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9 部分阅读

第 9 部分阅读

    闻言,夜一竟未勃然大怒,反而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对方,说道:“奇怪,忍小果,你怎么今天有些不一样?”

    听得夜一此语,伊势忍霎时间为之愣然,也对于自己刚才的举止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一向待人以礼、持身端正的他,竟然会对夜一说出轻薄话来。

    “我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伊势忍茫然地想道。

    “嘻,这样才是你啊,弟弟。”伊势忍的心中浮现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才是我?不,我不要变回从前那样,那种该死的人渣!”

    “弟弟,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憋得这么紧?适当的与朋友开开玩笑,并不是代表你又会堕落。”姐姐急声劝道。

    “但是……”伊势忍在心中仍想辩驳,却猛地感到脑袋一疼,原来是黑猫状态的夜一又踢了他一脚。

    “喂,忍小鬼,你发什么呆啊?”

    夜一并没有迎来预期中的怒火,反而是听见伊势忍这般问道:“夜一你说,我刚才的举动是不是很糟糕?”

    “糟糕?”夜一先是一呆,随即却在草坪上翻滚着抽笑道:“噗哈哈哈哈!糟糕?原来你还是这么想不开。”

    听得夜一的爆笑声,伊势忍没来由的感到自己心中那无形的枷锁嘎然开解,好似浑身都轻了许多。

    “夜一,淑女点……”此刻,伊势忍虽然对于夜一有着深切地感激,但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反而说道:“你现在的动作四脚朝天了。”话音刚落的同时,夜一的动作猛地僵硬,随即前肢、后腿双双交叉,别扭地蜷起身体来。

    “呵呵呵……”这时,朽木白哉再也憋不住笑意,放声大笑的同时,也伸出手来拍了拍伊势忍的肩膀,好似在传递着自己无声的支持。

    (求推荐、书评~!明天与朽木白哉的一战会很精采,同时,主角斩魄刀的能力也会显露一部份。)

    第三十七章 与白哉的一战(上)

    (晚点还有一章,最后求书评~)

    初春时节,朝雾如絮,来人置身其中恍若仙境,偶加低头俯视,脚边那盛开的百花,更好似裹上一层晶莹,璀璨亮丽。

    仍是两人所熟悉的草坪上,只是这时的伊势忍与朽木白哉伫立此处,却不是为了偷闲谈天,而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离别。

    “白哉,你说你要提前毕业?”

    “是的,如今我在真央灵术院待了三年,已无法再学得什么,而与贵族同辈间的情谊也能称之稳定,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朽木白哉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在学校的生活,真的过得很轻松,可以抛下许多家族间的责任与烦恼,可惜吾父如今已离开世间,我自然不得再作逃避,更还必须一并担起他的责任。”

    “此外,最近有一位叫作‘市丸银’的一回生,已经申请了提前毕业,而且五番队还空出了一个席官的位置虚位以待。而在这种情况下,我身为四大贵族之首的‘朽木家’之传人,自然也不能再继续待在学院里。所以族长,也就是我的爷爷命我即早毕业,并准备在之后将我送入家族的禁地中修炼。”

    “是那位总是笑脸迎人,却无人敢亲近的学弟么?”伊势忍心中无奈,虽然在第一次听见这位天才之名时,自己就已从记忆中了解到对方未来的成就,但却怎也没料想到他竟能如此迅速地毕业。

    “你呢?”朽木白哉突然问道:“你要不要也跟我一起毕业?”

    伊势忍摇了摇头,虽然如今学院的课程已无法再让他有所提升,但他仍有不得不留下的理由:“七绪还远未成熟,我不能抛下她一个人。此外,家父仍是病榻缠绵,如果我毕业了,就要承揽番队的队务,到时候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代理家族的族务。”

    此时,朽木白哉面泛苦涩,叹道:“你们一毕业就身负要事,而我却能接一个六番队的闲职,以继续修练,真是……”

    对此,伊势忍安慰道:“每个人要承担的责任不一,既然你的爷爷要求你继续锻炼,就代表着你未来的责任愈重。”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直到许久伊势忍才又出声询问:“对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学院?”

    “今日。”见得伊势忍惊讶的神情,朽木白哉解释道:“还有两个多月这学期便要结束,到时候也将会是那位一回生毕业的时刻,我已经没有时间再拖了,所以当爷爷在昨日与我谈到此事后,我便决定不再犹疑,今日就去办理毕业。”

    “所以今日一别,或许要等到许久以后才会再见面了。”此时朽木白哉虽极力掩饰,但却不难从他的语气中发现到些许的不舍。

    同样藏起了不舍,伊势忍突然面带促狭之意地问道:“那么夜一呢?你不准备向她告别?”

    “哼,不要再跟我提起那个女人。”朽木白哉难掩怒气地道。

    “怎么,还在为了她教的‘拟形术’而生气?”此时,伊势忍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相信我,白哉,我真的从未怀疑你变得不是貂,而是臭鼬,真的!”

    原来,之前在夜一表演“黑猫变化”给伊势忍与白哉看后,竟不知缘由地突然打算传授其所发明的“拟形术”给两人。

    而此术的原理也分外简单,因为尸魂界中不论魂魄或者死神,均是由灵子所构成,所以型体之间的不同,也只是因为灵子的排列方式不一而已,就如同碳与钻石一般。因此所谓的“拟形术”,其实就是一种改变自身灵子组合架构的方法,进而达成形体间的转换,当然肉躯灵子的建构是十分复杂的形式,若要改变自然不可能全由己心操控,而是牵涉到一种唯心主意的思想,也就是施术人并不能选择其所想变化的动物样式,其结果反倒是是由自身的潜意识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种动物所决定。

    简单来说,就是猫在夜一心中的烙印最深,所以夜一的拟形结果会是一只猫。至于白哉则不知是因为童年的遭遇,还是其他原因,因而变成了一只臭鼬,当然,他一直对此持否定态度,坚持认定自己变作的是一只貂。

    这时,朽木白哉羞恼地握住了腰间的斩魄刀,威胁道:“伊势忍,你再说的话,我不介意让今日的分别,添上几抹猩红的色彩。”言罢,他见得了伊势忍故作惊恐的表情,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也冲淡了几分别离的愁绪。

    “其实,我今日来找你,除了道别外,还有一个原因……”朽木白哉语气顿了顿,其后拔出了斩魄刀-“千本樱”,朗声道:“伊势忍,我欲与你一战!”

    伊势忍一愣,接着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作……但我也对此很是期待!”

    “姐姐,你不会怪我吧?”伊势忍在心底问道。

    “嘻嘻,没关系,电视上有说过,男子汉的友情是‘打’出来的!”姐姐又轻笑着补充道:“要我帮忙吗?”

    “那就麻烦你了。”

    突然间,一个口气冷冽的男音插嘴道:“等等,为什么不让我上?我都快生锈了。”

    伊势忍冷笑道:“嘿,我‘亲爱’的斩魄刀刀魂,‘你’要怎么上?是背后拍人板砖,还是洒石灰濛人眼?”

    “‘我’才不会做这种没格调的事,‘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男音怒气冲冲地道。

    “嘿,正因为是‘我’,所以才不相信啊!”

    “浑蛋,你……”

    “没关系,您继续,反正骂人骂自己。”

    “咳咳!”姐姐的一声干咳,阻断了“两人”的争执。

    同时,朽木白哉也问道:“准备好了么?我要出手了。”

    “请。”伊势忍缓缓地抽出斩魄刀-“守序者”,紧接着倏地往左侧一挡,只听得“叮”的一声,刀刃间火星四射,而朽木白哉的身影这才逐渐显现,“你出手的也太快了吧!”

    “对于战前还走神的人,我想只有疼痛才能唤回他的注意力。”朽木白哉一边回嘴,一边脚下瞬步不停,身影闪烁间便转换至伊势忍的身后,同时手中“千本樱”一转,撩向伊势忍持刀的臂膀。

    第三十八章 与白哉的一战(下)

    紧接着又是一声刀刃交击的脆响,伊势忍头也不回地便挡住了朽木白哉的突袭,并于其后反肘旋身,撞向对方的太阳|穴,可惜这凶狠的一击却只是触到一团虚影。

    看着朽木白哉的身形又转瞬间回到原处,伊势忍不禁赞道:“刚才这就是‘闪花’吗?好快的瞬步!”

    “可惜,光比斩术你是赢不了我的,解放你的刀吧,让我见识见识。”

    “是什么乐观的态度,让你变得如此傲慢?”朽木白哉冷讽一声,手腕微震,“千本樱”的刀光便有若匹练般划向伊势忍。但面对如此怒斩,伊势忍却只是不慌不忙的一笑,手中的斩魄刀回旋摆动,便轻松地挡下了所有的来招。

    随着时间流逝,朽木白哉愈打愈是郁闷,他感觉到自身的动作宛若陷入了泥沼一般迟窒,正逐渐被伊势忍所压制着,同时对方更好似看透了自己的动作,并抢在自己出招前做出了因应,使之变得绑手绑脚,愈不欲被其所制而作出变化,反而使得自己的动作愈加杂乱无章。

    “用触觉衡量出对方武器的重量和攻击的力度,用听觉来鉴别他的呼气声是否代表疲惫,用视觉来观察其肌肉,辨认他是游刃有余,还是出尽全力,同时全力感知四周环境,尽力迎合或者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领域。”伊势忍回忆着家族秘术的口诀,手中的刀光越加凝炼,将朽木白哉逼得苦不堪言。

    为免落入失败之境,朽木白哉终于作出了改变,准备以其所擅长的“缚道”来挽回颓势。这时只见他五指并掌前伸,喝道:“缚道之八-‘斥’!”霎时间,其掌心所释出的灵子聚集成盾,紧接着轰然一震,恍若有一种无形的力道将伊势忍给斥退。

    “缚道之三十-‘嘴突三闪’!”朽木白哉再度念道,随后三颗獠牙状的光团,在朽木白哉的身前聚合成形,并呼啸着向伊势忍两臂与腰只冲去。

    同样擅长鬼道的伊势忍十分清楚,面对这类缚道绝对不能用斩魄刀来抵挡,否则必定反受其制,当下他也迅速地念道:“缚道之三十九-‘圆闸扇’!”蓦然,一椭圆形的灵子盾出现于伊势忍的身前,抵御住了“嘴突三闪”的冲击。

    但还未待伊势忍喘口气,朽木白哉的真实目的突然显现,原来前面的两种鬼道都只是个拖延空间与时间的障眼法而已。

    “雷鸣的马车、纺车的缝隙、此物有光群集并一分为六!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朽木家的血脉赋予了白哉在“缚道”上的超常天资,即使如此的高阶鬼道尚还无法达到毁弃咏唱的境地,但那“六杖光牢”所透露出的威势,却已超过了绝大多数的死神,以掣电轰雷般的速度制伏住了伊势忍。

    见状,朽木白哉微微一笑,说道:“傲慢必招致失败……你输了。”

    “呵,白哉,我从来不知道……”这时,朽木白哉听到身后所传来的嗤笑声,惊愕地转过头去,“你竟有对着破损的衣物大放厥词的习惯。”

    “隐密步法‘四枫’之三-‘空蝉’?”回眸望去,朽木白哉见到了只穿着一件内衫的伊势忍,正意态悠闲地倚于树边,“的确,是我忘了那只猫妖也教过你这招,但是……”

    “只穿着内衫还故作潇洒,你不会脸红吗?”

    伊势忍被讥讽的面色一僵,也不言语,便再度挥刀与朽木白哉战至一团。而此时,朽木白哉也知道自己在斩术上不会是对方的敌手,当下在虚晃几招后,脚步一错,便退后了数米。

    “小心了……”紧接着,朽木白哉将千本樱竖于眼前,说道:“散落吧……千本樱!”刹那间,朽木白哉的灵压以涨潮之势剧增,同时斩魄刀的刃身隐没,独留下刀柄被握于朽木白哉的掌中,好似无法再度伤人,但是伊势忍却知此刻才是最危急的关头。

    伊势忍手中的斩魄刀化作流光,犹如万千秋萤般闪烁于身周,并发出恍若暴雨洒落的声响,临场体会了一次千本樱的绚烂与危险。

    顷刻间,这一次的交锋便已结束,伊势忍轻抚着半边染血的臂膀,夸赞道:“细致到肉眼所无法分辨的千把刀,纷纷飞舞于晨阳的照耀之下,看起来就像是无数散落的樱花……这就是‘千本樱’真正的姿态吧?好美!”

    “你观察的真仔细,没错,这就是千本樱的真髓,你是挡不住它的。”朽木白哉傲然地点了点头,“快始解吧,我不相信你到现在还无法办到这件事,刚才的我只操纵了一半的刀刃,但下一次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到了该始解之时我自然会用,但我现在还想试试自己的刀有多快。”伊势忍洒然一笑,即使他每秒均有血珠落坠,但仍是未现慌意。

    “傲慢不只会招致失败,也会带来……死亡。”对于苦劝不听的伊势忍,朽木白哉并未再多加赘言,决心以最直接的方式,逼迫对方展露全数的实力。

    “散落吧……千本樱!”花雨霏霏,即使伊势忍明知此刻的危险,但在这炫目的招式之下,仍好似分心一般感到了暗香扑鼻。

    可惜,此香非是花的馥郁,而是血腥的刺鼻。

    而就在最大朵的赤色花蕊即将盛开之时,伊势忍知道自己已无法再继续抵御,终于低吟道:“这世界上除了责任以外,还有更重要的是爱……守序者!”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伊势忍的灵压冲天而起,刹那间便将纷飞的凶樱冲散,犹如遭逢雨打的花儿般谢落一地。

    朝着伊势忍的方向,朽木白哉凝神望去,但那本是紧皱的双眉却陡地松动,恍若遇见什么难解之事般疑惑。

    “这是一把……尺?”朽木白哉迟疑地问道。

    “没错,她是一把尺。”伊势忍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时还不忘在心中向姐姐调侃道:“姐姐,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解放后会是一把尺的模样,该不会你以前当老师的时候,就是用铁尺惩罚不听话的学生吧?”

    “胡说,我崇尚的是‘爱的教育’!”姐姐嗔怒着,但口气疲软,好似底气不足一般。

    “是是是,是爱的教育……”伊势忍一边在心底敷衍着,一边甩动着“守序者”,斩向前方的朽木白哉。

    朽木白哉不敢怠慢,虽然伊势忍手中的“铁尺”望之无锋,但他却也没有亲身尝试的念头,准备依靠瞬步拉开距离,再凭藉着“千本樱”的能力克敌。

    “白哉,你不是一直想要一睹我的始解吗,为何到了如今却反而选择逃避?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我的斩魄刀不是攻击型的,但……也不是鬼道型的。”此时,伊势忍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说道:“锁定,学生‘朽木白哉’,应到一名,实到一名。”

    “老师说,好学生不准在走廊上奔跑!”

    正当朽木白哉困惑于伊势忍的言行时,他猛地感到脚步一重,好似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绑在他的腿上一般,使得他的移动速度陡然暴跌。而同时,目光锐利的白哉,也发现了伊势忍的身后竟浮现出一块虚幻的小黑板来,其中最上方更还书有“班级公约”四字,此外,在这之下更还逐渐显现出一行的白字来,而其所写的正如伊势忍适才所言的一般:“老师说,好学生不准在走廊上奔跑!”

    “‘好为人师’或许是一个融入伊势家血脉中的喜好吧!而我同样也是如此。”伊势忍用言语迷惑着朽木白哉。

    “小心哦,班规可不会只有一条的。”

    此时,朽木白哉早已平复了惊疑,虽然速度慢了许多,但仍是没停下瞬步,并且念道:“散落吧……千本樱!”瞬息间,又是一阵花舞。

    “花开易见落难寻,所以我只好让它们无法落下了……”

    “老师说,好学生不得随意乱丢垃圾!”随着伊势忍的咒令,他身后的小黑板上又多了一行字,而四周那纷飞的樱花更是倏地一顿,本是颇有重量刀刃在这时宛若变作鸿毛一般,被风儿轻飘飘地吹起。

    “当刃身的重量减轻后,飞舞的速度便会下降,也就不会再难以阻挡了。”伊势忍逐渐将“守序者”横于身侧,叹道:“白哉,没有爪牙的你,是赢不了我的。”

    “哼,真是作弊一般的能力。”朽木白哉的面色冷寂,宛了个剑花后,这才还刀于鞘,“今天是我输了。”

    “其实你并没有输。”见此,伊势忍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的瞬步不停,更配合上‘缚道’的话,或许今日就会是我输了。”

    “毕竟,依照老师‘言传身教’的准则,若学生不准在走廊上奔跑,那么当老师的自然也不行。”闻言,朽木白哉为之一愣,而伊势忍见得此状,不由得笑着解释道:“你没发现吗,当我制定好了‘班规’以后,我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否则若是我没有受到限制的话,早就追上你了。”

    “可恶,被他胸有成竹的模样给骗了。”朽木白哉在心底骂道,同时更直接转身离去,直到他的背影逐渐消失于伊势忍的视线中时,这才有一句话随风飘至。

    “保重了,我的朋友。”

    伊势忍微微一笑,低声叹道:“你也是,多保重了,白哉。”

    就这般,伊势忍伫立于原地良久,直到他也准备离开时,斩魄刀中的另一名刀魂突然在他的心底嘲讽道:“你这家伙,还真是虚伪啊!”

    “为什么这么说?”伊势忍拂了拂衣袖,掸落些许尘埃。

    “哼,说什么自己也可能会输,根本是骗人的。”刀魂冷笑两声,“那面小黑板上还有空间,足够你填下另外一条班规了……”

    “老师说,好学生绝不口出秽言!”

    ~~~~~~~~~~~~~~~~~~~

    主角斩魄刀能力:

    1。定立规则(但不能是不合理的规则),在主角灵压范围内有限制能力,当然并没有能力强大到能完全局限对方的动作,但仍有一定的限制力

    2。言传身教(理论上必须遵守规则,否则只要自己违背了,对于对方的束缚力度就会减低)

    3。施展前要指定学生范围

    4。还有别的,但是秘密(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