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32 部分阅读

第 32 部分阅读

    w且淮胃静荒茏魅魏尾慰迹撬玫牡胤皆谟冢懈隹梢运嫔硇睦系?br />

    “小心点,那个家伙的能力是空间系的,具体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避开攻击的,所以你找好机会,想办法把我扔过去!”富岳十分严肃地说道,“宇智波流落在外的眼睛除了宇智波斑之外,就只有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意外身亡的宇智波带土。”

    “不过现在看样子,宇智波带土应该是没有死,而且还掌握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富岳迅速地解释道,“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事情的,所以更要小心。”

    “我知道了。”佐助一边战斗一边应道,“鸣人,配合我!”

    “哦!”鸣人说着便跟了过去。

    他们俩在这几年里一直在一起战斗,配合起来分外默契,一句话一个字都能让彼此明白对方的意思,因此当鸣人进行了佯攻之后,佐助果断地就将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带土压根就没有察觉到对方扔过来了个什么东西,下意识地就使用神威将那个疑似是暗器的东西转移走了。

    “喂佐助!”过了没多久,富岳那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声音便在佐助的脑海里响了起来,“这个家伙可以将身体的一部分转移到这边的空间来,你们尽管放手揍他!里面的部分就让我来解决!”

    “鸣人!”佐助迅速地叫道,“攻击了!”

    “哦!”鸣人直接甩出一个风遁螺旋手里剑来,朝着对方的腰间准确的切了过去。

    “哼!”完全不曾发现对方居然发现了他这个忍术一大弱点的带土毫不犹豫地就一如既往地使用空间忍术躲了开去,然后毫不意外地被藏在他空间之中的富岳痛殴了一顿。

    鸣人那边的战斗进入正轨,就连晓组织本身的人也在众多的白绝面前停下了手来。

    “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恶心死了!”迪达拉还好一点,能坐在粘土飞鸟上飞行,“怎么感觉就连炸都炸不完!?”

    被他夹在手里只剩下半个身体的蝎指挥着身旁的各种人偶不断地攻击着白绝,“之前就觉得那个家伙不对头,但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这样的情况可是一点都不符合我的想法的!”从一旁找机会跳上迪达拉的飞鸟的角都十分恼火,“飞段那个白痴不用管他,鬼鲛也找不到影子了!”

    “看来只能能躲起来了。”蝎冷静地分析道,“数量实在太多了,就算是我也没办法阻止他们。”

    “旦那说的不错,只能跟那些家伙汇合起来了,我可不想死的那么不艺术,嗯!”迪达拉恼火地一拍粘土鸟,朝着光圈的范围直飞过去。

    进入光圈范围里的众人都忍不住地松了口气,在光芒照射的范围之内,白绝们根本无法进入。一旦踏进来身体就会破碎,就算他们再怎么数量众多,面对这样完全就是无解的诡异招数,他们也不想白白浪费生命。

    “麻烦,真的是非常麻烦。”黑绝站在一处看着下方的大混战,有些烦闷,“事情变化得太厉害了,难道说只能去俯身到那个奇怪的家伙身上了么?”

    “有点危险,不,是危险过头了。”黑绝听着白绝转述过来,白野威对斑说的话,让他也忍不住地吃惊,“那个家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神树的事情?就连那些事情都清楚,但是神树是不会说话,绝对不会。”

    就算是白野威展现出了十分不可思议的能力出来,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忍者认可他说的自己是神明这样的话。要知道当初黑绝的同胞兄弟六道仙人也不是什么神明,更何况活了如此之久,目标就是复活自己母亲辉夜姬的黑绝?

    只有一点无可置疑,那个叫白野威的家伙一定有很大的问题。

    “居然在这种只差一点点的情况下出现这样的问题。”黑绝觉得很苦恼,虽然说现在收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到时候人选就会变得非常麻烦。千手跟宇智波这两族人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活下来的就算能够有后代,血统也必然不如以前那样纯净。

    “真是失策!”黑绝有些郁闷地说道,“早知道就应该多留两个下来好繁衍后代。”

    “黑绝大人,计划还要进行么?”白绝悄声问道。

    “已经到了这地步,万一失败的话又不知道要等待多久。”黑绝咬了咬牙,“反正那个家伙的目标也是让神树开花,只要让我找到机会……”

    “黑绝大人,斑已经朝着这边的方向过来了。”白绝忽然说道,“是否要躲避?”

    “不,不必。”黑绝很清楚,斑就算被对方的话所动摇,也不会轻易就跟自己翻脸,更重要的是,身为大筒木辉夜最后的儿子,他的保命能力之多根本就不是斑所知道的。

    重新凝结身体之后的斑在确认过哪怕是自己的须佐能乎也无法靠近那个恐怖的大火球之后,只能选择退避了开去。他的脸色非常不好,被一个完全强于自己的人耍着玩一样地打了半天,最后就连语言之间的说话都被他抓到了其他的话题上去,虽然还不至于让自己动摇,但是的确足够让他产生怀疑。

    而且那些白绝破碎的时候出现的东西……

    如果白绝真的是他使用千手柱间的细胞培养出来的东西,根本不可能会有那些东西才是,而且那些人影的打扮……

    斑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冲了过来,底下的白绝们都是他的垫脚石,直奔到黑绝身边之后,他忽然冷声问道,“黑绝,白绝到底是怎么诞生的?”

    “斑大人,你在说什么啊,我就是诞生于您的阴阳遁术啊。”黑绝就好像是什么也没有察觉一样地说道。

    “哼。”斑握紧了手里的大扇子,没有继续说话。

    第118章 混战(六)

    白野威在天上漂浮着,不得不说,神树需要的查克拉量非常的巨大,毕竟是所有尾兽的集合体,就算是将他的力量转化成查克拉填充进去也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更别提他还分出了不少力气去净化一整片范围的土地,使得白绝们无法踏入。

    时间有点紧张啊,但是加快的话……白野威看着那边从焦黑变成正常的树枝,果断地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好在事情的发展总算还符合他的想法,有着光芒的庇佑,忍者们也都聚集了起来,就算是那几个所谓的叛忍,也在这样不合常理的情况下果断收手,将目标重新定在白绝以及幕后操作者身上。

    小南艰难第带着长门一路冲进来的时候,就算是角都也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在看到长门的眼眶里只剩下黑漆漆的两个窟窿之后,他更是有了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你们,晓组织的人么?”跑了一圈救了好多人的波风水门终于有功夫可以歇歇了,他看到这个跟自己妻子有着一样颜色头发的少年,立刻就意识到他很有可能也是漩涡一族的人。

    “嗯,佩恩是晓组织的首领,这样的话也只能说是以前是吧。”小南很悲伤,她回忆起了当初第一次看到面具男的事情,“果然,我们是被利用了么?”

    “利用?”波风水门敏锐地察觉到了她话语中的不甘心,“怎么回事?”

    “当时的弥彦明明说过的,但是我们还是因为仇恨的关系被那个男人利用了。”小南很是悲伤,当年的那个戴面具的男人第一次来到晓组织的时候,就曾对长门说过很多蛊惑的话语,但是那个时候的弥彦还活着,那个总是很清醒很睿智的少年同伴还活着,他拒绝了对方的诱惑。但是他还是死了,在山椒鱼半藏的攻击之下死了。在那之后,那个面具男的蛊惑之下,晓组织的目标也改变了,就连他们也变了。

    “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他们的目标竟然是长门的眼睛。”小南有些咬牙切齿。

    “漩涡一族的人?”玖辛奈看到自己的丈夫在跟两个晓组织的人对话,连忙走了过去,一眼就看到漩涡长门那明显的红色头发。

    “这个家伙就是佩恩?有着轮回眼的人?”玖辛奈在听完丈夫的介绍之后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不可能的,虽然漩涡一族事实上来说是千手一族的远亲,同样有着仙人之体,但是只继承了仙人之体强大生命力的漩涡一族是不可能拥有轮回眼的。绝对不可能!”

    “你胡说,长门明明是自己觉醒的轮回眼,他……”不能小南辩驳,玖辛奈已经开口说道,“跟这小子这样的半吊子不一样,我是接受了漩涡一族传承的人,漩涡一族是绝对不可能自然觉醒轮回眼的。”

    “那样的话他的眼睛一定是别的什么人移植给他的!”波风水门肯定地说道。

    “怎么会……”小南忽然想起在自己等人相遇之前,长门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忍者,如果在那个时候被人做了什么手脚的话,他自己完全没有那个实力去察觉到这一点的。

    “如果说那双眼睛不是他的东西,那问题可就大了。”波风水门忍不住地说道,再想起自己本应在三战之中就死去的弟子,他有了个十分不妙的预感。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土影的脸色非常糟糕,他本来就有点上年纪了,刚刚的一番奔波下来,他的老腰又开始隐隐作痛,“我们这这边勉强还能有这道不知道能持续到什么时候的光芒保护,村子里要怎么办!”

    “就算是我,刚才那样一番转移下来,现在的查克拉剩余的也不多了。”波风水门露出个苦笑来,“只能相信他们了。”

    听到他的话,众人都沉默了下来,要知道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被波风水门使用飞雷神之术从白绝大军里救出来的,救了那么多人,波风水门要是还能精神奕奕就有鬼了。

    这边的他们在头疼,另一边的鸣人他们则跟带土打得分外激烈。

    不得不说宇智波带土的能力确实十分强大,宇智波的力量在他手里发挥到了极致,就算比不上宇智波斑,他兼具了千手柱间的木遁能力还是让两人吃了不少亏。好在他的神威已经彻底不能用了,不然两人会更加头疼。

    宇智波带土也很吃惊,他的神威理论上来说只有跟他拥有同一双写轮眼的卡卡西才可能进入,但是现在却不知道对方到底做了什么,尽然也弄了一个人进去!而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张脸明明应该是属于早就死掉的宇智波富岳的!

    如果不是在战斗中间的话,他一定会很有兴趣去好好了解一下那个看起来明明就是宇智波富岳的人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既不是秽土转生也不是复活。可是现在却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这个富岳明显要比当年他所知道的那个宇智波富岳来的强得多,在神威的异空间里那家伙纯以体术就差点把他揍得不要不要的。

    躲进去要对付另一个家伙,不躲进去要面对同样级别的两个人的攻击。

    更重要的是,随着战斗,他能感觉的出来,眼前的两个小鬼正在变得越来越强。

    简直无法理解。

    两个小鬼居然在战斗之中飞快地成长起来,以一种他完全无法理解的方式。

    “风遁超大玉螺旋手里剑!”

    “炎遁须佐能乎加具土命!”

    鸣人跟佐助同时怒吼着朝他攻击过来,两个人的忍术在接触的瞬间融合在了一起。风涨火势,黑色的火焰以一种无可抵御的可怕气势朝着带土飞了过去。

    “别开玩笑了!”宇智波带土奋力还击,却不想那样一个巨大无比的忍术只是一个幌子,两个人竟然已经贴近了过来。

    两人的拳头狠狠地揍上了他的面具,在面具的崩裂声中,宇智波带土倒飞了出去。

    “不要小看了我们!”两个少年发出了怒吼。

    白野威看了一眼那边,对两个人的成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外围的白绝们也意识到这边无法轻易靠近,便在斑的指挥下开始朝着各大忍村前进。

    好在这个位置实在算不上多么的近,真的要跑到村子去肯定要花费相当的时间,但是让白野威担心的是,那些家伙一路上总是不太可能会安然无事。那样多的白绝经过村庄的话,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灾祸。

    得让他们出不去才行!白野威皱紧了眉头。

    “居然会执着于这样的东西么?”斑一直在注意白野威的动向,他很快就发现了这个诡异的存在烦恼的问题所在,“哼,绝,不要去管那些在光圈范围里的家伙了,将路上碰到的所有人给我斩尽杀绝!”

    黑绝愣了愣,随即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了解。”

    白野威立刻就感觉到,底下的白绝们忽然变得杀气四溢,虽然之前的时候他们也充满了攻击性,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毁灭性。

    “糟糕,那家伙该不会……”虽然不知道宇智波斑是怎么操作那些本该属于大筒木辉夜的人偶兵团的,但是如果真的放着不管的话,这些家伙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恐怖灾害。

    那样的话就算他解决了神树的问题,忍者也会因为制造灭绝人性的大屠杀而被永远唾弃。哪怕做出那些事情的其实并不能算是忍者。

    “才不会让你这么做!”白野威忽然抬起手来在半空中挥舞起来,就像是在空中画画一样,“疾风!吹雪!”

    忽如起来的,一阵剧烈的旋风吹拂了起来,旋风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无视冰雪的结晶。

    “虽然这样的做法可能会让你们觉得很不舒服,不过对不起了!”白野威猛地向下一挥手,卷着冰雪的狂风汹涌地朝着底下的白绝吹了过去。

    冰雪在半空中就变成了如同刀剑一样的东西,带着无尽威势坠落下来的时候,哪怕白绝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依然被冰雪刺穿了身体,生生钉在了地上。

    “这个家伙……”斑大吃一惊,从宇智波家流出下来的资料里,十尾的确可以做到类似的天地异变,但是就算是十尾甚至是六道仙人都必须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个家伙居然……

    “再来一次,吹雪!!!”白野威看到了这个状态,也顾不得风雪对底下其他生物的危害了,直接便画出了所有笔业之中最危险的一个来。

    无数的冰晶从天而降,硬是在白绝大军的外围制造出来一整圈冰墙来。

    “这个就是白野威的力量吗?”波风水门见状也忍不住地苦笑了起来,“这还真是,神明大人的力量呢。”

    第119章 混战(完)

    “完蛋了,这下要连墨水也没有了。”感受到灵力的匮竭,白野威有些无奈地托着腮帮子坐在半空中,“啊啊,这下又要延长好些时间才能让神树恢复过来了,不过总算好在将这些白色的家伙都给关起来了,漏出去的,应该不成气候。”

    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了,自从重新恢复实力以来,他就几乎没有再感受到这样的状况了。他叹了口气,戴上一个金色的护符来,体内的灵力以先前数倍的速度恢复了起来,然后源源不断地流转着,化作查克拉投入神树之中。

    “开什么玩笑!”斑也感受得到,外道魔像之中已经开始逐渐地填充上了查克拉,那应该是九头尾兽才有可能填满的恐怖无底洞,现在居然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的家伙凭着一己之力就做到了?

    黑绝没有开口,他也很吃惊,在他看来,自从他的母亲大人,大筒木辉夜死去之后,这世界上就不可能再有拥有如此庞大查克拉的存在才是。不过没关系,那个奇怪的家伙目标是让神树开花,只要神树开花了,母亲大人的复活也就触手可及了。

    “让神树复活,实现无限月读的必须是我,也只能是我!”斑恼怒地向另一头看去,那边的宇智波带土已经被打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了,“真是没有用的废物,既然如此也只能让你现在就将你欠下的恩情还给我了!”

    “外道·轮回天生之术!”宇智波斑迅速地结印,黑色的奇怪物质便从那边的带土身上冒了出来。

    本来揍人揍得很爽的两人看到这一幕,连忙退了开去。

    “怎么回事?”就连在宇智波带土的神威空间里的宇智波富岳也被弹了出来。

    “啊啊啊啊!!!”带土在嘶吼声中双手不由自主地结为巳印,原本的黑色头发瞬间就变得苍白,本来看起来就十分麻烦的苦瓜脸,这下看起来更显苍老。

    “这是!”如此大规模的查克拉波动,就算是在光圈范围里的众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波风水门二话不说,直接就发动了飞雷神之术,造型奇特的苦无瞬间便将带土的身体几乎切成两半。

    “带土!”看着倒下去的人,波风水门发出了感慨的声音,“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你做下这些事情来的。”

    “老……师……”带土的双手还握成拳头一样的形状,同样不可置信地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

    “老爸!”鸣人吃了一惊,随机反应过来,“老爸,你在他身上做下过飞雷神的标记?”

    “嗯,本来这几年我想要跟他好好谈一谈的,但是一来我这边琐事缠身,二来他总是出现在一些十分危险的地方,结果没想到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么?”波风水门看着宇智波带土叹息着,“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在那边父子俩对带土进行教育批评的时候,佐助傲娇地扭过脑袋哼了声,便被富岳微笑着揉了揉头发。

    “刚刚的术可是很麻烦的东西,那是让死者复活的禁术!”不等鸣人多说什么,九喇嘛已经十分严肃地对他说道,“这个家伙被人控制着使用那个术,他一定是复活了什么人!”

    “老爸!”鸣人连忙将九尾的话转述给了自己老爹。

    “哈哈,哈哈,已经没用了,宇智波斑已经复活了。”带土惨笑着,“这样一来,无限月读就可以实现了!”

    “无限月读?”佐助愣了下,看向自己老爹。

    “我也不清楚,我生前只开了二勾玉,对于石板上秘闻的了解基本来自于先辈们,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一个关于所谓无限月读的记录。”富岳连忙说道。

    对于富岳这样奇怪的形态也已经从白野威跟自家儿子这边了解过一点的波风水门倒是不怎么惊奇,他迅速地问道,“所谓的无限月读,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树开花,到那时候神树花朵之中的眼睛就会投射到月亮上,所有被月光所照射的人都会进入幻觉之中!”带土癫狂般地说道,“这样一来,世界就会获得真正的和平。”

    “什么真正的和平,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毁灭而已!”鸣人终于忍不住地给了他一拳头。

    “不要紧张鸣人。”佐助冷静地说道,“白野威既然说他会让神树开花,那无限月读就一定不可能会出来,就算是那个老不死的宇智波斑复活了也一样。”

    “啊是啊,我差点都忘记了,现在在复活神树的是白野威来着。”鸣人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

    “鸣人,可以解释一下什么叫复活神树吗?”波风水门一直温和的笑脸瞬间出现了裂痕,他转过头来,用一种相当可怕的表情看着这两个熊孩子,一字一句地问道。

    “那个……”鸣人瞬间只觉得背后汗如雨下,就算是佐助也变得非常紧张,左看右看就是不看看波风水门的眼睛。

    这边的三人正在解释神树啊,复活啊什么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另一头的宇智波斑成功地复活了过来,如果不是现在那边有着九尾人柱力、四代目火影跟自己家族的叛徒小子在,白绝的成功几率很低,他会直接让白绝将宇智波带土那边属于他的那只轮回眼取回来。

    “哼,现在虽然没有千手柱间的仙术查克拉,但是普通的就足够了。”宇智波斑看着光圈之中的一众忍者,脸上露出了十分嫌恶的表情,“木遁·树界降临!”

    原本平静的土地上瞬间冒出了无数的藤蔓,藤蔓以很快的速度变成巨大的树木。

    “这是……”玖辛奈本来想用九尾的查克拉去救人,却发现自己的查克拉竟然被树木飞快地吸收走了。

    “玖辛奈当心!”九尾大声地说道,“这是千手柱间的木遁之术,可以吸收尾兽的查克拉!”

    “我知道了,九喇嘛你就先回来!”玖辛奈果断切换模式,“以为我只能依靠九尾来作战的话,也太小看我了!”

    她手一抬,无数的念线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一旁的树木瞬间就被切成了碎片。

    “好厉害。”不少见到她这一手的女忍者都默默地在心里将她视为偶像。

    “那个人,真的是非常执着,就算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也一定要想办法从我的手中将神树抢过去么?”白野威对斑的执着也有些无奈,“明明这个东西是不可能用来实现世界和平的愿望的。”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他再这样继续了。”白野威感受了下自己的灵力,“我既然可以让花朵盛开,让万物复苏,自然也能做到让生命枯萎。”

    “把我想的太简单,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白野威抬手在天空中画了个弧线。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在了眼前,虽然已经是下午了,但是天空之中的太阳依然是如此明亮,而就在太阳的旁边,竟然出现了一轮弯月。

    弯月洒下来的清冷月光照耀在地面上的时候,原本已经算得上肆虐的树木竟然就这么停止了下来,甚至就连原本已经开始吸收查克拉的树枝都开始停止了下来。

    “那个家伙!”斑对着白野威有些咬牙切齿起来,“人类的力量无法攻击到你的话,那就来尝试一下神明的力量吧!”

    “轮墓·边狱!”

    白野威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了?唔,我也真是个笨蛋呢,之前都一直在担心太热会将神树烧坏,居然都忘记了宵的力量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干脆火力全开吧!”白野威再次长啸了起来,长长的狼啸声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这里看来只能先交给你们了。”波风水门迅速地说道,“我去白野威那边看看,如果他真的这样说,那就一定有这样做的必要,玖辛奈他们的状况现在可不太妙。”

    “老爸你去吧!”鸣人点头,“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哼,在说什么愚蠢的事情。”带土对他们的话嗤之以鼻,“这样的胡说八道也会相信,神树是不死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体猛地一震。

    “这次被我们抓到了!!!”鸣人用力地一拳打在了地面上,生生打出一个大坑来,看着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出来的白绝,鸣人愤怒地吼道,“同样的招数对我们是没有用的!!!”

    “啧!”白绝原本都快附着到带土的身上了,却被鸣人一拳头打出来,顿时有些郁闷,正像逃跑的时候,另一头的佐助也出手了。

    “天照!”

    看着被黑色的火焰燃烧殆尽的白绝,鸣人再次对带土进行了严厉说教。

    “玖辛奈,你们没事吧?”波风水门跑回来之后,就看到树界降临已经停止了下来,停下来的树界降临就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一些之前被卷进去的忍者们正在动作迅速地脱身而出。

    “我们没事,鸣人他们呢?”玖辛奈收回手里的念线问道。

    “他们没事。”波风水门将“这堆儿破事就是他们在一旁看着惹出来”的这句话吞了回去,“回去再好好教训他们!”

    “嗯。”玖辛奈笑道。

    “那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斑正打算继续攻击的时候,便听到了白野威的长啸。

    狼嚎的声音悠长无比,可是就这样伴随着长啸声,太阳的光芒与月亮的光芒同时变得更加强烈了!

    就在那样强烈的光芒之中,外道魔像竟然彻底地收拢起了所有的异象,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这就是……十尾的正体?”波风水门倒吸一口气,传说之中的十尾竟然真的是一棵树!

    “喂比,快看,十尾的最终形态。”八尾连忙叫道,“神树!”

    “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没有用到任何一只尾兽。”奇拉比用带着韵律的语气说道,口气里也满是不可思议,“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比,你是不是忘记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事情?”一旁的雷影霭握着拳头问道。

    “大哥,现在不是我们闹内讧的时候!”奇拉比迅速无比地辩解道。

    “没事,等到事后我们可以再说。”霭一点也没有将此事轻轻放过的意思。

    神树的树顶端是一朵巨大无比的花苞,花苞缓慢地鼓动着,就好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一样。

    “不可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尾兽都还在我们手里。”黑绝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做的到?但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既然他真的将神树复活了,就算斑这家伙只剩下一只轮回眼,也必须要……

    白野威松了口气,他漂浮了过去,朝着神树伸出了手来,“神树啊,你的果实是注定不可以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以在你开花结果之后,我将带走它。如果这样你也依然想要将果实诞生下来的话,就开花吧!”

    “咲!”

    白野威的话刚说完,神树顶端的花苞便缓缓地伸展了开来。

    “我的无限月读!”斑猛地冲了上去,没有成为十尾的人柱力就无法使用无限月读。可是就在他跳起来的时候,黑绝已经缠绕到了他的身上。

    “果然你这家伙有问题!”之前白野威的话已经让斑起了疑心,他在对方接触到自己的瞬间就已经使用替身术脱离了开来,“就算是在现在这样的时候!轮墓!”

    “真是危险!”黑绝连忙闪躲起来,他本身并没有太强的实力,作为辉夜姬最小的儿子,他所有的能力都是偏向于躲藏与隐蔽的。

    “哼!”眼看着神树开花在即,斑也懒得跟对方纠缠,直接分出影|□□来,一个朝着黑绝攻击了过去,而本体则朝着神树的顶端冲了过去。

    花朵以一种看着缓慢实际却非常快的速度完全地伸展了开来,等宇智波斑跳到了花苞之上的时候,他看到的花朵中心竟然不是墙壁上所说的眼睛,而是空荡荡的一片!

    “!!!”宇智波斑猛地回头,就看到白野威手里捧着一个只有鸡蛋大小的种子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白野威将手中散发着微光的种子合在掌中,像是在对神树说话一样地道,“我会好好照顾它的,你就放心吧!”

    “无限月读呢!?”斑有种自己被愚弄了的感觉,他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

    “本来神树就不是为了那样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开花的,也罢,既然你都在神树的花朵之中了,就让你来看看吧,属于神树的记忆。”白野威朝着他额头的位置点了过去。

    “为什么不能动?”原本想要躲开去的宇智波斑瞬间就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然后一股漫长的思念传进了他的脑海里。

    被无数人供奉的神树终于开花结果,从异地而来的公主吞食了不应该属于人类的果实,利用神树的力量统治了世界,那被他认为是用来让世界和平的无限月读,仅仅只是公主用来回收查克拉而想出来的办法。公主最后被她的两个儿子击败,神树的力量被抽取了出来变成九个尾兽,本体则被投到了天空之中。公主最后的小儿子黑绝发下誓愿,一定要再次复活公主。而神树则一直在悲伤哭泣,想要再次开花结果。

    “怎么会……!!”宇智波斑看着眼前飞快过去的一幕幕,黑绝竟然是大筒木辉夜的小儿子,而他所做的一切,都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复活大筒木辉夜而做的手脚,什么壁画,什么留言,全是假的!

    “所以你知道了吧?”白野威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所谓的无限月读,即使能够让人进入幻术的世界之中心想事成,但是那说到底也只是人心最黑暗一面的反应而已。那样的东西,除了毁灭,不能带来任何的益处。”

    “世界的和平,并不是通过世界的毁灭来达成的,想要获得和平,那必须是无数人一起的努力,你要明白这一点。”

    “只有一个人,是什么也做不到的。”

    斑僵硬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花费了如此漫长的时光,与自己的好友刀剑相对,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甚至连自己的家族都付之毁灭,竟然只是为了让黑绝能够复活大筒木辉夜?他本来以为能够做到的世界和平,竟然只是一个谎言?

    白野威看他一直在那里呆愣着,有些无奈地架起他朝着外面跳了下去。

    “已经可以了。”白野威一眼便看到了那边的波风水门夫妇,“对了,这个人就先交给你们。我去把那边的黑色家伙处理掉。”

    原本还微笑的两人在看到对方扔过来的居然是那个传说之中的宇智波斑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

    “喂!”两人一起朝着白野威大叫了起来。

    第120章 火影(番外 )

    佐助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他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答应父母要好好光大宇智波一族的事情了,打打杀杀什么的他还成,但是其他的经营什么的,他真的不在行啊。就算有宇智波鼬帮他,他也累得半死。

    当初神树开花之后,所有事情的幕后黑手黑绝被白野威轻轻松松就解决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样黑漆漆的东西,晒晒太阳就好了。

    然后黑绝就真的被晒死了。

    黑绝的死让斑也清醒了过来,他看着近乎狼藉的场面,觉得无比嘲讽。另一头被鸣人的口遁之术说醒了的宇智波带土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所有知道内情的人既觉得不可思议,又有种果然如此的奇怪感觉。

    白野威晒死了黑绝之后,又将那棵神树送了回去,被送走的神树上再也看不到任何可怕的模样,看起来就仿佛只是一棵巨大无比、郁郁葱葱的大树而已。

    白野威说以后这棵树也不会再降落到地面上来了,他们可以不用担心未来还会冒出来什么人说要复活十尾,跟几方人员交谈之后,又送了他跟鸣人一些东西,就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该说不愧是神明么,就连走的时候,姿态都是如此潇洒。

    就在他走之前,那个复活过来的老祖宗宇智波斑曾跑过来问他,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野威一点也没有因为他那有些失礼的说法而生气,反而转过身来认真地回答了斑的提问。白野威的回答很奇妙,让佐助记忆深刻。

    “我是自然与信仰的神明,只要自然尚存,天地犹在,我就不会死去。但是我的力量却是来自于人心。只要有人对我心怀感激,我就永远不用担心力量枯竭。”

    “人也是如此,只要还有羁绊,只要还想要保护那份羁绊,你的心底也会源源不断地涌出力量来的。一个人的话是不行的,只要大家一起努力,你所期望的真正的和平一定也是可以做到的。”

    “哪怕这条道路会难以想象的漫长,哪怕这条道路会难以想象的艰苦,但是终究会有看到希望的那一天到来。”

    “在你听来,这句话大概只是冠冕堂皇的好听话吧?但是如果不去做的话,不论是什么样的话都只是空谈而已。只要朝着那个目标前进,哪怕每次只能走很小的一步,一步一步累积起来的话,一定可以实现的。”

    斑看着他离去之后,忽然冷笑一声,跳起来跑过去将因为黑绝死亡而逃出来的尾兽们随手抓住了两只,再顺手将另一只轮回眼从濒死的带土手里抢了过来,“既然那个家伙这样说,那就让我来看看,你们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他说完转身就跑了,留下一地的狼藉。

    所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等他跑了之后齐齐怒目波风水门。

    再怎么说宇智波斑都是木叶的创始人之一,身为木叶四代目火影的波风水门只好默默咽下那口老血。

    之后各国的支援部队也都赶了过来,将所有的白绝都清理干净之后,大家终于一起坐下来好好地谈话了。

    多亏了有宇智波斑这个忽然跑掉的世界之敌的存在,五影们前所未有地变得统一起来。虽然看起来他好像只有一个人加两只尾兽,但是以前的时候各国影就被宇智波斑跟千手柱间联手虐过,如今虽然没了千手柱间,可宇智波斑却不但得到了木遁的能力还有了轮回眼那种超级大杀器,五影就是再来一打也不够人家一个人打的。

    再加上波风水门这几年的确都在处理各种忍者的问题,这一次的谈话虽然充满了波折,最后却还是以各国合作为结论结束。

    波风水门以前的时候就觉得忍者的定位有些奇怪,只是以他一直以来接受到的教育无法分辨究竟奇怪在什么地方。等他去了猎人世界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周游十年之后他一回来便下定了决心要改变这一点。回到木叶的这三年时间里他致力于提?(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