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 > 章节目录 第224章 你可愿,娶我为妻?10

第224章 你可愿,娶我为妻?10

    他欲要进来,却被暗卫给拦了下来。

    萧景瑟昨晚昏迷不醒,是他把人给送回去的,那会儿他还在发着烧,两条胳膊又脱臼了。

    还以为他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才能爬起来,没想到,才过去几个时辰,这人又跑来了。

    瞧着他急匆匆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萧易寒摆了摆手:“你去,把他丢出去。”

    临江城愣了一下,自从萧易寒回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他说过半句这般有些粗鲁的话。

    看来,他是真的有些恼了。

    不敢多话,他领命朝着萧景瑟的方向去了。

    临江城一走,萧易寒把玩着酒杯,忽的开口和许从说话了:“许公公,你是来传旨的?”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许从心中腹诽,脸上却半点也不敢表现出不恭,点头哈腰:“回摄政王,老奴是来传旨的。”

    “那好。”萧易寒放下酒杯,扬了扬袖,身子往后偏了偏说:“你把这壶酒喝了,本王就接。”

    许从僵了一下,尴尬地笑着说:“摄政王,老奴在皇上身边伺候,从不敢碰酒,怕殿前失了仪态。”

    “那你回去吧。”男人冷然下了逐客令。

    许从的脸色憋得一阵青一阵红,进退为难地站在那里,手中的圣旨就如同一块铁疙瘩一般沉重。

    他是皇帝身边的人,便是没什么权势,但是每个人见着他,都是要恭恭敬敬的,无人敢给他难堪。

    还是第一次,许从遇上了这般难缠的人和事,更加憋屈的是,他还不能感觉到半点的委屈。

    甚至是回到了皇宫,纵是说了,皇帝也绝对不会给他半点好的脸色,因为皇帝早就料到是这个结局了,还是把他推出来当这个冤大头。

    “老奴这就喝。”许从把这一张老脸都豁出去了,跪下来,端起酒杯就猛灌酒,喝完一杯接着喝。

    他的确是不会喝酒,喝得又急又快的,浓烈进辣的酒液呛得他不断咳嗽,一张脸红彤彤的。

    那一壶酒似乎永远也喝不完一般,他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那壶里的酒,却还有那么多。

    酒精在身体里发散,许从明显觉得脑袋晕乎乎的,重得抬不起来了,喝得太急,胸襟都被沾湿,怎的一个狼狈。

    不知喝了多少,不知过去了多久,许从提着酒壶,坐都坐不住了,嘴唇麻痹地说:“摄……摄政王,老奴喝完了。”

    萧易寒坐在蒲团上,一条长腿曲了起来,手肘撑在膝盖上轻托着下巴,吟吟似笑非笑地瞧着他。

    那一刻,许从觉得,眼前男人眼角眉梢,有无数魅惑邪气。

    他顿感后背发凉,脑袋昏沉沉的,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上了萧易寒的当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接旨?

    一定是,他又生了什么阴谋诡计了。

    可他现在醉得头脑昏沉浑身麻痹,歪歪扭扭地趴在矮桌上,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笑意阴邪的男人拎起那道赐婚圣旨,悠然地在手中转动,瞬息之间,金黄色的蟠龙圣旨,便被撕毁成了无数的碎片。

    许从吓得一个哆嗦,奋力想要爬起来,却使不上劲,舌头打结地喊:“摄政……摄政王,不可。”

    可他的话刚喊完,便听见萧易寒慢条斯理地扬声:“许从酒后失德,藐视皇帝,撕毁圣旨,于本王面前无半点尊仪,实在是该打。”

    罢了,阴森道:“来人,拖下去,杖责三十大板,抬回皇宫,交给皇上发落。”

    许从如遭雷劈,这天将大祸,说来就来,他完全没有半点能力去抵抗。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廊檐那边走来的黑衣侍卫,面无表情地把他给架了起来,拖着他就走。

    “冤……冤枉。”许从醉得如一滩泥,软绵绵地被架着,想要喊冤都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他这冤啊,比窦娥还冤,摄政王和皇上闹,他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替死鬼,遭了这样的罪。

    三十大板打下去,他势必是要脱一层皮的。

    而且,他都给他定了这样的罪了,回到皇宫之后,皇上就算是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能为他做主。

    还不知道要怎么惩罚他,以此来平了萧易寒的这一口气。

    绝望哀嚎的许从被侍卫架着从正朝着这边走来的临江城身边经过,萧景瑟也在,看到这场景,有些惊愕。

    许从模糊瞥见萧景瑟,手脚并用使命挣扎,哀嚎:“景王,救命,老奴……老奴什么都……都没做……”

    萧景瑟惊得一愣一愣的,要知道,作为皇兄身边最得力的近侍,许从除了在皇帝身边低眉顺眼之外,在外头,一向是趾高气扬的。

    谁见了他,都要尊敬地叫一声许公公,连朝中大臣都一样,没人敢轻易得罪了这个人。

    生怕他在皇帝的跟前吹风,惹了皇帝的生疑,实在是得不偿失,划不来。

    所以就算是许从傲慢,这些年在宫里也很是吃得开,甚至是比大部分的大臣,都要富贵。

    今天,他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景王,别看了,你不是说有事找王?”见萧景瑟欲言又止,临江城忍不住提醒萧景瑟不要多管闲事。

    “对。”萧景瑟立马回神,嘟囔了一声,神色匆匆地跟着临江城朝着萧易寒那边走了过去。

    萧易寒脸色清寒厌倦地坐在那里,明显是很不待见他。

    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正好这个时候,身穿青色僧衣的小沙坨从回廊那边蹦跳而来,小小的人儿看起来很搞笑,蹦跶蹦跶。

    他跑过来,还没来得及和师傅说话,看见萧景瑟,扑哧笑着说:“施主,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萧景瑟脸有些难看,他的两只手都打了石膏,用绷带缠着挂在了脖子上,那样子,别提多可怜搞笑。

    他幽怨地低声说:“都是你师傅下的毒手。”

    明明还有凤红酥一份功劳的,他舍去了,完全归给了萧易寒。

    阿难不相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后者脸色冷肃,他连忙正正经经地在师傅的身边坐下,端正坐着,不敢吱声。

    临江城按捺不住地提醒萧景瑟:“景王,快说重点。”

    他显得有些急。

    “对,说重点。”萧景瑟脑袋一晃,那点幽怨一扫而空,看着萧易寒,焦躁切切地说:“皇叔,小酥酥出事了。”( 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  http://www.123xyq.com/read/20/20257/ )( 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 http://www.xlawen.com/kan/8401/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