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那个只想做族长的封年

第二百五十三章 那个只想做族长的封年

    “宋若昀!回去,我一定将你贬为庶民!不然我就不姓墨!现在,我要你滚开!别拦着我,我才不是没人要,我要去追寻我自己的幸福,将来我成婚,我要你看着,我嫁的夫君,是多么的英俊!”她直接推开他,用自己习武的力气对抗宋若昀那故作挺拔的身子,她真的越来越觉得宋若昀讨厌了。

    “哼,嫁的夫君又多么英俊,墨冰芷,你是花痴吗?还是在做白日梦?”宋若昀冷嘲热讽着她,他不知道自己心里那股极盛的怒气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把怎么的心烧得如此难受。

    “宋若昀,你尽管诋毁我吧,这一路,不,从认识你开始,你就一直在诋毁我,有一天,我一定找到最狠的事情来报复你!让你道歉,让你后悔!”墨冰芷在心里想着,自己在他身上吃了多少亏,自己总有一天一定到讨回来!让着宋若昀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

    “哼,墨冰芷,你只会用罢官来威胁我,我压根不怕,因为国主是不会听你这黄『毛』丫头的话的。”宋若昀想起她每次都用这个幼稚的事情来吓自己,仔细想想,如若她真的可以坐到,那为什么等到现在,自己的爵位还在,自己还是堂堂国师!

    说来说去,这墨冰芷,没有任何一点可以威胁得到自己。

    “谁说我就只能用罢官威胁你!我可以将你赶出斌戈!让你有家不能回,在外流『露』一辈子,本公主有的是手段。”她对着宋若昀真的不能仁慈了,都怪自己每次都心软,不与他计较,然后他骄纵到现在。

    “呵,墨冰芷,你的能耐真是越来越大了。”宋若昀不以为然,带着嘲笑看着她。斌戈又不止是她们墨家的,还有封族呢,封族那样拉拢自己,自己在斌戈的地位,可是有着双重保障的。

    颜乐和墨冰琴对着两人的吵闹都别无办法,她们都觉得『插』不上嘴,不知道该劝说谁先停下,但渐渐的,她们都觉得,宋若昀的无理取闹,好似夹杂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夹杂着数不清的,道不明的情感。

    他难道是因为在意她才如此?

    “宋国师,希望你别忘了来时在母后面前的承诺,我姐妹二人最后与谁和亲,你都要尊重,不可将我们『乱』推。”墨冰琴在意识到心里那个隐隐的猜想后,直接道出最能直击他内心的话语来。

    “对,宋若昀,你别忘了,当初你可是答应了母后的,快让开,别碍着我。”这次,墨冰芷轻而易举的推开了愣住的宋若昀。

    她去拉着武霆漠而去,对着颜乐轻快的说:“灵惜,我先走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她看了穆凌绎和颜乐这么多相处,她已经懂了,男子的心要怎么来提着。

    她的怒气和阴霾被要见到穆凌源的喜悦一扫而光,极快的出了玉笙居,往穆府去。

    武霆漠依着她,想着既然答应了,就要真心的帮她,所以格外维诺的跟在她的身后,一同出了侯府去。

    宋若昀转身看着俩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格外的慌『乱』,他莫名的觉得,自己应该追出去。

    “原来宋国师怀着这样的心思,所以你专找那些,看着就不会答应和亲的男子,启珩表哥是,凌绎是,哥哥亦是,他们都接触了冰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不喜欢冰芷。”颜乐看着他略显落魄的背影缓缓的说。

    她懂了,他喜欢冰芷,所以他才会对她,那么苛刻,他想引起她的注意,想要介入她的生活去。

    只是为什么他要用这样的方式呢?

    这样的方式,只会将人推得更远。

    “喜欢一个人,要对她好,你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只是在增加你们之间的芥蒂罢了。”她并不赞成吵出感情来那样的思想,至少真的,在她的心里,她不喜欢针锋相对的人,就...想启珩表哥,她无法对他动情。

    宋若昀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颜乐,看着同样以一副虎口婆心姿态想要劝说他的墨冰琴。

    他没有喜欢她。

    他怎么可能喜欢她呢?

    墨冰芷,一个蛮横,自以为是的女子,斌戈女子的英气,在她身上就是变了味的体现。

    她是最差的,斌戈最差的女子。

    她不能嫁给任何人,因为谁都会受不了她的,谁都会抛弃她。

    只有自己可以忍受她,只有自己了解她,那漂亮的脸蛋之下,是顽劣的劣根。

    她爱打着打抱不平的旗号胡作非为,会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目中无人,会自以为年幼于自己就可以时时刻刻欺压在自己的头上。

    她没有一点儿优点!

    她不可以嫁给别人,因为别人会不要她的,别人只是被她那好看的表象『迷』『惑』了!

    只有自己才可以接受她,忍受她,不嫌弃她!

    只有自己才能和她在一起!

    宋若昀被脑子里不断演变的想法惊到,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想和墨冰芷在一起!难道自己对她,真的是喜欢吗?

    “宋国师,希望你别在针对冰芷,明日她会同我们一起回去,所以今日,还请暂且由着她去。”

    不同于颜乐平淡的声音,墨冰琴的显得格外的温和,与她给人的感觉一样,透着柔情与耐心。

    宋若昀对这样的冰琴没办法发脾气,没办法出声针对,他望着那样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心格外的难受。

    如若有一天冰芷也变得这样的温和,那她还是冰芷吗?

    如果她也变得这样的温柔,那自己还能在第一时间辨识出她吗?

    好像不能。

    因为真正的冰芷就是那样的,骄纵,蛮横。

    她身上那永远压抑不住的灵气,活力,就是她最真,最动人的优点。

    可自己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在她的心里住了别人才发现呢?

    自己太晚了。

    “冰琴公主不用担心,本国师做事有分寸,现在去准备离开事宜了。”他勉强自己笑,勉强自己和平时一样傲气满满。他对着几人点头,而后强撑着坚强离开。

    颜乐微蹙着眉看着他凄凉的背影,心里替他无奈,因为,说到底,无论他怎么样,重点还是在冰芷身上,是冰芷,一开始就没法子喜欢上他。

    是他们之间,本就没可能,和何时遇见穆大哥没有关系。

    “灵惜,我们的行礼都在宫里,我们要去宫里收拾,你要一起去吗?”墨冰琴看着宋若昀的背影,想起他说的准备离开的事宜。

    颜乐本能的厌恶进宫,她抱歉的看着墨冰琴,拒绝她道:“冰琴,我不入宫了,你们是尊贵的使臣,想必宫里会帮你们的很多。”她觉得宫里觉得自己碍眼的人很多,而自己现在也已经有了计划,知道该做些什么了,也不去浪费时间进宫了。

    墨冰琴不想强求她分毫,跟她告别后带着刑烈往宫里去。

    颜乐看着相继离去的背影,觉得恍然,原先多么热闹,现在一下子就冷情下来了,而且他们,人人带着烦恼,带着悲伤。

    生活于他们来说,同样的充满危机。

    原来在这外面长大,也同样的不容易,同样的想要面对各种威胁。

    穆凌绎看着颜乐呆呆的看着远方,心里莫名的觉得,他的颜儿在不解,在思考着人生的不易。

    “颜儿,我们回屋去好不好?”回屋去,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抚慰她,也可以寻求她的抚慰。

    “凌绎,斌戈封族,你了解吗?”她定定的看着前方,想要帮冰琴解决这个麻烦。

    穆凌绎的脑海里陡然出现了一个挺拔少年的身影,封姓在他的记忆里存在过。

    特别是一个叫封年的人,他曾经在暗卫门出现过。

    “颜儿,斌戈和封族离我们甚远,与...尹禄,没有关系。”他觉得那个人,不会去与尹禄这样一个人合作,而没猜错,印象中的他,只涉及家族之争。

    颜乐的感觉很敏锐,特别是对着她最爱的人,她的感觉变得更加的敏锐,她回身不解的看着穆凌绎,不解的出声:“凌绎?你认识姓封的人?”她没想到远在斌戈的封氏,凌绎也会有相识的人,而且听他的语气,他竟然还有些了解那人的为人。

    穆凌绎将她那习惯『性』微蹙的眉心轻轻的抚平,解释道:“颜儿,我们只在年少时见过几面,但依我所见,他不会和尹禄的事情扯上牵连,他只在乎他的家族。”

    只在乎他的家族,冰琴说,那个想做族长,这两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封年,凌绎,你认识封年?是吗?”她诧异的问他。

    “颜儿,你怎么会知道他,难道墨氏姐妹和你说起他了?”穆凌绎更加诧异,她们之间怎么会无缘无故提起一个与她们好无联系的男子。

    他想,尽管封族在斌戈权利独大,但封年的身份,不应该让两位公主有提起的机会。

    “凌绎,封年一直在威胁冰琴,他用『药』物控制了很多人,所以我想帮冰琴,但你为什么会认识他,为什么会用确定的语气说他不会和尹禄合作?”她不解凌绎口中的封年的为人会和冰琴口中的有如此出入。

    明明,对权利的渴望都一样,不是吗?

    “封年十六岁之时在暗卫门住过几日,他是师傅带回来的,我与他相处过几日,他有让人臣服的能力,难道他用毒『药』控制那个刑护卫?”他耐心的,温柔的和她解释,解答她的疑『惑』,但最后,他也越来越不解,不解他的手段怎么变得卑劣起来了。(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865/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xlawen.com/kan/958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