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暖夏不与冬安眠 > 暖夏不与冬安眠 第 1 部分阅读

第 1 部分阅读

    《暖夏不与冬安眠》

    【病重】一

    【ps。这篇是新文,虽然不是第一次写,但是由于小尸我太久没写了……可能文笔很生疏,如果不好看请原谅小尸。(捂脸)】

    市中心医院6楼35号病房内。

    “回来了啦。”

    “恩,妈。你怎么样了?”临夏放下手中的伞,看向病床上的妈妈。

    “临夏……我感觉我该走了。”床上的妈妈看着临夏一回来就不停忙碌的身影,垂下了眼。

    “妈……你别乱说。”本想端脸盆去打热水给妈妈洗脸的临夏放下脸盆坐到妈妈的旁边。

    妈妈望着临夏笑了笑:“该走的还是要走的……妈妈知道妈妈这病是治不好的……临夏……妈妈走了以后,你……能不能跟暮冬好好相处……”

    “妈,我跟他不是好好的吗……你就别瞎操心了,病迟早会好的。”临夏一想起妈妈的病就不由得红了眼圈,起身拿起脸盆去打水,“妈,我去打水给你洗脸。”临夏强扯了嘴角朝妈妈笑了一下,就大步走出病房。

    临夏并没有立马去打水而是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深思着,眼泪不自主的在眼眶里打圈。

    随后临夏起身后虽然面带微笑,可临夏的眼睛却一片通红。

    临夏慢慢走向打水房。

    “临夏,晚上好。”护士安奈朝去打水回来的临夏打招呼。

    “安奈姐姐晚上好。”临夏端着脸盆礼貌的朝安奈微笑。临夏本就长的清秀,这一笑更为她添了几分甜美。

    由于临夏这一楼的饮水机不知道怎么回事貌似坏掉了,临夏只好跑到楼下去打水。

    打完水,临夏端着脸盆小心翼翼的坐电梯走到母亲这一楼。

    “快快,35号病房的病人快不行了,叶医生!”当临夏端着脸盆在跨出电梯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护士阿姨秀媚的声音。

    秀媚阿姨在医院里是资深的护士,是暮冬请来专门看护妈妈的护士,平时临夏在上课没空照顾妈妈的时候都是她来照顾妈妈的。

    临夏把脸盆往旁边随意一搁,立马大步跑到母亲病房前拉住秀媚阿姨:“秀媚阿姨,我妈怎么了?”

    “临夏,现在你先不要急,你妈脑颅突然大出血,需要进行抢救。”秀媚阿姨在跟临夏解释完以后连忙赶去抢救室。

    “什么……”临夏在听到抢救这两个字,腿猛地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妈妈……妈妈……怎么会这样……暮冬……对……暮冬!

    临夏想起暮冬后就立刻从白棉裙里拿出手机,快速按下暮冬的电话。

    “暮冬……”在喊下暮冬名字的同时临夏的眼泪也随之落下。

    “暮冬……暮冬……妈在抢救室,你快来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临夏捂着嘴,眼泪直流,“你快来阿……”临夏就那么坐在地上不停的哭,手机在打完电话之后就被丢在一旁,临夏看着抢救室泣不成声。

    【ps。小尸乃渣渣一枚,写的不好还请各位原谅,各种捂脸。】

    【病重】二

    临夏想起暮冬后就立刻从白棉裙里拿出手机,快速按下暮冬的电话。

    “暮冬……”在喊下暮冬名字的同时临夏的眼泪也随之落下。

    “暮冬……暮冬……妈在抢救室,你快来好不好……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临夏捂着嘴,眼泪直流,“你快来阿……”临夏就那么坐在地上不停的哭,手机在打完电话之后就被丢在一旁,临夏看着抢救室泣不成声。

    *

    *

    *

    暮冬本就打算去医院里看妈妈了,半路在车上接到临夏的电话,立刻回档加速赶去医院。

    夜色在暮冬眼前飞越。繁华的街幻化成一条直线的光呈现在暮冬眼前,人来人往的大街不停的喧闹着也丝毫未勾去暮冬的注意力。

    回档,刹车,暮冬迅速讲车停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后就快速进入电梯坐到六楼。

    一下电梯暮冬远处就看到临夏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哭泣。

    夜本就已深,医院里更是只有值班的人,现在六楼值班的医生护士更是都在抢救室里抢救着。空荡荡的楼里只见临夏低头哭泣,只听临夏哭泣之声。

    暮冬沉默着慢慢走近临夏,蹲下身伸出手抱住临夏:“临夏……先起来吧,地上冷。”

    临夏一听到暮冬的声音就哭的更厉害了,在暮冬怀里如小孩子一边撕心肺裂的哭着。

    “临夏,起来吧……我们去门外一起等妈妈好不好?”暮冬就像在哄小孩一样哄着临夏,“不哭了,一会妈妈醒来看见你哭的那么丑是会笑话的。”

    终于,临夏不哭了抬起头看着暮冬。

    暮冬用自己衣服耐心的把临夏脸上的眼泪一下一下的擦掉,然后把临夏扶起来,认真的把临夏裙子上的灰尘给拍掉。然后微笑着牵着临夏的小手走向抢救室。

    临夏仰着头注视着暮冬,虽然临夏自己知道暮冬也很难过,毕竟妈妈每一次进抢救室,每一次救活的几率也就会降低。但暮冬依旧是微笑着照顾自己。

    临夏和暮冬坐在抢救室外等待着,临夏靠在暮冬身上,手扯着暮冬的毛衣,好像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觉得自己身边还是有人在的。

    因为哭了太久的缘故,临夏昏昏沉沉的靠在暮冬身上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之时已是次日暮夜。

    临夏慢慢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医院,暮冬趴在自己旁边沉睡着。

    “妈妈……”临夏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的母亲。

    临夏把点滴直接从自己手上拔掉。

    掀开被子想从床上起来去找母亲。

    无奈昨夜哭的太久身体缺乏盐分软绵绵的。脚刚碰地临夏的身子就倒了下去。

    暮冬听到声响也随之惊醒,发现临夏倒在地上,喊着妈妈。

    “临夏,你冷静点,妈现在在隔壁。”暮冬连忙起身去扶起临夏,“妈在休息,你先乖乖挂完盐水好不好?挂完了我再带你去看妈。”

    临夏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暮冬:“暮冬,就让我看一眼,拜托,看完我就回来好不好。”

    暮冬看着临夏,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妈不方便,临夏,你现在身体缺乏盐分,我们先挂完盐水,再去看妈。”

    “就一眼。暮冬。看完我就回来”

    “哎……好吧。我扶你过去。”暮冬小心翼翼的扶着临夏慢慢走。

    昨晚临夏哭的太厉害了,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导致身体缺乏盐分。

    临夏沉默着,呆泄的看着病床上的母亲。

    暮冬看着临夏那呆泄的样子,心就像被人揪着一样,开口:“我们回去吧。”

    “妈……会好的对吧。”临夏手轻柔的摸着门,仿佛在抚摸自己母亲的脸一样。

    “回去吧……”暮冬不管临夏愿不愿意,将临夏带回休息室。将刚好路过的安奈叫进来,给临夏重新打盐水。

    “暮冬……”安奈看向暮冬的眼中有毫不掩饰的爱恋。

    “临夏没事吧。”暮冬仿佛浑然不知,询问着临夏的事。

    “她没事,打完盐水就可以回去了。”安奈强扯着脸上的笑容,回答暮冬。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此刻就在自己的面前,却询问着他人的事,安奈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哀怨。

    “好的,谢谢。”暮冬礼貌的道了谢,“麻烦安奈了。”

    “不麻烦,叫我奈奈就好了,不用生疏。”安奈盘算着下一次与暮冬更进一步。

    床上的人儿呆呆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眼里似乎毫无焦距一般。

    安奈走了之后暮冬转向临夏,“临夏,打完盐水之后我带你去吃东西。”

    “怎么这么瘦?”暮冬看着临夏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轻声的说。

    【放弃】一

    暮冬带临夏去的是坐落在半山腰的中式餐馆。风景很优美,菜式精致,味道鲜美。临夏并没有吃很多,暮冬在一旁看着临夏吃,并没有动多少。

    最后一道菜上来的时候,暮冬轻轻的叫了临夏。

    临夏抬起头看向暮冬:“怎么了?”

    “我想跟你说说妈妈的事。”暮冬的声音有点颤抖,让临夏十分的不安,“本来是打算过些日子再告诉你的。”

    “什么事?”临夏死死的盯着暮冬,她知道暮冬的性格的如果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暮冬绝对不会犹豫的,“你说吧。”

    “妈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暮冬的声音很小心翼翼。

    临夏沉默了,呆呆的看着暮冬。

    “我觉得……”暮冬停顿了。

    临夏的手突然一颤,虽然暮冬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她的预感不太好,“继续说。”

    “我觉得……妈妈太辛苦了……”

    临夏垂下了眼:“我知道。”

    暮冬紧紧盯着临夏的眼睛,貌似是下了十分大的决心说:“我们放弃好不好?”

    临夏瞪大了眼,死死的盯着暮冬,好像要把暮冬看穿了一样:“你在开我玩笑?”

    暮冬抓住临夏颤抖的手:“让她走吧,如果她现在在这里的话她也不希望这样的对吧。”

    “你在说什么鬼话?你是她吗?你是不是嫌弃我跟她拖累你了?那么好阿,我自己的妈妈我自己照顾,不需要你。”临夏一把甩开暮冬的手,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暮冬。

    “她也是我妈妈!我们想想她的感受好不好?临夏,我拜托你理智点行不行!”暮冬一把按住临夏的肩膀,大声朝临夏喊着。

    餐厅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临夏跟暮冬的身上,就像看着怪物一样。

    临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暮冬,失望的摇了摇头冲出了餐厅,却发现不认识路,四次灯火通明,连个躲起来哭的地方都没有。临夏跌坐在暮冬的车旁,不停的咽唔着,只能卷缩着自己的身子将自己紧紧的抱住。

    一双黑色帆布鞋追了过来,停在临夏的视线前。暮冬俯下身子温柔的抱住临夏:“小夏。”

    临夏低着头咬住暮冬的手臂,眼泪再次滚滚而下。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放弃妈妈呢?怎么可以?

    “哎。”暮冬轻轻叹息着,蹲下身子任凭临夏咬着他的手臂,轻拍着临夏的背:“别哭,小夏,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不让妈妈走,绝对不让。”

    临夏松开了嘴,抬起头看着暮冬,眼里充满了失望:“暮冬,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就算全世界放弃妈妈我也无所谓,但是你……你不能,你怎么可以放弃呢?”

    “小夏,对不起。”暮冬将临夏搂进怀里。

    临夏泣不成声:“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小夏……对不起,我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对不起,对不起。”暮冬搂紧了临夏不停的道歉……道歉。

    就这样,静静的过了一会儿。

    暮冬将临夏抱起,打开车门,将临夏放了进去,“我先送你回家。”

    “好。”临夏看着眼前的餐厅,目光呆泄。

    暮冬心疼的看着临夏,犹豫了会儿,将车门关上,走到驾驶座上。

    暮冬看着临夏,半响,才启动车子。

    【放弃】二

    市著名的钻石ktv里。

    昏暗的ktv里,一位少女躺在一位少年身上高跷着二郎腿。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

    “晴慈,你电话。”少年拿起桌上不停在闪动的手机递给躺在身上的晴慈。

    晴慈朝少年笑了笑,接过手机,“喂,哪位?”

    “是我,暮冬。”

    “哦?暮大少爷找我?我可真受宠若惊。”晴慈的眼睛如同狐狸一般开始微微眯起。

    “晴慈。”少年的手抚上晴慈的脸庞。

    晴慈另一只手抚上少年的手,看着少年,“颜城,是暮冬。”

    “我知道。”颜城嘴角上扬,继续抚摸着晴慈的脸。

    “有何贵干。”晴慈起身关掉音响,将手机的扬声器打开,“颜城也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那边的暮冬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才开口:“晴慈,我妈妈……最近状况不是很好,你知道的对吧。”

    晴慈跟颜城听到暮冬在讲自己母亲时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下,半响,晴慈才反应过来:“当然。临夏有跟我讲过。怎么了?”

    随后,晴慈凑到颜城耳边:“暮冬不对劲。”

    “我妈妈已经不止一次让我放弃她了。”

    “哦?所以呢?”晴慈知道暮冬要说什么了,可惜……

    “晴慈,你是临夏最好的朋友对吧。”

    “当然!这个最好的朋友可不止是说说而已的。”晴慈将腿搁在茶几上,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意,眼神里满是讽刺。“不过你这个哥哥说不定就是了哦。”

    “晴慈,接下来我要拜托你一件事。”电话另一边暮冬没有理会晴慈的这句话,暮冬的声音越发低沉。

    “先别说拜托我什么事情,就先说这件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就可以了,我嘛,为人处世的规矩你是懂的。”晴慈朝手机抛了个媚眼,也不管暮冬是否能看得到,可眼中的讽刺丝毫未离去。

    “我知道,所以能不能答应。”那边暮冬的声音越来越低微,语气中满满的恳求。

    “问颜城了哦。”晴慈的双手环上颜城的脖子,凑近颜城的耳边,“这件事我也知道伯母的痛苦,临夏那边我会解决的,就是医生那边让你来。伯母越来越痛苦,临夏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暮冬也是。这件事情,我打算帮。”

    颜城的手拍了拍晴慈的脸:“胆子越来越大了诶,不错,暮冬,放心,这件事,我算是准了。我会一起的

    。”

    “好,那我先挂了。”暮冬最后几句话倒像是松了一口气。

    “嘟嘟嘟嘟……”

    “晴慈。”颜城的眼笑弯了,“胆子越来越大了哦。”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跟谁混的。”晴慈微微眯上眼睛,嘴角上扬。

    颜城挑起晴慈的下巴:“小妞不错,嘴够甜的阿,今儿个是嘴巴上摸了蜜糖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抹没抹蜜糖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晴慈凑近颜城的耳边轻说。

    “必须要试的阿,今儿个不试,以后的机会还会多吗?”颜城邪笑了一下,凑上晴慈的嘴,小心翼翼的吻着。

    晴慈满意的回吻过去。

    【放弃】三

    次日,晴慈让暮冬带临夏去郊外散散步。

    晴慈与颜城来到中心医院。

    晴慈双手插在口袋里,黑色中分短发随着晴慈走路的步伐往后飘,黑色的耳机挂在脖子上,紧身的铅笔裤紧紧的勾勒出晴慈那双修长的腿,黑松糕踏在地上的声音在医院里不停的回荡着。

    晴慈旁边的毫无疑问就是颜城。

    一米九的身高,凌乱的碎发肆意落在额头上,挂在脖子上的耳机跟晴慈是情侣的。

    在一个分叉时,晴慈与颜城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显然,晴慈是打算走到35号病房。

    “伯母,好久不见啊。”晴慈打开35号病房,微笑的看着病床上的女人。

    “伯母,我不知道暮冬有没有跟您提前讲过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先询问一下你的意见。”晴慈反锁了房门,微笑的靠近临夏妈妈。

    即便是面带微笑,此时此刻的晴慈也如同死神一般,慢慢靠近伯母。

    “伯母,请你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我会按照你的想法执行的,生或则死。”

    “晴慈,其实…我并…不是想…死,只是…我真的…不想…再…拖累…他们……兄妹俩了。”晴慈慢慢听着伯母讲话。

    “伯母,你放心吧,我会按照你的愿望实现的,伯母,十分钟够吗?,你有什么话想要对临夏或者暮冬讲的吗?”晴慈顺了顺秀发,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伯母。

    “好……晴慈……谢谢你……。”

    颜城走到六楼唯一的一间办公室。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请进。”

    得到回应的颜城毫不犹豫的进去:“叶医师在吗?”

    “请问你找我又什么事情吗?”坐在窗边的叶医师抬起头来看向颜城。

    “叶医师你好,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找你。”颜城依旧礼貌对待叶医师。

    叶医师尴尬的看了看刚好来巡查的巡查员:“这样貌似不太好吧。”

    “如果是巡查员的事,那么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颜城笑了笑,转过身走到巡查员面前说了几句话。

    叶医师听不见颜城对巡查员说了些什么,只见巡查员面带笑容满面春风的来到叶医师面前:“小叶,现在小陈在,你不用担心什么。”

    “蛤?”叶医师一脸茫然的看着巡查员。

    “放心,放心,我懂。”巡查员一脸暧昧的看了叶医师一眼。

    “蛤?”叶医师还是没听懂。

    “叶医师,既然没什么问题的话,那你能否出来一下。”颜城朝叶医师笑了笑。

    “哦,那好吧。”叶医师跟颜城走了出去。

    “叶医师,你好,我叫颜城。”颜城“友好”的朝叶医师微笑。

    “颜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叶医师开门见山,“我还有工作。”

    “叶医师毕业于大医学系,毕业以后就来到中心医院。工资虽然不低,但是上面有一个陈医师压着,一直升不了职。”颜城的眼里透露出一丝蔑视。

    “颜先生这跟你无关。”叶医师不满的看着颜城,“颜先生,有什么话就请直说。”

    “知道颜家所开的医院吗?没有丰富的经验是进不去的,虽然进去很难,但是工资可是你现在的好几倍。”

    “颜先生,你想告诉我什么?你有方法能让我进'医言'?”叶医师的脸上露出了向往。

    “35号病房里的病人,只要你能在不知不觉中把她做掉,你就能进'医言'。”颜城笑了笑,他早就算计好了,在这里,所有的医生最向往的工作的地方就是'医言'。

    “这……”叶医师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再说你也不一定……”

    虽然叶医师没有说下去,但是颜城知道叶医师想说什么,冷笑道:“再说一次,我姓颜。”

    “是是是是是。”叶医师听到颜城的话,狗腿的朝颜城笑了笑。

    “先走了,你的事情,记得,如果失败,你就别想再在医学界混下去了。”颜城冷笑着,走了。

    “是是是是是。颜少爷,你放心。”叶医师狗腿的朝颜城的方向笑着鞠躬。

    【离去】一

    临夏的失眠症一直没有好转的现象。常常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一看就是看到天亮。偶尔会进入浅眠,梦到妈妈跟她说再见,临夏就会一身冷汗的惊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看着日出。

    离暮冬带临夏出去散心没几天,夜深人静,唯有窗外树上的蝉鸣,临夏睁着一双大眼看着窗外的月亮。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除了蝉鸣,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临夏觉得心慌。

    “喂……”

    “你快下来,我在楼下等你。”

    没有问好,也没有再见。但是这一句匆忙的声音却让临夏有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

    该不会是妈妈吧……临夏连忙起身,随意披了件外套就跑出去了。

    暮冬已经在楼下等了,看见临夏匆忙的跑出来,没有多余的话语,也没有温柔的问候:“上车。”

    临夏没有回答,打开车门就匆匆坐了进去,还没坐稳,车已经飞速出去了。暮冬抿着嘴,半眯着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即使是关紧了窗户,临夏还是打从心底了发寒,那种从心底里冰凉而上的感觉,是害怕失去妈妈的极度恐惧。

    临夏转头看了看暮冬,半响,才艰难的开口:“是不是——妈妈……”

    暮冬看来临夏一眼,故作镇定的说:“我也是刚刚收到医院里的消息,一定不会有事的。”

    暮冬虽然知道晴慈跟颜城做事速度快,但是这一幕的来临,暮冬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车一路超速,不知闯了多少红灯。暮冬跟临夏基本上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急诊室,在他们的到的那一刻,急诊室的灯灭了。

    叶医师摇着头走出来,即便是努力想装‘我无能为力了’但是眼里的喜悦一直没离去。

    叶医师用一种十分悲痛以及抱歉的声音对临夏、暮冬说:“对不起……”

    临夏一脸震惊的看着叶医师,完全听不清叶医师之后说了些什么,腿软的需要暮冬将自己扶着才能勉强站着。

    空荡荡的走廊里,突然之间响起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在回荡着,不停地撕扯着临夏心中的伤口。它还未结痂呢。

    暮冬拍了拍临夏的肩,两人一起看着护士将妈妈推了出来。临夏想转过头不去看,却受不了控制,目光呆泄的看着那张惨白的脸。

    暮冬放开临夏,接过护士给的床单,将妈妈从头到脚都盖上。

    临夏捂住整张脸,摇了摇头,心不停的抽蓄着。

    “临夏……”暮冬的声音十分沙哑。

    “你什么都不要说,我不想听你说话。”临夏捂着脸尖叫,尖锐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内回荡。

    “临夏,面对吧。”暮冬的那一声叹息,飘入临夏的脑子里。

    临夏突然明白了,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护士推走了妈妈,临夏茫然的站在急诊室门口,本就雪白的脸上更加惨白了。双眼仿佛没有焦距一般。

    暮冬看着一滴眼泪都不掉的临夏,沉默的闭上了双眼,这就是现实啊。

    【离去】二

    妈妈的葬礼安排在第二天举行。

    临夏早已能平静面对这一切了,整个仪式中临夏一滴眼泪都不曾掉下。

    她知道妈妈最讨厌的就是她哭了。

    知道仪式完毕以后,晴慈才出现,她穿着一身黑衣,身后的颜城也穿了一身黑,打着一把黑伞。

    晴慈面无表情的将花放到墓前,走到临夏面前拍了拍临夏的肩。

    晴慈身后的颜城将黑伞递给临夏。

    临夏淡然的接过伞,将黑伞收拢,放在母亲墓前。

    晴慈看着临夏那张淡然的脸,无名火打从心底燃起:“临夏,你再这样也没用,现实你最终还是要面对的不是吗?”

    晴慈的清脆的声音扫过临夏的耳畔,在临夏心里慢慢划过。

    临夏抬起头来,淡漠的眼神扫过晴慈。

    晴慈失望的看着临夏。

    颜城拍了拍晴慈的肩,“她已经面对了。”

    “她这副不死不活的表情像是面对的吗?”晴慈邹紧眉头看着临夏。

    “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颜城叹了一口气。

    晴慈摇了摇头,扫了扫四周,发现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临夏和两位长辈还有几位男生,都低着头。或许是大家都穿着一身黑,晴慈才认不出哪个是暮冬,又或许暮冬他压根就没有来。

    晴慈来回扫了好几次,才确定是暮冬没有来。“暮冬人呢?”

    “不知道。”临夏轻声回答,声音低落到极度。

    “哎。”晴慈正打算拿手机打电话时,头顶传来声音。

    晴慈抬起头看颜城,笑了笑。

    “暮冬,是我、”颜城的声音充满了对暮冬的不满。

    “我问你人在哪,没有问你来还是不来。”颜城的音调逐渐升高。

    “过来。”

    “我让你过来,你废话别多。”颜城十分不满,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晴慈踮起脚抢过手机:“喂,暮冬。”

    “我话不多,给你十分钟,后果你自己看着办。”晴慈一句话说完就直接挂掉将手机递给颜城,“城,计时。”

    另一边的暮冬听到晴慈说后果自负后就有点不知所措,颜城的话他还能应付,但是换成晴慈的话他就没话说了。晴慈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自己的把柄在她手上不多,大多都是不重要的。

    这个后果可能就是这件事了。

    暮冬立即打开车门二话不说直接加速,一路飞速。

    临夏看着晴慈若有所思,垂下了眼帘。

    晴慈时不时问还有多少时间。

    再时间还只剩下半分钟的时候,小路上传来跑步声,颜城将手机放进口袋里。

    临夏没什么反应,还是依旧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妈妈,笑容明媚,满面春风。

    暮冬跑到临夏身后才停下,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晴慈跟颜城。

    暮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呆呆的看着临夏的背影。

    晴慈死按着额头再也不想说些什么了,靠在颜城的身上。

    那两位长辈也看不下去了,抹了抹眼角的泪:“小夏,我跟你舅公先走了。”

    “恩。”临夏点了点头,恩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两位长辈摇了摇头也就走了。

    几位男生也陆续离开,晴慈也呆不下去了,扯着颜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哥哥……”临夏转过头来,轻轻抱住暮冬。

    听到哥哥两个字,暮冬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回抱住临夏,“妹,哭吧。”

    “不想了。”临夏自嘲的笑了笑,“我们走吧。”

    “好……”

    【躲避】一

    说来也奇怪,晴慈虽然知道大占地面积大,但也不至于从葬礼到现在都没见到临夏吧。

    “诶诶诶,颜城,你就不觉得奇怪吗?我跟临夏虽然没有天天见面但是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碰到吧。”晴慈端着饭碗,咬着筷子紧皱眉头。

    颜城笑了笑:“大面积大,如果有人刻意想躲开某人,你以为这有多难。”

    “诶诶诶,你的意思是临夏故意躲我?”晴慈眯上了眼,咬紧了筷子。

    颜城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不是因为你,可能你还没那么重要吧。”说完,颜城还顺便指了指晴慈旁边正慢条斯理的吃饭的暮冬。

    晴慈无可奈何的将碗放下,按了按太阳|穴:“这话虽然听着不爽但是还是比有道理的,于是我说,暮大少爷,那事是你求我们的,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虽然你跟着我们没什么,但是,求你刷刷存在感好吗!你在这我们没意见阿!求你说两句话阿。”

    “我吃完了。”暮冬从口袋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擦了擦嘴巴。

    “卧槽,我不想再说什么了。”晴慈站了起来,一手插腰,一手指着颜城跟暮冬,“我要走了,你们俩留下来慢慢搞基去吧。”没等颜城跟暮冬反应过来,晴慈已经跑走了。

    晴慈一路跑到篮球场,晴慈抬头看了看男生们在打篮球。

    “天哪,那是晴慈。”

    “果然跟杂志上一模一样。”

    “好霸气阿!!”

    “女神!!!!”

    ……………………

    晴慈没有理会男生们,而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抬起头扫过篮球场上的男生,嘴角一勾,冷笑一声。

    “他看过来了!!!”

    “女神笑了!!!”

    ……………………

    图书馆坐落在篮球场的对面。

    晴慈将耳机带上,双手插在黑色皮衣的口袋里,神情淡然。纯黑的松糕踏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晴慈看着图书馆的大门,也懒得用手推开了,直接一脚踹开图书馆的门,扭了扭脖子,大步跨进图书馆。

    “晴慈怎么会来。”

    “哇塞,平时她不是不怎么来学校的吗?不是据说她连进图书馆都不屑吗?近距离看还是一样漂亮诶。霸气侧漏的感觉。好有范阿。”

    “我是第一次看见她本人的诶。”

    ……………………

    晴慈冷笑着走到图书馆最后一排的桌子。

    临夏披散着长发,白色的耳机塞在耳朵上,似乎是开着音乐,所以听不到外界的一切,也没有察觉到晴慈在旁边。又或者是她察觉到了,只不过不想理会而已。

    “临夏。”晴慈伸出手敲了敲桌子。

    “恩?”临夏闻声抬头,“晴慈?”临夏摘下耳机,看了看晴慈身旁,发现那人不在,像是松了一口气,“你怎么来了?”

    晴慈拉开临夏对面的椅子,顺手把耳机扯下:“放心他没来。”

    “你最近是不是特别闲?”临夏对晴慈轻笑。

    晴慈翻了个白眼,她这是为了谁?逗她呢:“这一个月的通告我都推掉了。”

    【躲避】二

    “你最近是不是特别闲?”临夏对晴慈轻笑。

    晴慈翻了个白眼,她这是为了谁?逗她呢:“这一个月的通告我都推掉了。”

    “怎么了?颜家的杂志没卖好?”临夏好笑的看了晴慈一眼。

    “诶诶诶,你这是怀疑我家颜城的能力是吧。”晴慈挑起二郎腿朝临夏抛了个白眼,“不开玩笑了,出去说吧,这回是真的有事。”

    晴慈说完站起身来,甩了甩头发,正打算转身走的时候,却发现临夏根本就没有打算起身,她坐在椅子上满眼笑意的看着自己。

    她要做什么。晴慈觉得临夏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

    刚想开口说话时,临夏的一句话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没有在躲他,只不过我发觉了些什么,比如说叶禾。”晴慈有点不知所措了。

    “出来说吧。”晴慈的声音有点微微的颤抖。

    “其实没什么的,在这里说也是一样的。”

    “给老子滚出来。”晴慈心里出现了莫名的烦躁感,一脚踹翻了旁边的椅子。

    “哎。”临夏将桌子上的书合上,站了起来,白色的长裙与乌黑的长发形成鲜明的对比,但临夏的脸上,确是一番诡异的笑容。

    晴慈走在临夏的前面。

    “晴……晴慈……晴慈小姐。”面前的小女生似乎是图书馆的管理员,只见她小心翼翼的站在晴慈面前低着头。

    “滚开。”晴慈黑着脸,声音十分低沉。

    “让开吧。颜家会负责的。”临夏似笑非笑的看着管理员。

    “是是是。”小女生连忙让开,脸上全是对晴慈的恐惧。

    临夏随着晴慈来到天台。

    “哎,晴慈,我没有躲你们。这是真的。”临夏靠在墙上,丝毫不介意灰黑的墙在自己纯白的裙子上留下痕迹。

    天格外的蓝。

    晴慈的情绪已经归为正常了,背对着临夏。

    “在妈妈走的那一天晚上,暮冬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去了叶禾那里。我以为我的世界已经崩塌了,我也随着他们一起走,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所以?不管你信不信,叶禾早就已经走了。你别傻呆呆的幻想着他活过来站在你面前跟那时候一样。”晴慈的声音突然扬起。

    “晴慈,那个根本就不是他的照片,就算他们再怎么相似。”临夏的笑有一种自我安慰的神情。

    “叶禾根本就不可能回来,他是确确实实的死了。”晴慈突然转过头来朝临夏大叫。

    “你们还想怎么骗我,那么久了,我妈妈都已经走了,只有叶禾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叶禾在哪里。”临夏的声音也随之扬起,眼泪顺着临夏的脸庞而下。

    “那暮冬呢,没了伯母跟叶禾你就活不下去了是吧。”晴慈转过身眼神里投满了失望,“颜城说你渡过了渡过了,这已经是你底线了,但是你根本就没有渡过,你根本就不愿意渡过,你根本就没有把暮冬放在心上。”

    “暮冬暮冬,你们根本就只在乎暮冬吧。”

    【躲避】三

    “暮冬暮冬,你们根本就只在乎暮冬吧。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能想象我在失去叶禾不就以后又失去妈妈的感受吗。”临夏突然爆发,“晴慈,你整天就知道打架,打架。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最亲密的死党,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在意过我是吧。”

    “临夏,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晴慈突然冷静下来,声音十分平静。

    临夏没有发觉哪里不对劲。

    “从一开始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暮冬吧,有了颜城一个人还不够是吧。还要暮冬来满足你的虚荣心是吧。那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现在我知道叶禾没死你就不甘心了是吧。口口声声说是我死党,背地里干了多少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身体早就已经不干净了吧,真脏阿。”临夏嘲讽的看着晴慈。

    晴慈面无表情,放在口袋里的双手不自觉的握起来:“临夏,不管你怎么说,也改变不了叶禾已经死了的事实,这是第一次,同样也是最后一次,下一次,我会让你明白我的底线连你也没资格一碰再碰。”

    “怎么,被我说中了是吧。到现在都不肯告诉我叶禾在哪里。”临夏抬起那张被眼泪覆盖的小脸,用一种极为讽刺的眼神看着晴慈,“是不是等所有喜欢我的男人一个个爱上你你才肯罢休。晴慈,到底要怎么样你的虚荣心才会被填满。”

    晴慈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用一种呆泄的目光看着临夏,半响才说出一句话:“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吧。”

    “难道不是吗?”临夏嘲讽的笑了笑,仿佛在讽刺晴慈的可笑。

    晴慈自嘲的回笑:“我自以为最好的朋友认为我是婊【和谐】子,我是应该笑笑她的无知呢,还是怎么样呢。”晴慈说完,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近临夏。( 暖夏不与冬安眠 http://www.xlawen.com/kan/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