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失心蛊 > 失心蛊 第 3 部分阅读

第 3 部分阅读

    “蓝诗歆,你想跑也跑不了哪去。。。。。。”

    呵,高高在上的指令,颐指气使的神情,狂妄自大的作风。

    她蓝诗歆凭什么要遭受,此刻不反击更待何时?

    他猛地掐住她的两颌,粗暴的逼迫她的目光看着自己。

    桀骜不驯的目光露出凶恶,他就像一头眼神凶狠嗜血的豹子。

    自己就像是被逮捕住的无助小鹿,随时可以被他无情的撕裂吞噬。。。尸骨无存。

    “我倒要看看你能对我怎样,尽管威胁我。。。。。。”

    蓝诗歆阴森入骨的声音带着嗤笑挑衅着。

    两颌感到无比的疼痛,感觉快要裂开。

    双方的目光交织激起一阵闪电火花,暗斗的四目放射着精光。

    彼此都神经紧绷到了极致,血液沸腾。

    此刻的周边的气流都开始变得火热。

    两人的气场不相上下,梵辰瑾遇见强劲对手。。。。。。

    梵辰瑾脸色变得冷然,那种阴鸷森冷的目光要绞死蓝诗歆。

    “尽管威胁你?这是你的要求,我等你跪下来求我。”

    他的声音无比傲然,透着把握十足。

    他松开手拿出德国新产手机,划开屏幕拨通一个号码。

    “把蓝氏在全国所有的分公司和给我拆了,

    业绩产业名誉全部销毁,留一点渣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让他们一家人在流落街头乞讨,每个人赏一个碗和一根棍。”

    梵辰瑾故意说得大声,一字一句全部都如鬼魅般刺激蓝诗歆的耳膜。

    他嘴角扬起一抹捉摸不定的笑意。

    紫眸镶嵌水晶,明亮地映着的蓝诗歆倔强的影子。

    那双眼里仿佛有狂妄的火焰在燃烧跳跃。

    “梵辰瑾!!你欺人太甚!”

    给她与自己平等的权利却被她给无情的驳回。

    自己的宠爱被她给无形的践踏个粉碎,最严重的是心里竟敢还念着别的男人!

    他会让她知道轻视自己的惨痛代价,让她痛的刻骨铭心!

    他轻视着蓝诗歆倔强的目光,充满不屑讥讽。

    他冷笑嘲讽的问:“谁说随我威胁?后悔了就跪下来求我。”

    “我兴许能原谅你,高兴的话还你们蓝家产业。”

    他梵辰瑾在亚洲是什么地位?

    拥有呼风唤雨,一呼百应的号召力。

    所有人都俯首称臣于他的脚下,要拆什么就拆什么,随他高兴。

    拥有的权利钱财,强可击毁一个国家,富可买下一个国家。

    他仿若世间霸主的蛮横不讲道理。

    “你若肯跟着我,分你亚洲的一半我随你翻云覆雨!”

    魔鬼的声音在她头顶猖獗响起。

    如此诱人的条件是个人都会毫不犹豫,毅然决然的答应!

    “蓝家产业跟你这种的确不能比,连个屁也不是。

    但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爸爸妈妈当年花费多少心血心思,

    蓝家是白手起家,经历多少苦难坎坷,

    受过多少白眼才有今天的成绩?

    对啊对啊,你梵辰瑾要什么没有?!!

    今天我蓝诗歆就告诉你,我死也不可能像那群傻逼一样顺从你!

    你这种在父母羽翼下保护的寄生虫只知道坐享其成,你怎么可能明白!!!”

    蓝诗歆的五官扭曲,疯狂的嘶吼出这句话。

    嘴角果然撕裂,她麻木感觉不到疼痛,鲜血凄静的绽放着。

    缓缓的渲染嘴边的一片,顺着苍白的脸缓流。

    整个人情绪激动,颤抖着肩膀,抖动着双唇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一颗豆大的晶莹液体滑落脸颊,她真的受不了了。

    爱家的她脑海里自动生成爸妈离开她的画面……

    历历在目的揪痛她每个神经线,刀割般的痛痛彻心扉。

    暴雷般的声音使劲全身力气斥责他,震着樊辰瑾的心。

    蓝诗歆拔掉针头如坐针毡地从床上跳开,以最快的速度往外跑。

    原本就白皙的手,青紫的血管若隐,瞬间飙血。

    “蓝诗歆!!!”

    梵辰瑾被吼懵了,怔然了几秒,发现床上的人已经离开才反应回来。

    他目光顿时阴郁,满脸黑线,乌云密布头顶般。

    13…跑路

    “蓝诗歆!!!!”

    梵辰瑾跑出病房,门外的护士被蓝诗歆给打趴了。

    “人呢!!!!”

    他随手抓起一个护士的衣领,护士被打得头脑昏沉视线迷幻。

    “那边。。。。。。”

    护士迷茫混乱的摇头,指了门口的方向。

    心里顿时漏了一个节拍,心口一窒,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强行挖走,空荡荡的感觉。

    眼前顿时一片迷茫,耳朵嗡嗡作响,连喉咙都在不住的发紧。

    护士又被他给砸到一边去,急速狂奔向门口,俊美如斯的瞳孔奋张充满了警告。

    离门口越来越近,他经过的人群都被推倒地上。

    杀气太重的他让人望而生惧,薄情的唇紧抿着苍白。

    胸口的起伏剧烈,心脏快得几乎要跳出他的胸腔。

    头发被疾风吹得狂乱,俊颜充满不可置信的震撼!

    冲出门口,拥挤的人潮很庞大,他却一眼望见蓝诗歆疯狂奔跑的身影。

    那身子骨那么娇弱纤柔,生病状态居然还在跑?!!

    这不是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开玩笑吗?

    心里不自禁的担心起她身体的安危,拼命的奔波想追上她。

    蓝诗歆混乱的奔跑中听到独属梵辰瑾的气场。

    她回头一看,真的是他!!!!正在奔向自己。

    蓝诗歆心里慌张,猛地加快速度,自己可是参加过校运会的。

    什么跑步接力都是强项,回回第一,这次她绝对不能输!!

    “蓝诗歆!!”

    梵辰瑾吼得声嘶力竭,情绪激昂,蓝诗歆无视他的呼唤。

    见她不回答,只知道玩命的跑,追回她就够了。

    挡他者死的气势!!

    蓝诗歆一边奔跑一边回头看。

    秀美的长发被风吹得狼狈,时不时掩盖视线。

    病号服原本就宽松,被风吹的迎面贴近蓝诗歆的身材。

    玲珑有致,曲线优美,可惜脸色太过于苍白。

    “站住,给我回来!!!!”

    “我不拆了,那边是十字路,站住!!!”

    梵辰瑾顿时心慌意乱,他想极力掩盖这一切,可情绪就是紧张。

    刚才的地方只是人多,车辆都是小型的自行车摩托车。

    十字路口那里可是汇集了巨大的车辆,卡车面包车运货车什么的。

    蓝诗歆全然不顾,他的话左耳进右耳出。

    离开他,离开他!她不能,不能回去。

    这句话不停的提醒警告蓝诗歆,你一旦回去你就输了!

    输了高傲的自尊,输了爸妈的产业,输了幽璃!

    像在跟死亡的时间赛跑一样,争分夺秒,错过了蓝家产业就废了!

    秀发拂起错落的长发,翻飞了她白色的衣角。

    蓦然闯进十字路口,就是那么凑巧,红灯顿时全绿了!!!!

    梵辰瑾看得触目惊心,死女人,宁愿被撞死也不回来!?

    “蓝诗歆你再往前一步我就真的拆了你家产业!!!!”

    蓝诗歆根本听不进去,车辆在她左右极速穿行。

    她没时间看路也没时间看车,两人的闯入和奔跑把交通秩序全部打乱。

    她在车辆人行件穿梭,直到那边的路口,每分每秒的紧张镜头如电影般在脑海里回放。

    还好上天眷顾,两个人居然没有被车撞倒,险些的就是与车驶过的距离近。

    车辆全部都是急刹车,刺耳的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引起一阵刺耳的吵杂,司机们在驾驶座上不停的谩骂。

    车尾车头被是被另外的车辆撞上,顿时交通堵塞。

    车辆人口寸步难行。

    帅哥追美女,这一道风景线一路引起人们的眼球。

    “两个神经病啊!”

    “要不要命了,跑什么!!”

    “没看见开车啊,要死也不是这个死法啊!!!”

    如此公然的闯红灯,对梵辰瑾来说可以轻松搞定。

    不过现在他没空摆平,当务之急是把她追回来。

    “蓝诗歆!!你要去哪!!!”

    他的声音徘徊在耳畔,时而远时而近,她回头一看,梵辰瑾快要追上来了!

    蓝诗歆认为他想把自己抓回去继续折磨,征服自己,他虐待自己的同时会有快感。

    蓝诗歆的爸妈什么都没有留下,只留下了蓝氏公司。

    一句话一封信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蓝诗歆甚至没见过他们的模样。

    不能将这珍贵的唯一被自己毁于一旦。

    她想姜自己悲伤的思绪随着自由的清风消散。

    她不振奋谁去拯救蓝氏?

    心酸的泪水不争气的从眼里争先恐后的流出。

    清亮的眼哞如同清辉流泻的星辰,却充满了愤怒。

    她倔强的抹掉,不能哭,被那种人给弄哭了不值当!

    虽然自己腿长跑步很厉害,可梵辰瑾的腿更长。

    心率失调让蓝诗歆觉得呼吸紊乱,体力消耗殆尽

    男人跟女人无论是力气还是体质那都没有可比性。

    身后一双紫眸紧盯着自己,眼底有飓风一般的狂乱,像是要把她刻进心底。

    14…飙车

    蓝诗歆本就处于发烧头疼状态,因为沿途的耗力和奔波,震得头越发欲裂般疼。

    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她不得已停下叫了计程车。

    这猪脑子,早搭计程车不就好了?跑什么。。。。。。

    蓝诗歆眼眸暗淡,若有所思,自己是不是被折磨得智商都降低了。

    没时间了,“师傅直走,后面有个流氓追着我,劳烦您开快点!”

    司机师傅看着车后座慌乱穿病号服的美女。

    翩若惊鸿,姿色妖艳,从容淡定,美到让人窒息,司机心里一惊。

    美女求救,自己毕当有求必应,飞一般的速度行驶!

    蓝诗歆伸头看了眼后视镜,那个贱渣被甩得老远,看不到影子。

    她这才从失控到平静,安了安神喃起小歌。

    “我得意滴笑~我得意滴笑~”

    汗液从她两鬓流落汇集成滴,美颜通红。

    只要在他之前赶到家里,看谁敢拆就当场废了他!

    刚刚连鞋子都没穿救急吼吼的跑出来,在满是石子泥沙的大街飞奔。

    脚底沾满了各种赃物,有些干脆印了形状,很疼。

    “shi~t!”梵辰瑾忍不住爆粗口。

    看着乘车远去的蓝诗歆,渐渐变成了一个小点。

    他平复猛跳的心脏和急促的呼吸,冷然瞥了眼停在身边的红色敞篷车。

    “下来!”

    他暴躁的一脚往法拉利车闷上踹。

    名牌的皮鞋在上面印了个漂亮的底印,相貌出众的人是不是鞋印都能印那么漂亮?

    车主感觉到一震,转眼一瞟。

    看见一个金发男子理直气壮的站着。

    走下车,看见自己的车居然有鞋印!!!!!!

    车主顿时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你他妈谁呀!敢踢老子的车?!”

    满脸的怒不可遏,居然敢对梵辰瑾戟指怒目。

    梵辰瑾从口袋拿出名片,毫不掩饰高贵的烫金材质。

    “要多少赔偿联系这个电话!”

    一脸不悦,薄唇吐出不屑,自己没时间懒得理他,霸气的把名片丢在地上。

    名片变换角度的旋转折射金灿,落地的过程都掌握得那么漂亮。

    如此的容颜,烈日当头都不能融化的冰冷在梵辰瑾身上毫无违和。

    车主被这等大方这般森冷的气场给震撼,诡异非常,呆傻的仔细看了他。

    浑身邪肆狂妄之气难掩,透着妖凉,让人不寒而栗。

    二话不说的推开人往车上钻,瞬间发动,飞驰而行。

    车主的心尖顿时蹿出一股骇意。

    傻愣的捡起地上的名片,fs帝国!!!!!!

    fs帝国!!!!!!!!!!

    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彰显贵族的豪华之气。

    是那个男人,是那个男人!!是他真的是他!

    车主脸色顿时如彩虹般变化,所有的表情颜色在他脸上都走了一遍,多姿多彩。

    目瞪口呆,心脏狂跳又突然窒息了几秒,眼珠翻白,浑身抽搐倒躺在地上。。。。。。

    这辆车的机能速度看来不错,速度之快,梵辰瑾单身握盘。

    魅惑众生的脸蛋妖娆的勾唇笑了,百般妖孽。

    从小就拥有一颗智力超强思维立体的大脑。

    学什么都能在短时间内才陌生到炉火纯青,了如指掌。

    跟他玩赛车?梵辰瑾突然想到那个女人大胆的不自量力。

    突然狂笑起来,骄阳似火,阳光下美成这样,是因神仙的眷顾?

    轮廓如雕的脸慵懒随意,金发被风佛得凌乱,却添了点狂乱不羁的傲然。

    公路拥挤,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车速开到最大码,他却如行云流水般,开得一路通畅风驰云走。

    街道的落叶被呼啸卷起,眼前一辆巨大的卡车突然逆行!

    梵辰瑾面无表情,稳若泰山,沉着冷静的扭转方向盘,一刹那!!

    整辆车身在转交路口迅猛侧身,兜转了一圈,与卡车惊险擦身而过。

    一个极致标准漂亮的漂移,炫酷的大红色尽显高调奢华。

    车轮与地面产生极致的摩擦,滑轮声在周边刺耳的化响——

    所有人的眼球被吸引过去,哇塞!好青年好技术啊!

    可惜卡车司机因为急转弯一头撞到大风玻璃昏了过去。

    “呵。”

    梵辰瑾没有减速,不可一世的轻嗤了声。

    他抄的是近道,亚洲每条街道都是他的,怎能不熟悉?

    晴空高远,太阳放射灼热的万丈光芒。

    明丽而不炽烈,带着独特的张扬,世界安宁恬静。

    他那张阴柔妖娆的小脸别提多嘚瑟。

    紫眸闪烁莹光,干净剔透如紫色水晶,独特的桀骜。

    15…羞耻

    车在一处紧急停下。

    蓝诗歆手脚越发的疲惫头疼,全然不顾,火燎火急的拉开车门往下走。

    骄阳如火,温暖瞬间包围她的全身,身上的疲惫有所被驱赶。

    诶?家还是好好的,蓝诗歆眉峰轻蹙在疑惑。

    晴空下完全的一派如前的辉煌——

    鳞次栉比的高大建筑巍然。

    前院满植薰衣草,淡雅的紫在怒放着蓬勃,花团锦簇,幽静清新,宜人的空气飘荡着浓郁的花香。

    风轻佛那一片翠绿淡紫交织之地,翠绿摇动炫耀着纤细的腰,翩翩起舞,阳光下越发的灿烂迷人。

    “诗歆你回来啦!站在那里做什么?快进来!”

    热情的声音打破蓝诗歆的思考,她冰冷麻木的眼神看向声音传来的方位。

    她的好表姐,蓝霜在屋里窗子伸出脑袋,笑得明媚向她挥手。

    叔叔被释放了?公司的公款还齐了?她笑得那么花枝乱颤。

    枉自己被恶魔折磨得几欲疯狂,他们一群人不找她不念她在家里尽兴享受?

    正好自己想问个明白,那天为什么把她和幽璃推向恶魔的爪牙之中,然后独自离开?

    蓝诗歆无论怎么换位思考,这都像是谋划已久的整人计划。

    他们被那个神经病收买了?

    突然,头猛然被刺痛狠戾的袭击。

    她按住脑袋闭上疲惫双眼,诧异,疑问,还有怨恨,想找样东西一次性发泄。

    算了,人性都是包着张善良好人的皮,当你揭开才发现它有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她艰难的走进了家门口,身子仿佛挑着重担,步步无力。

    蓝诗歆抬起头来,视线迷离,随后即逝。

    她清晰地看见眼前坐在帝王椅的男人,坐姿慵懒娴雅全身却流露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气。

    他周边围着两排站姿端正的人,整齐的制服,卑微的颔首低眉。

    梵辰瑾嘴角慢慢扬起的得意的笑,依旧勾人心魄的美,如芒刺般瞬间刺进蓝诗歆的心脑。

    “你要做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贱人你给我滚出去!!”

    原本虚弱的蓝诗歆见到梵辰瑾愤怒瞬间提升,。

    声音突然爆发出惊人话语,所有人都预料不了蓝诗歆突然地癫狂发飙。

    她面如死灰毫无血色,明显的病态却没有人一句关心。

    他们的注意力只在那椅子上的男人身上,那又如何?自己早已看透这一群所谓的家人。(《 href=〃www。lwen2。com〃 trget=〃_blnk〃》www。lwen2。com 平南文学网)

    正愁没地方发泄自己的怨怒,他来得太是时候。

    目漏凶狠仇视他,强悍的冲过去拿起一个昂贵的花瓶就是往梵辰瑾身上怒砸。

    所有的人小心脏无比震惊,三小姐这是不是疯了!!!

    花瓶被她叔叔——蓝天盛瞬间抓住,从她手里抢了过来。

    “快给梵少爷道歉,他是你能砸的!”

    “叔叔这次能从牢里出来公司的欠款一次性补完了,全靠梵少爷啊,快跪下来给他道歉!”

    蓝天盛被吓得出一身冷汗,抱着花瓶的手都在颤抖。

    自己这个侄女脾气向来如牛坚定倔强,这位名号响亮全球的男人指定要蓝诗歆当他女人。

    这不是天上掉下来一颗一辈子也摇不完的摇钱树?最算被砸死也要接着。

    “赫赫有名的亚洲首富日理万机,居然有闲情驾临寒舍,”

    跪下来给他道歉?!除非自己脑子瓦特外加精神失常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

    蓝诗歆意识到太过于失态像泼妇一样,强忍着杀人的冲动。

    粉拳紧攒着,只要他说什么令自己难堪的话,随手可以给他一拳。

    可语气充满了明显的讥讽:“您是闲得胃疼还是脑子瓦特?”

    “请问您按时吃药了么?”

    全场石化,梵辰瑾的人也是听到了天方夜谭的表情,蓝天盛哆嗦快要昏过去了。

    “梵少爷您大人有大量,我们家诗歆烧坏脑子乱说话,现在我就带她去吃药。”

    话闭蓝天盛目光狠狠的等着蓝诗歆要拉扯她离开。

    可蓝诗歆全身像被502胶水黏住一样,有心无力。

    “拿开你抓她的手。”冷酷狂傲的声音打破他们的争吵。

    这是他从进门来第一次张开金口。

    他虐待自己,触碰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当成卑贱的下人使唤。

    令自己羞愤耻辱的画面占满大脑,用眼神把梵辰瑾杀死了千百回。

    梵辰瑾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紫色,眉宇间满是邪狂之气。

    蓝天盛心惊胆战的放开了,蓝诗歆根本不领情。

    “你恬不知耻的赖在这不走是吧?我还要脸呢,你不我走!”

    既然欠款补上了她对蓝家来说没有用处了吧?

    还要留着在这里丢人现眼吗,自己都觉得羞耻。

    16…夺掠

    蓝诗歆怒然转身背影阴沉,带着鄙夷瞪了他们一眼,惨淡的笑了笑。

    “想走哪去?”

    保镖们三五成群的围在蓝诗歆眼前,阻挡她的去路。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连保镖都跟自己嚣张起来了?

    蓝诗歆转身回去大胆面对:“您还有什么事吗?”她婉约一笑。

    谁却都看得出来她的咬牙切齿和痛心疾首,眼里的深沉和杀意浓重。

    梵辰瑾一脸的无谓和轻松却依然大气磅礴,女人都是一个样子。

    若她真的是纯洁高尚,不慕名利自己倒是开了个先例。

    若她是居心叵测,贪慕虚荣自己也可以随时捏死她。

    “过来。”他勾了勾手指。

    “你们该干嘛干嘛。”

    所有人听到了命令第一时间识趣的散开。

    只剩他们两个人,蓝诗歆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

    梵辰瑾勾唇浅笑,淡得不能再淡,却还是那么绚目迷人。

    “你不想再被我打第三次就给我离开,我不是好说话的人。”

    蓝诗歆面无表情,故意将音量提高。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有的吐水有的把手里的东西摔了有的撞上了墙。

    梵辰瑾浑身一震,浑身倾泻出恶魔气息。

    湛紫色的眼眸邪狂得让人窒息,拥有勾魂摄魄的魅力。

    他起身想蓝诗歆走来,单手插兜尽显慵懒,连步伐都是那么桀骜高贵。

    “单寒昔。。。。。。”

    将那张精致的俊颜靠近她的脸颊,简单的一个动作也是如此的暧昧。

    低醇的嗓音犹如暗夜恶魔在耳边响起,魅惑而又感性。

    单寒昔!!!!!!!!!!!!!!!!

    这个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的名字,脑海忆起那张轻柔英俊的面容。

    那双琥珀色透明的眼眸,眼里裹了千万柔情丝。

    是如此的飘渺静默,可又似是汇集了浩翰星河般的神秘河璀璨。

    他无不动人的一颦一笑清晰浮现脑海。

    “你调查我。。。。。。”

    蓝诗歆面容僵硬,这种时候提起他绝对是一种暗示,不,是明示。

    表面是无比的清淡看不见什么情绪,实际内心已经掀起狂风巨浪。

    “想见?那就跟我来。”

    “你要做什么?”

    梵辰瑾不做声转身上楼,那个背影如魔咒般唆使蓝诗歆。

    跟上去吧。。。跟上去吧。。。。。。不知名的鬼魅声音让蓝诗歆思绪混乱。

    上就上,自己的家里他也做不了什么,自己鬼使神差般就跟着上去了。

    门被轻轻带上,没有声响,楼下的人们因忙碌注意力也逐渐转移。

    “蓝诗歆。。。。。。”

    蓝诗歆没反应过来,被他反扣在门,不知所措。

    “放开我,有什么赶紧说,放开你的脏手。”

    他的手掌紧掐蓝诗歆的肩膀,力道着实大,蓝诗歆感觉自己的肩膀快要碎了。。。。。。

    “我想上你。。。。。。”话音刚落。

    蓝诗歆浑身激灵猛然挣扎:“滚!!!!”

    自己中计了,蓝诗歆你是猪脑子?!!

    那一晚她那一脸小白兔般受惊的慌乱自己还记得、

    那时还没来得及开始品尝她,可是给自己的感觉定是甜美。

    薄凉的唇覆上,吞噬了她所有的咒骂愤怒和悲屈哀怨。

    温润的舌尖撬开她得齿间,灵活自如的玩转翻搅着。

    一个吻如同狂风席卷一切般的粗暴猛烈,蓝诗歆完全说不了话。

    能做的只是狂乱用力的挣扎,却是螳臂当车无济于事。

    “唔。。。。。放。。开。。。我!!”

    蓝诗歆嘴里能发音很不错了,她知道不制止的话自己失去的会是什么。

    樊辰瑾把她推倒在床上,男性尊严已经硬起制热,在裤裆支起帐篷。

    蓝诗歆还没来得及逃脱,男人健壮的身躯已经把她给包围。

    “你跑的哪里去?有种叫大声点让你一家人来观战。”

    磨人心智的吻沿着颈部细腻的肌肤,来到耳畔吐着热气。

    “专心点。。。。。。”

    梵辰瑾箍得她四紧,全身没有挣扎的余地,稍微轻动就是一痛。

    “你敢碰我就杀了你!!”无助的声音冷得刺骨。

    蓝诗歆浑身冰冷完全没有被激起女人的欲望。

    梵辰瑾炙热如火的身躯将她的冰冷包围慢慢融化。

    男女的衣物被一件件陆续丢掉撕破,莹白的肌肤越露越多。

    蓝诗歆眼里不断流落绝望悲泣的泪水,细碎的舔吻也不断落在身体各部位。

    嘴里根本呐喊不出来什么,所有的悲鸣化为泪水相继涌出。

    身上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忘我的一步一步瓦解自己的意志。

    蓝诗歆紧咬住失血的下唇,男人的霸道让她无力也无法抗争。

    温热的手掌抚摸蓝诗歆的圆润尖ting,指尖不急不缓轻柔的摩挲着。

    梵辰瑾的身材能让模特吐血,完美的线条蕴涵着巨大力量,强势凶悍。

    他双眼迷离充满暧昧,轻瞥她苍白的脸色。

    戏谑的笑了毫不掩饰的讥讽刺激蓝诗歆,她猛闭上眼。

    她真的要如空灵布偶般任他摆布吗,多可笑,自己的躯体明明是有血有肉灵魂。

    没想完,“啊!”蓝诗歆被下身突然袭击的剧痛刺激。

    他感到阻碍,毫不留情用力刺进。

    里面紧窒火热的内壁咬得自己意乱情迷,包围着他的巨大的昂扬。

    巨大贯穿充斥着下身,无一不在提醒自己的肮脏和对他的背叛。

    纤细较弱的身子一次次的想要脱离,左右挪动。

    无形中的诱惑让他兽性大发丧尸柔情,狠狠的挺进,蛮横的侵占粗鲁无礼。

    她被玩弄得体无完肤,心如绞痛,死活就是不肯叫出声来。

    身下一遍又一遍的刺激着,只是死咬失血的唇。。。。。。

    看着她无比可怜却强装坚强的表情。

    梵辰瑾轻笑,征服的快感占心,身下的动作变的更加的狂野。

    床上男女上起伏相叠的身躯,蜜色与白色律动着看似优美享受。

    男人呼吸逐渐的粗重起来,身体的汗珠顺着轮廓滑落,更性感。

    呵,她所谓的尊严早已被无情践踏得残破。

    男人与生就俱来征服女人的欲望,正在他身下激烈的饰演。

    自己酣畅淋漓,而她,身心双重的疼痛不已。

    刺眼的艳红渲染白色床单,始作俑者却视而不见。

    继续着自己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欢乐。

    一遍又一遍,一味的无理索取无休无止,没有止境的夺掠,毫无预兆或深或浅进入。

    房里忘情的吟哦含糊而朦胧,激烈的摇床声听到轻微的震荡。

    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没有一人敢站出来说什么。。。。。。

    17…逗比

    ####

    deep blue ,这是亚洲地境内首屈一指的水域,住着的人名气不亚于这个水域。

    独特的深水蓝海,波光粼粼,晴空万里,景色甚好优美迷人。

    泛着金光的沙滩那边,豪华的小洋楼。

    耀眼的光芒把这座庞大的建筑物衬托得格外耀眼。

    室内的装潢以风格高雅的蓝为主色调,明亮宽敞。

    简单淡雅而不失高贵典雅,唯美干净而不乏浪漫纯洁。

    没有繁复的摆设,这是一种内敛的华美,而非奢华的张狂。

    一张面孔极美的女人,一具娇柔的身躯,安静的躺在一张床上。

    即便是病态也难掩漠然的冰冷,一双黯淡的眼眨了眨,轻颤出睫毛的虚影。

    淡红色的及脖短发,优雅的水波纹线条与那张脸堪称绝配。

    “想吃什么?”

    慕浅殇轻柔的声音,琥珀色的眼眸泛着怜惜疼爱。

    眉宇之间透着的,是超尘脱俗的灵动,一看便是阳光活泼的男孩。

    宣幽璃感觉手臂沉沉的疼,像被打了闷棍隐隐作痛。

    想抬抬不起来,一脸的沮丧,她也不是没骨折过。

    她这无处安放的活力让她小时候受的苦多了去了,啥伤都差不多受过了。

    “我也不是故意打你,谁让你先打我。”

    “生闷气饿的是你,想吃什么快点说。”

    慕浅殇正削着苹果,他脾气一向是好好先生,人不犯他他不犯人。

    绝对不是说怕了宣幽璃,只是对这个女人有莫名的好感。

    “我朋友呢?”她声音沙哑,有气无力。

    “吃东西我带你去见她,手还痛吧。”

    “我扭你试试。。。。。。我要吃皮蛋瘦肉粥,你家有这种廉价东西吗?”

    “想吃什么都有,下床走走吧,憋得要发霉了吧。”

    慕浅殇淡淡的笑了,红唇皓齿间不经意透露放荡的花花公子气息,

    宣幽璃看他也不像坏人,而且是他弄伤自己,他有义务给医药费。

    可是心里总是烦躁,那么个大人物绝不可能无目的收留她。

    “噢。。。。。。”

    自己这几天没敢吃别人太多东西,身体还是有点虚。

    “不是给我吃的啊?”

    宣幽璃艰难的走下床,垂涎欲滴的看着那个粉嫩的苹果。

    自己一天没吃东西,也不是自作多情,太没同情心了。。。。。。

    “想吃就给你。”

    慕浅殇刚要咬一口酒听见她的抱怨,抬眼就看见她眼里的渴望了。

    “谢谢。。。。。。”

    宣幽璃狼吞虎咽大口咬着苹果,没吃相,整个人傻乎乎的。

    “来,带你出去,边赏景边吃。”

    慕浅殇牵起她的手,掌心的温暖紧紧的包围那只小手。

    肌肤间的体贴温柔互相传递着沁人心脾的温度。

    气氛不自觉的温馨起来,宣幽璃也没反应什么。

    觉得这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牵手而已。

    “很漂亮。”

    宣幽璃淡淡的赞叹,说实话。

    她记者的身份所谓走遍大江南北的采访和开会。

    那么美的海域真的第一次看见,大自然的力量神圣不可侵犯。

    慕浅殇自然的松开手,看她看得入迷:“喜欢就走近点看。”

    似乎一眼窥探她的心底,宣幽璃缓步走去。

    坐到大石头上用脚感受着海水的一沉一浮,如丝绸一样柔和的亲吻着她的脚。

    慕浅殇悄无声息的坐到她的旁边默默地看着她的侧脸。

    轻轻地,海风拂过额前柔顺的薄刘海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

    淡红的几根发丝粘起她莹润的红唇,眼眸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

    飘逸的头发被风掠过,俏挺的鼻尖被头发遮遮掩掩。

    恍惚间慕浅殇看见她脸中忧郁地显露着孤傲,白色的纱裙像随风起舞的蝴蝶。

    她没有蓝诗歆的面孔那么惊艳迷人,可也是非常美丽的女子。

    蓝诗歆的身材性感唯美,面孔精致美得令人窒息,高贵冷艳。

    女王般的傲然气场,即使一动不动那张充满灵动的脸孔也美得惊心。

    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气息挥之不去。

    而宣幽璃的身材是匀称火辣,五官标致耐看,御姐的成熟霸气。

    含苞欲放般的娇美动人,两种完全不同的美有共同的一点。

    那就是能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撩起他们的欲望。

    “你很漂亮。”

    慕浅殇看她看得入迷了,很少女人能吸引他的目光。

    “谢谢夸奖,可我私底下是逗比。。。。。。”

    宣幽璃羞涩的笑了,她私底下一向是非常开放,疯疯癫癫。

    “是吗?”慕浅殇邪邪的笑了。

    可霸气可逗比的女人不泡到手那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大海就像是光芒万丈的钻石,怎么切角度都能折射金灿的光芒。

    如果你从远处看他们,他们似乎凝固在了那里,如同一幅妙致毫巅的惊世绝画!

    海面上闪烁着一串串五彩缤纷的光圈。

    阵阵波澜相互冲撞发出清脆的沙沙声响,动人心弦。

    《 笔下文学 》整理收藏 Www。Bxwx。Org( 失心蛊 http://www.xlawen.com/kan/1/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