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2 部分阅读

第 2 部分阅读

    他的小拳头敲到了一旁伊势七绪的脸上……

    “唔……我是不小心的!”听得伊势七绪的哇哇大哭声,伊势忍心底叹息着。

    PS。昨天那一张图片真是小的可怜,唉,操作失误啊。

    第四章 好小、好可爱

    (俺要书评、俺要推荐票啊!)

    凉风吹拂,庭园中枫树的枝桠发出沙沙的声响,片片火色的枫叶随风起舞,一旦跳得累了,便落于地面稍事休息,那疲倦的身姿无意地将土黄的地面添上了几抹亮色。

    “做婴儿的日子真是无趣啊……”视线穿透了窗,伊势忍坐卧在小巧的竹椅上,心中发着感慨,他那身上套着层层衣衫,拥肿的模样透露出秋意的浓烈。

    或许这世界上有些人一辈子所追逐的梦想,就是睡醒了就吃、吃饱了就睡的生活,但对于这位拥有成年人灵魂的婴儿来说,却一点也不觉得这种生活有何乐趣可言。

    时间悄悄地流逝,伊势忍的生活就宛如古井之水一般,未生丝毫波澜,或许一日当中,能向古井中丢入石子,添上几丝荡漾的,就属伊势忍的“吃饭”时间了。

    伊势忍的妹妹,伊势七绪就如尸魂界中绝大多数的婴孩一般,在幼年时期仅靠吞吐大气中的灵子便能生活,万万比不上伊势忍的“好胃口”,理所当然地美和子产后的奶水就全归伊势忍所有,而他虽是多加推拒,但因为胳膊还比不上别人的两指粗,自然是反抗无效,每每到了“用餐时间”,总是燥得面皮发红。

    “哇哇哇哇哇!”伊势忍突然哭喊了五声。

    听得哭声,隔壁的和室接着传来了一句抱怨:“怎么又哭啦?这次又换谁?养小婴儿真是麻烦哩……比狗啊、猫的麻烦多了!”其音色尖细,却又不显得恼人,反而带有一种小女孩儿的娇俏。

    “这次应该是阿忍吧!”美和子的声音也从同一方向传了过来,“白小妹,你现在会这样想,但等你将来真的自己生了一个以后,就什么也不会抱怨了。”

    “噗……我才不要生了,听说很痛的!”美和子口中的白小妹反驳道。

    随着两人的对话,和室的拉门也被缓缓移开,接着在伊势忍的视线中,出现了两张宜嗔宜喜的面容来,其中一个是他的生母-美和子,另一位他则刚才见过,只见对方长着一头青绿色的卷发,头上还挂着一副俗气的墨镜,颈旁绑有红色的领巾,双唇微凸,一看就是个天性活泼俏皮的模样。

    这名绿发少女叫做“久南白”,正是接替伊势寿的职位,成为九番队副队长的死神,今日她随着自家队长-“六车拳西”一同拜访伊势宅邸,想见见伊势寿的两名子女到底长得怎番模样。

    如今已是伊势忍与伊势七绪“出生”的三个月后,因为伊势寿宣称要遵循“贵族古礼”,三个月不得见外人的缘故,直至今日才正式得以出现于非亲族之人的眼前。

    事实上,这所谓的遵循贵族古礼只是伊势寿所编出来的藉口而已,他真正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对于刚出生的婴幼儿来说,样貌说是一天一变也不为过,这才仅仅三个月刚过,伊势忍的脸就已显得丰润,与从前面部宛若橘皮的模样大相迳庭,即使是佐藤与之前的好心妇人再度见到伊势忍,绝对也是无法认出。

    美和子见得伊势忍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当即说道:“应该是尿布脏了吧?”说话的同时她也伸手摸向伊势忍的胯部。

    对于伊势忍来说,换尿布与喝奶两项并列为他如今最讨厌的事情,依照这具身躯的生长情形,他尚是无力控制自己的排泄,所以每逢他“肠胃畅通”后,他总是会哇哇地干嚎五声,以作提醒。

    值得一提的是,当伊势忍干嚎三声时,则是代表他“膀胱畅通”了。

    “你看,果然是尿布脏了!”美和子自豪的说道,她认为伊势忍这么的“懂事”,除了源于天资聪颖外,更是与自己的教导和默契脱不了干系。

    “呜……臭!美和子,快把尿部换掉啦!”久南白根本无暇去注意美和子的骄傲语气,只是忙着捏住鼻子。

    “嘻嘻,你就忍耐一下吧!”语毕,美和子开始娴熟地动作起来,在清理干净伊势忍的臀部后,再将他的腿拉高了一些,顺势递换上了新的尿布。

    这时,久南白感到空气应该又回复了清新,这才将注意转到伊势忍的身上来。突然间,她兴奋地一指伊势忍的重要部位,惊呼道:“这是什么?好小、好可爱哦!”

    听得此话,美和子手上的动作一僵,而隔壁的和室中,正忙着喝茶嗑叨的伊势寿与六车拳西也将口中的茶喷了出来,由此可见,死神即使正忙于聊天休闲时,也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好汉!

    而当事人-伊势忍则是在初时一愣后,随即便气得浑身发抖,盛怒之下的他,差点就忘了前不久所立之“持身以正”的誓言,直欲趁着这换尿布的时机,喷得久南白一脸尿这才甘愿。

    美和子默然不语地替伊势忍穿好尿布后,省略了总是会有的抱抱与亲亲,便扯着久南白的衣袖回到了隔壁的和室中,只见她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向六车拳西问道:“六车拳西队长,您的副队长为什么性知识会这么的差?”

    “我怎么会知道!”六车拳西色厉内荏地解释着,“久南白虽然是我的副队长,但她性知识的好坏与否关我屁事!”

    “不对啊,听其他队员说,你们不是有奸……咳!”伊势寿上下打量了六车拳西和久南白一会,直看得两人头皮发麻、脚底冒凉后,这才用“恍然大悟”的语气问道:“莫非你也是好小、好可爱?”

    “亲爱的,你错了。”这是美和子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不给丈夫面子,“如果六车队长‘只是’好小、好可爱的话,白小妹是不会这么惊讶的……”

    “一定是什么,让白小妹误认为全天下人的下身都是同一种模样。”语毕,伊势寿与美和子这对无良夫妇,同时目光灼灼地看向六车拳西的下躯,接着有志一同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唉!”

    “喂喂!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意思!”六车拳西忿忿地大吼道:“我很正常!”

    “拳西,你也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吗?”这时,久南白揪着六车拳西的衣袖问道。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说到这,六车拳西发现久南白似乎正打算询问原因,不禁感到脑子发疼,改口道:“哎呀,我也不知道啦!浑蛋伊势寿,你是欠揍是不是!”说罢,他抄起了身旁的斩魄刀。

    “怎么?身有隐疾就得去找四番队,找我麻烦有什么用!”伊势寿也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叫嚣道:“不要以为你当上队长以后就有什么了不起,当初要不是我让你,以你的智商,怎么可能当上队长!”

    语毕,伊势寿与六车拳西两人就有如斗鸡般互瞪着,接着一同纵身至庭院中,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留下了脸上正挂着胜利微笑的美和子,与面色茫然的久南白。

    “什么知道又不知道的,拳西,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久南白大声问道。

    第五章 族长之位(上)

    俺要书评、要推荐票~

    花卉争奇斗艳、榕木枝叶扶疏,通幽小径蜿蜒其中,一个拐弯处景色忽变,小桥流水现于眼前,不远处更可见嶙峋怪石所做的假山,若有风雅之人见识,必定会惊呼其为“筑山庭园”中的上佳之作。

    小桥左侧百余尺处,座落着一幢木造建筑,一近前处便可从香味中得知,其为桧木所制,上覆黑瓦,俭朴中带有典雅庄严之美。

    此处便是伊势一族庄园里的中央大宅,也就是平日族长的休憩与办公之处,无数时日来总笼罩着肃穆之气的它,今日却从其中传来阵阵欢笑嬉戏之声。

    “咯咯咯……”伴随着声声婴儿欢笑,一道女声也夹杂其中,“唔……飞高高、飞高高!”听其声线便知其欲讨得婴孩的欢心,音色腻得使常人发寒。

    原来此刻正值伊势寿一家的拜访之时,而那逗弄婴孩之声则是从伊势寿之祖母所出,她是伊势一族的主母,更是伊势寿除了母亲外,最敬爱的女子。

    此时,若有旁人经过,定会感慨房中景象气氛温馨、其乐融融,祖孙两位成年男子品茗谈天,孙媳妇含笑看着祖母逗弄婴儿。

    其中唯一感到不快可能就只有伊势忍了,作为曾祖母“飞高高”的主要对象,他除了感到气血上冲脑门外,实在无法体会其中有丝毫有趣之处,但见得老人家一片真挚的喜爱之情,却又不好苦着脸,只得挤出笑容,故作欢欣貌。

    “哇哇哇……”或许是看到哥哥霸占“云霄飞车”的座位太久,伊势七绪不满地哭了起来,直到曾祖母放下手中的伊势忍,转为逗弄自己,这才重新焕发笑颜。

    伊势七绪来起双手,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期待之色,好似也想一尝“飞高高”的滋味,曾祖母见不得伊势七绪可怜兮兮的神情,赶紧将她抱起,却不知对方还在暗中踢了其兄长一脚。

    伊势忍感受着身上的疼痛,心中苦笑道:“我一点都不想跟你抢啊!”

    不远处,伊势寿与祖父并肩坐于廊中,遥望庭中景色,他手抚着温热的茶杯,问道:“族长大人,不知您的身体状况近日可有改善?”

    “越来越糟了。”伊势族长好似并没有因为孙子的问候,而感到开心,“我想这句话就是你最想听到的吧!”

    “孙儿不敢。”伊势寿低头说道。

    “哼,有什么好不敢的,家族中的不少人们怕都是这么希望的吧!”伊势族长嗤笑道:“这时候就懂得自称‘孙儿’了,怎么不像以前一样,叫我老头子。”

    伊势寿并没有如伊势族长所想的一般,变得暴怒,反而是语带诚恳地说道:“当有了孩子以后,我真的懂事了许多,也更能体会您从前的心情。如果在未来,我的孩子也如我从前一般顽劣,想必我也会打烂他的屁股!”

    “哈哈哈……”听得此言,伊势族长面容一愣,随即大笑起来,“你也知道你小时候顽劣了啊?砍倒我心爱的铁树,以为放个‘赤火炮’就能辩称是被雷劈的了。我记得当时你可是被你爸压着,然后再被我好好地收拾了一顿!”

    “呵呵……”回想当时的惨状,伊势寿不禁笑了笑,但神情却又显得有些落寞,心中叹道:“这事感觉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却没想到已经过了一百年了。”

    就在伊势寿心中回想的同时,他突然听到伊势族长也叹道:“已经隔了一百多年了啊……当时你的父亲-佑树还在世,似乎是五番队的五席吧?人老了,记忆就有些不好啰!”

    “的确是五番队四席,族长大人记得没错。”伊势寿说道。

    伊势族长忽然斥道:“这时候,你应该叫我‘爷爷’!”

    “呃……”伊势寿呆了片刻,因为对方曾经要求族中所有人不准以亲衔称呼他,只能用“族长”这个尊称,如今却要伊势寿突然改口,自然叫他大为惊讶。

    “是。”伊势寿点头答道,但不知为何,怎也喊不出那个词来。

    “怎么,喊不出来吗?”或许是因为年老成精,伊势族长十分敏感地察觉到了伊势寿的想法。

    “……”伊势寿沉默以对。

    “也对,我与你们父子从小感情便不好,如今要你突然改口,自然是不可能的。”伊势族长突然沉声道:“想知道为什么我会不喜欢你们父子吗?”

    伊势族长不等伊势寿回答,直接说了下去:“两百六十年前,我就出生在这幢大宅中,”伊势族长摸着木制的地板,“那时候伊势一族的庄园还没有这么大,但因为负责刊印书籍、传播智慧的缘故,备受尸魂界之人尊敬。”

    “在我出生的四十年后,前任族长、护廷十三番第五番队副队长,也就是我的父亲战死在一次大虚的袭击中,当时族中的事务突然变得一片混乱,最高战力的逝去也使得吾族在尸魂界中的话事权大减,产业遭到其它家族的并吞,但多数族人们在当时却仍不知该齐心合力、共渡难关,反而各怀鬼胎,想一争族长之位。”

    “当时族长之位的有力竞争者,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五名堂兄弟与叔伯,他们都是‘死神’,而我只是一介普通的魂魄,没有丝毫战力的普通魂魄。”伊势族长抿了口茶,无视于伊势寿的惊讶,继续说道:“尽管拥有‘前任族长嫡长子’的头衔,可惜没有死神能力的我,在一开始的竞争当中就落于下风,但当时我并没有惊慌,也没有绝望,我反而认为我有一个其他人都没有的优势,就是-我.不.是.死.神!”

    第六章 族长之位(下)

    (感谢书友伊利莎这么长的书评,俺好感动,谢谢!所以,加更~)

    “什么!”伊势寿惊讶道,他本来一直以为在祖父那一辈中,没有出现拥有死神能力之人,所以才让祖父当上了族长,如今在听到这些话后,这才知道自己所想的大为不然。

    “你的目光也这么狭隘吗?阿寿,我本来还以为你是小一辈当中,较为出类拔萃的人物,但你让我失望了。”伊势族长摇了摇头,骂道:“愚蠢!是谁告诉你,劣势就不能转化为优势的?”

    “我不是死神,所以我不用加入护廷十三队,有更多的时间处理族中事务;我不是死神,所以我不用与虚战斗,不会轻易阵亡,不会让族中最重要的支柱忽然倒塌!”伊势族长昂着头,朗声道:“就靠着这种理念,我说服了族中绝大多数的族老们,接任了族长一职,并且让我们堂兄弟与叔伯、那些拥有死神能力的族长竞争者们,成为了我的侍卫,负责保护我的存在。最后,我甚至娶了一个死神作为妻子……”

    “死神,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到这,伊势族长看着伊势忍,发现到对方的表情有些呆滞后,不由得一笑,又道:“但这只是我‘曾经’的想法,因为过了不久后,我就知道我错了。”

    “成为族长后的接下来十几年,我与我的死神妻子,也就是你的祖母,共生下了四名子女,其中最年幼的就是你的父亲-佑树,他是我的孩子中,唯一一个拥有死神天赋的。”

    “佑树长得很英俊、很像我,但是我‘认为’我不喜欢他,甚至是嫉妒他,我嫉妒他能拥有劈山裂石的力量,我嫉妒他能拥有比其他魂魄更长的寿命,”伊势族长突然苦笑道:“呵呵,很不可思议吧,一个父亲竟然会嫉妒儿子的成就,尤其我还曾经是如此的视死神如无物。”

    “接着,佑树逐渐成长、进入真央灵术院就读、加入五番队,并且生下你来,那段时间我与他的感情一直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在你被生下以后……”伊势族长恶意一笑,“别惊讶,阿寿,因为你当死神的天赋比你的父亲还更好,所以当时我也不喜欢你。”

    “就这样持续了许久,直到我接到佑树战死的消息,又是那些该死的虚,它们夺走了我的父亲还不够,竟然又害死了我的儿子!”伊势族长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展露出自己的悲伤,但身型却显得更加伛偻,“当你父亲死后,我终于才感到后悔,原来我对他的感情不是嫉妒,而是担心。担心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会死在虚的攻击下,但是来不及了,那时候我已经没有机会去表达我的关心了……”

    “几个月前,就在你把小忍儿抱来给我看,说他拥有千载难得一见的死神天赋时,我非常的惊讶,同时也非常的担心。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才会让从你父亲开始,这一祖孙三代都拥有成为死神的天赋。”伊势族长又再度苦笑了声。

    “当下我便在心中立下了誓言,绝对不会让你接任伊势一族的族长,我不想再有重蹈覆辙的事情发生。如果你未来也不幸战死,我不想让小忍儿在众亲族的环伺下,为了自己的安全,被迫着去争这个讨人厌的位子。”

    “呃……”此时,伊势寿心中的惊讶已难以用言语去形容,没想到他收养伊势忍的举动,竟弄巧成拙,使得他与族长之位绝了缘,但如今的他却是没有感到丝毫不满。

    “但是……”伊势族长露出无奈的神情,“呵,今天这次谈话还真多‘但是’!近年来,随着我的身体逐渐衰弱,无力管理家业,外面诸多新兴书坊一一开设,蚕食着家族的产业势力,我非常清楚它们的威胁性,却又无力铲除,毕竟它们都是由一些庞然巨物所扶植而成。”

    “竟有这么严重?”伊势寿惊问道。

    “没错,家族实已至风雨飘摇之际,所以她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导者……我的情感虽然不愿,但是却不得不选择你。”伊势族长喝下手中那早已变凉的茶,“你的实力、你与九番队队长-六车拳西的友谊,甚至是小忍儿的未来,这些都是足以支撑家族重担的坚实支柱……”

    伊势族长突然挺直身躯,严厉地喝问道:“伊势寿,我严肃地问你,你是否愿意在家族腐朽破败之时,化作黄泥将之补足?你是否愿意在家族遭逢惊涛骇浪时,化作巨盾给予庇荫?你是否愿意在家族面临豺狼环伺之际,化作利剑予以守护?”

    霎时间,伊势寿感到一座名为“责任”的巨山,沉甸甸地压于自己的心头,他迟疑了良久,终于坚定地答道:“我愿意!”

    “对于你的觉悟,我很满意。”本来挺直的身躯又转变回驼,伊势族长低喃道:“希望你将来不会怪我……”

    “不会的……”伊势寿笑了笑,“爷爷。”

    “呵呵……原来春天也会这么的凉,我想进去休息了……”语毕,伊势族长缓缓地撑起身来,突然微一踉跄,便被伊势寿即时搀扶住,祖孙俩便这么扶持着回到了屋里。

    两年后,同样也是一个略显寒冷的春天,伊势一族第二十三任族长与世长辞,享年两百六十四岁,他的在位时间长达两百一十八年,是伊势一族中有史以来任期最长的一位族长。

    同年,在家祭与守丧期过后,伊势寿在前任族长的老部属扶持下,继任为新一任族长。

    第七章 冬狮郎矮小之谜

    (呼,差点来不及~)

    如今正值春夏之交,百花渐盛,空气中已带有淡淡的暑意。下午时分,伊势一族宅院的正门口站着四名侍卫,即使满头大汗,他们仍是昂然挺着胸膛,睥睨地看着街头来往的平民。

    忽然间,他们的视线尽处,出现了五个小点,过得片刻,他们这才看清来人的面貌,接着侍卫们互瞧了一眼,分了一人进屋通报后,其余三人便迎了上来。

    “少爷,欢迎归来!”侍卫们躬身道。

    侍卫身前的五人之中,一名服饰典雅的青年点了点头,温言道:“嗯……三位辛苦了。对了,屋桥,你的父亲身体有没有好一些?”

    “多谢少爷挂念!我家老爹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他要我一定得先向您表达谢意,说您开的药非常有用,等他痊愈后一定会再亲自来磕头道谢。”一名面目敦厚的侍卫恭声道,从他的神情当中,不难看出他心中深切的感激。

    “这没什么,你回去后请你父亲不用挂心,还有,屋桥,你要多多孝顺老人家,这个月的俸钱发下后,去帮你的父亲买点食物补身子,不要赌掉了。”语毕,青年看了其余侍卫一眼,“你们几个,也帮我好好监督他。”

    “是,少爷。”待得其他侍卫答应后,一名衣着看似领头的侍卫又道:“少爷,家主大人命我传讯,要您回来后,去主屋见他,他有话跟您说。”

    “嗯,我知道了。”青年点了点头,面色波澜未起。

    青年抬起头来,望着门扁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伊势”,接着又看向宅院那庄严的大门,他对于回到了家,心情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有着淡淡的惆怅。

    “唉,还是找不到……姐姐,你到底在哪里?”青年在领着其他四名仆卫进门的同时想道。

    此一青年便是伊势忍,从他重生于尸魂界开始算起,如今已匆匆过了十六年,在时光之河的不住冲刷下,他的外表较之真实年龄而言显得老成,已近弱冠之相。

    而这状况在尸魂界当中,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因为魂魄的寿命比之现世中人来得长的关系,尸魂界中的原住民们的生长周期也跟着拉长了数倍,故一般来说,十六岁的魂魄从外表看来,理应像是个孩童才对。

    百余年前,尸魂界中,曾有一名贤者特别研究过魂魄的成长周期,发现相较于现世的肉身之人来说,普通魂魄之成长与衰老的变化,所需的时间约是现世的三倍左右。

    除此之外,拥有灵力的死神更是特例,随着其自身灵力的增长,比之人类,死神的寿命能延长到五倍至三十倍左右。而其中爱美者,甚至只要持续付出少量的灵力作为代价,便能拥有青春不老的样貌。

    值得一提的是,死神身躯的成长,和岁数的增长与否并没有绝对的关联,而是与灵压的增加,以及自身的觉悟有关。也就是说,拥有灵力的死神,若想变高变壮,则必须在自身的灵压成长期时,有着想要改变身形的心意。

    一般来说,死神们的灵压成长期都十分漫长,并且都会下意识地决定自己的理想身形,所以大部分的死神之身高与体重都维持在一定的范围内。

    其中偶有出现特例,就属镇守净灵廷四门的四大豪杰了。虽各自起因不同,但这四人同样在自身的灵压成长期时,均有着“长得越高越好”的愿望,所以才会拥有异于常人的体魄。

    此外,如今尚未出生的未来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郎,也是其中一个特例。冬狮郎是一个平民天才,与伊势忍一样,从婴儿时期就拥有高于常人的灵力,并且灵压成长得极为迅速,短短十数年内就拥有队长级别的灵压,并于其后不久便遇到了自身魂魄的瓶颈。

    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日番谷冬狮郎从小便由祖母抚养长大,造成他有着依赖的心理。而他的灵压成长期又比别人来得早,在他仍尚处幼年,还有着爱撒娇的心态时便已开始,所以当时的他仍下意识地拒绝自体的成长,希望能维持在比祖母还要矮小的身形。

    待到冬狮郎成为十番队队长,并发现自己的身材矮小后,这才惊觉大势不妙,却早是悔之晚矣,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早睡早起能长高”这种对死神来讲,是绝对无法成立的“谬论”来。

    言归正传,伊势忍,这个不亚于日番谷冬狮郎的天才,其灵压成长期也是早早便已到来,但由于其是穿越重生之故,他的潜意识中对于前世的身材有着深刻的印象,再加上其有“快快长大,才能去找姐姐”的愿望,自然其身形的成长速度会超过常人,也创造了尸魂界史上一个小小的奇迹。

    在命令手下仆卫各自回归岗位后,伊势忍便朝着族中主屋走去,但在他刚跨上主屋门阶的同时,却见一道身影狠狠向他扑来。尽管见得“敌人”来袭,伊势忍却未加闪躲,反而是张开双臂,接住了来者。

    感受着怀中柔软的身躯,伊势忍笑问道:“怎么了?七绪,在生哥哥的气吗?”

    这时,从伊势忍怀里传来一阵闷闷的童音,怨声道:“哼!坏哥哥,竟然偷偷出去玩,也不带着七绪!”说话的同时,七绪更用脑袋拱着伊势忍的身子。

    “别气了,等你再长高点,哥哥一定带你出去玩,否则街上人挤人的,我们两个若走散了,我会找不到你的小脑袋的。”伊势忍半安慰、半打趣的道。

    “哼!你看不到我,也不会是我的问题,而是你也长得不够高!”伊势七绪不满地一顶脑袋,撞在伊势忍的肩上后,随即便从对方的身上跳了开来。只见她俏生生地站在那儿,皱着鼻头、噘着嘴,好一副可爱的模样。

    伊势忍看着这个只有自己一半身高的“孪生”妹妹,不禁无奈苦笑,赶紧拿出预藏的礼物-书,示好道:“这本书叫做《徒然草》,是一本随笔,描述作者用趣味的目光去观察这社会万物。据书坊老板所说,它的内容既不会艰涩,也不会乏味,所以我想你会喜欢的。”

    “真的?”从小就喜欢阅读的伊势七绪一听得此言,当下两眼放光,赶忙伸手去夺,却见伊势忍将手举得老高,让她勾之不着。

    “坏哥哥、坏哥哥,就只会欺负我矮……”

    “嘿嘿,你若拿了这本书,就代表原谅我了哦!”伊势忍语带诱惑着,待他见得七绪点头后,这才将书递了过去。

    “算了,暂时原谅你!”伊势七绪接过书后,嘴硬了一句,接着便迫不及待地倚着墙,读起书来。

    “进去再看吧,等下天气会变凉的,呃……”见得这景况,伊势忍赶紧提醒道,但却见对方摆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架势来,当下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其后,伊势忍收起了笑容,举步迈过长长的廊道,最终停在一和室之前,对着拉门内所映的影像,恭声道:“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第八章 父子对谈(上)

    (精华好多,没人要。。。。。。)

    “进来吧……”听得此言,伊势忍便挪开拉门,躬身步入,直到伊势寿要求他坐下后,这才直视着自己此世的父亲。

    相比之十六年前,伊势寿的面庞虽仍未见衰老,但却蓄起了胡子,气质更是与从前迥异,变得有若山岳耸峙,气度恢弘。

    在伊势寿近年来的领导下,伊势一族成功地在中级贵族之席中站稳了跟脚,除了仍旧经营一般的书籍印刷与贩售业务外,还凭藉着个人与六车拳西的私谊,全权代理了九番队负责的净灵廷通信编集、发行的工作,并在官商的合力注资之下,将事业版图扩及至四方流魂街的前四十区中。

    “有没有给七绪带礼物回来?”伊势寿打趣了一句,开明的他,对于伊势忍近日的去向并不打算多加过问。

    “有,我帮她挑了一本书,此外,我还替您与母亲大人,带了西流魂街有名的麻糬回来,已吩咐下人带下去妥善收藏了,待您夜间赏月品茶时,正好一起食用。”伊势忍说道。

    “好,晚上大家再一起享用。”伊势寿点了点头,又说道:“你文化课的课程进度,族中师匠已经向我说过了,他称赞你在术算之上有过人的天资,我非常满意。但其余死神必修‘拳、鬼、走’三道,我不打算去问你的师傅,想听你亲自说一说目前的进展状况。”

    伊势忍虽然不解父亲为何突然问起这些,但仍是说道:“我在‘鬼道’方面,前四十番的‘破’、‘缚’二道皆能随心施展,若毁弃咏唱则对于缚道较为擅长,进度只稍稍落后需咏唱之时,但破道则不然,我在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遇到了瓶颈。”

    “至于‘瞬步’,我目前还在摸索阶段,并未有多少心得。最后,‘白打’,嗯……我在六车拳西……呃,六车师傅的手上,仍撑不过半分钟,以上。”

    听完这番话后,伊势寿想了片刻,这才说道:“我对你鬼道的进度十分满意,至于炮击类的破道,初时在修炼时便有一定的门槛,只要跨过了,之后的修行便会一帆风顺;此外,瞬步的话,我们族中的师匠对于此道并无太多涉猎,而我也没有时间细细指导你,所以这不是你的问题。”

    “至于白打,拳西那浑……咳,队长,从来不懂得手下留情,你有此表现已经十分不错了……”伊势寿安慰了一句,接着又突然问道:“但我发现,你似乎很讨厌修行白打?”

    “不,我没有讨厌。”伊势忍肯定地回道。

    “那么还是你不喜欢拳西?”

    乍然听得此问,伊势忍不禁沉默起来。

    在尸魂界中住了这么长的年头,伊势忍早就清楚明了这个世界,便是他前世所阅漫画-“死神”的世界,但这个认知叫他十分难以接受。在经过了最初的慌乱迷茫,到逐步镇定,其中虽花了不少时间,但好在他有个漫长的婴幼儿时期,足够他去渐渐适应这一切。

    但是,适应并不代表全然融入,前世的记忆仍对他有着深刻的影响,不说他对此世的父母亲所表现出的拘谨与淡漠,单说到伊势寿替他找的白打师傅-六车拳西,他便难以接受。

    前世的伊势寿因为厮混于不良帮派,而害死了自己挚亲的姐姐,故而此世的他从小就致力于修正自己的性格举止,全然以“君子”该有的德性操守来要求着自身。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伊势忍一直认为自己原先的性格已全然改变,但在一年多钱,当他与六车拳西面对面时,这才知道事情并不如他所想像的一般。

    即使伊势忍了解六车拳西只是性格较为豪放、粗鄙,更也不失善良本性,但每次只要感受到,对方身上所散发的那股草莽之气,仍是使得他不住回想到从前的自己,甚至让他心中所关压的“恶兽”也跟着蠢蠢欲动起来。

    所以,事实上伊势忍并不讨厌六车拳西,甚至还有些认同,但却畏惧与对方接触,因为他担心再这么下去,有朝一日他会变回从前的不良飙仔“浩宇”。

    过得良久,伊势寿看着自己儿子默然不语的模样,叹道:“唉,你呀……性格就跟你那去世的曾祖父一样拘直守礼。”

    听得此说法,伊势忍不禁一愣,微一思索后,这才发现伊势寿想错了,以为这是两者性格不合拍的缘故。

    伊势忍不愿去纠正这想法,当下静默地低下了头,作着无声的回应。

    “这样吧,我允许你不用去找拳西修练,但若拳西自己找来,你也不可以失了礼貌,知道吗?”伊势寿作出了妥协。

    “非常抱歉,让您难做了,父亲大人。”即使两人间的父子情谊仍有些隔阂,但伊势忍仍是感激对方的体贴。

    “嗯……”伊势寿点着头,不置可否,“其实今天找你来,除了关心你的修练进度外,还要通知你一件事,我已经帮你和七绪报名了下一届‘真央灵术院’的修业班。”

    “真央灵术院?”乍听此决定,伊势忍便皱起眉头,问道:“会不会太早了一点?我跟七绪都才十六岁,不是说只要在三十岁前,再报名进入学院就行了吗?”伊势忍的心中有些不满,因为进入“真央灵术院”就读,便代表着自己将失去一定的人身自由,不像如今能有这么多的时间,去寻找姐姐的踪迹。

    “因为一个特别的因素,下一届的真央灵术院将会迎来一个尊贵的‘真血’新生,他是尸魂界四大贵族之首、朽木家的第二顺位继承人-朽木白哉。”伊势寿如此说道,他非常清楚伊势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第九章 父子对谈(下)

    (小感慨,我自己也差点把伊势寿跟伊势忍搞混,真惭愧。)

    “所以您希望我们……”伊势忍的眉头愈加紧锁。

    “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迎合,我也不会要求你们做这种事,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和朽木白哉,维持一定的良好关系。”伊势寿解释道。

    “不需要特别对待?呵!”伊势忍冷笑一声,言语中隐含着熊熊怒火,“那为什么连七绪也要去?要知道她不如我,如今她的身形就与普通的孩童没有两样,即使她的智商高于常人,也不代表她已经能够面对战斗了。我想‘父亲大人’您应该没忘记吧……”

    “真央灵术院的修业层级最高只至‘六回生’,在校只有六年的时间,一旦毕业,依其成绩优异与否,选择淘汰或者进入护廷十三番服役。对于拥有死神天赋的七绪来讲,六年只是一段不长的时间,或许能使她长高几公分,但不足以让她的心志、体魄都有足够的成长。”

    身子微微前倾,伊势忍眯起双眸,沉声道:“到时候,七绪加入的护廷队,您就这么放心的让她去与‘虚’厮杀?还是,您愿意让她违反‘家族’固有的传统,留级以推延入队时间?”

    “身在这个位置,的确有些时候,我必须以一个族长、而非父亲的身份来做决定。没错,以族长的立场来说,我的确希望七绪将来能嫁入朽木家,所以才安排她提早入学,但同样的,我也是七绪的父亲,所以我不会用她的安危,以及幸福去做赌注。”

    “不论结果如何,在七绪毕业之前,我会运用贵族特权,以回归家族接受菁英教育的名义,替她申请暂时休学,至于你,我允许由你自己来做最终决定。”

    “这个……”既然伊势寿已做出了保证,伊势忍自然也熄了怒火。他十分清楚,伊势寿的这个决定,必须得承受不少非议,因为世人皆知所谓“**接受菁英教育”,只是一个藉口罢了,这条规则订立的起因,只是源于一名“中央四十六室”的成员对子女的溺爱,这才编织的遮羞面纱。

    大部分的贵族都对此心(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