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辣文小说 > 小春日和(限,H) > 小春日和(限,H) 第 3 部分阅读

第 3 部分阅读

    中模盟叩枚舛己斓牡窝话悖鄣酌忌揖∈锹雎龃呵椋滞饬萌恕?br />

    好好地将那粉团儿疼爱了一番后,他又将她抱高,钉在墙上抬起一侧细长笔直的美腿,将腿心那秘处风光在他面前展露无疑。

    “呀!”她大羞,拼命并拢腿儿,细声细气地求他,“一言……一言,不要看那呀……别呀……”

    他却咬上她耳珠,“宝宝别害羞,你那儿美极了,让一言看看。”说罢又把腿儿掰得更开。即使乌浓柔绒掩映,那柔腻的玉白与淡粉也要招摇地透出来,诱人探胜。两瓣丰满的玉蛤间夹着一道姣净莲溪,柔艳艳粉酥酥橘醉醉地撩人。又合拢得极紧,几乎看不见那销魂桃源入口。被他这样露骨地看着,莲溪上方的肉豆蔻儿娇滴滴地探出了头,胀卜卜地邀宠。仿佛回应他的目光似的,一滴清澈的液珠从细小的穴口慢慢溢出,露湿莲径,缓缓地滑落花瓣,晃了又晃,拉出一缕银丝,显然是浓稠至极。他再也忍不住,磁性声线逗弄着她,“露滴牡丹开……”她还顾不上害羞,他却低下头,灵舌舔上那方娇美桃源,细细地吻着每一丝娇嫩褶皱。“不要……不要……”又羞耻又酥痒的快意轮流刺激着他,这样的亲昵太惊人,她简直要被吓坏,腿儿作势要并拢,却又是把那家伙的头颅更挤向花户。他低沉地笑,灼热呼吸扑在桃源,弄得她浑身颤抖娇软,下腹一片空虚难耐。

    “敏敏好热情,好敏感。”光被看着就露滴牡丹开了,这样的绝色尤物,风情只能他一人独占。他舌头抵着那挺立出来的花蒂,反复弹动,猛地吸住又含着不放,弄得她娇吟不休。空气里浮着甘润异香,被热气一蒸,氤氲出绮色旖旎,他的吸吮声靡靡,想着他正和自己另一张更私密的小嘴接吻,她便被这种太过激烈的感觉刺激到了,桃源又吐出一股晶莹芳津。下一刻他的舌头立刻急急地舔过整道莲溪,又重又狠,她再也控制不住,嗯嗯呀呀地媚啼起来。

    一股股春液流到唇里,尽是她甜蜜芬芳的气息,他吞饮着,舌头探入兰穴,翻搅舔弄着粉嫩内壁,一阵比一阵紧的夹缩。“不要……呜呜呜不要……”她哭着,死死地扭动丰满的小翘臀,惊慌地要逃开他,身体深处泛起强烈的麻痒,他不为所动,舌头继续挑刺着芳径,她全身绷紧,浑圆的玉白小脚蜷缩,“不要……”

    又是一阵激涌的兰泽,从花蕊深处喷出,全部落入他口中,甚至还沾湿了他半边俊容。

    她脸蛋红热,媚眼如丝地望着他那张此刻无比淫靡的冰雪容,呼吸又一次急促起来,胸脯好涨,桃尖儿挺翘,刚刚高潮过的花径又空虚了起来,一种近乎疼痛的细碎的痒麻。

    “嗯……好紧!”他也忍不住了,下一刻就填满了她。紧致贪婪的媚肉欢快地缠上他的欲身,绞着吸着,要他挺入更深处,要他狠狠地动。欲身陷入一团滑腻软润中,每一次贯穿,小腹贴上她的柳腰,胸膛撞上她挺耸的雪峰,借着那极度美妙的弹力抽身而出,再大力贯穿,如此反复。他额上汗珠滚落,和她的交融在一起,沿着她深邃乳沟下滑。交合处泥泞无比,粗壮玉柱拔出时甚至带出了一圈粉壁嫩肉,层层叠叠如牡丹灼烂胜芳,水声莹莹,好不绮艳。

    “……一言,一言,慢一点,好热……嗯……”她哀哀苦求,可不是,浴室内热气蒸腾,他那物又甚伟,烧红的铁杵一般捣入玉宫,烫得她一圈圈地紧握着,绞着,香汗淋漓。

    “好,给敏敏洗洗。”巨掌捧起雪团,让她整条细白腿儿盘在结实劲腰上,便这般带着她走向莲蓬头。每走一步,那硬挺的玉柱就在又丝滑又绵密的桃源里抽动磨合,顶弄得更深。她惊喘连连,眼波如水,一双藕臂害怕地搂紧了他的脖颈,“一言……不要……”

    “不喜欢,干什么还含的这么紧。”他声音清冷又促狭,腰上用力,不住研磨花心。另一只手空出来,握着花洒令水量开到最大。

    温热的水珠重落下来,喷洒在她胸前敏感的樱蕾上,那小小的两点樱花被刺激得娇颤颤地挺立着,随着水流颤抖,好不可怜。她再也忍不住,明明身体已经疲累不堪,但他一凑上来,她就又酥又痒,酸软不已。蒙蒙间下意识地收缩小腹,引得他低吼,差点喷泄而出。又爱又恨地拍着着她挺翘翘的乳儿,“妖精,妖精!”

    “敏敏,敏敏……”他胸膛压着她不住地磨蹭,占有欲十足地采撷着只属于他的绝艳芳华,“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呜……好胀……”纤纤玉颈鹤一般扬起,一双纤手在他宽肩上乱抓。被他弄得又爽又怕,身下又是一阵阵的绞紧,“呜呜……一言……骗我……呜……不要,太深了……要坏了……”她樱唇不断溢出娇啼与胡话,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得多撩人淫艳,神魂俱散,茫茫然然地在情欲深海里起伏,柔躯折成各种他喜欢的姿势,任他为所欲为,任他百般掠夺甜蜜芬芳。

    丰满雪臀随着他一齐挺动,胸前晃开酥白乳浪。他将怀中玉人摆弄得死去活来,贪恋她穴中曼妙,舍不得太快抽身,直要把她揉碎了融入自己的骨血中再不分离。

    她不知何时他才停下,浑身无力,只迷迷糊糊地沉睡,任由他为她清洗,又换上柜里的新衣裳。

    这个混蛋,连她的衣服都准备了一套,果然早有预谋。

    前尘梦(福利,球衣PLY)

    窗外黑夜如寂,大雪纷飞,一片广袤银白,室内却春暖如旧。

    他往壁炉里添了新柴,火光映着俊容,一半是冰一半是火。南部阳光太强烈,一整个夏秋,把他晒成浅麦色,然而容貌仍是那冰雕雪琢的泠然冷峻。她倒是更喜欢这样,肌理分明的线条染了麦色,似出土的古陶,古朴浑厚,带着久远神秘的时光厚重感,更好地称着他那既年轻又意外沉厚的气质。

    懒洋洋地伸了个腰,他们两个盘腿坐在壁炉边用笔电做课程作业论文,一时间屋里静谧安宁,只厨房飘着牛奶香。

    她做得比他略快一些,托着腮望向他,目光恋慕深情。在家里,他常穿着球衣,也收藏了很多usb的强队的队服。许是因为宽松方便。但即使是这样,普通的深蓝色长袖运动衫,也令他穿出了另一种矜贵气质,虽与外出时中规中矩的衬衣西装或大衣带来的高华出尘的风仪不同,也令她痴迷不已。

    他皱着眉敲好最后一个字,合上笔电。却发现那人已经离开客厅。

    许是累了。数日前她来潮,分外困倦疲惫,每天蜷着像一只小奶猫窝在他身上,颇为可怜可爱。

    昨日身上已经干净了。她站在洗漱台前,看着镜中赤裸的自己。

    娉婷玲珑,娴雅冷艳芙蓉面,肩颈秀挺,胸前粉团在恣意爱怜下越发翘耸挺拔,两粒桃尖仍旧又粉又嫩。她面上烧了起来,见镜中自己眉梢含春,不禁兀自失笑。

    上个周冬季联赛晋级赛,菲大止步四强。但仍是史上的又一大进步。况且他还被评为常规赛最佳得分手。

    他回来那天颇为激动,一反以往的清冷自持,按着她在沙发上就好一通吮吻,大舌卷着丁香着魔似地吮吸,直要把她生吞一般。最后她红着面喊了一声她来潮了,他才慢吞吞地起身,略为可惜地盯着她的胸看,让她又羞又气。

    想起昨日整理衣柜时发现的东西,她笑得更开怀,含着一丝狡黠的清艳。

    陈一言从另一间浴室出来,打开房门的时候,不禁目光一暗。

    铁灰色的大床上,玉也似的美人儿发如流泉,笑吟吟地跪坐在被面上,既得意又狡猾,活像狐狸成了精。

    狐狸精也比不过她。

    她只穿了一件无袖球衣。红色的,略微发旧,是他在育德穿的那一件。她个头与他相比实属娇小,在她身上竟成了一件洋装的模样,几乎要从她肩头滑落。

    领口荡着深邃沟壑,袖口处几乎看到那雪团的下半沿。更不用说她跪坐着,衣摆卷到腿根处,整条滑嫩修长的大腿全展现在他面前,隐隐透出腿心处那抹阴影与白色蕾丝底裤的边缘。偏她面容清丽无暇,眼底脉脉,唇角一丝娇笑,又天真又放浪。

    妖精,妖精。他暗自吸了一口气,坐到床边为她披上一层毛毯,“也不怕冷的慌。”

    她撅了撅粉润唇,似是埋怨他不解风情,小手攀上他的胸膛,推到。然后娇娇地倚上去,呵气如兰,“呐,陈一言……”两只雪团垂立,就在他脸上,荡漾深邃暗香。他望进她的眼睛,依旧漆黑如夜,似好无波澜起伏。

    “不睡觉,想干什么。”

    她眼睛眯了起来,臀下一根灼热,装什么正经。“有人说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就硬了,不知道真不真。”

    她第一次说这样的荤话,面颊娇红,下腹暖融融的,这样贴近他嗅着他的气息,被他直勾勾地看着,竟然就动情了,真是太敏感了。

    他盯住她,巨掌在那腰上一摁,就把整个雪润润的小美人带到了怀里。鼻息扑面,另一只掌伸进衣里,顺着滑嫩腿根游走,薄薄的茧子擦过嫩肤,一阵触电式的战栗,抖了抖,小腹深处一坠。

    只一层薄薄的底裤和微微的水光。“看来敏敏是好了,怪不得这么调皮。”

    她送上香唇,莲舌舔舐着他薄薄的下唇,鼻尖发出不满的娇哼,悄悄用腿心最饱满最软腻的那处磨着他,直到他启唇与她丁香嬉戏时,莲溪已是水泽芬芳。

    “这么敏感,是不是想得紧了。”他哼声,两指捏了右侧的桃尖,她啊呀地叫出来,又羞又媚地看着他,“想补偿你,谁知却不解风情。”

    “那还真由不得你了。”他慢慢地说着,语气清冷又热烈,危险而迷人,让她心里发怵又隐隐期待。

    她心一横,顾不得羞涩,替他脱下衣裳,手却抖个不停。他低叹,瞧她紧张得,还是得他自己动手。

    解衣也仿佛是对待什么珍重事物一般。她又撅嘴,想着她都这般卖力地勾着他了,还是一副冷静样。桃尖又被咬了一口,“走什么神。”他声线揉进散漫,却略有不满,下一瞬,精致的蕾丝内裤就撕成两半了。

    直接把那球衣推上细腰,漏出腿心那桃源,衬得她雪肤更白,“敏敏,招了我,还真是由不得你了。”

    快,准,狠,一耸腰玉柱全根进入,她尖叫一声,腿心子突然插入一根大物,又粗又硬,暴涨得要把她撑坏,一下子就顶到了深处。

    “呜呜……好胀……”猫嘶一般哀哀娇吟,那人却继续打桩一般的狠入,粉壁颤巍巍地裹着,绞着,酥着泌出甜浆润他,他青龙闹海似的,玉柱上青筋硬棱不住地磨着紧致穴肉擦刮画圆。

    他只狠力猛干,顶得她娇躯一阵阵的晃,腹中酸麻缠绵,既快美又疼痛。娇弱花心被他狂蜂浪蝶似的猛一阵采撷,喷出大把大把春水又被堵了回去。交合处晕开一片水渍,沾染在那略旧的红球衣上,也有了一丝淫媚。粉壁娇瑟发颤,紧绞着要把那粗壮挤出去,不防他转了个身,竟是生生地以那玉柱为轴在她美穴里转了一圈,弄得她双眼淌泪,连连丢了两回。

    “又湿又软,绞得很厉害,嗯?”

    把她细巧纤足搭到肩上,捧着臀又是一记深顶,花蕊乱开,小嘴里咿咿呀呀地只顾腻吟媚唤。他见她得趣,目光深浓望向交合处,饱满隆起的玉阜中间嵌着一根赤红硬杵,桃源小口被他撑得几近透明,粉溜溜的皮肉缠裹着他那硕根,似多情挽留;绮丽浓艳得化不开。

    修长指节抵上探头的肉豆蔻儿,她又是一声尖叫,他乘机又顶得更深,状似未闻她的求饶,发了狠地挞伐。同时不忘探手亵玩那粉艳晶润的珠儿,时摁时拧,把她腿心死命往自己胯下摁,用浓密的耻毛摩挲她最嫩最敏感的那处。把她弄得死去活来,似被抛在浪颠,完全抵抗不住情潮,只能被他一同拖入那极乐的欲情软红尘中,袒露出蜜处的娇穴任他亵玩猛干,昏昏如醉。花心里酸的死去活来,手脚发软,又被他哄着说了好些荤话,什么“好大好深”,什么“一言哥哥”,又娇又荡,嗲声嗲气得自己都羞死了,直把芙蓉面埋入枕头中。

    他听得那声一言哥哥,又壮了一圈,顶得她要坏掉一般,花蕊大开,次次都顶到那最嫩最柔那处死命地磨着,享受着她花心子乖乖的吸吮,水又多又滑,进入间分外爽利。那花蕊最奇,九转十八弯的幽径里藏着这个奇物,不仅柔嫩如脂,还似有灵性一般一碰就溜走,惹得他心火大起,寻到就是一顿狂干,这时候便乖巧了,软软地裹着龟头,不住蠕动吸吮,似要骗走所有精华般,细小肉芽抚着铃口,甚至调皮地伸进马眼处。

    她已经无力去想太多,只能酥麻着身子挨着抽插,哭着求着他再慢些,那娇滴滴的媚态令他心下无比满足,身下却不停,越发狂野,拍着她翘臀调笑敢勾他却做不到最后。她只呜呜媚吟,最后竟酸爽得昏死过去。

    竟然被做晕了,好丢人。连他到底什么时候出华了也不知道,只觉得连昏睡中都还是接连不断地高潮,缠绵悱恻。

    ————————————————————————————————————————————

    陈一言是一只心机深沉的狼,敏敏是斗不过他的……

    望天,一个噩耗,我的存稿没了…………

    酷爱给我留言酷爱给我珠珠~~

    要不然可能木有动力更了ORZ

    前传——天上雪(1)

    &l;mg src=&quo;/popo_d/d/book/87/553943/rcles/6540037/201601221426581。jpg&quo; l=&quo;&quo; /&g;

    从这章开始,就是一个新故事了。

    为什么一言总说他等了敏敏很久,这都是有前尘旧梦的。

    少年绮梦结束了,下一个就是道心龙女X禁欲神君的CP,希望大家喜欢。

    图片来自百度。感觉比较符合人设。侵删。

    —————————————————————————————————————————————

    “一言,你说你等我很久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呀。”

    他抚着她细腻润滑的雪背,把她的小脸又更带往自己的胸膛,语气与目光一样幽远深邃,仿佛染着一段极长的时光痕迹,莫名地有种沉凝的意味,“早在育德认识你之前,你信不信。”

    “一言哥哥说的,敏敏都信。”她格格笑着,滑腻的小脸揉着他的胸肌,依恋又缠绵。

    指在她流泉发间穿行,轻软发丝依依绕绕划过指尖,“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要等什么,就是见着你之后才明白。然后离开育德以后,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她一双琉璃美目睁得圆圆的,分外讨人怜爱,“一言哥哥快说。”

    “那就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故事了。可能说起来有点奇怪,不过,那全都是真的。”

    仿佛某种封印被揭开,她恍惚着,由着他引着进入幻境中。

    “重华神君的状况究竟如何。”

    “幸而神君道心坚定,功力深厚,这次总算还是有惊无险,只是下一次……实在不好说,不好说。”

    鹤发童颜的仙翁看着那在玄冰石床陷入昏迷的俊雅青年叹息道,“再坚定的道心,遭遇这样的折磨,终也会崩溃。到时候心魔滋生,又是一场劫数。”

    “不是已经从清微宫请来道心龙女护法了吗,为什么神君仍要受这等苦楚。”

    “这……”仙翁苦笑,“神君住处偏僻,小仙也不得而知呀。何不请龙女细细道来?”

    一直守在青年身边的白衣少女缓缓地收回打着法印的手,清丽绝伦的小脸含着一丝清愁。

    “仙君,都怪我不好……”她轻启红唇,不防那青年按着她的手,虚弱地说道,“不关真宁的事,是我要锻炼道心。”

    他睁开眼的一瞬间,整个室内顿时亮了起来。黑漆漆的一双凤眼,澄澈又幽深,仿佛天穹深处最浩瀚的星海,锁着千万年不变的明光。“你们都回去复命罢,就说我自有主张。不送。”

    偌大璇玑峰主殿又只剩他们两人。

    “重华……”她抓起他的手贴在面上,“这一回真是好凶险,真宁好担心。”

    “没事。”他冰雪般的面容苍白,越发显得眉睫乌浓挺秀,“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也无所谓,只当锤炼道心。”

    “可是……”她欲言又止,“真宁本来就是要来助神君化解心魔的啊……”

    他深深地凝望进她一双透彻的琉璃晶眸,“真宁……”他悠长叹息,“我想要的,不只是这个。”

    她懵懵懂懂,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似冰川水洗过的玄冰玉石,“只要神君说出来,真宁就一定能做到。”

    “傻姑娘。”他又叹息一声,手在她头上宠溺地揉了揉,“再说罢……护法这么久也该累了。”

    “真宁不累,”她认真地看着他,那一张高华出尘的冰雪容,“只要能为神君做点什么,真宁就很开心了。”

    “娇痴儿,娇痴儿。”他笑,“待到璇玑峰的朱果成熟了,我再带着你去釆。”

    “神君真好。”她芙蓉面绽开笑意,既甜又暖,奇异地融化了她原本清丽泠然的冷艳姿容。她猫儿也似地攀上石床,窝在他胸前呵气如兰,“其实只要跟神君在一块,有没有朱果也无所谓。呐,神君,你勉力醒来肯定还是没什么精神,请让真宁再为您护法罢。”

    她的言语,又让他心绪微微荡漾,只是她是不是分得清她的情感呢。他只平静地素着脸,拥着她面对面盘坐起身,两人四章结成天罡印,他又缓缓地进入了冥想调息。

    有她护法,周围尽是她纯正浓郁的道心静谧之气,他,非常安全。

    也非常安心。

    前传——天上雪(2)

    山中不知岁月。

    玄始动,开鸿蒙,有天地,是为开天辟地。大地洪荒,天下万物生灵皆懵懂。第一位悟得无上大道的道者,又作鸿钧道人,开劫渡众生,以成就混元道果。又有偈语: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炁化鸿钧。那三清,二圣,女娲等混元金仙,亦是鸿钧道人座下弟子。就连洪荒生灵,偶有于鸿蒙宫得听大能讲道,竟也开启了灵智。

    大道既阻且艰,非道心坚定,灵性非凡者不可探寻。这一番,三十三天三千界便由此渐渐变幻,竟分出了云泥之别。诸位得道者飞升上界,俯瞰众生,亦不敢有丝毫懈怠。且三千界不免有所纷扰,交锋亦是难免,战火洗劫,神祗陨落并非奇事。千千万万年,许多传奇消损殆尽,竟不复得而知详情,只流传于典故异闻中。着实感慨。

    却又不得不说到最上古时,众神兽厮杀争夺领土灵脉,最后整个神兽族元气大伤,大能陨落身死数不胜数,一些神兽后裔竟也是再难寻其踪,偶尔得见,神力灵智亦大不如以往先辈。只感慨纷争不休,天道难测。

    神兽中青龙一脉早已不得而见,虽三千界流传纷纷,但最后一次见到踪影亦是千万年前。那青龙殒时,曾仰天奋力呼啸,龙息磅礴,炸岭成潭,不可知其深。殒后龙威不散,万物皆不敢近。殒身处又呼作龙冢,密林深潭,凶悍如金翅鹰亦不敢飞越。

    然众神亦不得知龙冢之秘,只悠长万年岁月后,鸿钧道人座下弟子元始天尊路过此处,却发现原阴森密林一派生机,虽余威犹在,隐隐却有和悦之气,兼之一股微弱灵气,好奇之下探林踏水,竟发现潭心有一团白光莹莹。

    竟是青龙陨落时竭力产下的龙蛋。因着着深潭龙冢护着,数万年才将将用灵气滋养得回复了生命力。

    天尊当下感慨,本想立法阵护着这枚龙蛋,不料施法时龙蛋对纯正无上道法竟隐隐有呼应之势,大为称奇。便携了它回大罗天玉京山玄都玉清圣境清微天宫,养于宫前碧潭中,日日听诸位大能经讲道。

    又数千年,小龙道心长成,周身气运浓郁,竟自动裂壳破出。龙蛋孵化瞬间,清微宫前落曼陀罗花雨,恭迎一位道心大能出世。无不称奇。

    是一位小龙女。裂壳当日便化了形,如豆蔻年华的小天女一般,分外惹人喜爱,无数神君仙君皆来宫内庆贺。

    天尊也是极为怜爱她,令其女西方金王圣母收入门下,做了徒孙。这小龙女也是奇特,并无青龙的狂傲兽性,反而谦和柔雅,道心是难得的纯净平和。连西天佛界的佛陀菩萨们见到都要感慨,甚至有想带回佛界作座下龙女的。修行也是刻苦专注,不过千年便又得悟大智慧,踏上长生道。金王圣母鉴于她道心真澄宁和,坚定不移,赐道号“真宁”,故又称道心龙女或真宁仙子。

    云海起伏间,隐隐见灵山轮廓延绵,险峻奇峰中掩映古朴宫殿,异香阵阵,云雾缭绕,遥遥似有道歌吟唱,灵鹤清啸。清微宫四季如春,一阵风来,松涛阵阵,泉水激石如珠玉琤瑽。平心静气的玄妙道境,似乎随时都可盘坐下来感受天地奥妙。

    然而山坳间一泓潭水上空,竟飘起无数雪华,晶莹剔透的六角形飘飘洒洒,细碎清丽如瑶台琼花。若有仙君驾云到此,便知又是那小龙女淘气了。

    但见一名白衣少女惬意坐于碧潭旁的巨石上,一双穿着雪白丝履的秀足浸于一泓碧深深的水中,双手于半空中结印,樱唇微微翕动掐念法诀。周身潭水便随声而起涟漪,一层层地荡漾开去,越发急促,最后变为细小水雾绕于她周身,在升腾过程中逐渐凝结成雪花,旋舞不休,直如漫天柳絮随风纷扬落。

    “龙女好兴致。”一声洪亮的仙音遥遥传来,真宁闻言,立刻收回法诀,衣袂舒卷,盈盈行了一个礼,“真宁见过仙翁。”

    “龙女的水控法诀倒是愈加精进了。”南极仙翁抚须而笑,也回了半个礼,“小仙此处来,却是有事寻龙女与金王圣母,还请龙女引见。”

    “家师正于金明殿讲道,仙君有话不妨先说与真宁。真宁必将如实转告。”她眨着一双乌溜溜的明眸,姿态娴雅。

    “虽这事与龙女相关,然受灵宝天尊所托,实在需要亲见圣母。”

    金明殿内,清香袅袅,上首一位白衣丽人,雪肤明眸,端庄秀美的面容不怒自威。见两人进来,便起身挥手令徒子退下,“南极仙翁,别来无恙。”

    “圣母风采依旧,今日小仙前来,却是为了真宁仙子。”他呵呵一笑,“灵宝天尊有意令真宁仙子与重华神君结为双修道侣。”

    圣母闻言,秀眉微蹙,“重华神君……这事还需从长计议,他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男儿,没得把我的乖徒弟拐跑了。”

    仙翁早知这事不易,话锋转到真宁身上,“圣母也无须直下定论,重华神君也是三清道门一等一的出色男儿,纯阳之躯,对龙女有利无害。况且龙女青春年少,正是绝配。”说罢笑吟吟地望向真宁。

    她笑容澄静又恬暖,融合了冷艳娴雅的面容,有种惊心动魄的秀丽。“好啊。”

    “真宁!休得胡言!”圣母开口便要呵斥她,她却认真地抬起一张冰雪颜,“师父,真宁知道的,真宁见过他。”

    前传——天上雪(3)

    她的确见过他。

    在清微宫将近万年,修行虽然清苦寂寞,她却不甚在意。天生的道心澄明纯净,一路上来连心魔都几乎未曾滋生,很是令其他道者欣羡。金王圣母与天尊却忧心她太过单纯的性子,将来恐是要受挫,便要她前往大荒三十三天游历,饱阅天地钟神之余,亦希望得悟更多大道。

    游过山明秀丽的罗浮山,珞珈山,也曾在西方极乐界赏过遍地琉璃宝华,她逗留最久的,就是昆仑神峰。

    险峻高耸,峰峦叠嶂,举目望去尽是皑皑白雪。时而雪鹰一两声长啸,便是砭骨寒风凛冽。她爱极那纷飞雪花,无休无止,莹莹雪白的色调,近乎放肆地渲染着这连绵山脉,放眼眺望,大雪山遭苍茫的天色和冰原挤成长长的、起伏的一排,那距离似远若近,远近层迭,雪山与冰原相接之处迷蒙似幻,如浮在云上。她常常玩心大起,立于山巅,刻意放松身体不用任何法力控制,任那罡风凛冽吹乱衣袖青丝,甚至吹下了山。

    这是与御风飞行的感觉完全不同。她从未感受过的失重一般的感觉,濒死一般的被抽走呼吸,从未体验过的恐惧与刺激交织在一起。她欣喜地睁大了眼,却不防神魂陷入两潭深不见底的黑蓝当中。

    一方天然凹陷下去的雪洞前,立着一名甚是修长俊伟的男子。穿着再朴素不过的绀色宽袍,发长及腰,简单地绑作一束,烈风扬着他的发与袍袖,飞扬不羁,几欲腾空而去。一瞬间两人距离极近,近得伸手便能碰触到似的,只短短的那一刹那,她心神俱迷。

    一时间却注意不到对方的长相,全因他那双黑蓝的眼。仿佛锁着万千星华,重重叠叠的明光。浓黑与深蓝渐层交染,愈近瞳心,颜色愈深,令她想起了天穹星河看到的奇观,漫天星光璀璨,遥远神秘地闪烁在深蓝的天空。

    鹅毛飞雪飘落,点点雪花坠到深不可测的崖底,又被生于崖底的狂风无端端地卷带上来,随着风声飞舞、激荡。似虚似实、若真若幻,真实与虚幻间的切换她分不清,只那张冰雪容,那双蓝黑眼……

    其实只那一瞬,下一刻她身随风散,以急剧的速度坠向崖底。她大惊,一时间竟忘了念动法诀,恐惧灌满四肢百骸。却不防一股凌厉的气息从腰上袭来,她抵挡不住,只能被那股力道带着,如雪花一般又卷回上空,跌落回那崖间的雪洞前。

    她头脑发晕,跌坐在冰冷的雪地上,抬起一张雪莹莹的芙蓉面望向他。他面容极为高华灵俊,修眉入鬓,一双幽光湛湛的星眸摄人心魄。只是那碧清双瞳轻飘飘似没有焦距,无限地放空,似是对任何事物都不在意,完全与他不相干一般。“你……”她美颜恍惚,樱唇幽幽掀动。

    “传说龙女真宁仙子道心澄静平和,看来也不过如此。”他哼笑一声,“小姑娘,你可知这昆仑神帝峰的罡风是可撕裂神魂的?”

    她仿似没有听到他说话,“重华神君,您长得真好看。”

    “……”他皱着眉,怎么,名不副实就算了,脑子竟还是坏的。

    她只灿灿的笑,“黑蓝琉璃星眸,气韵清仪高华,果然被我猜对啦。”

    他生母原是上清莲母。修行已达大圆满,后观浩瀚星海有感而孕,于星河间诞下一名男婴,双目炯炯似瞳中有瞳,星光叠叠,故名重华。然而莲母生子之时,三十三天动荡,修罗界魔界混战,竟波及到了天穹星海。星辰陨落,飞火流矢。莲母诞子本已耗尽法力,竟自毁神格立下法阵护着幼子,自己化作莲雨后神魂飞散。而重华仍是受了魔障的波及,命途多舛。修行道上时常受阻,沾染的魔气时不时便要发作折磨,极为痛苦。

    然而他心志坚定,能忍常人不能之苦,如此的修行条件下,独辟蹊径以“抗击心魔”为己道,得感悟智慧,将不利化为修行之道,不过十数万年便得登神位,被灵宝天尊收入座下。

    即便如此,他仍然饱受出世以来便伴随着他的苦楚。随着修为道行愈高,每每发作一次,便要花上更多的心力去抗击去抵御打磨自身。灵宝天尊见爱徒如此,亦是忧心,恐他再下回若是道心不慎失守,便要是一场恶劫。

    听闻金王圣母之徒真宁道心平和,纯阴之体,兼之上古青龙血脉,是涤荡魔息的绝佳双修道侣,便有意求圣母将真宁嫁至璇玑峰与重华结缡。

    重华自是不愿意。他自由散漫惯了,偌大的璇玑峰,连个道童都没有,更不用说想过要找什么双修道侣。

    金王圣母自是也不愿意的。重华虽千好万好,但性子冷淡又身有痼疾,这桩姻缘像是要拿她徒儿做鼎炉一般,怎可舍得。奈何她那娇痴徒儿竟说乐意。竟只能随她去了。

    她来到璇玑峰的第一日,清晨白露未曦,满山林木葳蕤,嘉树成荫,空翠如碧。青山深深,林路迢迢,山岚像如青烟般倏尔飘散,又倏尔弥合,悄悄邃邃,沁入深山,鸟鸣一喁,清声便在幽谷回鸣,似远还近。

    他的居所并不像其它神君仙君的住处一般庙宇巍峨。松柏凝翠,再远处一道白溪叠石三落,时而木叶飘零而下,随之流去。只见青萝绕篱,树木朗郁,庭前一方小池养着数枝青莲,寥寥两三间深殿。

    素手推开门扉,只觉一股极寒极霸道的冷意铺面而来。饶是她水控之术绝世无双,也被激得倒退了一步。

    雪洞一般的居所,只一桌一椅,一张玄冰石床,周围尽是书简。黑沉沉的石床间,他仍是一身肃简至极的藏青道袍,黑发如夜,直如芝兰玉树。一双星眸却紧闭着。清仪出尘的面容似沉于梦魇中,隐隐抽搐,仿佛忍着极大的痛苦。周身冰寒之气缭绕,竟是生生把自己封进了冰晶中。

    她心头一震,他竟是这样对抗心魔的么?当下双手结印,急急念动法诀,一时间山间的水汽似受她的召唤,渐渐萦绕汇集到屋内,缓缓地沿着他周身冰晶旋转,一丝丝地,极有耐心地融着。

    恍惚间,他竟然感到没有那么难熬了。往常,即使抱入虚之境,那火烧火燎的灵魂灼痛感也从未放过他。仿佛身处炼狱,声影杂乱,周身诱惑重重,几乎要抵挡压制不住内心暴起的嗜血杀意与暗黑。而此刻,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渐渐消融,像是有谁轻柔地抚慰着,一片宁静平和。沉郁郁的香气包围着他,精纯又柔和的无上道法为他结成法阵守护,令他从那炼狱中渐渐脱离而出,陷入无比的宁静虚空中,静静领悟锤炼道心。

    再次睁开星眸时,却看见冷冷清清的屋内,赫然多了一位白衣少女。她盘坐在床头,宽广深衣散落如雪,腰间缠着双层雪绫,却丝毫不嫌厚重。双目合拢,看不见那碧清妙目,只那两弯又浓又翘的羽睫投下两弧鸦青阴影,面容之清丽端秀,只这般静静地坐着,风姿足以动人心魄。

    听闻细微的响动,本正冥想的她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动静,欣喜地睁开眼,“神君,您醒了。”

    此时窗扉半开,流丽明光如碎金透入室内。他修眉下的星眸中遥映着天光山色,却涤荡开山巅一派云霞蒸蔚,清明透澈,又寡欲冷清。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来这里作甚么。”

    “来照顾您啊,神君,现在我们已经是双修道侣了。”她嗓音清脆又温柔,冷艳面容与娇痴天真之气奇异糅合在一处,意外地令人心神恍惚。

    冷哼一声。简直是胡来,况且……这个不着调的小青龙,真的知道什么叫双修么?本想开口让她速速离开,不想却撞上她那双碧清清,澄澈澈的眼睛。碧潭中心倒映星空,一瞬间两人几欲失神。

    他们在对方眸心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话再也说不出来,胸臆间一缕奇异的情愫盘旋,令他不自觉地蹙起一双漆黑修眉。却瞥见她眉心隐隐一团青气,想是她不分昼夜地护法,心神消耗极大。

    心里莫名地松了半分,也舍不得立刻赶她走。拢在袍袖间的指尖轻轻地在空中画了个法诀,一阵静谧异香袅袅弥散。她眉目舒展,受到指引一般,合上双目,又重新陷入冥想虚空中。

    等她休息好了,再让她回金明殿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虽然木有肉但是也是粗长的一章!

    都是双修道侣了以后肿么可能木有肉吃……酷爱表扬我~打滚要留言要珠珠~~~

    前传——两相伴(1)

    他终是没有赶走她。

    他深殿旁边又多了一间竹屋。青莹莹的竹瓦竹墙,一道雪白纤影侧卧于三枝碧竹拼就的窄榻上,环住满头青丝的白玉带与腰间雪绫迤逦而下,似轻云流泻,说不清道不明的舒朗意蕴。

    听着就很可笑的双修道侣。可她并没有一直跟在他身边,只是新建一间竹室,仍旧是日日参道修炼。

    也许她走到哪里都是这样罢。他淡淡地转回目光,既然她并不会打搅他的生活,那就随她去罢。反正也不想自寻烦恼。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他竟也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修行本枯燥乏味,即便冷清寡欲如他,在面对朝暮流逝时也不免有一丝孤寂。但是现在——

    树影摇落天光,远山,石径,密林葳蕤漫向远方,幽深蓊郁。白露未曦,湿润的青草气息弥漫,几株高大的桂树幽然绽放银白淡金,随着山风吹拂,点点玲珑碎雪簌簌洒落,星星点点地沾在她发丝间,衣袍上。

    她盘膝坐于树下,略带欣喜地仰面看着那落花,柔润下颌浸染天光,清闲宁和。又伸长了臂去接那盈盈素雪,薄如蝉翼的白纱广袖滑落肘间,半截修长玉臂如玉,肌滑犹如傅粉,纤秾合度,再难增减半分。

    还是个小姑娘呢。

    然而她的面容亦有了极大的变化,仍然是那出尘绝艳仙子容,却少了那种茕茕孤芳,镜花水月的虚无感。像是一枝幽然沉睡无双花,在晨光间睁开朦胧睡眼。

    或者是这个小少女很娴静,很安分,从不干扰他的生活;或者是她询问是否可以阅读他珍藏的书卷时那黑莹莹的眼睛,仿佛浸没无限清莹水光,既诚恳又娇痴;借到书简后又极度珍惜,小心翼翼地翻阅后又放回原处。

    或者……仅仅只是因为她本身而已……他想起了好几个星夜,小池里的莲花落了,玉华粉瓣坠落,一丝无可奈何的意味。她却撩开雪白裙摆,跪坐一旁,用手虔诚地拾起残瓣,秀指比月华落雪更晶莹剔透。犹湿漉的花瓣被她拢起,莲步轻移,身如斜柳往林间深处而去。点点碎钻般的月华星光透过枝桠,沾染在她白衣上,仙气邈邈,仿佛下一刻即将随风而去。

    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屏息凝气,远远地随着她踏入密林。

    随着溪流声愈加潺潺,水面也愈宽,似玉带散落林间。她走至山缘,此刻野溪已经汇成一方碧潭。峭壁沿头,浩浩水波在小潭尽头的断崖处陷落成一条细长白练,又跌入深不可见的崖底,激起蒙蒙水雾。璇玑山多险峰,此处也不知究竟深浅几何。闻言山内数处崖底直通冥府暗河,是陨落的诸神的安息之处。

    她轻轻将怀里落花撒入小潭,看着它们打着旋儿,随着涟漪飘向崖边,又跌落深涧。夜露侵染了她的雪白深衣,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质感,她跪坐潭边,青丝如流泉,目光宁静而蕴藉,似悲悯又似释然。

    他左胸无端地鼓胀起来。从未有过的情愫,满涨着心扉,他不曾体会过。那感觉又是如此微弱,几乎可以忽略,可是他却无端地只想逃开。

    终有一日,这微小的涟漪,将荡漾成滔天的巨浪,将他淹没。他想着。

    然而下一夜,他依然不受控制地,悄悄地跟着她,看着她将那落花撒入潭边,容颜与一身白衣简素,静而柔。

    他什么都不想说了。

    第三夜,他在( 小春日和(限,H) http://www.xlawen.com/kan/987/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