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在为难我自己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在为难我自己

    颜乐眼见太医已经吓得发颤,就要跪下,极快的伸手扶住他,淡淡的说:“那就依太医的诊断来治,下去开『药』吧。”

    她冷冷的盯着梁启珩,觉得他真的很幼稚,连一个年迈的太医都要为难。

    太医根本不敢动,两位他都惹不起,一位是皇上的儿子,当今的五皇子,一位刚归来,正受盛宠的公主,他真的怕一个差池,倒霉的是他全家。

    梁启珩迎着颜乐的眼神,丝毫不因她眼里的寒意而厌恶,反倒出现了一丝浅笑,他不管不顾太医,直接开口道:“那太医就依公主的意思去办吧,毕竟公主的关心是本王最想要的。”

    颜乐在听到他这话时有些嫌弃,眉头不解的微皱起来,他这话......真是太过假。

    梁启珩全不在意颜乐的嫌弃,伸出手想去拉她,却发现她站的位置刚刚好,除非自己站起来,不然连她的衣角都触碰不到。

    他的脸蓦然又黑了下去,声音沉沉的说:“过来,我要看看你。”

    “不要,”颜乐极快的反驳,随即更是后退了好一段距离。

    “我不会伤害你,”他的眼眸格外的阴沉,闪着可怕的光。

    “男女授受不亲,”颜乐不明白他不是注重女子的修养行为吗?却总是要和自己有肌肤之接触昵?在凉亭要抱自己,还要自己扶他,现在又是想怎么样。

    果然,梁启珩太可怕了。

    “你!你和别的男人怎么没有这么想!”梁启珩顿时觉得颜乐真是挑着事故意气他。

    “我和你就需要这么想,”颜乐回答得极快,她莫名有些紧张,不觉吞咽,轻轻说:“因为你好可怕。”

    梁启珩没意识到颜乐对他会感到害怕,他以为她不怕他,还很轻视他,他的心情复杂了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她害怕的人。

    “我没有伤过你,你不用怕我,而且现在我被你打伤了,应该是我怕你,”梁启珩说得有些无奈,是不是自己一开始就用错了态度对她,才导致两人之间出现了这些隔阂。

    “你要是怕我,我可以消失,我说过很多次,你讨厌我,我便从你面前消失。”颜乐微蹙着眉看他,实在无奈梁启珩对自己落差极大的态度。他时而狠绝,时而阴沉,时而戾气满满,而现在,竟然带着哄骗,一直要自己靠近他。

    “我没有讨厌你,灵惜,听话,过来,我胸口疼,你近些,我说话我才不用这么费力。”梁启珩缓着语气,声音变得平静,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自己要学习穆凌绎对她的态度,虽然穆凌绎是自己最厌恶的人,但不可否认,只有穆凌绎,才能让她收起戾气,乖乖听话。

    颜乐并没有迟疑,她极快的走近他,但又是时刚才那个他触碰不到的地方,她的底线就是这,再近,她无法确保梁启珩会做些什么,毕竟他这人变脸太快。

    “再近一些,你要『逼』我起来抓你吗?”梁启珩的脸果然又变了,他眼里的阴沉又深了起来,语气又变得生硬。他真是学不来穆凌绎那一套,他看着这样叛逆的颜乐,真的很想将她扯到身边狠狠的教训,让她再也不敢这么嚣张。

    “那你起来吧,证明你没事,我也不用留在这,”颜乐居高临下的看着侧躺在床上的梁启珩,丝毫不为他的威胁所动。

    “那你就在那站着吧,我让别人进来,传个口讯出去,就说穆凌绎不尊皇室,按律收押进牢房。”梁启珩盯着颜乐,一字一字的说得极重,他要她妥协,是妥协,不是威胁!他给了她选择的机会。

    “要太监还是宫女,我帮你叫一个进来,”不同于刚才,颜乐已经不怕这个威胁了,她刚才会那么紧张,是因为她怕梁依萱会抖破凌绎上次威胁她的事,而且梁依凝是最能惹的,最不能让她抓到把柄的,所以她到最后才会妥协。

    于梁启珩,她还是觉得他不会滥用私权,不然他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回宫,不会掩饰身份试探自己。他是一个有秘密的人!他与这皇室有着融合不了的界限,如若没猜错,他会是一个怕自己和皇宫挂钩太深的人,因为他的秘密会被发现。

    梁启珩对颜乐反差极大的态度不解起来,“灵惜,这么多年过去,你变了,这很正常,但是最不正常的,是你变得难以理解。”

    “如果我是一看就透的人,我就不可能站在这了。”颜乐这话的含义很深,她觉得梁启珩会当成她刚才的解释而已,但其实她指的是全部。如果她真的那么好理解,那逃跑的计划怎么可能在全部人的监视下继续了一个月。

    “一切都过去了,你回来了,苏祁琰不会再把你怎么样了,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梁启珩怎么会不懂,他懂,他听武霆漠说了全部事情之后心有多疼他都不清楚,他只知道她受了很多苦,她活在阴谋了十二年,活在别人的控制里十二年,他的心像被鞭子抽打般的疼,他自责自己在外培养势力这么多年,竟然没有提前一天,一年,十年!找到她!让她整整受苦十二年。

    “你怎么会知道祁琰的事情,哥哥他...告诉你的?”颜乐有些震惊梁启珩竟然直接说出了苏祁琰三个字,但她又反应极快的想到刚才哥哥说:他告诉他全部事情,但他不理解自己。

    原来梁启珩知道了所有事情,他在同情自己。

    “灵惜,乖,过来,我只想近一些看看你,”梁启珩的语气了莫名有了丝祈求的意味,他不忍看颜乐眼里突起的悲伤,他想将她拥进怀里,安抚她的低沉的情绪。

    这样的示弱于颜乐是很有用的,她沉默了许久,不敢再用尖锐和带着怒气的声音去吼他。

    “表哥,谢谢你,但是真的,我们不可以太过亲近,我们都长大了,和小时候不一样。”她微蹙着眉,尽量温和的说。

    但梁启珩觉得自己已经哄了她太多次,次次都没有效果。

    “灵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别到我动怒再来害怕。”他眼里的阴沉再次浮现。

    “梁启珩,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你要我说多少次才懂,我要你放弃,要你别在为难我。”她最讨厌的威胁又回来,她的语气,态度,瞬间又不好了。

    “你觉得我在为难你吗?我是在为难我自己!我在心里劝着自己学着穆凌绎对你一样对你,我什么时候这么卑微过!”他真的心寒,她,武灵惜,对自己,竟然没一丝要接近的好感,她想的只有逃离,不断的逃离!哪怕自己卑微的祈求着她再接受自己。

    “你不用这样子,你这样,我真的很抱歉,我也只能抱歉,因为我真的没法爱你,我的心里只能容得下凌绎一个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竟然伤害了他那么多年,但现在她真的没办法去补偿他了,自己想要的,会要的,是凌绎,别人都没办法接受。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灵惜,如果你逃出来的时候遇见的是我呢,也许你就不是现在这样想了,因为小时候的我们多么的契合,你说你会陪着五表哥一辈子,因为五表哥冷冷的,别的女孩子会被冻坏,灵惜,我只要你,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这十二年一直找着你,大江南北我都走便,只为找你,但我不知道,你竟然被囚禁在京城周边。我恨自己没有早点找到你,让你遇上了穆凌绎!”他的声音明明那么沉重,那么阴沉,但说到最后,他的眼里莫名带来丝微不可查的愧疚,乃至绝望,他不知道他该如何劝说她,让她别那么执着,那么执着的穆凌绎。

    她可以,和自己在一起试试看,因为那些记忆一回来,她就不会再害怕自己,再觉得自己陌生了。

    自己与她,比她和穆凌绎相识得要早。

    感情要比她和穆凌绎的要深。

    颜乐深知他这话的分量有多重,她不敢回答他,她被他眼里的落魄震撼到,这样的痛祁琰也有,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的痴情,明明自己没什么好的,明明自己和他们的交集并不多呀。

    颜乐回想起自己之前要祁琰等自己,要和他说清楚,要他放弃,她没想到,如今这番话要拿出来对另外一个人说。

    梁启珩以为颜乐的迟疑是犹豫,是被自己的劝说所感动,他强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勉强的站起身,缓缓到她身边去。

    颜乐极快的回神,慢慢的后退,她只是在想怎么劝说他放弃,不是要给他希望。

    梁启珩不想再次吓到她,停在原地,用着温和的声音安抚颜乐,他想,对她,温和更有用。

    “灵惜,别怕,我真的不会伤害你,我只有爱你,不会害你。”

    梁启珩真的找到了颜乐的软处了,她对于好言相劝的梁启珩真的越来越愧疚了,她惭愧的看着他,声音轻柔的叫着他,想和他一样好好劝说对方。

    “表哥,”她见他眼里燃起希望的光,赶紧加快说话的速度。

    “我们回不去的,无论我们的重逢是什么样的,我们一开始的相处是什么样的,这都改变不了我的心,我清楚的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男子,所以我很明白,我们之前的承诺,也一定是小时候的玩笑话,是当真不了的。”她真的无法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是怎么许下那样的诺言的,因为她真的可以确定,梁启珩不是她喜欢的那种模样。

    而如果是,那也没办法了,因为有了凌绎之后,那颗心,真的容不下其他人了。(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865/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xlawen.com/kan/958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