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四十三章 怕是苦楚不尽

第四十三章 怕是苦楚不尽

    惠淑看着颜乐,温柔的问她:“颜姑娘是哪人?”

    “连城人。”颜乐语气没有什么起伏,很平淡的说到,这些都印在脑海里,根本无需思考。

    苏祁琰好似真不在意两人的谈话,依旧看着荷花。现在的颜乐,可以说是毫无破绽,所有事情他都已经为颜乐预设好了。面对惠淑的这些提问,她都可以自己答。

    “不知颜姑娘芳龄?”惠淑依旧与颜乐搭着话。

    “年芳十七,夫人。”惠淑听见十七,眼里闪过一丝温暖,与我的小灵惜一样,我家小灵惜长大了也应该是这样好看的,“颜姑娘与祁琰相识多久了,你们两人真是登对。”

    这番话对颜乐的内心来说毫无波动,但对苏祁琰来说却是又心酸又得意。当年自己虽然一直叫着她惠姐姐,但是也向她表达过心意,她说,自己还是小孩子,不懂感情,更有不可逾越的年龄鸿沟。如今她虽不知情,却一直祝福自己与颜乐,不知道她知道颜乐就是灵惜会是怎样的心情,自己和颜乐可是相差了整整13年。

    “惠姐姐这样说乐儿该害羞了。”苏祁琰终于说了句,他不放过惠淑脸上一丝神『色』。

    惠淑并不是不知,只是祁琰的模样实在太过年轻,而且想着两人既是情投意合,那便好了,更别提两人站在一起让人看着格外顺眼。

    惠淑领着两人到湖心亭乘凉,命丫鬟添茶倒水,又拉着颜乐的聊着有的没的。

    武霖候借着有公务之名离开,是去找穆凌绎,结果刚出府门便遇见了在这等候多时的秦匡。武霖候只觉得苏祁琰已经在穆凌绎和抗暝司的监控之中,所以穆凌绎才会知道苏祁琰到了京城,武霖还不知,昨夜的恶战和他们之前那么多的交集。

    抗暝司

    穆凌绎书房

    穆凌绎一身与平常一样的深蓝『色』绸缎衣裳,碍于身上多处刀伤,他的双手无法遵从习惯背于身后,只能垂于两侧。他听着身后的司警的禀告,在连明山,宣非跟踪着苏祁琰的同党,辩明他来的是京城方向时,穆凌绎就联系抗暝司了,安排抗暝司的密门司警专门监控那位先生的行踪。

    昨夜的黑衣人一再提起先生,苏祁琰都给足了面子,到最后来灭口的也是那位先生的命令。

    “穆统领,人一直在家中待着,未与大人所说的男子碰面。这些天与他接触只有一紫衣男子。”司警站得笔直,声音清晰但很明显在刻意压制着声音的大小。密门的司警都有这么一个习惯,说话喜欢压着,但都足够清晰,这是他们执行任务留下的习惯。

    “苏祁琰昨日清晨便到达城西的宅院,其间未出来过,查了两处宅院在朝廷户籍处落户的姓名皆是尹禄。今晨苏祁琰朝武霖候府去了,同行的车夫是临时雇来的,大人所说的那位姑娘……”司警迟疑着,该怎么形容,“那位姑娘打扮得精致,与苏祁琰一同前往武霖候的府中。”

    穆凌绎一直背着司警,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看着一个地方,似乎看得出神。司警的话他都听到了,尹禄,姓尹,之前的黑衣人说的尹先生应该就是这位,在山崖基地擒获的那两位,只是他们的替身,为的是让抗暝司结案,不再追着他们不放。

    苏祁琰和尹禄竟然骗过了司警的眼睛,自己未到京城之前,他们都未再暴『露』,只拿了向阳做幌子。

    穆凌绎还未对司警的汇报做出回答,就听见外面有人往这走来,穆凌绎知道是武霖候,只是没想到他来的这样迅速。

    穆凌绎转身对在等话的司警下令:“将监控范围扩大,留意周边暗巷,让清点昨夜现场的人手脚加快。”

    “遵命。”

    为武霖候带路的司警在门边停下,朝屋内为武霖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穆凌绎已经从在屋内走至与武霖候会面。他俯身向武霖候行礼,行礼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武霖候的摆着手免了。

    武霖候看着穆凌绎,他脸『色』苍白,全身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气息,待人冷淡,这武霖想起今早温柔儒雅的苏祁琰,语气沉重道:“穆统领,苏祁琰之前与何事有关,你与我提起不过几日,他就来了京城。”

    穆凌绎看着武霖候紧皱的眉头,看来苏祁琰初到就给武霖候施加压力。

    尽管穆凌绎面上冷淡,语气中的敬重还是不难听出,“侯爷,苏祁琰是您夫人的旧友,您可有听夫人说过什么。”

    武霖候听着穆凌绎的话,尽量回忆着自家夫人有没有提过什么关于苏祁琰,关于连城的事情,细细回忆着时不觉将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

    “我家夫人震惊于苏祁琰的容貌,我本想能在小灵惜失踪时多次来信安慰惠淑的必不会是小儿,如今,他也到而立之年,但刚才见他的容貌与气质,不过双十。”

    武霖候的话也让穆凌绎想起之前他让司警调查苏家家谱时的一个怪异之处。

    苏家的的原家主苏浩杰一生无子无女,苏浩杰也未娶妻室,后来在一佛山领养了苏祁琰,因为是领养,所以苏祁琰的年岁并未详细记录在苏家家谱。

    苏祁琰无从查起,这苏浩杰背后的江湖来往也是奇怪至极,穆凌绎只能动用暗卫门的力量,但至今还未查明。

    武霖候只是稍作停顿,他继续说道:“而且最怪异之处是,他带着一年轻女子,与惠淑年轻时颇像。”

    穆凌绎看着武霖候,希望他帮助自己与惠淑公主问些事情,上次与惠淑公主谈起苏祁琰,她有许多细节未说,对苏祁琰有明显的维护之意,也许这些细节在现在,才是至关重要的。

    “侯爷,属下说句得罪话,”穆凌绎深知这问题荒唐,但这是他目前觉得最有可能『性』的一个猜测。

    “穆统领但说无妨。”

    “夫人与苏祁琰年轻时可有过男女情谊。”苏祁琰执着于颜儿极有可能是因为惠淑公主。

    武霖不是冲动莽撞之人,他没有恼火,理智的分析:“惠淑之言,苏祁琰今年三十,他要在年少痴爱惠淑,情感上怕是苦楚不尽。”武霖眉头渐深,想起了可以模仿惠淑的颜乐。

    穆凌绎的手不受控的紧握,看来真相便是这样,苏祁琰爱而不得,所以想让颜儿弥补他缺失的情感,当年武霖候受外敌暗算便是他拐走颜儿最好的时机。

    穆凌绎手臂因紧握拳头而吃力,今早才被宣非强『逼』上『药』的伤口又裂开了。武霖候年轻时久经战场,他对血气极为敏感,依着穆凌绎衣服的渗血处他看出,伤穆凌绎的人手法极为狠毒,皆是经脉之处。

    “穆统领身上的伤看起来很是严重,切莫出力。”武霖候看着穆凌绎沾血的衣裳,对门外换来司警,“来人,为统领上『药』。”

    “属下无碍。”他似感觉不到疼痛,漠视自己的伤情。(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865/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xlawen.com/kan/958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