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当你的世界里只有空白

第一百七十四章 当你的世界里只有空白

    颜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这越来越奇怪的皇后开始有了几分害怕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就好似存在记忆深处的一样。她抛开那异样的感觉,她侧身看向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梁启诺。

    “灵惜的办法需要六表哥的帮助,”颜乐发现自己好似低估了这个六皇子,他好似不像外表那么不知轻重,反倒很有分寸,就好似那夜自己和梁启珩,梁依萱,甚至梁依凝都在吵,就他静静的。

    他不是一个会添『乱』的人。

    梁启诺见颜乐提及自己,赶紧上前去,“表妹需要我怎么帮忙?”他没想到颜乐以来就想到了办法,还将自己拉上,自己总算是可以帮上五哥的忙了。

    “待会再与六表哥细说,现在还请皇『奶』『奶』让太医出来,去熬『药』,灵惜唤醒表哥之后,他刚好可以喝了。”颜乐看见梁启诺眼里那位梁启珩真心的担心和在意,蓦然很替梁启珩开心,因为他那阴沉的模样,实在太需要人抚慰。

    也许,他的弟弟的关心,会给他带去温暖。

    “好,小律,去将太医请出去,”皇太后吩咐着身边的小律,她想,灵惜有办法,也是挺好的,只是,事情千万别在往边缘去了。

    她抬眸看了眼始终淡淡的灵惜,心里不觉有些无奈。感情什么的牵扯,是最致命的,他们皇家,不要这些。

    小律极快的领命,往内室去。

    颜乐和梁启诺抬脚跟上。

    偌大简洁的房间里,三名太医立于昏『迷』的梁启珩床前,时不时的上前为其诊脉。

    颜乐看着这景象顿时觉得,宫廷之医遇见着习武之伤,就好像秀才遇见兵,束手无策。她看着小律将人都请了出去,才缓缓走至床沿去。

    “灵惜表妹,你想怎么做?居然需要我帮忙?”没了长辈在场,梁启诺的稚气反倒又回来,不过眼神一触及自己五哥奄奄一息的模样,眼里又浮起担忧。他不懂灵惜对五哥做了什么?明明太医说是小伤,但却因为心口压着一口气醒不过来。

    “你的用处可大了,说到底,梁启珩会气晕就是觉得我不洁,对我产生了厌恶,所以,我为了避免他醒来时发现和我独处,会严重犯恶心,特地请你在这看着,证明我没有对他怎么样。”她有些不情愿,语气带着小不满,她蹲在床沿边打量着梁启珩,看着他深皱着眉心昏睡着,脸『色』极为惨白。

    颜乐用手指去到他的鼻前,细细感受着他的气息是否平稳。

    梁启珩的气息是否平稳已然不是关键了,他现在之所以昏『迷』,只是觉得心痛,觉得万分的疲惫,所以本能意识的陷入睡梦里。

    因为睡梦中的他可以将颜乐对他的狠绝忘光,与他的灵惜表妹平静的相处着。

    梁启诺将颜乐的话在心里解析了几遍都理解不了,五哥于灵惜应该没什么仇恨呀,怎么会突然与她产生那么大的冲突呢,而且自己真是不懂五哥了,明明回宫前,是他叮嘱自己别去招惹灵惜的,但回到宫里,一直不放过灵惜,一直上门去找灵惜的,是五哥呀!

    “灵惜表妹,你这话把我说晕了,又把你自己贬低了,你怎么会不洁呢,和你相处怎么会恶心呢,你和五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梁启诺真真想不明白。

    颜乐将手拿回,已经下定了主意如何救梁启珩,她想,就按最简单有效的办法来吧,幸好自己刚刚多得了十年功力,可以将一点过给他,让真气直接将他那被自己震伤的心脉修补,那样他想睡多久都没事。

    她起身望向话多起来的梁启诺,没好气的说:“别废话了,过来把你哥哥扶起来,把他腿盘起来,像练功时一样。”

    “咦,像练功时一样吗?灵惜,我好像知道你要做什么了。”梁启诺也是习武之人,他知道这样坐代表着什么,他赶紧上前去,扶着梁启珩起身,盘腿而坐,而后看着颜乐也坐到床上去,一副同样的姿势面对着五哥。

    “你知道?那你会吗?那你可以用内力帮他修复内伤吗?”颜乐一连的发问,她还以为梁启诺不懂这个办法,才让梁启珩的伤一直托着。

    颜乐故意连鞋也不脱的到他床上去,她要故意将他的床弄脏,反正梁启珩醒来知道自己坐了他的床,一定会嫌脏,那就真的给他搞脏吧,让他换床的理由充足些。

    “我......不会,我练功时经常...偷懒...所以...”梁启诺有些难为情,他的短处怎么在灵惜表妹面前一再暴『露』呢。

    “看出来了,你像这样的人。”颜乐并未惊讶这样的回答,她想如果梁启诺懂才是说不过去,而且看他这样幼稚的模样,啧,实在也不像能练就一身功力的人。

    “喂,灵惜,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谦虚你就要安慰我才对,怎么可以落井下石呢,”梁启珩见面上挂不住,有了些小脾气,他有委屈!练功那样苦,自己是皇子耶,娇生惯养,怎么能坚持得了,不是自己太弱,是五哥这样的人太难得。

    “恩,你多说话,最好把你哥哥吵醒,我也少花费些力气。”颜乐见他声音大了起来,反倒觉得很是不错,她想,依梁启珩的『性』子,一定讨厌有人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不定梁启诺多说一会,他就被吵醒了。

    “我说应该没什么用,我在这叫天叫地,说了好久了,我觉得——应该你来说,用你好听的声音说。”梁启诺见颜乐已经开始运功,知道她是真要救五哥,一脸说好话的模样。

    “呵呵,梁启诺,你和你五哥相处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过你很欠打?”颜乐蓦然觉得他谄媚的模样特别欠打,微蹙着眉,强迫自己别去看他,专心点。

    说起打,梁启诺不平静了,他陡然怒指颜乐,不满道:“我五哥才没有打过我,打过我的只有你!”他脑子里又是颜乐不留情,剑柄一下接一下的击打在自己身上的画面,那种疼得他腿软的疼痛感好似又袭来了。

    “我打你了吗?我那是反击,你们两那样来势汹汹,我不应该以牙还牙吗?”颜乐声音平静的反驳,她运功了,不能动气了,但她始终配合着梁启诺说着。

    “我们哪有,我们都手无寸铁,是你拿着那样锋利的一把匕首好吗!”梁启诺一直都办法畅谈的话题被点起,很是如流的说着。

    颜乐将内力在体内调整着,声音淡淡的回复着梁启诺,“那是短剑,而且很不称手,根本伤不了你们。”

    “哪里伤不了,你把五哥的衣服都划开了。”他极快的对答,这些话他可是想说很久了,他要讨回公道!

    “我收着力气了,不然一定让你五哥/血/管/爆/裂。”她想起梁启珩也说过这话,好似他们都觉得她那一刀拼尽了全力。

    梁启诺想起颜乐次次都能将自己击得吃力一沉,但在五哥身上却真的只是滑过,也许真的和她说的一样,她收了力气?看来她的武功真的厉害,竟然能保存实力的对付五哥。

    “不过还真否认不了,灵惜,你真的挺厉害的。”他带着认同出声,语气里多了几分赞赏。

    “那当然,你看我一边运功,一边还能分心和你说话,就很厉害。”颜乐终于将内力调控好,她慢慢的将体内的内力转至两手心之间,而后慢慢的抬手,抵在梁启珩的肩膀之下,将内力缓缓注入他的体内。

    “嘿嘿,灵惜,和我说话是不是能让你更专心,更有信心治好五哥。”梁启诺见她已经出手,心情更加轻松了些,不免有了调笑的语气。

    “不是,只是...真的很想吵醒他。”颜乐直接将她的本意说出来。

    “......灵惜,你说话太实际了,没有小时候好玩。”梁启珩就像碰壁一样,觉得无趣。

    “小时候都过去了,想不起来了。”颜乐淡淡的说,对他提及的幼时记忆并不在意。

    梁启诺诧异颜乐的回答,惊呼道:“为什么,我看过卷宗,你不是恢复记忆回来的吗?”

    颜乐保持着向梁启珩注入内力的姿势,紧盯着梁启珩的脸『色』变化,慢慢回答着梁启诺:“恢复起了被袭击,被带走,被利用的那些,其他的没有。”

    被袭击,被带走,被利用,都是些悲伤的回忆,梁启诺的同情心被勾起,同情的望着颜乐,无奈的说:“灵惜,你真可伶。”

    颜乐丝毫没有悲伤的情绪,她显得很淡然,好似说着很轻松的事,无所谓的回答梁启诺:“也不可伶,现在我练就了一身功夫回来,也挺好。”

    梁启诺不懂颜乐竟然喜欢练功,惊讶的问她:“但是灵惜,练功很惨耶,你怎么坚持的。”他想起十岁从师,被师傅要求着每日必须早起,必须蹲够两个时辰的马步,必须挥够两个时辰的剑,他就觉得后怕。

    但——这样的事情,于颜乐来说是充实的,她的语气仍然平淡,她对自己说,在运功的时候,别分心,别去『乱』想。

    但许久,她还是淡淡的说出了声。

    “...当你的世界里只有空白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有事情可以做是多么幸福了,根本不会觉得苦,就算被丢在湍流之中,被要求背着沉重的石子攀岩,被半夜从被窝里拖起来练功,被『逼』迫在大雨中练剑,你都不会觉得苦,反倒会觉得有趣。”

    她说完,嘴角莫名的多了抹凄凉的笑。(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865/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xlawen.com/kan/958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