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第 1 部分阅读

第 1 部分阅读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道歉启示

    作者今天外出,如今才回来,以我的龟速是赶不上今日更新了,只能明天补足。

    明天至少两更,俺发誓!

    序言 迟到的省悟

    (序言小雷,请见谅!)

    “你是不是又要去找你那些狐群狗党?”一名面目气质端庄秀美的女子喝问道,同时伸手扯住了正要推门离去的男子之衣角。

    “这是我自己的事,应该不需要你管吧?你是不是当小学老师当昏头了?”男子不耐烦地甩掉了女子的手,怒目瞪着女子。

    “什么不需要我管……我是你的姐姐啊!”女子委屈地说着,她凝望着眼前的弟弟,回忆着他从前的清秀样貌,在比对如今的满头紫发,以及鼻翼旁的鼻环,和两耳侧的三对耳饰,心中不禁满溢着哀伤。

    “姐姐?呵!”紫发紫发男子冷笑一声,“什么姐姐,是否需要我再一次提醒你,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我只是那一对狗男女、你的父母,为了庞大的遗产,领养回来的孩子而已!”

    “啪!”女子赏了男子一巴掌,浑然无视于对方变得狰狞的脸庞,怒声道:“闭嘴,我们不是这种人!”

    “你……”紫发男子手抚着发红的脸颊,并扬起另一只手来欲以反击,却在迟疑片刻后颓然放下,摔门离去,独留下女子的呜咽啜泣声回荡于宽阔的房屋中。

    ~~~~~~~~~~~~~~~~~~~

    在一个脏乱的房间里,十名男女挤于在这狭小的空间中,或坐或卧、彼此间嘻笑怒骂,即使偶有几名较为沉默者,也忙着吞云吐雾,以白墙为熄火垫、大地为烟灰缸,好不快活。

    “我刚才是不是说的太过份了……”紫发男子的身形倚于一角,手中无意识地翻着漫画,同时脑中思绪交杂,好似有两种声音不住辩论着。

    “不,你没错!那对狗男女趁你父母去世,占了你家药厂,霸了你老爸、老妈辛苦研究数年的药方,所以一切都是那些不要脸的东西的错!”脑袋中似乎有个恶魔低喃着。

    “但他们终究养了你八年啊,尤其他们也是药厂的股东、你父母的研究伙伴,这样做其实无可厚非……”一道光明驱散了紫发男子的阴暗思维,好似有位小天使逐渐浮现。

    “什么股东,还不是老爸、老妈看他们可怜,才分股份给他们;什么研究伙伴,回忆一下,你十岁以前,也没有听过他们研究出什么鸟蛋来……”恶魔急促地说着。

    “好、好……就算那对男女有错,但他们的女儿、你的姐姐有错吗?她怎么对待你的,你自己一清二楚。”小天使的声音又压过了恶魔,“不管怎样,你都应该道歉,想想从前……”

    “为什么要道歉,什么姐姐,她只是那对狗男女派来欺骗你的家伙,她也是个贪财的女人!”恶魔咆哮道。

    “你姐姐如果是个贪财的女人的话,她为什么要去当小学老师?为什么要拒绝富家公子的相亲?她是真心待你好的!”心中的小天使高声道,“想想从前,你刚被认养的时候,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她都会让给你,今天你伤透了她的心,一定要向她赔罪才行,例如送她她最喜欢的泰迪熊……”

    “泰迪熊!你竟然要一个男人去买那娘娘腔的东……”小恶魔尖声叫道。

    “啪!”恍惚间,漫画也翻到了最后一页,同时唤回紫发男子的神智,此时他的胸中郁气难纾,愤然将漫画我地一扔,问道:“虎子,下一集、漫画的下一集勒?”

    “什么下一集?”一名高壮的男子被漫画落地声给吓了一跳,往下一瞧,只见地面上横躺着一本漫画,封面印有“死神BLEACH-15”等字样,“哦,你说死神第十六集啊……没了!”

    “什么!”紫发男子怒目瞪着高壮男子。

    “你抽什么疯啊!我说没了,剩下的还在漫画店,老子没租!”

    “你说什么!”紫发男子愤然站起,双手握拳,作势欲扑。对于父母双亡的他来说,“老子”、“你娘”之类的话都是他的逆鳞。

    “什么我说什么!你娘的,耳背啊!”

    此时,本来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男女,心中同时“喀哒”一声,暗呼不妙的同时,也赶忙劝架拉人。

    “浩宇,你冷静一下,虎子是无意的……”

    “虎子,你明明知道浩宇不喜欢别人说这些,还乱说……”

    众人七嘴八舌地劝着,却发现是在作无用之功,双方仍是斗鸡似地互瞪着,并摆出择人欲噬的架势。

    这时一名好似老大哥一般的男子忽然横挡于两人面前,对着高壮男子说道:“虎子,大家都是兄弟,道声歉吧!”

    “但是,大哥……”

    “我说道歉!”那位大哥喝道。

    听得这声暴喝,高壮男子迟疑了片刻,最后咬牙愤然道:“为什么要我道歉,我看他今天心情不爽,好心借他漫画,他却把气出到我头上来,这叫什么朋友、这叫什么义气,这种兄弟不做也罢!”语毕,高壮男子便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去。

    “呃……”众人没料到事情会进展到这种情况,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咳……”大哥作势干咳一声,对着紫发男子劝解道:“浩宇,你也别气了,其实虎子也没恶意,只是嘴巴动得比脑子快,不小心说错话而已。”

    “嗯……”名为浩宇的紫发男子低下头来,闷不吭声,似乎也有些愧疚。霎时间,周遭的气氛为之一冷。

    “当老大真是麻烦……”大哥心中暗叹的同时,拍了拍手,“既然浩宇心情不好,我们就陪他去冲一冲吧!飙给那些破烂警车追!”说罢,又向众人使了个眼色,一旁男女猛然会意,也跟着大呼小叫起来。

    大哥拍了拍浩宇的肩膀,同时将一串钥匙塞进对方的手里,道:“走吧,浩宇,别低着头。老……呃,我的车借你骑,那可是我心爱的‘小老婆’,你可别操坏了。”

    “嗯……”浩宇看着掌心的车钥匙,霎时间,眼中浮现出危险的光芒。

    ~~~~~~~~~~~~~~~~~~~

    晚风徐徐,数道机车车影挟带着如雷声般的巨响,在车道间轰然掠过,好似鹰鹫闯进雁群中一般,将其他车辆惊得四下闪避。

    “操,拔掉消音器后就是爽!”迎着扑面而来的狂风,浩宇的紫发不住飞舞,他眯起眼打量四周,与同伴搜寻着“猎物”的踪影。

    此“猎物”当然不是指一般林中的灰兔野鹿,此时的身处之地虽名为“钢铁丛林”,却也不可能出现这些动物。如今,浩宇所寻觅的猎物指的是其他人车,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指他所看不爽的家伙。

    “嘿,猎物一号出现了。”浩宇目光一凝,随即身下机车右靠,朝着一旁年轻的学生情侣冲去。

    “啊!”本市政浓情密意的学生情侣忽然发现一阵轰响靠近,向后一望,随即惊叫起来,而那名男学生更是没种地松开了情人的手,赶忙向一旁店内躲去。

    “哈,废物!”浩宇高声笑骂道,操起腿间所夹的铝棒,像那名男学生敲去,听得对方的尖叫哀号,此时的他心除了浮现出做恶的快.感外,更有一丝替天行道的愉悦。

    “给这种男人骑,不如给我骑!”发泄一阵后,浩宇转头向正在他右后侧尖叫的女学生喊道。语毕,他又急驰而去,但那名男学生所演出的惨剧却仍未谢幕,因为后续跟上的其他损友们也跟着加入了战局。

    “爽!”浩宇一挥铝棒,将一旁汽车的后照镜打落,嘴角勾勒出欢快的弧度,心中的抑郁之气似乎也消散了不少,“猎物二号出现啰!”浩宇发现前方百余尺处,有一小型女用机车正缓速前进着。

    “真守规矩,这种慢腾腾的龟速,也要戴全罩式安全帽?”浩宇邪异一笑,“让我帮你催快油门吧!”想毕,他向后方同伴招了招手,又一指前方目标,宛若骑兵统帅一般,指挥着弟兄们向前冲锋。

    遥望着前方弟兄已将目标以三车并排的方式夹于其中,大呼小叫、又推又扯之余,大锁与球棒齐落,往对方的车灯与后车座虚晃,后方的浩宇不禁放声狂笑。

    陡然间,被包夹其中的小型机车加快了速度,两旁的不良少年在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反超而过,吃了一嘴的灰。

    “哈哈,真是一群废物,两台改装重机竟然被一台娘们骑的普通货色给反超,看来还是靠我出马!”讽刺声随着夜风飘荡,传入浩宇同伴的耳中,同一时间,浩宇所驾驶的重型机车已呼啸而过,赶上了前方奔逃的小型机车。

    追到了目标后,浩宇一边控制速度,与对方并驾齐驱,一边取笑道:“女人,你的骑术挺不错的们,要不要换个东西骑骑?例如……骑我?”

    “干麻不说话,为什么不叫出声来,害羞吗?”浩宇接着道,同时抬腿向对方的车身用力踢去。

    遭到了重击后,小型机车剧烈地摇晃起来,这时对方那戴着全罩式微转,忙乱中向浩宇瞥了一眼,接着好似愣了神一般,定住了目光。

    “哈哈,一般女人在这之前早就该尖叫了,你却是这么的勇敢,这么的矜持,让我不禁想送你一件礼物……”浩宇没有发现对方的异样,但看着对方好像不为所动的模样,胸口不禁升腾起一股火气,“该送你什么礼物好呢……”

    霎时间,浩宇露出疯狂的笑容,喊道:“就送你‘绝望’好了!”同一时间,手中铝棒网对方的车首挥去。

    “砰!”铝棒并没有击中目标,或者说浩宇本身就没有这种打算,但那本只是想吓唬人的举动,却造成了最严重的后果……

    那台小型机车撞上了街旁的变电箱,轰隆一声,车毁人亡。

    浩宇目瞪口呆地停下了车,片刻之后,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也追了上来,看到了如此情景,不禁心中大慌。

    “怎、怎么办……”一名头染成金黄|色的男子结巴问道,“她该、该不、不会死了吧?”

    “浑蛋!浩宇,你到底做、做了什么?完了……我们全完了……”老大哭丧着脸喊道。

    “我、我、我只是想吓吓她……我真的没打到她……”浩宇慌乱地解释着,却发现平日称兄道弟好伙伴皆一一转过车头,准备逃跑。

    “这些都要你负责,妈的!浩宇,我们全都被你害惨了!”老大颤抖的声线有如丧家之犬的哀号,“我不管了、不管了,我要先回家……”语毕,便疾驰而去,而其他人也跟着落荒而逃。

    茫然地看着“好兄弟们”的身影全都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范围,浩宇喃喃道:“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对、对,我也得赶快走,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

    浩宇跨上了机车,却在离去前鬼使神差地往那位遇难者望去。赫然间,他发现那名女骑士的倒卧处之旁,横搁着一个已被磨得破损的皮包,上头挂着三只可爱的泰迪熊,映照于幽幽的街灯之下,那可爱地微笑深深地印入了浩宇的眼帘中。

    刹那间,浩宇浑身剧烈颤抖着,他发现那个皮包与娃娃的样式令他十分的熟悉,“喀砰”一声,随着浩宇身体一软,那重型机车也跟着压于他的腿上,但此时他已无暇去顾及那疼痛,向着那名女骑士匍匐爬去。

    浩宇将手伸向女骑士的安全帽护镜处,犹疑了良久,猛地向上一掀……

    “不会吧!这不是真的……”

    “姐姐……”

    ~~~~~~~~~~~~~~~~~

    隔日,SH市日报头条,上头横书着大大的十六个字……

    “逆伦悲剧,飙车少年误杀亲姐,畏罪自尽!”

    第一章 伊势一族(上)

    流魂街,是所有普通魂魄离开现世,来到尸魂界后,所必须到达的地方,以净灵廷为中心,分别坐落于其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每个方位各自分为八十个区域,且每个区域都有各自的编号和名称。

    一般来说,流魂街的居住环境和治安状况反映在其编号上,编号越小者环境越好,如西第一区润林安就是食物丰足、治安与居住环境均理想的区域;相对的,编号乐大环境则越差,如北第八十区更木就是寸草不生、饥荒遍野,各人的魂魄互相杀戮来决定生存权利的区域。

    没有一个人,甚至是死后的灵魂愿意居住在不毛之地,但因为居住地有限、资源不足的缘故,并不能给予每个灵魂最合意的选择。

    故,尸魂界的统制阶层-“死神”,为了避免死后的灵魂因此发生争执,由执法机构-“中央四十六室”汇集尸魂界其他大小贵族的意见,颁布了“魂魄旅居条则”,在魂魄进入尸魂界后,统一聚集,以一周一次的规律,派发“整理券”,依照魂魄的死亡先后顺序、在凡间时的个人操守,以及当下死亡年龄等因素来考量,分配至不同地区。

    在法条的详尽架构下,“整理券”的分配方法自然有其条理与规则,但随着时光流逝,执法人员日渐懒散,有越来越多的死神在被分配至此工作时,以散漫的态度来配发整理券,甚至是以排队领取、凌空乱洒的粗陋方式来执行,因此最后造成了流魂接的治安混乱,进而影响整个尸魂界的安宁。

    “唉……卸下副队长职务,退位至七席似乎也没有变得比较轻松嘛!”一名留着整齐的小胡子、身着死霸装的男子叹气着,他看着眼前一望无际、正准备领取“整理券”的人海,顿时间就变得有气无力,喃喃咒骂道:“该死的六车拳西……”

    “咳咳,伊势副队……呃,七席,请慎言。”不远处,一名正忙着替流魂登记姓名的死神提醒道。

    听得此言,小胡子男人摇了摇手,摆出无所谓的表情,说道:“你放心吧,佐藤。拳西那家伙不会在意的……”

    “呵呵……”那名叫做佐藤的死神苦笑两声,便不接口,其实他也非常清楚伊势寿七席与现任九番队队长-六车拳西相交莫逆,只是因为自身对于队长的崇敬,而忍不住提了两句而已。

    事实上,伊势寿与六车拳西两人从小一同成长,一同于真央灵术院毕业,甚至一同加入九番队,直至成为九番队的正副队长。直至两年前,伊势寿因为自身家族事务的关系,辞去繁忙的九番队副队长职务,耍泼赖皮地退位至七席,两人的友情也未因此受到影响。

    看着眼前蜿蜒的人龙,伊势寿发出了牢骚:“原来发放‘整理券’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之前传出的那些将‘整理券’往天空一洒,就算发放完毕的死神,怕也是被这景象给吓疯了才会这么做的吧!”

    “唉,伊势寿七席,请慎言。”佐藤又劝道,同时手指了指天上。

    半年前,流魂街发生了一场可在尸魂界历史中重重抹上一笔的大规模械斗,造成无数人员伤亡,与资产损失,即使最后从净灵廷调派了大批的死神,也是花了极大的工夫才成功予以镇压。

    之后,震怒的“中央四十六室”启动了司法调查,派遣“刑军”明察暗访后,终于得知这场械斗的导火线早已藏了许久,是由百多年来发放“整理券”的积弊所造成,最后再由一场三区与四区间的小规模争执作为起始,点燃了这场席卷流魂街整个八十区的战争。

    得知起因后,“中央四十六室”为避免事端扩大,快刀斩乱麻地砍下了数名曾经负责发放整理券的死神之脑袋,并重新修改了相关的法律条文,要求未来尸魂界发放整礼券时,皆须由一名以上、拥有席位的死神席官监督,若是出事更会采取严苛的连坐制度,让整个负责的番队一同受罚,这才遏止了“整理券”发放的歪风。

    愣了片刻,伊势寿随即对着左藤感激地点了点头,随口乱骂道:“是是……当初那些死神中的败类真是该死,竟然让我们这些同袍遭到抹黑!中央四十六室真是做了件大快人心的决定啊!”

    同一刻,伊势寿也自我叮嘱着:‘伊势寿,既然你已决心要争夺家主之位,就该改掉那口无遮拦的性格,谨言慎行才对。’想到这,伊势寿便又重新投入工作之中,只是其思绪却是有些纷杂……

    伊势一族,尸魂界中的中级贵族,虽因为前几代的祖辈少有优秀人才,而走向下坡,但谁也不敢小觑这么一个家族的底蕴,毕竟贵族之衔是由尸魂界之主-灵王所册封,兼又有悠久的历史,谁也无法保证此家族中是否藏有什么奇招妙式,或者封禁的鬼道。

    如今的伊势一族,是由伊势寿的祖父所统帅,如今的他已至风中残烛之际,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在下一秒钟倒下,化作最纯粹的灵子,重归尸魂界。是故,伊势一族的族长之位已迫切地到了该传承之刻。

    原本以伊势寿副队长级别的实力,理应是继承家族族长最适当的人选,但因为他从小就性格顽劣,不讨族长、也就是自己的祖父欢心,兼之父亲死得又早,故使得其他叔伯、堂兄弟等生了异心。

    尽管以伊势寿的性格来说,他并不在乎族长之位,但以他身为族长继承优先候选者之姿,若是晋升失败,必将遭挟怨报复,即使到时他能以自身优异的武力镇压,但以近年来护廷十三番队的高死亡率来说,谁也无法保证他能永远庇荫自己所爱护的人们,所以为了自己的母亲、妻子等至亲之人,即使承接族长之务违了他的意愿,他也必须去争上一争。

    “为了挚爱之人,我不能推拖,更不能退缩!”伊势寿心中立下了誓言。

    “我必须改变!”

    正忙于工作的佐藤无意间回过头去,正好发现伊势寿的失神,他张了张嘴,想要提醒,却又作罢,因为他也十分清楚自己同袍、曾经的副队长如今有多苦恼,“还是先不要吵他好了。”

    “下一位!”佐藤挥了挥手,赶走了对于自身领取的“整理券”编号不满、还想争论的魂魄后,接着便见到一名面目老实的妇人,她抱着一名婴孩,颤抖着站在自己的眼前。

    古道热肠的佐藤温言道:“是在现世时与孩子一起丧生的吗?看来你也不容易,帮你找找前几区是否还有空屋好了……噫?”

    “你是叫做‘柳乐兰’吧?”见得那妇人怯怯地点头,佐藤又道:“根据十三番队的纪录,你在现世是被死神所‘魂葬’的,但当时你并没有带着一个婴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报、报告死神大人,妇人我进尸魂界时是孤身一人的,但在“魂魄暂时候置所”时,我发现了这个婴儿一个人躺在那边,我见他可怜,就带着他在所内四处寻找他的亲人,但却没有人应声,所以我只好一直抱着他……”妇人解释着,说到这却听她怀中婴儿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这个小孩似乎饿了很久了,但我、我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所以没办法喂他。”妇人羞红了脸,但仍细声道:“我只给他喝了点水,尊敬的死神大人,请问您可不可以找点东西给他吃。”语毕,她觑了眼佐藤的表情,发现对方似乎没有因为自己的言行而生气,反而是露出惊讶的神情来。

    第二章 伊势一族(下)

    '''CP|W:28|H:30|:C|U:file1。/chpters/20109/29/1722660634213496239783872330078。jpg'''伊势七绪,主角之妹

    “会肚子饿!”佐藤的心中有些震惊,“这么年幼的婴儿竟然会肚子饿?这不就代表他……”

    在尸魂界中,所有的魂魄大约可分为两种,第一种魂魄他们不需要饮食,只需要吸收尸魂界大气中的丰沛灵子,并饮用少量的水,便能维持生活机能,即使吃食,也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已;而第二种魂魄,则是如现世的人们一般,需要倚靠食物才能生活,这虽然比之其他魂魄麻烦,并且在尸魂界中生存较为不易,但也代表着这种魂魄拥有灵力,并且有着更远大的前途-成为一名“死神”。

    但依照常理来说,即使拥有死神天赋的魂魄,在尚处年幼时,也是只需要呼吸尸魂界中的灵子便能生存,直到他随着年龄而逐渐成长,身体运动所需耗费的能量愈来愈多,才需要靠摄食过活。

    如今,这名皮肤皱巴巴的婴儿看似不过刚出生没多久,竟然就需要食物,实在不得不让佐藤震惊。要知道,在尸魂界中也少见此种情况,会有这种状态的婴孩不是拥有古老的贵族血脉,要不就是由极为优秀的死神父母所孕育,而这婴儿只是一个刚从现世来的魂魄,就有如此能耐,自是让佐藤难以想像。

    “伊势七席,能麻烦你过来一下吗?”思索片刻后,佐藤决定请示上级来处理。

    “发生什么事,佐藤。”伊势寿来到了佐藤的身边,低声问道。

    “噫?”细心的佐藤突然发现伊势寿竟然稳重了许多,常挂在脸上那大大咧咧的神情竟已隐没不见,“今天真是令人惊奇的一天,才过没几分钟,伊势七席竟然变化这么大,莫非他刚才并不是在发呆,而是在思索着改变?”

    一边暗自揣测的同时,佐藤一边将自己的发现重新讲述了一遍,最后并询问该如何处理,毕竟以一个刚进尸魂界的魂魄,是没有能力支付需要饮食的孩子所耗的费用,更何况,这名婴儿与妇人柳乐兰还非亲非故的。

    听完佐藤的叙述后,伊势寿从妇人手中接过了婴儿,细心地查探起来。

    “好充沛的灵力!”伊势寿小心地释放自己的灵压,查探怀中婴儿相对的抵御力度,结果竟使得他大为惊讶。

    “这孩子就让……”伊势寿本想说“这孩子就让流魂街中其他有能力的家庭收养好了”,但他却又在紧要关头停住了嘴,暗思道:“这孩子非常有天赋,只要不出意外,在将来绝对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死神,更何况他还是个……男婴。”

    这时,伊势寿想到了族中竞争者攻讦自己的话:“连子嗣都没有的人,怎么有资格继承族长大位!”

    “美和子在半个月后就要临盆了,等到孩子出生,那些家伙也就会少了项攻击我的利器,但是……假若美和子产下的是一个女婴呢?”伊势寿沉思着,虽然他不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但并不代表族中那些有权势的长辈们没有这种想法,“尤其,现在还不能保证未来我的孩子能拥有死神的天赋。”

    “如果我现在收养了这个婴儿,让他假装是我的亲身骨肉,那么一切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他是男的,能够替‘伊势家’传宗接代,更重要的是他一出生就有强大的灵力,这种先天的才能,代表着血脉的纯净,只要我运作的好的话,甚至能让宗族大大长脸,让族中的其他老不死都支持我。”伊势寿一动此念,顿时有如野草般疯狂地滋长起来。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决定了,就收养他吧!”

    “就让什么?伊势七席,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佐藤奇怪地问道。

    伊势寿回过神来,道:“哦哦,我是在想东流魂街前五区中,是否有谁家有意愿收养孩子,”接着他又担心佐藤有所怀疑,接着解释道:“你也知道我负责东流魂街的家族事务,对于那边我比较熟悉。”

    “原来如此,”佐藤不疑有他,转头对着妇人笑道:“看来问题是解决了!好心的妇人啊,在你初临异地仍有如此良善的念头,实在难得,好心者当有好报,就把你分配到西流魂街的第一区‘润林安’吧!那里饮食丰足、治安与居住环境皆十分理想。”

    “谢谢死神大人、谢谢死神大人!”妇人感激地连声说道。

    将整理券分给妇人后,佐藤道:“那么你就退下吧。”

    “这个……”离去前,妇人迟疑地问道:“我将来还能见得到这个孩子吗?”

    佐藤没有计较妇人的无礼,说道:“虽然只差一个字,但东、西流魂街的距离是非常遥远的,未来应该是很难……”此时,他发现妇人似乎面有沮丧,便又改口道:“但缘份是世界上最神奇的联结物,谁也无法预料到未来会发生什么。”

    “不用替他担心,我们会替这孩子找到一对好心的养父母的,你说对吧,伊势七席!”

    “呃……对、对!”本来仍是神思缥缈的伊势寿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着左藤,以及安心告辞的妇人,眼中竟闪过一丝凶光。

    “这孩子的来历一定要保密,但是佐藤和那女人……我绝对不能留下破绽!”

    “不对、不对,我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伊势寿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跳,霎时间背部冷汗涔涔,“佐藤是个热心的好人,更是我的部下,我怎么可以有杀心,我虽然决心要保护自己的亲人,却也不能用卑下的手段啊!”

    就在此时,当伊势寿正在惊惧于自己的心性转变时,却没有发现,怀中的婴儿已睁开了本是紧闭的双眼,细细地打量着他。

    “又换了一个人吗?看来我真的是被‘收养’的命啊……”

    ~~~~~~~~~~~~~~~~~~~~~

    半个月后,净灵廷中级贵族“伊势”的家族庄园中,传来阵阵响亮的哭声,仆人们无论忠心,亦或怀有贰心者,皆奔相走告,云:族长之位的有力竞争者-“伊势寿”喜得一对龙凤双生子……

    兄名为“伊势忍”。

    妹名为“伊势七绪”。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三章 立誓向善

    在伊势寿喜得一对龙凤胎后,因为两个新生命的到来,替族风低调的伊势一族平添了几分喜庆的气氛,伊势寿每天忙于送往迎来之中,应对着平日好友的恭贺,亦或是怀有恶意之亲戚的虚情假意,直到半个月后,伊势一族的宅邸才重归平静,甚至更变得有如深潭般的死寂,但族内的任何人却都十分清楚,如今的潭底实是暗潮汹涌。

    第一次“晋升”为爸爸一职,对于伊势寿来讲实是获益匪浅,除了喜获一对儿女,自己的血脉得以延续外,他更是藉着子女的可爱面容,与自己的祖父,也就是如今伊势一族的族长冰释前嫌、关系大有改进,同时使得他族中地位蓦然提升不少。

    “为什么对我这种人渣,上天还要赐予我第二次生命呢?”躺在木制的婴儿车中,现世中的飙仔-浩宇,如今的“伊势忍”正静静地思考着,他实在想不通理应因弑亲而坠入地狱、受万鬼噬咬的他,为何能安祥地躺在这里。

    来到尸魂界的一个多月中,除了一开始因为被妇人抱在怀中,而无法动弹的关系,伊势忍过得并不安分。在被安置于伊势一族中后,他仍是质疑着自己的生存价值,甚至有着求死的举措。

    首先,他翻转过身躯,从躺变趴,想让自己因趴睡而窒息,却正巧被来查探的伊势寿给救了回来。

    接着,他在喝奶的同时,也不停下呼吸,想让自己噎死,但因为操作不得当,反倒因呛奶至咽喉气管,而喷了喂奶的伊势寿一脸。

    最后,别无他法的伊势忍,甚至打算绝食以求一死,但却被紧张万分的伊势寿用灌输灵子的方式“喂食”,最终害得自己浑身发疼。

    好在伊势忍手足无力、婴儿车旁又有护栏,让他无法从婴儿车上滚下,少了种自尽的方式,这也让伊势寿少操了一些心。

    就这样折腾了数天后,伊势忍的求死之心终于淡了下来,毕竟任谁也无法在自尽四次而不死后,还能保有旺盛的寻死之志。

    而伊势忍的这些举动,却也并不是全然无用,反而在阴错阳差之下,让自己的新任养父-伊势寿产生了愧疚之情,进而在未来真的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而非只是政治斗争所需的利器。

    因为收养伊势忍之事属于秘密,绝不能令外人得知,毕竟依照伊势寿的打算,伊势忍会在半个月后,被他的老婆美和子给“生下来”,成为自己的“亲生”儿子。

    由此也可知,伊势忍在“还没被生下”的半个月中,所有的照顾都得由伊势寿这个大男人来做,他手忙脚乱地帮伊势忍洗澡、慌张失措地换尿布、粗鲁地喂奶,这些“恶事”他都心理有数,更是满怀愧疚,如此一来,自然而然地他也就把伊势忍的求死举动当作是因为自己照顾不佳而造成的。

    “为什么是我再度拥有新的生命,而不是姐姐,为什么!”

    “该死的是我啊,是我这个浑蛋、浑蛋!”

    伊势忍仰躺在婴儿车上,好似傻愣了一般,两眼目光毫无焦距,身旁虽然传来阵阵自己妹妹-伊势七绪酣睡的呼噜声,却没办法使他回神。

    伊势忍脑中一片混乱,想到了前世姐姐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想到了曾经的家庭,想到了那群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狐朋狗友,想到了自己来到尸魂界后所遇到的一切,最后,他想到了一句话……

    “看来问题是解决了!好心的妇人啊,在你初临异地仍有如此善良的念头,实在难得,好心者当有好报,就把你分配……”说话之人的模样,伊势忍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但在此时,他脑中却一直重复回荡着对方所说的一句话,“好心者当有好报……好心者当有好报……好心者当有好报!”

    “对!好心者会有好报的,连我这种人渣都能重生,更别说是姐姐了。对、对……”想到这,伊势忍焦躁地扭动身躯,好似想要去寻找不知流落何处的姐姐,但这只是徒劳而已,以他如今身体的成长程度,就是连爬行也难,而这番举动,也只是害他吵醒了身旁本已熟睡的伊势七绪而已。

    “哇哇哇……”恼于被惊醒的伊势七绪放声大哭。

    “又怎么啦,不是睡了吗?”温柔的女声从隔壁的房中传来,接着和室的拉门被缓缓移开,一道纤细的身影冲冲跨过门槛,急步至婴儿车前。

    “乖,小绪绪不要哭哦!”女子轻轻地摇着婴儿车,安慰道。她是伊势七绪的生母,也就是伊势忍这一世的母亲-美和子。

    美和子面目雅致、性格温柔,因为对于尸魂界的魂魄来说,产后并不需要做月子,只需补足灵子即可,所以她在产女后除了休养了一日外,之后便全权接过了照顾两名婴儿的重责。

    “怎么了,阿忍你也被吵醒了吗?”美和子葱指一点伊势忍的鼻尖,笑问道,却不知害得伊势七绪大哭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小家伙。

    对于收养伊势忍这件事,美和子并没有丝毫不喜。本身就带有古时日本女子温顺性格的她,在从丈夫口中得知此决定后,除了一开始的惊讶外,之后便默默地接受,直到见了伊势忍可爱的模样后,心底的最后一丝抵触,更霎时间化为满腔的喜爱,将他当做了亲生子一般。

    在产下伊势七绪的前半个月,因为身旁总是会有两名女侍随行的缘故,美和子并不能亲自去照顾伊势忍,但其丈夫照料婴儿的方法却是由她所传授,但她自己身为一介尚未有子嗣的女子,虽有许多书面知识,但与其丈夫-伊势寿比较起来,仍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而已,因此伊势忍自然“被照顾”的凄惨无比。

    好在,如今苦难已过,美和子在恢复体力后,迅速地胜任了母亲一职,心细手巧的她对于照护婴幼儿所表现出来的技巧与耐心,根本不似一位新手妈妈,让前时虽是心有死志的伊势忍,也不禁暗呼相比于伊势寿的照顾,这前后半个月的差别,就宛如天堂与地狱一般。

    对于伊势忍来说,美和子所展露的慈爱他都一一看在眼里,但因为前世际遇的关系,他实在无法在短时间内就将对方当做自己的母亲,对于如今美和子轻声询问,他只能摆出傻笑来应付。

    “好想赶快长大啊……”伊势忍感慨着。他在被七绪与美和子折腾一番后,思绪已恢复了清明,同时也认清了现实,如今的他不能言,更是无法走动,根本无法去寻找自己的姐姐。

    同时,他的潜意识里似乎也了解,或许在这世界上根本不会有姐姐的身影,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尽管他打从心底根本不愿去碰触这一念头,但这隐约的想法,仍是制止了伊势忍心中的躁动。

    “那现在的我该做什么?快快长大?那根本是卖奶粉广告的无稽之谈……”想到这,突然间伊势忍又感到有些迷茫。

    “对了!就趁这几年,我先好好改正自己的性格,给姐姐一个惊喜!”

    “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当我成为她心目中的理想典范时。”

    伊势忍想起了姐姐那曾经令自己厌烦无比的苦劝:“知书达礼、持身以正、温文儒雅,有道德勇气,有正确的价值观,懂得什么是‘爱’……”

    “我发誓,一定要成为这种人!”

    仿佛在为自己打着气似的,伊势忍挥舞着小拳头,满心振奋。但可能上天仍是对他有所埋怨,不幸之事倏忽降临……

    他的小拳头敲到了一旁( 死神之守序与叛逆 http://www.xlawen.com/kan/6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