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神 > 大神 第 4 部分阅读

第 4 部分阅读

    “嗯?”犬夜叉有些奇怪地问道,随即便在下一刻看到蛮骨那边连人带剑都被人一刀两断了开来,落到地上的尸体瞬间便化作了一堆枯骨,而地面上也生出一丛丛的花朵来。

    “你……”犬夜叉愣住了。

    “蛮骨大哥!”

    “大哥!”

    那边的剩下的几人震惊地看着对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尊敬的那位大哥这么简单地就死掉了。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点去把那些家伙也干掉才是吧。”白野威有些不解地看着愣住不动的犬夜叉,催促着说道。

    “啰,啰嗦!”犬夜叉连忙冲了过去。

    “风||||||穴!”眼看着眼前的一个七人队成员因为蛮骨之死而震惊地不动之时,弥勒也不客气地抬起手来发动他的招数,瞬间就将那个愣住的家伙吸进了风||||||穴之中。

    “可恶!”一下子就只剩下三个的七人队队员很快地就被戈薇他们合力打败了。

    尘归尘土归土,已经死去的人在没有了四魂之玉的碎片之后,也很快就消失掉了。

    “这只狼很不错啊,你叫什么名字?”钢牙倒是没去找戈薇,而是直接朝着白野威走去,“居然还会使用长剑作为武器,好厉害啊。”

    “我叫白野威,是位神明。”白野威点头说道,“你是狼妖?”

    “唉?神明?戈薇小姐,这个家伙是神明?”钢牙很是吃惊地看着他。

    “啊,是的。”戈薇快步走上前来,“白野威,刚刚真是多谢你了。”

    白野威将蛮骨身上的四魂之玉碎片递给她,“刚刚我碰到一个奇怪的家伙,不过很弱,一下子就被我斩杀了。”

    “奈落的傀儡!”钢牙几步就走到了那一边,看到地上熟悉的猿类披风,忍不住地咬牙切齿。

    “这家伙就是你们嘴里的奈落?”白野威走到那傀儡的旁边,“不过他的身上却很奇怪,明明是充满了邪气的妖怪,却有着灵气的味道。”

    “灵气?怎么可能!像奈落那样的大妖怪,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犬夜叉头一个不相信,上前捡起一片披风的碎片就嗅了起来,“这是……清水与鲜花的味道?”

    “难道说,奈落现在藏在什么灵山之中?”戈薇同样皱起了眉头,“为何他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去找找就知道了吧。”白野威看向了犬夜叉,“你应该找的出来吧,这家伙身上的味道来源。”

    “啧,当然找的到,这次一定要把奈落找出来,然后砍了他!”犬夜叉愤怒地叫道。

    第17章 追踪奈落

    白野威以前在实力还不够强悍之前,曾经好几次碰到八歧大蛇在自己的眼前毫不客气逃走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也依然还记得十分清楚。

    因为实力不够,只能看着敌人从自己的眼前大摇大摆地逃走,这种感觉很是憋屈。这里居然又有一个类似的家伙,虽然并不是真的从自己眼前逃走,可是这种利用傀儡的状况却实在比在自己面前跑路的感觉好到哪里去。

    除开那份郁闷之外,白野威更有种十分奇妙的直觉,那种直觉在告诉自己,那个叫奈落的家伙身上一定有着自己的记忆。这种奇怪的直觉来的并非全无征兆,除开四魂之玉上不知为何携带有自己的记忆碎片之外,还有种奇妙的宿命感隐隐地出现在白野威的心头。

    虽然白野威说要直接杀进奈落的老巢里,但是如今刚刚与七人队的人战斗过的几人都有些精疲力竭了。就是叫嚣的最凶的犬夜叉,也实在是精力不济了,但是与此同时,他也在与蛮骨的交战之中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这是以前的他从未注意到的东西。

    那个叫钢牙的妖怪似乎有心想要跟在他们身边,但是好像听到了什么在叫他,便跟戈薇寒暄了两句之后匆匆地离开了。

    白野威也清楚他们的状况,也不催促他们,只是看到他们就这么坐下来休息,忍不住地说道,“你们受的伤要不要紧?”

    “啊,只是这样的程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与奈落手下的人交战,我们也都很习惯了,会特别小心不要被他们的武器直接打中。”弥勒摇了摇手说道。

    “是啊,犬夜叉,你也过来。”戈薇熟门熟路地从背包里拿出绷带等物帮几人包扎了起来。

    “而且还有戈薇小姐帮我们疗伤,相比起身上受的伤来说,我倒是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呢。”珊瑚忍不住地笑道。

    “是啊,我的肚子饿坏了。”七宝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战斗,但是在一旁也是辛苦协助,到现在也累得不行。

    戈薇愣了下,帮犬夜叉扎好绷带之后,连忙翻起自己的背包来,“对不起,我好象没有带便当过来。”

    “肚子饿了啊……”白野威有些羞赧地挠了挠狼脸,“不好意思啊,我自己并没有吃饭的必要,所以……不过我这里也还是有不少大餐哦,我请你们吃饭吧。”

    “唉?”几人有些不解地看着白野威,就看到他随意地在地上挥了挥爪子,一旁的空地上便凭空出现了众多的食物,大份的饭菜还飘散着诱人的香味。

    “这是我以前在游历的时候,别人给我的。”白野威坐了下来,“我的话不需要吃东西,可是经常会被人宴请,所以在品尝过味道之后都会将食物收集起来,放到我的异袋里。”

    “异袋?”戈薇还有些好奇,另一头的犬夜叉他们已经眼睛发直地看向了那摆在地面上的大餐。

    “真的,真的可以吃吗?”七宝忍不住地擦了把口水。

    白野威点点头,“可以哦,我的异袋是很神奇的东西,不管什么东西放进去,都会保持在放进去的那一瞬间的样子,这个大概就算是神明的特权吧?”

    “好厉害。”虽然还是对这个所谓的异袋不太清楚,但是多少能明白一些的戈薇看着被白野威推到自己身前的大碗还冒着香气的盖浇饭,忍不住地拿起放在饭碗边上的筷子尝了一口,“真好吃!”

    虽然调味很淡,但是即为特殊的清香还是让戈薇感叹了起来,而另一边的犬夜叉他们已经开始全力哄抢起来了。

    吃过东西,又休息了一会,几个人已经充分表现出了自己不同于常人的特殊之处,他们都有着相当强悍的恢复力。趁着还没天黑,一行人便开始行动了起来,犬夜叉的鼻子十分敏锐,很快就跑了起来。

    等到黄昏之时,一行人便追踪到了奈落傀儡身上的那味道的来源之地。

    “居然是这个地方……”犬夜叉十分震惊,“这里可是附近有名的灵气充足之地——白灵山。”

    “那你们就先在外头休息一下吧,我去里面看看。”白野威倒是不奇怪为什么妖怪能躲进清净之地里去,这样的事情他甚至可以说见得多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犬夜叉跟七宝的话,也进不去那边的吧?”

    “但是……”戈薇有心想说点什么,却被白野威劝阻了下来。

    “放心吧戈薇小姐,我自己有分寸的。”白野威再次从异袋里掏出众多的食物,“跑了那么久,现在的天色也已经晚了,你们还是先吃点东西在去附近找找有没有村落吧,这附近的村民应该会知道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才是。而且如果我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也是绝对不会过于逞强,一定会使劲逃跑的。”

    戈薇有些小感动也有些小惭愧地将白野威抱了起来,“本来这应该是我们的事情,谢谢你了,小白!”

    白野威蹭了蹭她的脸颊,一个小跳跑了开去,冲进了白灵山的雾气之中。

    “七人队全灭了?”奈落正在重新塑体之中,身体由各种妖怪不断地在互相吞噬,看起来丑陋无比,他有些不可思议地问一旁的神无道。

    神无没有说话,只是抚摸着自己手里的镜子点了点头,“找不到,他们的气息。”

    “啧,没用的家伙,居然连拖延犬夜叉他们的行动都做不到。”奈落有些不满,“而且……跟在犬夜叉他们身边的那只狗,有什么特别的吗?”

    “灵气,很强。”神无一字一句地说道,“其他,探查不能。”

    “麻烦的家伙……”奈落皱起了眉头,“总之,先暂时停下行动吧,我的塑体尚未完全,先让白心上人撑好结界吧。”

    “是。”神无垂首。

    第18章 红莲

    白灵山的内部出乎意料地大,也出乎意料地安静。在浓厚的灵气笼罩下,这座山里却仿佛死掉一样的寂静,白野威跑了许久都没有看到什么活物,天上的月光也在这份灵气覆盖'之下变得有点晦暗,使得两边的花草树木看起来都分外阴气森森。

    “果然是在这里。”白野威远远地便看到在那座山里萦绕着的邪气,不由地有点皱眉,看来这下只能想办法把奈落那家伙引出去打了,不然的话犬夜叉他们根本都无法进入这个地方。

    总之,先去奈落的老巢看看吧,会需要躲藏在这种清净之地,这个家伙不是在做什么很惊天动地的准备就是受了伤需要疗养。虽然没有听戈薇说起这个叫奈落的家伙有什么受伤的迹象,但是如果连受伤与否都会轻易地让自己的死敌知道,这个家伙也就不会那么难缠了。

    虽然在策划着什么阴谋的可能性也不小,不过白野威还是觉得,那个叫奈落的家伙受伤是最大的可能。

    白野威动作快速地朝着那山的深处跑去。

    “有东西进来了。”一直守在奈落身边的神无忽然开口了,她手中的镜子忽然发出淡淡的白光来,镜子里映出的便是白野威在白灵山之中快速奔跑的景象。

    “啧,那只麻烦的野狗!”奈落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来,“看来就那么贸然地派出傀儡去找犬夜叉他们还是有点失策了,想不到这只野狗居然可以直接跑进白灵山的结界里来。”

    奈落说着,顿了顿又道,“让琥珀过去吧,把这只野狗处理掉。”

    “是的。”神无轻轻地点头,转身便走了开去。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白野威经过的那些道路上,原本死气沉沉的植物竟然开始逐渐恢复精神了起来。

    跑到山脚下之后,白野威便发现这座灵山之中的山腹之中居然有着十分巨大的山洞,而且那山洞不断地向下延伸着,仿佛没有尽头一样的可怕。如果一寸还在的话,可能会一边在那里害怕地吞口水,一边还会死命地给自己打气。唉,现在想那些也没有用啦,就下去看看吧。

    白野威可是从来不走寻常路的人,所以在琥珀跟神无沿着向上的山道往上走的时候,便看到旁边一团儿白色的影子就这么笔笔直地从天上掉了下来。

    “碰!”直接就从洞口一口气跳到底下的白野威落地的瞬间,脚边忽然绽放出不少鲜花来,花朵一瞬即逝,在黑暗之中也无人看清,不然定会让所有的妖怪都惊讶不已。

    “哇,这个状况还真厉害啊。”白野威虽然先前也做好了这里充满了妖怪的心理准备,可是忽然看到这么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是让他稍稍地吃了一惊。

    只见黑暗的山洞之中,无数黑暗的影子缠绕着,腥红的眼睛笔直地瞪视着擅自闯入的白野威。

    “唔……现在的状况当然是,拔腿就走!”白野威毫不犹豫地就开始往回跑,他就算是个大神,可现在的力量却没有完全恢复,就连自己的异袋现在也只能掏出一些诸如饭菜啊水果之类的东西来,连个旅行的护符都拿不出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妖怪们同时追了出来,数量众多的邪魔朝着白野威冲过来的画面还是非常壮观的,他连忙边跑边跳,不断地在半空中调换着自己的位置,速度快到惊人。

    “琥珀,抓住它。”神无同时指挥道。

    “是。”被奈落控制的琥珀猛地朝着白野威进攻了过来。

    “人类的小孩被控制了吗?这还真是糟糕啊。”白野威单纯地感叹了一句琥珀的不幸之后,一个二段跳便躲过了琥珀的攻击,同时猛地窜了过去,朝着那边的神无就是一个头槌。

    “……”完全没想到自己离得这么远居然也会被攻击到的神无楞了一下,更让她吃惊的是,自己手里的镜子竟然没有发挥任何的保护作用,就那么毫无防备地挨了大神一记头槌。

    白野威反身冲过去叼住琥珀的后衣领,动作迅速地继续朝着上面跑去。

    这下可苦了不幸的琥珀,白野威当初身型是正常大小的时候,不论是叼住别人的衣服还是让别人坐到自己的背上都是很轻松的一个事情,但是现在他只有不到大人小腿高度的四短身材,按照这样的动作叼着个少年走,那少年可不完全就是被他拖着在地上滑行?

    琥珀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白野威叼着在山洞里飞快地横冲直撞起来了,后背传来了阵阵的疼痛不说,四肢不知道为什么也完全提不起力气来,就好像原本被人握在手里的傀儡线不知何时忽然放松了一样,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唉?没有继续追上来?”白野威的速度真的是非常的快,不过片刻就跑到了相当靠近入口的地方,他一回身便发现身后的追兵全都不见了,不由地有点好奇,随意地将人类的小孩扔到一边,白野威朝着底下看了过去。

    “原来如此,看来是被限制住了,跑不远。”白野威的狼脸上很快地露出十分人性化的奸诈表情来,“这样的话,远远地揍他就是了。”

    他说着,重新朝着深洞一跃而下。

    爬起来的神无正匆忙地向上追他,却不想他居然再次跳了下来,就算是一向以没什么感情而言的她此时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白野威这次可不是简单地就这样往下跳了,他直接取出足玉朝着妖怪的脑袋上就是毫不留情地一顿射击,将所有的足玉都发射了出去之后,他便看到那些方才气势汹汹的妖怪竟然十分轻易地就被他一个个干掉了。

    “只有数量而没有质量?”白野威本来还以为会是一些很厉害的家伙,没想到居然是一群杂鱼,再想到自己居然被一群杂鱼追的到处乱跑,不由地有些恼羞成怒,“去死吧!红莲!!!”

    红莲的笔业可以产生强大的灵火,被这些火焰灼烧到的妖怪会受到巨大的伤害。

    一团凝结起来的火焰瞬间爆开,将整个洞窟都照亮了起来,火焰不断地将一个个妖怪全部吞没,瞬间便清空了一整片区域。

    若不是这样的招数同样十分消耗灵气,白野威肯定会干脆地用火直接将这里烧个干净。

    第19章 太阳升起来了

    白野威跑进山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在外面等着的戈薇他们多少有些小担心,但是正如白野威进山前所说的,他们需要在这附近找找看有没有村落,如果白灵山真的是奈落所选择的落脚点的话,肯定在最近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才对。

    这座灵山在这附近有着如此鼎鼎大名,必定不是什么假话,而奈落那样的一个妖怪是如何进入这座山里的呢?

    犬夜叉他们的动作很快,迅速地就跑到了白灵山山脚下的村落外面。

    “巫女大人,巫女大人,外面有奇怪的妖怪过来了!”一个小孩一边跑着一边朝村子里叫道。

    “可恶,谁是奇怪的妖怪啊。”犬夜叉嘟囔着跟着走了进去,随即他便看到了一个原本已经去向不明了的女人。

    犬夜叉忍不住地喃喃道:“桔梗……”

    “怎么了犬夜叉?”弥勒跟着走了上来,同样也见到了那位手里拿着草药的美丽女子,“桔梗小姐,你怎么也在这边?”

    桔梗见到他们也很是吃惊,但很快就正了正脸色说道,“我在这附近发现了奈落的妖气,就追了过来,倒是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桔梗小姐?”珊瑚也看到了这位值得尊敬的女子,只是她更清楚自己身后的女子跟眼前之人的感情纠葛,便想要阻止戈薇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戈薇看到他们停在那里,便带着七宝走了上来。

    “怎么了?”戈薇刚走上前就发现了桔梗,“桔梗小姐……”

    她停顿了一下,虽然感情上还是有些别扭,可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她深吸了口气,“桔梗小姐,你在这边可有听说发生什么事情吗?”

    桔梗也是极为聪慧之人,很快就意识到了眼前犬夜叉他们的意思,“这附近的确出了事情,我听说一个多月之前此地的灵气发生紊乱,山中的野兽也都跑了出来。那之后前面那个村子里原本供奉山中及身佛的一户人家的家主为了查探及身佛是否完好而进山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了。”

    “及身佛?”

    “是的,这座白灵山便供奉着一位及身佛,所以奈落若是真的在这里,恐怕多半是使用了什么办法欺骗了那位及身佛吧。”桔梗微一沉吟,便猜测出了大概来。

    “也就是说,这里确实很有可能就是奈落的巢||||||穴吗?”犬夜叉用力地敲了一下拳头,“这次看我怎么把奈落那家伙给揍扁!”

    “不要说笑了,白灵山的灵气结界十分巨大,就算是我也不敢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擅自冒入,若是你就这么进去的话,只会被灵气净化掉。”桔梗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难道就要让奈落那家伙继续嚣张下去吗?”犬夜叉有些不忿。

    桔梗刚想说让她想想办法的时候,弥勒便已经笑着道,“安心吧,白野威殿下不是已经朝着山里去了吗?他的话肯定能有办法的。”

    “白野威……殿下?”桔梗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地有些好奇地问道。

    “是个奇怪的家伙。”犬夜叉撇了撇嘴。

    “犬夜叉。”戈薇有些无奈地叫他的名字,对于他始终不满白野威的奇特状况,就算是她也毫无办法,只能在每次对方试图说点儿坏话的时候想办法打个岔什么的,“白野威是一位大神殿下,就是长得很像小狼。”

    “小……狼?”桔梗不解。

    “是的,不过白野威殿下的实力确实毋庸置疑。”珊瑚也点头道,“那位殿下不仅精于战斗,还十分擅长净化邪气。”

    “虽然不曾听说过,不过看你们的样子,那一位只怕是……”桔梗的话音尚未落下,便猛地回过头去,“那是……”

    “这到底是……”戈薇也吃惊地抬头看着白灵山那边,如此强烈的灵气爆发实在非常罕见,就算是她也不曾见过几次,而上一次的场景……

    “是小白!”

    “白野威殿下!”

    几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而下一秒出现的奇特现象,让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地为之怔楞。

    “太阳……”

    “太阳升起来了……”

    所有人都看得分明,明明是大半夜的晚上,白灵山的山巅却十分不合常理地升起了太阳来,强烈的阳光像是要驱散所有黑暗一般横扫而过,将整片大地都照亮了起来。光芒闪耀之间,邪气瞬间便消散殆尽。

    “神啊!”

    “这是神迹啊!”

    一旁原本还十分震惊而恐慌的村民们此刻已经齐刷刷地跪倒在地,朝着太阳升起之处叩拜起来。

    “这到底是……”犬夜叉忍不住地抬手挡住那刺目的光芒,他身上的妖气在飞速地消退着,但是却出奇地没有感受到那种异常痛楚难过的感觉,就仿佛自然而然地,他便变成了凡人。

    七宝本来也十分惊慌,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他身上的妖气却并没有被那日光所净化。

    桔梗也十分的震惊,她的身上无数的死魂虫飘散开去,仿佛溶化在了这日光之中,可她本人却没有感受到什么难过之类的感觉,反而像是许久以前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好像抛在温泉之中,暖洋洋的。

    过了许久,直到太阳消失不见,夜空重新恢复了黑暗,七宝才震惊地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犬夜叉感受着自己身上仿佛朔日过去一样的感觉,下意识地皱起眉头来,他的妖力重新开始恢复了起来,原本黑色的头发渐渐地又变回了银白色,“刚刚的太阳……”

    弥勒却忽然愣住了,“戈薇小姐,珊瑚,犬夜叉,七宝,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的时候白野威殿下介绍自己的时候,曾经说过,他还有一个名字……”

    “太阳神——天照……”戈薇轻轻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几人都有些怔怔地看向那边的白灵山。

    那样一只小小的狼,真的可能会是与那位几乎在所有日本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大神殿下一样的存在吗?

    桔梗轻轻地咳嗽一声,“现在的话,可以向我解释一下,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就在戈薇想着要怎么说的时候,旁边原本正聚集起来准备连夜祭祀的村民们忽然指着某个方向惊呼起来。

    几人连忙看去,便看见一团仿佛在散发着光芒的红色云朵踩着绚烂的鲜花朝着这边飞速地冲了过来,等到靠近了,所有人才看清楚,那竟是一头快有一人高的大狼,而原本被他们以为是云彩的东西,是白狼背上背着的一面巨大的铜镜,铜镜的周围流动着如同火光一般的光芒。白狼的嘴里还叼着一个少年人,等到他停下来之后,便将那少年轻轻地放到了地上。

    “你是……小白?白野威大人?”戈薇不敢置信地说道。

    第20章 奈落之死

    “你是……”戈薇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还散发着白色熙光的巨大白狼,白狼的身上不但散发着光芒,就连身上都充满了华丽而繁杂的红色花纹,那份独特的华美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丝油然而生的敬畏。

    白野威点了点头,“是我。”

    他说着,抖动了一下身体,原本华美的白色长绒毛忽然像是脱离了他的身体一样消散在了空气里,随之一道消失不见的还有他身上的白色光芒,他身上那华美繁杂的赤妆线也随之变回了原本简单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弥勒看着不远处随着白野威一路奔跑而来的鲜花也渐渐地开始消散,万分不解地问道。

    “琥珀!琥珀!你不要紧吧!”珊瑚看清楚那被白野威叼着一路前来的人竟然是琥珀之后,连忙跑到他的身边,小心检查之下,发现对方只是昏迷而已,顿时松了一口气。

    自从琥珀被奈落控制之后,珊瑚的心中一直都很矛盾,既想见到自己唯一的亲人,也害怕再次面对姐弟相残的画面。

    “给,这个应该就是你们要的四魂之玉了,不过应该还差几个碎片。”白野威说着在地上放下了一个散发着淡紫色光芒的圆球,“不好意思啊,我好像刚刚有点努力过头,借过一不当心就把奈落那家伙干掉了。”

    “哎?奈落死了?”几人不可思议地大叫起来,弥勒率先取下自己手上的佛珠,原本在手掌中央的风||||||穴如今已经消失不见,若是以前的时候奈落为了躲避起来将他手上的诅咒取消的话,这一次只怕是真的死掉了。

    不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将几乎所有的四魂之玉取到手。

    “小白,白野威殿下,你真的确定你将奈落消灭掉了吗?”戈薇首先问道。

    “如果是在那座山里的奈落的话,肯定已经被我消灭掉了。”白野威歪着脑袋说道,“不过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分…身啊什么的我就不敢保证了,毕竟妖怪的手法我懂得并不多。”

    弥勒轻松地说道,“这一次恐怕是真的将奈落给消灭掉了,我手上的诅咒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说着将自己的手掌摊开给几人看,“更何况,我也不觉得以奈落那样多疑的个性会将在如此众多的四魂之玉随便地交给某个连他自己都不信任的所谓分…身。”

    “但是琥珀他……”珊瑚还是有些不放心,之前的时候奈落也假死过一次,那一次他们几乎都以为奈落死掉了,谁知道居然他居然是为了夺取神久夜的天女之体而假死,后来更是利用他附身在琥珀身上的分…身再度复活。

    “那个少年的话,已经没关系了。”白野威轻轻抬爪拍了拍珊瑚的肩膀,“我把那个少年身上的邪气驱逐掉了,但是他还能不能活得下来,我就没办法了。”

    白野威说着叹了口气,生死之事,并非由人力所能决定。

    “怎么会……”珊瑚的脸上露出了有些茫然有些绝望的神情来。

    “就算是您也没有办法吗?”弥勒有些担心地看着她。

    “我是信仰与自然的神灵,我可以驱逐邪气,复苏万物,唯独对于死,我没有任何的办法。”白野威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说道,“或许还有能够帮助那位少年的方法,但是很遗憾,我并不清楚。”

    “啧!”犬夜叉万分不爽地撇了撇嘴,他的脑袋里想不出什么让珊瑚他们不要悲伤的念头,只好将话题拉了回去,“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太阳忽然出来了!”

    “是啊,刚刚到底是……”戈薇也问道。

    “这位大人便是你们口中的白野威殿下吗?”桔梗却走上前来,“确实是一位很是了不得的神明大人,仅仅只是看着就能感受到那汹涌的神力。”

    “巫女。”白野威看向她的时候,眼中却带上了一丝不忍,他刚刚已经说一个足够让人心痛的消息了,现在就不要说那样悲伤的话题了,便开口说道,“本来过去奈落的老巢里的时候,我还以为会需要你们的支援才能消灭他,谁知道他似乎是在进行什么融合再生的仪式,几乎没有多少能够反抗的力量。为了困住我,他试图将所有的光亮都驱逐出去,但是对付那样的家伙我比较有经验,很快就将他击退了。”

    “再后来么,我忽然感受到了强烈的信仰力,而且还不像是后世那样充满了私欲的信仰,而是真正纯粹而强烈的信仰,我的神力忽然就恢复了过来,就连我的镜子也恢复了过来,于是我就果断地将他消灭掉了。”白野威说的十分轻松,“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个白头发的小姑娘妖怪站在那里,我踢碎了她的镜子就没去管她了。”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事情在白野威的嘴里竟然出奇的简单,可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么?

    白野威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还真是这么简单。

    就好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对付那些藏身黑暗的家伙十分在行,在奈落将洞||||||穴封闭起来的时候,他就直接发动了自己的笔业——天照。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的笔业能够召唤太阳出来。这样的能力乍看之下似乎没有什么用处,可却是他最强大的力量,将神力全部注入笔业之中,召唤出来的太阳能够轻易地扫空所有的邪恶,将黑暗照亮。

    奈落从未想过这个丝毫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野狗竟然会是天照大神,当如此明亮的光明在那般狭小的洞窟之中出现的时候,他这个完全由黑暗组成的妖怪瞬间就开始无可遏制的融化开来。

    白野威也没想到这一招居然会这么好用,他只是顺着自己的直觉朝着最可能存放着自己记忆的四魂之玉跑了过去,在接触到四魂之玉的时候,大量的记忆开始出现在自己的脑袋里,无数的回忆像是被擦干净了的玻璃一样清晰可见。

    他召唤出来的太阳并不是只有山洞里的人才看得到,外面的大半个日本本岛都被太阳的光芒所照耀到了,无数的人在最初的惊讶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向着天照大御神殿下祈祷。很是奇特的,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那些信仰却全部汇聚到了白野威的身上。

    信仰的恢复让他的身型迅速地变大,更将他的神力不断地恢复起来,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以前全盛时期的样子,而奈落已经什么也没有剩下地被他彻底净化了。

    “嗷呜!!!”他习惯性地发出了胜利的长啸,这才捡起掉落的四魂之玉,朝着山外跑了出来。

    第21章 悲伤的未来

    白野威简单地说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之后,几人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奈落就这么忽然之间死掉了,带给他们的,除了欣喜之外,还有着十分浓厚的失落感跟骤然之间失去目标的空荡感,毕竟一直以来,他们在一起的目标就是为了消灭奈落,而如今奈落真的死了,他们自然免不了有那么一瞬间空荡荡的感觉。

    弥勒率先用力地拍了拍脸颊,奈落都死了,自己身上的诅咒也解除了,怎么可以在这种值得开心的时候失落?他连忙转过头去,“既然奈落已经死了,这个四魂之玉也只差一点点就能收集齐了,我们能不能在收集齐四魂之玉之后许愿让琥珀君复活过来?”

    他的话立刻让几人都回过神来,大部分的四魂之玉都在奈落手里,其他仅有的几个碎片他们也都清楚具体的去向,若是可以集齐的话……

    “是啊,虽然大神殿下说这东西其实聚集着邪气,但是如果我们不将他用来做坏事的话,是不是……”珊瑚连忙问道。

    听到他们俩这样说,一旁的戈薇他们也连忙看向白野威。

    “我想大概是不行的。”白野威想了想,“这个东西之前我没看到全部的时候,还以为不过是邪气的结晶,若是净化干净的话还是可以使用的,结果现在才发现,这个东西里有着十分强大而扭曲的灵魂,有着那样灵魂的存在,你们不论许什么样的愿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白野威斟酌了一下说法,“简单地说,就是这个东西其实是有着自己意志的,你们的愿望是无法被他理解,或者说会被他故意曲解的。”

    “怎么会……”珊瑚不可置信地看着依然处在昏迷之中的琥珀,眼泪再度流了下来。

    白野威叹了口气,“生死之事,不由我命。”

    “……不,这并不关您的事情,这次消灭奈落,殿下你帮了我们很大的忙。”珊瑚尽管十分悲伤,却还是擦了擦脸说道,“的确……如您所说的那样……”

    “珊瑚……”弥勒忍不住地叹息道。

    “殿下,你到底是什么人?”桔梗看着他们在那里对于即将到来的生离死别而悲恸,便转过身去,俯身问白野威道。

    “我叫白野威,另一个名字是天照,是掌控自然的神灵。”白野威立起来,神色悲悯地看着桔梗。

    “天照……大御神?”桔梗的眉头仅仅皱了起来,身为正统巫女的她要比戈薇那样半调子的懂得多,神明是不可以随意胡说自己的真名的,如果随便乱说,立刻便会有天罚发生,也即是说,眼前的这只白色大狼并没有撒谎。

    “巫女啊,你无需对我的名字感到奇怪,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明,来这个世界是为了寻找自己的记忆。”白野威说到这里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两个世界有着许多奇特的相同之处,也许就是这份天意,将我带到了这里。”

    桔梗愣住了,“别的世界来的神明?”她忽然想起了一旁戈薇的来历,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也是,就连五百年以后的人都会来到这里,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神明,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那么巫女,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白野威看着桔梗,之前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味并不是活人的,更重要的是,她的灵魂的颜色,跟戈薇是一样的。

    “既然奈落也被消灭了,四魂之玉的话,殿下应该也有办法处理吧?”桔梗站了起来,神色平静地问道。

    “嗯,要处理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收集齐之后,我直接使用天照的力量将它一口气净化掉,另一个,则是许一个正确的愿。”白野威看了眼那边戈薇手中拿着的四魂之玉,“那东西最初是由巫女的灵魂与妖怪的灵魂凝结而成的,里面诞生的意识是由一个初衷而出现的,只要反过来许愿取消那个初衷,那个四魂之玉就可以消失了。”

    “……翠子巫女与妖怪吗?”桔梗苦笑一声,“也罢,这些事情就都拜托殿下了,我的话……也许将来会去各个地方旅行除妖吧。”

    “……虽然在这种时候我说这样的话可能会被他们讨厌,但是如果不说的话,将来的你一定会后悔的。”白野威忽然开口说道。

    “喂,你这家伙,在跟桔梗说什么呢!”犬夜叉本来还沉浸在那边悲伤的气氛里,看到白野威跟桔梗说上话的样子,忍不住地跳了过来叫道。

    “……犬夜叉。”戈薇有些无奈地叫道。

    “那么殿下,为什么我将来会后悔?”桔梗跪坐下来,虽然名叫天照的白野威让她多少有些别扭,但是很明显此时的大神似乎要告诉她很重要的事情,那样的话几乎等同于神启,即便是在出云或是伊势那边的巫女们也很难获得的东西。

    “你的灵魂,若是再保持着分离的状态,将会被冥界所痛恨。”白野威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出现了明( 大神 http://www.xlawen.com/kan/32/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