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5 部分阅读

第 5 部分阅读

    “你的灵魂,若是再保持着分离的状态,将会被冥界所痛恨。”白野威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出现了明亮个光芒,那光芒并不刺眼却有着无比震撼人心的力量,就如同他的语言一样,“已经被带去冥界的人不应该重新回到人间,强行逆转只会带来杯具。”

    “将你复生的那个巫女此刻应该已经死去了吧?她的灵魂会在冥界一直坠落。”白野威的神色很严肃,“扰乱生死的罪是很重的,重到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承受的程度。”

    “喂,你不要胡说!”犬夜叉急了,哪怕他心知此时的白野威是如此的威严,可是事关桔梗的生命,他无论如何也想要反驳,“杀生丸,杀生丸的天生牙就可以复活死人!”

    “没有彻底被带走的人,还能被带回来,但是一旦已经完全进入了冥界,就不可以再度回来。”白野威叹息道,“尤其是像你这般,明明已经轮回了,却还是被强制分离出来的状况。”

    “现在的你已经逐渐开始被冥界认为与戈薇小姐并不是同一个人了。”白野威看着桔梗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惊讶,有悲伤,有无奈,却没有悔恨。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是我,而不是五百年后的转世。”桔梗苦笑起来。

    “那,若是真的变成了两个人,会发生什么吗?”戈薇有些担心地问道。

    “戈薇小姐的话,可能会早逝,然后来生将再也没有办法驱使灵力。”白野威认真地说道,“但是巫女,你的话也许这一世看不出什么不妥来,但是到了来生,你会过的很痛苦很痛苦,所求之物所许之愿,永远都不会落入你手。这份不幸将一直跟着你轮回下去,永远都无法消除。”

    “不可能!桔梗,桔梗不过是……是……”犬夜叉急着想解释,却发现自己竟然开不了口,话语涌到嘴边的时候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怎么了?”珊瑚跟弥勒也看了过来。

    “神启!”弥勒立刻就发现了犬夜叉会这样的原因,打断神启的人是会遭受神罚的,这暂时说不了话还是最轻微的惩罚。

    “不论你一开始是如何重回人间的,但是当你选择了与转世的自己分离的时候,你就会遭受可怕的命运。”白野威的神色越发的肃穆起来,“不要想着可以逃离,也不要以为自己能够真的欺骗死亡,当你的灵魂也开始枯萎的时候,你的命运将彻底走入末路。”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背后的光芒逐渐消散了开来,他也仿佛是累坏了一样地趴在地上,只是抬起头来看了桔梗一眼,“我知道,这样的未来对你是很不公平的,但是……生死之事乃是铁则,不论是谁都无法破坏,就算是我,到了要死的时候,也一样会死掉。”

    “我……”桔梗勉强地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来,“请让我仔细想一想。”

    说完,她十分难得失态地直接甩下这几个人走了开去。

    “桔梗……”戈薇听到自己可能的未来,虽然听见早逝的时候吓了一跳,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真实感,此时见到桔梗走开,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

    “大神殿下,您说的未来,就没有办法改变吗?”弥勒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有。”白野威懒洋洋地不想起来,做出一份神启,对他来说消耗也是很大的,他趴在地上说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是别人告诉我,我死了之后重新轮回转世的,作为能够重新转世的代价,仅仅只是付出自己以前的记忆,我觉得已经十分庆幸了。”

    听到白野威这样说,几人都变得消沉了下来,就连神明都无法避免生死轮回之事,凡人又怎么可能避免的了?可是……

    明明奈落都已经死了,为什么悲伤的事情却没有消失?

    第22章 先回去吧

    白野威趴在地上,并没有太过理会他们,疲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刚刚在那边的时候他获得了相当多的记忆,虽然大部分的记忆都是常识一类的东西,但是如此众多的东西一口气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要不是因为担心这边的戈薇他们,他早就立刻趴倒下来好好休息了。

    戈薇本来还很担心桔梗的状况,但是回头看到白野威极为少见地趴在地上闭目休息的样子,不由地有些担心,“殿下,你没事吧?”

    “放心吧,只是由于捡回了相当多的记忆,所以一时间脑子有些胀痛而已。”白野威闭着眼睛没有抬头就那么说道,“谢谢,不过安心吧,我没有问题的。”

    “那就好。”戈薇叹息。

    这一夜到底还是过去了,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庆祝奈落死去的心情,只能沉浸在无可奈何的哀伤之中。

    白野威闭着眼睛,遥远的记忆一点点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日本以前曾经也叫中津国,比如以前曾经去过的虾夷富士之地是现在日本的北海道,又比如宫前剑的编辑工作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位梦野老师就是剑先生负责的漫画家,比如漫画家是需要助手才能及时交稿的,再比如……

    这个世界很广阔,不论是中津国,虾夷富士甚至现在的日本,都不过是很小很小的小岛而已。

    不过很奇妙的,对于这个奇怪的国家,他的脑袋里不仅冒出来很多常识性的东西来,还冒出来了相当复杂的厌恶感来,真奇怪,难道他以前跟这个国家有仇?

    第二天一早,白野威便起来跑到戈薇的身边,“戈薇,你的历史学得怎么样?”

    “历史?”虽然一时间脑子里还沉浸在昨夜的悲伤里,此时却忽然听到白野威这样的发问,就算是她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历史。”白野威认真地点头,昨天他想了很久,会有这样奇怪的状况,按照他以前隐约的记忆里,自己似乎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不可能是个人原因产生的仇恨,那么国仇就是最大的可能了。

    他的记忆里,似乎是与戈薇小姐是在差不多的时间里,那么了解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啊,对了,我有带历史书来。”戈薇一拍手掌说道,“虽然是近代史,不过殿下想要了解的话,也能知道很多哦。”

    “嗯。”对于他们下意识地再以尊称的称呼,白野威并没有特别地说什么,事实上在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之后,想要让他们如同以前那样对待自己反而是不太可能的。

    白野威接过戈薇递过来的书本,动作迅速地翻看了起来,日本近代史上说的东西倒是让他多少有些奇怪,似乎跟他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日本从幕府过度到明治政府之后,虽然一心想要发展某些很不和谐的道路,但是遗憾的是他们十分的流年不利,从黑船事件之后就一直天灾不断,地震海啸风暴大雪连番着来,那百余年整个日本几乎完全被灾害所覆盖,没有几年消停的。

    而与日本相隔一海的□□则早在数百年前就完成了革命,变成了君主立宪制国家,亏着□□在百年间不断的救援,日本才勉强度过了这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不过当然,□□也借此机会让日本欠下了巨额债务。时至今日,日本的欠债依然没有还清……

    白野威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内心莫名地产生了十分得意开心的感觉,莫非我以前其实是个□□人?

    白野威有些不解地挠了挠耳朵,站起来将那本历史书还给戈薇。

    “白野威殿下,桔梗跟琥珀,到底会怎么样呢……”戈薇将书随手放好,有些哀伤地问道。

    “这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白野威抬起爪子拍了拍戈薇的肩膀,“放心吧,不论最后会怎么样,我都会帮助你们的。”

    “谢谢。”戈薇脸上露出了真诚的微笑。

    “那些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白野威一下将戈薇叼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背上,“琥珀君的话,身体本来就很危险了,还是让珊瑚小姐多陪陪他。而是那位巫女,我觉得如果你在她的身边,甚至可能会影响她的想法,所以我们还是回到五百年以后的世界去吧。”

    “您说的也对。”戈薇叹气地点点头,“我去跟犬夜叉他们说一下。”

    “唉?戈薇小姐你要回去?”弥勒愣了一下随即便反应过来,“也是,您如果在这里,反而会让另外两人想不通……如果桔梗小姐有了选择的话,我会让犬夜叉来告诉您的。”

    “谢谢你,弥勒法师。”戈薇坐在白野威的背上,感觉十分的奇妙,“对了,如果你见到钢牙的话,还是将奈落的事情告诉他一下吧,我就先将四魂之玉交给白野威殿下,麻烦他帮我保管了。”

    “不客气。”弥勒笑了起来。

    回到了五百年后的世界,日暮家的人本来正在吃早饭,忽然便看到戈薇骑着一匹白色的大狗出现,顿时吃了一惊,日暮妈妈好奇地问道,“戈薇酱,骑着这样的狗狗,不会让狗狗很吃力吗?”

    “不是啊,这是小白,白野威殿下。”戈薇连忙跳下白野威的后背摇手说道。

    “唉?这是小白?”草太吃惊地看着他们。

    “嗯,我是白野威。”果然,取回了那一大块记忆之后,白野威即使到了现代也能开口了,真是可喜可贺。

    “不可思议啊,狗狗居然会说话。”日暮妈妈有些不在状态地说道。

    “我不是狗,而是狼。”白野威更正地说道。

    第23章 剑先生

    “大神?小白是大神我知道哦。”

    “唉?小白是狼?好酷啊!”

    日暮妈妈跟日暮弟弟同时说道,两人又同时互看了一眼,草太有些奇怪地问道,“呐,小白你是……狼?”

    狼跟大神的读法在日文里是一样,两人会出现这样的疑问倒是不足为奇,但是白野威却觉得异常感动!他一下扑倒草太弟弟,用力地舔着他的脸颊。

    “呜哇,小白你怎么了,忽然这么热情?”草太弟弟被舔了几下之后,终于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啊哈哈,好痒好痒。”

    这着实不能怪白野威太激动,要知道在中津国旅行的时候,他那张明明很英俊的狼脸总是被人说很呆,明明那么英俊!为什么总有人说我呆!蜜柑爷爷那些都老眼昏花了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给八歧大蛇那个毫无品味的妖怪看门的天邪鬼都会说我呆!!!

    这到底是为什么!!!

    白野威十分想要哭一哭,终于,终于有一天听到了对他长相的正面评价,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果然啊,这不是他自己的错,而是时代对于审美不同造成的误会啊!

    其实是他想岔了,他也不想想,中津国的人生活在妖魔鬼怪之中,野兽什么的也算得上是遍地可见,他明明是匹狼,却丝毫没有野兽该有的杀气,反而成天笑眯眯的一副很和善的样子,甚至经常动不动就卖萌,这样的表现,要怎么才可能让人觉得这匹狼不呆?

    言归正传,看到白野威忽然如此兴奋的样子,戈薇不由地有些囧然。日暮爷爷则好奇地连连打量起来,“我还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见过狼呢,而且还是一位大神殿下,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呢。”

    “唉?小白先生其实是匹狼?”日暮妈妈忽然有些忧愁地说道,“那可该怎么办才好呢,日本的法律好像是不允许普通人家养狼的吧?而且还是在城市里养……”

    “妈妈……”戈薇一瞬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不过随即她就开始忍不住地考虑起这个问题来。

    “应该不太会有人看的出来吧?”白野威愣了愣,“你看,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除了那只狗之外还没有人发现我是狼啊。”

    “是啊,不过……”戈薇一想也是,几乎所有人都将白野威当成了狗狗,这里头除了一般人不太能分辨狼跟狗的区别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白野威的身上完全没有野性的感觉,那样温和的感觉别说是狼了,就算是一些稍微大一点的狗都没有那种感觉了。

    “也许,变小一点会比较难以分辨?”草太认真地建议道,“毕竟变大的话,尾巴那边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是啊,说起来小白你的尾巴很漂亮呢。”日暮妈妈微笑着说道。

    的确,白野威的尾巴笔直地下垂着,末端像是毛笔的笔尖一样,纯白的尾巴只有尖端的那一小撮是黑色的,就好像一支上好的毛笔,很是漂亮。

    “多谢夸奖。”白野威笑着对她点点头,“对了,变小的话,不太容易被人发现是狼的事情吗?”他有些好奇地问道。

    “唔,我也不太能肯定呢,总之小白你先变小来看看吧?”日暮妈妈微笑着说道。

    “好吧。”白野威觉得自己不能太给日暮家添麻烦,更何况变小也没什么不舒服的,他果断地抖动了一下身体,便从一只足有一人高的大狼变回了原本只有不到人小腿高的小白狼,“这样可以吗?”

    “……再,再叫一下。”日暮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有些梦幻般的表情。

    “汪汪?”白野威歪着脑袋叫了两声。

    “好可爱!”日暮妈妈忍不住地将他抱了起来。

    “妈妈,太失礼啦。”戈薇连忙将一脸茫然的白野威抢了出来,放在地上之后有些无奈地说道,“说起来,现在这样子确实是不太容易能分辨出是狗还是狼呢。”

    “是啊,姐姐,狼的叫声也是汪汪的吗?”草太弟弟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个么……”戈薇也有些好奇,她也不知道狼跟狗的叫声有什么区别,但是好歹也记得看过的电视电影里,狼似乎都是嗷呜地长啸的……

    白野威十分熟练地装成没有看到他们奇怪的眼神,事实上他也一直很奇怪,他也不是不能发出长啸,但是平时的时候还是会发出汪汪的叫声。

    “戈薇小姐,你明天不要去上学吗?”白野威蹲坐下来,认真地说道。

    “嗯。”戈薇愣了下,也跟着转换话题,“妈妈,明天我会去上课的,所以不用帮我请假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日暮妈妈一拍手说道,“戈薇酱,快去收拾一下吧。说起来,你好像还有不少作业没有做完呢。”

    “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提醒我啦,妈妈。”戈薇有些窘迫地叫道,她毕竟是国中三年级的学生,就算日本的中考并不如□□那样可怕,对于大部分的学生来说也是有相当威慑力的。

    戈薇虽然这样抱怨,还是老老实实地趁着休息日将自己所有的作业都做掉了,第二天一早就背上背包离开了家里。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戈薇脸带尴尬地带着一个有些高高胖胖的男人回到了家里。

    “唉,戈薇酱,这位先生是……?”原本在打扫院子的日暮妈妈看到有个不认识的男人跟着走了进来,不由地有些好奇。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叫宫前剑,是小白之前的主人。”宫前剑面无表情地说道,一边说着一边递上自己的名片,“是一名编辑。”

    “唉?但是不是说,那个少年才是照顾小白的人吗?”日暮妈妈好奇地问道。

    “梦野老师是我负责的漫画家,之前的时候我出差去了,所以临时拜托他帮我照顾一下。”宫前剑点头说道。

    “是这样啊……”日暮妈妈转身呼唤道,“小白,小白,你在哪边?”

    “妈妈!”戈薇对自己妈妈的过于天然实在很是无奈,转身对宫前剑道,“不好意思,我妈妈没有恶意的。”

    “嗯,我知道。”宫前剑还是很看得出来的。

    “出了什么事情吗?”白野威慢悠悠地从一旁的走廊里走了出来,“戈薇酱回来了……么?”他说了一半,便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宫前剑,连忙住口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淡定自若的宫前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失态地呆愣在了原地,原本很是冷静的表情此刻已经碎成一片片。

    第24章 行经路线

    “……”白野威。

    “……”宫前剑。

    “……”日暮母女。

    “……那个……”宫前剑深吸了口气,开口说道。

    “啊,刚刚,刚刚那是我爷爷在说话,他就在房间里。呵呵,呵呵……”戈薇笑得很勉强地解释道。

    宫前剑用“你特么在逗我”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你爷爷的声音可真年轻。”

    “呃……”戈薇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而且……”宫前剑就算再怎么告诉自己要镇定,可脸上的表情还是不由自主地位移了开去,变成了一种很奔溃的样子,他两步走到白野威的身边,随意地比划了一下看向戈薇道,“请告诉我,为什么一礼拜之前我将小白拜托给梦野老师照顾的时候,它的身高差不多还能到我的膝盖,而现在却连那点儿高度都没有了?”

    “请你不要告诉我,这呆呆的狗脸,其实不是小白,而是小白的弟弟?”宫前剑的语气越发的悲愤。

    白野威也呆了一下,他之前变身的时候因为注意着日暮妈妈说的要小小的,所以变身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大小,没想到……居然变得更小了么!

    而且为什么连剑先生都说我脸呆啊!

    戈薇还想说些什么来解释一下的时候,白野威无奈地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有意想要吓唬你的。”

    “狗……真的说话了?”宫前剑用力揉了揉脸,确认自己没有看花眼也没有在做白日梦之后,强作镇定地看着白野威。

    “啊,虽然有些失礼,之前的时候因为记忆缺失的关系没有办法说话,我叫白野威,是一位神明。”白野威叹了口气之后,身体在一阵白光之中变成了大狼的样子,“而且,我不是狗,是狼。”

    “……”宫前剑觉得自己以前那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全部在这一瞬间被毁灭了,原本出差造成的疲劳尚未全部退去,强烈的冲击让他的脑袋有点坚持不住,他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哇啊,宫前先生!”

    戈薇连忙跑过去,看到他只是昏迷之后总算松了口气,可这时候草太弟弟跟日暮爷爷听到了戈薇的叫声跑了过来,一看地上居然昏倒了个胖胖的男人,一群人顿时有些鸡飞狗跳起来。

    等到宫前剑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他睁开眼睛,便看到自己躺在有些年份的老旧榻榻米上,而体型硕大的白野威正坐在一旁看着他。

    “……”宫前剑忍不住地捂住了额头,“我一定是还没睡醒。”

    “不好意思。”白野威低头道歉,然后开始解释起来。

    “……简单地来说,就是这个样子。”

    “……”宫前剑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沉默了好多次,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哪怕他是少女漫画杂志的编辑,各种各样的脑洞见的很多,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的身边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神明什么的……另一个世界什么的……”宫前剑捂住了额头,“真的是没有想过自己的身边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吧。”白野威笑着说,随即将爪子边上的毛巾跟柑桔推了过去,“擦把脸再吃点水果吧,等一下就开饭了。说起来之前我给你造成了相当大的麻烦,真的是很抱歉。”

    “……谢谢。”宫前剑点点头,擦了下脸之后站了起来,“之前的时候你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麻烦,事实上虽然只有几天的功夫,但是因为你的关系,我确实感觉相当的开心。”

    “那就好呢。”白野威过去蹭了蹭他,“对了,剑先生,你这段时间出差具体去了哪边?”

    “怎么了?这个桔子好甜啊。”大早上地刚回家就听说自己养的狗不见了,中午连饭也没吃就去找了野崎君,事后更是马不停蹄地一路找到戈薇的学校,最后还跟着戈薇来到了日暮神社,现在的时候他真的是肚子饿了。

    “我能感觉得到,你似乎接触过我的一部分记忆碎片。”白野威顺势推过去第二个桔子,“我还是先前跟着戈薇小姐的时候才找回了我的第一个记忆碎片,所以想要请教一下,你之前去了什么地方。”

    “唉?记忆的碎片?我的身上?”宫前剑楞了一下,“唔,我之前出差去了高知县,但是并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的记忆碎片并不一定就是奇怪的东西啦。”白野威有些无奈,“有可能只是一块石头,也有可能会是一棵树,因为我是自然与信仰的神明,所以我的记忆碎片随便寄宿在哪里都是有可能的。”

    “是吗?”宫前剑沉吟了一下,从裤带里拿出他的随身记事小本子来翻了一下,“我的路线就是东京都到高知县的安芸市,结果由于那位画家取材采风去了,所以我们两个再连夜又是飞机又是新干线地赶去了鸟取县的鸟取市,之后去了鸟取市边上的小村镇里,村子的名字叫什么我有点不记得了,不过那边的车站因为名字的关系,被前野说了好长时间,所以记忆相当的深刻。”

    宫前剑推了推眼镜,“何木坚车站。”

    “既然你说你是自然的神明,那么你的记忆碎片,说不定有可能会在那个生机盎然的小镇里。”他对白野威说道。

    “好的,我会去看看的。”白野威点头,“十分感谢你的帮助。”

    晚饭的时候,宫前剑虽然没有特别拘束,可饭桌上的气氛还是有些微妙,走下鸟居前长长的楼梯,他忍不住地叹了口气,自己的小狗这下子看来是真的找不回来了。

    但是……没想到身边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说不定可以作为建议跟梦野老师说一下,在他忽然脑洞大开大纲暴走的时候可以将路线拉一下?

    宫前剑认真地思考着。

    第25章 桔梗离开

    自从宫前剑来过日暮神社之后,已经过了三天了,戈薇的心情也从好不容易可以在现代安静地生活变成了犬夜叉怎么还不来,白野威虽然先前知道的不多,但是听犬夜叉他们先前的说话,多少也能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那位巫女似乎是犬夜叉以前喜爱的人,两人本来感情很好,可是后来被那个叫奈落的妖怪挑拨了,使得他们两人之间开始互相残杀,结果犬夜叉被封印了五十年而桔梗死了之后转世到了五百年之后,变成了戈薇。后来有人强行复活桔梗,导致一部分的灵魂从戈薇的身上分裂了出来。

    这样的事情听着真是十分不可思议,只是复活的桔梗跟现在活着的戈薇还有犬夜叉之间三个人的感情纠葛,就算是白野威也只能说句无可奈何。

    结果在第三天的晚上,就在戈薇心里又一次动摇要不要回去五百年前看看的时候,犬夜叉过来了。

    “犬夜叉。”戈薇强忍着激动,装作不甚在意地叫道。

    “戈薇……我们回去吧,桔梗她……”犬夜叉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沙哑,仿佛像是随时会哭出来一样。

    本来还想说都这么晚了的戈薇立刻放弃了所有的矜持,立刻问道,“桔梗她怎么了?”

    “她打算用自己的性命去救琥珀……”犬夜叉的头低垂着,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想要见你最后一面。”

    “我们赶紧出发吧。”戈薇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去换衣服,“妈妈,爷爷,草太,我跟小白先走一步。”

    “不要闹得太晚啊。”日暮妈妈没有阻止,而是对着戈薇微笑着说道。

    “嗯,我会及时回来的。”戈薇抱着白野威跟着犬夜叉跳进了食骨之井里。

    一出井,白野威便跳到了地上迅速变大,一下将戈薇放到了自己的背上,转头问犬夜叉道,“在哪边?”

    “这里。”犬夜叉飞速地奔跑起来,很快就跑到了一处山坡之上。

    “桔梗小姐!”戈薇一到地方就跳下白野威的背,拉着犬夜叉朝着桔梗走了过去。

    桔梗似乎已经做了什么,一旁的琥珀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过来,本来都已经变成死灰的脸色现在都已经逐渐变成了活人的样子。珊瑚正抱着琥珀轻轻地哭泣,弥勒正在安慰她。而一个独眼的老太太正跪在桔梗的身边,不断地说着什么。

    白野威并没有□□他们几个的对话中去,他甚至没有去看那边,而是转身走了开去。

    他一直坐在外边,直到太阳升起。他抬起头来,发出了一声长啸,“嗷呜!!”

    伴随着清澈的狼啸,里面的人慢慢地走了出来,几人的脸上都带着哭过的痕迹,戈薇似乎哭累了,趴在犬夜叉的背上睡着了。

    “琥珀君没事了吧?”白野威轻轻地嗅了嗅琥珀的身体。

    “嗯,没事了。”珊瑚擦了擦脸颊,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虽然,可能以后他的生活都会跟一般人不太一样,但是……但是能够活下来就够了。”

    “嗯。”弥勒轻轻点了点头。

    “好好休息吧,醒过来之后,我们就去将四魂之玉集齐,然后让我一口气将他净化掉吧。”白野威甩了甩尾巴蹭了蹭他们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

    桔梗的离开虽然让他们都悲伤了好一阵子,但是几人还是很快就从这种感觉里脱离了开来,毕竟正如白野威所说的那样,一切都开始好了起来。

    钢牙在听说奈落□□掉的事情之后便主动找了过来,犬夜叉正郁闷着,看到有个能跟他打架的立刻二话不说就拔出铁碎牙冲了上去,打到最后两个妖怪都放弃了妖气跟武器的攻击,徒手在那里扭打了许久,钢牙这才愿意停下来好好跟他们说话。

    在他看到几乎完整的四魂之玉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就将自己脚上的两个碎片取了下来交给了戈薇,“反正奈落也已经死了,四魂之玉对我也没有什么用,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还是不能太依靠外力的。”

    “所以戈薇小姐,等哪天我打败了犬夜叉之后,你就跟我走吧!”钢牙在说完那些帅气的话之后,毫不犹豫地又对戈薇说道。

    “你做梦!”犬夜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钢牙直接从戈薇身边扯了下来扔飞出去。

    “戈薇小姐,一定要等我啊!”钢牙迅速地在半空中调整好自己的姿势,落地前信心十足地说道。

    “可恶!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犬夜叉愤怒地朝他挥手,示意他赶紧滚。

    “新的三角关系?”白野威有些好奇地问珊瑚。

    “不是的,只是钢牙的一头热而已。”珊瑚速度反驳,“戈薇小姐可不像某个家伙,不会那么随随便便的。”

    听见珊瑚评价的犬夜叉有那么一瞬间不敢回头,可是他的反应却刚好证实了珊瑚的话不假。

    白野威发出了哦的一声,然后无视了一脸想说什么的犬夜叉,走到了四魂之玉的旁边。

    “原本还在想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原来居然是有个神明插手么?”就在这时候,不远处飞来一个年轻的男人,男人的身上有着十分华丽的铠甲,“犬夜叉,你居然已经开始信仰神明了吗?”

    “杀生丸,你来这里做什么?”犬夜叉不客气地说道。

    杀生丸十分利落地无视了犬夜叉的问话,转头看向白野威,“白狼,你就是消灭了奈落的那个神明吗?”

    “是的。”白野威点头,“你好,犬妖。”

    “……确实是个强大的家伙。”杀生丸并不是笨蛋,敌人强大与否他多少还是能看得出来,此时的白野威站在他的身前,在他的眼里就仿佛是太阳一样,这样强大的神明,居然也会插手凡人与妖怪之间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开始了。”白野威将完整的四魂之玉放到了地上,左右看了看。

    “嗯,拜托您了。”戈薇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嗷呜!!!”白野威长啸起来,随着他的啸声,天空中的太阳似乎变得更加明亮了,无尽的光芒闪耀起来,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睁不开来。

    第26章 四魂之玉的消失

    随着白野威的长啸,太阳的光芒似乎都聚拢了起来,强烈的光芒集中在了四魂之玉之上,四魂之玉上忽然爆发出了十分可怕的黑暗气息,如此强烈的黑暗气息让围观的人同时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

    “幸好以前拿到四魂之玉的时候,没有许愿过。要不然……”看到那黑暗之中不断传来的可怕身影,几人都有些不敢置信,尤其是曾经有过完整的四魂之玉的戈薇跟犬夜叉更是无比后怕。

    光芒逐渐收缩,最后渐渐地散去了,原本在地面上不断散发着黑暗气息与魔物身影的四魂之玉也彻底地消失不见了。

    “这下,四魂之玉算是彻底消失了吧?”犬夜叉叹了口气,转过身去,便看到杀生丸紧皱着眉头,似乎在强忍着不适。

    以杀生丸的个性,若不是实在难以忍受,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表情来的。

    “喂,你这家伙没事吧?”虽然跟对方并不怎么合得来,但是好歹也是兄弟,在看到杀生丸露出那种表情之后,犬夜叉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杀生丸随口说道,然后转头看向白野威,“白狼,多谢你的好意了。”

    “杀生丸大人!!!”一直跟在杀生丸背后的邪见刚才的时候被杀生丸给甩下了,此时终于追了上来,老远地就看到了这边如此明亮的光芒。那种纯净的光辉让他完全不敢上前。

    “杀生丸大人,您没事吧?”一落地,邪见还没走上前,小玲已经冲了过去抓住杀生丸的衣摆,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现在已经没事了。”杀生丸并没有看那边的邪见,而是转头看向白野威,“此番多谢了,我承你一个情。”

    “不必客气。”白野威冲他点了点头,“就算我什么都不做,那些东西也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的,说不定以你的能力你还能将之变成自己的力量。”

    “那种东西,哼。”杀生丸不再说什么,只是对白野威点了点头。

    “喂,你无视我啊!”犬夜叉有些愤怒地冲了上去,他都已经如此放下自己的身段了,居然还被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无视,简直不能忍!

    “哼。”看到犬夜叉这样,杀生丸也只是冷哼了一声,反手一掌就将他打飞出去,“原本还以为你学乖了点,想不到还是如此么?”

    “杀生丸……”犬夜叉正想再次冲过去跟自己哥哥决一死战的时候,戈薇已经忍无可忍地叫道,“犬夜叉,坐下!”

    被言灵控制的犬夜叉顿时摔倒在地,戈薇抱歉地对杀生丸道,“真的是不好意思。”

    杀生丸微微点了点头,将小玲扔给了邪见,重新飞了起来,转身离开前,他再次对白野威说道,“白狼,如果你有什么妖怪方面的问题,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杀生丸大人!”邪见大吃一惊,他从没见过有什么人居然能让杀生丸说出那样的话来。

    “闭嘴邪见,你很吵。”杀生丸说完,便朝着天空飞了过去。

    “啊啊,杀生丸大人,等等我。”小玲连忙催促邪见跟上。

    刚才的时候,杀生丸沐浴在那样强烈的阳光之中时,他的身上冒出了很淡但是却并不少的黑色雾气,那些雾气在阳光的照射下迅速地消散开来,就如同先前的四魂之玉一般。

    杀生丸作为西国的王子,一出生便无比尊贵,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几乎从不滥杀无辜,哪怕他讨厌人类,却也不会随意杀死任何一个凡人。一直以来他的对手基本都是实力强大的妖怪。但是在他与犬夜叉起了冲突,结果失手被犬夜叉斩掉一条手臂之后,奈落曾给了他一只镶嵌了四魂之玉碎片的手臂。四魂之玉的邪气也许就是在那一次里悄无声息地侵蚀了进来。或许如那只白狼所说的那样,这种邪气也许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困扰,但是以他的自尊,绝对不可能会容忍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方才被如此强烈的阳光照射的时候,身上的邪气被袚除的时候虽然十分难受,但是当邪气消失的时候,他身上浑身一轻的感觉却也不是骗人的。

    白野威么?确实是只有趣的白狼。杀生丸安静地思索着。

    “刚才发生了什么吗?”珊瑚跟弥勒都是很有眼色的人,在刚才看到犬夜叉冲过去的时候就果断地缩在一边当透明人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戈薇随意地说道。

    白野威则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走到了犬夜叉的身前,“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弱到了这份上。”

    “你说什么!”犬夜叉本来就一肚子火,此时听到白野威这样说,更是怒火攻心,“别以为我不敢揍你,你这只呆狼!”

    “####”白野威的脑袋上冒出大量的井字符来,他直接跳了起来,一脚将犬夜叉踢飞,然后才慢悠悠地走到犬夜叉的身边,“看来是需要给你一点教训呢。”

    “犬夜叉!”见到犬夜叉似乎还想动手,戈薇连忙劝阻道。

    “不必如此,戈薇小姐。”白野威扭头对戈薇说道,“为了日后戈薇小姐?(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