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穿越之风骚大唐 > 穿越之风骚大唐 第 18 部分阅读

第 18 部分阅读

    暮芎茫览龆钟幸恢值牌实牧撑涌床怀鲇惺裁此暝碌暮奂!?瓷先ゾ秃孟袢嗨甑纳俑疽谎?br />

    被这样一个漂亮有气质的阿姨级女人一口一个先生叫着,洛羽当然会有些不好意思。而且红拂女在历史上那是大大的有名,洛羽对她也一直很景仰。现在猛然看到了这个流芳百世的女英雄,洛羽不由的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请李夫人再莫叫小人先生了,小人年方十六,论起来比您的孩子年岁还小。哪里能当的起您这样的称呼。如果您不介意就叫小的一声‘小羽’或者是‘小洛’就好了。”洛羽再次躬身道,语气和眼神都是十分的诚恳。

    这下可把红拂女搞糊涂了,看洛羽的神情就知道他是真的对自己很尊敬,可今天他随着龙盈盈贸然前来也一定是有某种目的。这……这说起来很是矛盾啊!

    正在这时李牧唐也进来了,他起来时一直就在想对自己这位未来的娇妻一会儿见面了要怎么说话,是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同时以后结婚了也就更好管教了呢,还是笑脸相迎主动承认昨天闹的不愉快全是自己的错误呢?

    到了最后他还是决定先打着认错的态度,还是别等对方还没有进门呢就被自己吓着了,别回头再不愿意了,那样的话传到皇帝耳朵里可就不好看了。

    可刚一进门还没有对着龙盈盈说话呢,就看到了洛羽正站在那里。这不是昨天在酒馆外面遇到的那个流浪汉吗?李牧唐这下就有些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拉住洛羽不客气的问:“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就凭你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吗?”

    洛羽不慌不忙的回头冲李牧唐灿烂一笑说:“看来你脾气真的很暴躁啊,这样的话我家小姐跟着你岂不是……”

    “唐儿!快点给我放手!”红拂女立刻喝斥道。

    李牧唐悻悻的松开手,恶狠狠的看着洛羽。却因为心里的急怒而忘记了和一旁的龙盈盈打招呼了。

    “伯母,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找李牧唐公子的,因为昨天在郊外遇到了,而且还发生了许多不愉快,侄女后来回到家本想就此算了,可是却没想到心中越想越气,所以才在今天忍不住的来上门找李公子讨个说法。”龙盈盈看到场面有些乱了,就心中暗笑,但是表面上却是冷静的说着。

    红拂女心说:这哪里是越想越气?分明是听说和我家唐儿的婚事之后才过来的吧?刚才那个洛羽不也说了?看来这位龙小姐的心机很深呐!还没有过门就和我这位未来的婆婆斗上心眼儿了。

    可怜红拂女再英明,也不会想到龙家的这位小姐敢动心思拒绝这门亲事。因为龙家的地位和皇帝的赐婚,龙家不可能不知道皇上的心思。所以红拂女认为龙盈盈此番上门也只是为了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是想要告诉他们自己可不是好欺负的,以后嫁进来了也别想欺负她。

    第51章 李靖归来

    这也算是错有错着了,本来洛羽的意思是不大不小的闹上一场,这样的话估计他们走了之后红拂女和李牧唐一定说不了什么好话。然后自己的窃听器就可以大发神威了。

    可是没想到还没有开始闹呢,就先有了一场误会。红拂女以为龙盈盈是为了给自己这个未来的婆婆一个下马威,其实她却是在想办法退婚的……如此一来,就有好戏看了。

    “盈盈你放心,如果是我家唐儿的错我一定会狠狠的责罚他。而且以后等你……呵呵,你尽管放心吧,反正以后不会让你受委屈就是了。只要你有理,我就会站到你这边的。”红拂女话里有话的说。

    她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说你尽管放心,我们不会凭着势大就欺负你,以后你嫁过来我们也会好好的待你。不过你也别想依着你那小姐脾气闹,凡事总要讲一个理字不是?

    龙盈盈也是精明到七巧玲珑心的那种女孩,一听之下哪里还不明白?她本想不咸不淡的反驳几句的,但是后来一想,这样的话不是起到了和吵闹一样的效果了吗?于是她也就没有再说,只是看看旁边的洛羽,意思是问下一步怎么办。

    洛羽也被眼前造成的局面给搞的愣了一下,不过他也很快就意识到这样也不错。于是就想让龙盈盈再说几句就告辞得了。

    可这时那位李牧唐却爆发了,本来他就一直压着火气,好不容易刚刚憋下来,却又看到龙盈盈冲洛羽那带着几分依赖的一瞥。当即就再也无法克制了,他咆哮着冲向洛羽说:“当着我的面还敢如此卿卿我我,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其实也并不是李牧唐喜欢龙盈盈,只是现在皇上御赐的婚事,可自己的未来娇妻却和别人大有情谊的对视,这让这位被宠大的少爷如何受的了?

    洛羽一开始却没有想到这位会如此激烈的动手,可是他的反应却比我们的牧唐少爷快的多了。

    只见他猛的一侧身,运用现代的小擒拿术没有任何花俏动作的拉着李牧唐挥舞过来的拳头顺势往前一带,脚下却是不轻不重的在李牧唐小腿上的迎面骨那里踹了一下,于是我们的李牧唐少爷就一下子半飞了起来,然后吧唧一声落到了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洛羽心里十分得意,嘴上却是大惊失色的上前去搀扶着说:“李公子!你没事吧?真是抱歉,我平日里练功习惯了,所以一时间没有察觉到是你。对不起了。”

    李牧唐狠狠的把洛羽的手推开说:“滚开,不用你管!你小子死定了今天!”

    洛羽做出一副恐惧的样子说:“李公子,你……你可别吓唬小人了。我只不过是自我防备了一下你就要我死……难道有钱有势就可以随意践踏他人的生命吗?”

    这时红拂女说话了,态度威严却不失冷静:“洛羽你先别说了。来人,把少爷扶下去。”

    洛羽被红拂女千古的名声所震慑,闻言还真的不说话了。

    等下人把李牧唐扶下去之后,红拂女就对洛羽说:“看来,是我小看了你。”

    “夫人何出此言?”洛羽心中暗惊,但是他表面上却是一点也没有异样的。

    “本来以为你只是有些小聪明,但是没想到你的心机竟然还挺深。而且一开始我认为你只有一点的真气凝聚,却没想到你的身手竟然这样好。而且……很奇怪,感觉你的动作没有一丝的多余,把每一分力量都运用到了最好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招式,看来你的来头不小。能告诉我实话吗?”红拂女不顾龙盈盈在此,直接的侃侃而谈。龙盈盈听了红拂女这样说,惊讶的神色渐渐的浮现在她的脸上,而且越来越重。

    洛羽心里暗道:这是自然,现代的擒拿格斗术都不是表演着让人看的,当然讲究的是把每一分的力量都用最有效的方式释放出来。不过他表面上却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说:“夫人过奖了,小人只不过练过几手粗浅的功夫罢了。不过夫人,刚才李公子的话算不得真吧?小人没有犯什么大错,今天也只不过是以小姐朋友的身份随小姐一起登门拜访,这……”

    “小儿莽撞,你不用在意。不过让我有一点奇怪的是你既然自称是小姐朋友,却又为何说‘我家小姐’,敢问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红拂女不动神色的说。

    洛羽一听就知道坏了,自己只不过是随口说漏了一句,却没想到就被精明老练的红拂女给抓到了把柄。

    但是洛羽很快就找到了借口,他尴尬的轻咳一声说:“这个……我的身份嘛,就是龙家四小姐的师傅。至于我说是小姐的朋友倒也不假,因为昨日在小酒馆中我们虽然是初次遇见,但是我却和当时扮作男儿的三小姐谈的十分投机。所以自然也就成了朋友。”

    “哦?那不知你今天和龙小姐一起登门,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红拂女略有些疑惑的问。

    “这个嘛……说出来不怕您生气,是因为我家小姐怕李公子翻脸不认账,就让我来一起做一个见证。”洛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红拂女想到自己儿子的性格,觉得这也是在情理之中。可能这也是龙盈盈来示威的一种手段吧。

    之后龙盈盈又随便的和红拂女闲聊了几句就告辞了。这次虽然没有在言语上说什么厉害的话,但是洛羽把李牧唐给摔了一下也是一个不小的事情了。走的时候洛羽悄悄的把飞行甲虫放飞到了李府走廊的花丛里,自然是小心着没有让任何人看见。

    “你觉得今天我们这样会有什么效果吗?”龙盈盈在路上问洛羽。

    洛羽悠然的骑着马,没有回答她的话。在出了朱雀大街之后突然对龙盈盈说:“小姐您先回去吧,我是第一次来到长安,想四处的转转。”

    “转转可以,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龙盈盈追问道。

    洛羽洒然一笑说:“小姐你今天也看到了我的身手,所以你应该大概知道了我想要怎么做。”

    “你……难道你想潜入李府偷听他们说话?”龙盈盈果然理解了洛羽的意思。

    洛羽故作高深的说:“聪明!今天我们这样一闹他们自然会等李靖回来议论这件事,所以我去探听一下一定会有我们想要的收获的。”

    …………

    看着洛羽骑马离去的身影,龙盈盈突然觉得这个外面一般的男子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具体是什么她说不清楚,但是总是感觉他好像有一种很吸引人的地方。

    当然龙盈盈不可能认为自己会喜欢他,因为不仅洛羽一点也不符合自己心中夫君的标准,而且就凭他比自己还小了几岁,她就应该怎么也不会喜欢他的。

    洛羽当然不会自大的潜入李府,别说自己的功夫在这个时代一点台面也上不了,就是自己是一个武林高手也不会有胆量去在卫国公李靖和女侠红拂女面前耍,那可真是班门弄斧了。

    他来到李府的院墙外面,看看四下无人就掏出腕表窃听器设定了一下。因为这个时代没有卫星也没有通讯站,所以必须要靠腕表和飞行甲虫之间的单独联系。因此就必须要离的近一些才可以。

    甲虫在洛羽的指挥下飞到了李府的大堂,然后只是设定了一下凌晨三点的时候飞回来就关闭了腕表和甲虫之间的联系。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骑着马回家睡觉去了。

    话说李靖一直忙到了晚上掌灯的时候才回来,吃过晚饭之后正准备去书房看一下边关的兵报,却见自己的妻子正在大唐的椅子上静静的坐着。于是李靖就温柔的走过去说:“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去休息?”

    “靖哥,今天龙家的那个三小姐来府上了你知道吗?”红拂女抬起头来说。

    “哦?她来做什么?”李靖奇怪的问。

    红拂女叹了口气说:“还能来做什么?不就是知道要嫁到咱们府上了,要先给咱们来一个下马威呗!”

    李靖神色有些凝重了,他也坐了下来问:“你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拂女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李靖是个老实实在之人,虽然在战场上也会运筹帷幄,但是在家庭琐事之上从来不愿意往深处想,于是他就轻松一笑说:”你别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也许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只是因为觉得唐儿昨天有些不对了,因此就上门前来理论一下而已。“

    “靖哥,你以为这世上的人都像你这么老实吗?如果真要是这样也就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了。你想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个龙小姐会真的找上门来吗?她又没吃什么亏,倒好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看这样的媳妇啊,如果不是因为是皇上赐婚,我是怎么也不会要的。”红拂女话中带气的说。

    “好了夫人,别生气了,等将来她过了门你再好好的管教不就是了?”李靖安慰的说到。

    “爹爹,孩儿可不娶这样的泼妇!爹爹你明天去给皇帝叔叔说说,把这门亲事给回了吧!”这时李牧唐一脸怨气的冲了进来说。

    李靖马上沉着脸说:“混账东西!什么话你都敢说,我看你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你要没有一点亏心事,她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找上门来吗?”

    李牧唐一见不能从脾气上让爹爹反对,于是就说:“那……那她竟然还带着一个相好的一起来咱们家,这不是成心想恶心我们吗?”

    “什么?什么相好的?不可能吧?”李靖一下子就愣住了,然后回头问红拂女:“夫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有这样的事吗?”

    “这……看那两个人倒像是挺熟悉的,不过看神情却是没有什么私情的。只是感觉有些怪异罢了。还有……靖哥,那个后生名字叫洛羽,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名字是在哪里听说过呢?”红拂女回想着说。

    李靖想了一下就惊呼道:“洛羽?那不是静心斋主说的那个少年吗?”

    第52章 犀利对白

    经李靖这样一说红拂女也想起来了,记得在前段时间静心斋主带着伤来到京城,并且和李世民见了一面。因为是老朋友,所以李靖和红拂女当时也在场。

    当李世民问起静心的伤时,静心叹了一口气说:“唉!陛下,此事贫尼也正要和你说起,你不能因为大唐江山已经打下来了就觉得一定会稳如泰山了,一定要居安思危才行。现在魔门势力刚刚在天下争夺的时候被清剿一次,却又开始蠢蠢欲动的想再次兴风作浪了。”

    “师太,此话怎讲啊?”李世民一听神色就变得凝重了。

    静心说:“虽然此次和阴庚派的争斗是因为天道之书和天道秘境的出现,但是在和阴秀颜的斗法中我偶然间听她说了一句什么她还有着别的计划。所以我就在想她一定是准备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哦?阴庚派吗?她们竟然还敢出来搅风搅雨,看来是当初的清剿没有让他们长什么记性啊!”李世民有些不以为然的说。

    静心看到了皇帝的不用心,想说什么却又一想现在的李世民可不是当初打天下的时候了,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是不行的!所以到后来又随便聊了几句静心就告辞了。

    李靖和红拂女也随着静心一起出来了,并且邀请静心和他们一起回府再好好的聊聊。

    静心是怎么来到京城了呢?这还要从那次和阴秀颜的相遇说起……

    到最后静心终于还是忍不住对静斋的关心而出手了,结果自然是两败俱伤。而阴秀颜也坚强的坚持到了太阳出来之后才停手,然后飞一般的退走了。

    临走时她还说:“妹妹终究还是愚钝了,你看现在不也是天亮了吗?我早说过咱们姐妹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多好啊,干嘛非要这样呢?妹妹这下不是受伤了吗?”

    静心没有功夫理会她,而是心急如焚的往静斋赶去。在打斗时的伤势也拼命的压制住了。

    等到了静斋却发现来犯的敌人已经退却了,而且斋中并没有损失多少人手,说是来的人并没有拼着命的打斗,好像是在半真半假的演戏。可是等到他们退去之后,静斋的人唯一发现的不妥就是身为静斋最优秀的弟子,被内定为阴庚派女弟子夜媚的对手、清云的小师妹——清妙不见了。

    正在四下里寻找的时候静心回来了,当她听到清妙不见了的消息之后,就轻轻的叹了口气说:“算了,不用找了,清妙已经下山进行入世修行去了。”

    其实清妙想要下山已经很久了,可是她却一直都没有同意。因为清妙虽然武功方面比清云高了很多,可是在人情世故方面她却如同白纸一张。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了空梦剑典很少可以有人能骗到她的话,静心对于此次清妙的出走是一定不会放纵的。

    可是现在,就由她去吧。毕竟入世修行也是必须的一部分。

    后来安顿了一下静斋的局面,静心想到了此次阴庚派的异常行动,就决定去长安一趟见一下李世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可是没想到李世民对这个消息根本不重视,静心又无法再三的说。因此只好悻悻而归。在失落之时就随着李靖和红拂女回到了李府。

    在谈论起最近的一些经过的时候,静心就专门的说起了洛羽,说如果遇到了这个人就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留下,因为他有可能会引起天下格局的改变。

    所以现在红拂女一说这个名字李靖一下就想起来了。红拂女一听也惊喜的说:“靖哥!就是他!看来静心斋主说的没错,这个洛羽我看起来就感觉有些怪怪的,总好像……好像不是咱们这个世上的人似的。”

    “那我们要不要通知斋主?让她赶快过来一下?”李靖带着些犹豫问。

    红拂女想了一下说:“不妥,我觉得还是先再确定一下再说。如果他的确是的那再通知静心斋主不迟。不过靖哥,你说他为什么要和龙家小姐一起来呢?看他相貌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我想他应该是做不出什么卑劣之事吧?”

    “这个……我没有见过他什么样子,也不好下推断。不过听你说的好像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只是唐儿,你的心胸未免太狭窄了些。以后等成了亲,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改改。”李靖语重心长的对李牧唐说。

    李牧唐恶狠狠的说:“如果我一定要娶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的话也行,那她就等着被我天天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唐儿!你正经点行吗?”红拂女这次抢先说了,要不然从李靖嘴里说出来可不是这么温柔的话了。

    李牧唐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他一甩拂袖说:“我不愿娶她,是你们逼我的。可是总不能让我去对一个我讨厌的女人虚情假意吧?等她嫁了过来我就是她的夫君,到时候夫为妻纲,我想怎么对付她就怎么对付她,想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哼!”

    李靖本来是要发作的,但是他突然想到了当年在遇上红拂女之前时认识的一个叫素素的女孩,对方喜欢他但是他却对素素没有什么感觉。结果让素素一个人孤单了很久,等到终于有人追求了却又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奸佞小人。最终让素素忧郁成疾,年纪轻轻的便死于非命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长叹一声,对李牧唐说:“唐儿,这事是爹爹的不对。不过对方毕竟是皇上要用到的家族,所以等她嫁过来之后,如果你不喜欢她就再讨几门偏房,把她……把她搁置一边就是了。但是不能欺负她。”

    红拂女一看丈夫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想起了素素,于是温柔的说:“靖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

    “不说这个了,我们回房去吧。”李靖不再和李牧唐说什么,就让红拂女陪着他回去了。

    …………

    早上洛羽很早就醒了过来,当他看到飞行甲虫静静的躺在自己床边的时候就松了一口气。不过马上他的神情又紧张了起来。

    因为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从录音里得到什么有力的语言,让这一次的风波快点平息了。毕竟在面对两个名垂千古的历史人物而且要和他们做对的情况下,洛羽即使再有高科技的手段也会感觉到有些心虚的。

    这也许就是名气所带来的震撼吧。要不然洛羽可是在面对现代的国家元首也不会紧张的。

    带着忐忑的心情放低了声音听了一遍甲虫录下的对话,结果却是让洛羽的表情喜忧参半,而且很是复杂。

    “静斋?静心?说我可以改变天下格局?真的很奇怪……莫非是和我同名同姓的人吗?这个几率又实在太小。可是说我能改变天下格局……也许吧,毕竟我是从未来过来的,对于历史上将要发生的事情十分的清楚,所以如果在事情将要发生之前做点什么的话,说不定还真的会改变天下形式和历史的。”洛羽小声的自言自语说。

    说真的,自己穿越过来之后他想的大都是自己要做什么,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个世界中混的衣食无忧,不被人欺凌,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知道将要发生的任何一件重大事件。而如果自己随意的在一个事件之前做点什么的话,就一定会改变整个历史。那样的话,真不知道对未来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而这样的影响又是好是坏?

    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让洛羽很头痛,不过他也知道眼前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所以就暂时把这个问题放到了一边,继续的听了下去。

    当他听到“我不愿娶她,是你们逼我的。可是总不能让我去对一个我讨厌的女人虚情假意吧?等她嫁了过来我就是她的夫君,到时候夫为妻纲,我想怎么对付她就怎么对付她,想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和“唐儿,这事是爹爹的不对。不过对方毕竟是皇上要用到的家族,所以等她嫁过来之后,如果你不喜欢她就再讨几门偏房,把她……把她搁置一边就是了。但是不能欺负她。”时,高兴的都快要跳起来了。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洛羽原本只是想知道几句他们说的小牢骚就不错了,可是没想到对话竟然如此给力!而且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李靖这样一个光明磊落的英雄竟然也能说出那样的话,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洛羽如果知道关于素素的往事的话自然会理解的,可是现在,他却是要做一番最后的准备了。

    龙盈盈今天没有来,因为昨天去李府这么一闹,自然是被龙啸天知道了。一大早就把龙盈盈叫去骂了一顿,并且让人把她关了起来。说是不让她出来。直到她出嫁的那天。

    当龙小妹跑过来告诉洛羽这个消息之后洛羽洒然一笑说:“放心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不过你要在某些地方帮助我一下。”

    “你真的可以做到吗?”龙小妹有些不可思议的说。

    “当然,就算是为了成为你真正的师傅,我也一定要做到的。”

    “为什么你这么想当我师傅?”龙小妹瞪着大眼睛问。

    洛羽没来由的突发一阵邪恶,在她粉嫩的小脸上捏了一下说:“因为哥哥喜欢你呀!”

    “讨厌!师傅是个大坏蛋!”龙小妹一下就羞红了脸,但是嘴上虽然说的厉害不过却没有几分真正生气的意思。

    洛羽强压住要把她抱进怀里的想法,轻咳一声说:“你知道李家什么时候来提亲吗?”

    “知道啊,就在明天。”

    “嗯……明天……还来得及。那我们就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好了!”

    第53章 订婚风波

    第二天的时候洛羽在龙小妹的帮助下神神秘秘的搞了大半个下午。龙小妹一直问他这是做什么用的那又是做什么用的,洛羽却什么也没有说。

    到了最后龙小妹不干了,她赌气着撅着嘴说:“讨厌!人家不干了,你什么都不说,我再也不帮你了。”

    洛羽看到这样,也知道如果一点不透露的话这小丫头一定会说到做到的不再帮自己了。现在龙盈盈被龙啸天软禁了起来,而且龙啸天对于他这个被龙盈盈带回来的外人、尤其是陪龙盈盈一起去李府闹事的人一点也不待见。

    如果不是因为龙小妹对她爹爹说自己懂得好多东西,可以教给她很多的话,估计龙啸天早就会毫不客气的把他赶出去了。

    也难怪龙小妹会好奇,而且一个劲儿的追问洛羽到底想干嘛,毕竟洛羽让龙小妹帮忙布置的东西很是奇怪。

    洛羽先是让她找了一个地窖里用来放冰块的大铁桶,却又让人把好好的一个桶给割开成了一块大铁皮。之后又让好几个下人一起折腾着把剪开的铁皮做成一个像神话里黑白无常带的高帽子一样的东西,一头窄一头宽的。

    等这一切都做好之后洛羽叫龙小妹命人放在大厅外的一个花丛里,而且外面还格外找了许多花草给遮掩住了。

    幸好今天龙啸天一直都在兵器场里督造,而后院的夫人们也都在后院歇息着没有来前厅。龙小妹在家里是最小的,平日里就深受龙啸天的宠爱。而且她对下人也一向很好,所以她在做着这一切并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回后院去禀告。

    然后洛羽又找了一根很长的绳子,一头连在花丛中那个喇叭一样的东西小的那段,一头一直扯到离大厅很远的一颗树下。

    现在虽然一切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可是自己还真的不能得罪了这个小丫头,于是就对龙小妹说:“我会法术,可以用这样的东西把前天晚上李府上说的一些关于你姐姐的话给还原出来。”

    “哼,你骗人,哪里有这么神奇?”龙小妹一脸的不相信。

    洛羽神秘一笑说:“当然有了,要不然我为什么会让你姐姐去李府上闹上一场啊,为的就是让他们在晚上说点你姐姐的坏话。这样的话明天当着大家的面给他这样一放,你说……”

    龙小妹半信半疑的说:“那他们都说我姐姐什么了?你给我说说先让我听一下。”

    洛羽一摊手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怎么让它们放出来?越说越没谱了!你到底还有什么隐瞒着没有说的,快点给我老实交代。”龙小妹自然是非常不乐意的。

    洛羽一脸郑重的说:“我是真不知道,因为对话只能重复一次。如果你现在要是听了那明天可就放不出来了。所以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的。”

    “骗人,哪里有这样神叨叨的东西?你说的我一点也不相信。”嘴上说着一点也不相信,但是龙小妹的表情却告诉洛羽她相信了大半。

    而且洛羽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应付,听到这里他就故作沉重的说:“你不知道,当年传我这个神通的老人给我说过,这辈子这个神通我这辈子只能用一次。用完了就绝对不能再用第二次了,而且就是想用也不会灵验了。要不是当初我在一个意外的情况下救了那老人一次,他是不会传给我的。“

    “你说的也太邪乎了,你既然救了他一命,他怎么还那么小气的只让你用一次?”龙小妹追问到。

    洛羽不慌不忙的说:“我也不知道啊,而且老人还很奇怪的要求我说,这个神通必须用来解救女子不愿意的情缘。还不能让我从中获利,说是如果我违反了就会遭天谴的。”

    这下龙小妹一下就相信了,因为这个时代的人对于上天还是很敬畏的,像什么对天发誓啊,赌咒啊什么的是没有人敢随意说的。龙小妹见洛羽连天谴都说出来了,也自然就相信了。

    还有,当时龙盈盈说起宁散人给她相面的时候龙小妹也在场,现在她一联想觉得这两下还有不少的巧合之处,于是就更加认定了洛羽一定可以解决好这件事。对洛羽的怀疑也就没有了任何一点。

    “哦……我说为什么姐姐说散人告诉她你就是能帮助她脱离红尘劫的人。难怪呢……咦,对了,你说你救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宁散人啊?要不然这也太巧了吧!”龙小妹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洛羽只是想让她把两者能联系到一起就行了,没想到她还竟然能异想天开的说自己救了宁散人?

    对于这个从龙盈盈口中听来的近乎于神一样存在的人,洛羽心说如果我能救他一命,那自己还不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了吗?要真是那样我也用不着窝在这个区区的龙家了,早就仗剑逍遥天下去了。

    安抚了龙小妹这个大麻烦,洛羽就再次冷静的把所有的计划都想了一遍。

    整个计划对于解决龙盈盈的婚事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关键是要怎么才能把自己对龙小妹胡乱吹的这个神通在众人面前蒙混过去。对于龙啸天和李靖、红拂女等人,洛羽可不认为自己能这样轻易的就混过去。到时候万一李靖和红拂女恼羞成怒,非要自己说清楚到底是怎样才能做到的,自己一定要找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才行。

    可是洛羽一直想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还是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解释。到最后他甚至有了一丝要就此罢手偷偷溜走的想法。因为无论如何他也是不能露出窃听器和智能手机的。这一点他是比谁都清楚。

    但是现在还不是走的时候,因为昨天夜里他练功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丹田好像已经快要凝聚成形了一个什么东西,看过几部武侠小说的他知道,这应该就是下一阶段将要成功的表现。

    此时是不能出什么岔子的,如果万一有了大的波动,搞不好还会走火入魔暴血而亡。最轻的也会落一个终身残废吧?

    到最后洛羽把牙一咬,决定还是按照最初想的那样去做。就一口咬定是一个神秘的老头传给自己的。大不了自己发几个连自己听了都不免心惊胆颤的毒誓罢了。再说了,帮龙盈盈解决了如此一个大麻烦,龙啸天和龙盈盈应该都会很感激自己吧?到时候也一定会帮自己维护一二的。

    …………

    龙盈盈在严密的看管下让下人梳洗打扮了一番,正在她心急如焚的想知道洛羽到底有没有把握的时候龙小妹进来了,来到她身边小声的说:“我师傅说了,让你一会儿就乖乖的,什么都别做。他自有办法让李靖夫妇和李牧唐灰溜溜的离去。”

    “洛羽想到了什么办法?到底行不行啊?如果不行今天一过我就算和那个废物有了婚约了,到时即使我死了也无法挽回了。”龙盈盈当然很慎重。

    因为她是一个不会对感情随便,而且还很挑剔的人。如果今天真的和李牧唐有了婚约,即使没有结婚她也无法接受。恐怕如果李世民知道这位龙家的女公子是这样的性格的话,也不会打起和亲的歪主意了。

    “放心吧,那可是我师傅!”龙小妹得意而又很自信的说。就好像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一样。

    龙盈盈看着龙小妹的样子,就有些奇怪的问:“这才几天呐,他就让你这样信服了?看来洛羽先生很有办法嘛,让我们家的小古怪精灵也变的这样听话了。”

    “姐姐!”龙小妹不依的撒娇道。不过她突然眼睛一转说:“诶,姐姐,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以我师傅的本事,如果今年科考他也参加的话,一定可以拿一个状元回来。到时候仕途一片光明,前途无量。那样的话岂不是正好符合了姐姐心目中情人的标准吗?”

    “小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这个来开我的玩笑,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正为婚事发愁的吗?”龙盈盈想到眼前的事情就没有了任何心思。不过过了一会儿,她的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了洛羽那洒脱的微笑,和一切好像尽在掌握的样子。

    …………

    李靖和红拂女带着李牧唐和一大堆礼物上门了,为了表示郑重,龙啸天带领着两个儿子和一众下人在门口迎接。

    大家一起来到了大厅落座,互相寒暄了几句,李靖就先把来意说了:“我今天来贵府是为小儿提亲来的。不知龙兄意下如何呀?”

    这些虽然都是虚应场面的事情,但是也是必须的过场。

    龙啸天看着木然坐在那里的女儿,心里当然知道女儿的意思,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皇上的决定谁敢不听啊!现在也只能委屈女儿了。

    “卫国公能看得起我龙家,我当然是荣幸之至,荣幸之至。”龙啸天强作笑颜的说。

    “哈哈哈哈……好!那今天就是他们二人……”李靖话刚说了一半,却突然听到院子里的花丛中好像传来了自己儿子的声音,可李牧唐明明就在自己旁边站着的啊!

    ““爹爹,孩儿可不娶这样的泼妇!爹爹你明天去给皇帝叔叔说说,把这门亲事给回了吧!”李牧唐的声音清晰的从花丛里传了出来。

    龙啸天和龙夫人、李靖和红拂女还有李牧唐则全部都惊讶的傻到了那里。而龙盈盈则是心中一阵的惊喜,当下也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

    “如果我一定要娶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的话也行,那她就等着被我天天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李牧唐的声音再次清晰的从花丛里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这下众人的脸上就不只是呆傻了,龙啸天和龙夫人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李牧唐说:“你!你……”

    而龙盈盈则是又气又恨,当下再也忍不住的嘤咛一声掩面痛哭了起来。

    事情于是就大发的热闹了起来。

    第54章 芳心触动

    龙啸天满脸怒色的问李靖:“卫国公,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你必须给老夫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你是堂堂的卫国公,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

    龙夫人也气的浑身打颤说:“就是啊,我女儿哪里得罪你们了?竟然能让令公子说出这么恶毒的言语!无端端的说她……哎呦,你可以后让她怎么活啊!被人这样羞辱,我这当娘的也没脸活了!”

    “没来由的说她……说她那样就已经很过分了,但是贵公子竟然还说出要折磨我女儿,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你们也太狠了点吧!”龙啸天也是气的颤抖了。

    李靖如果是奸猾之人,现在当然会想办法否认,可是他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自然?( 穿越之风骚大唐 http://www.xlawen.com/kan/82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