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10 部分阅读

第 10 部分阅读

    “lncer,你来这里做什么?”sber迅速地撤离海魔兽的攻击范围,“现在可不是跟你战斗的时候。”

    “不好意思啊,是不是要与你战斗并不是由我说了算的。”lncer十分爽快地说道,然后举起了双枪对着一旁的恩奇都,“正好,我的mster让我来试试你的能力,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不明原因出现的第七位servnt!”

    他说完,整个人便如箭矢一般朝着恩奇都直奔过去。

    “开什么玩笑,区区的杂种!!!!”与此同时的天空之中传来了十分可怕的怒吼,伴随着怒吼声,数件宝具笔直地从天而降,直指冲过去的lncer。

    本来都已经做好准备要跟lncer来一场战斗的恩奇都猛地抬头,便看到闪烁着黄金光辉的天空之舟出现在了头顶。

    “rcher!”lncer猛地后撤的时候,不由地一阵吃惊。

    sber也有些不解,那个如此高傲,高傲到傲慢的男人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朝着lncer出手?莫非是为了那个奇怪的servnt?

    “哦,挚友,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恩奇都看着rcher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该说……好久不见?”

    “你这家伙!”几乎一直都站在所有人之上的rcher破天荒地主动落到地面上,他看着眼前一如活着时那样俊秀的恩奇都,眼中有着无数的,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情绪,最后他还是伸出手来,锤了恩奇都一拳,然后用力地拥抱住了他。

    “哈哈。”恩奇都开心地笑了起来,“果然,我主动呼唤降临是正确的。”

    “什么正确啊,你这笨蛋!”rcher很快便放开了他,用一种不满的眼神看向他,“你是白痴么?居然还会主动降临!”

    “嘛嘛嘛,不要在意这种小事情嘛。”恩奇都哈哈笑道,“能够跟你再次见面,真的是太好了呢,吉尔伽美什。”

    “哼!”吉尔伽美什发出了冷哼,脸上的表情却不可思议地柔和了下来。

    “喂喂喂,现在这是什么状况,rcher跟这个新出现的servnt结盟了吗?”赶过来的rider刚好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哼,杂种,谁允许你擅自猜测我与友人的关系的!”rcher不满地抬头,“而且还要身为王的我抬头,想死吗!”

    “哈哈哈,我这就下来。”虽然不介意跟rcher打起来,但是在这种时候,果然还是不要随意引发这个过于高傲的家伙的怒火比较好,rider笑着降落到了地面上,“对了,不是说要讨伐cster么?cster呢?”

    作者有话要说:金闪闪是个害羞的人~捂脸(被pi飞)

    第42章 宝具之雨

    白野威有些无聊地趴在石砾堆里打哈欠;他身边的花草都快长出来了。恩奇都表示这是servnt的战斗,他这个mster还是先不要插手的好,他感觉到对方的想法很坚定;就果断地让他上了。没想到的是恩奇都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刚刚的真空百裂拳(白野威自取名)爆发出来就算是他也给吓了一大跳。

    不过现在怎么忽然感觉有些无聊了起来呢?

    白野威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移动着身体;尽量再远离一些那个四处夺取魔力的海魔兽。

    “rider你这笨蛋;那个家伙不就是cster嘛!”韦伯无可奈何地指着那边的巨大海魔兽说道。

    “唉?那个就是?”rider摸了摸下巴;“rcher;sber;lncer;还有那个不知名的servnt哟;我们不如来比试一下,看谁先能将那个家伙消灭掉?”

    sber跟lncer同时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却都没有出声。两人本来都是骑士;但是在面临这样的问题上,却都不得不更优先考虑自己mster的意思。

    “哼;杂种,不过是个区区的低等渣滓而已,居然还要本王亲自出手?”吉尔伽美什的脸上露出了十分不屑的表情来,“而且居然还要本王降低身份来跟你们这群杂种一起比试?开什么玩笑!”

    “嘛嘛,吉尔,他也只是这么一说而已,毕竟现在就身份来说,我们都是servnt,比试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啊。”恩奇都笑了起来,“不过那个cster可是我的猎物,所以你们的愿望能够可能是要实现不了啦。”

    “哦,但是这个cster现在却在艾因兹贝伦的城堡,也就是在sber的地盘啊。”rider看似粗豪地说道,“而且还闹得那么厉害……”

    “rider,那个家伙的能力值非常夸张。”韦伯刚刚是没有注意到,如今注意到了,险些被吓得掉出车外,连忙在内心呼唤rider,“那个家伙的数值只怕比berserker还要高。”

    “这么高的能力值,再加上还是那个rcher的挚友……”rider面上丝毫不显半分焦虑,内心却同时对自己的mster说道,“如果他们俩真的结盟,那可是十分要命的对手呢。”

    内心虽然这样跟韦伯说,可rider开口却是一如既往的笑道,“对了,那位绿色的servnt哟,你可有兴趣加入我伊斯坎达尔的军队,成为我的属下与我一同争夺圣杯?”

    “不要在那里说梦话了,我的挚友怎么可能会加入你的军队,你这家伙是侮辱我吗?”吉尔伽美什说着,身后的光芒再次显现开来,无数闪烁着涟漪的

    “唉唉我可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呢。”rider哈哈笑道。

    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sber忽然一个后跳,躲开了几条抽打过来的魔兽触手,“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吗?”

    “不,并不是这样的,它像是在寻找魔力来源的样子。”lncer那边也不怎么好,先前的时候袭击他们的触手还只有零散的几条,更多的还是冲着城堡过去的,但是城堡的魔力似乎已经不能满足海魔兽的胃口了,巨大的身体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逐渐修补了起来,更重要的是,破碎开来的身体竟然改变了形态,变成了新的触手,不断地向外抽打着。

    “喂喂,一个城堡的魔力都不够他吸收的吗?”rider明智地拉开了距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不要紧的。”恩奇都转了转胳膊,“我再来几次就好啦。”

    他微笑着,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一次不行的话,就再来一次,我倒是很想知道,这家伙体内的魔力可以让他复生几次?”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毛,作为恩奇都的好友,他自然清楚恩奇都这样的表情,代表着他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了。当恩奇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算是他也不敢随便上去撩拨他。

    因此吉尔伽美什只是双手抱胸地看着他,“区区的杂种也需要你亲自出手?还真是足够降低格调的。”

    “嘛,因为我不像吉尔你那样挑剔啊。”恩奇都回过头来笑道,“那我就上咯。”

    “哼。”吉尔伽美什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

    恩奇都高高地跃了起来,就在他出拳的瞬间,他忽然愣了一下,随意地挥了几拳将那巨大的海魔兽强行击倒在地之后,便退了开来重新落到了地上。他有些奇怪地四处看了看,“奇怪,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看我?”

    吉尔伽美什倒是立刻就知道了在一旁观看的会是谁,“言峰绮礼……本来还以为会是有趣的家伙,哼。”

    “吉尔?”恩奇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便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吉尔伽美什抬起下巴指了指那边倒在地上的时候差点也将sber跟lncer一起压进去的海魔兽,“这种肮脏的东西我可没有让我的宝具去碰触他的意思,你动作快一点。”

    “好。”恩奇都笑着点头,伸手少见地摆出一个架势来,“刚刚的时候,mster给我的那一招取了个名字,我觉得很有趣呢,就用这个来命名吧。”

    “真空百裂拳,连打!”

    “远坂师……”在做着同步远程汇报的言峰绮礼一贯以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也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来,“那个疑似是恩奇都的servnt出手了,只怕……”

    “呀类呀类,这可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远坂时臣看着手里只剩下两个的咒印,颇为无奈地说道,“算了,趁这个机会看一下那位恩奇都阁下的mster到底是何许人也,也是不错的。”

    恩奇都收回拳头的时候,原本巨大的海魔兽,此时已经连一点的肉片都没有剩下来,尽数被他打成了碎末。

    要不是跑得快,只怕也会被恩奇都的拳风卷进去的sber跟lncer都震惊地看着除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之外什么也没剩下的地方,都是一脸的呆滞。

    “这,这怎么可能?”lncer同样不是眼力差的人,一样看得出来那就是纯粹使用身体力量造成的巨大的破坏力。

    与他一样呆滞掉的还有飞在天上的rider二人组,sber更是已经麻木了,如果不是剑士的本能让她握住剑不放,只怕此时她都会丢掉手里的东西了。

    除了吉尔伽美什以外,没有人愿意相信如此巨大的破坏力竟然不是宝具的力量造成的。

    就在几人面面相觑的时候,白野威猛地从灰尘里跳了出来,用力地在地上打着喷嚏,并且用前爪死命地拍自己的鼻子。

    刚刚他等得都有点打瞌睡了,结果恩奇都那一通暴揍之下,将那个海魔兽直接消灭的时候,也将原本的艾因兹贝伦城堡打掉了老大一块。飞散的尘土差点将他整匹狼都给埋掉,要不是他跑得快,就要跟那些石头一样掉到坑里去了。

    “这是什么?”吉尔伽美什奇怪地看了眼那边看起来很是呆头呆脑的白狼,一时间也有些愣住了。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mster你没事吧?”看到白野威一脸灰头土脸的样子,恩奇都连忙走过去抱住他,用力地帮他拍掉身上的灰尘。

    “……”本来想要下来打个招呼的rider跟韦伯再一次愣住了。

    不仅仅是他们,其他的人也都脸皮抽搐,眼眶直跳,显然不敢相信他们刚刚听见的话语。

    “……恩奇都,你说什么?”吉尔伽美什眉头皱的紧紧的,显然怒气正在积蓄中。

    “啊,吉尔,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我的mster,白野威殿下。”恩奇都笑眯眯地介绍道。

    吉尔伽美什一声不吭,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众多的宝具,对着他们两人就是一阵激射。宝具之雨瞬间就吞没了恩奇都两人,那强度甚至远超先前对付berserker的时候,看的一旁的sber与lncer都是一阵吃惊。

    “开什么玩笑!!!”吉尔伽美什的双眼已经彻底变成了鲜红的竖瞳,一头金色的短发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一样,极其愤怒地吼道,“区区的一只野狗,居然胆敢作为我的挚友的mster,我要将你斩个片甲不留!!!”

    “说我是野狗什么的,也太失礼了吧,我不管怎么看都是匹狼吧?”烟尘散去,白野威站在恩奇都的身前,他的身上散发着奇怪的光芒,一面巨大的圆镜挡在他们两人的身前,正是这一面奇怪的蓝色圆镜将这么多的宝具全部都阻拦了下来,他收起湛蓝的冲津镜,回头说道,“恩奇都,你的朋友脾气好差。”

    “哈哈,但是我很喜欢他啊。”恩奇都也不介意刚刚被一阵宝具雨攻击到,且不说白野威出手挡住了那些宝具,就算是他也能将那么多的宝具给挡下来。

    “野狗,你的身上有让我觉得非常恶心的味道!”本来已经怒发冲冠的吉尔伽美什看到他们俩安然无恙之后,火气瞬间更上了一个台阶,等到他察觉到白野威身上属于神明的特质之后,表情竟然变得有些平静下来,只不过嘴角露出的笑容却越发地残忍了,“天之锁(enkidu)!”

    “嗷呜?”白野威愣了一下,随即便被锁链牢牢地锁住了身体,“嗷?动,动不了了?这怎么回事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挣扎,那坚固无比的锁链却丝毫不为所动。

    吉尔伽美什身后的王之财宝(gteofbbylon)已经全部打开,朝着白野威再度激射过来。

    “这可不能当简单的玩笑来看了呢。”恩奇都猛地上前,双手连续拨动,将那众多的宝具全部打散开来,“吉尔,白野威是我的mster。”

    “那就杀掉了换一个!”吉尔伽美什的话语里有着不容置疑的严肃与狠辣。

    “这可不行。”恩奇都伸手紧紧地抓住开始用力收缩的天之锁,“白野威不仅仅是我的mster,还是我的朋友。”

    “朋友?”吉尔伽美什冷笑起来,“你的朋友是我,而不是这只畜牲!更别提这只畜牲还是个神明!”

    他的话音落下,又是一波剑雨从天而降。

    作者有话要说:金闪闪表示我才没有吃醋!

    第43章 对峙

    “mster!”被天之锁限制住了行动的恩奇都惊慌地叫道,他作为神造人同样有着部分的神性,就算天之锁同样是他;可由于天之锁并不在他的手中;主人已经变成了吉尔伽美什,他可以抵御天之锁;却不能控制它。

    被锁链牢牢锁住的白野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不尽的宝具朝着自己飞过来。

    “啧,就算是对待自己朋友的mster;这个金闪闪也做的太过分了吧。”重新飞起来的rider皱起了眉头;“这两个家伙真的是朋友?”

    一旁的sber跟lncer都有些有心无力,在暴怒的rcher面前,他们全都不是对手。

    然而接下来,古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朝着白野威激射过去的无数宝具忽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似的;然后在下一刻;竟然全数朝着吉尔伽美什飞了过去。

    反弹回去的宝具以完全不输给先前那般的气势冲击了过去,就算是吉尔伽美什也吓了一跳;连忙猛地侧身避了开来;宝具狠狠地轰击到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来。

    “mster!”恩奇都惊喜地叫道。

    “杂种,你干了什么!!!”吉尔伽美什的脸颊上被刚刚突刺过来的武器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他的愤怒燃烧得更厉害了,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也越发的可怕了起来,“杂种……居然胆敢伤害王的身体!不可饶恕!”

    “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哦。”白野威依然被天之锁牢牢地捆住,但是他的身边却漂浮着一张正在燃烧的纸签。蓝色的纸签燃烧得不快不慢,从纸上燃起的烟尘却牢牢地将白野威包围住了。

    “报复之札,这个东西燃烧起来就可以让所有对我的攻击都变成无效,并且全部反弹回去。”白野威现在甚至都有余力来将身前的锁链推开一点,天之锁的强行拉扯在报复之札看来已经足够变成攻击了,此时自然将锁链松了开来,一大团的锁链甚至有些自己打结起来。

    “也就是说,不管你用什么东西来打我,都不可能产生作用。”白野威终于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天之锁解了开来,一个小跳脱身而出,威风凛凛地站在空地上,“如果你出力太大的话,甚至可能会被你自己的招数给吞没掉哦。”

    “区区的一只畜牲而已,居然也敢对我妄加指责!”吉尔伽美什愤怒至极,“死罪!!!!”

    他说着,手掌上忽然开始出现十分奇妙的金色光芒来,金色的光芒之中闪烁着黑红的光点,看起来分外的可怕。

    恩奇都猛地挣开天之锁,瞬间出现在了白野威的身前,他的一双绿色眼睛此时也变成了尖锐的竖瞳,脸上的神情冰冷淡漠得仿佛雪山顶上万年不曾融化的冰雪,“吉尔,这样的事情,我不允许。”

    “恩奇都,你确定要为了这只畜牲而与我为敌吗?”吉尔伽美什恶狠狠地问道。

    “白野威并不是畜牲,他还是我的mster,我的朋友。”恩奇都的身体微微下沉,他整个人的重心几乎都快压到了地上,但是两人都清楚,这样的姿态才是恩奇都最能够发挥出力量来的姿态,在这样的姿态下,恩奇都甚至只需要脚下用力,就可以跳跃到极高的地方,借助下坠的冲击力他的拳头可以发挥出更加恐怖的力量来。

    那种可怕的力量,就算是吉尔伽美什也不敢硬敌。

    “哼,呵呵,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忽然大笑了起来,他松开手,原本在他手上出现的光芒顿时消散不见了,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有趣,实在太有趣了。”

    “真是有趣,时隔多年之后,你我居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再次对峙么?”吉尔伽美什冷笑了起来,“这样也好,或者不如说,能够这样实在太好了!”

    “圣杯战争,果然是个有趣的东西!”吉尔伽美什转过身去,再不去看他们两人,“既然如此,那我在最后的圣杯面前等你吧,一如既往愚蠢的友人啊。”

    他说完,整个人便消散开来,变成金色的粉末消失了。

    “他灵体化了。”白野威左右看了看,一旁的天之锁也消失了。

    “嗯……”恩奇都叹息着站了起来,“吉尔伽美什他太过骄傲了。”

    “你的朋友还真是特别呢。”白野威想了想,只能选择这样说道。

    “因为是吉尔伽美什嘛……骄傲到傲慢的男人。”恩奇都叹了口气,对周围的几名servnt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也不想跟你们打架了。”

    “说这样的话可真是让人感到不舒服啊。”lncer挥舞着手里的长枪,“虽然我要承认你确实是个劲敌,甚至以我的实力完全不是你对手,但是对于骑士而言,即便面对强敌也绝对不会因为畏惧而退缩的。”

    “lncer说的不错。”sber也对着恩奇都举起了手里的长剑。

    “嘛,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们俩的mster打起来了哦。”恩奇都无所谓地说道,“你们确定要在这里跟我拖延时间吗?”

    “你说什么!?”lncer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而且这里还是sber的主场哦,她的mster还有帮手来着,你就这么放着自己的mster不管真的不要紧吗?”白野威帮着恩奇都说道,不同于刚才只看到一点的恩奇都,白野威刚刚可是看了不少那两个人之间的交手。

    不过那就是魔术师的战斗?真是太奇怪了,一个人拿着冲锋枪,还有一个人则用着奇怪的水银,他还看到了另一个黑色短发的女人,也拿着冲锋枪一样的东西在攻击那个玩水银的男人,那个使用水银战斗的男人已经受了伤,白野威可以问道他的身上鲜血的气味很浓厚,大概是被子弹打到动脉了吧?

    “主君!”lncer听到这样的话,二话不说便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sber的神情似乎变换了一下,但是还是迅速地追了过去,“不会让你跑掉的。”

    “他们跑掉了,你呢?也要打架吗?”白野威有些好奇地抬头看向天上,“会飞的车子啊,真好……”

    “哈哈,这可是我的宝具,不能给你。”rider大笑着降落到了白野威的身边,“还真是没想到少年你居然会是那个金闪闪的朋友,更没想到你的mster居然会是一匹狼啊,这还真是不可思议。”

    他说着,便伸手拍了拍恩奇都的肩膀,态度坦荡磊落,倒是让白野威他们对这壮汉产生了好感来。

    “对了,刚刚那个金闪闪说你其实是神明来着?”rider摸了摸下巴,仔细地看向白野威,“真的假的?”

    在servnt的眼里,白野威身上红色的赤妆线清晰可见,倒是将他前爪上的令咒给遮住掉了,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也是一开始恩奇都认为能够将白野威隐藏起来的原因,只不过在见到自己的友人之后,恩奇都的智商一口气掉到底,当着那么多的人就直接承认了白野威跟他的关系。

    “是真的哦。”白野威坦然点头,“我叫白野威。”

    “不可能啊,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个神明!”韦伯指着他表示自己不愿意相信。

    白野威跳到了神威车轮的车辕上,他的身高原本就差不多到韦伯的腰部,此时跳到车辕上再看向韦伯的时候,竟俨然成了居高临下的样子,“日本有足足八百万的神明,你真的记得住所有神明的名字么?”

    “唉唉唉???”对于极东的情况了解不多的韦伯眼睛都变成了两个蚊香圈。

    “真的有那么多么?”rider也吃了一惊,好奇地问道,“八百万?”

    “嘛,这个国家的人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在八百万里有很多是精灵啊妖怪啊之类的东西。”白野威对他解释了一下由于文化差异而产生的信仰体系的不同。

    “那也很厉害啊。”rider伸手摸摸下巴,然后大笑了起来。

    “那招呼也打过啦,我们就先走了。”白野威伸出爪子摸了摸韦伯的脑袋,“少年,加油啊。”

    恩奇都笑嘻嘻地站在一旁看他们互动,也不说什么。

    “喂,不要乱摸我的脑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韦伯有些被小看了的郁闷,过了一会才说道,“对了,白,白野威,圣堂教会那边先前出了一个对于cster的讨伐令,作为讨伐成功的人,你可以多获得三个令咒。”

    “还有这么好的事情?”白野威有些好奇,不过随即便将恩奇都拖到了背上,“多谢你啊,少年!”

    “少年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奇怪,我叫韦伯,韦伯·维尔维特。”韦伯对他说道。

    “嗯,我记住啦。”白野威朝他们挥挥爪子,“韦伯,还有那个同样也是rider的servnt,再见啦。”

    他说完,便如一道闪电一般冲进了树林,不过数息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可思议……”刚刚在rcher发动自己的宝具的时候,远坂时臣几乎都要使用令咒禁止他动用最后的王牌天地乖离的开辟之星了,好在最后rcher自己停手了,不然最后只剩下一个令咒,即使吉尔伽美什的对魔力只有c,但是以这位王的高傲程度,自己只用一枚令咒来下令他自杀,还是存在些许的失败可能性的。

    对于这样一个servnt,远坂时臣从来都不敢放松对他的防备,所以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远坂时臣有些苦恼地想到,只是现在,一切都被打乱了。不明原因出现的恩奇都,还有那个恩奇都的mster,一匹狼模样的神明,很明显的是日本的本土神灵。

    但是为什么他也会参与到这场魔术师之间的战斗之中来?

    而且那匹狼还有着那么奇特的宝具……

    “绮礼,让ssssin去监视肯尼斯与卫宫切嗣之间的战斗吧。”远坂时臣伸手覆住眼脸,“说不定今天他们之间会诞生一个真正的胜利者。”

    “是的,远坂师。”言峰绮礼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回答道,然而他的内心里在想些什么,就连他自己一时间也分辨不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白野威的道具之一,报复之札,使用之后无敌的神奇道具哦~

    来个久违的,大神战斗图

    第44章 恩奇都的记忆

    白野威虽然说要撤退,可他又不是笨蛋,一边可还有两个mster在战斗呢!他怎么可能就这么不看到结尾就走掉?虽然一般的servnt或是使魔靠不过去;不过他可不一样;更何况实在不行还能拿那个黑黢黢的家伙当背黑锅的。

    白野威如是想着,便几下跳到了一旁的树上。就算不是rcher,他跟恩奇都的视力也足够看到森林里的战斗场面了。

    “那个使用水银的家伙就是lncer的主人啊,怎么看起来跟lncer的相性不太合得来的感觉?”白野威有些奇怪的趴在树梢上好奇地问道。

    “一般来说;mster召唤servnt都是会使用圣遗物的。”恩奇都解释道;“一般的圣遗物都是servnt死后残留下来的遗物之类的,不使用任何圣遗物来进行召唤的话;一般都会召唤到跟召唤者本人性格很符合的servnt;不过也有失败的可能性,所以大部分的魔术师都是使用圣遗物来进行召唤的。lncer估计就是因为那个圣遗物的关系才会回应他的;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说都很顾及到性格能不能相合的问题。”

    “所以如果碰到性格合不来的就使用令咒来解决问题?”白野威好奇地问道。

    “mster说的不错。”恩奇都点头;“不过一般来说;会回应召唤;就表示servnt本人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既然有想要实现的愿望,一般来说哪怕性格很合不来也会互相容忍一下。”

    “原来如此。”白野威点头,“那恩奇都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呢,虽然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恩奇都忍不住地叹气道。

    “跟那个金闪闪有关?”白野威有些好奇地问道。

    恩奇都表情有些黯然地点头,“对不起,mster,因为我的关系,还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

    “我倒是无所谓啦,反正本来这什么圣杯战争就是这样打生打死的事情。”白野威很是豁达,“更何况报复之札这样的道具我也还有不少,随便用没关系哦~”

    “mster,能够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恩奇都笑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开口说道,“其实,我跟……”

    他的话才刚出口,底下的局势忽然就来了个大变样,底下的sber由于手臂肌腱受损导致手指不能完全握住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这对她的剑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她无法解放手里的宝具。

    好在此时的lncer由于自己的mster正在战斗的关系,魔力并不是十分充足,不能肆无忌惮地释放手里的宝具,但是就算如此,由于自己mster受伤的关系,lncer的攻势变得越发咄咄逼人,将sber压制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个叫肯尼斯的男人被那个叫卫宫切嗣的男人一枪击中了他身前充满了魔力的水银,随即他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十分紊乱,全身上下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吓人的样子。

    “那个人!”恩奇都顿时有些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如果能够近距离接触到那个人的身体,说不定我能明白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野威也有些吃惊,这样的状况十分奇特,明明只是中了一枪而已,先前那个银色头发的男人也不是美誉哦中弹过,但是却从未像现在这样,仿佛在遭受什么可怕的酷刑一般,身上爆出条条青筋的同时,还不断地伸手挠着自己的脖子,“总的来说,刚刚的那一发子弹肯定是那个卫宫切嗣的秘密武器。”

    “嗯,真是相当危险的东西。”恩奇都同时下了结论。

    “mster!!!”感应到自己的君主有危险,lncer也顾不得对sber穷追猛打,连忙回去援助肯尼斯,要知道此时的那个一直跟在卫宫切嗣身边的那个面无表情的奇怪女人已经对着肯尼斯连开数枪。

    lncer的速度猛地爆发,瞬间就挡在了肯尼斯的身前,挥枪将所有的子弹都挡了下来。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的话,lncer估计就要出局了。”白野威叹息一声,“说好了今天不再出手了,所以我们撤吧。”

    “好。”恩奇都毫无异议,点头应道。

    白野威他们离开之后,lncer便带着自己受伤严重的mster迅速地撤离了。

    “不过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比较好呢?”两人跑了许久,这才跑出艾因兹贝伦所在的山林,“都没个合适的落脚点。”

    恩奇都有些惆怅,此刻哪怕是消灭cster,见到自己好友,预见有lncer会退场的好心情都无法挽救他的忧伤。

    “对了,之前的时候,cster他们不是找了个奇怪的地方落脚吗?”白野威灵机一动,“我们也可以去类似的地方啊。就算不是排水口,这里总应该有废屋之类的地方吧?”

    “说的对,昨天追着cster跑了那么多路,我也看到了好几个地方没有人居住。”恩奇都也点头赞同,“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嗯。”白野威感觉得出来,虽然说着自己是英灵,只需要mster的魔力就可以始终生活下去,但是恩奇都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果然还是感觉到了疲累。

    每个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些因为种种原因为废弃的房屋,也许是因为地理偏僻,也许是因为城市开发的不到位,甚至也许是因为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白野威很容易就找到了符合他们要求的地方。

    恩奇都随意地收拾了一下地面的灰尘,便合着衣服躺了下去。这让白野威坚定了以后一定要在异袋里常备野营用品的决心。

    白野威发了一会儿呆,决定也跟着休息一会,毕竟昨天一晚上加上刚刚那一阵,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稍稍休息一下就好了,他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他睡着了,但是似乎并不像是以前睡着那样,现在的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自己变成了人类的样子,正在一片森林之中前行。

    “这是梦境么?”白野威觉得很神奇,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白皙的手臂,手臂上还绘着鲜红的赤妆线,似乎并不是自己穿越之前的身体。

    他听到了前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便大步地跑了起来,一跑起来,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好像是短打一样的衣服,但是样式和花纹却要比短打来的美丽而繁杂的多。

    他跑了几步,便看到了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在打架,在打斗的两个人,一个正是跟在他身边的恩奇都,还有一个则是那个金灿灿的吉尔伽美什。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十分激烈,就好像是在进行生死之搏一样,看的白野威有些眼花缭乱。

    只不过这里的那个金灿灿并没有使用之前裹住他的那个什么天之锁,也没有像想要杀死他那会儿投射出无数的奇特宝具,而是用着仿佛弓箭一样的东西,明明是弓箭,却听到他这样说这件武器——“终结剑enki”。

    但是即便是那样可怕的,能够呼唤来洪水的强大宝物,却还是在面对恩奇都的时候,失败了。

    即使如此,高傲的王者也没有低头,相反,他仰望着对方,眼中却带着几分难以说明的奇妙感情。

    “你输了。”恩奇都始终冰冷的脸上,这一刻却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来,仿佛初生者一样的纯洁,“你叫什么名字?”

    “吉尔,吉尔伽美什。”金发的男人如此说道,“你呢?”

    “恩奇都,我叫恩奇都。”绿色眼睛的少年此时忽然笑了起来。

    这是……恩奇都的回忆吗?

    白野威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他伸手摸了摸下巴,虽然能够有人类的身体是很不错的体验,但是继续观看别人的记忆,似乎有点儿不太好吧?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事后,梦境忽然破碎了开来,白野威睁开眼睛,就看到在那边呼呼大睡睡得完全昏天暗地的恩奇都。

    “算啦,还是出去走走吧。”白野威喃喃自语道,“不过呐,想不到他们居然是这种不打不相识这样的套路。”

    白野威这样想着,跳出了废楼。

    时间已经不太早了,白野威将身体变小之后,随意地四处逛了逛,变小之后的他看起来就只是一只小白狗,除了引来几个充满爱心的少女之外,倒是没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等他走完整条街道,他回头看了一下路边的时钟,已经快要五点半了,火红的夕阳降落到山这一边的时候,映出了十分华美的颜色。

    “哦哦,本来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你啊,不过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小了?”rider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背后传来。

    白野威好奇地转身看过去,“rider,还有韦伯君,下午好,不过rider你这是什么奇怪的样子?”

    “这个?这是我在街上买到的最好的酒。”rider哈哈大笑道,“本来只是想要邀请那两个家伙,来一场王之间的酒宴的说,不过既然遇到了你,不如你也一起来吧。”

    “唉?王之间的酒宴,也就是那个金灿灿的家伙也会参加吧?”白野威有些为难,“他好像很讨厌神明的样子,我过去的话,会不会让你们的酒宴遭殃啊?”

    “不会。”rider大笑起来,“如果身为一个王,连在酒宴上忍耐的气度都没有,那也太糟糕了。”

    “什么糟糕啊,都是用我的钱买的!”韦伯少年带着哭腔说道,为了那一大桶酒,他本来就不算很厚实的钱包又少了一大半。

    “嘛嘛,不要这么小气嘛。”rider笑道。

    “唔,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当然要去。”白野威点点头,“那样的话,能麻烦你顺便带上我们一起吗?”

    “好啊,反正带这小子也是带,带三个人也是带。”rider对于这点倒是一点不介意,“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吧,记得快点过来。”

    “好。”白野威说完,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跑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萌萌哒大神殿下要去参加三王的酒宴啦~今天更新晚了,不好意思。

    第45章 王之酒宴(上)

    恩奇都带着白野威过来的时候,rider不知道说了什么;让韦伯少年露出了一脸心塞的表情。恩奇都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

    “什?(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