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小春日和(限,H) > 小春日和(限,H) 第 8 部分阅读

第 8 部分阅读

    “……沈……沈长歌……”她终于失神地呢喃出那个名字。她不知道,不了解,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愫。

    好疼,好疼,她翻身起来,想要叫庆娘,浑身好冷,好冰,好疼。

    勉强直起身子,掀开锦被,却发现自己玉色寝衣上晕开一团暗红的痕迹。她睁大了眼睛,满满的恐惧,“庆娘!庆娘!……”

    这个春雨夜,三万京畿精兵暨天子亲兵羽林卫,拔营前往西北。

    景康小公主,也真正成长为一名少女。癸水初至,一阵兵荒马乱暂且不提。她换了崭新的寝衣,怀里抱着一个暖炉,长姐匆匆从她的宫殿赶来,为她细细讲述了许多,最后欣慰地摸着她的头说,“博珍儿,终于要长成大姑娘了。”

    她怔怔地看着被褥,不知道在想什么。慌乱一下便过去,没有少女的羞涩与不安,只有那朦胧的,朦胧的……她也说不上的惆怅。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

    聚会炒鸡开心!又爬山又划船,吃了很多好吃哒!一回来我就码字更新辣~(≧▽≦)/~

    图片是男女主设定,来自百度,侵删。

    男主沈长歌是个精神扭曲黑化的帅哥,女主楚博珍是个大傲娇23333

    其实我是想把男主设定成锦马超一样正直可靠的英俊小将来着的ORZ……

    不过实在好喜欢变态男主感觉略略带感……ANYWAY请各位多指教啦,谢谢各位小天使们~

    画堂春 2 (略羞耻)

    &l;mg src=&quo;/popo_d/d/book/87/553943/rcles/6574062/201602161748251。jpg&quo; l=&quo;&quo; /&g;

    寒风凛冽,即使已经是阳春三月,灵州边陲仍然是冰雪皑皑。放眼望去,赭石,深青,雪白,单调的颜色,萧疏朗阔,旷野凄清延绵直向贺兰山脉。贺兰西接大漠,东临黄河,连绵将近六百里,雄伟壮阔,奇峻宏丽,宛若天然的屏障。

    披星戴月,日夜兼程,他们作为打头的先锋部队,奔波将近半月,终于从天朝的心脏凤城来到了西北灵、凉二州。

    沈长歌拉了拉马缰,胯下爱驹扬起前蹄,长嘶一声后放慢了步伐。饶是它拥有汗血宝马的血统,此刻也是颇为疲劳。

    他安静地走在队伍中部靠后的位置,银白盔甲上早已沾满尘埃草屑,但风尘仆仆也掩盖不住那绝俊风华。很难说,他并不是文人雅士那种谦谦尔雅,沈腰潘鬓的风流倜傥,他眉目深邃,鼻梁挺拔,卓绝俊朗。但是说他是生猛威武的军士,那张浅麦色的面容,似乎又更柔和一些,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淡漠与倦怠。

    俊则俊矣。却只如同名师巨匠精心雕琢的完美人像,少了一分灵动的气息。

    扬起头,目光放得很空,很远,整个心神都被这无边旷野所吸引。风声萧萧,深呼吸一下,清冽寒凉的空气灌进肺腑,神志为之一清。他几乎要沉醉在这样的环境里,尽管周围的气味并不是那么好闻,他依然觉得无比的亲切与贴近,仿佛血脉中有共鸣一般,跳动着叫嚣着,享受着西北每一分景致。

    他并没有来过西北,他在凤城长大——但是,此刻他宛若离乡多年的游子,长途跋涉后终于回到故土,再冷寂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天色已晚,日薄西山。一轮残阳血滴一般遥遥挂在山脉中,落日熔金,壮丽广阔得无比庄严,壮哉天地,直令人心神发颤,不自觉地感到自身的渺小。

    随着队伍的前进,一片血红余晖中,灵州的城墙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城池雄伟高大,守备森严,沿着城墙的四面瓮城,女墙,护城河,亦是旌旗猎猎,长戟森森,戍卫的将士穿着铠甲屹立薄暮寒风中,警惕地巡视着。

    灵州都督周本周大人,治军严明,一丝不苟,被今上委以重任,担任灵州都督,坐镇西北。仿照汉朝建立的铁军“细柳营”,也正是由周本所掌管。

    前头一队斥候策马奔来,高声问道:“来者可是京北大营的援军?”声音宏亮,在这片宽旷中回荡不绝,直如金铁铿鸣。

    领队的主帅,一等骠骑将军柴雍缓缓举起手中令牌,气沉丹田,“正是,还请周大人速开城门。”

    嗡然一声沉闷的声响,厚重的黑铁大门缓缓打开,大军齐整有序地行进。他死寂的心脏又一次跃动起来,恨不得下马亲自用自己的脚步好好地感受这片土地。多少英雄多少刀光剑影沉淀在这里,耳边似乎都还能想象出厮杀拼搏,金戈交接的声响。燕然勒名,血战沙场,多少热血男儿家国梦。

    这是他父亲浴血奋战过的地方,是他父亲守卫过的地方,是他父亲成长的地方。也是他父亲认识他母亲的地方,也是他们相恋相依的港湾,也是……他父亲牺牲埋骨的坟茔。

    明明是更久远的一代埋下的孽缘,却要他们来承担这个所谓的恶果。他是个不祥子,是兄妹乱伦的孽种。然而他依然长大了,没有严父慈母,从未恣肆享受过双亲的疼爱。如同阴暗处的一棵植物,依然不动声色地缓慢成长,最终展现在世人面前。

    他进入集贤院读书,入选羽林卫,旁人既是惊讶又是嫌恶。他并不在意,因为此刻,他远远地离开了凤城,来到了边疆,他真正意义上的故土家园。

    那么,那个天姿国色的小小少女,还是永远地留在凤城里罢,随着他的记忆一起尘封,再也不会再记起。

    春深日暖,上林苑内琼芳亭旁,正是牡丹盛放的时节,各色名贵品种挤挤挨挨,争奇斗艳,如天边云锦飘落碧海之上。魏紫姚黄,赵粉豆绿,莲台景玉,更有那复色的二乔,珊瑚台,桃花雪,一派盛世华光。

    清风徐来,芬芳扑鼻,佩环叮咚,却是一列霓裳华服,风情各异的女子正缓缓而来。

    边关告急,上林苑春日饮宴射猎的惯常已经取消,但是赏花宴仍旧是照常进行。这些深宫妃嫔,豪门贵妇淑女坚信大楚的铁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仍然是无忧无虑。况且,还有不少人,盯着尚是悬空三皇子妃,四皇子妃的位子呢。

    在这一片珠翠环绕,莺声燕语中,站在李贵妃身侧,一身绛红石榴裙的景康公主,沐浴和煦朝阳之下,却丝毫不逊色。李贵妃宫中总管江内侍不禁咋舌叹息,怎么短短月余,小公主竟出落得这般惊艳。

    她个头算不上高挑,却手脚修长。青丝丰茂如碧云,秀眉入鬓长,雪腮凝玉白,一双水汪汪的晶眸潋滟流光,简单的发髻上只插了一朵“玉版白”牡丹,再无其他金银玉饰,不但不显得寒酸,反而更加映衬出一种惊心动魄的华艳,在一片雍容吐艳的牡丹从中,简直令百花失色。

    原本以为景端大公主已经是世间少有的绝色,但大公主是清丽秀致,小公主却是华丽光艳,瞅着小公主这惊人的风姿,彻底长成后,不知要胜过多少。美得完全不似真人。

    红日淡,绿烟晴,流莺三两声。雪香浓,檀晕少,枕上卧枝花好。朱紫宫墙,垂柳丝丝弄晴,周围美人姗姗,嫩脸修蛾,言笑晏晏。她淡漠地望着这无边盛景,若有所思,思绪却不知飘荡在何方,犹如柳絮一般,沉沉浮浮,没有归处。

    “景康、景康”直到李贵妃轻声唤她,她才如同迷梦初醒,掀起一对浓密密的鸦青羽睫望向那对她笑得和蔼端庄的中年美妇,”娘娘……“

    “你们这些小孩儿家,听着我们说话,定是不耐烦的,好啦,快去与你姊妹们玩儿去吧。”

    “……”本想再说些场面话,但一双樱唇翕动,竟有咽了下去。什么都不想说了。

    今上元后已逝,早已没有再立之心,后宫便是李贵妃一人独大。她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又兼之地位超然,很是受一众豪门女眷的欢迎。此时,贵妇们聚在一处说笑。她们这些未出阁的女孩子们便被安排到了更为有趣的水廊边上。

    这些饮宴,也着实无趣。水波不兴,只微微的涟漪,远处水面上数只水鸟,天鹅鸳鸯,倒是颇有些趣味。她虽是众星捧月的那一位,却意兴阑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整个帝都凤城里,最顶尖的高门贵女们几乎都聚集在这里了,女儿家,不过也就是聊聊女红花样,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时下什么首饰什么衣裳最风行,即使是这些大家闺秀们也不能免俗,绕来绕去,又奉承到她身上,“说到底,咱们这些都是俗物罢了,哪里比得上公主天生丽质,不用金银玉饰也比咱们美得不知多少。”

    她只淡淡一笑,耳边一对水滴形镶金红宝石耳坠幽然生光,“予哪里又能免俗,前阵子娘娘赏了一对耳坠,还不是巴巴地带上了。今日主角却不是予,该是明家和周家三位姊姊才是。”

    话刚落音,三位被点名的小姐脸都红了起来。她们作为皇子妃的热门人选,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今日小公主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氛围更是热络了起来。都是未嫁的思春少女,后来就谈到了帝都最出色的单身男儿。

    “哎!可惜边关告急,好多郎君都前往西北了。不过天家体恤爱重,取消了春苑射猎。要不然,没有他们,也没有什么看头。”

    “对呀,对呀,几位文臣家中的郎君,譬如户部侍郎陈大人的几位嫡郎君,俊俏是俊俏,却显得文弱些。”

    “哟,也不知道是谁,说行军打仗的臭男人粗鲁得紧。看来,你肖想的却是薛家玉郎那样文武双全的。”

    一时间好不热闹,原来,在长辈和闺阁女儿心目中最佳的乘龙快婿,竟还排了个名次高低。炙手可热的几个人选,有伏波将军薛岩的嫡次子,人称玉郎的薛修之,中书令李令惠府上的三郎四郎,李青程与李青和,兵部尚书周迎家中嫡孙周正勋等等。

    大多被提及的,也的确是羽林卫中的佼佼者,文武双全姿容出众,又领了些差事,干劲初显,提到他们,在场的闺秀们都面带羞意。

    她听着一个个名字数过去,就是没有听见那个人。察觉心中所思,不禁悚然,赶快把就要脱口而出的疑问吞了回去——沈长歌,沈长歌——隐隐约约知道些什么,却不敢去深究。

    “诶!说到这个,我倒是觉得论才干,论姿容,有些郎君倒是比不上沈老将军的孙子沈郎,只可惜——”一众贵女中口舌最为伶俐的崔二娘崔若盈,故意停顿了半响,博珍虽不怎么喜她,却也不得不凝滞下来。

    崔二娘子见达到了效果,才慢悠悠地开口,“诶,说来沈郎也是可怜,父亲沈小将军当年也是个出色人物,偏生在西北恋上一个孤女,这般也就算了,那沈夫人呀,竟是老将军当年在边关春风一度的沧海遗珠哩!”

    众人哗然,虽然私下都有耳闻,但被这般赤裸裸地搬到台面上来说,竟也是第一回。“可怜沈郎君,竟要承担前人的冤孽!哎,要不然,多少名门闺秀便是抢破头也是要嫁进沈家门呢!”

    说是怜悯,实则是满满的嘲讽奚落。她霍然起身,甩下一句予乏了,便匆匆地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水廊。

    春光渐老,阳光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她看着自己鲜红的石榴裙匆匆地在石板路上划开一波波红浪,心中烦闷愈加浓重。

    沈长歌,沈长歌!

    想来也是,即使没有那令世人嫌恶的血脉,管他姿容再出色,诗书骑射再高超,就凭他那妖邪似的性情,也不会是什么东床快婿的好人选。

    但是、但是……梳理不清的一团思绪,萦绕在胸口,只觉得烦闷。直到远远地离了她们,来到自个在上林苑中的宫室流霞居外头的水榭,才喘着气停下来歇歇脚。

    早有机灵的宫女备下调了芙蓉清露的清水盛在折花青瓷大盆中,水榭内一应茶水瓜果俱全,知小贵主不喜人近身,便远远地退下了。

    水榭围了纱帘,风吹来,带着周围芦苇荷叶的泠泠冷香,倒是觉得清爽了不少。正要净手,却发现一盆清水中映照出一张华艳夺目的白玉美人面,雪腮染桃红,青丝上一朵玉版白,香雪映红妆,更是惊心动魄的绝丽。

    她脸突然又红了起来,想起一张要笑不笑的面皮,银白盔甲和漳绒披风。

    “可恨!可恨!”她咬着唇,既是光火又是无能为力……那个魔鬼似的家伙……

    灼热的呼吸含着酒气扑在她面颊上,她被精壮的男儿压在假山边上,周围花影重重,灯光明灭,照映在他面上,光影交织中,英俊得无以复加的面容显出从未展现在世人面前的邪气风流。

    “景康……公主……”他喃喃低语,如同浑厚的古琴音,一下子撩拨进她心中,她不谙情事,只觉得浑身难受,扬起修长玉颈,想要喊人,却被他一下封住檀口,灼热灵活的唇舌舔弄着她,诱哄着她张开芳唇,乘着空隙钻进去,勾住她娇嫩无措的丁香就是好一阵吮吸,啧啧有声,呼吸像是要被他尽数夺取,只能被迫接受他灌进来的气息,一种偏执,阴暗又无法抗拒的狂情。

    一只作怪的手又探入她衣裳内,揉弄着她将将有一丝起伏的雪嫩,她惊得手脚并用要挣脱开,却被他钳住,动弹不得。拉弓射箭的一双手,长满薄茧,和她一身从小精心呵护保养的雪肤比起来,不知道粗糙了多少倍。游走间引发一阵阵战栗,浮起无数细小的疙瘩,他闷笑着,情色地捏了捏那一点点起伏,仿佛嘲弄她的幼嫩娇小。

    她羞不可抑,又是肝火大动,一双利爪可劲地挠他,他却也不管,松开她的唇舌,瞬息又将她哑穴点住,一双黑漆漆的深邃凤眼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从微微凌乱的云鬓,到那张竭力保持高傲的小脸,还有那敞开的衣襟里,一丝盈盈隆起的稚嫩胸脯。

    一声嗤笑,她愤恨地瞪大了眼睛看他,却听那人说,公主,以后您还是戴玉版白牡丹,更好看些。杏林春,不是这样用的。

    说罢摘下她头上那枝殷红得宛若凝霞的杏林春,缓慢地撕下花瓣,在指尖揉挼着,挤捏出芬芳紫红的花汁,她看得心惊胆战,那人却好整以暇地将那团花泥汁液顺着她精致的锁骨一路向下,滴落到她雪胸两粒珠玉之上,雪地映紫晕,既是天真幼弱,又是出奇的淫艳妩媚。

    她害怕得几乎要流眼泪,却强迫自己昂着头不许那金豆豆掉下来。他看得心神又是一凛,将花掷到她胸前,压下来,又一次含吻住那殷红的小嘴。

    “公主、公主……求您别再招小臣了,嗯?……”

    唇齿交融,气息相闻,如此狂暴灼热,又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怜惜。隔着衣裳,花被压坏了,一股花草清郁的芬芳在两人之间氤氲开来,她恨恨地咬着他的嘴唇——她何时招过他!不过是今日骑射,想要他给她指点一番!谁知道竟变成这个样子!

    尝到了血腥味,他吃痛,望着她那骄傲又脆弱的丽容,即使风华初绽,也不过是个金钗之年的小小少女。他目光幽暗,却也缓缓放开她,不知在想什么。替她整理好了衣裳发鬓,又为她摘了一朵玉版白簪上,“公主恕罪……今日却是某浪荡唐突了……”

    “啪!”回忆往事,仍历历在目,她恨恨地将手掌拍打进盆中,溅起水花,幽幽的香和清凉撒了一脸,她大口地喘息着——沈长歌,沈长歌!这个混账!

    咬着唇,那种混乱的灼热与交融还残留着感觉。那双手,那双唇……她疯了,疯了,竟然惹上了一个疯子。即使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交集,她还是会想起,已经过了一年,她却忘不了,尤其是癸水来了以后,总有那么一些迷梦,重回那个春夜,她被他拉入人迹罕至的一处假山,激烈拥吻。

    她仍然不谙情欲,却被他气息所包围。

    颓然地坐下,颤抖着摘下头上的玉版白。盈盈雪白的花瓣层层叠叠,金黄花蕊只羞涩地露出一点点,花瓣落在裙上,红白分明。

    她,一定可以忘记他的。

    ——————————————————————————————————————————

    我真的要被掏空了……乃们真的、真的不给我留言么QAQ

    我说过男主是个变态了……是个黑化的帅哥,金钗之年,十二岁……反正我觉得炒鸡带感的……天惹我觉得自己好猥琐怎么破QAQ!

    ……楚博珍炒鸡傲娇,教科书式的傲娇……还有地名啊官职啊什么的都是我乱编的啊!地理历史废……我是理科生来着的……

    我不管啦快给我珍珠啦,木有就给我留言了好不好~~~

    画堂春 3

    又是一年秋狩时节。

    凤城城郊十里外的上林苑旁,便是西山围场,大楚朝天子春狩之地。同时也是官宦家子弟锻炼骑射的地方。时下讲究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均不可废。天家对世家子的要求又颇为严格,集贤院,知微馆的学生均要修行骑射,国力强盛,民风又很是开放,不管是世家子,还是普通的民众,走马兰台行猎游冶的活动都蔚为风尚。

    况且一年多来,边关屡传捷报,他们又有什么可以忧虑的呢?

    “吁——”一声清亮至极的马啸声,旁人便知是景康公主到了。也是,除了天之娇女,还有哪家闺秀胆敢如此放肆在围场入口策马狂奔,能拥有这样一匹“海龙种”的神驹。

    “贵主,一起吧。”慕容洛看到那容色倾国的小姑娘,立刻策马上前,心醉神迷地望着她,讨好地开口。

    他原是鲜卑慕容部的后裔,前朝屡屡犯边。自从太祖骠骑扫掠河西走廊后,才逐渐归顺大楚。文华大长公主下降其王,与大楚结成翁婿之好,鲜卑王庭便逐渐也派了王室子弟前来凤城学习汉家文化。从而也令世人得以领略以美姿容而闻名的慕容家儿女。

    真是不知道前世欠了这个小公主多少债,被她呼来喝去竟也心甘情愿。来帝都之前,他就听说楚帝幼女景康公主绝丽倾国,聪慧非常,擅骑射工书画,不知多少青年才俊遥遥思慕。更有甚者,今岁春闱,竟有举子戏言,“某进京赶考,不敢言蟾宫折桂,只为一睹贵主芳容耳”,无数风流才子为之折腰,为其吟诗作赋争相传颂。

    本以为是世人爱重美色姿容,夸大传闻。一个才将近十四岁的小女孩,怎么就称得起这么多的赞誉?

    然后一见景康,方知世间有钟情。他找不出合适的言辞来形容,只想着天山上最美丽的雪莲花也不过如此罢,一颗风流浪荡的心尽数系在这个高傲的公主身上。

    “嗯。”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一身宝石红胡服,青黑羊皮小蛮靴,勾勒得身姿曼妙,腰背秀挺,曲线婀娜。骑在一匹雪白无暇的神驹上,秋阳挥洒,一张白玉面竟毫无瑕疵,水汪汪的明媚大眼顾盼生辉。

    诸位闺秀暗地里恨不得撕了手中的帕子。也不知道这一年多景康公主转的什么性子,原先只是高傲寡言,后来竟变得热衷于走马章台,嬉戏游冶,引得一群狂蜂浪蝶,世家公子跪拜在石榴裙下,偏生又不表态。这群高门贵女心中都是满满的鄙夷,只恨公主霸着这些好男儿,她们又没胆儿染指。

    策马山林之中,秋季正是猎物肥美时。几乎半个西山都是皇家围猎的范围,时常可见雉鸡野兔出没,甚至还有春季放生的一批小鹿,此刻也是膘肥体壮。博珍在集贤院中的骑射功课是一流的,然而此时她却没有什么射猎的心情,郁郁寡欢,只信马由缰,任着爱驹惊帆漫步山林。

    慕容洛自然也是骑射的好手,本是想着这次行猎,要在景康公主面前一展身手,讨她青眼。不想她却心情低落,一时间也不敢随意拉弓引箭,只得绞尽脑汁想着一些俏皮话来逗她开心。

    夸了她今日的装扮,又说她发上那枝蓝宝石岁寒三友头花配不上她的美貌,应该戴上他们慕容部的特色首饰才能显出她的美来;又说她的坐骑神骏非凡,不是寻常马匹能够比拟。

    她只听着,默不作声。当然,她是楚帝幼女,深得楚帝溺爱纵容,一向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当时挑选坐骑之时,汗血宝马,海龙种,纯血种,琳琅满目地排了一排任她挑选。本来一匹赤红的汗血宝马最为珍贵,她却一眼挑上现在这匹雪白的海龙种,惊帆。

    “公主好眼光,海龙种虽然稍稍逊于汗血马,但是灵性十足,耐力非凡。这一匹是野马王与纯血马的混种,完全不次于汗血马。”当时那位马倌捻着胡须笑嘻嘻地说道,“说来,这匹惊帆和沈小郎的追风,还是兄弟呢。”

    她心神晃荡,一双美眸望向前方,毫无焦距。层林渐染,金黄赤红赭石深青交织,宛若浓墨重彩的工笔画在面前展开,秋阳明媚,斜对面的青年男子面若傅粉,高鼻深目,也是绝俊风流的人物。

    却不是他。

    惊悚地发觉心中所想,她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却听到慕容洛低声叹息了一声,“贵主,几日不见,我好生想你。”

    诶,说什么都是淡淡的,这位天朝的掌上明珠。他不禁有些低落,只能大胆地吐露爱慕,将一片真心展露给这位骄傲的公主看看,乞求她的怜惜。

    她听闻,也不禁有些动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面上不显,“嗯,予也很是挂念慕容郎君。”

    瞧瞧,仿似还是她调戏了人家一般。慕容洛无奈,心里却因这一句话雀跃了起来。窥着这小公主的神情,得寸进尺地伏低做小,“贵主,明天大军就要回城了,某倒是想沾贵主的光,也好瞻仰大楚精兵的气度。”

    啊,明天,明天他们就要回朝了。最疼爱最纵容她的三哥楚元卿,还有他——美眸中燃起一簇幽光,心中冷笑,面上却是巧笑倩兮,“好啊。”

    沈长歌,沈长歌。

    “长歌。”楚元卿一身轻便铠甲,走到他身旁,拿出一皮囊的醇酒,“凉州上好的葡萄酒。”

    他倒也不客气,扬起头就是一阵痛饮,罢了一滴紫红酒汁滑落嘴角,“好酒!”篝火炽盛,灼热的温度将周遭的景致都虚化了,只有一片不停跳动的橙红暖焰。空气里飘着烤肉的香气,难得的轻松。

    也是,明日,他们就要回到帝都了。

    偏头看了看三殿下楚元卿,也是楚家人一贯的好相貌,清仪出尘,风流意蕴。只是在战场上,也是铁腕冷血的小将。合他的脾气。

    他天生就是孤高寡言,难得在西北之时三殿下莫名地对他青眼有加,几次布兵行阵都拉着他一同探讨。又是数次一同出生入死的,渐渐地竟也结下同袍之谊。他本是不愿回到帝都,只是楚元卿意味深长地挑眉笑了一下,“长歌,你的心思我也明了。只不过这一趟还是先回去论功行赏罢,左右朝中还是得派人再次前往西北驻守,到时候过了明路,方是正经。”

    想想也是,他作为京畿军前往西北支援,无故留驻,也不太好说。只是——他的确,的确很反感回到凤城。

    不过,唯一吸引他的,大抵是想看看那位小公主,到底出落成什么模样罢。

    真是魔障。

    目光微微凝滞,合上眼。却又想到在灵州之时,小胜数场,督尉犒赏他们,特地从凉州招来一批官伎,神色暧昧地和他们说说去松乏松乏。

    自然是惯例罢了。将士浴血拼杀,也不过求有美人酒肉,好好快活一番。

    倒也是不俗的女伎,比起那些庸脂俗粉的营妓来,颜色身段自然是好得许多。甚至还有与胡人混血的异域风情的女郎,身姿高挑,热辣妩媚,也是汉家女少有的风情。

    一众伎子又何曾见过这般年轻英俊的羽林郎们,大受欢迎,恨不得使出千般手段缠绵留恋,他自然也是抢手的。他长得俊,又无人知晓他的身世血脉,不少人对他大献殷勤,尽出百宝勾搭着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他意乱情迷中,竟然只浮现出那一夜,她衣衫凌乱,殷红牡丹花瓣洒落一身,雪胸虽只微微隆起菽发初匀,却滑腻如同浸乳丝绸,酥融嫩柔。

    再也碰不得旁人,一下推开了黏在身上的女伎,独自一人走到护城河边上饮酒。夜风寒凉,酒入愁肠,思绪便飘得远了。

    玲珑娇态,容色倾国。却不完全是他惦念的理由。

    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死死忍着不让掉落下来,高傲,执拗,一丝隐含的脆弱,可怜巴巴的小模样,令他喉头一紧。

    真是……又骄横,又可爱,他心里燃起了火,刹那间他浑身血脉贲张。一颗死寂的心欢快地跳动起来,真是、真是……偏执又阴暗的想法,真想把她撕碎了吞下去,这样,她就永远是他的了……

    又灌了一大口酒。

    有些年头的葡萄美酒,冷冽,滑过咽喉落入食道,隐隐地燃起火焰,烧得浑身暖烫。就像她,绝丽无双的景康公主。

    不过,他要是真敢撕了她,不要说旁边这位三殿下就能提刀追杀,她肯定也是立刻恶狠狠地赏他一顿利爪。倒也舍不得。

    终究,他早已决定此生独身一人。那个小公主,就当做是少年时最后一场旖旎美梦罢。怀里藏了一对顶级的青金石手串,是他私自扣下的战利品。

    他的小公主,肤色如凝脂软玉,比起胡姬来也毫不逊色。带上了一定很好看。

    人声鼎沸,街道旁早已挤满了人。争相看那凯旋归来的大军,大楚朝的骄傲,当然还有许久没有见到的羽林郎们。

    她是皇族贵胄,早早地策马出城。与她的大皇姐,两位皇兄,还有朝廷重臣一起迎军回朝。

    景端公主比她年长十余许,下降萧家次子,二等平南将军萧燕檀。亦是援军之一。此刻景端公主目含深情,虽然仍端坐马上,却显出一分心焦。她看得酸溜溜的颇不是滋味,心中也不知道把大驸马骂了多少回。

    她生母早逝,虽然是楚帝幼女,后宫嫔妃对她不过是面子情;楚帝虽然纵容,最疼爱的却是景端;三兄固然亲近爱宠,也不经常在身边。唯有景端公主长姐如母,她很是依赖,故她从小便学会和大驸马吃醋。

    景端看得她这般,心中爱怜,只得策马走向她,拍了拍她的肩背。“好啦,博珍儿,你三哥就快回来了,莫不成你要鼓着这张脸去看他?”

    话刚落音,但见前方一队旌旗猎猎,马蹄声声。遥遥望去,便隐约看见一丝黑浪,正向他们涌来。

    “呀,是京畿军,他们回到了!”周围开始骚动了起来,

    随着声音越来越接近,尘土飞扬,依稀便可看见领头的仪仗军,红旗翻飞,金瓜侍卫开道。三军主要将领的面容便逐渐清晰了起来。

    主帅柴雍,大驸马萧燕檀,平北候许继鹏,还有一众副将督尉,皆行军礼,朗声喊道,“不辱使命,凯旋归朝!”

    宏亮声线响彻旷野,以下诸位将士皆随着呼喊,海浪一般此起彼伏,无端地生出盛世豪情的满怀踌躇来。

    她心仿佛被扎了一下,暗恨着自己为什么今日要跟着来。手足无措,恨不得抓起一张丝缎遮住脸,斜眼却瞟到一直紧随在自己身侧的慕容洛。

    失策,失策,今日倒是不该带他来的。咬着唇,胡思乱想间,队伍已启程。也不敢太出格,轻夹马腹,随着大军缓缓前进。

    “博珍儿。”一声熟悉又宠溺的声音传来。她立刻回头,耀眼阳光下,一位身穿黑色盔甲,面如冠玉的青年含笑望着她。

    “三兄……”她立刻策马回身,无限委屈地扯着青年的缰绳,“你可算回来了。”

    楚元卿看了看自己的手,终是没舍得去揉弄她的发心,只一句,“我家博珍儿长大了。”

    可不是,走的时候还是个犹带稚气的小姑娘。一年未见,出落得如此光艳照人,眉若翠峰簇,腮是香雪凝,煜煜华光丽色灼灼。

    兄妹两许久未见,自然是一肚子的话。

    楚元卿对着她笑得温柔,斜眼望向慕容洛的时候,却是玉面含威,一身清冷高华的气度吓得可怜的慕容小郎收紧了一身的皮子。

    “博珍儿。”他招她凑上前来咬耳朵,“那个鲜卑小子,嗯?你想招他做驸马?”

    她哼了一声,高傲地仰着头说道,“我景康公主要招驸马,却是还是得找一个有正室范儿的。只许你们男子纳妾,难道不许予堂堂大楚公主蓄养面首么?”

    饶是楚元卿这一泰山崩于前不改色的人物,听闻自家小妹惊世骇俗言语,也是惊得半响说不出话来。只后头传来一声闷笑,意外的熟悉。

    好家伙,她道是谁,这个要笑不笑的带着嘲弄的声调,除了那个混账,还能有哪个。

    粉颊晕红,一双因为瞪他而格外显得圆溜溜的杏眼水汪汪的,仿佛含情妩媚。还未及笄的小少女,头发还不能完全挽起,便随意梳了个灵蛇髻,青丝蜿蜒滑落,零零星星地插了几枝珊瑚梅花钿子。天然去雕饰。

    嗯,还有某处,虽然还没到峰峦叠嶂的地步,但是照此发展趋势,日后定是蔚为可观。

    博珍只觉得心里一股气发作不出来,仿佛有一双猫爪子可劲地挠着自己,却无能为力。愤愤地又瞪了他一眼,甩开头不再看他。

    楚元卿看着小妹一双春葱似的小手都快在马缰上绞成结了,轻笑一声,“博珍儿,说来这慕容小郎,为兄倒是觉得酷似某人呢。”

    是有那么一丝影子。鼻梁挺拔,眉目深邃,线条刀削斧凿般的流畅。只是还并未能像那人一样,一身妖孽般冷清又偏执的气质,危险又吸引人;面容也似乎少了那么几分味道。骑射更不用说了。至今他还蝉联羽林卫骑马射猎第一的记录。

    “不,哪里能一样。”他瘦了些,但是由于这沙场洗练,更凸显了他芝兰玉树一般的灵俊,也学会掩饰了那种执拗的阴暗,萧疏清朗,是经历了血泪战争后的明了体悟。

    说罢她便懊悔起来,不敢看三兄若有所思的轻笑。掩饰一般地低下了头。

    等庆功宴过后,定要他好看。

    她景康公主,可是相当记仇的。

    ————————————————————————————————————————

    完全被掏空……被空虚淹没不知所措……

    只能保证大家下一章肯定有肉……看着我真诚的眼睛……

    肾虚ng……可是我真的好萌他们这一对啊!安排了好多好多的PLAY,大家要是觉得萌萌哒就给我留言啦好不好QAQ……

    我好困就先去睡啦,明天再看有木有错别字ORZ

    晚安小天使们~(づ??????)づ

    画堂春 4 (H)

    觥筹交错,丝竹歌舞声声。

    大军凯旋归来,京畿军归来将将入营,午后,连近年体弱多病的楚帝都亲自出面在营地犒赏三军。庆功宴便也顺势摆在就近的西山围场。

    酒杯在指尖把玩,却迟迟不饮下去。酒也是好酒,酒浆浓醇如琥珀生光,香气浓郁醇厚。玉案前百味珍馐,白玉碗象牙着,皇室富贵气象。一笑,倒不若西北之时,他们烤的滩羊美味。

    酒过三巡,倒也有些面酣耳热。一列彩娥歌女表演完毕徐徐退场,便又有少年的世家子提出愿意表演切脍,以飨佐酒。

    楚帝难得也是高兴,挥手便令年轻力壮的内侍抬了刚刚进贡上来的大鲜鱼。足足一钧有余,正当秋季,肉质肥美,令他们当场切脍。

    这些少年郎,刀法倒也还好。下手颇为利落,挽起劲装袖口,手起刀落,一片片菲薄透明的鱼肉便被片了下来,水精脍缕薄欲飞。伶俐的内侍便上前盛出,和着御厨秘制的香橙金齑,又调了醋汁香草捧到众位宾客面前。缕飞绿鲫脍,花簇赪鲤鲊,倒也令人食指大动。

    楚元卿本应该坐在上首尊位,只是庆功宴中,饶他是皇子至尊也不过是小小一名偏将,竟只和沈长歌坐于一处。饶有兴致地用手中象牙筷挑起一片,晶莹剔透,“长歌,他们的刀法,远远不及你呀。”

    他淡淡一笑,饮下杯中醇酒,也吃了一片。“秋鱼肥美,倒也可以一食。”

    当时他年纪还小,剑法刀法在集贤院中已经是一流。同窗饮宴,总爱叫他切脍。实际上明明有专门的仆佣,不仅刀法了得,还能节奏地切凿出打击乐的旋律。与大型宴席上的世家子表演不同,他们叫他切脍,不过也是为了折辱他罢了。

    倒也不以为意。只当做练习罢了,沈家剑法切出来的鱼脍红肌白理,轻可吹起,薄如蝉翼,入口即化。脍缕轻似丝,香醅腻如织,呵,倒也不埋没。

    只是想起那些悠久的记忆,潮湿阴暗得几乎要发霉。唯一一片净土,竟然是那个小小的女娃娃,粉雕玉琢一般的精致玲珑,玉雪可爱。

    “阿兄,你的刀法真好,想来剑法也不差。只是只切脍可惜了,你能不能做予的剑术师傅?”她仰着面,一双杏眼仿佛凝聚着温暖的日光,明灿灿水汪汪,又是渴慕又是乞求。

    一颗心突然就软了起来。从来没有人叫过他阿兄,一个娇娇软软的玉娃娃突然跑到跟前,抓着他的下摆求着他,几乎拒绝不了。

    可是,她是景康公主啊……他冷着一张脸,狠心掰开她雪白的小手,却舍不得弄疼她。蹲下身,缓慢而耐心地将她手指一点点抽出衣摆,深深地凝望进那双眼睛里。灿烂,骄傲,那么一丝可爱的别扭。

    天之骄女,从来就该是生活在无数的光环之下。

    “公主,某担不起。”

    纵使内心有那么一丝悸动,也依恋那双小小手的温暖柔软。他却很明白地知道自己的身份。“呐,公主,再叫一声阿兄可好?”

    她咬了咬嘴唇,又是一声糯糯甜甜的阿兄。心简直就要化开了。鼻尖微酸,他摸了摸小姑娘柔软的发顶,“你乖,阿兄给你找个好师傅。”

    仰头又饮下一杯酒。所以,为什么他讨厌回到凤城,总是要不受控制地回忆起那些陈旧往事。一遍遍地凌迟着他,又一回回地给他无限的,雪白无暇的美好。

    她坐在上首右侧,他的斜上方。换了一身衣裳,素色绣折枝水墨花六幅裙,牡丹纹深红披帛,红白分明的灼灼丽色。灯光重重,比不上她一分华艳。

    怀里那一对手串被熏染上了体温,有点沉。却不知道怎么给她,自嘲地笑了笑,只道不胜酒力,便退席了。

    月朗风清,说笑声渐渐地远了。只闻虫鸣幽幽,偶尔一两声夜莺的鸣叫,竟然比丝竹之声更为悦耳。

    走得远了。饮宴的殿宇外,仍然是草木葱茏。欲意驰骋一番,想想又作罢了,哎,回到西北再说罢。这里,终究不够放得开。

    耳边流水淙淙,周围古树蓊蓊郁郁,竟已经走得这么远了。身侧一方斜坡,野溪在此汇合,于坡脚乱石凹陷处形成一泓小池。罢了,罢了——不要再有什么交集,掏出那对手串,就要扔下去。

    “沈长歌!”一声娇喝止住了他。

    她胸脯剧烈起伏,呼吸急促,显然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追上他的脚步。

    这个浑蛋!她恶狠狠地想,方才走得太急,桃腮都泛起一阵潮红,手脚皆有些虚?( 小春日和(限,H) http://www.xlawen.com/kan/987/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