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穿越之风骚大唐 > 穿越之风骚大唐 第 22 部分阅读

第 22 部分阅读

    水青少说:“看洛兄谈吐颇为不俗,而且目光长远,视角独特,应该是有着大见识之人。在下听闻大洋彼岸的英吉利是一个不逊色于我大唐的国家,而在早先我中原之人就有漂洋过海去那里游历之人,所以在下就大胆的猜想洛兄应该是那些大能之人的后辈吧。”

    洛羽听到这里心里就有些黯然,自己虽然是在国外的暗夜杀手总部长大,可是对于自己的父母的印象却几乎是没有了一点了。更没有感受过多少家庭的温暖。水青少说起自己的父母,这就难免让他有一丝伤感。

    “水兄之前为何要有此一问?不知是有何居心?”不知不觉中,心境的影响之下洛羽的口气也有些不善了。

    水青少怔了一下,然后有些尴尬的笑着说:“在下哪里有什么居心?只不过平日就比较关系朝廷执政,又听闻洛兄以不及弱冠的年纪便成当朝太傅,实则是心中惊讶,今日相见也就随口一问,冒昧之处还望洛兄见谅。”

    洛羽一时间还无法完全去掉心头的阴影,就对水青少说:“无妨。不过在下还有事情,就不和水兄多聊了。告辞。”说完便起身离去了。

    水青少看着洛羽离去的背影,呆呆的半天没有说话。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

    江玉郎回到家中,回想起今天的事情他总是觉得有些蹊跷。仔细回想之下他终于想起洛羽是何人了:“是他!在横江一窝蜂和我一起钻地道逃离,却被我用火器炸死在洞中的那个绝美少年。可是……他怎么相貌改变的如此之大?两者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而且,以霹雳堂的威名那家伙不可能还活着……”

    他想了半天也无法相信现在的这个太傅洛羽和当初那个绝顶的美男子是同一个人。可是却又无法解释对方说好像在哪里见过自己……到最后他决定等下次相见的时候大胆的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发财大计,如果和这个洛羽联手,还真能轻易的迅速积累起财富来。

    躺在床上,江玉郎漫无目的的想着,突然又想到了那个从未谋面的亲妹妹,也就是现在叫武媚娘的女孩。于是他就不免的幻想道:应该我的那个妹妹也挺漂亮的,如果我能赶快和她相认,然后以长兄为父之名义命令她和洛羽相好,那我不就是他的大舅哥了?这样的话洛羽这根粗腿无论是不是我当初害过的那个,也都不会再对付我了吧?嘿嘿……

    …………

    内皇城,御书房。

    “启禀皇上,奴才已经查明今天之事。尉迟将军府上的一位家奴出言不逊惹得洛羽生气,洛羽二话不说的就甩出一根筷子弄瞎了他一只眼睛。手法干净利落,看来武功和真气都有一定的火候。后来尉迟胜少将军怒气冲冲的赶去,结果却在和洛羽说了几句之后被洛羽哄的开开心心的离去了。”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细声慢语的说道。

    李世民坐在书案后面想了一下,就挥手说:“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然后他又小声的自语道:“这个洛羽还真是一个奇人,不仅手段高明还身怀武功,而且谈吐不俗……把他只是放到陪王子读书的位置,是不是有些浪费人才了?”

    又犹豫了一会儿他无奈的一笑说:“唉,我还是有些患得患失了,他才多大点儿一个人,哪里能当起别的官职?再说我对他的兴趣也主要是靠他来为我寻找天道和长生而已。至于宇文家的那个小丫头……”

    他窗台边爬着的那个小甲虫正静静的听着,洛羽设定的返回时间到了,甲虫就立时张开翅膀飞入茫茫夜色中。

    …………

    洛羽带着许多疑惑和不解回到家中,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又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感觉自己好像生活在小说里的世界一样。充满了太多的巧合和奇遇了。

    首先是遇到了一个应该是自己失忆之前认识的人,却是一个奸诈狡猾的家伙,接着又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门神尉迟敬德的家奴发生了冲突,到最后更是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而且可以说是芳华绝代的男人。

    如果……那个水青少是个女人的话,肯定会迷死天下所有的男人的。洛羽忍不住的想道。

    就在这时飞行甲虫回来了,他急忙连接上腕表窃听器,开始看这两天皇帝有什么行动,以及有没有说到自己。

    看了一会儿之后,洛羽就忍不住的一阵面热耳红,心跳加速。因为画面上李世民正在宠幸一名千娇百媚身段有些丰腴的妃子。洛羽看了两眼之后慌忙调整了音量,免得娇喘呻吟之声太过响亮被别人听了去。

    他一边看一边想:如果这是有卫星可以远距离连接的话,那岂不是就可以看直播了?啧啧……李世民不愧是戎马皇帝,都快四十了还是这样的生龙活虎,虽然比起自己那是差了不少,不过在同龄人当中应该算是能力不错的了。

    到后来洛羽难免就有些激动了,他就暂时停止播放,想着去哪里发泄一下已经很久没有释放过的**。

    “去青楼吗?对,老子还没有去过古代的青楼呢!虽然在现代自己为了发泄也曾经去过烟花之地,但是现代社会对这种生意打击的比较厉害,所以即使有也是偷偷摸摸的,没有一点豪放的气氛。而看电视和电影里演的古代的青楼那可都是熙来攘往,热闹非凡的,自己来到唐代这么久都没有来得及去感受一下,实在是一大憾事。”想到这里,洛羽就再无睡意,拿了些银两和几块金子就出门去也。

    洛羽努力的回忆着从小说中看来的大唐的烟花胜地,好像是一个叫什么“上林苑”的地方。为了不然人看出自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洛羽走到路口就对一个车夫说:“去上林苑。”

    车夫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他看了看一身光鲜的洛羽,没有说什么就驱动了马车:“驾。”

    车子很快就到了上林苑的门口,离老远洛羽就听到一阵管弦丝竹之声,还有热闹喧天的欢笑。洛羽付了车钱下车来到上林苑门口,看到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门前四五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各露出一半**的姑娘正在那里迎来送往。

    看到洛羽施施然走来,几个姑娘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就用极大的热情围了上来:“呦,公子啊!您是第一次来吧?”

    “公子,要奴家陪你喝两杯吗?”

    “公子,您好健壮哦……”

    洛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两个女子一左一右的挽住了一只胳膊,迎面则又来了一个,肥大的胸器不断的蹭着洛羽的臂膀。

    虽然洛羽在现代时也常常跑去烟花之地,可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刚才看视频引起的澎湃**此刻被她们一围,立时就又到了一个新的**。

    既然对方都这么放得开那洛羽自然也不会顾忌什么,他两只胳膊一用力把两边的姑娘都拉到自己面前,然后又往前迅速的移了一步和眼前的美女也撞了个满怀。对方饱满的胸前在自己胸膛充分挤压的感觉十分的畅快,但是也让他的下面更加涨的难受了。

    “去去去,都给我招呼别的客人去,这位公子爷,我带你进去好好挑挑吧,里面比她们好的姑娘多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风韵犹存的老鸨走了过来,轰走了那群姑娘,笑意盈盈的对着洛羽说。

    洛羽一笑,毫不客气的挽起老鸨的胳膊,另一只手环抱住她的腰说:“大姐何必自谦?小弟觉得你才是最有味道的。”

    “哎呦,我本以为公子是个清纯人家呢,没想到也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不过我年纪已经大了,经不起公子这么壮实的年轻人折腾,您还是去找别的姑娘吧。”老鸨先是一愣,然后神情有些不自然的笑着推辞道。

    洛羽原本也只是客气一下,显示自己不是一个初哥,见状就松开老鸨,取出一小块金子塞到了老鸨胸前裸露的丰|乳之间,还顺手在左边那里捏了一把。然后才笑着说:“那就麻烦姐姐了。”

    “小坏蛋!看姐姐一会儿不找个厉害的好好收拾收拾你。”老鸨取出胸前的黄金掂了一下,就笑逐颜开的在洛羽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洛羽哈哈一笑,心情也在这种**的气氛之中舒畅了不少,一甩长袍便昂首挺胸的进门去了。老鸨在身后屁颠屁颠的慌忙跟上。

    此时,不远处的拐角,一道清秀脱俗、淡雅如仙的身影俏立在那里,看到洛羽真个走了进去,身影鼻子里脆生生的哼了一声,扭头便离开了。

    第65章 美人如玉

    进去之后,洛羽本想找一个花厅坐下等老鸨带一众姑娘进来,可是却听到左手边一个很大的厅里面热闹非凡,像是有很多人在里面玩乐。泡…书_吧(WwW。PoShU8。COm)

    他本来是不在意的,但是却没想到突然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听说那个七品小太傅今天和尉迟家的人闹起来了,不过后来尉迟胜那小子竟然对那个野小子十分客气,真是奇怪了。”

    “嗨,你就少说两句吧,没看到牧唐也在这里吗?提起那小子会让咱们的牧唐哥儿坏气的。”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随便,我无所谓。因为本来我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但是爹爹和娘都说不要让我去招惹那个混小子,说什么如果我不听话就会打断我的腿,就连一向疼我的娘这次竟然也声色俱厉的和我这样说。搞的就像我不是他们的亲儿子,那个叫洛羽的混蛋才是的一样。”

    “……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来来来,喝酒喝酒。牧唐兄,之前你家管的严,兄弟想找你喝个花酒都没有机会,可是自从……咳咳,现在看看,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吧?啊?哈哈哈哈……”

    洛羽在外面听了一会儿,看到老鸨已经带着几位姑娘往这边来了,就准备找个房间坐下。

    但是就在这时,那个花厅的门突然打开了,有一个人歪歪扭扭的在一位女子的掺扶下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位像是送他的人,正是李牧唐。

    李牧唐送出了那位公子哥,正要关门的时候却一抬头看到了洛羽,当即就突然忍不住的大叫了一声:“洛羽!”

    这一叫立时把周围热闹的场面吓的静了一下,接下来就是四周的窃窃私语。

    洛羽刚才听到了他的话,知道李靖和红拂女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于是就丝毫不畏惧的说:“呦,是李公子啊。这么巧?你也来玩呐,那就好好玩,别惹是生非,玩完了早点回家睡觉,否则你母亲会把你的腿打断的,知道吗?”

    李牧唐听了怒气上涌,正要拼着不顾一切的来找洛羽麻烦的时候,却被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拦下:“牧唐兄,他在故意激怒你,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要知道你爹可是一定会说到做到的,所以你还是待在一边吧。不过你这口怨气,我来替你出。”

    其实洛羽话说出来也就后悔了,自己干嘛非要惹他呢?说两句好听的过去就得了,却偏偏要逞能。现在这不是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少年出现了吗?而且还一定是一个来头同样很大的官宦子弟。

    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就要硬气到底。洛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是怕事的人,所以他就打量着那个一脸阴冷的青年问:“你是谁呀?跟这儿瞎叫唤什么啊!”

    “哼哼,在京城敢和我这样说话的人还没几个,比我小还敢这样和我说话的则是一个也没有。小子,就冲你这股狂妄的劲儿,爷我今天就告诉你。你给爷我记好了:小爷我叫独孤绝,不提我的家世,我也绝对不会拿家世压你。只是听说你今天一出手就弄瞎了尉迟胜家下人的眼睛,想来你功夫应该不错,所以今儿咱们就在这较量一下怎么样?”独孤绝慢慢的说,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决。

    洛羽初到京城不久,哪里知道京城这些富家官宦子弟们的情况,不过看这人的样子好像功夫应该不错。他又看到了围观的人们脸上的幸灾乐祸的表情,知道对方一定是一个厉害的对手。

    “较量?不知道你想和我较量什么?如果是比武的话就算了,在此等美人如云、**良好的地方动刀动枪就未免太煞风景了。”洛羽淡淡的笑着说,那神情不是一般的潇洒。

    “哼,你怕了吗?”独孤绝说。

    洛羽面色一沉道:“怕?那倒不是,我只是不屑和你动手而已。再说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消遣玩乐的,想动手就另约个时间吧。”

    “嘿嘿,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和你动手还用得着预约吗?给我接招吧!”说完独孤绝就一掌挥了过来。

    沉重的掌风告诉洛羽,此人功力不错,虽然他还看不出对方有没有真气,但是他知道这一掌之力击碎一块石头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洛羽见对方已经不由分说动起手来了,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挥掌迎了上去。

    因为之前从没用过真气和人动手,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真气到底练到了哪种程度,和对方谁高谁低。不过男人的尊严让他即使不敌也不会退缩半步,只能运起最大的掌力击去。

    两人的手掌瞬间就撞在了一起,让洛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是感觉一股大力自掌心处袭来,然后使自己的身体蹬蹬蹬后退了几步。巨大的冲击甚至让他一阵的气血翻涌,强烈的震感让他都有点头晕眼花犯恶心了。

    洛羽心说:这下出丑了,唉!没办法,谁让我是新手?又比对方小了几岁。所以输也不丢人嘛!毕竟对方可是从小就开始练功了吧?

    他稳定一下身形,就冲对面一抱拳说:“厉害厉害,小弟甘……”话说了一半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在对面没有看到独孤绝。等他奇怪的四下寻找着看的时候,发现众人的目光和神情早已经从幸灾乐祸变得目瞪口呆,一个个嘴巴张的大大的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定在了那里。

    洛羽就奇怪的挠挠头问:“这个……独孤兄去哪里了?”

    一时间没有人回答,倒是那个老鸨先反应过来,她结结巴巴的说:“独……独孤大爷他……他……摔到荷花厅的桌子下面去了。”

    洛羽一听就愣了:“怎么回事?他不是赢了吗?为什么会摔到那儿呢?”

    “不是,是大爷您赢了。奴家看到你们刚才一对掌,您只是往后退了两步,可独孤大爷他……他却一下子飞了起来,后来就跌到荷花厅了。”一个胆子大些的姑娘犹豫着说。

    洛羽这才知道竟然是自己赢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自己才练没有多久的真气竟然可以轻易的把一个看似很厉害的、练了十几年的人给一掌拍飞,看来那个凤瑶仙还真的没有骗自己,自己练的的确是武林至上秘籍。

    此时独孤绝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纷纷反应过来朝荷花厅扑去,却没有一个人要来找洛羽的麻烦。洛羽既然赢的这么轻松,自然也就对这样的小角色不放在心上了,他对身边的老鸨问:“姐姐你给我找的姑娘呢?都在这儿了吗?”

    “啊?……对对对,你看她们哪位合大爷您的心意啊?”老鸨看到洛羽的实力,嘴上的称呼也马上变了。

    洛羽看了一下,发现刚才说话的那个胆大的姑娘长的也挺不错的,就一指她说:“就她了。”

    “好,大爷您先里面请,我让香香给您沏壶茶再去伺候您。”老鸨说着冲那个叫香香的姑娘使了下眼色,洛羽把这一切看到了眼里。

    洛羽知道老鸨一定是有话要安排她,于是也不阻拦,点头答应之后就进了一个较为僻静的房间。

    很快香香姑娘就端着一壶茶进了房间,笑意盈盈的对洛羽说:“大爷,香香给您沏了壶上好的龙井茶,还望大爷您能喜欢。”

    “别大爷大爷的叫了,听着挺别扭的。你还是叫我哥哥吧,这样听着就亲切多了。”洛羽上前轻挑着她的下巴,轻薄的说。

    “唉呀,你坏死了!人家可比你大,你却叫香香喊你哥哥,听着怪羞人的。”香香不愧是烟花丛中的高手,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让人爆发的媚态。声音更是嗲中有娇,勾的人心头直痒。

    洛羽等香香把茶水放到桌上就忍不住的一把搂过香香,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刚才那个鸨婆对你说什么了?”

    “妈妈说让我好好的伺候你,说大爷……说哥哥你以后的前程无量,如果你能宠了奴家的话,那奴家的好日子可就要到了。”香香在洛羽怀里一副娇羞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大家闺秀一般。

    洛羽闻言一乐道:“那你想怎么好好的伺候我呀?”

    “哥哥喜欢怎样,奴家便对哥哥怎样好了,如此便是对哥哥真心的好。”香香声音低低的说,听起来越发的像正经人家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洛羽突然想到了那个比眼前美人儿还要漂亮几分的龙盈盈来,心想:她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了,而眼前的这个只不过是cosply罢了。那自己为什么还要拒绝她呢?应该……应该还是自己对随意玩玩和真正爱情之间分的很清楚吧。

    这个时代虽然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但是洛羽却是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思想上还是认为爱情是不可以被分享的,爱情的幸福也在于两个人一起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但是等到之后的种种缘分和机缘巧合以及命运的安排,洛羽才终于发现,有的时候如果坚持爱情不被分享的话,不仅会伤害到别人,也会伤害到自己。

    …………

    一阵强烈的刺激把洛羽从沉思中惊醒,他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香香的一只小手已经悄然摸上了他长袍下面的挺立之物,温软滑腻的小手隔着亵裤握住雄伟之后并没有停手,而是轻轻的上下律动着。

    香香的樱桃小嘴儿凑到洛羽耳边,轻轻的咬着他的耳尖说:“哥哥,舒服吗?这只是个开始,一会儿香香会让哥哥更舒服的。嘻嘻……哥哥,你那里……好大。”

    第66章 京城花魁

    洛羽被香香抓的一阵气血翻涌,差点没忍住当即就把香香扑倒给就地正法了。泡*书*吧(www。lwen2。com)

    “哥哥,奴家浑身一阵的发热,你说该怎么办呢?”香香像是一个美女蛇一般缠在他身上,一边抓摸着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热?热就脱呗。”洛羽毫不客气的抓住香香胸前的器物,大力的揉着。

    “可是奴家现在浑身酸软,没有力气了。要不哥哥你帮奴家一把,替香香把这满身的衣物给褪了去,行吗?”香香眼睛勾魂摄魄的看着洛羽,声音越发的有些娇喘了。

    洛羽看到眼前女子如此会挑逗**,当下就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力粗暴的抓住香香胸前的衣服边缘,也不解扣子就那么的用力一扯。只听“撕拉”一声香香上半身就只剩一个淡黄|色的裹胸了。洛羽的动作丝毫没有停留,在香香有些惊讶的呼声中紧接着就一把扯掉她的亵裤,露出了香香在平坦小腹下的一丛山水。

    “呼……哥哥,你弄破了香香的衣服呢。不过哥哥这样……嗯……这样真的好威猛,香香……香香迷死了。”香香像是有些怕羞似的紧紧的钻进洛羽的怀里,动人的声音更是进一步的刺激了洛羽的**火焰。

    对于一个出卖**的职业工作者,洛羽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更不想着去考虑对方的感受。当然也就不会准备什么前戏了。可是在他**高涨正准备横枪跃马的时候,却突然想到了在这个时代是没有什么安全保护措施的,而且万一染上某种隐疾连治疗的地方都没有。

    想到了这个问题让洛羽不禁一阵的无语,看着躺在床上一副任自己予取予求的美人,再想想自己和对方直接接触可能会产生的危险,洛羽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哥哥怎么了?香香都有些等不及了呢!”香香看着突然停住愣在那里的洛羽,觉得有些奇怪。

    洛羽尴尬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总不能说:“我怕你脏,我怕你有病。”虽然对方只是一个青楼女子,但是洛羽却是不会当面这样说的,尤其是在这样已经差一点就水到渠成的时刻。

    “我……我……”洛羽憋的脸都有些红了。

    香香看到眼前男人尴尬的模样,就有些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在功能方面有些无法言语的障碍或者毛病,想到这里就奇怪的问:“哥哥,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到底是怎么了?香香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洛羽看到香香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是误会自己了。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一件奇耻大辱。可是如果想要消除误会那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给她看,这样的话就要以健康和生命为代价了。洛羽相互比较了一下,决定还是把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忍辱负重的去背负无用男人的羞名了。

    洛羽正要顺着香香的意思悲愤的承认,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一阵的喧闹,好像还有很多人的叫好声。于是洛羽就趁机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吵啊?”

    “哼,还不是那个小妖精又在卖弄风骚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哥哥还是陪香香玩耍吧,如果哥哥累了,香香也有别的办法让哥哥快乐的。”香香话说的很委婉,看来很会伺候人的。

    洛羽哪里会放弃这个机会,急忙从衣服里取出一块黄金丢给香香说:“好妹妹,别闹了,快点告诉我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香香得到了黄金,又想着洛羽大概是真的有些毛病,就不再坚持了,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不屑的说:“哼,不知道妈妈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骚媚入骨的小浪蹄子,凭着自己会唱几首曲儿会跳几段舞,又得到了京城的一些达官贵人的青睐,竟越发的了不得起来了。不把我们其他的姐妹放到眼里不说,还竟然厚颜无耻的假冒什么清倌人,真是不要脸。”

    洛羽听了一半就明白了,敢情外面的热闹是因为这里的红阿姑出现了,而其他人也包括这个香香都是在吃那个女子的醋,说话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洛羽本来是对这个世界的歌舞没有什么兴趣的,但是此时正是拿这个当借口开溜的好时机,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

    “哦?那我可得去看看,香香妹妹,反正我们来日方长,下回哥哥好好的疼爱你。”洛羽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香香撇撇嘴说:“去吧,去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刚才你打败的那个独孤绝可是京城官家子弟中的一霸,不仅武功不错而且还有一批死党。你给他办了这么大一个丑他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现在出现的这个小浪蹄子也正是这个独孤绝和另外几个高门大阀的公子哥疯狂追求的目标,如果你出现的话,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对付你的。”

    “呵呵,这个我倒是不怕的。”洛羽穿上衣服就出门去了。

    香香一个人看着自己被撕裂成两半的外衣,有些奇怪的喃喃自语:“他是有毛病吗?不像啊!摸他那里坚硬如铁,而且一开始的动作又是那么粗暴,怎么可能会是不中用的呢?真是太奇怪了……”

    洛羽走出来,看到上林苑的中央大厅里现在坐满了人,而正中心的舞台上一个身材纤细妖娆的女子正挥舞着长长的水袖在翩翩起舞。还真别说,这个女子的浑身上下还真的带着一股媚态,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却能从动作和身段中看的出来。大厅里时不时的发出一阵惊叹和叫好声,至于掌声则更是一阵阵如雷鸣一样。

    等女子跳舞刚停的时候,就有几个声音在喊:“媚大家,再来一个。”“媚儿,唱一首曲儿吧。”

    女子轻轻的转过身来面对大家福了一福,慢声细语的说:“多谢大家抬爱,只是媚儿今日有些累了,现在只想和大家随便聊一下,可以吗?”

    洛羽看清了女子的面容之后就是一震:是她!竟然是她!

    原来这个女子就是夜媚。

    在接到阴秀颜的传书之后又听到了洛羽当上了兼职太傅的消息,夜媚就马上动身前往长安。一天之后就来到了这里,而且之前她在京城就有一个媚儿大家的身份,所以现在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特别注意,只是在京城的公子哥和一些达官贵人之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媚儿外出游历归来,又谱了几首新曲。于是他们自然就蜂拥而至了。

    本来夜媚一开始是不想用这样明显的身份来接近洛羽的,但是后来她仔细想过之后,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才最有可能消除洛羽的戒心,然后慢慢的接近他,牢牢的抓住他的心。这样的话即使他将来恢复了记忆,也不会对自己恶面相向。因此夜媚就选择了高调出现。

    在得知洛羽来到上林苑的消息之后,夜媚马上就安排了一场在大厅的华丽表演,于是也就吸引了恰好为了安全躲避出来的洛羽。

    在大家的轰然叫好声中,夜媚红唇轻启道:“此番媚儿外出游历,着实有不少大的收获和新鲜见闻,各位想听媚儿讲一讲吗?”

    “当然,媚大家快些讲吧。”

    “想听,媚儿大家说什么我都想听。”

    众人一个个兴奋的大喊大叫着,也难怪,平时的媚儿大家可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即使见到了也没有见过她这般和颜悦色的坐在这里和大家一起聊天的。

    夜媚轻轻一笑,就开始了自己的讲述。夜媚口中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我行进到岭南道的罗浮山下的一片树林之中时,突然听到有一阵的打斗之声。而大家也知道媚儿我自小是习得过一身武艺的,而且媚儿虽为女子,但是却是以巾帼女杰红拂女为榜样的。自然就要上前去看看,如有路见不平之事就必然要上去拔刀相助的。

    等我来到官道之上,却看到一个美貌女子好似凶神恶煞一般正挥剑猛刺一位年方十六七岁的少年。我本以为定是那少年做了什么坏事因此才会遭到一个女子的报复,可是细看之下却不是这么回事,因为那少年只是身手灵活,对于武功却是一点也不会的。

    这下媚儿当然有些怀疑了,就上前喝止住他们想问个清楚,可是那女人却蛮不讲理的竟然骂我多管闲事,更过分的是她竟然拎剑朝我刺了过来。我这才知道事情的缘由一定不怨那个年轻男子,于是就和那恶女子战作了一团,要为那少年讨个公道。

    一番苦斗之下女人终于被我打跑了,我这才转身去看那少年。少年很感激我,说他在一个客栈吃饭的时候不小心露了财,结果让那个女人瞧见了,就见财起意的跟上他,准备在这个树林里面杀人劫财。

    了解之后我害怕那女人会在我离开之后还会回来找那少年,就决定送他一程,把好事做到底。

    …………

    夜媚这个故事当然是编的,不过却编的很巧妙,套用了很多真实的场景,目的当然是很隐晦的告诉洛羽,自己是他的恩人。

    洛羽一开始只是在一边想着一边听夜媚的讲述,可是渐渐的在她的讲述中自己找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场景。

    “难道她是在说和我相遇的事情吗?为什么我会觉得她说的那个少年就是我呢?还有那个追杀我的女人,也好像的确是有过的……莫非,她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吗?”洛羽在脑海中思考着。现在的他已经恢复了杀手的警觉,对于身边的事情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容易相信了。

    “媚儿大家,那接下来呢?”

    “那少年太幸福了,我都忍不住的想变成他了。”

    …………

    第67章 美人垂青

    夜媚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我和少年在一起聊了很多,一路上我们谈的也很投机。不知不觉中我渐渐发现自己好像对这个比我还小的男人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这让我很恐惧,因为我是不能喜欢他的!虽然我是一个清倌人,但是我毕竟是一个青楼女子,这样的我还有资格去爱吗?

    于是我一再的告诫自己不可以,不可以,但是感情却是无法控制的。他的音容笑貌随着我们一起走下去的日子渐渐的深印在我的脑海之中,再也挥之不去。

    于是我不免在平日的言谈举止中有些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因此也就逐渐被他察觉。可是他却并没有因此回避我,而是大胆的向我表白他对我的爱慕。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也早就爱上了我,可是他却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配不上我,所以一直不敢告诉我。一直在苦苦压制着自己的感情……

    就这样,我们相爱了。从那天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了。

    …………

    夜媚讲到这里的时候下面一阵唏嘘之声,还有一些人小声的嘀咕着:“那男人真他吗的有运气。”“能让媚儿大家爱上他,死了也值了。”

    洛羽却听得渐渐有些不对味儿了,对于夜媚说的和她相爱之类的,他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而且在长安城外见到她时,对她的感觉只有似曾相识的熟悉和一种莫名的恐惧,却是没有什么思念和纠结的感觉的。所以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并没有爱上过她。

    可是夜媚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会突然当众讲这样一个故事?洛羽直觉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和文章。不过他现在还不能最终确定夜媚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在这里才讲这样的故事,或许是因为她想用这个故事来告诉大家她很纯情也说不定,又或者是她要提醒大家自己已经有心上人了,就别再打她的主意了。

    正在这么想着,夜媚后来的话却是让他大吃一惊,心里不禁对夜媚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又更加的迷茫了几分。

    “可是好景不长,我和他在一起往下走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扶桑小岛上的一批浪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也要劫杀他,为了保护他我和对方打了起来,但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结果把我和他就给分开了,等我好不容易从他们手中逃出来之后,却发现他不见了。我在寻找了好久之后也没有找到,最后只能伤心的重新回到了这里。”夜媚喝了口茶,神色哀怨的说。

    “媚儿大家,你说了半天,那个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小生虽然仰慕媚儿大家,但是刚才也被你的真情所感动,小生自负这天下也还算结交了不少朋友,媚儿大家告诉我名字的话,我会帮助媚儿大家寻找的。”一个一看就是富家公子模样的青年神态认真的说。

    “他叫洛羽。”夜媚一副相思苦情牵肠断的哀怨,倒还真的骗到了不少人。夜媚的话音刚落,整个大厅就炸开锅了。

    “什么?洛羽?是当朝的那个七品小太傅吗?”

    “真是气死我了!那个洛羽怎么什么都有啊!皇上看重,美人垂青,真是太让人嫉妒了!”

    “那个洛羽?长的也不怎么样嘛!”

    “不是这个太傅洛羽,一定不是他,因为太傅的武功很高的。不是媚儿大家嘴里说的那个人。”

    “对,今天不是还和尉迟府上打了一架吗?”

    “咦,对了,说起这个,好像这位七品太傅刚刚还在这里的,并且三招两式就把独孤绝给打飞了,那现在他在哪里呢?”

    洛羽看大家因为自己而议论纷纷,又在朦胧中想起来自己好像真的和扶桑人有什么过节,不禁为夜媚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而再次犹豫了起来。本来是想暂时先躲着不在大家面前出现的,可是不幸的是那个老鸨眼睛挺尖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现了自己。

    “来了,洛羽公子来了。”看来老鸨平日的营养还真是不错,这嗓门大的就好像是练了内功的人一样。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众人纷纷回头,洛羽这下是想躲也躲不开了,没办法他只好在众人的目光中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在下就是洛羽,不过却不是媚儿大家口中说的那个洛羽。”

    话虽这样说,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众人对自己一片敌视的目光,知道在这些夜媚的粉丝面前,哪怕是和她拐着弯儿能联系上的人也是会成为大家暗恨的对象的。洛羽见势不妙就一拱手说:“众位慢慢玩,在下因夜已深沉有些倦了,想要回去休息。告辞告辞。”

    他说完了刚想转身向外走,却听到夜媚在台上突然喊住他说:“这位公子,请留步。”

    洛羽心说:坏了,看来这个女人果然是因为自己而来的。不过她到底有什么目的现在洛羽是猜不到的,而且她说了那么多真真假假的,看来她应该是知道自己和那个洛羽就是一个人了。同样的,也就知道了自己容貌的改变和失忆的事情了。因此才会有了今天这样静心安排的一幕。

    “不知媚儿大家有何事?如果不急的话就改天再说好了。”洛羽停住回头说,心里却是暗道:我管你想干什么,老子就给你来个装傻充愣,任你有千般计我只用一招回,看你能拿老子怎么办。

    “听闻洛羽公子仅以十六七岁的年纪便当上了当朝太傅,那学识一定是非常渊博的了。而且因为公子和我那个情人名字一致,而他的学识也是十分的厉害。因此媚儿想和公子多聊一会( 穿越之风骚大唐 http://www.xlawen.com/kan/82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