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31 部分阅读

第 31 部分阅读

    郑恚丝梢却恋慕崾刀嗔耍蝗饭ゾ徒姆郑泶蛩榱恕?br />

    “可恶!”带土加快了手里的动作,“秽土转生!”

    他面前的土地里,一尊硕大的棺材便从地下升了起来,“带土啊,这是什么奇怪的术?而且现在呼唤我出来,似乎并不是约定好的吧?”

    宇智波斑带着一脸阴郁的表情推开棺材板,有些不满地问道。

    “非常抱歉,斑大人。”黑绝见状不由松了口气,好在这三年里他发现事情不太对的时候,跑到大蛇丸那里去将秽土转生术式卷轴偷了出来,现在果然还是有点用的。看到斑有些恼火,黑绝便主动开口道,“这是二代火影创造之后由大蛇丸改造的秽土转生之术,是我让带土将您秽土转生出来的,现在的状况有些失控,无论如何也希望您能够指挥调度一下。”

    “是么?那是什么?!!”宇智波斑一开始还有些无所谓,可他一回头就看到了白野威捧着镜子照射在外道魔像身上的光景,不由地大吃一惊。

    “是的,那就是我们呼唤您的原因。”黑绝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从道理上来说现在让长门火力全开将对方打下去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自从看到那个女人之后就一直有不太妙的预感,为了避免计划失败,他干脆一狠心让带土将斑给召唤了出来。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斑看到了外道魔像却没有看到持有轮回眼的人,这样的状况确实奇怪,而且那个女人还不知道做了什么,竟然将光芒都聚集起来照到那尊外道魔像上。

    天空中已经恢复了原本应有的光亮,但是那边却是依然不减的明亮,光芒不断地洒落在那尊外道魔像上,让人无端地升起敬畏的感觉。

    “长门他们已经快来了。”带土将手里的一个巨大卷轴抛给了斑,“而且因为外道魔像被那个家伙召唤出来的关系,收集到的尾兽们都没能来得及封印进去。”

    “三尾?”斑看了看手里的卷轴,“算了,既然你说长门已经到了,先看看他的能耐吧。”斑将卷轴随意地收了起来,“收集到的尾兽还有哪几只?”

    “二尾、六尾、七尾。”带土解释道,“现在外道魔像被召唤,结果我所有的布置几乎都变得没有用了。”

    “啧。”宇智波斑也知道,碰到这种奇怪的事情不能责怪带土,但是心中还是十分恼火,“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道。”带土也是一脸郁闷,就算他还带着漩涡状的面具,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上的低气压,“那个女人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今天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我倒是知道,那个女人跟现在的八尾人柱力、五尾人柱力、四代目火影之子以及宇智波的遗孤在一起。”晓组织的情报网虽然广阔,却也还不至于注意到一匹狼的身上去,“她似乎有能力强行将外道魔像召唤出来。”

    “啧!难道是大筒木一族的人么?”能够召唤外道魔像的除了轮回眼之外,就只有流传有大筒木一族血脉的人才能做的到,斑冷哼道,“不过这样也好,我也很想知道,完整的六道血脉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啊。”

    “是的。”黑绝面上丝毫不显,心中却十分笃定,那个女人绝对不是大筒木一族的人,作为大筒木辉夜最后的儿子,黑绝对于大筒木一族的了解远在只能从石板上看到那只言片语的宇智波斑之上。

    就在这时候,长门终于赶到了。

    “神罗天征!”天道笔直地朝着战场的最中间冲了过去,抬手就是一记大招。

    “糟糕!”卡卡西果断地将身边的人拉了开来,向后退去。

    整块场地中的人全部都被掀飞了出去,就连跟卡卡西他们在战斗的赤砂之蝎也不例外,好在天道随手就抓住了赤砂之蝎的本体傀儡,这才让蝎的赤秘技得以保存下来。

    “这是……?”佐助拉住身边飞过去的小李,“那个家伙,轮回眼!”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畜生道已经落了下来,一掌按在地上便通灵召唤出了数只体型巨大的通灵兽来。

    “别开玩笑了。”佐助果断地拉起小李跟宁次飞快地躲避了起来,“我可没听说过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有轮回眼那种东西啊!”

    “轮回眼?那个传说中六道仙人的?”宁次一惊,白眼全开之下,果然就看到接二连三前来的人脸上的眼睛正是淡紫色一圈圈的轮回眼!

    “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卡卡西跑了过来,“居然在这种地方碰到这样麻烦的家伙,先撤退了!”

    “你们先走。”佐助将两个少年扔了过去,“我虽然很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但是好歹答应了白野威那家伙的。”

    “佐助君,你在说什么啊?”小樱顶着再度吹起来足够将人掀飞的狂风说道,“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

    “没问题的,放心吧小樱。”一旁的鸣人落了下来,“相信我们吧!”

    “你们……”小樱急得要命,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另外一头,凯与天天已经同修罗道交上了手,若不是凯的体术确实了得,只怕现在他们俩早就已经落败死亡了。奇拉比在处理掉那个麻烦人的角都之后,也连忙冲了过来帮忙。

    “哼,居然躲在这里么?”修罗道立刻就发现了他正是八尾的人柱力,冷哼一声之后直接开启了阿修罗形态。

    “我可是最讨厌轮回眼这种东西了,麻烦的要命啊。”奇拉比怒吼起来,狠狠一刀斩了过去。

    长门一到,小南自然也到了,漫天飞舞的纸片直接让她前来方向的岩忍退场了。

    “啧,没办法了,螺旋手里剑!”鸣人毫不犹豫地扔出了手里的风遁,一个闪身跳到了白野威所在的光柱之下,“喂,白野威,对方越来越棘手了啊,你就不能更快一点吗?”

    “不行。”白野威解释道,“虽然说大部分的植物都离不开太阳,但是如果将太阳塞进树里去的话,就只会将树木烧成灰烬而已。”

    “而且这棵树上纠缠着的怨念太过深重了,如果不能一点点去除的话,会对神树本身造成很大的伤害。”白野威专心地维持着手里的八咫镜说道。

    “真麻烦啊。”鸣人挠了挠头,却也清楚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搞定的,一个纵身便又跳了下去跟老紫站在一起面对眼前的恶鬼道。

    “小心,那家伙可以吞噬各种查克拉。”老紫虽然也算是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只要是忍者就不可能没有查克拉。、

    “这样的家伙就交给我好了!”鸣人直接冲过去对着恶鬼道就是一拳。

    本来以为能够轻易吸取鸣人身上的查克拉的恶鬼道毫无防备地直接就被这一拳打飞了出去。

    “怎么回事?”打得很纠结的老紫看着这一幕满心不可思议。

    “哼,我可不是只有查克拉的。”鸣人这么多年的历练下来,身上包裹着缠已经是一种本能了,在刚才那一瞬间将自己的缠变成坚,对方果然不能吸收这种并不是查克拉的能量。

    “木叶的忍者么?”恶鬼道虽然被打得几乎半残,但是他本来就是一具尸体而已,此时还能分辨出来鸣人的身份,“那就……万象天引!”

    不远处的天道猛地伸手,强烈的吸引力拽着鸣人跟老紫过去。

    “须佐能乎!”佐助从另一头朝着天道的位置猛地挥刀。

    天道对于长门而言是十分特殊的,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弥彦的尸体,他一点也不想看到这具身体破损掉,因此果断地挥手停下了万象天引,转成了神罗天征。

    佐助拉着两人就跑了出来,“白野威那边不能更快吗?”

    “白野威说不行,如果快了说不定就会把神树烧掉的。”鸣人解释道。

    “确实,孙悟空也说,那个人的手里捧着的是真正的太阳。”老紫点头,“万一真的快了,说不定有可能真会将神树烧成灰烬。”

    “真是麻烦!!!”佐助放下两人之后挥刀打开另一头的人间道,“那几个人感觉都不太对,没有灵魂!”

    “也就是说,他们全部都是傀儡了?”鸣人知道,佐助能够看得到他看不见的东西,既然他说了那些人没有灵魂,那就肯定没有。

    “总之,只能先打了再说了!”鸣人跟佐助碰了碰拳头,朝着佩恩六道冲了过去。

    第115章 混战(三)

    “那,那是……”宇智波斑见状也是大吃一惊,“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完全没有看到对方是怎么做的,就仿佛一瞬间,那边的地爆天星就变成了粉末,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宇智波斑捂着脸孔发出了大笑,“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强大的人,真是想像不到。”

    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十分狰狞,“这样腐朽的世界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强者,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

    他的背后,绝的面孔一瞬间扭曲的厉害。

    带土没有斑那样的想法,“但是这样的家伙只会给我们的计划增添完全不必要的变数。”

    “哼,你说的不错。”斑哼了一声,“的确,那个家伙很麻烦,而且五影居然都来了。”

    斑皱起了眉头,“嘛,算了,五影出动只带了这么点人,那就让白绝们都出来吧!带土,白绝们就交给你来指挥,至于那个女人,我亲自去解决!”

    “那就拜托斑大人了。”黑绝点了点头,“我这就让白绝们全员出动。”

    带土也跟着点了点头,“正好,我去将四尾抓过来!”

    另一边,看到这光景的佐助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这是……”

    “这应该就是真正的,神明的力量吧?”一早就被他敲敲呼唤出来的富岳之灵附在一个只有正常男人拳头大小的玩偶一样的念人偶上,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跟六道仙人也不一样的力量。”

    “这个家伙就交给鸣人了。”佐助迅速地跑了开去,“真是的……晓组织的家伙都是这样的人吗?”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富岳趴在他的肩膀上,“虽然不知道白野威大人这么早就让你呼唤我出来有何用意,但是你千万要小心。”

    “我知道。”佐助看到那边的战局越发的混乱,连连点头应道。

    “果然是白野威,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波风水门看到这样的一幕,感叹了一声,“如果不是我自诩还算了解白野威,只怕也会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幻术吧?”

    “四代目,现在可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吧!”一旁的奈良鹿久吐槽着说道,“那位在召唤那个丑陋玩意的人是你的熟人吗?”

    “可以这样说。”波风水门点头,“不过问题是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你还能更有天然一点么?”哪怕是认识了很多年的好友,遇到这样的状况奈良鹿久除了翻白眼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晓组织的人想要攻击那个人,虽然还不能完全确认她无害,但是总的来说要比晓组织的家伙要好一点。”

    “不过现在就算想要去参战也有些困难吧?”玖辛奈看着那边已经开始收敛起来的天道。

    山中亥一忍不住地皱眉起来,“麻烦的事情来了!村子方向传来的消息,出现了一大波的敌人。”

    “一大波敌人?”波风水门楞了一下。

    “是的,一大波白色的敌人。”山中亥一皱着眉头,“怎么回事?”

    “嗯?”波风水门楞了一下,连忙使用飞雷神跑到了之前的道路上,入目便看到了一大波白绝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波风水门尝试着朝那边丢了一个苦无,竟然看到那个苦无切下了白绝的身体一部分之后,那一部分竟然开始自行生长起来,片刻就变成了另一个白绝。

    而白绝们也看到这边冒出来了个敌人,毫不犹豫地就朝着他冲了过来。

    “这家伙!”波风水门果断地退了开来,虽然一个个的实力不怎么样,但是一次性来这么多的话,就算是他也受不了,“白野威那家伙,刚才忽然加快了速度,是因为发现了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吗?”

    “可不能让他们冲进木叶去……呃,他们的方向是白野威那边?”波风水门愣了下,“果然,那个雕像才是晓组织在找的东西么?”

    发现白绝大军的不止木叶,其他几个忍村的人也都看到了这些奇怪的白色非人类。

    “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

    “该死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相比起带了起码有十个上忍二十多个中忍过来的木叶跟雾隐,靠得最近的云隐只带了没几个护卫,岩隐也没好到哪里去。最糟糕的是砂忍村,他们的四代风影都还在木叶的人里没有跟他们汇合,前来探查的队伍人也少的可怜。

    “怎么办啊!”所有人在看到这样铺天盖地过来的白绝之后,同时刷屏一样地刷出了这样的想法。

    木叶这边,玖辛奈毫不犹豫地开启了尾兽化,九尾的尾兽玉朝着白绝前来的方向猛地发射了出去。

    云隐那边,八尾也不例外,连忙喷出无数硕大的尾兽玉,强行阻挡了对方的前进。

    “所以说老夫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跑到这里来的啊!!!”大野木老爷子伸手扔出了尘遁,将眼前的一大片白绝都化为虚无。

    “沸遁·巧雾之术!”照美冥的表现一点也不比其他人差,从口中喷出的雾气直接就将白绝融化掉了。

    波风水门赶回来之后就看到木叶的人在玖辛奈的支援之下很快就找到了躲避的地方,倒是不用太担心,便果断地跑去别的地方探查了一下,顺便将已经死的只剩下小猫两三只的砂忍捡了回来。

    “这可真是……”大蛇丸本来完全不想出来,但是他的密所被一路横冲直撞的白绝给毁坏了,就算是他在面对这些完全不讲道理直接开打的家伙之后,也只能起来战斗。

    “开玩笑的吧?”村子里得知这样的消息之后,顾问们也开始全力出动。

    白野威皱起了眉头,的确不能更快了,再快下去的话,这棵树可就……他还没来得及担心完毕,一个人就已经以一种十分可怕的气势冲了过来。

    “须佐能乎!”高耸入云的巨大须佐能乎直接朝着白野威就是一刀斩了过来。

    “怎么可能!那个是……那个是宇智波斑!”

    知道这样可怕的须佐能乎真正所有者的人除了三代土影之外就只有从家族记录里看到过描述的宇智波富岳。

    “原来如此,怪不得白野威大人需要你立刻将我们呼唤出来。”富岳虽然没有开万花筒,但是他现在的身体就是念人偶,比秽土转生的人更不担心死亡的问题,“佐助,我来指路,立刻去跟鸣人汇合!这些白色的家伙有些不对!”

    “拜托你了老爹。”佐助转身朝着那边直奔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白绝会有这么多!?”被鸣人用口遁之术打败的长门本来已经放弃了继续复仇的想法,可是眼前的突发状况让他也措手不及。

    “绝那家伙,是背叛吗!?”小南的本体一直在长门的身边,此时也顾不得去管那些跑掉的岩忍了,连忙将由起爆符组成的分|身们全部炸开来。

    “这就是白野威所说的,他要加快速度的原因吗?”鸣人向前看去。

    “喂,鸣人!”佐助飞快地跑了过来,“你这边没问题吧?”

    “应该没有。”鸣人还没说完,佐助肩膀上的念人偶就已经飞了起来变成短刀刺向了长门的脚边。

    “怎么……?”小南连忙想要阻止,却还是晚了一步,随即就看到那边一团黑影冒了出来,“黑绝!”

    白野威这边,看着朝他自己斩过来的巨大刀刃,伸手朝着那边抬了起来,一面巨大无比的圆镜出现在了半路,将那刀刃轻易地挡了回去。

    “有趣。”宇智波斑也是个忍者,对于他来说能够寻找到一个强大的对手交战也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须佐能乎毫不犹豫地连番朝着白野威攻击起来。

    白野威并没有任何反击的行动,他只是召唤出边津镜来,不停地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怎么了,为什么不反击过来?”斑打了好一会儿都只看到对方防御的样子,“只是因为不能移动吗?”

    “不,而是我的力量并不是用来伤害他人的。”白野威转过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

    “别开玩笑了!!!”斑顿时有种被愚弄了的气愤感。

    “这个么……我说的是真的。”白野威无奈地道,“而且,你为什么要攻击我?是因为这棵树的关系吗?”

    “火遁·豪火灭失!”斑干脆地甩出了威力巨大的火遁来。

    “水乡。”纷纷细语降落到了地上,与忍者们使用的水遁完全不同,几乎没有威力的毛毛雨竟然就这样将足够让一整片土地燃烧得一干二净的火墙浇灭了。

    “怎么可能?”斑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既然如此……”他的须佐能乎展开的翅膀也变成了两只手臂,四柄长刀一道朝着白野威斩了过去,刀身上甚至燃烧起了黑色的天照火焰来。

    第116章 混战(四)

    如果说木叶之中还有三代火影能够坐镇,碰到白绝大军出现的事情还能居中协调,自来也跟纲手也能迅速出发形成战力的话,其他几个忍村就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好在村子的顾问一直都在村子里,还有暗部部长指挥队伍,在一开始的忙乱之后,也都开始进入战斗状态。

    这样的局面实在堪称不可思议,仅以规模而言,完全算得上是第四次忍界大战。

    不同于前三次几乎都是木叶对战其他各个忍村,这一次是全忍界迎战晓组织。

    而处在所有白绝进攻方向之中的人,麻烦可就大得多了。白绝简直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更可怕的是那些白色的非人类甚至可以变身成其他的人,这让好些本来是去救人的忍者直接就被那些家伙重伤了。

    但是另一头,长门跟黑绝他们毫不犹豫地打了起来。就算长门没有被鸣人的口遁打败,也不可能在面对一个想要危害自己的家伙时手下留情。小南更是事事以长门为首,此时看到黑绝从那样的地方冒出来,二话不说也是飞出众多符纸来朝着他攻击了过去。

    黑绝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还遭受了如此众多的攻击。长门本身的忍术就不差,只是如今处在控制傀儡的状态里,不得不依附在架子上,这才给了黑绝可乘之机。

    几人交手速度极快,黑绝就好好像是蟑螂一样,非常难以打中。长门干脆立刻就将天道逆通灵了回来,正准备抓住黑绝的时候,他的身体猛地僵住了。

    作为被斑选中的人,黑绝为了控制长门,在他身上留了不止一手!长门的身体一僵,随即从他的身体上竟然冒出了四个白绝来!

    “长门!”小南立刻出手阻拦,却还是被白绝在瞬息间夺走了他的轮回眼。

    被夺走轮回眼的长门顿时萎靡地倒在了架子上,原本正要攻击的天道瞬间就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看到一出反叛戏码的佐助吃惊地问道。

    “把那家伙拦下来!”鸣人敏锐地看到白绝的手从长门的脸上拂过,虽然他不知道白绝做了什么,但是毫无疑问的,那个家伙就是关键。

    “不用你来多说!”佐助大声地说着,反手直接一个火遁豪火球之术吐了出来。

    黑绝的速度有些出乎意料的慢,这让带土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不管了,现在的目标是十尾,其他的人……”他看着底下奋力救人的卡卡西,转过头去看向斑那边。

    斑的近战同样不顺利,事实上他打了那么多下,却几乎没有任何一记产生了作用。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斑恼火地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唔……”白野威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松开了手中的镜子,闪烁着光芒的镜子停留在了半空之中,依旧源源不断地将光芒照耀到神树之上。

    “虽然我这样说可能会让你觉得很奇怪,但是我的镜子以‘人’的力量是无法打坏的。”白野威解释道,“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跟你好好谈一下。”白野威降落到了地面上,他有些不解地看向眼前的男人,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人,明明身上充满了鲜血的气息,可是眼神却是如此的坚定,那是只有着坚定信仰的人才会有的眼睛。白野威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加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想要获得神树。

    “你为什么会需要神树?这一点可以告诉我吗?”白野威认真地问道。

    “开什么玩笑,降落下来是想要嘲笑我的无力吗?”宇智波斑愤怒地看着他,“女人!”

    “呃,虽然现在外表看起来像是女性,但是实际上我并不是女人。”白野威“砰”地一下变回了白狼的模样,“看,这才是我的本体。”

    斑一瞬间有些无语,看到他这样的表情,白野威想了想,又再次变回了女性的外貌。

    斑叹了口气,他也有些被白野威的表现给震到了,“完全没有查克拉,结果居然不是人类,我可不记得有什么忍兽居然还能变成|人类的姿态才是。那么,你是谁?”

    “我叫白野威,也叫天照。”白野威认真地说道,“还未请教,你的名字是?”

    “天照?”万花筒写轮眼的火遁之中也有一招名为天照,由万花筒引起的天照是永远不会熄灭的可怕火焰,而这个自称并不是女性人类的奇怪存在居然有这样的名字……斑冷哼了声,将大扇子背到了背后,“斑,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斑。”

    “斑先生,请问你为什么攻击我?”白野威认真地看着他,就好像刚刚的攻击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斑皱眉,“我果然不擅长应付你们这样的人。你刚才说,人是无法击破你的镜子的,你的意思是,你并非人类么?”

    “嗯,准确地说,我是神明。”白野威十分认真地说道,“白野威是别人替我取的名字,天照是神之名。”

    斑哼了声,露出冷笑来,“神明?”

    不等他嘲讽,白野威已经继续说道,“我跟你们所知道的那位六道仙人并不一样,并且也不是这个世界的神明,所以你不相信我的话是正常的。”

    “哦?”斑冷笑道,“既然是别的世界的神明,那你在做什么?在这个地方呼唤外道魔像!”

    “外道魔像只是你们给这棵树取的名字而已。”白野威抬头看向身旁巨大无比的雕像,“这棵树本身并没有名字,不论是神树也好,十尾也好,外道魔像也好,都仅仅只是人类给他取的称呼。”

    “哦?你这家伙,知道的很清楚嘛!”斑哼道。

    “嗯,因为是这棵树告诉我的。”白野威抬手拍了拍外道魔像,这个看起来十分邪异的雕像在照射了如此之久的光芒之后,脸上的眼睛已经开始一只一只地闭合了起来,外壳也开始逐渐恢复树皮的模样,“它一直一直在呼唤。”

    “你在开什么玩笑?树怎么可能会说话!”斑下意识地反驳道。

    “会的,只是人类听不到。”白野威认真地看着他,“这棵树想要开花结果,想要诞生果实。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他拍拍外道魔像的外层,“我听见了它的呼唤,所以我过来,想要实现它的愿望。”

    “看来你不光是在说笑,还想要做一些足够疯狂的事情呢。”斑的眼神变得十分不善,“神树开花,你想要主导无限月读么?”

    “无限月读?”白野威愣了下,“啊,那个啊,那个实际上跟神树开花是不存在必然联系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已经有白绝从地面上冒了出来。

    “斑大人!”白绝向斑伸出了手来,“十分抱歉,拖延到现在才拿回来。”

    “哼,算了,只有一只也好。”斑从对方手里拿过一只轮回眼来,直接就这么塞进了眼眶里,“你所说的话我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听下去了!”

    “天碍震星!”随着他的瞬间结印,遮天蔽日的陨石出现在了所有忍者的头顶上。

    不同于先前佩恩天道的地爆天星,这一次的陨石是真正意义上的遮天蔽日,巨大的石头伴随着乌云伦比的冲击力,仅仅只是看到,就会让人联想到无法抵御的灾厄。

    白野威叹了口气,“刚才不是已经尝试着做过了么?这样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斑看到他毫无担忧与惊讶的神色,不由地皱了下眉。

    白野威伸出手来,仿佛涂抹一般地朝着天空挥了挥。

    一如先前那般,天空中的巨大陨石瞬间就变成了两半。

    “确实没有查克拉!”斑冷静地看着他如同之前一样,轻易地将天空中的陨石切成粉末,“果然,你确实不是一般人。”

    “嗯,而且……”白野威轻轻地抓起他脚边的白绝,“所谓无限月读什么的,不会诞生任何对世间有用的东西。”

    “怎么会没有用!”斑大声地反驳道,“在无限月读之下,这个世界就能变得真正和平下来!人类才能真正实现他们所有的愿望!”

    “但是那只是胡说而已。”白野威将白绝抓了起来,“无限月读,只能制造出这样的东西而已。”

    “你说什么?”斑一愣。

    “你不知道吗?这些东西,就是无限月读唯一的产物。”白野威的手一紧,抓在他手里的白绝忽然发出了仿佛瓷器碎裂的声音,然后碎成了一块一块。

    白野威看了眼漫山遍野的白绝,伸手一挥,光芒顿时从天空中的镜子上挥散开来,原本只笼罩着外道魔像的光辉瞬间扩大了一倍不止。而被光芒所照射到的白绝们则纷纷碎裂开来,斑的眼前顿时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画面。

    所有碎裂开来的白绝之中,都恍然间似乎有一个淡淡的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斑猛地朝白野威看过去,“这也是你的花招吗?”

    “不是的。”白野威摇摇头,“这些白色的东西,就是很多年以前中了你所说的那个无限月读的人,他们在活着的时候进入了梦境之中,然后被吸取了全部的查克拉,最后变成了这样,只会听从那个女人吩咐的东西。最为悲惨的是,那些人的灵魂依然被困在那些白色人形之中,始终无法逃离。”

    “别开玩笑了,白绝明明是我利用千手的细胞制造出来的!”斑用力地一挥扇子。

    “不愿意相信吗?”白野威有些叹气,“你的愿望很好呢,希望世界和平。但是如果是通过这棵树来实现的话,却是不可能的。因为无限月读根本就不是用来创造世界和平的东西,而是为了毁灭世界而存在的。”

    “你在胡说什么?!”斑猛地冲了过来。

    “语言已经不能继续沟通了吗?身为人类,却有着如此宏伟的愿望,说真的,我觉得你可能能够成为比我更为优秀的神明也说不定。”白野威叹息起来,重新飞了起来,“可惜,鸣人他们都在战斗,我不能让他们等得太久。第一步已经可以了,接下来只要灌输进足够的能量就可以让神树恢复原本的姿态了。”

    “说到底你的行为跟我也没有什么两样,什么神明啊!”斑猛地跳起来,朝着白野威一脚踹了过去,“忍术不行的话,就使用体术!”

    白野威连忙躲了开来,“当然不一样,你们是想要将尾兽塞进去,而我的话,只需要将我自己的力量填充进去就可以了。”

    斑已经不想再多说,直接追着白野威一路打了过去。

    “唔……”白野威躲避的很是有些别扭,他干脆加速飞行了起来,斑见状,也再次开启了自己的须佐能乎,他这一次干脆将这个巨人当成了垫脚石,朝着白野威冲了过去。

    “真是不死心的人呢。”白野威有些无奈地说道,“接下来你还是不要太过靠近我比较好,因为会很热的。”

    “嗯?”斑一愣,随即便感到十分恐怖的高温从上方传了过来,身体上猛地开始燃烧起来,要不是他是秽土转生出来的人,只怕已经被燃烧殆尽了,“怎么回事!?“

    白野威无奈地看着不得不退避开去的斑,“都说了会很热的。”

    “这已经不是热的范畴了吧!”斑的身体重新开始聚合起来,但是聚合的速度非常缓慢。

    第117章 混战(五)

    战场上出现的奇怪状况一个接一个,让所有忍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先是涌现出来的无数白绝,然后天空之中又出现了让所有人都感到奔溃的巨大陨石,那陨石再一次如同先前的地爆天星一样在半空中就那么消失不见了。之后光芒的范围暴涨一倍有余,而被那些光芒所照射到的所有白绝竟然就这么纷纷碎裂开来,变成了一地碎片。

    “我觉得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吃惊了。”波风水门擦掉脑门上的冷汗,刚刚那半小时简直过得比之前一整天都要来的惊心动魄。

    “我倒是觉得你说的太早了。”使出了九尾模式的玖辛奈浑身上下像是在燃烧着火焰一样,“看白野威那边的动作,只怕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东西出来才是。”

    “你说的实在太有道理了……”波风水门看着那边仿佛太阳一样出现在地面上的大火球,忍不住地喃喃道。他用力摇了摇头,“总而言之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让所有的忍者们都先进入光圈的范围吧!”

    “木叶的队伍已经差不多到齐了,砂忍的部队也差不多。”他们两人的脑袋里忽然响起了山中亥一的声音,“但是还有其他村子的忍者们被困在那些白色家伙之中。”

    “我来带队,尽可能地将人救出来。”波风水门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能让其他忍村的高层死在这里。”

    “虽然不清楚来的到底是谁,但是毕竟是一村的高层人员,不能放着不管。”他说着,顿了顿,“我们知道这里发生的什么可能是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才会亲自带队跑出来,但是其他村子的人可就不太好说了。”

    “我倒是觉得,来的也很有可能都是一村之影。”漩涡玖辛奈变成九尾姿态的时候占得更高看的更远,那无比清晰的尘遁跟覆盖面积巨大的熔遁都是明显只有一村之影才发动得了的强力忍术,而另一头的漫天电光,甚至不需要看都能感知的出来,那是属于老对头云忍雷影的忍术。

    “那就更不能让他们出事了。”波风水门肯定地说道,“玖辛奈!”

    “收到!”玖辛奈动作迅速地抓住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丈夫的肩膀。

    两人瞬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出现在了另一头。

    “风遁·螺旋手里剑!”

    刚一出来,波风水门就朝着前方扔出一个风遁来,“大家,请快跟我来!”

    “搞什么,木叶的家伙!”岩忍村的两天枰大野木有些恼火地说道,“这也是你们搞出来的吗?”

    “请不要胡说成么?”玖辛奈无奈地说道,“那些白色的家伙,明显是跟晓组织的人一伙的。你们尽快抓住我的查克拉,要移动了!”

    所有跟波风水门交手过的人都清楚,这个能够使用飞雷神的忍者在战斗的时候对付起来是多么的麻烦,但是同样,这样麻烦的家伙在作为队友的时候,又是多么的可靠。

    岩忍在三代土影的指挥下,动作迅速地抓住从玖辛奈身上冒出来的查克拉线,瞬间,一整片的岩忍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这边的波风水门他们在热火朝天地救人,另一头的带土已经迎上了冲过来的佐助跟鸣人。

    亲手捕捉过两只尾兽的宇智波带土比其他人更能感受到尾兽的查克拉,他看到追着白绝过来的两人,不由地眼神一凜,“真是没想到,木叶的家伙居然将九尾分成了两只。”

    等到看清楚佐助的样子,他忍不住地发出了嘲讽,“真是没想到,宇智波一族的家伙居然还会留在那个村子里跟他们的人一起战斗,背叛我们的同胞啊!”

    “你这个鬼鬼祟祟遮着脸不敢露面的家伙,也敢称同胞?”佐助毫不犹豫地嘲讽道,抬手就是一个火遁喷了过去。

    看到对方瞬间就消失避过了那一击,佐助也是一惊,他仔细看过去,“写轮眼!?”

    不给佐助更多吃惊的时间,带土已经攻了过去。

    “小心他的眼睛,是跟老爹战斗过的那个家伙。”鸣人甩手飞过来一柄造型奇特的苦无,“千万小心!”

    “我知道!”佐助冷静地说道。

    三人说话之间就开始了战斗,佐助除了在木叶老家的时候对上过一次鼬之外,这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遇上一个万花筒。鼬那一次根本不能作任何参考,但是他更好的地方在于,他有个可以随身携带的老爹。

    “小心点,那个家?(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