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8 部分阅读

第 8 部分阅读

    “墙?”伊势忍疑惑道。

    “对啊,一道由你的‘恐惧’所筑构的墙,而因为美和子‘妈妈’的死,你心情激荡之下,这座墙才产生了裂痕,我也才能伺机与你相见。”

    伊势忍面色一僵,问道:“美和子……妈妈?”

    “你的妈妈,不就是我妈妈吗?”姐姐反问道。

    伊势忍面露痛苦之色,道:“呵,对,妈妈……她一直期望我能用这个来称呼她,但现在一切都太晚了,来不及了。为什么我总是做这种蠢事,不懂得珍惜,只知道挥霍别人的爱,等到最终这才来后悔……”

    “母亲……妈妈到最后都还在顾及我,不愿让我的‘秘密’曝光,而我却什么也没能为她做到,就连报仇也不行……”伊势忍握紧双拳,痛苦万分,曾经他跟伊势寿都想去报仇,因为这不仅能告慰美和子在天之灵,也能平抚自己与七绪受伤的心,但很可惜的是,那头虚早已死在其他死神的刀下,化作灵子飘散于尸魂界中。

    姐姐安慰似的摸着伊势忍的头,叹道:“阿忍,虽然这么说会让你更加难过,但我还是得让你明白,你不是不懂得珍惜,而是‘不敢’珍惜啊!”

    “自从我离开人世后,你因为害怕失去,所以一直不敢去爱,不论是对于这一世的父母,亦或是七绪,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尽责任’而已,所谓‘父母亲大人’的称呼,你也不是因为出于敬重,而是为了逃避啊!”

    “你在逃避让人进驻你的心房,你在逃避那会使你挂怀的情感。弟弟,你还不明白吗,今天七绪为什么会这么怨你,不是因为你担负了作为‘儿子’的责任,忙绿于办理丧事,而是因为你现在所担负的只是一个作为‘房客’的责任,一个寄居在伊势忍身体里面的‘房客’,一个只接受了伊势寿与美和子‘房东’关照的‘房客’,所要负的责任而已。”

    “我、我……”伊势忍的嘴无意义地开阖着,想要辩驳,却又发现事实似乎就真是如此,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弟弟,你也明白前世的你只懂玩乐、只想索取,而不知该承担义务,因此这一世的你才决心痛改前非,关于这一点,我真的非常欣慰。”姐姐吻了下伊势忍的额头,使对方的情绪逐渐平复后,又道:“的确,一个人除了享受权利外,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承担责任……”

    “但是,这世界上除了责任以外,还有更重要的是爱!”

    听得此言,伊势忍愣了良久,忽地泪如泉涌,呜咽道:“原来我……错了。”

    “但、但是已经……”

    “你答应过美和子妈妈的,不要伤心、不要怪罪。”姐姐从怀中拿出手帕,抹着伊势忍的脸庞,“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如果,现在的你真的懂得何谓‘珍惜’的话,就接过这把刀吧。”

    姐姐轻轻地推开了伊势忍,手中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把刀,那是伊势忍的斩魄刀,也是姐姐此时的安身之所,但它更还代表着一种有别于伊势忍从前的信念。

    伊势忍缓缓地伸出手来,指尖在碰触至斩魄刀时更是微微一颤,但最终仍是握紧了刀柄,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握紧。

    伊势忍凝视着明亮的刀身,恍若其上映射着从前的一幕幕,最后他沉声低语道:“这世界上除了责任以外,还有更重要的是爱……守序者。”话音一落,霎时间,斩魄刀绽放出惊人的光芒,紧接着刀身逐渐变化,直到光华敛去,一把‘铁尺’出现于伊势忍的手中。

    此尺长约一米,棱角方正,上头刻印毫厘分明,泛着幽幽的华采。

    “你会嫌弃它的模样么?”姐姐突然问道。

    “怎么会,我很庆幸,庆幸我如今的信念是这么的刚直。”伊势忍露出真心的笑容,“我想我已经懂了,谢谢你,姐!”

    “既然明白了,你也就该回去了,记得,是去承担一个作为‘儿子’的责任。”目送着渐渐消散的伊势忍,姐姐微笑提醒道:“还有七绪,别忘了跟她道歉哦。”

    “嗯,”伊势忍点头答应后,突然又问道:“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会寂寞吗?”

    闻此,姐姐俏皮一笑,说道:“你希望我怎么回答?是说不会,还是会?”闻言,伊势忍面色发窘。

    “可惜,要让你失望啰!我不会寂寞,因为有一个小坏蛋一直陪着我。”姐姐眨了眨眼睛。

    “小坏蛋?”

    “对啊,只是他有些害羞,所以现在躲着不敢出来!”

    还未待伊势忍再问,他陡地听到一句语气冷冽的话来:“哼,害羞?放……咳!我哪里害羞了,刚才我只是懒得出来而已。”来者在姐姐威严的逼视下,只得把“屁”给吞回肚内。

    此时,随着话音刚落,伊势忍见到了一个他异常熟悉的身影,不禁目瞪口呆地道:“你、你……我……”但还未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于斩魄刀的空间内。

    隔天,伊势忍仍是如前天般忙于送往迎来之中,守礼地应对着所有的吊唁者,而在一个他没发现的角落中,七绪正用着古怪的眼神注视着他。

    待得人潮皆散,七绪怯生生地走向伊势忍,而见得此状,伊势忍本欲先行道歉,却被七绪接下来的飞扑入怀,给害得噎在喉中。

    七绪泣声道:“哥,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这么说的,其实我知道你跟爸爸一样,都把伤痛憋在心里。”

    本是微愣的伊势忍,此时也紧紧地拥着七绪,说道:“是哥哥要跟你道歉才对,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的感受。”

    第三十二章 十二番队之行

    (今日有事,我就不给二更的保证了,反正来得及就会写。PS。求推荐,俺想进前五十~)

    松柏隆冬悴,正值枯荣转换之时节,或许这是天地间的好意提醒,述说人们的缘分终有尽时。

    在美和子的丧礼刚结束不久,尸魂界中又迎来了另一个坏消息,六番队的副队长、朽木家家主第一顺位继承人-朽木苍纯,丧生于一场与虚的战斗之中。

    对于尚属年幼的朽木白哉来说,这是一个不可承受之痛,在朽木苍纯的葬礼结束后,白哉便变得愈加的沉默寡言,即使是班上同学的好意劝解,他仍是冷面以对,甚至还用十分不客气的态度来回应。

    对此,伊势忍初时并没有打算插手去管,因为他认为朽木白哉与其一样,只要花些时间便能从伤痛中走出,但最后他却发现,似乎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故,在白哉又一次地回绝了他人的散心邀约后,伊势忍终于上前搭话。

    “白哉,死亡未必是人生的终点,就如同现世中的凡人不清楚尸魂界的存在一般,未尝没有另一个世界是魂魄的安息之所,如果你那往生的父亲,发现到你现在的颓丧,想必也不会安息的吧!”伊势忍此话一出,旁人皆惊,因为对于刚历经丧父之痛的白哉,班上的其他人等即使是心怀善意,也不敢说得如此直白。

    “你又懂什么?”朽木白哉怒视着伊势忍,咄咄逼人地道:“身为旁观者的你们,又有谁能理解我的痛苦!”

    “哦,我无法理解吗?白哉,如果你没忘记的话,就在一个月前,你才派了家族中人来参加我母亲的葬礼吧?”伊势忍笑了笑,凝视着白哉的双目,“现在,你还认为我无法理解吗?”

    “我……”朽木白哉神色变化不定,良久后他终于低下头来,“对不起,以及谢谢。”对此,伊势忍只是温和一笑,拍了拍白哉的肩膀。

    午后,伊势忍与朽木白哉躺在雪地之上,遥望着好似纷飞落羽的飘雪,对于身怀不弱灵力的两人来讲,此时的温度还远称不上寒冷,最多只是沁凉罢了。

    “哎,怎么我发现每次来找你们两个的时候,都会看见你们在偷懒呢?”这时一打趣的女声从后方传来。

    “是你啊,猫妖,这种天你怎么没忙着冬眠,还出来乱串?”头也不回,朽木白哉直接讽刺道。

    而随着白哉话音刚落,一名体态康健的女子便出现于两人眼前,笑道:“哦呵呵,看来你们两个心情还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们会抱在一起互怜互艾呢!”

    “身为朽木家的传人,我怎么可能轻易自馁。”

    “是吗,那你爷爷怎么还会穷紧张的要我来看你?”夜一狡黠一笑,“害我本来还打算出借我那柔软的胸怀,让你依偎哩!”语毕,她还震了震胸部。

    此刻,伊势忍与朽木白哉均情不自禁地被其‘波涛汹涌’给吸引,目光为之一凝,但紧接着在听到夜一的娇笑声后,又连忙避让了开来。同时,朽木白哉羞恼道:“寡廉鲜耻的女人!”

    夜一媚惑道:“既然白哉小弟害羞,那么你呢,忍小鬼,需要我的胸脯吗?”

    伊势忍笑了笑,并眯起眼来,不着痕迹地又打量了几眼,直到腰间的斩魄刀发出一声清鸣后,这才语带双关地道:“不必、不必,大姐姐会给我太大的压力。”

    对此,夜一噗嗤一笑,说道:“看到你们这么精神,我也就放心了,本来还打算带你们逃课出去溜达的,看来我现在倒是可以省些工夫了。”

    闻此,伊势忍与朽木白哉对视一眼后,由前者代表发言道:“其实,我们下午没课。”

    夜一无奈之下,只得带着两人出了真央灵术院,并朝着净灵廷的西半区前进。

    一路上,三人走马观花似地逛着大街,终于朽木白哉耐不住性子,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去十二番队的队舍,我的朋友刚就任那里的队长,他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发明,我们去把它们抢来玩玩!”夜一教唆道。

    “这种失礼的事,只有你才做得出来。”朽木白哉反嘴讽刺着,但却也未见他停下脚步。

    这时,伊势忍并未多话,只是暗中回忆道:“十二番队的队长吗?现在应该还不是涅茧利那个该死的变态,而是一护口中的‘木屐帽子’-浦原喜助吧?他的确是有不少奇怪的发明,但最重要的就是那个,让人能够三日达到‘卍解’境界的‘转神体’了,还真想要见识一番。”伊势忍隐隐期待着此行的结果,因为“转神体”可是有着让斩魄刀具现化的能力,虽然只有三日的期限,但对于伊势忍来说,就算只能把姐姐招唤到尘世中一分钟,也是一件会让他万分雀跃之事。

    “但是从漫画的剧情来看,浦原喜助实在不像个能交心的人,反而还处处透着诡谲,一护就像一只白老鼠般,被他丢尽了特制的迷宫中,在四处碰壁后,终于循着他预定的‘出口’前进。可惜我当初只看到了十五集,否则就可以知道最后到底是‘出口’还是‘虎口’了。”想到这,伊势忍又偷觑了眼夜一,“漫画里夜一的表现也十分诡异,一会像拿起鞭子,驱赶着一护奔进,一会像握着|乳酪,引诱一护向前。”

    “不对!伊势忍,你什么时候才肯改掉恶意揣测别人的坏习惯,就算你不信任浦原喜助,至少也要给予夜一信任才对啊!”

    就这般,在伊势忍思绪万千之时,一行三人终于抵达了十二番队的队舍,放眼望去,只见建筑巍峨雄大,但与其外在气势有所不同的是,四周的空气正不住飘散着古怪的气味,前时如香麝,下一秒又似腐臭。

    见到身旁两人均皱起鼻子来,夜一颇感不好意思,解释道:“咳,你们也知道,科研人员总会忘记要注意环境的。”

    第三十三章 十二番队的闹剧(第一更!)

    (推荐票、书评,事实上最者更爱书评~)

    这时,十二番队的大门突然开启,走出一名头戴面具的男子,那面具上花纹奇特,一抹黑彩贯穿于眼部与耳朵上端的位置,让来者望之好似蒙面侠苏洛的模样。

    待得那名男子准备阖上大门时,恍若这才发现到夜一这一行人,此时只见他身手矫健地一个飞跃,身形暴退,瞬间便回到了门内,然后轰然一声将门用力关上,紧接着从门后传来一低沉的男声:“又是你这女人,怎么?你这次是想来敲诈还是破坏?”

    “哈哈,别这样嘛!涅茧利,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夜一抠了抠脸颊。

    “呸,什么老朋友,十九年前你亲手把我捉进蛆虫之巢,十九年后你又毁了我的无数发明,今天你休想再进来里面捣乱!”涅茧利扬声道。

    见攀关系不成,夜一开始语带威胁:“你以为就凭这扇门,就能挡的住我?”

    “你尽量把他踢坏没关系,这样我就能藉申请维修费用时浮报公款,再挪至‘技术开发局’底下,该死的中央四十六室,竟然每年只拨下这么一点点的钱来。”

    闻言,夜一面色发窘,对着身旁两人惊叹道:“白哉小弟、忍小鬼你们听,这就是研究人员的智商。”

    “对,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这热爱解剖人的涅茧利,竟有如此的相声天赋。”伊势忍腹诽道。

    这时,陡然有一柔和的男音插入对话之中,语带惫懒地道:“哎哎,别这样子嘛,涅副局长,既然是夜一来了,就直接开门让她进来好了,反正她破坏多少,我们就多加价五成,去向‘四枫院家’要求赔偿。”

    “哦,这思路倒是不错。”涅茧利用平淡的语气赞道,同时十二番队的大门终于又再度开启,“进来吧,女人!”

    夜一没有管涅茧利的挑衅,领着伊势忍与朽木白哉两人,昂首阔步地走入其中,同时喊道:“喜助,你不要命啦,竟敢想敲诈本小姐?”

    “我不是……”浦原喜助还未说完,就听一声色尖锐的女音说道:“敲诈你又怎样,黑皮女!你每次来大肆破坏完,拍拍屁股就走,最后都是我要负责整理的耶!”

    紧接着,又是一陌生的男声回道:“整理?我怎么都没见到,你是用嘴巴整理的吗?”

    “闭嘴,阿近,你这家伙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不知名女声怒道。

    “哟,喜助,不管什么时候来你的十二番队,都是这么热闹呢!”夜一露出嘲笑的神情,“还有你的副队长永远都是这么的活泼可爱!”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去死吧,黑皮女!”突然间,一道矮小的身影冲向夜一,接着其起脚飞踢,却被夜一轻易地闪过。此时,伊势忍也终于看清了那声音聒噪的女子是何模样,只见对方身高约只有一米三,金发绑成两辫,颊边满布雀斑。

    “哼!”金发女子面色不善地瞪着夜一,却也知道自己的身手比不过人家,只得将怒火出到一旁的伊势忍与朽木白哉身上,“黑皮女,你一个人来添麻烦就算了,干麻还领着两个‘秃子’跟你一起?”

    “秃子?”伊势忍摸了摸脑袋,发现自己仍是毛发浓密,不禁有些困惑。而金发女子也发现了伊势忍的动作,当即吼道:“白痴,我说秃子是指你们脸上无毛!”

    听得解释,伊势忍当即面现恍然之色,对于金发女子的无礼,也没多做介意,但朽木白哉就没有这种好脾气了,嘲讽道:“鹦鹉般的女人!”

    “你!”金发女子当即大怒,又是奋力起脚踢向白哉,但在她动作的同时,却见一条瘦弱的手臂陡然出现,横握住了女子的肩膀,顿时间使她动弹不得。

    “别这样,日世里,他是在夸赞你呢!金刚鹦鹉就以其毛色艳丽著称于世的。”来者一边善意地安抚着金发女子的脾气,一边向着夜一等人打起招呼:“嗨,夜一,还有这位围着‘银白风花纱’的先生,想必就是朽木家的少爷吧,幸会、幸会。至于另外一位,请恕我孤陋寡闻了……”

    “吾名伊势忍,非常荣幸能见到您,浦原队长。”伊势忍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名留有杂乱黄发的男子。

    “原来是伊势家的少爷,”说到这,浦原喜助还不忘加把劲,更用力地捉住日世里的肩膀,“我也非常荣幸能够认识你,贵家族所发表的专业论文,对于我们‘技术开发局’的帮助极大,希望未来我们能有幸与贵家族一同探讨研究。”

    “我会将浦原队长的好意禀明家父的。”

    夜一看着两人用文诌诌的语气互相恭维,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们两个不要这么酸溜溜的,忍小鬼,你还年轻;还有,喜助,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哈哈,没办法,既然我有‘这种队员’,我这作队长的自然得成为表率了。”浦原喜助尴尬地摸着脑袋道。

    “什么叫作‘这种队员’,你这是在说我吗?”日世里大声怒吼着,但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去理她。

    此后,浦原喜助便领着伊势忍等三人,朝着“技术开发局”的研究室走去。一路上,十二番队的队舍中总是悄然无声,甚至是寂然到有几分诡异,几乎见不到任何一名队员的存在。

    浦原喜助察觉到伊势忍与朽木白哉的疑惑,解释道:“你也知道科研人员的生活习惯极为不正常,几乎都有着昼伏夜出的习性,如果你晚点来,就会发现到我这里跟其他队的队舍一样热闹的。喏,你们看左前方的那个黑眼圈的家伙,我赌再过不到十秒,他就会跌倒或是撞到树……”而浦原喜助话还未说完,只见他口中的那人已摔了个四脚朝天。

    “唉,这就是精神不济的下场。”

    第三十四章 特制义骸(第二更!)

    待进了研究室,其中所弥漫的氛围愈加古怪,无数科幻片中才会出现的研究设备林立,左右并排的培养槽中安置着一头头样貌古怪的生物,而眼尖的伊势忍更是从中发现自己曾经的“宿敌”-嗜血蚊的存在。

    “很惊讶吧,这可是在尸魂界中的其他地方绝对看不到的!”夜一摆出主人般的姿态自豪道。

    “嗯,很惊讶。”朽木白哉与伊势忍异口同声的道,可惜两人的神情皆是一片云淡风轻,其中若要说真有何不同的话,那就是白哉只是强自压抑,而伊势忍则因为前世家中经营制药业的缘故,对于此时身处的环境自也见怪不怪。

    “拜托,你们也给个震惊的表情好不好。”夜一翻了翻白眼。

    一旁,直觉敏锐的浦原喜助自然发现了伊势忍的淡定不似作伪,不由得有几分惊奇,但因为对方出自于以学术研究著称的“伊势家”,故倒也没有什么怀疑。

    接着,浦原喜助问道:“夜一,你怎么今天怎么会带客人来?”

    夜一耸耸肩,回道:“我带他们来领玩具的。”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均同感无奈,其中尤以浦原喜助为甚,他道:“夜一,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这儿可不是玩具礼品店啊!如果你真要买玩具,我可以推荐一家在西……”

    “笨蛋,他们都是贵族家的大少爷,什么玩具买不到,我带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最好是能吓坏他们的!”

    此时,连朽木白哉也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向浦原喜助,而伊势忍则是干笑连连,用眼神示意着浦原喜助,要他随意找个东西搪塞就好。

    见状,浦原喜助苦笑两声,返身从一旁的高柜中翻找起来,他并不是没想过随便找个小玩意敷衍了事,但因为身为一介技术开发局局长的尊严,以及担心夜一事后的嘲笑,所以他决心要拿出一些实用的物品来。

    “哦哦,找到了,我认为这东西是还挺不错的。”浦原喜助从柜子中摸索出三颗黑色球状物,在手中一抛接着一抛,好似十分轻盈,“我想你们都听说过‘义骸’吧!那是死神在前往现世,并且有必要与凡人进行交流时,所需要使用的工具,其外型有如人的**,通常在使用者第一次进入‘义骸’时,能拥有改变其外观样貌的能力。此外,‘义骸’还是失去力量的死神,在紧急时可以依附的物体,只要着装后便能以一定的速率,吸收大气里的灵子,以使得该死神的灵力逐渐恢复。”

    “但是,‘义骸’并不是完美无缺的,首先它体积庞大,携带不便;其次,它虽能供给死神一个可以依存**,但其**孱弱,根本无法让死神发挥出多少实力,因此在尸魂界的历史中,就曾有为数不少去现世执行勤务的死神,虽一时逃过了虚的魔爪,附在‘义骸’之上等待灵力恢复之机,但却在之后因为一些自然意外,甚至是与凡人冲突而阵亡。”

    浦原喜助喘了口气,又继续口沫横飞地道:“所以当‘技术开发局’建立后,我便开始着手改进‘义骸’,而这就是我做出的最终成品……”言罢,浦原喜助将手中的三颗黑球往地面一掷,在一阵烟雾弥漫后,只见三具仍处于初始状态义骸出现于众人的眼前,“这是我以现世中忍者投掷的‘烟雾弹’作为参考,所构思出的‘义骸’,除了携带方便外,这几具‘义骸’的肉身能力更是普通凡人的三倍,让依附其中的死神即便遭遇意外,也有足够的因应能力。”

    “虽然绝大部分的死神都瞧不起凡人,但不可讳言的是,在物质方面,凡人们的研究成果其实一直领先着我们,朽木与伊势家在尸魂界中都有不小的产业,自然得时常去现世中考察学习,所以我想这种特制义骸,绝对能帮到你们不少忙的。”

    伊势忍与朽木白哉没料到这一次的无意之行,竟会有如此收获,心中不由得欢喜,可惜东方人收礼总是麻烦,永远得客气几句,但夜一在见得两人正准备摆出这种势态时,当下屈指奋力一敲两人的脑袋,也不称谢,便一把夺过了那三颗球状的义骸。

    得到不斐礼物的三人自是心满意足,见到浦原喜助连打着哈欠,好似万分疲惫的模样,便当即准备告退。而在临行前,伊势忍除了与浦原喜助谈好了家族参与研究的条件外,更还顺带提出了一个关于“义骸”改良的建议。

    “浦原队长,球状义骸的体积虽已极小,但未尝没有再缩减的空间,不知您有没有考虑过将之制成气体填充物,就像现世中的羊皮筏一样,省略用丢掷砸破外包装,使内容物接触大气中灵子,以自行完成义骸最终构筑的方式。改成只开一口,用加压的方式灌注灵子,让死神用吹气来补充,毕竟即使是再危急的情况,死神残存的灵子也是足够支应义骸的建构的,尤其其速度可能还会比从外在吸收还快。”

    “此外,自力吸收式的义骸,所吸收的灵子需要正负两类平衡,但外力填充式的‘义骸’,我们可以将之预存正、负其中一类的灵子,到时死神灵力的灌注便可有所选择,一可以将正负平衡,使义骸成形,二则是破坏平衡,使填充式义骸转作炸弹攻击。”

    听得伊势忍洋洋洒洒地说了一长串,夜一与白哉均面带惊愕之色,而浦原喜助则在初时一愣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考量许久后才点头说道:“伊势先生,你真是一个天才,只从我的物品用法,就能推论出这具义骸的最终架构原理,甚至还进一步地做出修改,只是我对于自行与外力两种吸收灵子的模式孰快孰慢,还有些异议,这得经过实验后才能确认。”

    闻言,对于浦原喜助的怀疑,伊势忍也不着恼,反而展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说道:“其实这两种的速度快慢绝对不会相差太多,但是能作为炸弹的‘义骸’将会是一种‘消耗品’,所以需求量会比较大,嘿嘿。”

    听得伊势忍的解释,浦原喜助不禁为之一呆,随即两人便相视一眼,同时发出阴险的笑声。

    第三十五章 夜一的倾囊相授(第一更!)

    自从半个月前的十二番队一行后,伊势忍靠着自己的巧思,赢得了浦原喜助的友谊,同时夜一也对其多看中了几分,时常会趁着闲暇之余,领着他与朽木白哉到处游玩。

    此外,伊势忍也藉此之机,向夜一讨教了不少关于“瞬步”的使用要点,而对方也不藏私,将自己所领务的独特技巧倾囊相授,如此这也使得伊势忍的速度愈加快捷,虽还稍逊于朽木白哉,但却也比大部分的死神强上不少,尤其因为伊势忍的反应超人,即使瞬步时再如何的迅捷,其斩魄刀的挥斩间隔仍是有若行云流水般无迹可寻。

    “我之前有跟你们提过,‘瞬步’施用的重点就是下肢的灵力运使转换,以灵力附着脚步,短时间内连续踩踏地面数十次来作快速移动,而在这时候全身的重心通常压于足踝与脚掌之上,而我也因此教过你们如何藉由两者重心的转换,来加快速度的技巧。”语毕,夜一的身影一闪,瞬间窜至伊势忍的身前,几乎近到与其鼻头相接。

    夜一吐气如兰地道:“而今天的教学,我要改变从前的说法,事实上,在施展‘瞬步’时,重心是可以放在足踝与脚前掌之外的地方,而我族会如此擅于身法,就是因为发现并进一步钻研了此点。”

    这时,一旁的朽木白哉皱眉道:“猫妖,你真的确定要教我们‘四枫院家’秘而不宣的技巧?就不怕被家族中的族老怪罪?”

    夜一大大咧咧第一挥手,说道:“没关系,就算我教了,以你们的天份也未必学的会!”听得此语,朽木白哉一时间被气得七窍生烟,而伊势忍此时则是颇感尴尬,说道:“夜一,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些,口水都喷到我了。”

    “应该没关系吧?美女的口水也是香的,要不你嗅嗅?”听得夜一流氓般的口气,伊势忍心底苦笑,自己颇为狼狈地退后数步。

    “这样好吗?女孩子柔嫩的双唇,你现在要是错过了,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啰!”夜一调笑道。

    伊势忍面色发窘地摇着手,急道:“别别别,我说过的,大姐姐会给我很大的压力。”

    “猫妖,看你这般急色,想必是因为嫁不出去而苦恼吧!”朽木白哉讽刺道,或许也只有在夜一面前,他才能如此坦然面对心中蜚语。

    “哼,家里的那些老顽固,帮我挑的一个个丈夫候选,都是一些杂鱼货色,该死,不应该用我最爱吃的鱼来形容才对,他们都是些垃圾废物,除了家世一流外,实在可不出什么可供回收的价值。”说到这,夜一突然转过头去,直勾勾地盯着朽木白哉,“要不是你辈分太小,说不定……嘿嘿嘿!”

    朽木白哉被夜一话中所隐含的意思,给吓得直打冷颤,霎时间变得言语驽钝起来。

    “算了,不多说这些,我们回归正题。我刚才说到瞬步的重心可以更改,其实指的就是足趾尖与趾腹这两个小地方。我想,以忍小鬼的机灵,一定也考虑过这点吧?”夜一看向伊势忍,只见对方正默默地点头。

    事实上,伊势忍的确在初时修行“瞬步”时,也有做出如此假设。在现世中,常人的奔跑多是用腰力与髋关节带动大腿,进而影响到膝与踝,但拥有灵力的死神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他们的快速跑动已不再是靠着肌肉的力量,而是利用灵力的加压施放,所以这才导致死神在战斗时,即便移动的再迅捷,也会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

    而出于上述原因,伊势忍自然考虑过是否可利用足趾尖与趾腹这两个部位来施放灵力,进而与脚前掌以及足踝作出联结合作,达到加快移动速度的目的。但可惜的是,假设与实践之间终究有所差距,因为死神在外放灵力时,灵子流都需要经过灵压排出孔后才能离体,虽然死神浑身上下遍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灵压排出孔,大者以死神手腕处的为最,其宽阔度,几乎能一次性地将全身灵压释放,但小者则几近于无,其所能从中放出的灵压微乎其微,而遍部足趾尖与趾腹这两处的灵压排出孔就是如此,这也因此导致伊势忍绝了用这两处来加快速度的考虑。

    既然自己当初并未研究出成果,伊势忍便直接询问道:“但是,这两处的灵压排出孔根本不适合释放灵压,怎么能来使‘瞬步’加快呢?莫非‘四枫院家’研究出了扩宽灵压排出孔的方法?”

    “不,你的猜想错了,灵压排出孔的大小,与所附之部位有绝对的正向关系,脚指头就这般大小,再怎样也无法将灵压排出孔拓展多大。但是,不得施放大量灵子,并不代表不能驾驭灵子。”夜一眨了眨眼,继续解释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灭却师’,他们是凡人中的天赋卓绝者,天生便跟死神一样,能够感知和控制灵力,并且同样与虚作战,而唯一不同的一点在于,‘灭却师’多从外界摄取灵力,而死神则是较善于利用体内的灵力。”

    “两百年前,因为灭却师们坚持血债血偿,总是将虚彻底击杀、毁灭其魂魄,不愿如我们所曾向他们苦劝的一般,由我方在最终时刻出手将虚净化,而导致现世与尸魂界之间的魂魄总量逐渐失衡,同步迈向毁灭之途。所以我们死神在不得已之下,便与灭却师们展开了谈判,进而演变为战斗,虽然最终是我们获得了胜利,但仍是大损元气,导致那段时间内虚患猖獗,无数凡人因而丧生。”

    “这就是尸魂界的官方说法吗?果然与漫画中的那位灭却师所说的有极大的差别。”伊势忍在心中暗叹,却也没打算去纠正夜一的说法,因为此世的他身为死神中的一员,自然得站在死神一方的立场。

    (呼唤推荐与书评~)

    第三十六章 本性(第二更!)

    “算了,不说这些,差点愈说愈远。”夜一笑了笑,又道:“就像我刚才所说的,灭却师虽是多从外界摄取灵力,但与我们仍是有几分相近,就连战斗时的高速移动技巧也颇为类似,他们创造出一种名为‘飞帘脚’的步法,以自身灵力来聚集外在灵子,在其脚下行成‘灵子流’,带动他们进行快速挪移。”

    “我们自称‘死神’,自然更该有包容万家之长的气魄,当时我们‘四枫院家’除了在战后,收获了不少关于灵子武器的制作法门,更也得到了那‘飞帘脚’的修练方法,然后在先辈的努力下,将其融入家族的传承之中。”

    这时,夜一突然席地而坐,并褪下了鞋子,举起脚来,说道:“我想你们也都猜到了,在我施展进阶的‘瞬步’时,事实上足趾尖与趾腹并不需要施放灵力,而是去调节灵子流,使得之后脚掌触及时,所释放的灵力能藉着灵子流之势加强前进之力,简单来譬喻的话,就像是一艘顺着水流来滑动船桨进前的独木舟。喏,你们来看我示范……”

    语毕,夜一的脚趾分别不规则的微屈,并灵活地动作着,同时四周的灵子逐渐汇聚成流,在其脚下如江水般奔腾。

    伊势忍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暗自记忆这时夜一的动作,以及周遭灵子的流动变化,但令其羞愧的是,他时常被夜一那珠圆玉润的足趾给惑得分神,情不自禁地将注意力置于别处。

    就在伊势忍颇有些神魂迷乱之时,夜一突然问道:“忍小鬼,姐姐的脚趾头漂亮吗?”

    “咳咳……”恍若冰水泼脑,伊势忍面色一僵,干笑道:“其实我刚才的走神,是想到了是不是因为这门特殊步法的缘故,导致你走路寂然无声,这才被白哉称呼为‘猫妖’的,这个……白哉,我猜的对吗?”

    “嗯,你猜得……错了。”朽木白哉强忍着笑,面色冷肃地回答道,对于此时伊势忍的窘态,他仍希望能多欣赏一阵子,“第一次看到才思敏捷的伊势同学猜测失误,看来大姐姐给你的‘压力’真的很大嘛!”

    “你……”伊势忍被朽木白哉讥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怒目瞪视着对方,而夜一也同时嗔了白哉一眼。

    “哼,既然你这么好奇,我就让你看看原因好了。”语毕,夜一微微旋身,陡然间其身周烟雾漫天,待得伊势忍的视线恢复清晰后,却见只剩几件衣裤散落于夜一原先所立之处。

    读过漫画的伊势忍自然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因为前时的尴尬,如今自然得故作不知,探头探脑地说道:“夜一人呢?怎么这里只剩衣服?”

    “你这色狼!”这时,只见一只黑猫电射向伊势忍,接着以前足蹬于对方的额头上,再矫捷地借力后空一番,安落于地面。

    “你、你、你是夜一?”伊势忍指着身前的黑猫,佯作惊讶貌。

    黑猫夜一洋洋得意地道:“看来你很惊讶嘛!嘿嘿,每次当我在别人眼前变作黑猫的时候,他们当下的白痴表情都会让我想捧腹大笑。怎么样,忍小鬼,以你的智商一定很难理解现在这种状况吧!”

    看着夜一摇头摆尾的自得模样,伊势忍左眉一轩,微笑道:“的确,以我的智商是很难理解你等下要怎么变回去,难不成现在的你钻进衣服堆里再变回去,衣服就会穿好了不成?”

    “忍小鬼,我发现你真的愈来愈色了耶!”夜一亮出利爪,虎视眈眈地说道。

    见此,伊势忍仍是微笑道:“别别,您别吓我,小心我等下斩魄刀没握稳,砍在你那堆衣服上面。”此时,朽木白哉早已面皮发红,在肚中笑岔了气。

    闻言,夜(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