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失心蛊 > 失心蛊 第 2 部分阅读

第 2 部分阅读

    “呃。。。。。。”

    她回答得慵懒无力,太想睡觉了,可还要伺候这个矬逼。

    蓝诗歆的指腹皱巴巴的,纹路泛着粉白。

    感觉手非常的酸痛,她轻揉着指骨。

    “快点,要我请你去?”

    说话给我客气点!蓝诗歆心里鄙视他,在他身后竖起中指。

    蓝诗歆昏昏沉沉的走进厨房,整个人都那么懒散。

    “幽璃,快来救我啊。。。。。。”

    她哀怨的呼唤,可惜宣幽璃听不见啊。

    整张脸充满了气愤,那个杀千刀的。

    打不过说不赢,那自己就咒死他!!

    6…感觉

    ####

    “你的粥。”

    蓝诗歆眼皮沉重,站着都昏昏欲睡。

    像是做了几百个俯卧撑一样疲劳。

    自己的体力什么时候那么差了?

    “我不爱吃桂花银耳燕窝粥,重做。”

    “再说你让我等了半个钟头,想饿死我?”

    “这粥是斯德林教我的,不是你最爱吃的吗。”

    耍自己吗?斯德林教的怎么可能有错?

    “重做,你没得选择。”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闲雅得很,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机。

    灯光照射勾勒出完美的轮廓,像一只慵懒的包子。

    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回复蓝诗歆,语气冰冷。

    “我要是不做呢?”

    “要你一家人活命你就做。”

    梵辰瑾撩起眼皮,紫眸森寒,黄金比例的五官。

    蓝诗歆一刹那的慌神,这男人帅得过分。

    “不做?收拾包袱走人。”

    梵辰瑾百分百的信心她不会走,因为她需要自己的帮助。

    她叔叔,她家人,她朋友。

    就算不是这样,自己也会囚禁她,打击报复。

    水晶灯的光芒映照在蓝诗歆似星发亮的双眸里。

    拥有如王妃般高傲的尊贵。

    她想了想,自己可以重新找工作,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个所谓的家她早就待够了,凭什么受这窝囊气?

    这种男人她惹不起,也不想惹,更不想有什么瓜葛。

    她猛地端起那碗微烫的粥,毅然决然的往梵辰瑾脸上泼。

    算是帮幽璃和自己报仇了。

    忍耐了这么久,她的脾气不得不爆发了!!

    梵辰瑾愣了愣,不敢置信自己再次被女人打了。

    可她就像脱绳的野马,一股连他都驾驭不了的蛮力。

    她的脾气就像一枚蛰伏的炸弹。

    一旦触碰底线,轰!!!

    原本没干的头发被粥弄得粘稠,俊颜挂着粥米。

    空气低八度,被周围的死寂和这幅场景烘托得冰冷。

    蓝诗歆高冷的红唇和讽刺的眼神嘲笑着他。

    “做得非常好。。。。。。”

    他整个人拥有红色妖姬般的妖孽鬼魅。

    像在一片白色中诡异的怒放着比任何实物都嚣张的艳丽。。。。。。

    浑身涌出一股强大恐怖的磁场,连空气都被震摄似的。

    他冷冽的站起身来,睨视万物的姿态高高在上的看着她。

    这眼神,这姿态,真当她蓝诗歆是他的奴隶么?

    蓝诗歆仿佛看到那双紫眸里邪火燃气。。。。。。

    下一秒。

    “啪!!”

    无情的响声划破夜晚的静谧,房间的角落在传响。

    梵辰瑾的大掌使尽了全身的力道,使劲的挥下去。

    毫不怜惜的给了蓝诗歆一迎痛击,一记狠烈的耳光。

    火辣得不能言喻,

    这一巴掌彻底打进蓝诗歆的心里。

    她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践踏的体无完肤。

    仿佛听到了尊严支离破碎得惨烈的声音。。。。。。

    蓝诗歆的脸颊像是被辣椒和火烧一样同时折磨。

    无法言喻的火辣和疼痛伸延脸颊四周。

    梵辰瑾湛亮的眼眸泛着冷光,隐约着血腥的凶悍。

    两个人不相上下的对峙了几秒。

    看不透摸不着对方的心思。

    “梵辰瑾,我要你一辈子记住惹谁也别惹女人!”

    蓝诗歆突然破口而出一句震惊的话。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拿起身后那只被遗弃的碗。

    她用力的把陶瓷碗砸向梵辰瑾的头。

    她真的是豁出命去了,居然敢砸他脑袋。

    此时的她真的像疯了似的,这个男人真的太过分了。

    蓝诗歆不堪的发狼狈的凌乱着。

    她目光深沉,透着野兽般的嗜血。

    梵辰瑾一刹那的恍神,那可以让人惊愕的眼神。。。。。。

    “嘭!!”

    蓝诗歆一个劲的往外跑,眼泪不争气的滑落。

    强烈的气流把发丝和眼泪交杂一起沾染咸水。

    梵辰瑾独自站在那片空旷里。

    价值昂贵的碗摔落,碎片四散五裂地飞溅。

    带着灯光炫彩的瓷片折射光芒,巨大的碎裂声让人心惊。

    梵辰瑾突然笑起来,笑得无比骇人惊悚。

    他的笑容渗人得犹如被撕破的残阳。

    他摸了下疼处,冷然的看着血渍,沉默。

    血逐渐涌出更多,俊美如斯的额头被沾染。

    渲染出一片绚丽的艳红,笑的越发恐怖诡异。

    他此时的眼神就像死神挥舞着镰刀般嗜血。。。。。。

    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这个女人着实有趣。

    两次被打了,同一个人下的毒手。

    她的脾气倔强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般。

    看似娇弱单薄的身躯,没想到却蕴含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他点燃了这枚炸弹的引线,尝试到了她的威力。

    所有人都是对他阿谀奉承,讨好掐媚。

    他的触碰对谁不是天大的喜事,让人欣喜若狂?

    谁都恨不得跟他巴结关系,她却离他远之再远。

    她,是第一个例外,他向来对人都是无情腹黑。

    或许正是这种独特让他给她例外。

    所有的感觉都是她给的,前所未有,新奇独特。

    7…伤痛

    房门被蓝诗歆用力的甩闭,一声巨响。

    她悲愤的锁上了门。

    大脑想起被那个男人抛弃的画面。

    所有令她悲痛的一切历历在目,这是她永远梦魇。

    那个男人给予她多少她爱他多少,自己就痛多少。。。。。。

    伤心泪零,心痛得如刀绞,她窝在自己的膝盖。

    呜咽声有点凄婉,自己到底做错什么?

    为什么老天要如此玩弄她?

    为什么要让她遭遇着一切?为什么要遇见他?

    为什么。。。。。。为什么。。。。。。

    她肩膀小小的抽搐着,眼泪已经湿了膝盖。

    她紧咬着嘴唇,喉咙哽咽发不出声。

    天突然一片轰鸣,像爆炸一样的声势。

    天际被精光劈开无数条口子。

    “别光打雷不下雨!!有种就劈死我!!!”

    蓝诗歆突然站起身来指着天花板吼得嘶声竭力。

    她不能被打败,不能窝囊,不能被看扁。

    不能。。。不能。。。吃饱喝足才有力气跟他斗。

    她整理好思绪,步伐沉缓的走进卫生间。

    落寞的背影像一位无助可怜的老人。

    她站在花洒下,按下了淋浴把手。

    “哗啦啦。”

    冰冷无比的水打湿她,冷得刺入心扉。

    她仰着脸接受冷水的洗礼。

    眼泪与水汇集成一片,分不清你我的滑落她苍白的脸。

    刘海滴着水珠沾满脸,从完美的轮廓滑落。

    她失魂的小脸豪无血色,脸色煞白呈现病态。

    水迷湿她的眼睛,她眼睛一酸狠狠的闭上,长睫不停地蓄水滴落。

    雷公电母喋喋不休的叫嚣着雷鸣电闪。

    你是出来给我配音么,连天都在嘲笑她?

    接近秋天的水不应该如此冰凉刺骨。

    是她的心情太悲凉惨淡了么?

    水将衬衣贴紧,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显凹凸有致。

    性感娇艳的身材脸上却尽显神伤黯然。

    蓝诗歆长长的卷发披在洁白颈后。

    这并不能冲洗掉她脑海里关于那个男人的所有。

    ####

    “诗歆,我在这!快过来。”

    只见那人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却柔和。

    浑身散发着浓烈阳光气息的男孩张着大大的双臂。

    那双眸里流转的全是柔情的目光,好似星辰散发着淡淡的光。

    发被风佛起黑色的柔软,完美的弧线带着飘逸。

    晨曦的光芒照在他颀长挺拔的身体上。

    他的四周都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对面的人儿应了他一声:“我这就来!”

    于是便朝着他奔跑过来。

    蓝诗歆一把回应了他的拥抱,阳光映射在她的脸上。

    她张大的眼眶里,晶亮的眸子游动着潋滟动人。

    瞬间,她扬起一抹明媚的笑。

    阳光照射着薰衣草,让薰衣草接受阳光的沐浴。

    那浪漫的薰衣草星星点点地缀满在浅绿色的枝叶丛中。

    薰衣草的花语--等待爱情的奇迹。

    “蓝诗歆,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的奇迹,也代表了爱与承诺,

    你愿意给我这个奇迹让我赋予你承诺并做到吗?”

    那一刻,蓝诗歆听到了世间最美好的话语。

    他们会心的笑了,笑的是那么灿烂,比阳光耀眼的笑容。

    蓝诗歆乖巧点头给了他这个奇迹。

    可他没有信守永远陪在她身边的诺言。。。。。。

    ####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出窍,无知觉的被水一次次的冲刷。

    可心痛堪比被针扎,不是那种一刀了断的快活。

    而是被细针有心的扎着,被蚀骨的疼痛一次次的折磨。

    那颗心被他的所有霸道的侵占得满满。

    他们之间的爱情恐怕早已被磨得百目疮痍。

    爱情?自己曾经美好的幻想多少次,憧憬向往。

    可那一刻起,蓝诗歆觉得他们之间不配谈爱。

    玷污了这个神圣纯洁的字眼。

    她在这一年里多少次告诉自己。

    忘了吧忘了就解脱了忘了就不痛了。

    可那段美好已经刻入骨髓,铭志心头。

    让她怎么忘。。。。。。要一辈子背负这段伤痛吗?

    2014…9…5 18:17:20

    2014…9…5 18:17:20

    “蓝诗歆!!”

    恶魔的声音响起,随着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又是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继续来羞辱折磨自己么,不可能再给他这个机会。

    蓝诗歆无视这不断的呼喊。

    聆听着水冲刷自己身体时伤感凉意回荡的旋律。

    沉默表示她心灵的痛哭,来路本是荆棘载途。

    她的路却要比荆棘载途凶险。

    “烦人。。。。。。”

    蓝诗歆感觉心里空洞洞的。

    整体感觉被冷水冲得寒气侵入全身肌骨,极冷。

    她默默的把花洒把手给调转反方向。

    水从无温冰冷变得炙热滚烫。

    把桶子放在花洒下面,水渐渐灌溉桶子。

    她走到镶金边钻石的镜子前。

    引入眼帘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修长而优美的手指撩拨了下湿贴在肩的发。

    悠长的睫毛在那眼皮下,形成了优雅的弧度。

    脸被扇得高肿,没水冲了那么久这通红居然没有减退嚣张气焰?

    蓝诗歆的舌头感觉到嘴巴里的肉肿了进来。

    嘴角微裂挂着沥青,很快渗出来一点血。

    他到地下了多重的力道,竟然还在出血?!

    镜子里的美人可以让所有人呼吸一紧。

    那么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肤如凝脂,眼睛里闪动着琉璃的光芒。

    这眼神仿佛流露出自己满心的痛楚与哀伤。

    这种容貌,这种仪态。

    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

    她却觉得自己凄清冷落、哀怜无助,从未见过自己这副狼狈。

    可却又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同情怜悯。

    自己已经自暴自弃了不是吗?

    很多人都喜欢朝气蓬勃的早晨,生机勃勃的朝阳。

    他们喜欢被金灿阳光,绿色空气包围。

    可自己却喜欢孤独宁静,淡星明月的夜晚。

    阳光代表燃烧着生命的能量,夜晚代表寥落苍凉。

    她这种人注定要藏在无人黑暗中吧。

    因为她这一年中的世界从来都是暗淡无光。

    只有他像一轮明月和星辰才能照亮自己的夜晚。

    她无奈的摇头笑了,感受到自己的心凉。

    冷眼瞥了下桶子,已经灌满了,关掉。

    “你到底要我敲。。。”

    蓝诗歆瞬间打开门不想听他说话,二话不说。

    “啪!!”

    直接给你一桶直接热水冲过去。

    梵辰瑾没有穿衣服,光着膀子下体只裹着一条浴巾。

    湿漉漉的微卷发滴着水珠,水渍划过他精实的胸膛。

    淌过并不突兀恰到好处的腹肌,勾勒出浓浓的性感……

    猝不及防的被泼了一通热水,他睁开眼睛。

    卷翘的睫毛不停蓄水滴落,多妖孽的一张脸啊。

    可蓝诗歆却见识到了他最无情、最恶魔的一面。

    蓝诗歆直接走出去,用力地碰过他的肩膀。

    擦肩而过,她全身湿得跟移动水库一样。

    全身滴答着,走过的地方一路滴水。

    她麻木的躺在床上,用被子盖着自己冰冷的身子。

    身体极度的冷,被被子包围着,她还是冷到彻骨。

    “冲冷水做什么?”

    梵辰瑾轻柔的把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开。

    露出一张苍白无力的娇容,微微颤抖。

    “很冷吗?”

    他帮她掖了掖被子,蓝诗歆像一个婴儿一样蜷缩。

    “擦药吧,脸还很疼?”

    看着被自己扇得过分红的脸,心不免自责的泛酸。

    嘴角居然裂开一点,渗着点血,该死!

    他第一次放低态度温柔的跟人说话。

    百年难遇的放下大少爷脾气跟一个女人说话。

    却频遭无视的冷漠对待。

    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火消了。

    泼粥、砸碗、泼水,种种超出想象的对待。

    自己居然也不生气,破天荒啊。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还是少了断了。

    他都惊讶的怀疑这是不是自己。

    8…热水

    “蓝诗歆!!”

    恶魔的声音响起,随着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又是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继续来羞辱折磨自己么,不可能再给他这个机会。

    蓝诗歆无视这不断的呼喊。

    聆听着水冲刷自己身体时伤感凉意回荡的旋律。

    沉默表示她心灵的痛哭,来路本是荆棘载途。

    她的路却要比荆棘载途凶险。

    “烦人。。。。。。”

    蓝诗歆感觉心里空洞洞的。

    整体感觉被冷水冲得寒气侵入全身肌骨,极冷。

    她默默的把花洒把手给调转反方向。

    水从无温冰冷变得炙热滚烫。

    把桶子放在花洒下面,水渐渐灌溉桶子。

    她走到镶金边钻石的镜子前。

    引入眼帘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修长而优美的手指撩拨了下湿贴在肩的发。

    悠长的睫毛在那眼皮下,形成了优雅的弧度。

    脸被扇得高肿,没水冲了那么久这通红居然没有减退嚣张气焰?

    蓝诗歆的舌头感觉到嘴巴里的肉肿了进来。

    嘴角微裂挂着沥青,很快渗出来一点血。

    他到地下了多重的力道,竟然还在出血?!

    镜子里的美人可以让所有人呼吸一紧。

    那么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肤如凝脂,眼睛里闪动着琉璃的光芒。

    这眼神仿佛流露出自己满心的痛楚与哀伤。

    这种容貌,这种仪态。

    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

    她却觉得自己凄清冷落、哀怜无助,从未见过自己这副狼狈。

    可却又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同情怜悯。

    自己已经自暴自弃了不是吗?

    很多人都喜欢朝气蓬勃的早晨,生机勃勃的朝阳。

    他们喜欢被金灿阳光,绿色空气包围。

    可自己却喜欢孤独宁静,淡星明月的夜晚。

    阳光代表燃烧着生命的能量,夜晚代表寥落苍凉。

    她这种人注定要藏在无人黑暗中吧。

    因为她这一年中的世界从来都是暗淡无光。

    只有他像一轮明月和星辰才能照亮自己的夜晚。

    她无奈的摇头笑了,感受到自己的心凉。

    冷眼瞥了下桶子,已经灌满了,关掉。

    “你到底要我敲。。。”

    蓝诗歆瞬间打开门不想听他说话,二话不说。

    “啪!!”

    直接给你一桶直接热水冲过去。

    梵辰瑾没有穿衣服,光着膀子下体只裹着一条浴巾。

    湿漉漉的微卷发滴着水珠,水渍划过他精实的胸膛。

    淌过并不突兀恰到好处的腹肌,勾勒出浓浓的性感……

    猝不及防的被泼了一通热水,他睁开眼睛。

    卷翘的睫毛不停蓄水滴落,多妖孽的一张脸啊。

    可蓝诗歆却见识到了他最无情、最恶魔的一面。

    蓝诗歆直接走出去,用力地碰过他的肩膀。

    擦肩而过,她全身湿得跟移动水库一样。

    全身滴答着,走过的地方一路滴水。

    她麻木的躺在床上,用被子盖着自己冰冷的身子。

    身体极度的冷,被被子包围着,她还是冷到彻骨。

    “冲冷水做什么?”

    梵辰瑾轻柔的把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开。

    露出一张苍白无力的娇容,微微颤抖。

    “很冷吗?”

    他帮她掖了掖被子,蓝诗歆像一个婴儿一样蜷缩。

    “擦药吧,脸还很疼?”

    看着被自己扇得过分红的脸,心不免自责的泛酸。

    嘴角居然裂开一点,渗着点血,该死!

    他第一次放低态度温柔的跟人说话。

    百年难遇的放下大少爷脾气跟一个女人说话。

    却频遭无视的冷漠对待。

    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火消了。

    泼粥、砸碗、泼水,种种超出想象的对待。

    自己居然也不生气,破天荒啊。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还是少了断了。

    他都惊讶的怀疑这是不是自己。

    9…嗜血

    “麻溜滚远点。(《 href=〃www。lwen2。com〃 trget=〃_blnk〃》www。lwen2。com 平南文学网)”

    蓝诗歆直接把被子盖过头,这人烦死了。

    一下子对自己施虐施暴,处处故意为难威胁。

    现在突然关心自己,肯定有阴谋。

    全身冻得让她发抖,越发的蜷缩,死死抓着被角。

    这么柔软舒适的被子似乎不合适她,没有一丝温暖。

    湿哒哒的感觉粘附着身躯,感觉更加重和累。

    自己却坚守始终不肯出来擦药。

    “出来!”

    毕竟女力不如男,何况是梵辰瑾这种壮得跟牛一样的。

    蓝诗歆的体力和意识本来就在羸弱的状态。

    她的被子被猛的掀开弧度,瞬间的风。

    “擦药吧。”

    蓝诗歆婴儿睡姿蜷缩,厌烦的撩起眼皮。

    她微微扯动唇角,笑得有点牵强。

    晶莹的瞳仁,映出一张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

    似乎只有那一双眼睛有神得像火烛一样。

    燃耀着最后一抹希望的光亮,熠熠生辉。

    “什么眼神?”

    梵辰瑾心里一揪,眉峰轻蹙着疑惑。

    “我不要你帮忙了,我现在就走。”

    蓝诗歆幽幽的说,字眼轻松语气却很沉重。

    她虽筋疲力尽却硬撑着坐起来,昏昏沉沉人事不省。

    她的眼圈因为熬夜乌黑,状态非常糟糕。

    “谢谢你的款待,在你家吃喝这几天的费用我会从银行打钱过来还给你,给你造成的麻烦我们两清,不见。”

    蓝诗歆不看他正眼,虽然他给自己一巴掌。

    可自己泼粥砸碗也算还给他了,迫不及待的撇清关系。

    她走下地板,真的很冷,在温暖的环境里,她仍冷的发抖。

    这到底是怎么?冲了点冷水就冷成这样?

    这身体真的是越来越受不起打击了。

    “我不缺钱,你换好衣服马上躺着。”

    梵辰瑾的火早就消了,从看见她苍白的脸起。

    他强硬的态度坚决不允许她离开。

    “你想怎样?全世界的女人多得是为什么缠着我不放?”

    她带笑的眼神嘲弄的看着这个男人。

    冷冷的冰紫盯着她,空灵清透,仿佛能将人的灵魂吸走。

    “我缠上你怎样?想跑也跑不到哪去,不如乖点少受苦。”

    “改改你那让你受多余的苦的脾气。”

    “你管得真他~妈多。”

    蓝诗歆咬牙说出这句话。

    她的皮肤犹如傲雪般白皙,嘴角的裂开点着红梅。

    那自己就偏要跟他对着干,哪天烦了就放了自己。

    可她怎么会知道。

    她越是不屈服男人征服的欲望就越强。

    而梵辰瑾这种天骄之子的身份更有能力去诠释贯穿这种征服的欲望。

    “我告诉你,你现在享受的是何等尊贵!”

    梵辰瑾的声音透着唯我独尊的霸道。

    “我不稀罕。”

    “由不得你。。。。。。”

    冷冷的声音如冰川雪莲,透着威慑力。

    这个死女人居然说不稀罕?!

    自己的宠幸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当浮云。

    态度语气居然如此的无谓!

    他怎么能容忍?他不能容忍!眼里不能柔一点沙子!

    再看蓝诗歆,虽然身体是无力的。

    可她一脸的不屑,满不在乎,倨傲的姿态。

    他眼神染上了浓浓的邪肆,下一秒猛地搂住自己。

    蓝诗歆被他一股牛劲推到了床上。

    她没缓过神来,睁眼就见到恶魔的冷笑。

    他又想做什么!!!!

    然后,他的吻就落了下来,恶魔噙住她的唇瓣。

    自己口里的汁液被他强取豪夺,舌头交织。

    他眼中的欲火在熊熊的燃烧,疯狂的舔舐吮吸。

    被他吻过的唇异常刺痛,激烈而又疯狂。

    蓝诗歆挣扎着,双手和裸着的双足在空中飞舞。

    她突然尝到了嘴里突如其来的腥甜,铁锈味。

    他的吻狠狠的夺走了自己的呼吸。

    撕磨着蓝诗歆的唇舌,依然嗜血的狂咬。

    强烈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越发的浓重。

    还从未尝过自己血的味道,非常诡异的感觉。。。。。。

    男人的灼热烙痛自己全身的冰凉湿冷。

    自己对性事了如指掌,却也早已麻木,只在有需要的时候找个女人来发泄。

    这个吻却依旧像第一次吻她时能让自己血脉喷张,浑身激昂。

    10…黑暗

    “等等!!”

    蓝诗歆终于找到机会,推开他猛地往后退。(《 href=〃www。lwen2。com〃 trget=〃_blnk〃》www。lwen2。com 平南文学网)

    拿起被子遮盖身子,裹得严严实实。

    她的脸漾着不寻常的红,急促的呼吸。

    “等?我等不及了。”

    他的声音温柔而低迷,慵懒而性感。

    男性欲望被唤醒,全身的血液激起沸腾。

    仅仅是一个吻,意犹未尽的看着她。

    急切地想进入她舒缓胀痛。

    蓝诗歆看到他眼里燃起的熊熊欲火。

    明亮火热,仿佛要把所有的一切焚烧殆尽。

    “我听你的擦药,别碰我。”

    嘴角撕裂的异痛,唇舌间那种恶心的嗜血难受。

    脸如傲雪般的白皙被唇角点着梅红。

    她还是强硬的吞了下去这种怪味,贱男人。。。。。。

    自己迟早会亲手撕他个粉碎,死无全尸!

    “再晚一点说这种话就没用了。”

    梵辰瑾眼里泛着紫色的异彩,语气轻佻。

    他比罂粟还美,自己不得不承认。

    任何人都无法忽略他的妖冶。

    浑身却带着一种任何人都没有的死亡气息。

    蓝诗歆心里就不由的一阵寒战。

    秋夜凉风拂来轻微的凉意,夜空宁静,月明星稀,很美好的夜晚。

    可惜自己现在是寄人篱下可怜的笼中鸟,没有任何机会可以去欣赏这样的美好。

    可能哪天挣脱出来,那双本可以自由飞翔的翅膀也早已面目全非吧了。

    “我自己擦,你出去。”

    她现在说话都要好大的力气,感觉濒临死亡。

    稍一用力嘴角就突如其来的火辣感。

    真的好痛。。。

    她感觉自己跌进黑暗的雪海。

    波涛瞬间把她汹涌卷走,黑暗,无边无际。。。。。。

    在那一瞬间,全身冷得彻骨侵心,自己被望不见寻不回。

    在那一片深蓝中万劫不复,身心双重折磨。

    内心交织着寒冷,凄凉,悲伤,痛苦,无奈。

    对那个男人的愧疚感翻云覆海来袭。

    心痛如绞,对不起。。。对不起。。。。。。

    蓝诗歆了然一笑,笑得无奈苦涩。

    可在梵辰瑾看来。

    她的笑容如同夕阳过后的天,只留下被它晕染着橙红的残破。

    却要比任何时候都温煦暖和……

    湛蓝的眼眸瞬间幽暗,如黑潭深不见底。

    “我来。”

    社会的腐败一直噬咬着人类的灵魂。

    被现实全力捆绑得连挣扎都显得无力。

    这个女人,她不是豪门不是千金不娇生惯养。

    却没有被社会压迫的那种重感,一眼印象就是轻松。

    不是胭脂俗粉,她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整个人如水清澈。

    “我自己来,你出去。”

    蓝诗歆依然厌恶他,嫌弃他。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这是对自己献媚讨好?

    当然,这种事情不可能。

    他的双眸如最好的紫水晶,晶莹璀璨,近乎透明。

    “我喜欢,你管不着。”

    他梵辰瑾要做什么当然没有人敢管。

    蓝诗歆对他炙热的目光无感。

    只感到周身寒冷,如坠冰窟般,被子根本没用。

    为什么冷成这样?心冷吗?

    “您日理万机,我一个无名小卒不需要您操心。”

    “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躺床上休息。”

    梵辰瑾无视她的怪里怪气,习惯就好。

    “只是药,不需要您的金手高抬。”

    “请你出去,可以?”

    蓝诗歆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也不想明白。

    潜意识统一觉得他想借机折磨自己。

    梵辰瑾没有回应,专心致志的看着药的说明书。

    灯光松散的照射着英脸的轮廓,折射出微蓝色的光芒。

    宽厚的肩影庞大投影在地上。

    悠长的眼睫在眼皮下投出细微的阴影。

    睫毛下的眼眸,像两颗繁星闪耀,汇集银河浩瀚。

    虽然是很夸张的说辞,可那双眼睛真的清澈透明。

    漂亮的过分气死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

    莫雨笙感觉仪式开始涣散,怎么了怎么了?

    “喂,梵辰瑾。。。”

    她虚弱的喊着,努力摇头清醒,睁开眼,模糊迷离。

    眼前全是男人的重影,头突然疼得厉害。

    很快,头疼超过了嘴角的撕裂。

    取而代之的是那种欲裂炸开。

    突然,她感觉世界突然黑暗,倒下了。。。。。。

    在黑暗中,她是最美的妖灵旖旎柔美,婀娜多姿,周围的空气都为她所流动。

    在曼舞着最后一刻的希望,身体边缘放射着希望的淡光。

    渐渐的,接近最后一刻的舞步,希望被燃尽生机,又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暗。。。。。。

    这神谕是在提醒自己么?他就是自己无边的黑暗吗?

    11…耳背

    蓝诗歆本就处于发烧头疼状态,因为沿途的耗力和奔波,震得头越发欲裂般疼。

    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她不得已停下叫了计程车。

    这猪脑子,早搭计程车不就好了?跑什么。。。。。。

    蓝诗歆眼眸暗淡,若有所思,自己是不是被折磨得智商都降低了。

    没时间了,“师傅直走,后面有个流氓追着我,劳烦您开快点!”

    司机师傅看着车后座慌乱穿病号服的美女。

    翩若惊鸿,姿色妖艳,从容淡定,美到让人窒息,司机心里一惊。

    美女求救,自己毕当有求必应,飞一般的速度行驶!

    蓝诗歆伸头看了眼后视镜,那个贱渣被甩得老远,看不到影子。

    她这才从失控到平静,安了安神喃起小歌。

    “我得意滴笑~我得意滴笑~”

    汗液从她两鬓流落汇集成滴,美颜通红。

    只要在他之前赶到家里,看谁敢拆就当场废了他!

    刚刚连鞋子都没穿救急吼吼的跑出来,在满是石子泥沙的大街飞奔。

    脚底沾满了各种赃物,有些干脆印了形状,很疼。

    “shi~t!”梵辰瑾忍不住爆粗口。

    看着乘车远去的蓝诗歆,渐渐变成了一个小点。

    他平复猛跳的心脏和急促的呼吸,冷然瞥了眼停在身边的红色敞篷车。

    “下来!”

    他暴躁的一脚往法拉利车闷上踹。

    名牌的皮鞋在上面印了个漂亮的底印,相貌出众的人是不是鞋印都能印那么漂亮?

    车主感觉到一震,转眼一瞟。

    看见一个金发男子理直气壮的站着。

    走下车,看见自己的车居然有鞋印!!!!!!

    车主顿时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你他妈谁呀!敢踢老子的车?!”

    满脸的怒不可遏,居然敢对梵辰瑾戟指怒目。

    梵辰瑾从口袋拿出名片,毫不掩饰高贵的烫金材质。

    “要多少赔偿联系这个电话!”

    一脸不悦,薄唇吐出不屑,自己没时间懒得理他,霸气的把名片丢在地上。

    名片变换角度的旋转折射金灿,落地的过程都掌握得那么漂亮。

    如此的容颜,烈日当头都不能融化的冰冷在梵辰瑾身上毫无违和。

    车主被这等大方这般森冷的气场给震撼,诡异非常,呆傻的仔细看了他。

    浑身邪肆狂妄之气难掩,透着妖凉,让人不寒而栗。

    二话不说的推开人往车上钻,瞬间发动,飞驰而行。

    车主的心尖顿时蹿出一股骇意。

    傻愣的捡起地上的名片,fs帝国!!!!!!

    fs帝国!!!!!!!!!!

    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彰显贵族的豪华之气。

    是那个男人,是那个男人!!是他真的是他!

    车主脸色顿时如彩虹般变化,所有的表情颜色在他脸上都走了一遍,多姿多彩。

    目瞪口呆,心脏狂跳又突然窒息了几秒,眼珠翻白,浑身抽搐倒躺在地上。。。。。。

    这辆车的机能速度看来不错,速度之快,梵辰瑾单身握盘。

    魅惑众生的脸蛋妖娆的勾唇笑了,百般妖孽。

    从小就拥有一颗智力超强思维立体的大脑。

    学什么都能在短时间内才陌生到炉火纯青,了如指掌。

    跟他玩赛车?梵辰瑾突然想到那个女人大胆的不自量力。

    突然狂笑起来,骄阳似火,阳光下美成这样,是因神仙的眷顾?

    轮廓如雕的脸慵懒随意,金发被风佛得凌乱,却添了点狂乱不羁的傲然。

    公路拥挤,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车速开到最大码,他却如行云流水般,开得一路通畅风驰云走。

    街道的落叶被呼啸卷起,眼前一辆巨大的卡车突然逆行!

    梵辰瑾面无表情,稳若泰山,沉着冷静的扭转方向盘,一刹那!!

    整辆车身在转交路口迅猛侧身,兜转了一圈,与卡车惊险擦身而过。

    一个极致标准漂亮的漂移,炫酷的大红色尽显高调奢华。

    车轮与地面产生极致的摩擦,滑轮声在周边刺耳的化响——

    所有人的眼球被吸引过去,哇塞!好青年好技术啊!

    可惜卡车司机因为急转弯一头撞到大风玻璃昏了过去。

    “呵。”

    梵辰瑾没有减速,不可一世的轻嗤了声。

    他抄的是近道,亚洲每条街道都是他的,怎能不熟悉?

    晴空高远,太阳放射灼热的万丈光芒。

    明丽而不炽烈,带着独特的张扬,世界安宁恬静。

    他那张阴柔妖娆的小脸别提多嘚瑟。

    紫眸闪烁莹光,干净剔透如紫色水晶,独特的桀骜。

    12…吼懵

    梵辰瑾凝神关注她,看到她眼中的泪光和伤感。

    那双莹亮的近乎透明的眼,出现不属于她的悲凉凄美,却依旧动人。

    梵辰瑾瞳孔猛缩了一下,动作僵了一下,她在想谁?

    “蓝诗歆,你在想谁?!”

    他声音低沉却像闷雷一样的音调把蓝诗歆给吓回来。

    蓝诗歆缓缓转脸,冰紫色的眼底透出幽怨,他美得像个妖精。

    “关你什么事?”

    “是个男人?”

    “不是。”

    蓝诗歆目光闪烁,眼珠转了个方向,刻意不去看他的目光。

    “果然是。”

    梵辰瑾对心理学懂得炉火纯青,她这反应表示他在逃避。

    既然不是个男人那在逃避什么?很明显的心虚。

    “蓝诗歆,你想跑也跑不了哪去。。。。。。”

    呵,高高在上的指令,颐指气使的神情,狂妄自大的作?( 失心蛊 http://www.xlawen.com/kan/1/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