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八十五章 名正言顺的好学颜儿

第八十五章 名正言顺的好学颜儿

    “乖,我看看伤得重不重。”穆凌绎的声音也变回温柔,他小心的挽起她宽大的袖子,看着她的胳膊肘下的衣物已经被血『液』倾湿。

    那红极为扎眼,让穆凌绎的瞳孔蓦然缩了一下,“手还抬得起来吗?”他的心隐隐疼了起来。

    “抬不起来了。”她慢慢的低下头去。

    穆凌绎以为自己将衣物从她皮肤上弄下来的动作弄疼了她,凑近她的伤口,轻轻的吹着气,“得把外衣脱下来,然后把里衣的这只袖子剪掉。”

    “好~”她不做迟疑,用红肿的那只手去拉开腰间的衣带。

    “我来吧,颜儿这只手也要小心一些。”穆凌绎将她红肿的手轻捧着拿开,然后缓缓的拉开了她的衣带,他极为小心,先让手背受伤的手从衣服里出来,再将慢慢的从后背绕到那只她抬不起来的手边,将衣服脱下来。

    她静静的由着他,直至脱到她洁净的白『色』里衣,穆凌绎才停下来。他从『药』箱里拿出剪绷带的剪刀,将她那只带着血迹的衣袖剪下来扔到地上,那抹红『色』于他来说太过残忍,他的颜儿又一次在他面前受伤。

    他的手指轻轻滑过她之前用钗子扎伤留下的伤痕,“颜儿,我还是让你受伤了。”他的声音变的有些低,语气带着自责。

    “凌绎~”

    “恩,会疼,颜儿忍一会。”他起身从『药』箱里拿出棉花,取出专门消毒的白酒。

    “我不怕,因为凌绎在我身边。”有他,她极安心。

    “颜儿最乖了。”他帮着她抬着手臂,棉花沾着酒将她的伤口消毒和擦拭干净,以便看清她伤得多重。希望她的骨头没事,不然这破了皮的伤口在,手也无法用上木板。

    他极快的为她上『药』,缠上绷带,再隔着绷带轻轻『摸』着她的骨头。半响,他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骨头无碍。”

    颜乐痴笑着望着他,“凌绎师兄真厉害,都可以当大夫了。”

    “颜儿不必说好话,这些天你要在我身边好好呆着,养好伤再说。”他的颜儿为什么那么可爱,总是让自己生不起气。

    “好呀,我们现在可是有婚约,名正言顺了。”她笑得极为灿烂,完全没理解到他的在身边指得有多么广泛。

    “我扶你躺下休息,然后让人去你家通知一声,顺便将你的『药』取来。”说着,他已经扶着她的肩膀。

    “恩?要住在你家里吗?那样会不会不方便,你睡哪里?还有今夜府里是否风平浪静。”她虽已经猜到是无事的,但还是想问一下。

    “无事,你别担心,你二哥已经早早的回府了,”他看着她的手已经可以微微弯曲,心情终于轻松了些,也想逗她开心,“倒是睡觉这个问题,你刚才也说了,名正言顺。”

    “原来凌绎师兄也有耍流氓的时候,”她狡黠的说着,“不过颜儿喜欢凌绎师兄对颜儿耍流氓。”

    “你如今这情话说得也是动听极了。”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

    “我只说给你听,”她还可以再深情。

    “我亦是。”他扶着她睡下,轻声在她耳边说:“我只对颜儿耍流氓。”

    两人相视而笑,穆凌绎为颜乐盖上薄被然后出屋去,宣非已经赶回来了,这下保护她的人全到齐了。

    穆凌绎冷着脸交代着宣非去与颜乐的侍女盼夏带几副她治内伤的『药』过来,再带身衣裳,宣非去后他端了盆干净的温水进屋。

    他坐在床沿,手里拿着湿润的面巾轻轻的为颜乐擦着脸,她看来是极困,才一会便睡得这样沉了。他坐在床边看着她许久,慢慢的将她头上那妨碍到她睡姿的钗子全卸下来。但没了这些她又『乱』动起来,她的手臂不宜压着。

    穆凌绎起身解了外衣与发冠睡到颜乐身边去,他将手臂伸直着,抱着她的头枕上去,再轻轻搂住她格外爱『乱』翻的身体,与她同床而眠。

    颜乐蹭着穆凌绎温暖的怀抱,睡得格外的心安,她整晚都陷在美梦之中,梦里有爹爹娘亲的关心,有哥哥们各自成家的幸福,还有自己和凌绎成婚,撇弃了这限制自由,禁锢思想的一切,过起自由自在的寻常生活。

    穆凌绎也睡得格外的香甜,他怀里的颜儿有了他的包围之后格外的乖巧,一夜不怎『乱』动,她极为柔软的身体格外的有魔力,让自己到天亮了还舍不得放开。

    颜乐醒过来的一瞬间就知道昨夜他们是怎样的了,他们又一起睡觉了,她羞得不敢抬头,整张脸埋进穆凌绎的怀里,赖着他不起来。

    “颜儿原来还是喜欢赖床。”因为是早晨,他是声音有些低沉,但却格外的有磁『性』。

    “我还没醒。”她耍赖的否认着,语气了已经是藏不住的笑意。

    穆凌绎侧身环住了她,“好,颜儿说什么便是什么。”

    “凌绎,我爱你。”

    他的肩膀颤抖了一下,低低笑着,回应她道:“我爱你,颜儿。”

    “颜儿,以后你每天都要对我说。”这三个字由她说出来,便是这世上最可贵的语言。

    “遵命,穆统领。”她搞怪的应着他。

    “凌绎,我今日没有衣服穿怎么办。”她在被子里抚『摸』着自己光洁的手臂,想起这极为现实的事情。

    “那颜儿一整天睡在这被窝里便好,”他故意打趣她。

    “不行吧,我今天很多事情的。”颜乐从他怀里抬头,趴在他的胸前认真的看着他。

    她慢慢的舒展着手臂,惊讶的发现几乎已经活动自如了,昨夜的痛感已经消失大半。

    “哦?颜儿倒是说说是些什么事。”他微眯着眼睛,预示着她要小心些说,他也注意到她的手可以弯曲了,心终于安些了。

    “当然是见见我未婚夫的兄长啦。”她笑得谄媚,小指头学着穆凌绎点她鼻尖的样子点点他的鼻尖。

    “你是打算将我对你做的全学去吗?”他宠溺的看着她,她还没意识到她的柔软也全压在自己坚硬的胸膛上。

    “对,与凌绎师兄在一起,师妹真是受益匪浅呐。”她极喜欢这闲暇的时光。

    “那我得多撩撩颜儿,这样颜儿也能回撩我了。”他邪魅的笑着。

    “颜儿虽自创不了,但是一招半式还是学得极快的。”

    她极为的意的模样在穆凌绎眼里极为可爱,他轻轻搂着她的腰,翻身将她置于身下,自己撑着床俯在她身上看着他。

    “颜儿好好记下来,师兄现在开始教你。”他说完,低下头去她耳边轻轻蹭着,吻轻轻的落在她的耳下,脖子,他的动作极为轻,极为温柔,让颜乐的不觉的酥软了起来。

    她的手轻轻推着他的胸膛,捉着他以自己一样薄软的里衣,嘴里不觉的轻唤他的名字,“凌绎~”。

    穆凌绎极为享受她软绵绵的呼唤,他的手扶起她的腰肢让她的身体贴近自己。用他充满蛊『惑』『性』的声音在颜乐耳边轻轻的问她:“颜儿!可学会了。”

    她的眼神不同于之前的『迷』离,她已经开始会和自己互动了,她极为暧昧的笑着,带着傲娇回应自己,“颜儿学会了,凌绎师兄。”

    穆凌绎被她逗笑,轻轻的点点她的鼻尖,“颜儿天资聪慧,师兄甚是欣慰。”

    “那师兄领悟领悟颜儿的聪慧。”她伸出手环上他的腰,让他贴着自己的身体,然后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颜乐跨坐在穆凌绎的腰间,她极为狡黠的看着笑得邪魅的穆凌绎,“师兄,颜儿有没有青出于蓝。”

    “可颜儿还未完成。”他很是期待。

    “那师兄,颜儿要来耍流氓哦。”她俯下身去压着他,在他的脖颈间轻轻蹭着,她受不住他的诱『惑』,轻啄着他的肌肤。

    穆凌绎的身体变得格外的热烈,他感觉到自己快要失火了,他轻轻的抚『摸』着颜乐的后背,轻声阻止着她再诱『惑』自己,“颜儿是青出于蓝了,不过我们该起来了。”

    他莫名有些怕自己会不受控制的去要她,会吓到她。

    “好。”她低笑着停下,挺起身恢复她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穆凌绎也直起身,他抱着她略微认真的说道:“对其他人可不能这样好学哦。”

    “颜儿懂,”她好笑的看着他,“颜儿已经不小了,什么都懂。”

    他宠溺的抚『摸』着她倔强的小脸,“是呀,颜儿不小了,颜儿过了生辰便要嫁予我为妻了。”

    “你只能要我一个。”

    “只爱你一人,只娶你一人。”他承诺,他的妻只有她。

    “二房三房都不能添,添了我就跑了。”她双手环住他的肩膀上,认真的与他说着将来的事情。

    “颜儿要跑可要记得带上我。”她终于吃起自己的醋来了。

    “哈哈,傻瓜,你都换新媳『妇』了还要跟我跑啊。”

    “我只要你。”

    “好,一言为定。”

    她在他额间落下深深一吻,然后琢磨起服装的事情,“见你大哥得正式些,但这会我竟然没有衣服穿!”她从床上轻跳下来,看着自己被随意挂在屏风之上的华丽衣裙,这套不能再穿了,谁穿谁小狗加王八蛋。但她又突然想到一件事,她急着上去将衣服里里外外的『摸』了个便,在手『摸』到一个微凉的石头时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师傅的玉哨子要没了呢。”她转身拿穆凌绎看,见他已经光着身子,在换着衣服。

    “恩~已经不用缠绷带了吗?”颜乐丝毫不避讳,她走进去端详着他已经结疤,变得平整的伤口。

    “颜儿还真是不避讳。”自己见她转身,心思不在这便安心的褪去了里衣,没想到她发现后专门过来查看,看来就算是无伤了她也不打算与自己见外了。

    “我已经看很多次了,不是吗?”她去帮他提着衣袖,让他容易穿些。

    “那我是不是得看看颜儿的身体,才算公平。”他低着头绑着衣带,看她凑近帮自己故意在她耳边说。

    “好呀。凌绎师兄这样不是看着吗?”原来他这样爱逗自己,自己怎么才发现他这么好玩。

    “颜儿,我怎么觉得你变狡猾了。”她时常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却少见她会怎样滑头,不过倒是有趣得很。

    她在他额间落下深深一吻,然后琢磨起服装的事情,“见你大哥得正式些,但这会我竟然没有衣服穿!”她从床上轻跳下来,看着自己被随意挂在屏风之上的华丽衣裙,这套不能再穿了,谁穿谁小狗加王八蛋。但她又突然想到一件事,她急着上去将衣服里里外外的『摸』了个便,在手『摸』到一个微凉的石头时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师傅的玉哨子要没了呢。”她转身拿穆凌绎看,见他已经光着身子,在换着衣服。

    “恩~已经不用缠绷带了吗?”颜乐丝毫不避讳,她走进去端详着他已经结疤,变得平整的伤口。

    “颜儿还真是不避讳。”自己见她转身,心思不在这便安心的褪去了里衣,没想到她发现后专门过来查看,看来就算是无伤了她也不打算与自己见外了。

    “我已经看很多次了,不是吗?”她去帮他提着衣袖,让他容易穿些。

    “那我是不是得看看颜儿的身体,才算公平。”他低着头绑着衣带,看她凑近帮自己故意在她耳边说。

    “好呀。凌绎师兄这样不是看着吗?”原来他这样爱逗自己,自己怎么才发现他这么好玩。

    “颜儿,我怎么觉得你变狡猾了。”她时常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却少见她会怎样滑头,不过倒是有趣得很。

    “凌绎你这是夸我吗?”她抢过他手中的腰带,环过他的腰帮他系着,他今日一改之前穿深『色』衣服的习惯,换成了淡『色』系的衣服,浅浅的蓝『色』将他的气质衬得格外柔和。

    “是,颜儿的一切在我眼里皆是优点。”她明明让人觉得那样柔弱,需要爱护,但认真起来却格外的强势。

    “今日见过你大哥后与我一起入宫去可好。”她要好好查查那怪异的萤火虫。

    “昨夜那处假山怎么了。”他没忘记。

    “那次我们一起看萤火虫,你看到了吗?”她系好,走回床边去穿鞋子。(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865/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xlawen.com/kan/958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