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小春日和(限,H) > 小春日和(限,H) 第 5 部分阅读

第 5 部分阅读

    然后听说移动网上不了POPO……还在想办法回家咋更,大家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另外可以猜猜重华看见啥……

    前传——情悱恻(1)

    &l;mg src=&quo;/popo_d/d/book/87/553943/rcles/6549658/201601291012321。jpg&quo; l=&quo;&quo; /&g;

    “我吗?”哑然失笑,却也顺着她的意朝潭心看了一眼。

    但只这一眼,星眸幽光万千,面上从容之色瞬间裂开。

    如梦似幻的水波当中,一名衣衫半除的少女眼波如水,万千青丝蜿蜒滑落肩头,婀娜多姿。纤纤藕臂环着酥胸,恰似明月窥人,浑圆粉团香滑雪腻,细巧手臂挡不住娇盈饱满,挤压得乳肌微微溢出,胸前桃晕微染,随着呼吸急促起伏,颤颤巍巍诱人抚摸。

    他的确也这么做了。宽袍大敞,拉开她的藕臂,令那娇俏粉嫩的莺桃儿活泼泼地跳出来。她面如酒酣,似多情芍药卧晓枝,双手摊在耳旁,任君采撷。他俯下身子,一只手撑在她身侧,另一只手挑着她衣襟一路向下,滑过深邃乳沟,纤细柳腰,直到细嫩莹白的大腿,还有腿心间嫩生生雪酥酥,一丝毛发也无的雪阜……

    她呵气如兰,明眸间依恋无尽,“重华,重华……”兰指抚上他结实的小腹,顺着浓密丛林向下探去,微微一握,绵腻掌心抵上烫手怒龙,“好喜欢你,只喜欢你……别的都不要,只要重华,只和重华双修……”

    气血翻涌,几乎要陷入幻境中。趁着灵台还有一丝清明,咬破舌尖,激灵灵的锐痛,神智为之一醒。

    疯了,疯了——他真是疯了。一股极为熟悉霸道的气息又在周身奇经八脉各个大穴中游走不休。他推开一脸担忧要凑上来的少女,心肺如堵。

    “真是……又要发作了吗?”苦笑一声,“真宁快走,不要被魔气波及了。”

    灼热,仿佛要灵魂尽数灼烧的热度。周身冰寒彻骨,经脉内灼痛如炙,丹田华府内又似有万千不同搅动的漩涡,一时间天旋地转,越发疼得钻心彻骨。

    “神君,神君!”她被吓到了,纤指搭上他的脉门,却被一阵极强的气劲反震开。猝不及防之下被弹飞到水池中,噗啦一声溅起好大水花。

    茫茫然然,从头淋湿到脚。从深潭中破水而出时,却看见那清仪高华的神君也跌入了水中,修眉微簇,周身皮肤滚烫,隐隐起伏,极为可怖。

    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沉沉静夜中,她似一条美人鱼向他游来,月色溶溶入水光,涟漪荡漾,也比不过她沾了水珠后更为清艳夺目的面容,白纱紧紧贴在肌肤上,半透明一般,浮凸玲珑。胸前两点如薄雾遮桃蕾,兰胸隐约,初蕊娇怯。

    “神君,神君!“为他结下一个避水光圈,身姿曼妙,出手如电,连抛数个法诀将他要穴封住。妙目中水光盈盈,怔怔地望着他,”神君,请忍着点疼。“当下雪绫破空盘旋,散落无数莹白光晕将两人团团笼住,她急急念动法诀,七十二片薄如蝉翼的玉扣也似的法器如星雨纷纷,封在他各个要穴上。

    雪容漾起虚红,千万道带着青光的真气从她指尖爆出,如流星摇曳出的光尾,流丽奇幻。她道心澄明,修炼刻苦,真气皆是醇厚的浩然正气,没入重华体内时,真气与魔气抗争不休,带来一阵阵砭骨剧痛。

    “嘶——“饶是他心志坚韧,也扛不住这样的痛楚。这七十二枚”碧鳞扣“是她龙鳞所化,一等一的降魔利器,然而她功力远不及他,输入真气如泥牛入海,对他也不好受。

    “真宁、真宁“喘息着,峻容苍白,”别浪费真气了,把我带到瀑布底下,快些。“

    她依言,游至他身后,一双玉臂环着他劲腰向瀑布游去。修长白皙的双腿在水下摇曳,不时挨擦到他坚实的大腿,软玉温香,又是一阵急促呼吸。

    涳鸿之声愈响,他勉力维持灵台清明,盘膝坐于水瀑之下,任那磅礴万钧,急冲直下的水流冲刷着自己。流水冰寒彻骨,经脉却如火烧火燎,强迫自己入定虚境,如以往那般强行挨着冲破魔障。

    她怔怔地望着他那张苍白玉容,珠泪纷纷,“都是我不好,总是贪玩不好好修炼……”心下自责,又是一阵阵的抽痛。他身上碧鳞扣仍闪着微微幽光,轻轻颤抖。她的真元消耗不少,若是继续为他输入真气,只怕连护法都有心无力了。

    纤手招摇,潭中水随着她的召唤,逐渐汇成一张薄薄的水帘,将两人身影全部隐藏了起来。深吸一口气,面对面盘膝而坐,默念清净明通心诀,结了一个大金刚印为他护法。

    这魔障,自他问世起便伴随着他。几乎是逃不过的命定一般,即便在入虚之境,他受的苦楚也并不在少数。往日的入虚境内,无星无月,大地莽苍,一片祥和宁静。此刻,如身堕炼狱,时而烈日高悬,周身尽是赤红烈焰;时而漆黑幽暗,冰海潮声席卷。更有无数尖锐刺耳的声音聒噪不休,凄厉可怖,一时是粗嘎沙哑的男声,狂笑怒吼,一时是妖艳女音格格娇笑,勾魂撩性,一时非阴非阳,压着嗓音赫赫地阴笑着。

    “天道无情,何苦求那长生大道?”“来吧,来吧,你本就是在魔域天火里出生的孩儿……”“咿呀——大道清苦,神君何不来修罗域看看,恣情快意,长乐无极。”

    其实这些,并不算什么。只是聒噪的幻音幻象罢了。只是全心贯注去克制侵袭到经脉元神的魔气的时候,不免会有一丝松懈,那妖魔幻象便捉住了这一丝薄弱处死命狠攻,意欲扰乱他的心神。

    他皱眉,只管念着上清雷霆炼神法,寸寸巩固经脉筋骨元神。虽然魔障随着他修为的增长愈来愈难以破障,但他坚定不拔,平日又注重元神的锻炼。故而若是发作时非真元消耗巨大的景况下,并不会特别困扰他。况且,周围还有一股平静醇和的无上真元为他护着法。

    无喜无悲,不染一丝尘埃,灵台维持着一片澄静清和。躁动暴走的魔气,被他经脉自动导出气海,封锁于非紧要的穴位内。那稍弱的,被大穴上七十二枚碧鳞扣尽数吞噬荡涤殆尽。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再睁眼时,已是天光乍明。莹白光圈环住他,半点水汽不沾,浑身仍是干爽。对面的白纱少女似闭目养神,却略略有点精神萎靡,小脑袋垂着,一点一点的,好不可怜可爱。

    “神君,你醒来了。”稍稍有些动静,她便睁开了那双碧清琉璃眸,刹那间熠熠光芒胜过帘外日阳。兰指轻扬,碧鳞扣嗡嗡作响,尽数脱离他身。

    “真宁,辛苦你了。”望着她略有疲倦的雪容,心下微痛,手忍不住抚上她发心,缓缓抚摸着。她眸光更亮,猫儿也似地窝进他胸臂间,仰着玉白小脸,尽是满足。仿佛一只娇贵的猫儿被他顺毛顺得心满意足。呼吸微微一滞,倒也舍不得推开她。手掌继续抚弄着一头丰密青丝,细柔顺滑,流泉般穿过他的指尖。

    好想、好想吻吻她的发心,莫名的念头,一丝躁动从丹田升起。他低下头,长指抬起她雪腻下颚,深深地凝望进她碧清琉璃眸中。

    神君的手好烫,她恍惚地想着,脸随着他的力道扬起,雪颊浮起晕暖芳菲。呀,神君这样看着她,她、她的心就聒噪了起来,砰砰地乱跳个不停。似乎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瞬,她被他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探出丁香小舌,悄悄地润了润下唇。

    突然,她看见他笑了。那笑容既俊逸又邪气,那是一种很不一样的清仪俊朗,如云开雪霁;那也是一种很不一样的邪气,无法抗拒的诱惑人心。她心醉神迷,却没有想到他的气质如何能够这般截然不同。

    “占有她!占有她!这样她全都是你的了!”无数喧嚣的声音在识海中呼喊,诱惑着他,几乎压制不住这般的绮思情念,“她是你的!只是你的!”

    墨蓝星眸忽然变得幽暗难测,抬着她柔润下颚的手忽然换向,托着她的后脑勺向他一按,同时俯身攫住了她粉润如海棠花一般的唇瓣。

    ————————————————————————————————————————————

    居然木有小天使猜重华看见啥……好桑心,大哭~~重华就那么不受欢迎吗QAQ

    这个图虽然比例有点奇怪,却也是萌萌哒的摸头杀诶~~

    下一章重华能不能吃了真宁?

    嗯哼,取决于乃们,吼吼~酷爱夸我~~给我留言好不好啦

    前传——情悱恻(2)

    &l;mg src=&quo;/popo_d/d/book/87/553943/rcles/6551157/201601300950411。jpg&quo; l=&quo;&quo; /&g;

    “唔……”她猝不及防,檀口微启,立刻被他灵活的长舌长驱直入,勾着兰舌吸吮不休。两人皆没有什么经验,他双目幽暗,只顾含着那柔软芬芳的丁香,势要占据她所有的清甜津液。她被弄得气息不稳,腰上又被他死死缠住,娇躯如棉,想起鉴心潭中所见那一幕,雪颊如烧,“神君也喜欢我么?”

    当下娇怯怯地随着他的节奏,小舌试探性地与之共舞,笨拙地摩挲吸吮。激得他气血上涌,另一只大掌急急地扯开她松散的衣襟,揉上他肖想已久的雪团。

    “啊呀……”敏感处被他把玩在手,浑身如遭电击。堆雪般的乳儿白得透着莹润珠光,桃尖一点淡粉,桃晕也只是浅浅的绕着尖儿一轮,越发显得胸乳高耸圆满。麦色手掌陷入沙雪般细绵乳肉,对比分明,分外撩人。更坏的是他不断将那莺桃儿摁得陷下去,引得那两点尖尖不服气地俏立起来,娇滴滴地顶着他粗糙指腹。

    她身子如春江弱柳,柔若无骨地垂委在他怀里,小腹深处涌上一股融融暖意,仿佛要坠下什么东西似的。脸如桃花熏染,胸前如遭蚁啮,好希望,好希望重华神君能重一点,再重一点,最好能吻一吻她的莺桃尖儿……

    “快!占了她,将她变成你的!”迷幻邪气的惑音此起彼伏,双目染了一丝赤红,身下玉人酥暖芬芳的娇喘嘤咛,白纱凌乱,胸乳染就浅浅的淡粉,意乱情迷。灼热唇舌不再满足于和檀口芳津暗渡,一路沿着灵鹤般修长脖颈向下,吮过每一寸柔嫩雪肤,峻容埋入挺耸双乳间,不断摩擦揉捏,享受着娇盈弹手的绝顶触感。

    嘤——呜,他仿佛将她所有念头都看透了,伸长舌尖不住挑弄着桃尖,把那一点淡粉初蕊染上晶亮淫靡的水光,颤巍巍地在他唇舌中肿胀,绽放成浓醉醉的盈红。她双眸晶亮似春水荡漾,看着那人修长挺拔雄躯的蛮气地覆在自己身上,如一头优雅又危险的黑豹,即使是赤红着眼也分外熠熠生辉。胸前饱胀,身下泌出难以启齿的暖意,如雪川春深冰融,欢悦地从身体深处涌出,沾湿了腿心的隐秘处。她不知道该迎合还是该抗拒,只能娇怯地试探抚摸他坚实的肩背肌肉,感受着那雄壮的力量。和她柔软娇嫩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美态。

    不容忽视的一阵灼热抵着她大腿内侧,似有生命力一般不停挨擦着她柔绵肌肤,越来越重,弹动着鞭击着她,酥麻无比,又时不时地滑过饱满洁净的雪阜,一翘一翘地顶着那处。一种空虚火热袭来,玉蛤翕动,又是一股稠蜜漏出花底儿,古怪地泛起难耐酥痒。她虽娇痴纯真,却也熟读道家卷藏,来璇玑峰后又研读了诸多黄赤之术,自然对情事有所了解。“神君……神君是答应双修了吗?”她慌乱地想,心里既是羞涩又是期待,想着重华将将破障,不若自己大胆一些,主动来,也省的他费劲。

    满面柔肌腻肤,清郁苜蓿气息被情热蒸腾,幻化做另一种深邃暗香。她双目含情,似轻云染了绮艳霞光,软泥般的娇躯挺起,乖乖地倚上来,柔腻纤掌捧起他的脸,娇羞羞地吻了吻他耳侧,吐气如兰,“神君,神君,请默念上清存守丹元星法,锁住元阳。您魔障方破,还是由真宁来引着您双修罢。”

    美人腻声婉转,如兰似麝的绵腻软香,本该引人遐思,他灵台却仿似被冰水浇灌,激灵灵地一醒。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掌仍覆在她高耸之上,五指箕张,柔腴乳肉饱满,竟从他指缝中溢出,雪白膏腻无比。更有一枚桃蕾羞答答地卡在他指缝边缘,被托挤得尖尖上翘,招摇着要他爱怜。

    “轰……”只觉得脑海里一声响,道心心旌摇动不已,丹田那股妖异的热度又燃烧起来。方方克制住的魔气又一次升腾,前所未有的剧烈烧烫,灼着他每一分灵魂,冰容烧上艳红,出乎意料的瑰姿浓丽。耳边美人儿柔声低语,呢喃多情,若乖顺的猫儿肉肉的掌心轻轻搔过心尖,烧的心里的火焰更炽烈。手掌不由自主地揉捏起乳肉,比他想象中的更为盈润绵弾,听着她嘤嘤呖呖的微喘,身下硬得发疼,只想狠狠地刺穿她,填满她,将她牢牢钉在身下,让她不能再逃脱。

    “神君?”她愣住,似乎重华的情况不太对头啊……与其说是情热,不若说是和当日魔气发作时一般。顾不得此刻衣衫凌乱,挣扎着要逃离他的禁锢。虽然此刻他仍然是那般的动人心弦,见血封喉般的锐利的英俊,甚至还含了一丝勾人的风流魔性,泛红的凤眼璀璨浓情,灼热呼吸不断扑在胸前,令她不由自主地打着战栗。然而仍是不舍他遭受魔气侵蚀,挣不开,只得将那玉液甘霖洗生念诀朗诵出口,期望能将他带出魔魇。

    那法诀念动时带着一分纯正浩然真气,真如甘霖洗涤,直达泥丸宫,令他陷入迷障的灵智微微清醒了些。星眸褪去那一丝赤红,薄薄唇间仍衔着她左胸樱粉,一点淡粉被他疼爱得涨了一圈,似狂风暴风洗礼后的初花妙蕊,好不可怜。

    “真宁……”他大惊,立刻松开唇舌,勉力起身,“抱歉……”果然这魔障不是那么好破的,竟假意蛰伏,待到他有所松懈时,又倏尔卷土重来,杀得他措手不及——甚至,还如此孟浪地欺负了她。

    “神君,”她直起身,兰指轻轻抚着他因压制魔障而从情迷瑰丽转为苍白的峻容,“已经到了这等关头,真宁恳请神君与真宁行双修法典,真宁、真宁实在不忍神君再受这等折磨……”话未落音,雪颊上已是珠泪纷纷,悬在尖俏下颚,梨花带雨,看得他心下又是一阵翻涌的酸痛。

    “真宁,真宁啊……”他费劲地抬起手,抚摸她的发心,“我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个,亦是不舍这般轻慢地对你……”经脉如裂,浩然真元与魔气激烈地缠斗着,寸寸如刀绞火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放心罢,重华没那么轻易屈服魔障的。”

    说罢狠下心推开她,默念清心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  ,神怡气静  。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虚空甯宓  ,混然无物  ……”周身水汽漂浮,又逐渐凝成冰晶,一层层落满他的鸦发,峻容,衣袍,宛若被封印入亘古久远的冰层中。

    他就知道,终有一日,她会成为他的心魔。不用终有一日,就是现在,或者更久以前,或者是雪山初遇的那一瞬,冥冥间天道有注定,他逃不过。一定要堕入她无心编织的情网中,沉醉在她娇痴绝丽的温情里,贪婪地所求更多。她的身,她的心,她的一切只能为他而存在,要她那一双明眸里只有她,要她浑身上下沾染他的气息,她是他的灵,他的欲,他的魂,他的魄。

    但是他不能,此刻不能就这样孟浪轻慢地待她。他要完完全全确定她的心意,要她完完全全属于他,只属于他,只属于他重华。若他们没有在雪山遇见,若他的师尊没有托仙翁前往金明殿求亲,若她没有来到璇玑峰……她是否会依在另一位男修怀里,舒展绝伦娇躯,羞答答邀爱怜,为另一人流泪,求另一人与她双修……

    方方重建的入虚道心又一次动摇起来,他召出佩剑承影,狠狠地攥着锋利无匹的剑刃,切肤之痛令他稍稍清醒,唇角挑起冷笑——那又如何,上天入地,黄泉碧落,红尘紫陌,三十三天,三千世界,他都会找到她!

    她睁着一双妙目,胸乳上犹残留着他唇舌的温度,抓捏的快美。“不止是这个……其实,神君想要什么……”即使知道他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她依旧羞红了脸,腿心处空虚未散,还是晶莹黏腻的一片,“神君想要什么,真宁都会给您的……”

    如梦似幻的柔喃低语,纤纤玉指拂过冰晶,她突然咯咯地娇笑了起来。

    也许,趁着重华破障的时候,她正好可以将那些朱果凝练成香膏……想起金明殿那些比她成熟许多的女修,她脸又烧得更厉害。诶,虽然她算是师叔,甚至是师叔祖的辈分,但是那些女修都生得好生艳丽饱满,重华神君,会不会嫌弃她乳儿臀儿不够圆硕?

    胡思乱想之间,晶莹朱果被真气炼化,凝成浓稠至极的膏状,缓慢地滴落回玉盒内。

    也许,不久以后,这香膏就要派上用场了。

    眼波如水,春葱般细白的指尖抚上胸前莺桃儿,拈起一丝残留的银丝,她恍惚地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QAQ为什么还是写不到吃肉啊啊啊啊啊啊!!!!重华的设定好难搞QAQ各位小天使们我对不起乃们QAQ  后面我会多加几个PLAY让这个老男人多吃一点肉的!

    下午就回家啦~~好开心~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噢,露娜学校离家远,大概要花两天,就更新不了了,对不起噢~

    前传——绕指柔(1,微)

    那盒朱果膏子,根本没机会派上用场。

    “嗯——”娇浓鼻息甜腻缠人,似孟春冰雪初融。雪容晕染桃花色,眼波柔绵荡漾,丰润小唇不断溢出呖呖娇哦,听得他下腹又是一紧。

    “神君……神君……”她喘息着,粉妆玉琢的娇躯泛起淡红,扭动着圆翘雪臀追逐着他修长的指尖,“好难受……”小腹空虚,情潮来势汹汹,玉宫深处流出一股股晶莹春水,那手指却是不动了,惹得她娇怜地望向她,皓齿咬住朱唇,好不可怜可爱。

    压下汹涌的欲望,他星眸墨蓝光芒幽暗,醇厚嗓音携了一丝沙哑,似是清冷又似热烈,“真宁不乖,该怎么叫,忘了吗?”指节被那极致销魂的嫩肉包裹住,不住吸吮缠裹,稍稍用指腹按一按,她便敏感地媚吟起来,白鱼一般的身子在他指尖上活泼泼地乱扭,又是一波清亮花浆漏出。

    “重……重华……呀!”那指头在她桃穴里插弄,另一只指尖又拈起她姣净莲溪上方的脂红酥玉珠儿,时轻时重地按着,一股酥痒酸麻快意劈头而来,几乎控制不住。他磁性的嗓音又在耳边诱惑着,要她叫他的名字……芳心荡漾,她娇滴滴地喊出他名字时,他便刺弄得更深,一双流光溢彩的星眸深深望进她眸心。

    幽深花林,层层掩芳菲,他施法布下的结界为两又开辟了一个更幽谧的天地。花瓣纷飞乱舞,异香扑鼻,却比不得正在他之上婉转承欢的美人千万分之一,玲珑娇躯婀娜妖娆,似春藤缠绕。指上传来绝顶绵软如脂的柔滑肥美触感,“化作绕指柔……”他声线清冷,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调侃,她娇娇颤抖,“重华……嘤……”青丝倾泻如流泉,耳朵似乎也要跟着到了一回。

    “真宁,快,快念锁幽诀!”桃穴内嫩粉粉娇腻腻,吸绞得越发厉害,丝丝酥浆滴落,恐她泄了元阴,反是不利她的修行。她媚如骨髓地嘤咛一声,舍不得那快美,却也不敢不听他的话,只得勉力压制绮思,默念上清存守阴精星法中锁幽诀一段,玉宫结成扣儿,死死守着骊关。

    指尖也缓缓撤出她娇美莲溪,面对面结成结莲势,轻怜蜜爱,十指在她身上轻轻拂过,将真元注入她经脉内,为她巩固玉宫骊关。

    “神君好坏。”情潮微散,她抬起湿漉漉的眼睛,如怨如慕的眼丝荡漾如春水,“每次都把真宁吊得不上不下,然后又逼着真宁锁幽固心。”

    她还是习惯叫他神君。有种可靠的依恋感,这风华蕴藉高华绝伦的清冷男儿,比她见闻广博,比她功力高深,比她深谙世故,令她折服,令她爱慕,更令她崇敬。

    他修眉一轩,清冷尽数转为风流意蕴,“这是为你好,你功力比不得我。既要与我双修,却不得不将你的身子调弄好,否则花心松嫩,不是双修,倒是要成我的双足小鼎,被我吸干阴元了。”

    她双颊如火烧,粉腻酥融娇欲滴的肌肤蒸腾着霞色暖晕,分外动人。真是……哪里有人他这般大言不惭,面不改色地赞自己那处天赋异禀的。忆起方才旖旎,魂魄又是一荡,如脂如酥的美乳尖儿抵着衣襟,痒痒麻麻。

    鉴心潭一事后,他整整花了三十六个周天才克服魔障。此事甚至惊动了她的师祖,他的师尊。但他苏醒后,竟发现道心功法又隐隐有一丝提升。他这等的修为,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增长,都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然而灵宝天尊为他修复经脉时,却又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们两个,长叹着,“痴儿呀痴儿,重华,你这魔障,已不是当日的魔障。”

    他只傲然,“管它是什么,我定也要克服。”说罢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灵宝天尊也是无奈,只得又一再强调,最好早日行双修法诀。

    她已经略略识得情欲的少女,春心萌动,对他又是痴恋,自然会渴慕好奇。然而不过数日,他便携了她离开璇玑峰,前往大荒各处云游。“真宁,我要的,不仅仅是这个。”他总这样说。

    他们足迹几乎踏遍上罗天的每一处,天穹星海,瑶台琼林,罗浮珞珈,蓬莱云海,他领着她赏了无数绝世美景,领着她踏山寻海,与妖兽搏斗增加战斗经验。她一日比一日成熟,娇痴不减,只是那虚幻的茕茕孤冷渐渐消散,一分分地变得真实,仿佛冰冷冷的女神像活了过来。他待她也越来越柔情蜜意,虽然依旧清冷蕴藉,简素疏朗,待她时,总有一分旁人享受不到的炽烈。

    从携手同游,到轻怜细吻,再到这般的放肆揉捏乳峰,舔吮莺桃,甚至更孟浪的探幽寻芳,深入桃源。这一枝幽然沉睡的无双花,终于在他掌心间,悄然醒来,悄然初绽。

    在这琼花仙境中,漫天粉瓣飞舞不休,落英缤纷,厚厚的花瓣踏之入行于轻云之上。清微宫金明殿还有璇玑峰都是清丽自然的阔朗山水,她何时见过这般绮丽轻软的丽景,当下玩心大起,广袖抛飞,召唤风诀将那落英重新吹起,飘飘扬扬似花雨一般。绮景玉人,映花琳琅,万千红粉中,独她一人雪衣凌凌,却已经胜过无数盛景。

    玩得不亦乐乎,直到香汗微透鲛绡冰。两人斜倚花树下,她娇喘微微,他看得好笑,如逗弄猫儿一般,要给她拭汗,一来二去,竟然惹出火儿来。

    柔软的鲛绡自柔滑香颈下滑,拂过深邃玉沟,雪肌染了香汗,透着乳脂般清辉质地,膏腴滑腻无比。忍不住心中情热,揉握上去,绵柔盈弹,笔墨难容。他呼吸渐浓,指尖又去逗那粉晕晕的俏莺桃儿,时而绕着晶莹尖尖打转,时而又残狞地按回入那粉玉雪团中,让她雪雪呼痛,媚眼含着一丝暗恨,捂着胸撒娇不要他碰。他捞起柔柳条似的软躯,低沉地笑着,细细啄吻她耳侧,柔情万分地含着耳珠舔吮,“真宁乖,是重华太用力了,这回轻轻的可好?”她香馥馥的身子便软烂成一滩春泥,任他为所欲为。

    她原以为他要在这琼花仙境中把她给吃了,雪颊羞红,又想起那朱果膏子,挣扎着起来寻了那玉盒。他看着,冷哼一声,“真宁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当下手指轻拈着莺桃,又沿着惊心动魄的曲线下滑,落到那饱满洁净,纤茎不生的雪嫩之上,揉的那姣美玉蛤贝户湿淋淋的一片,花浆流溢,滑腻如油浸。她浑身软融,雪峰玉道酥麻酸慰。把她吊得离快美只剩一线的时候,又要她固守元阴。

    这已经不是第一回,自云游以来,他时常这般挑弄她,又素着一张冷清的禁欲脸说为她好。她恨得牙痒痒的,“神君如此能耐,却不知元阳还在否。”说罢心里又是一酸,也不知是哪个妖精勾了他。

    他失笑,揉着她发心道:“黄赤之道我并非一无所知,《悟真》《中和》等典籍也是熟读。真宁,你这飞醋吃得并无道理。”

    她听罢,夭夭娇娇地把自己揉入他宽广胸膛间,眼饧声软,“哼,当时我师尊可是说了,神君纯阳之躯,元阳定是一等一的补物,到时候若神君想双修了,真宁可不会客气!”

    他闻言,气血翻涌,恨得轻拍着她翘臀,“小坏蛋,胡言什么!”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什么胡话都敢说,配着那娇痴绝丽容,更是勾魂摄魄。

    即使不知道重华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与她修炼,这样携手共游的岁月亦是令她沉醉不已,宛如积年的道侣伉俪般,相伴相知相守。

    他博闻强识,熟读诸多典籍,用浩如烟海来形容也不过分。每到一处,便如数家珍地为她一一介绍该处的典故,有何奇花异草,有何天地奇景。嗓音醇雅浑厚,带着一丝清绝磁性,听着便是一种享受。她听得如痴如醉,愈发迷恋,想着还好重华性子冷淡,若他也学其他大能一般开坛讲经论道,指不定有多少女修慕名前来,把那璇玑峰都要给挤满了。思及此,她芳心如饮甘醴,昏昏欲醉,还好,还好,她喜爱的男儿是这样清清冷冷的,只能她一人独占。

    时而见到天地奇景,道心顿有所悟,便席地而坐,入虚冥想,或是另一人为之护法,或是双双结印入虚清静。两人的功法久之竟也隐隐有呼应之势。她随着他修炼,道心又隐隐有突破之势,但总觉得少了什么机缘。

    “神君,天碧谷的幽夜昙似乎要开了,不若我们去看看吧。”他想着,幽夜昙开放时也算是异景,也许对她突破有点明之效。

    两人御风飞行,缩地成寸,不过瞬息已落于天碧谷中。

    那天碧谷如大地一道伤痕,险峻山崖惊心动魄地削陷入地,形成一方凹洞,从洞口俯视,碧树森森,浩如碧海,望之令人心神摇晃。

    并肩斜斜飞入谷中,景致如同水墨画卷徐徐展开,灵秀飘逸,更有清风吹拂不休,令人五脏如洗。谷心中央,一条玉带似的清溪,水声潺潺,溅起飞琼碎玉无数。周围虬结嘉树无数,碧荫如盖,青枝郁郁森森,几乎遮天蔽日,清圆荫凉。树下又有数丛作冰蓝之色的奇花,花苞呈笔头形,外附一层薄膜也似的幽蓝花萼,花苞莹莹雪白,饱胀得似乎将要裂开。更有奇香缕缕不散,如兰似麝,又携了一丝冷意。

    他心下微微一动,怎么觉得这几丛幽夜昙似乎变多了些。一时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

    真宁倒是好奇,盘膝坐下,伸手去碰那花苞。他来不及制止,却听得剥剥的一阵轻响,幽夜昙竟在她指尖绽开。层层叠叠薄纱般的花瓣徐徐舒展,似冰凤展翅,的确是少见的美景。

    蓦地,他却觉得那花蕊旋转了起来,愈来愈快,直如漩涡一般。神思迷乱,竟是被拘魂了一般。他立刻运气护身,不防那早被压制的魔气又跳腾了起来,猝不及防之下,竟被那一股抗拒不了的力量带走了。

    ——————————————————————————————————————————

    基友家可以上POPO!!!简直感动得要哭了!!!

    我我我我居然还没写到吃肉……呜呜呜呜,下一章我保证!一定吃了小青龙!!!!

    下一章,双修PLAY

    前传——绕指柔(2,粗长H)

    &l;mg src=&quo;/popo_d/d/book/87/553943/rcles/6556783/201602021856461。jpg&quo; l=&quo;&quo; /&g;

    仿佛身处无尽晦暗蒙昧中,五感尽失,也不知有多少魑魅魍魉在周围蛰伏,似狰狞巨兽张着血盆大口要将自己一口吞噬。运起玄虚洞明诀,却发现神力被压制得厉害,耳边霎霎风声雨声人声,几乎要冲破耳膜,头疼欲裂。经脉中魔气疯狂流转,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不停暴涨,蛮横地带着他滚动,随着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而去。他抵抗不住,只能抱守元神,忍着那砭骨剧痛。

    “不知真宁如何了。”迷乱中忽然想到那小青龙,心中又是大痛,眼前闪过无数纷乱画面,音容笑貌,光影声色,海潮一般将他淹没。心中焦急,召唤出承影破障。

    他这佩剑承影,是上古奇兵之一,乃他生母上清莲母法器,无色剔盈,照魂洞明,能破世间虚幻之象。

    剑意澎湃,如银龙长啸,无数银光荡漾,周围一下便明朗起来。荒草连天,萧条苍茫,无端引发心中一点愁郁,他缓缓起身,周遭白露为霜,竟缓缓地漂浮荡漾起来,结成细细密密的银丝网笼罩在他周围。他方要挥动承影斩破,不防心中一阵大恸,浮现出真宁的面容来,几乎握不住承影,心旌剧烈动摇,如波涛起伏。

    “呵呵,小子,我梦魔的情丝岂是这么好破的?”一个沙哑磁性的声音自虚空传来,说不出的风流倜傥。他心下大惊,只照念法诀,身形随承影夭矫冲天而起,试图破开这银丝。

    不料随他飞得愈高,那银丝便随着刷刷生长不休,牢牢困着他。突破不了,又舍不得斩断,心中五味杂陈,几欲崩溃。

    那声音又嘲弄似地响起,“呵呵,小子,我早说过了,况且你早已情根深种,如何能破。”

    话未落音,那人又奇道,“咦,小子,你身上的气劲真真古怪得紧。你不是正统道家子弟么,怎么会有我梦魔的魔气?”重华只苦苦咬牙支撑,那人似是隔空控气,功力深厚,他身上魔气受之激发,几欲破肤而出,被他折腾得四处翻滚。

    “到底何方神圣!不若出来一战!”他怒极,因势利导,真元受之压制反而怒涨,指尖剑意缭绕不绝,心中默念玄虚洞明诀,心无旁骛,强忍情丝冲破的悲痛喝道。

    “妙极妙极!有点意思!”那人哈哈狂笑,随着一阵水波似的虚空荡漾,逐渐显出形貌来,瑰姿绮色,桃花眼多情含魅,却丝毫不显得阴柔,端的是个绝顶风流俊美的男子。

    刹那间两人已过了数招,承影呜呜作响,劈头对他就是一剑,那人硬扛下来,也不躲闪,“不错,被我梦魇花压制还能有这等神通,可造之才!小子,我看你魔气与我似出一门,不若投入我门下,如何?”桃花目望向重华峻容,心中微微一跳,这人好生熟悉!

    重华咬牙,经脉流转如意,瞬间真气流通少泽穴,又是一道炫目至极的光剑。

    桃花眼男子终于面色微变,“承影剑!你……你是小莲花的儿子!”似悲似喜,身法凝滞。重华瞄准空隙,自下抄掠而起,对着那人背心又是一阵流星飞矢般的剑花,刷刷作响。那人慌忙召念护身光圈,仍是被波及,唇角沁了一丝血,“小子!你与小莲花究竟是什么关系!”

    重华却只当未闻,桃花眼男子怒极,双手结印,重华身上的气劲被他所带,肌肤寸寸扭曲绞索,“快说!”手上更快,重华胸肺如爆,口唇里尽是铁锈味的污血。那人意欲夺过承影,突然一阵清越至极的龙吟冲天而起,磅礴直冲云霄,在两人之间炸开一个极大的青色光圈,重重地弹飞出去。

    “可恨!”他怒叱一声,却再也靠近不得,那光圈带着上古神龙的气息,魔物避之不及,他方方苏醒,法力远未恢复,纵使心存疑惑,却也不得不暂时退开。

    重华只觉得被一具温软滑腻的女体温柔抱住,不断软语抚慰。迷迷糊糊间听闻是真宁的音容,便放下心来。纵使周身魔气乱涌,经脉如火烧火燎,亦不觉得太过难捱。

    只听她呵气如兰,温暖芬芳的气息扑在耳边,酥酥痒痒,“神君,重华……不管您生不生气,真宁这会儿,真是要和您双修啦。怎么样都好,总之我是舍不得您受苦的。”

    如堕地狱,然而怀抱中又是十丈软红尘的绮丽妩媚。

    “这就是我的魔障么?”他迷迷糊糊地想着,“那我甘愿永远陷入这魔障中。”身上丽人如春藤缠绕,他热血沸腾,随着她一起交织共舞出一支亘古不变的旋律……

    “神君,神君!”她察觉他的异常之处,连连呼喊他的名字,却没有一丝回应。看着这样子似乎又身陷魔障,面上黑气翻涌,疼得在地上翻滚不休。她心下大痛,顾不得自己修为低于他太多,飞身上前捧起他的脸,将真气导入他气海池穴中。与上回在鉴心潭不同地,他并没有推开他,痛的仿佛脊椎尽断,蜷缩如虾米般窝在她怀里,茫茫然地叫着,“真宁,真宁!”

    顾不上太多,依照《中和》典籍中记载的姿势,她骑上他腰腹间,做了个女上男下的“兔吮毫”姿势。纤长手臂按住他胡乱弹动的身躯,柔声细语:“重华,重华,没事的,很快就好了。”香唇柔柔啄吻他汗湿的面庞。

    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咬着牙从乾坤袋中摸出那朱果膏玉盒。忙忙地退了衣衫,春葱纤指挑起嫣红香膏,探到身下往那莲溪抹去。她何曾这般亵玩过自己,当下面颊如烧。若是重华此刻睁开眼,定要被她弄得发狂。

    双腿微微打开,洁净雪阜丰满隆起,莲溪线条分明,外雪内粉,宛若堆脂酥玉,软膏被体温所融化了一路滴落,浓艳靡丽。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销。她浑身颤抖地解开重华的衣带,回想着双修要诀里那些绮丽绵软的画面,雪腹微微发颤,仿佛被叮了一口。

    “若是……重华没有……没有硬起来,真的要这样吗?”她羞不可耐,却也没停下手中动作,衣带渐宽,块垒分明的优美体魄一寸寸地袒露在她面前。宽肩削腰,腿修长矫健,随着结实腹肌向下便是那浓密丛林。顾不得羞涩,她缓缓探入,握住那尚在沉睡的欲身。

    被那纤指一捻,巨物隐隐有抬头之势,硬硬沉沉地涨了她一手。她吓了一跳,几乎握不住那青龙,然而看着他紧锁的眉心,终是不忍。娇美的小脑袋低下去,伸出小香舌,缓缓地舔了那圆头一下。

    重华只觉得身下热烫,又有什么奇异娇嫩的物儿吻上欲身,激得浑身战栗,作势便要推开。真宁一着急,连忙俯身到他耳边说道,“重华,重华,我是真宁,真宁儿好喜欢神君,神君想要什么真宁都会给您的。”

    这一下更不得了,两人皆通身赤裸,这一俯身,她胸前两座雪峰尽数压在他胸膛之上。挨擦之间她的莺桃尖儿撞上他乳首,两人浑身如遭电击,皆低声喘息起来。她胸乳挺拔高耸,雪白细腻,又绵软娇弾,压在他胸膛上好不舒爽。丹田又是一阵灼热,欲身翘勃,硬如金铁,重重地打在她细嫩的大腿肌肤上。

    嘤咛一声,几欲软倒,那大物却不肯放过她,一跳一跳地鞭击雪阜,热辣辣地一痛,腹中酸麻,紧闭的花唇微微翕动,玉蛤露出几许清露,将那莲溪都染上一层透明的蜜露,愈发显得娇嫩淫美。

    “呜……”她勉力抬起雪臀,柳腰塌陷,“神君……天啊,这般大这般烫的物件弄进去,我……我能受得住吗?”耳尖红的都要滴血,转念又想到那些想勾搭他的妖精,?( 小春日和(限,H) http://www.xlawen.com/kan/987/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