的神色也十分严肃。

    “那又如何!”sber看着他们,眼中有着十分的不满,“我的国家被毁灭了,我心存不甘,想要改变这一切到底有什么不对!”

    吉尔伽美什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他笑得如此夸张,简直好像随时都会从椅子上倒下去一样,“哈哈哈哈,‘不甘心’?骑士王居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不甘心?哈!这怎能让人不发笑?杰作啊!sber,你才是最棒的小丑!”

    从未对自己的理想而产生怀疑的sber愤怒地看着他们,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发笑。

    “sber哟,如果有王对自己治理国家的结果感到不满意,那只能说明他是个昏君,不,或者说,这样的王连昏君都不如!”rider狠狠地敲了一下地面,看向她的时候,眼神无比的严肃。

    “你说什么!伊斯坎达尔,你所统治的帝国在你死后分裂成了四块,你对此难道都不曾感到不甘吗?”一个晚上之内连续被人否定的sber头一次使用如此尖锐的语气反问。

    “不想。”rider立刻回答道,他挺着胸,直视着骑士王严厉的目光,“如果我的决断以及我的臣子们导致了这样的结果,那么毁灭是必然的。我会哀悼,也会流泪,但我绝不后悔。”

    “怎么会……”sber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了茫然。

    “更不要说企图颠覆历史!这种愚蠢的行为,是对我所构筑时代的所有人类的侮辱!”rider甚至带着些许的愤怒,看着sber的时候,很是有些愤其不争的感觉。

    白野威倒是连连点头,“真是没想到,rider你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好歹我也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啊!”rider大笑了起来。

    “那个,其实以前我就想问了,伊斯坎达尔到底是哪一个王……”白野威瞬间没了刚才那种宛若高高在上的感觉,说出来的话也带上了几分呆萌的气质。

    “哈?”几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特别是韦伯,他跳了起来,“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历史不好好学!”

    “哼,我是神明,才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什么历史呢。”白野威扭头,却说出了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

    “哈哈哈。”rider大笑了起来,“虽然有些吃惊,不过对于这样的状况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呢。我的真名是伊斯坎达尔,古代马其顿的国王,历史上也是很有名的征服王。”

    “原来如此,那这个sber呢?”白野威好奇地指指她,要知道虽然他刚刚说的好像很了解sber的事情似的,但是实际上她连sber的真身是谁都不知道。

    “你啊……”rider这下是真的失笑了,“这个小姑娘叫亚瑟,是英国历史上鼎鼎有名的骑士王。”

    “哦哦,英雄王,征服王,骑士王。”白野威点了点头,“骑士王,我倒是多少可以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奇妙的愿望了。”

    sber握紧了长剑,“你们……”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不再去看白野威,而是看向了一旁的rider,“你这样说只不过是一介匹夫才会有的想法!人民不会这么想,他们需要的是拯救。”

    “你是说他们想要王的拯救?”本来就在笑的rider此时笑得更是差点呛到。

    这回轮到sber傲然开口道:“是的!正确的统治、正确的秩序,这才是王的本分!”

    “那正确是什么?”白野威忽然问道,“如果你的行为都是正确的,为什么你会死?为什么你死之后,你的国家会分裂?”

    “我……”sber忽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你追求正确,这点无可厚非,但是你怎么知道你的行为是正确的?”白野威看着她,“即便我是神明,我都不能保证,自己的行为一定是正确的,你又怎么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没有错误?”

    sber忽然之间愣住了,她松了松手指,又再次握紧了手里的剑,“我……我选择清廉正直的道路,选择坚守骑士的信条,选择……”

    “简单地说,就你是选择了一条几乎完全摒弃自己欲望,走上一条宛如圣人一样的道路吗?”白野威看着她,眼中带着怜悯,“但是啊,圣人是可以作为榜样,却是不能作为王的。”

    “你说什么!”sber愤怒地看着他,或者说是看着他们。

    “哈哈,想不到白野威殿下竟然如此明白事理。”rider笑着点头,“没错,身为王,就必须比任何人拥有强烈的欲望,比任何人都豪放,比任何人都易怒。他应该是一个包含着清与浊的,比任何人都要真实的人类。只有这样,臣子才能被王所折服,人民的心里才会有‘如果我是王就好了’这样的憧憬!”

    “我的话其实并不怎么赞同rider的话。”不等sber反驳,被称赞明白事理的白野威就反驳了,“我不是人类,也不是王者,所以我不太能明白rider所说的,王的定义。但是呢,我只是觉得,如果王就好像是圣人那样的话,跟随他的人会很头疼的吧?”

    “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好像是圣人一样的,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扔掉自己的欲望的。”白野威认真地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在面对别人的说教的时候打盹,也曾经偷偷地跑到别人家里挖东西吃,就算是现在,也喜欢到处乱跑,四处看漂亮的东西,然后或多或少地招惹各种麻烦。”

    “我可以说,我是个善良的神明,是个四处帮助别人的神明,但是我却不敢说,我是一个圣人一样的神明。”白野威看着她,“你追求着圣洁之道,但是又有多少人愿意跟你一样去追寻那样完全没有尽头可言的道路?”

    “说的不错。”rider爽朗地笑了笑,完全没有因为刚才白野威的反驳而感到不满,这才看向sber说道,“你一味地‘拯救’臣民,却从来没有‘指引’过他们。他们不知道‘王的欲望’是什么。你丢下了迷失了的臣民,却一个人以神圣的姿态,为你自己那种小家子气的理想陶醉。所以你不是个合格的王。你只是想成为为人民着想的‘王’,为了成为那种偶像而作茧自缚的小姑娘而已。”

    “这次的话我倒是相当的赞同。”白野威点头,“你过于追求正确,过于追求你的骑士之道,却忘记了人是会犯错的。追求和平本身没有错,追求国家的繁荣也是对的,但是呢,你却不能以圣人的姿态去要求别人。”

    第48章 所谓奇迹

    被白野威跟rider的一番话说下来,sber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很久以前曾经见到过的画面,昏黄的天空;如山一般堆积的尸体,犹如地狱一样的场景不断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我……我……”sber重复着,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似乎有很多东西想要说出来;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不是;是不是自己当初没有选择这条路的话……

    “说起来哈,我们本来是不是在说圣杯能完成什么样的愿望的吗?”白野威忽然话锋一转,“就你们三个的愿望来看的话,sber不就是属于明显不太可能实现愿望的类型吗?这样下去的话,就算她获胜了;也不可能实现愿望的吧?”

    “哈哈哈,这可真的是……”rider大笑了起来,“确实如此。”

    “胡说,圣杯;圣杯一定是可以实现sber的愿望的。”爱丽斯菲尔上前认真地说道;“确实;对于你所说的,将地球变成太阳是不可能做的到的,但是,但是其他的事情一定可以做的到。”

    “你怎么这么肯定啊?话说如果要实现这样的愿望的话,是要对于已经存在的历史进行篡改吗?”白野威有些好奇,“虽然这样的方法理论上来说也是有可行性的,但是呢,我记得某个哲学家好像说过,人不能跨过同一条河两次,还有人说过,南美的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太平洋上就会出现龙卷风。也就是说,如果亚瑟王的历史被修改了,那世界的历史也会随之改变,在亚瑟王之后本应该存在的东西会消失,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会出现……”

    看到几人有些蚊香眼的样子,白野威拍拍地面,“嘛,换个方式来说,就是说,万一亚瑟王的历史真的被修改了——虽然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个圣杯也有很大的可能会不存在。”

    白野威歪着脑袋看他们,“换句话说,就是实现sber的愿望,实际上就等于自我毁灭。这样的愿望……真的能实现么?”

    “!!!”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方面问题的爱丽斯菲尔顿时愣住了,她身后的sber也呆滞当场。

    “嘛,反正是个就算实现了,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愿望。”白野威耸耸肩,“也许圣杯并没有分辨这样愿望造成后果的能力,会帮助sber实现也说不定呢。”

    “哈哈哈,有趣,实在太有趣了。”吉尔伽美什看着恩奇都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神这种东西还会这么有趣。”

    rider也摸着下巴有些苦恼,“确实呢,要是亚瑟王的历史改变了,韦伯这家伙会不会也跟着消失了呢?这可是个大问题啊!”

    听到对方关心自己,韦伯少年本来很开心的,随即便听到了下一句,“那样的话,我的r该不会换成先前那个缩头缩脑不敢出来的家伙吧?”

    “哼。”韦伯用力地扭头过去,不想在理会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爱丽斯菲尔忽然像是回过神来一样地问道,“那么,以神明的眼光来看,世界和平这样的愿望,也是没有意义的吗?”

    “当然。”白野威回答的毫无迟疑,“世界和平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且不提人类的本性这样唯心的问题,就说客观点的状况好了。这个世界的资源分配就注定了,人类与人类之间注定不可能保持和平。”

    “怎么……可能……”爱丽斯菲尔不敢置信地摇晃了一下身体,不敢置信地说道。

    白野威看了看她,随即露出个恍然大悟的神情来,只不过他的狼脸上想要看懂这样的表情实在太过艰难了一些,“就好像我刚刚说的,除非地球能够变成太阳,不然注定了资源分配的不均衡,有的地方的人生来就能享受到干净的水,充足的食物,良好的天气,但是有的地方的人生来就没有那一切。”

    “资源分配不充足的地方,为了能够活下去,就会产生抢夺与厮杀。”白野威叹了口气,“这样的事情的确很残忍,却没有办法。”

    “所以,这个愿望是比sber希望改变历史更不可能实现的……不,我想起来了,的确有一个方法可以实现这个愿望。”白野威忽然顿了一下,语调也变得有些古怪起?(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