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七章 假象之毒

第七章 假象之毒

    颜乐将基地与李府连接起来,推演着路线。京城对比之下的树林依然茂密非常。只是从小长大的宅院并不大,崖高也并不突出。

    穆凌绎淡淡的说:“城郊,看来是疏漏了。”

    颜乐盯着地图上的小苗发呆,这树林弯弯绕绕太多,也不知此时是否已经设下陷阱等着她去自投罗网。颜乐看着对崖延绵下去的山脉,从后方进入不知如何。

    穆凌绎也注意到后方的悬崖,只是这其间的铁链他并不知晓,所以他并未将这计划说出来。

    “大人,你手下还有多少轻功造诣与你一般高的人。”颜乐终于将目光从地图上移开,目视穆凌绎。

    武功造诣与自己一般高?穆凌绎对颜乐的无奈又多了几分。

    “你有何计划?”

    颜乐凑到地图边端详,回答他道:“两崖之间有铁链,从这过去,安全些。宅子前端被高墙所围,墙上的机关暗门我并不知。”

    已经过去一夜,不知她们还在那吗,颜乐有些紧张。突然想起来他们昨晚捉的黑衣人,穆凌绎今日一字未提,难道已经被严刑『逼』供……致死了吗。

    造孽,又一条人命,颜乐不禁打颤。穆凌绎淡淡说:“你且待在这,我去看看昨夜的黑衣人。”

    颜乐听到那人还活着,松了口气,舒展了眉头。

    “那我们何时出发?”颜乐怕去晚了,同伴们被带走。

    “先挖出黑衣人身上的价值。”听她的叙述,穆凌绎已经有主意,只是这主意颜乐不必知道。

    穆凌绎留下颜乐出门,便有一名司警抑制不住内心的八卦凑了上去,一脸讨好且关切的问:“大人那位姑娘呢……”司警还未能将八卦火苗点燃就被穆凌绎冷冷浇灭了。

    “去审问守过城郊那片树林的守林员,看看他们谁进去过,让他们带路,化作寻常百姓进去探探路,务必小心。”穆凌绎边走边对司警吩咐,“再派人去户籍处查查那宅子何人建,何时建。”司警听着他们的穆大人严肃的下达命令,仔细听着,领命离去。

    抗暝司的司警都不是等闲之辈,皆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不止武功了得,胆识过人,还心细如发。穆凌绎安排下去之后便去了地牢,为了让那黑衣人早点心理防线决堤,他让人在他身边不间断的放置冰条,砌上冰墙。

    冰条在这个季节可是可是稀罕物,是专门从雪山上运来的稀罕物,是皇家贵族用来解暑的,也只有穆凌绎用来审犯人了。

    黑暗,饥饿,寒冷是人自身战胜不了的本能。现下还是夏天,寒冷能颠覆犯人的常识,让他心里跟慌『乱』不安些。

    穆凌绎进了抗暝司的牢房,坐在书案前的狱卒赶紧上前行礼,他们这位统领不拘小节的同时还走路带风,乃至牢外的人的礼还未行完,他还没听到脚步声,统领就来到了他面前。

    “卑职见过统领大人。”狱卒将腰弓成直角以表尊重。

    穆凌绎不怎理会,自顾往暗牢处走,边走边问跟上来的狱卒:“人怎么样了。”

    狱卒赶紧回答:“大人,小的派人盯着呢。”

    暗牢外围还是一个光线昏暗的房子,真正关人的地方在中间,是人形大小的铁皮小箱,人进去了只能直立,动弹不得。外围紧挨着由冰条砌起来的冰墙,少则清冷,多了则是严寒难耐。

    “统领大人,要犯人提审吗?”狱卒久未看到骨头这么硬的犯人了,进来的时候嘴里藏着毒『药』,现在还用上了冷刑,他生怕自己掌握不好把人给搞死了。

    穆凌绎走到铁皮箱的正面,掀开来与他平视的一块铁皮,看着里面僵硬挺立着的人。穆凌绎看了一眼便退开,然后让人将他拉出来。

    狱卒被穆凌绎的厉声命令吓了一跳,几个人赶紧上去打开铁皮箱的门,将人拉出来。

    人已经站不住了,拉出来后僵硬的躺在淌着冰水的地上,穆凌绎蹲下仔细检查黑衣人的鼻息,脉搏,脸渐渐冷了起来,“这不是严寒所致,去请狱医来。”

    穆凌绎面无表情,没想到嘴里藏毒之后还有后备招。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行事作风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有颜乐这样拖后腿的人,还有这样忠心的死士。颜乐完全没有经过刻意的改造,就像一个普通女子般单纯;而这些,却完完全全将生死置之度外。

    狱医来了之后,从黑衣人的指尖取了滴血,是紫『色』的,是中毒的状况。狱医从医箱中那出一小瓶解毒『药』水,滴在紫『色』的血『液』中后血『液』快速的变成了黑『色』,狱医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极为难看。

    “统领大人,此人的毒,用寻常解毒『药』反倒会要他的命,这低于常人的体温压制着毒『性』,让他到此时还为真正毒发,不过这眼下也只能再坚持半时辰罢了。”狱医无能为力的说。

    穆凌绎刚才也看到了,往血『液』里滴入解毒『药』剂之后,毒立即发作,所以根本无法试『药』,只能让他醒过来,在他死之前看看能否套出来什么线索。穆凌绎让狱医在一旁先侯着,然后让人用水浇醒了黑衣人。

    颜乐这边,她倒是一直安安静静的研究着这偌大的立体地图,觉得这东西从设计到完工应该花了很长时间吧,而且这东西从重量再到携带上,应该极是不便的。????

    习武之人的警惕『性』通常极高,但是当颜乐察觉到有人袭击她的时候,袭击者的手已经到了她肩膀上,可见此人武功不低。她反身一转,手握成拳头朝那人腋下打去,短剑今早留在了穆凌绎的房间。

    袭击者感受到明显疼痛感,将手放开了,退后一步之后再近身,掌风袭向颜乐,颜乐抬腿踢掉了一直要来擒她手臂的手。颜乐深怕俩人的打斗使地图受损,引着他往门外去。可这人却一直挡着她的去路,想将她困在这个房间内,这人的衣着不是这里当差人员的官服,是蓝『色』的便装,但却不遮面,是这里逃出来的犯人吗?想捉她做人质逃出去吗?颜乐看着这人偏偏不下狠手,还一再给她回手的机会来使出自己的招式。

    颜乐力气明显比他小,这来来回回的打,她手都酸了。

    穆凌绎从牢里出来后往这边走,半途就听见声响,不待思考就赶过来。看见敌对的俩人之后,周身透着寒气。

    穆凌绎开口制止,声音响亮并带着严厉的命令『性』,“住手,孟筠。”

    声音一出,俩人才注意到已经站在门口的穆凌绎。颜乐听见穆凌绎叫了名字,那黑衣人便停下来,很快明白这人也是抗暝司的人。

    颜乐看穆凌绎的样子,猜测他应该是不知情的。孟筠再次先动了身,他走到穆凌绎身前行礼。

    “穆大人恕罪,卑职不知这姑娘是您的客人,以为是偷偷进来的……”未将话说死,颜乐觉得他后面应该是想说小贼,肯定是,所以才不是杀她,而是捉她。

    穆凌绎板着脸,颜乐却因为这人不是穆凌绎派来的,心情不自觉的愉悦起来。她从孟筠身边走过,到穆凌绎面前,装做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说道:“凌绎师兄不必生气,同是习武之人,就权当是切磋切磋。”

    外人面前,要唤他师兄,她倒是记得挺清楚,只是她为何唤得这般玩意甚浓,穆凌绎有些不懂,看着颜乐眼底的狡黠,很想去『揉』她蓬松的头发。因为刚才打斗的关系,她头顶上的碎发都立着,被风吹着向一边去,有些可爱。

    “你退下吧。”穆凌绎淡淡的说。孟筠是大哥的人,今早让人去知会了大哥自己的师妹要来,这下就有人来会颜乐。看来不是偶然,想必回家还有其他测试吧。

    孟筠走了,穆凌绎最终还是将手抬了起来,轻轻的抚着颜乐的头发,帮她理了一下。颜乐倒也不介意,任由他将她头发顺着,只是突然想到是不是自己头发太『乱』了他在帮自己理,所以赶紧自己上手,手抬了起来,袖口微敞,穆凌绎眼尖的看到那夜向阳所说的中毒症状——腕毒。

    他紧张的拉过颜乐的手,将衣袖挽上一点,『露』出了一节白皙的手腕,上面几条黑『色』的血管。有些紧张的问:“那天晚上你抢下的解『药』解不了这毒?”

    颜乐手被他一握,紧张了起来,他的手虽然是微凉的,但是自己的脸却因为这微凉的手越来越烫,她慌『乱』的想抽回手。

    穆凌绎见她没有回答,又再问了一遍,颜乐越想抽回自己的手,越被他拉的紧紧的。第二遍她听到了,赶紧回答说:“我还没服用解『药』,这毒好像除了这样,没什么别的症状,我想再等等看。”另一只手从腰间的衣袋拿出一个小『药』瓶,手掌摊开,给穆凌绎看。穆凌绎这下终于放开她的手,接过小『药』瓶,将里面的『药』丸在手中倒出来,

    穆凌绎将倒在手心的『药』丸凑在鼻子前闻了闻,皱眉看向颜乐,这只是寻常的提神『药』丸,绝不是什么毒『药』的解毒『药』剂。他对『药』物『药』理都有一点了解,所以可以断定这是普通的提神『药』丸,根本不可能解什么毒。

    难道那向阳本就打算让颜乐毒发身亡而死?还是说就和刚才的情况一样,让她服下后立马毒发身亡,才不会背叛他们。那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反倒像他们组织的行事风格。

    穆凌绎拉去颜乐的手往屋内去,进屋后他转身关上了房门,颜乐愣愣的看着他,疑『惑』他怎么了,见他又拉起自己的手,把拔下了自己头上的发饰,找了个尖尖的角,往自己指尖扎了一下,迅速拿了个杯子接了几滴从指尖出来的鲜红的血,然后放在桌子上取了那个解『药』,从那个解『药』小『药』瓶里取了一颗压碎,拿一点放进血里。

    穆凌绎一直盯着杯子,而颜乐则一直看着紧张的穆凌绎。他的眉眼真的生的极好看,如精雕细琢一般,浓密纤长的睫『毛』压在下眼睑,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许久,穆凌绎如释重负的抬头,刚好撞上颜乐的眼神,颜乐尴尬的看向别地。

    穆凌绎如释重负,幸好她没有中毒,与那死士的症状完全不一样。(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865/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http://www.xlawen.com/kan/958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