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9 部分阅读

第 9 部分阅读

    “啊啊啊,你都做了什么!!!”cster疯狂地召唤出各种体积硕大的海魔兽来,“这样,这样美丽的艺术品!你居然!!”

    他怒吼着,指挥海魔兽朝着恩奇都冲击过去。

    恩奇都压根懒得理他,笔直地朝着雨生龙之介冲过去,明显就是想要直接干掉cster的mster,cster是没有单独行动的能力的,因此一旦雨生龙之介死亡,cster就会因为失去魔力的供给而被迫退场。

    “龙之介阁下!”cster的魔力全部爆发了出来,他才不想刚被召唤出来才只有一天的功夫就被迫离开,他还没有充分地向世人展现他对神明的叛逆,他怒吼着,召唤出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海魔兽狠狠地扑向了恩奇都。

    “啧!”恩奇都用力地打断了身边的几条触手,却还是被后面甩过来的一条触手抓到了腰部,狠狠地甩到了天花板上。

    “汪汪(你没事吧)?”在命令恩奇都攻击的时候就发现这里居然还有活着的孩童,白野威便让恩奇都前去战斗,自己跑过去将那些被魔术迷失了心智的小孩一一叼出去。

    “啧。”恩奇都用力挣开那个海魔兽的触手,反手抓住那根滑不溜丢的触手,怪力爆发之下竟就那么将那只海魔兽整个扔飞了出去。

    然而就在那之后,他已经找不到cster他们了。

    “切,逃得真快!”恩奇都将没能立刻干掉cster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这只巨大的海魔兽之上,狠狠地几拳下去,那海魔兽便已经炸成了一地的残骸了。

    “汪汪汪(孩子们都已经被我转移出去了)。”白野威走到了他的身边,“汪汪(那两个家伙跑掉了吗)?”

    “嗯,大概是某种特殊的手段,直接进行了空间转移了吧。”恩奇都有些郁闷,狠狠地一脚踩在地上,将几只还没有离开的海魔兽直接一脚踏碎。

    “呜汪汪(不要紧,我有办法追踪他们)。”白野威耸了耸鼻子,“汪(我已经记住了他们的气味)。”

    “mster还真是可靠呢。”恩奇都点点头,“不过这边的尸体……”

    海魔兽死去之后,尸体会随着魔力消退而逐渐消失,但是那些孩子的尸体却不会。包括刚刚被白野威救出去的那几个,被cster他们抓来的孩子大概有10个左右,想来如今的冬木市已经产生了相当程度的混乱了吧。

    “汪汪汪(果然,还是报警交给警察来处理吧)。”白野威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汪(我们出去吧)。”

    “嗯。”恩奇都对着那些尸体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这才随着白野威走了出去。

    “喂喂,警察吗?这里是未远川的第x号排水口,我在这里发现了几名被诱拐的小孩,还有数具孩童的尸体……”白野威轻车熟路地走到一旁的公共电话亭里,掏出硬币拨打了110。

    等到看着警车到来,将这个排水口层层包围,并被诱拐的小孩子全部带走之后,恩奇都跟白野威才慢慢地从一旁的树林里跑了开去。

    “啊啊,今天可真是不走运,既把cster给放跑了,还没能去看一看港口那边的战斗。”恩奇都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不过我倒是觉得,本来只是想顺手玩一玩的这个什么圣杯战争,我绝对想要获得胜利了。”白野威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先前从未有过的坚定。

    “嗯。”恩奇都脸上露出了个大大的微笑,“我一定会为你取得胜利的,我的mster!”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特别不幸,本来不用闹得这么晚的,但是很杯具的是晚上加班了,本来打算在单位里吃过晚饭再回家,但是给家里打电话之后作者的老妈表示会等我回家给我做饭的,结果七点半回到家里居然一个人也没有,晚饭自然什么也没有。最后吃了个糕点,也不知道是糕点出了问题还是喝了凉茶的关系,跑了n趟厕所拉肚子拉得脸色发青……

    简直悲催qq

    第39章 追逐Cster

    “真是个让人头疼的王啊。”远坂时臣坐在椅子上轻轻地晃动着手里的酒杯;醇厚的红酒在昏黄的光芒之下显得越发的鲜艳,他像是叹息一样地对着一旁仿佛留声机一样的机器说道。

    “是的。”机器里传来了他的弟子——言峰绮礼的声音;“远坂师,ssssin发现了cster的踪迹,但是……”

    “出了什么事情吗?”远坂时臣放下手里的杯子;除开他的cher与言峰绮礼的ssssin以外;刚才在港口的码头那边,lncer、sber、rider与berserker都已经现身,如今ssssin更是找到了最后一位的cster,那么只要掌握好cster的行踪,这次的圣杯战争就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了。

    “未远川的一处出水口这边发现了cster的行踪;其中还包括了十名失踪的孩童及尸体。”言峰绮礼的声音毫无起伏地说道。

    “孩童?尸体?”远坂时臣忍不住地皱起了眉毛,“这是怎么回事?”

    “根据ssssin反馈回来的画面显示,应该是cster将那些孩童诱拐走了;然后杀死了其中的几名。”言峰绮礼说道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但是现在cster的魔术工房已经完全被摧毁;其中的魔术结界完全毁灭,魔术陷阱也一样。现在这处出水口已经被警察的车辆团团包围了。”

    “怎么回事?”远坂时臣这下是真的吃惊了,别的不说,哪怕是一般的魔术师的魔术工房都不是那么容易被突破的,更何况言峰绮礼此时告诉他的,那是擅长阵地制作的cster的魔术工坊,竟然工房全破,结界全毁,这样的状况完全是他所不曾预料到的。

    “是的,ssssin还发现,现场的魔术结界与魔术陷阱全部都是被人用蛮力强行突破的。”虽然是站在高楼的顶端,但是通过视觉链接,言峰绮礼同样可以看到ssssin看到的东西,空旷的下水道空洞里,到处都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砸过的状况,看起来简直像是被什么人用巨大的锤子一类的东西狠狠敲过的样子。

    “蛮力?”远坂时臣这下是真的皱起了眉头,“如果说是servnt的话,要使用蛮力强力突破cster的魔术结界,只怕力量的属性会在以上,但是……参加圣杯战争的六名servnt已经全部都出现了,做出事情的人……对了绮礼,会是教会的人出手的吗?”

    “不,圣堂教会在圣杯战争之中只会作为监督者,绝对不会参与其中,而埋葬机关的那些人,除了消灭吸血鬼以外不会轻易出手。”言峰绮礼迅速地回答道。

    “是吗?”远坂时臣伸出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我知道了。你先做手上的事情吧。”

    “是的,远坂师。”言峰绮礼放下手,在楼顶上站了一会之后,才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女人,卫宫切嗣在什么地方?”

    回答他的,只有一连串的子弹。

    卫宫切嗣是个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在港口的战斗结束之后,他便干脆地跟着肯尼斯去了他所在的酒店,只用了不多的时间,便制造了恐慌将所有人赶出了酒店,然后直接将肯尼斯他们那一层炸掉了。

    另一头,结束了战斗的爱丽丝菲尔带着sber飞车前往爱因兹贝伦。

    “那个,爱丽丝菲尔,速度是不是……”即便是经历过各种风雨的亚瑟王sber,此时坐在速度严重超标的汽车上也不由地心慌意乱。

    “怎么会呢,这样不是很好嘛。”一直都显得十分文静娴熟的爱丽丝菲尔只有在此刻变得十分激动,她紧握着方向盘,就好像抓着一个很有趣的玩具一样,脚下却丝毫没有停止,几乎是疯狂地踩着油门。

    “可是……”汽车已经上了盘山公路,如果说在先前城市里的时候sber担心的是会撞上什么东西的话,这时候她担心的就是自己会不会从公路上掉下去,爱丽丝菲尔开车的状况实在太吓人了,就算她可以保证自己能在撞车的前一刻将爱丽丝菲尔救出来,却也会忍不住地感到心慌意乱。

    “没事没事……!!!”本来还笑眯眯说话的爱丽丝菲尔忽然停住了说话,猛地一脚踩下刹车,整辆车在公路上划出一道大大的弧线,勉强地停了下来。

    “爱丽丝菲尔!”sber看她没事,这才抬起头来,看到会让她如此突然地停下车辆的原因——一个站在车前,打扮古怪的男人。

    “什么人!”sber说着就跳下车来,眼神犀利地看着这个不知道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这男人的背上还背着另一个男子,那个男人的气息很弱,仿佛受到了重伤似的。

    “啊,啊啊啊啊,这是,这不是……”有着一双巨大眼睛的男人发出了十分诡异的叫声,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圣少女啊……”

    “我伟大的圣少女贞德啊,你终于再一次降临了。”男人——cster用一种仿佛咏叹调一样的语气说道。

    “你在胡说什么,谁是什么贞德。”sber有些火大地看着眼前的家伙,此刻她已经十分肯定这就是本次圣杯战争之中的cster了,但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对自己说出如此无礼的话语来,“我乃大不列颠王国国王,亚瑟·彭德拉根。”

    “啊啊,圣少女啊,为什么你要否认你的身份?”cster用一种十分惋惜的语气说道,“难道这也是那该死的神明所设下的吗?多么的……”

    他还没说完,一旁的山林里忽然传来了狗叫声,“汪汪汪”的声音十分清晰。

    “啧,真是不死心的家伙,不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圣少女啊。”cster说完,便带着身上的另一个人消失了。

    “sber,你没事吧?”爱丽丝菲尔小心地问道。

    “我没事,不过那个家伙应该就是cster了。”sber收起了手里的武装,“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恩,而且看他最后的样子,简直好像是在被什么追着不放的样子。”爱丽丝菲尔有些好奇,也有些担心,“要追上去看看吗sber?”

    “不了,还是先跟mster会和吧。”sber摇了摇头,那个cster给她的感觉异常不好,先不说对方可以进行空间移动,让她难以准确把握位置,就算她可以追上去,也不会就这样贸然地将爱丽丝菲尔一个人放在这里。

    此时的cster确实地在被人追逐着,恩奇都跟白野威正对着他穷追不舍。

    白野威作为一匹狼,嗅觉的灵敏程度远远超过这世上的任何一种动物,他已经记住了cster,在这个城市里cster就再没有能够躲藏的地方。

    当他们看到警察已经将孩童们送上了救护车,再将现场封锁起来之后,他们就朝着cster的位置冲了过去。

    cster的确可以进行空间跳跃,但是这样的行为并不是完全没有限制的,事实上对于他来说,每一次空间跳跃的距离与时间都是有着相当严格的要求的,毕竟空间跳跃这样的能力正常情况下都是作为最后的保命手段来使用的,谁也不会没事儿白白浪费大量的魔力去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到了现在,就算cster不想用这样的手段跑路都不行,他的味道已经被白野威牢牢锁定,再加上恩奇都的职阶是rider,骑着白狼的时候速度可以翻倍,追上来的速度简直不能更快,有两次如果不是他跑的快,只怕雨生龙之介就会直接被杀掉了。

    现在他也学乖了,每次一落地之后就会扔下会让狼鼻子受不了的药粉,就算不能阻拦他们多久,但是最起码可以让他们发出点声音来,让他知道那个死缠着不放的家伙已经追了上来。他已经跑了好几个小时了,对方居然还死追着不放,简直不明白那个绿色的家伙到底哪里来那么好的精神。

    “龙之介阁下,真是辛苦你了。”cster更烦恼的,却还是雨生龙之介的状况,在几个小时前,雨生龙之介就被恩奇都踢得几乎没气,就算被cster及时使用治愈的魔术救了回来,状况却还是不太好。为此本来在跑路中的cster不得不出手杀了两个成年人,将他们的生命力补充到雨生龙之介身上。

    可惜的是除了第一次成功出手之外,之后的两次他的行动都被那只该死的野狼给破坏了,事到如今他也知道了,能够有如此惊人移动速度的,除了rider之外别无可能。

    不论是理念上的冲突还是身为同样参战者的身份,他们两个在这场追逐战之中都必然只可能有一个活下来。

    cster不想死,他还没有实现他的愿望,刚才亲眼见到了圣少女出现之后,cster就更加坚定,一定要想办法活下来。

    “汪汪呜呜(可恶,那家伙到底在药粉里放了什么,好恶心)。”白野威再次闻到这种难闻的气味,忍不住地连连咳嗽道。

    “mster,你没事吧?”恩奇都担心地看着白野威。

    “汪汪(没事)。”白野威呸了一阵子之后,就好多了,他直接刮起神风,将所有的粉末都扫了出去,“汪汪(下次一定要时时注意刮风)。”

    “恩,那我们继续走吧。”恩奇都也看到了刚刚的汽车,“mster,刚刚的车里……”

    “汪(怎么了)?”白野威飞快地奔跑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别的东西。

    “刚刚的车里应该也有个servnt,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了。”不过片刻就甩掉了sber他们的恩奇都伏在白野威背上说道。

    “算了,我们现在的目标是cster,一定要抓住他!”白野威忿忿地说道。

    “恩。”恩奇都用力点头。

    另一头的sber同样一愣,“爱丽斯菲尔,我还感觉到了另一个servnt……好快,这么快就从我的感知里消失了!”

    “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爱丽斯菲尔越发地吃惊了。

    作者有话要说:战斗的小白可是非常帅气的~大神殿下塞高~

    关于喂小动物,其实是文里木有写,大神殿下没事儿平时还是会在日暮神社周围喂小动物的,为此日暮妈妈发现家里鸟雀不明原因地多了很多……

    忘记说了,感谢长评君!!!大感谢!!!!

    来一个威武的大神殿下的图

    第40章 可怕的力量

    “现在;圣杯战争之中发生了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作为圣杯战争监督者的圣堂教会里;一位上了年纪的神父一脸严肃地说道;“cster和他的mster已经被证实是近使得整个城市都陷入恐慌的大规模儿童诱拐事件的犯人;因此我在此使用圣杯战争监督者的权利;命令诸位mster立刻停下手里的战斗,对cster及其mster进行讨伐工作。”

    他说着,卷起手臂的袖子,露出一手的令咒来,“对于成功讨伐cster及其mster的人,我将给于令咒作为奖励,如果诸位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请提出来吧。”

    他说完;门口的五只使魔便全部飞了出去。

    “神父,就算是你也不知道是谁袭击了cster他们吗?”远坂时臣坐在自家地下室的魔术工房内;沉声询问道。

    “不;事实上在ssssin汇报之前,我对cster的行踪一无所知。”神父也有些皱眉;“但是cster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这个监督者做的也有些不够尽职啊。”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远坂时臣淡然地说道,“先利用那些魔术师们,将cster的位置给找出来,然后……”

    “不错,最后给于cster一击的,只能是cher。”神父微笑着说道。

    这边的诸人都听到了神父的说话,已经开始做起了准备,而另一头的cster,此刻却十分的狼狈,白野威有了准备之后,cster想要再度让他出点什么问题就已经不可能了。

    “可恶的野狗!!!”cster一边跑一边诅咒白野威,如果是在之前的话,他若是被杀掉而回去英灵王座的话,虽然会不甘心,却不会有别的什么情绪,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圣少女,哪怕是为了圣少女,他也绝对不会甘心就此死亡,不过要是……

    白野威紧紧地跟着他不放,自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到现在,如今天色已经大亮,他们又是一路向着外面在跑,cster怀疑再跑下去,一定会跑出冬木市的范围。

    虽然并不是说跑出冬木市就算失败,但是由于地脉之中有着灵脉的关系,一旦离开冬木市,魔力就会消失很多。这对于依靠魔力而存在于世的servnt来说,简直就等于自杀。

    该怎么办才好……cster有点绝望地想着。

    “去!”恩奇都举起一块巨大的石头,朝着前面的cster用力地投掷了过去,巨大的石块飞行的时候发出了剧烈的轰鸣声,cster完全不敢硬扛,以他的脆皮程度,哪怕只是擦一下边都有可能会□□掉。

    cster愤愤地看了他们一眼,忽然转身朝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他甩下了大堆的海魔兽,对于他来说,哪怕能够阻挡一下都是好的。

    “啧,能召唤什么的还真是方便啊。”恩奇都十分干脆地拔出一旁的大树,用力猛扫之下,大堆的海魔兽便被打爆开来,不过几下就将海魔兽清理一空之后,他有些不解地看向远方,“那个家伙现在怎么往回跑?”

    白野威用力几下跳到了一旁的树顶,仔细看了一下便叫道,“汪(那边有座城堡)。”

    恩奇都甩手扔开手里的大树,也跟着跳了上去,“嗯,不过是个魔术工房,cster没疯吧,居然跑去别人的魔术工房。一般来说,会有这么大手笔的魔术工房的,应该会是mster才是。”

    “汪汪(大概他想利用那边的servnt来阻拦我们)?”白野威提出了一个假设。

    “有可能。”恩奇都伸手用力揉了揉白野威的脑袋,“不过mster你就放心吧。”他的脸色严肃了起来,显然对于自己花费了如此长的时间都没能将cster除掉十分的不满意,“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汪汪(那我们就走吧)。”白野威将他背到自己的背上,猛地从树上直接跳了下去。

    “圣少女,圣少女啊。”cster也顾不得让背后的雨生龙之介更舒服一些了,如今的他甚至已经多少手段去阻止那个rider了,既然如此,既然如此他就一定要在最后的时候,最起码也要让圣少女看到他最后的样子。

    “cster么……”站在艾因兹贝伦城堡城墙上的卫宫切嗣轻轻地说道,此时的他心中十分的动摇,甚至在想着要不要就这么带着自己的妻女远远地逃离这场圣杯战争。

    “切嗣?”爱丽斯菲尔走上城墙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一脸忧愁的样子,不由地有些担心,“切嗣,你怎么了?”

    “爱丽,我……”他的话还没说完,爱丽斯菲尔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爱丽!”

    “我没事,不过,有人闯进来了。”爱丽斯菲尔摇晃了一下,“这种感觉……是servnt!”

    “sber!”卫宫切嗣迅速地说道。

    “我知道了!”原本在城堡里休息的sber立刻站了起来,她身上原本的西装瞬间变成了铠甲,“我这就去看看!”

    “圣少女!!!”cster像是一个殉道者一样地冲了过来,“圣少女啊,时间已经不够了,无论如何,请跟我一起再度举起救世的旗帜吧!”

    “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sber皱着眉头狠狠地一剑挥了过去,她虽然不知道对方做过什么,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家伙身上给人的感觉就极其糟糕。

    “啊啊,这都是那个傲慢而冷酷的神明所做的好事吗?”cster猛地向后一跃,呼吸急促地说道,“就连我也认不出来了吗?圣少女啊……”

    “语言已经说不通了吗?”sber握着剑看向他。

    “如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cster能感觉得到自己身后留下的那些仓促的魔术陷阱已经十分迅速地被一路消灭了个干净,“圣少女啊,如今神明的爪牙已经再次朝着我过来了……”

    他还没说完,从远处再次传来了空气呼啸的声音,一整棵巨大的树木朝着cster冲了过来。

    “还有一个?”sber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力量,是berserker?”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cster疯狂地诅咒起来,“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不能原谅……居然在这种时候打扰我与圣少女之间的交流!!!”

    “不能原谅!!!!”cster大吼着,将一直抱在怀里的书本用力地翻了开来,作为最后的底牌,原本需要花费漫长的咏唱时间才能召唤出来的巨大海魔此时完全借助了他的生命力与最后全部的魔力,在这个艾因兹贝伦的城堡里被召唤了出来。

    “就算是最后也好,最后也好,再一次与我一起举起反叛神明的旗帜吧!!!”cster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连同他身上的雨生龙之介一起被海魔兽包围了进去。

    “怎么回事!!!”完全一头雾水的sber看着发狂的海魔兽,还没来得及说话,便险些被海魔兽的触手打飞出去。

    “sber!”久宇舞弥也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对,连忙跑了过来,就看到海魔兽的出现。

    “舞弥小姐,请不要过来!”sber连忙摇手阻止,“这个东西,似乎能吸收他人的生命力来补充。”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卫宫切嗣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海魔兽暴走的样子。

    “不清楚。”sber指挥着久宇舞弥迅速撤离,“城堡的魔术结界也在被这只海魔兽吸收,让爱丽斯菲尔赶紧离开。”

    “我知道了。”卫宫切嗣看到久宇舞弥打过去的子弹全部被弹开的样子,忍不住地皱眉起来,如此巨大的魔兽,就算是他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

    “唔哇,怎么搞的这么离谱?”恩奇都骑着白野威跑到这里的时候,便看到巨大的魔兽趴在城墙上吸收魔力的样子,“那个cster呢?”

    “你是什么人?”带着众人撤离城堡的卫宫切嗣迅速地调转枪口指着恩奇都,“那个家伙是你引来的?”

    他虽然说着疑问句,却用上了毫无起伏的语调。

    “我只是追着一个cster而已……”恩奇都无视了他的枪口,左右四顾起来,“等一下,该不会……那个玩意儿就是cster?”

    “汪(是的)。”白野威发出了肯定的叫声。

    “这还真是……”恩奇都多少吃了一惊,随即便露出了冷笑,“真是可笑,以为变得如此巨大,我就对付不了了呢?别开玩笑了!”

    他说着,从白野威的背上一跃而下,赤|裸的双足踩在地面上,对着这个巨大的魔兽发出了嘲讽一般的笑容,“愚蠢的家伙!”

    卫宫切嗣此时也发现,这个绿色的人影居然是个servnt!

    “违规召唤?”理论上来说不可能出现的第七个servnt现在已经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而且看起来还跟cster很不对头的样子,联想起早上看到的新闻,他瞬间就知道了是谁袭击了cster,也知道了昨天晚上自己的妻子与servnt看到的cster逃跑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

    为什么这个cster居然会冲进他的地方来,而且还……

    卫宫切嗣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寻找这个不应该出现的servnt的主人。

    “汪汪(他的体积太大了)。”白野威跟着恩奇都一起上前跑了过去,“汪汪汪(而且还在不断吸收魔力)。”

    “真是麻烦的家伙,这个城堡是怎么回事啊,居然有这么充足的魔力。”恩奇都有些郁闷地甩了一下头发,“不过那边还有个servnt在缠着他,虽然看起来还可以,不过这样的玩意儿生命力可是很顽强的。”

    他看的出来,sber在不断地斩断这个家伙的触手,那些触手却在下一刻全部再生了出来。

    “果然,使用蛮力对付这样的家伙才是王道!”恩奇都说完,整个人便跃了起来,他跳的是如此之高,几乎如同飞翔起来一样,等他到了那海魔兽的头顶上之后,猛地向下用力挥拳。

    拳头的前方仿佛产生了冲击波一样的东西,明明是打击在半空中,那强烈的拳风却笔直地冲向了对方,瞬间就在那海魔兽的身上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圆洞来。

    “呜呜呜!!!”海魔兽发出了极其可怕的吼叫声。

    “切,居然还有些不够么?”恩奇都落到了地上,刚好降落在sber的旁边。

    “你就是追着这个邪道的人么?”sber看到他多少有些火大,本来跟他们毫无关系的事情,此刻却由于这个家伙的关系而被迫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是的啊。”恩奇都一点也不觉得哪里不对,他抬头看了看这个海魔兽,“再来一次吧,虽然生命力很强……但是我倒想看看,在我的拳头之下,你的生命力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他飞快地跳了起来,再一次地朝着海魔兽攻击了过去,这一次可不像之前那样只是单纯地挥出一拳。这一次,他在半空之中连连挥拳,一瞬之间几乎挥出了上百下。

    原本便十分可怕的真空波此时层层叠加之下,发挥出了绝对的力量,瞬间就将海魔兽整个吞没了进去。

    一旁的sber看的几乎要瞪出眼睛来,同为servnt,她比谁都清楚,这个绿色头发的servnt根本没有使用任何的宝具,仅仅只是凭借着身体的力量,就做到了这样的事情,简直如同梦幻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跟廿乱,茶叶蛋,疯丢子一起出去吃饭,但是吃坏了肚子,好疼……qq

    下一章金闪闪就要来了~

    第41章 好久不见

    “唉?cster在艾因兹贝伦的城堡里召唤了魔兽?这在怎么一回事?”原本坐在魔术工房里等着情报的远坂时臣听到了这个消息;此时也难以维持一贯的优雅表情;猛地撑住桌子站了起来问道。

    “嗯;根据ssssin传过来的情报;cster目前正在艾因兹贝伦的城堡里大闹。而且……现场还不止sber与cster两个servnt。”言峰绮礼站在远坂时臣的旁边,自己也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一个仅凭身体力量就能做到全面压制cster召唤出来的大魔兽的可怕的servnt。”

    “违规召唤……?”远坂时臣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能做到这样的程度,莫非是另一个berserker?”

    “不是;看那个servnt的神情;显然十分冷静。”言峰绮礼否定道。

    “哦?时臣;居然也有你没有想到的事情么?”随着金色的光芒出现,浑身上下仿佛都是由金色所构成的男人出现在了工房之中,他的脸上带着嘲讽一般的笑容,看向两人的时候带着十足的危险。

    “王上。”远坂时臣朝着男人行礼;然后才看向言峰绮礼,“那边还有什么特别的吗?”

    “ssssin发现了三只使魔;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应该没有死;估计lncer、rider和berserker很快就会发现那边的战斗。”言峰绮礼面无表情地说道,“根据现场的观察,那个servnt极有可能是先前攻击cster的servnt,不过现场并没有发现疑似是那个servnt的mster的存在。”

    “是么……”远坂时臣伸手按了按眉头,“绮礼,那个servnt是个怎么样的家伙?”

    “是的,那是一个绿色头发,绿色眼睛,穿着白色长袍一样的服装,胸前挂着一个奇怪饰品的……”言峰绮礼正一本正经地汇报的时候,原本仿佛在看笑话一样的那个金色英灵忽然猛地一步上前用力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你说什么!!!”rcher的眼睛变成了十分危险的鲜红色,瞳孔已经完全竖立了起来,“再说一次。”

    言峰绮礼毫不怀疑,自己只要有片刻的犹豫,眼前不知为何忽然陷入暴怒的男人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撕成碎片。

    “是,是的,绿色的头发跟眼睛,白色的长袍,胸前挂着由绳子连成的饰品。”言峰绮礼透过ssssin的眼睛,看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servnt,仅仅只是用拳头,竟然就造成了那个让sber束手无策的魔兽如此强大的伤害,“赤手空拳作战,力量十分强大,仅仅只是一拳头,那个魔兽便被打出了巨大的伤痕。”

    “哼!”rcher根本顾不得再跟他说什么,将他扔下之后立刻便从原地消失了。

    “咳,远坂师,rcher这是怎么了?”逃过一劫的言峰绮礼摸着脖子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rcher的情绪刚刚忽然波动的十分厉害。”远坂时臣皱起了眉头,“现在甚至拿出了维摩那,朝着艾因兹贝伦的城堡过去了。”

    “恭喜远坂师,看来这次讨伐cster的必然是rcher无疑了。”言峰绮礼沉着地说道。

    远坂时臣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是必然的。”

    “什么?居然还有一个servnt!”本来刚刚找好落脚点的肯尼斯在发现了艾因兹贝伦的异动之时,也发现了那个多出来的一个servnt,他闭了闭眼睛,“哼,本来就想要去会一会那位魔术师杀手,既然cster也出现在了那里,那我们就更不必客气了,lncer,立刻出发,这次一定要杀掉那个男人!”

    “是,mster!”lncer回道。

    “rider,快起来!”同样不忘记派出使魔观察艾因兹贝伦城堡的韦伯同样发现了那边的不对,连忙用力拍身边在吃仙贝看录像带的rider。

    “小子,怎么了?”rider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cster出现在了艾因兹贝伦的城堡里,我们快点过去。”韦伯连忙说道,“而且……那边还出现了第七个servnt!”

    “第七个?我记得圣杯战争不是六个servnt吗?”rider虽然这样问着,却还是十分迅速地换上了自己的装备,立刻呼唤出了神威车轮来。

    “不知道,可能是有人进行了违规召唤。”韦伯也已经习惯了被rider拎来拎去,“快,那个servnt的实力非常惊人,得赶在他之前将cster消灭掉。”

    “哦,看我的吧!”rider一抖缰绳,朝着那边便飞了过去。

    “又多了一个?”间桐脏砚不解地摩挲着手里的拐杖,“让berserker过去看看。”

    间桐雁夜沉默地点头答应了,不过他的servnt不能离他太远,所以他也必须跟过去看看才行。而且说实话,他也想去见识一下那个多出来的第七个servnt,希望那个家伙不要成为他的阻碍。

    而此时,在艾因兹贝伦,不仅是sber,卫宫切嗣也看到了恩奇都那恐怖的一击,完全没有使用任何宝具,居然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那个家伙,是个很危险的家伙!”卫宫切嗣在心里认真地想到。

    狂风席卷过之后,原本巨大的海魔兽露出了被削掉了大半的可怕身体,然而就算是这样,这个可怕的家伙还在不断地吸收着城堡的魔力顽强地重生着。

    “唉?居然还活着?”恩奇都也有些吃惊了,“这家伙,生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强啊。”

    “喂,你到底是……”一旁的sber看着他似乎毫不吃力的样子,也有些警惕起来。

    “你是sber来着吧?”恩奇都看了看她,“没想到居然是位女剑士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sber也不想去管旁边失去了大半战斗力的海魔兽,严阵以待地看着恩奇都。

    “我?我是这次圣杯战争的rider哟。”恩奇都毫不介意地说道,“不过你不先看看这个家伙吗?不管怎么看,都是先干掉cster比较合算吧?”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决定。”sber丝毫不为所动,“倒是你,我明明在昨天夜里见过rider,你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唉?还有个rider?”恩奇都有些好奇地摸摸脑袋,“这还真的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啊。”

    “你……”sber还想说什么,海魔兽的触手已经朝着她挥舞了过来,如今受了重伤的海魔兽变得比先前更加凶暴,身旁任何一个有魔力的东西都是它搜寻的食物,完全由魔力召唤而来的servnt自然也在它的目标里。

    “啧,再来一次吧。”恩奇都用力地跳开,心中默默地对白野威道,“mster千万不要出手哦,那边的那个人身上的味道可不怎么友善。”

    “我知道,不过你要小心。”白野威很是听话地藏到了一旁的残垣断壁之间,就如之前他们所讨论的那样,介于圣杯战争里的servnt不止一个,太早暴露白野威的存在并不是什么好事。

    “包在我身上吧,就这样的家伙!”恩奇都一点都不把海魔兽放在眼里,他不是其他的servnt,完全没有魔力不足的顾虑,纵然全力战斗需要消耗不少魔力,可是白野威传递过来的魔力是如此的强大而深厚,让他完全不用担心那方面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持双枪的男人出现在了现场,“哦呀哦呀,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如此盛大的战斗,sber,这一位也是你邀请来的么?”

    “lncer,你来这里做什么?”sber迅速地撤离海魔兽的攻击范围,“现在可不是跟你战斗的时候。”

    “不好意思啊,是不是要与你(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