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暖夏不与冬安眠 > 暖夏不与冬安眠 第 2 部分阅读

第 2 部分阅读

    临夏看着晴慈的表情,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晴慈摸了摸临夏的下巴,临夏突然瞪大了眼睛。

    这个动作只有在晴慈要……

    “啪。”

    临夏侧着脸,脸上浮现了一道红彤彤的巴掌印子,五指分明。临夏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一巴掌,是给你长个记性,我说过,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晴慈用一种极为可怕的眼神看着临夏。

    晴慈的右手抚上那道红印,轻轻的抚摸着,看起来十分温柔。

    但是临夏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温柔,反而感觉到的是满满的恐惧。因为她知道下一秒……

    “啪……”这一巴掌比上一次更狠。

    两道巴掌印重叠在一起覆盖在临夏白皙的脸庞上,临夏的眼泪一滴滴掉下。晴慈冷笑着:“这一巴掌是让你清醒清醒,叶禾死了,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临夏倒在地上,只是哭。

    “如果你的眼泪是水晶,那么你就富可敌国了。”晴慈并没有因为同情而对临夏手软。

    临夏边哭边大喊:“你还我叶禾,你还我叶禾……”

    晴慈没有离开,依旧是冷冷的站在一旁看着临夏。

    “求你了,告诉我,叶禾在哪。”哭到最后,临夏已用一种哀求的语气来对晴慈说话。

    “呵。”晴慈冷笑一声,一脚踹开临夏旁边的门,依旧是那样高高在上,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晴慈走了,临夏慢慢爬起来,用手抹掉脸上的泪痕,眼里满是对晴慈的恨意。

    【回·初识】一

    临夏一个人回到家,之前的眼泪早已干掉了,在临夏脸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痕迹。

    临夏将自己的身体甩在沙发上,眼睛十分酸疼。

    临夏闭上了眼回想着。

    似乎是在自己初中的时候认识晴慈的吧。

    那一天,乌云满天,我独自一个人走在那昏暗小巷里。

    “啦啦啦~。”因为明天要跟妈妈出去郊游的我正一脸兴奋的蹦着回家。

    “哟,小妹妹,一个人呐。”几个乡村非主流顶着怪异的发型长在我面前。

    我停下了脚步,汗颜中,低声喃喃道:“乡村非主流……”

    “小妹妹,跟哥哥我出去玩不,哥哥保证让你很爽的。”那个乡村非主流扯着诡异的笑容步步向我靠近。

    我脸色发白步步退后被三个乡村非主流堵在墙边。

    “小妹妹,不要害怕嘛,哥哥也是个好人阿。”我呸,你们要是好人还会来堵我吗。

    现在的场面让我十分尴尬,打到他们然后走?开玩笑,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

    “嗨美女们,在看什么呢。”一阵沙哑的声音从乡村非主流的身后传来。

    我能看见那些非主流在变脸,红橙黄绿青蓝紫。

    乡村非主流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只看见一个一身黑的短发女生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晴慈?她怎么会在这里?

    “正调戏小妹妹呢?嗯哼?”晴慈一蹦一跳的来到乡村非主流面前,面脸的笑意。

    “哟,妹妹你也想跟哥哥我们一起玩?”一个头顶着黄|色头发的男子猥琐的看着晴慈。

    “诶~妹妹我才不要跟黄毛一起玩呢。”晴慈脸上那温暖的笑意顿时全无,取代而之的是一张布满嘲讽小脸,“你们长的太丑了,不符合我的审美观。”

    “你!!!”黄毛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兄弟们……”

    还没等黄毛说完,晴慈就一拳打在黄毛的肚子上:“这只是三成力气。”

    晴慈还没等黄毛们反应过来,就变戏法似的手里变出一根铁棍。

    晴慈甩着铁棍,“真是的,那么没用还混什么。”晴慈冷笑着,“资本在哪里?还混。”我真的觉得她的气场好大。

    晴慈的铁棍不知是怎么甩的,她后面那些准备打她的乡村非主流头上都出现一个大包。

    晴慈停下甩棍,一脚踹在黄毛身上:“记住,老子叫晴慈。连老子都敢惹,你是活腻了吧。”

    晴慈一个横扫腿把黄毛给搁到了。

    我觉得我的面容有点扭曲了,为什么同样是女生就这样不同。我也有点想要气场了。

    “你你你……算你狠。”旁边的乡村非主流扶起黄毛,瞪了晴慈一眼就狼狈的跑走了。

    “嗨同学你好。同校的,我是初二七班的晴慈。有事没事可以来找我玩。”晴慈朝我眨了眨眼睛以后就走了。

    其实她没有必要向我介绍的,晴慈这个名字自己早就听了不知道几百遍了。

    安浅扶起来的大红人,颜家公子的未婚妻,又是晴家的大小姐,还是初二段段花。

    这样的红人谁没有听说过。

    不过,初二七班?他也在哪里。

    【回·初识】二

    【小尸:才喜欢男神没多久就被男神给拒绝了,也对,小尸成绩不好,长相不好,写文也不好,性格也差,他怎么可能答应我的呢。】

    第二天的我自然是没什么心情跟妈妈去郊游了。

    “妈,我不想去了。”我扯着妈妈的的袖子摇啊摇。

    “但是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小冬都已经来了。”妈妈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听到妈妈念暮冬我的脸立马就黑了:“为什么他要来。”

    “小冬……”妈妈突然是想起什么似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小夏阿……你不可以这样子。”

    “够了,妈妈,自从暮叔叔带着暮冬搬到隔壁以后,你天天就知道暮冬暮冬,你有没有想过我阿。”我突然爆发起来。平时整天听妈妈念叨暮冬也就算了,这次郊游妈妈竟然也瞒着我邀请了暮冬。

    “小夏,你不可以这样子的啊。”妈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叮……”门铃响了,我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暮冬来了。

    妈妈正打算起身开门时,我已经抢在她面前去开门了。

    打开门,一看,果然是暮冬。

    我讨厌暮冬:“你来干什么。”

    “我……”暮冬他看见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

    我冷色道:“你不好好呆在家里来我家做什么。”

    “我……我……”我看见暮冬脸上的尴尬心里的快感油然而生。

    “小冬来了啊。”妈妈来了,我转头看妈妈的时候能看见她眼里全是对暮冬的温柔。

    果然暮冬最讨人厌了。

    “小夏,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进去啊。小冬也进来。”妈妈毫不掩饰自己对暮冬的关心,这一点让我非常的不爽。

    “好,谢谢伯母。”暮冬十分礼貌的对妈妈微笑。

    我不以为然,不就是会装了点吗。

    “小冬啊。”妈妈把暮冬拉到沙发上去,“小夏,去倒杯水来给小冬。”

    “知道了。”我皱了皱眉,转身去厨房倒水了。

    没妈的就是厚脸皮,我这样想着,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杯子。

    我黑着脸,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暮冬面前。

    看着暮冬脸上那尴尬的笑,我心里产生一种快感。

    我轻蔑的看着暮冬笑了笑,转身坐到妈妈旁边。

    “小冬啊,你是在七班的吧,小夏正好在你们隔壁,你们以后一起回家吧。”

    什么?让我跟他一起回家?妈,你是在开我玩笑吧。我黑着脸,怒瞪着暮冬。

    暮冬看着我看他的眼神,表情似乎有点受伤:“伯母,这不太好吧,小夏看起来也不像是同意的样子。”

    算他识相,谁要跟他一起回家。

    "小夏也是很愿意的。怎么会不愿意呢。"妈妈的笑好美,可惜不是对着我。

    我冷笑了一声:"切。"谁会跟这种人走,开玩笑。我要是跟他一起回家我还不如去死。

    "阿姨,这样不太好吧,我看之前小夏都是一个人回家的,如果一下子就跟我一起回家肯定会不习惯的。"

    "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小冬阿,你不要介意,小夏这人就是怕生。"

    【回·初识】三

    什么叫做怕生?妈,我这明摆着是讨厌他好不好。别逗了。

    “妈,我还是喜欢一个回家。”我说。

    “说什么话呢,你一个女孩子回家我不放心,以后跟小冬一起回家。”妈妈瞪了我一眼,然后回头与暮冬继续聊天。

    切,谁要跟他一起回家,只不过是外人而已,凭什么闯进别人的生活里。

    “我先回房间。”我随便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了。

    真的很讨厌暮冬那家伙啊!为什么妈妈偏偏要我跟他在一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关上门,将自己的身体甩在床上。

    哎,什么时候上课啊,好想叶禾啊。

    叶禾是谁?他是初二段的帅哥哦~可是总是一副呆萌的样子,很可爱的一位帅哥。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在追他呢。

    想了会儿叶禾我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叶禾他人真的很好呢,我从初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跟他见面的时候,他那张温柔的笑容就已经迷惑了我的心。从那时起,我就时刻关注着他,每天放学都会准时去看他打篮球,但每次暮冬都在,所以我也不会待很久。

    即便我知道怎么才能跟他做朋友,可是……我才不要跟那个暮冬有接触呢!!!

    周末什么的还不快点过去!

    突然很想去上学。

    虽然周末不用读书,没有上午,可是,也没有他。

    我站起身,走到书柜旁边,眼神扫过书柜上的小说,最后目光锁定《盗墓笔记》,这是我最喜欢看的书,每次看这本书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拿起那本《盗墓笔记》翻了几页。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

    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断裂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

    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相信

    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就算我忙恋爱 把你冷冻结冰

    你也不会恨我 只是骂我几句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确定

    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我的弦外之音 我的有口无心

    我离不开drling更离不开你

    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

    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断裂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

    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相信

    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就算我忙恋爱 把你冷冻结冰

    你也不会恨我 只是骂我几句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确定

    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我的弦外之音 我的有口无心

    我离不开drling更离不开你

    铃声响了一半,我才发觉电话响了。

    放下手中的《盗墓笔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喂?”

    “是我,暮冬,今天对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

    “so?”我冷笑。

    “总之,对不起,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

    “既然你知道我讨厌你,那你还来接近我?”没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他说话。

    “临夏,不管怎么样,明天都要务必跟我一起回去可以吗?”

    “我凭什么答应你?”别逗了。

    “这一次,作秀给阿姨看。我可以帮你追叶禾,这是我能给的。”

    “叶禾?”我有点惊慌了,“你……怎么知道的?”

    “每次我跟叶禾在一起打篮球的时候你都在不是吗?好了,不废话,答不答应。”

    “就一天?”

    “恩。”

    “好。”

    【回·初识】四

    【小尸:昨晚打字打了近两千的时候,小尸我智商低下,还没保存,跑去看烟火,结果碰到插头……成功关机。。。。。我还没保存呢!!!!!qq】

    繁琐的课程随着时光流逝着。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口照耀在我脸上,我慢慢收拾着书包。

    很快就收拾好了,现在只用等暮冬过来叫我了。

    “那个,临夏在吗?”我似乎听到暮冬的声音了。

    “暮冬?找临夏?临夏,段草找~”

    “神经病。”我低声骂道,“来了。”

    我将书包背起,走向暮冬。

    “走吧。”他轻声道,“一会等我打篮球再回家可以吗?”

    “好。”我答应道。

    我跟着他走到篮球场上,篮球场上我看见了叶禾跟晴慈,还有几位是自己不认识的。

    "哟,是你阿。"晴慈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笑,"暮冬女朋友?"

    "晴慈,别乱讲。"暮冬皱眉,听晴慈这样讲,连忙回头看我。应该认为我会介意吧。

    "冬的女朋友?"叶禾的目光投向我这边。看了几眼之后又转了回去。

    “不是啦。”暮冬无奈的看着晴慈,“大姐,我求你了,你就别瞎起哄了行吗?”

    “哎呀呀,暮冬你也真是的,交了女朋友,都带过来了,还瞎扯蛋,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明白的啦,你还装什么啊。”晴慈笑了笑,走到我旁边。她的个子好高啊,还穿着松糕鞋,至少也有一米七五左右吧。站在一米五六的我旁边,简直是天差地别。“我叫你小夏可以的吧。既然是暮冬介绍来的,那就由我来帮他介绍吧。”说着,晴慈朝远处的一位男生招了招手,让他过来,“这是我的未婚妻!”当晴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愣住了……未婚妻?男的未婚妻?

    “你好,我叫颜城。”那位男生走了过来,向我打了声招呼,他的个头至少也在一米八以上,乌黑的头发漂亮得让人咋舌,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挺直的鼻梁、光滑的皮肤、薄薄的嘴唇。

    “你好,我是临夏。”

    好帅的人,我第一次看见比叶禾还要帅的人。

    在我快要看呆的情况下,我听见了叶禾的声音。

    “冬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叶禾疑惑的目光在我身上转来转去,“不过,还是欢迎你,你好,我是叶禾,叶子的叶,禾苗的禾。”叶禾的身高不是很高,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嘴角上扬,浮现出一抹温柔。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些温柔深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敌意。

    应该是错觉吧,他那么温柔怎么会有敌意呢。

    “那个……叶……叶禾……你好,我叫……临夏,即将来临的夏天。”

    “哈哈哈,我一直都说叶禾你的名字绕口嘛,还不相信,现在信了吧!”晴慈大笑着,嘲笑叶禾。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我只不过……只不过……只不过是紧张而已。

    “晴慈你去死可好。”叶禾微笑着。

    【回·初识】五

    “不好!”晴慈朝叶禾吐了吐舌头。

    “问个问题行吗?”叶禾突然笑的很jq,“你的性别是什么?”

    “砰。”叶禾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拳头落在叶禾头上。我抬起头看,是颜城。

    “叶禾,敢骂我媳妇,你要死?”颜城眯起眼,丢出一句话来。

    暮冬在一旁嘀咕:“其实我也早想知道晴慈是男是女了。”

    叶禾气不过,听到暮冬在一旁嘀咕:“冬,我都被打了,你怎么还在那里干看着,你不是也很好奇嘛。”

    “去去去,别向我撒娇,之前没女的,向我撒娇行,现在来女生了,去向女生撒娇去。”暮冬皱眉,淡淡吐出这一句。

    谁知……“砰!”颜城二话不说直接一拳砸了上去。

    “次奥!管我什么事情。凭什么打我?”暮冬无奈捂着被打的地方,不停的朝颜城跟晴慈翻白眼。

    “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们俩到底谁是媳妇谁是相公啊?”我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疑惑问出。

    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

    “当然我是相公。”晴慈!为什么你可以回答的那么坚决?

    “你觉得我像是媳妇吗?”颜城……可以请不要反问好吗?你让我怎么回答?

    在一旁的暮冬忍不住插嘴:“他妈平时就想知道你们俩谁攻谁受了,今儿个一定要告诉我啊!”

    “城,请不要相信他们,他们表面上是这样子,实际上只不过是在骂我不是女生,尤其是暮冬!该治治了。”晴慈俯下身子,用手挽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声,“不要问我的性别,颜城会误认为你是在骂我不是女人。懂?”

    我点了点头。

    “喂喂喂,你们不要这样子,小夏是我介绍过来的,不能欺负。”暮冬说着把我从晴慈这边给扯到他背后去。

    “哎呀呀,冬,平时见你不碰女人,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叶禾边说边微笑看着我。

    我似乎看到他眼底对我散发的丝丝敌意。

    今天我是怎么了?脑子坏掉了吗?叶禾怎么可能对我有敌意?

    “去去去。别来瞎折腾我,这位给你乱折腾。”暮冬说着将我推向叶禾。

    “啊?我?”我被意识到自己被推向叶禾时,脸不由自主的烧了起来。

    “哎呀呀,你舍得啊。”等我反应过来时,叶禾已经将我抱在怀里,“既然舍得,就给我了吧,舍不得就算了。”

    “去去去,我今儿个不待了!”暮冬将自己的外套甩在肩上,背起书包,“小夏,我们先走吧。”

    “等等!”叶禾突然大叫起来。

    我抬起头,却看到叶禾的表情有点扭曲。

    晴慈在一旁微笑,似乎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是……颜城的表情却是十分惊讶的。

    “冬,你跟小夏一起回家?”叶禾问。

    “是啊,不然呢?”暮冬很平常的回答着。

    “你不是一直都一个人回去的吗?”

    “偶尔搭个伴不会死人的。”暮冬拿起我的书包,抬起头看看着我,“小夏,该走了。”

    【回·初识】六

    “你们……真的在交往?”

    “都说了没有,纯属你们自己瞎想了啊,我是单身,小夏是单身,百分百普通朋友,或则你们可以想象她是我妹妹,那也是一样的,我就是单纯的把她介绍给你们认识。”暮冬不耐烦的解释,“还不放开,抱够了没。我还要回家呢。”

    “知道啦知道啦,你很烦诶。”叶禾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将我松开,“废话真多。”

    暮冬见我被放开了,立马扯着我的手走了,“先走了,你们自个玩、”

    “暮冬,走好。”晴慈在后面挥了挥手。

    直到走到他们看不见的时候我才甩开暮冬的手,大步走到暮冬前面。

    “小夏你等一下。”

    “我跟你没有熟到你可以不直呼我名字而称呼我小名。”

    “小夏你听我讲完。”

    “很抱歉,我没有这个义务,我们的交易里只包括我今天跟你一起走回去还有你帮我追叶禾,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我转过身,冷冷的打断,“你有心情让我听你讲完,怎么不去多想想怎么帮我追叶禾。”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那么我为什么要肯定你的能力?”

    “如果我可以让叶禾主动来跟你告白,跟你交往呢?”暮冬笑了笑,用一种‘你肯定会答应我’的眼神看着我。

    可是,他似乎忘记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暮冬,你别太自大了。”我嘲讽着,“你连之前的条件能不能做到都是一个问题不是吗?”

    “自大?小夏,你要是愿意相信我,你就不会那么觉得了。”暮冬笑弯了眼,如月牙儿一般,“而且,我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会做到。”

    “对啊,我不相信你。”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前一个条件,你就不怕我做些什么事情来吗?”暮冬好笑的看着我。

    “你……”我愤怒的看着他,虽然自己一直讨厌他,虽然他一直在夺走属于自己的母爱。但是威胁……这是第一次。

    心里满是对他的反感与厌恶。

    暮冬走近几步,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你要是听话一点,我又何必这样子对你呢。既然我说了我可以帮你,那么就说明我对这件事有信心。我有能力做到,你要相信我啊。”

    他的手掌很大,但是没有一丝的温度,冰凉透底,肆意在我头上揉来揉去。

    明明很温馨的一个动作,但是我的心里,只能感觉到……好恶心。

    我皱着眉,一掌拍开在我头上的手:“暮冬,你别太过分了。”

    “我没有说过我是君子。”

    我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再睁开,只听到自己说:“说吧,这次你的要求又是什么、”

    “小夏,从一开始就这样子不就好了吗。”暮冬顿了顿,然后……“乖乖听我的话,把我当做朋友,以后一起回去。”

    我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想的,只记得自己听到暮冬的要求后,内心很茫然,很麻木。

    但是……最后,我还是答应他了。。。。。。

    【回·日子】一

    又是一早清晨。

    从那天起,暮冬每天早晨都会在我家客厅准时出现。连续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断过。看来他是铁了心了。

    窗外的天灰蒙蒙的。

    秋天,总有种失落的感觉,正如我现在的心情一般。

    “咚咚咚。”来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暮冬。

    “小夏,再不出来等会上课就迟到了。

    “我知道了。”我将书包甩在肩上,随声敷衍了一下。

    转头看了看窗外。

    纵然自以为自己是不个普通人,不会屈服于这种人之下。

    其实说到底自己根本就是个jin人。

    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今天会下雨。”暮冬见我穿件裙子出来,笑了笑。

    “不关你的事。”我看了看手表,“我要走了。你别跟个老妈子一样多嘴了。”

    “小夏。你这话怎么说的,人家小冬在关心你。”从厨房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谁稀罕他关心?”我冷笑,然后拿了把伞走出家门。

    暮冬随即跟了出来。

    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着。

    我不愿意停下等他,也不愿意他追上与我并肩。

    他知道我的想法,也迁就着我。

    到了学校,自然很多人多次目睹我与他一起来学校。

    流言蜚语。

    八卦的速度真快。

    这不……自家开始了。

    “哟,临夏。”这是我们班的班花,月琴。从初一起就喜欢暮冬。

    但是暮冬一直没什么表示。没答应也没有拒绝。

    “有事吗?”我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月琴。

    “临夏,你魅力真大啊,从外面就能闻到你的so气了,你是怎么勾引到暮冬的啊。”月琴笑了笑,她旁边的女生也随声附和。

    “就是就是。”

    “jin人啊就是不一样。跟个so狐狸一样呢。”

    “临夏妹妹不如也教教我们把,哪天我也去勾引个过来。”

    “哪能啊,人家怎么敢教了,不怕万一你把暮少爷勾引走了,人家靠谁呢。”

    “一群逗比在讲什么?我也来一起谈谈不?”一阵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群女生就转头过去看。

    “晴慈?你来六班干什么。”月琴不满的邹起眉头。

    “怎么?你不满意?”晴慈笑了笑,甩了甩头发,走了过来。

    月琴的脸上明显有着厌恶,但是嘴上依旧……“哪能啊,我对晴慈姐可是很欢迎的。”

    “哦?是吗?呵……我可看不出来。”晴慈的声音很沙哑,不看晴慈的脸根本就想象不出来,晴慈是个大美女。

    月琴笑了笑,故作熟人般的挽住晴慈的手:“晴慈姐,这里狐狸的so气太大了,咱们出去走走。”

    “是吗?你也知道自己身上的so气啊?那还挽着我的手?”晴慈冷笑着甩开月琴的手,反去摸了摸月琴的下巴。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月琴周围的女生全部瞪大了眼,倒吸一口气。

    “月琴啊月琴,你应该知道我跟暮冬的关系,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却在这里欺负我的朋友……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晴慈的手捏住了月琴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月琴,我跟暮冬没有关系。”我不管她们相不相信。

    反正我解释了,你们爱听不听。

    我就是个jin人。

    从头到尾都是。

    我微微一笑,微勾嘴角。

    但是下一秒……我却听到了……

    【回·日子】二

    “哦?是吗?我最近可是都看见冬跟你一起来上课的。”叶禾说着从后门笑着走进来。

    “我喜欢的人不是他。”我听到叶禾说的话……连忙解释。

    “那你……”叶禾还没说完,晴慈就阴着脸打断:“话别太多。”

    “我……知道了。”叶禾本还想说几句的,但是看着晴慈的脸色,也就没说下去了。

    “等我一起走。”晴慈说。

    “知道了,你快点。”叶禾点点头。

    “月琴啊月琴。”晴慈摸了摸月琴的下巴。

    月琴瞪大了眼,“晴慈姐,我知道错了……不要……求你。我家跟你家的合同……我回去立马让我爸签。”

    “晴家那么大,还需要你家的一份合同?”晴慈鄙夷的笑了笑,下一秒……

    “啪。”只见晴慈一个巴掌甩了月琴的脸上。

    月琴的脸色很惨白。

    晴慈的力道很重。

    一个巴掌印子就那么刻在月琴的脸上。

    “打完了?”叶禾打了打哈欠,“回班级吧。”

    “再让我看到你针对临夏。可不是一巴掌的事情了。”晴慈冷笑一声走到叶禾身边挽着叶禾,走出六班。

    “临夏,真有你的啊。”月琴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我,“真有种的,tm的。你给我等着。”月琴说完一脚踹翻我旁边的桌子,“别tm以为有晴慈罩我就动不了你了。tm晴慈算个什么狗东西。”

    “在别人背后说坏话是不好的行为。”我冷笑一声,然后把旁边翻到的桌子抬起来。

    “临夏,有没有人说过你就是个jin人。”月琴笑了笑,然后靠近我,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并没有理会月琴说的那句话,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明明喜欢的是叶禾,勾引的却是暮冬,你真有种啊,连暮冬都喜欢上你了。

    “我们走。”月琴鄙夷的笑了笑,然后带着那群女生走开了。

    我知道,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的结束的。

    喜欢暮冬的人多了去了,敢来闹事的当然不会只有这些。

    这一整个星期,我想我都不能够安宁了。

    才一个上午不到,就又来了。不过,我高估了这速度。

    “临夏是哪个bio子。给我出来。”初三的学姐吧、大姐大。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抬起头,看着门口来的学姐。

    “出来,找你有事。”

    我站起身,走了出去,我知道,就算我不愿意出去,她们也会把我拉出去的。

    至于地点嘛,普遍女厕所。

    我被拉到女厕所里,外面有人看着,门口有人看着,旁边都有人围着,为首的那个搬了张椅子过来坐着,嘴里叼着烟,一副女王的姿态看着我。

    “暮冬看上的就是这个丫头片子?”为首的女生看了我一眼,“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我叫慕玢,外面人称我为‘残风’。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不知道。”

    “标准学霸啊。”慕玢旁边的女生开口。

    “怎么,就这样还当得起暮冬的女朋友?”慕玢站起来,把烟吐到一边,用手拍了拍我的胸……“没肉。”然后摸了摸我的脸,“不美。”

    再看了看我的身高,“矮的要死。”

    “真tm的搞不懂暮冬。”慕玢鄙夷的看着我。

    【回·日子】三

    然后又坐回椅子上,“临夏,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一人三巴掌,甩完我们立马走。”

    慕玢带来的人很多,明显是不想便宜我。

    笑死,说的好听。

    暮冬,这下子,你拿什么威胁我。我怎么能够被你威胁呢。

    “还等什么,我先。”慕玢旁边的一个女生走到我旁边来,转了个圈,“要什么没什么,三无少女。切。”

    “砰。”看门的那个女生不知道怎么回事,倒躺在门旁边,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样子。

    “残风,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一面。”是晴慈,她的声音很特别,一听就可以听的出来,“是混够了?要来闹个大的,然后隐退?”

    “晴慈姐,怎么,这事跟你有关系?”慕玢一脸‘不关你的事,给我走开’。

    “怎么,我朋友要被打了,我还要在旁边干站着,用不用鼓个掌?”晴慈笑了笑,推开围着我的女生,走到我旁边。

    慕玢干笑了一下:“虽说是你的人,但是这货勾引暮冬,我跟姐妹们都不服气。这样吧,我们一人一巴掌,这事就算过去了。”

    “跟我谈条件?你拿什么谈?”

    “诶诶诶,晴慈姐,看你是安姐的人份上,我今儿个还尊敬你,喊你一声姐。不然你哪来的资本当姐,还不是靠安姐的。年纪轻轻,没本事,靠长辈,靠男人,能靠的到都是你自己的本事,但是别以为自己有本事就可以不顾长辈了,虽然我们‘残风’姐没你混的好,但是我们‘残风’姐靠的那是实力。”慕玢旁边的女生沉不住气对着晴慈大叫起来。

    “慕玢,没有人告诉你,调教不好自己的下手是代表自己没能力吗?”晴慈没有理会那女生,而是笑眯眯的对慕玢讽刺起来。

    慕玢倒也没在意:“晴慈姐,是我管教不疏,但是今儿个,临夏必须留下。”

    “那我要是说今儿个,临夏必须跟我走呢。”

    “一对一?”

    “你们全部对我一人也可以。”晴慈笑了笑,“现在,操场。”

    “好,姐妹们。”慕玢笑了笑,站起身来。

    晴慈拉着我从左门走进操场里。

    而慕玢……带着她的姐妹们从右门。

    我拉住晴慈的手:“不要打。”

    “这有什么的,临夏,记住,对别人太仁慈就是让自己走向无间地狱。”说完这句话,晴慈像是想起什么很痛苦的事,脸色很难看,“那感觉,你承受不了。比死还难受。别看他们的人都很瘦弱,就两个人甩你两个巴掌,你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别打,就算我挨几个巴掌我也不在意。”我扯住她的手,抬起头求她。

    “你不在意,他会在意。”晴慈笑了笑,将我的手推开。

    即便被推开了,我还是继续用手抓住她的手臂。

    “不要这样子,会让我以为你觉得我没用,会输。”晴慈扬起她那招牌笑容。“反正我只打一会,一会以后他就会到。”

    他是谁?跟前一个他是同一个人吗?

    他……是他吗?

    【回·日子】四

    【小尸:这是开学第一次发文,也是这次学期最后一次……禁网什么的就是那么的坑爹。不好意思了,下一次更新就是暑假了,妹子们,暑假见~。】

    “没什么不值得的。”晴慈耸耸肩,看着慕玢的脸蛋两边都的红肿的老大一块,“脸都肿成这样了,还能说话,你真坚强。”

    “拜你所赐。”慕玢强扯着笑脸。

    “还要过吗?‘残风’朋友对我来说不是时间的问题。我没有那么长的时间,说不定我明天就死了,又或者哪天意外,所以,朋友我不会用时间去考虑我值不值得为她付出。”晴慈将头发上的绳子扯下来。

    “那么快就搞定了?”颜城从操场门里慢慢走进来,“慕玢,要不要我给你检查检查?”

    “不用了,至少断了一根。”慕玢后面的姐妹们看见慕玢招了招手,立马涌上来将慕玢扶起,“晴慈,你下手越来越重了,这么一摔,我断了肯定不止一根。”

    “都断了还有什么心思在这里说笑,给老子快滚去医院吧。”晴慈邹着眉头看着慕玢,“我现在看到你就烦了,我还要去找安,要不要带她去看你。”

    “得了,就我现在这副样子,给她看到我还要不要活,本来可以接你几招的,估计是太久没动了。”慕玢被姐妹们扶着,“不过我劝你,最好最近给我安抚点,那个越来越浓了。”

    不知道是为什么,晴慈听前一句时脸色还好,后一句脸色整个阴沉了下来:“我事最好你不要管,你给我好好想想你自己吧,这伤势要躺好几天吧。”

    “不开玩笑,是真的,我刚刚靠近你的时候……”慕玢还没有说完,晴慈就黑着脸打断她说的话,“闭嘴,你们几个,还不赶快把她送医院里去,还想不想活着了。”晴慈指着慕玢旁边的女生大骂,“慕玢的伤势要是严重了,我tm明天就把你的腿给打断。”

    “我……我。”被指的那个女生欲哭无泪啊,管他何事啊。

    “你什么你,行了快带我去医院吧。”慕玢也看不下去了,“快去医院吧。”

    “行了,没事的。”颜城笑着揉了揉晴慈的头,“我又不?( 暖夏不与冬安眠 http://www.xlawen.com/kan/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