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穿越之风骚大唐 > 穿越之风骚大唐 第 10 部分阅读

第 10 部分阅读

    奇怪的是自己初来咋到,又是明显被人掳来,他们干嘛像对待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人来看着自己?

    “白……白姐姐,他们怎么那样看着我啊?让我怪害怕的。”洛羽随口问道。

    白玉蜂听了咯咯一笑说:“谁让弟弟你长的这么俊呢?他们自然会感觉到有危机了呀!不过这些没见识的家伙,哪里会知道你根本和他们不是同一级别的,像弟弟这般模样,做我大姐的正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这还要弟弟的功夫硬朗才行。别让大姐到了床上一试是个银样蜡枪头那你可就惨了。嘻嘻……”

    洛羽有些纳闷了:我比他们俊的多吗?不会啊……我虽然长的还算可以但是却远远没有到帅的一塌糊涂惊天动地的地步。比刚才那两个……应该是半斤八两才对,可是这个白玉蜂为什么会说自己是俊美异样呢?莫非她眼睛有问题不成?

    突然他脑海中想起那缕神识说过那些丹药里有可以改变相貌的,当下心里就想:莫非……我已经被丹药整容了吗?

    第25章 战雅蠛蝶

    “大姐,大姐!你看我今天给你带回来一个美男子呢!”白玉蜂拎着洛羽来到村落中央一处三层的竹楼前大声的喊着。

    二楼正在哼哼唧唧的诱人声音顿时停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个男子披着一层白纱走了出来倚着栏杆往下面看。洛羽看到他的长相果然要比刚刚见到的那两个要强上许多,不过看他的眼神也就更加的阴冷了一点。

    “就是他么?长的也不过如此罢了。”男子不屑的摇摇头说。

    洛羽知道眼前这位一定就是那个雅蠛蝶现任的男宠,于是就急忙讪笑着说:“是是是,我比起大哥你那是差的远了,还望大哥在雅小姐面前多美言几句……”

    他的意思是想说要男子帮忙贬低一下自己最好直接不要接见自己。但是那个男子却显然误会了洛羽的意思冷冷的打断他的话说:“我是不会替你美言的,想得宠就要靠自己的本事去。”

    洛羽一听恶心的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也懒得和他解释什么了。对于这种没有追求的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男子进去了一会儿又重新出现,不情不愿的对着白玉蜂和洛羽说:“上来吧。”

    洛羽就这么的被白玉蜂拎到了一个同样只披一件轻纱的中年女人面前,只见她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胸前,眉角浓浓的春意表现出女人旺盛的**和刚才正浓的奸情。长的倒是很美,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如果不是看她眼角的细纹根本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不惑之年了。

    “嗯,不错,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俊朗的小哥儿。看年岁大概不过十五六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个雏儿。”女人的声音也有许多的风骚韵味儿,让人听了就有一种想要生扑上去的冲动。

    “雅……”一旁的那个男子有些不服的想要说话,却被雅蠛蝶挥手阻止。

    “放下他,你和玉郎先出去吧。玉蜂你此次办的不错,下去让玉郎好好的伺候你一下。”雅蠛蝶没有多余的废话,言语间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是。”那个叫玉郎的男子忿忿的应了一声。

    “是,多谢大姐。”白玉蜂兴奋的答应了一句,就急切的拉着男子出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雅蠛蝶笑着上前,拉起依旧浑身无力的洛羽,顺手摸上了他的胸膛。

    “我叫……挥墨客。”洛羽想了一下决定不说自己的真名。对于眼前的这位女人他是没有一点**的,因为男人的尊严让他根本无法接受当男宠的事实。

    “挥墨客?名字挺有文采的嘛!怪不得没有一丝内力的底子,原来是个书生……呵呵,我虽然阅男无数,可是还没有玩过书生呢,更何况是像你这么俊美的书生。”

    雅蠛蝶说着从手掌传来一道真气,看样子是想要解除洛羽的无力状态。洛羽却是心情郁闷的想要去撞墙。从来都是大男子主义的他现在被一个女人如此摆弄,心里实在是无法甘心。

    正在他烦躁的想要发狂的时候突然感觉雅蠛蝶传来的真气让自己特别的舒服,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她**的手段之一,可是很快他就发觉不对劲了。真气沿着自己的胸口在檀中|穴附近游走了一会儿就往自己的丹田行去。而丹田却像是非常欢迎似的在真气还没有到达的时候就已经张开大嘴准备吸纳了。

    “咦?好奇怪……”雅蠛蝶自语了一下,稍稍加大了真气的力道:“白玉也真是的,下药下这么重干什么。”

    真气虽然进入的量增多了,但是丹田就像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洞似的吸纳的速度也快了许多,让进入体内的真气丝毫逃逸不出去。洛羽根本没有控制也无法控制的享受着雅蠛蝶的真气,就连身上的力气渐渐恢复也没有察觉。

    “不对劲……”雅蠛蝶感觉到事情很蹊跷,很快意识到自己的真气被洛羽吸收并不是因为白玉蜂药下的重了。她就想撤回手掌,先停止真气的流失再说。

    可是当她想要收掌的时候惊恐的发现洛羽的胸膛好像有一股很重的吸力,让她无法停止。反而因为用力之下真气的流失更加剧烈了。

    “你……你练的是什么邪派功法?竟然可以强行吸收别人的内力?”雅蠛蝶喝叱道:“快停下,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洛羽闻言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力气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从自己胸膛处传来的真气正如百川归海一样往自己的丹田流去。看着花容失色的雅蠛蝶,他不禁有了捉弄一番的心思。

    “姐姐要我停下?可是我还没有开始呢。要不你先试试小弟的手段再说行吗?”洛羽说着就伸手抓住了雅蠛蝶那两只已经略微有些下垂的肉…团,力道忽轻忽重的揉…捏着。

    雅蠛蝶感觉到自己敏感的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但是此时她哪里还有心思去想这个?真气的不断流失让她已经有了几分虚弱的感觉,如果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快点住手!否则我就喊人进来了。就凭你不会武功我随便喊一个姐妹进来你就死定了!”雅蠛蝶已经真的决定要喊人了,她当然是不会束手待毙的。

    “姐姐的嘴唇这么性感,用来叫**一定会让人兽血沸腾,但是用来喊人就不免大煞风景了。”洛羽嬉笑着从雅蠛蝶的胸前腾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说:“我们来玩S…M游戏怎么样?那可是非常刺激的哦!”

    到了现在洛羽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丹田一定发生了什么,而且也一定是和那个黄金小盒里的东西有关。至于是不是隋侯珠,隋侯珠又到底有什么作用,他则是还不清楚。

    自从上次和空井苍在媾合时吸取她的内力,又在独立空间里狂吃丹药却大部分都被丹田吸收,现在又可以吸收雅蠛蝶的真气……种种的一切让洛羽觉得自己丹田的变化一定是非常好非常牛X的,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自己如果还成不了高手那可真是天理不容了。

    所以虽然在面对雅蠛蝶的威胁时他一点也不害怕,只是很小心的做好一切的补救措施。至于被白玉蜂拎着一路的憋屈,他决定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在雅蠛蝶身上好好发泄一下。

    “放了我,我让你平安离去,怎么样?我雅蠛蝶说过的话向来是算话的。”雅蠛蝶见威胁不成就开始软语相求了。

    洛羽更加不吃这一套,再说就是他有心停下也不知道让丹田休息的办法。上一次停止吸收是因为自己的喷射,而这一次自己还没有开始,自然也就无处可喷了。

    最后雅蠛蝶的一身真气竟然去了十之七八,站都站立不住的时候手掌才软软的从洛羽的胸膛上脱落下来。洛羽为了不让她发出太大的响动就急忙把她一把抱住,顺势剥掉了她外面的轻纱,露出了她已经略有岁月痕迹但是却依然充满极大诱惑和**气息的身体。

    “姐姐累了吧?来,让小弟好好的疼爱疼爱你。”洛羽虽然一开始对雅蠛蝶没有感觉但是现在两个人的位置已经互换了,自己已经处于了完全的主导地位,当然要好好的蹂躏一番以解心头郁闷了。

    “你……你不会杀我吧?”雅蠛蝶不怕被洛羽玩弄,但是却怕洛羽趁她病要她命。于是就勉强笑着抛着媚眼说。

    “我待姐姐惊若天人,欢喜疼爱都来不及,哪里会害姐姐性命?不过为了给姐姐一些特殊的感受,可能会有些姐姐不喜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的举动,还望姐姐担待了。”洛羽说着把雅蠛蝶抱到床上,撕下一块轻纱叠了几层蒙住了雅蠛蝶的眼睛。

    “这是……”雅蠛蝶有些恐惧的问。

    “嘘——姐姐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很新奇吗?放心了,小弟是不会真个伤害姐姐的。”洛羽心说:如此**的女人一般的招数一定奈何不了她了,大病还需猛药,必须采用点非常手段才行……最好能一次拿下,让她即使恢复过来了也会因为无法忘记这种感觉而不会真个下手对我不利。

    本来他还想用多点轻纱把雅蠛蝶绑起来的,但是一时之间做绳子太麻烦,又怕耽误的时间长了雅蠛蝶会恢复真气,所以洛羽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点起放在床边的蜡烛,准备先给她来个低温蜡的时候洛羽的目光突然落在雅蠛蝶那丰腴的肥**之上,于是就嘿嘿一笑很不客气的扳过雅蠛蝶的身体让她爬在床上,左右开弓的在她肥白的**部不轻不重的打着。

    “啪,啪……”随着洛羽每一次的落掌雅蠛蝶就会随之发出一声荡人心魄的呻…吟。叫喊之下猛一听好像很痛苦,细细品味却会发觉她像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似的。

    “啧啧……极品!竟然对**这么有天赋,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开发过。”洛羽兴致更浓了,在雅蠛蝶的肥**被打的白里透红指痕遍布的时候他拿起蜡烛小声对雅蠛蝶说:“姐姐,刺激吧?还有更刺激的呢,你准备好了吗?”

    雅蠛蝶没有回答,不过她赤果的身子却轻轻的扭了扭,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洛羽也就不再废话,拿着蜡烛的手在空中稍微的斜了一下。一滴温度颇高的烛泪就落在了刚刚经受过洛羽魔掌摧残的**股上。

    “啊——”雅蠛蝶痛苦的叫了一声,这次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的快乐。

    洛羽故作惊讶的说:“呀,疼吗?那我换个地方好了。”

    “别……我受不了……受不了这个。”雅蠛蝶断断续续的说。

    洛羽为了不让她留下什么阴影而只是会享受到漫步云端一样的快乐,就吹灭了蜡烛说:“好的,姐姐既然不喜欢玩这个那咱们就换一个方式好了。这个也很不错的,很是**啦!”

    此时他有些遗憾,因为事先没有时间和机会准备,所以很多经典的道具根本没有办法即刻之间拿出来。不过他由那个震动棒想到了自己身上也有个可以震动的东西。

    洛羽从怀中取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充满电的手机,调到了强力震动的状态,又重新让雅蠛蝶平躺下,对着她左边峰峦的红豆触碰过去。

    “啊哦哦——”雅蠛蝶感觉到自己的那颗小豆像是被……无法形容的感觉,总之酸麻酥软的感觉铺天盖地的从胸前的那一点向全身蔓延开来。

    第26章 奸诈玉郎

    洛羽在雅蠛蝶颤抖的喷出一股清泉之后就不再用手机震动了,而是在雅蠛蝶稍作休息之后就毫不怜香惜玉的探入玉门关两根手指,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足以让女人疯狂的G…点。

    新一轮的攻势又开始了。洛羽是抱着要一举把雅蠛蝶彻底的征服的心态去搞的,而自己又因为雅蠛蝶太荒淫无度不想去用自己的宝根触碰她那千人骑的烂柴门,就只从手指上下功夫了。

    雅蠛蝶显然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方法,她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这个看似还未经人事的少年给掌控了,翻手间就可以把自己带到仙境一般的快乐巅峰,覆手间也可以把自己打入地狱一样的痛苦深渊。

    在一阵情…欲的高…潮过后,雅蠛蝶渐渐的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个带着邪气微笑的少年,她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恐惧:我,不会就此沉沦下去了吧?等我完全恢复之后,会忘掉这充满危机的疯狂欢乐吗?还是会从此以后离不开这样的手段了?

    “姐姐累了吧?那就好好的睡一会儿吧。等你醒来之后我们再接着继续好了。”洛羽弄的手有些累了,腰也弯的有些酸痛。再看到雅蠛蝶迷离的眼神,他就知道应该差不多了。

    “你为什么不和我真正来一次呢?莫非……你不行吗?”雅蠛蝶虽然已经被搞的筋疲力尽,但是为了扳回一点她还是挑衅似的说。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洛羽既然已经基本搞定了她,也就懒得和她废话,心里首先想到的还是要怎么逃出去。

    毕竟刚刚做了那么多可不是为了要搞定这个横江一窝蜂的老大然后自己像那个叫玉郎的男子一样狐假虎威,而是为了想办法早点逃出去。

    雅蠛蝶的床边有一个半人高的铜镜,洛羽偶然间一转身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当下就目瞪口呆的愣在了那里。

    只见镜中一个俊美的有些妖异的少年正瞪着大大的眼睛惊讶的看着自己,棱角分明英俊爽朗的五官看上去虽然帅气却不失英武,光洁的皮肤虽然白皙却不失健康。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翩翩绝世公子,却又似一个英雄美少年。

    “这是我吗?”洛羽完全不相信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镜中的人也随之做着相同的动作。

    他还是不敢相信,就不能免俗的在自己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结果疼的他呲牙咧嘴。镜中的那个人依然完全的跟着他的动作。

    洛羽这才相信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实的。想想自己在独立空间里吃了那么多丹药,洛羽有些释然了,虽然一时之间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但是却也不再惊的不知所措。

    看了一眼玉体横陈在床的雅蠛蝶,他知道此时不是惊讶的时候。

    对于自己到底是怎么从那里出来的,那个夜媚有没有逃出去,以及最后那个神识所说的礼物究竟是什么现在又在哪里等等这些都是一个迷,可是现在要想这些却是就如同白痴一样了。

    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为了防止雅蠛蝶呼喊求救,洛羽不仅给她来了个五花大绑,还用她的亵衣把她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一出门洛羽就看到了那个叫玉郎的男子目光阴沉的盯着自己,当即吃了一惊。心说如果被这家伙看到我把雅蠛蝶那样捆着可就惨了,这个没骨头的兔儿爷一定会大声叫喊着把我卖了。

    “玉郎兄,你怎么这么快就完事了?那个白玉蜂姐姐已经被你整的爬不起来了吧?”洛羽怕他会问起雅蠛蝶,所以就先埋下伏笔的先发制人。

    如果玉郎问起他雅蠛蝶在哪里那他也可以说被自己的英勇神武搞的起不来了。

    “你把主人怎么样了?”男子低声说。

    “嗯……她……”洛羽没有想到男子会这样问,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的问话好像是已经知道雅蠛蝶被自己控制了似的。

    “不要装了,想逃命的话随我来。”男子没有废话,转身向一楼快步走去。

    洛羽被眼前的这一切搞的有点发蒙,因为他一直以为男子是一个心甘情愿堕落为雅蠛蝶男宠的,可是现在看来却好像不是这样。

    来到一楼,只见这个叫玉郎的男子在大厅正中的八仙桌下面摸了几下,旁边的地上就出现了一个洞口。

    “跟着我走。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别出声。”

    “可是……”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男子恶狠狠的回头瞪了洛羽一眼,纵身跳了下去。

    洛羽虽然很不服气,但是也知道现在的确不是废话的时候,也就不再出声跟着男子跳了下去。

    等男子把洞口重新封闭起来之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对洛羽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搞定了那个女人,我才没有这么好心的带你一起逃走。所以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乖乖的跟着我走。”

    洛羽虽然不相信他有这么好心,但是眼前却也只能依赖他了。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不知道兄台尊姓大名……”

    “我姓江,叫江玉郎。”男子不耐烦的说,连洛羽的名字也没有问,打开随身带的火折子带头向前走去。

    洛羽自从经历了白玉蜂的事情之后就不再犯傻的轻信任何人了。其实在前世他是几乎谁都不会相信的,毕竟作为一个杀手如果不时刻小心的话那也许下一秒就会莫名其妙的的丢了性命。

    来到这个世界,洛羽虽然一直被人摆布和追杀,但是毕竟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直面的相对,恶人就是恶人,想要自己做什么就都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并没有谁像白玉蜂那样掩饰伪装。

    再加上洛羽刚刚恢复了自由之身,脱离了暗夜的掌控让他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所以心里就放松了警惕,甚至以为这个以真气和内力横行的世界并不存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白玉蜂的欺骗犹如当头一棒打醒了洛羽,让他认识到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欺骗,就会有明争暗斗。于是警醒之后的洛羽恢复了往日的精明与谨慎。

    如果说眼前这个叫江玉郎的男子是一片好心的要带自己一起脱困的话洛羽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可是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洛羽就不知道了。

    但凡有其他的选择洛羽就不会跟着江玉郎了,可是现在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古龙笔下的江玉郎就是一个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混蛋,说不定就是拿眼前的这个人当的人物原型……”洛羽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的跟在江玉郎的后面。

    来到一个岔路口前,江玉郎突然指着左边的那条路说:“你走这边,我走这边,看看哪条路是对的,不管对不对在有了结果之后都要快点回到这里,然后再一起往对的那条路走。”

    “好。”看着一脸正色的江玉郎,洛羽大概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原来这家伙假装好心的带上我是要我当探路石啊!嘿嘿,这下你可失算了。

    洛羽打开江玉郎给他的火折子没有丝毫犹豫的往左边的路口走去,进去之后回头看看江玉郎并没有跟上来就嘿嘿一笑的掏出放在怀中的手表子母窃听装置。

    这是21世纪最高端的科技产品,子窃听器是隐藏在手表侧边的绿豆大小的飞行机械甲虫。满电情况下脱离母表后可持续飞行一个小时,如果固定在某处则可以监听一个星期。

    而且不只是窃听作用,子窃听器还具有红外线监测功能,可以探知方圆三立方米之内的环境构造。对于监测机关一类的东西最具奇效。

    在独立空间的时候洛羽也曾经想把它放出来看看具体的机关在哪里,可是没想到那个空间好像有一种电磁波干扰作用,洛羽按了半天也没有放飞机械甲虫。

    这一次甲虫乖乖的飞了出去,洛羽点了一下检查环境的功能,甲虫就慢悠悠的一点点向前飞去。

    洛羽知道江玉郎一定不会去右边的路探查而是在外面等待着自己的消息。在甲虫飞出去几十米之后还没有检查出异常时洛羽就认定这条路就是真正的通道了。

    他当然不会回去告诉江玉郎,而是拿出手机找到模拟干扰声,选择了类似于古代机巧的声音点了播放键。

    外面的江玉郎正心情忐忑的等待洛羽的消息,他倒不是傻乎乎的在等洛羽回来,而是打定好了如果洛羽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话就跟上去,如果出现了一些特殊的声音……

    “嘎吱吱——嗖嗖……”一阵机簧响动,紧接着就传出了利箭破空的声音,洛羽的惨叫也随之响起:“啊——救命……”

    江玉郎面露讥诮,嘿嘿一笑说:“小子,多谢了。等我出去了会给你多烧点纸钱的。”说完就快步闪身进了右边的路口。

    洛羽做完这一切之后也不管江玉郎有没有上当,加快脚步向前赶去。

    已经确定这条路没有危险的他本想收了甲虫,但是突然闪过在暗夜舞时教官说过的一句话:“有的时候,危险并不只一处,而且最危险的往往是在你最松懈的时候出现。”

    于是他就仍然让甲虫在前面探路,自己吊在甲虫后面五米左右的距离。

    幽暗的通道在火折子的照射下并不显然十分阴森,一路畅行无阻的洛羽因为认为自己即将就要通过横江一窝蜂的密道而逃离生天也感到心情十分舒畅。

    甲虫传过来的红外线夜视影像让洛羽看到出口就在前面拐弯之后的不远处,而直到此刻洛羽还是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危险。

    不过杀手的素质已经完全觉醒的洛羽在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松懈的,他依旧和甲虫保持在五米的距离之外。以防万一有什么变故的话可以随机应变。

    突然,甲虫检查到在出口前的那几米道路上有异常,洛羽急忙命令甲虫仔细检查,然后把结构分析传送过来。

    分析资料传到洛羽手表上时他一看就傻眼了:出口处的那一截道路上布满了陷阱和机关,不管是地上还是两边和上面的墙壁上都有。虽然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但是洛羽却知道那些都是自己无法躲避过去的东西。

    洛羽站在陷阱机关前苦思冥想着解决的办法,就在这时却突然听到江玉郎在出口外面得意的狂笑道:“哈哈哈哈……老子这下要发财了!”

    第27章 再次昏迷

    洛羽当下就傻眼了,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搬起石头却砸到了自己的脚,本来是想要害江玉郎一害的,结果反而给他指了条正确的道路。

    “日了,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洛羽暗骂着寻找可以破解机关的办法。

    正在发愁着要怎么办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影像上的机关好像微微的动了一下,紧跟着甲虫又传回来探测结果显示那些机关在突然之间全部被锁死了。

    洛羽不禁心头大喜,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从取出一小块碎银丢了过去,碎银落在地上发出一阵不小的碰撞声,但是却没有触动机关。

    洛羽这才慢慢的一步步向前挪去。

    江玉郎此时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喜的差点昏倒过去,这个密室是他使尽了浑身解数受尽无数屈辱才在一次雅蠛蝶睡梦中说话时知道的。

    密室里藏着横江一窝蜂所有这些年来偷盗抢劫的不义之财,江玉郎虽然知道财富珍宝的数量一定极大,但是当他看到满屋的黄金首饰、珍珠玉石之后却还是忍不住的兴奋的一阵晕眩。

    他虽然是京城长安人士,但是家境贫寒,自幼爹爹就病故了,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把他含辛茹苦的养大。江玉郎自小缺少管教,也就渐渐的和社会上的地痞混在了一起。遂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毛病。人品则是卑鄙无耻下流,一级的贱。

    跟着长安城里的一个小帮派混,也顺便学了几招几式,可是由于这小子聪明的很,一来二去的竟然还练出了几分真气。

    再加上他一张脸长的是俊美,又有真气健身,便渐渐有一些达官贵妇偷偷的找他私会。颠鸳倒凤寻个风流快活。也就是现代的鸭子。

    到后来江玉郎名气越来越大,大到让许多朝廷大员和贵族们都知道了有他这么一号,而且很有可能与自己夫人有极为密切的关系。于是三两一群就开始聚在一起想着要怎么收拾了他,把自己帽子上的绿毛剪个一干二净。

    很快江玉郎便与一个官宦之家的小妾被一众人等堵在了床上,仓皇逃窜中亏得还有真气护身终于冲出重围逃了出去,不过也落得一身是伤的下场。

    也该着江玉郎命不该绝,在他筋疲力尽奄奄一息之时恰好遇见了在京城刚做完一票大案的横江一窝蜂,见他长的帅气就顺手救下了他。带回老巢之后当即被雅蠛蝶看中收入了帐中。

    江玉郎自幼的经历让他学会了隐忍,再加上本就是曾经的大众面首所以对这种生活一开始倒也十分满意。

    但是渐渐的他就有些吃不消了,因为雅蠛蝶天生的欲壑难填,需求无度。更精通阴阳采补之术,真个把玉郎吞吃的整日腰酸背痛。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自己虽然是首领的男宠,却从不视为禁忌。反而常常被她当作奖励赏赐给办事得力的属下……

    于是玉郎就开始想着逃离的办法了,皇天不负有心人,几番生死危机下来就被他得知了如此密室。

    进来之后江玉郎马上关掉了机关总闸,因为他认定洛羽已经在那一阵乱箭之下魂归西天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就关闭了密室的整个机关。

    没想到如此一来就便宜了正在密道口一筹莫展的洛羽,当洛羽小心的隐匿踪迹来到出口悄悄观察时,江玉郎正一副痴迷的样子跌坐在满屋的珍宝之上。

    洛羽四下看了一圈,发现密室除了来的这两个通道之外并无别的出路,不由的一阵奇怪:难道这里只是用来放东西的吗?可是看那家伙一脸狂喜的样子不像啊……

    他本来打算出去问个清楚,但是想到自己不会武功,手里又只剩下笔式手枪里最后一颗子弹,万一江玉郎对自己还有歹心那可就不妙了。

    江玉郎呆滞半天,突然间娇躯一震,脸上的狂喜化作了无比的沮丧,手捧起一串品色上佳的珍珠项链对着并不太高的屋顶悲怆的喊到:“苍天呐!你为什么要如此捉弄我?让我知道了怎么入室得宝,却不告诉我如何平安而逃!”

    隐藏在暗处的洛羽听了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很快他也笑不出来了。因为,江玉郎这个脑残货竟然真的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喂,你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为什么还要急着往这里跑?嫌她们瓮中捉鳖不方便吗?”洛羽再也忍不住的走了出来对着江玉郎喝斥道。

    “啊!你……你竟然没有死!”江玉郎大惊失色。

    洛羽愤愤一笑说:“我当然没有死,要想瞒过你这脑子缺根弦儿的笨蛋实在是太容易了。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只想着黄白之物而忘记了最重要的是要怎么逃出去。”

    “这……不是的,我听主人……我听雅蠛蝶那个女人说过,这里是可以出去的。”江玉郎先是支吾着说,但是很快他就又恢复了阴狠狂妄的样子,狞笑着说:“正好你来了,那就快点给我找出口,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洛羽在出来之前就已经把笔式手枪藏在了手里,现在离的江玉郎近了有了一击必杀的把握,自然也就不再怕他。

    “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杀了我吗?好好想想,为什么我可以把雅蠛蝶制住?为什么你明明听到我中了机关现在却毫发未伤?”

    洛羽大大咧咧的说着,心里却还是担心如果他真的发难,自己到底能不能一枪打死他?要知道里面可就剩下了一颗子弹了。

    “这……挥墨客老弟,现在不是我们互相争斗的时候,那些**女人很快就会追过来,此刻我们要同心协力的共渡难关才是。”江玉郎马上换了一副恭维的假笑,神态令人作呕。

    洛羽此刻也顾不得鄙视他了,因为有一点江玉郎说的很对,那些女人一定会很快追上来的。

    就在他们四下在密室里寻找出口的时候,突然听得一个声音远远传来:“玉郎,墨客,你们在里面吗?别害怕,我不会杀你们的。只要你们现在乖乖的给我滚出来我就不追究这次的事情,否则的话……”

    洛羽和江玉郎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回答。只是寻找的速度变的更快了。

    雅蠛蝶的声音又说:“好,既然你们想要我亲自来接,那我就给了你们这个面子。不过这次的惩罚那是少不了了!”

    她的声音显得不紧不慢很是悠闲,洛羽就感觉出味道不对劲了:如果这里真的有出口的话,那她怎么还会这么气定神闲?

    “不行了,咱们必须要豁出去了!这次我就是死也不愿再落到她们手里了。”江玉郎狠狠的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做工看上去很是精致的竹筒,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洛羽随口问道。

    “江南霹雳堂的火器,如果再找不到出口我就等那个女人进来时把这里炸个稀巴烂,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桀桀……”江玉郎面目狰狞之时俊美的五官都有些变形了。

    洛羽看着他一副快要发狂的样子急忙劝慰道:“别啊,这次没有机会还有下次,你……”

    “两位爱卿,你们闹够了没有?闹够了的话就快随本宫回去歇息吧。”雅蠛蝶的真气看起来已经是恢复的七七八八了,来到二人面前时竟然是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

    江玉郎狰狞的瞪了雅蠛蝶一眼说:“哼哼,你来的正好,我正愁黄泉路上没有人做伴呢!既然来了那就……一、起、死、吧!”

    说完他使出全身力气把那个黑色的竹筒狠狠的掷在地上。洛羽再想躲已经是来不及了。甚至连在心里感叹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轰——”一声巨响之后,整个密室都开始颤抖起来。巨大的起浪把地上所有的金银珠宝全部都掀飞起来,洛羽隐约的听到雅蠛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洛羽醒来的时候,他的心情没有多少不平和愤怒,因为他已经昏迷习惯了,已经不觉得是自己很倒霉很没运气了。所以他醒来之后没有哭天喊地没有怨天尤人,而是迅速的爬起来打量周围的情况。

    雅蠛蝶的踪迹全无,江玉郎也不见了,更加奇怪的是自己身上竟然没有一点的伤痕,

    难道说那个炸药是假的吗?可是地上碎裂的珠宝和黄金的碎片铺了满满一层,来时的两个通道也被碎裂的石块填满了,证明当时的确是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那自己为什么没有受伤呢?洛羽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他突然看到自己身上隐隐的散发出一层薄薄的光芒,此时不仔细看已经是微不可见了。而随着光芒的逐渐消散,洛羽感觉到一阵阵虚弱无力的感觉。

    “能量护盾?我什么时候有这么神奇的东西了?难道又是丹田里的东西搞的鬼?”洛羽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可是江玉郎这小子跑哪里去了?难道他当时引爆炸药是因为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才会不受一点伤的逃之夭夭?还有雅蠛蝶,从爆炸发生到现在一定过去了一会儿了,即使她当时躲开了现在也应该会把通道重新打开进来看一下才对啊!

    洛羽发现来到这个世界什么全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仅如此,很多事情自己连搞明白都不能。这让他有时会感到一阵的惶恐,对命运的无常,对很多事情的无力顺从……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活下去了!我一定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我一定要拥有驾驭他人而不是被他人驾驭的能量和权利!我不能再这样庸庸碌碌甘愿平淡的活下去了!”洛羽想了半天,突然大声的对自己说。

    这是洛羽来到唐朝之后第一次立下志愿,也是他会全力以赴为之奋斗的志愿!

    十六岁的洛羽终于找到了自己要实现的目标,决意要在唐代风骚的大干一场了。即使现在他还什么都没有,即使他还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但是洛羽就是洛羽,他决定要做的事情那是一定会实现的。

    洛羽会实现吗?围绕在他身边的迷雾和奇怪的现象会一一明了吗?他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他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我一定会成功的!不顾那前面有什么在阻挡着我,不管我会受到什么样的挫折,我都会成功的!”

    正当洛羽发表着自己的宏愿时,墙角处已经被炸药炸的裂痕满布的地方“轰”的一声倒塌了。

    第28章 幽林小谷

    洛羽一见墙角塌陷就吓的魂飞天外,他以为这下自己要被活埋在其中了。但是塌陷后的碎块却向地下沉去,很快就出现了一个黝黑不可见底的深洞。

    “吁——好险,差点没有掉进去。”洛羽还在庆幸自己离深洞比较远,但是这时密室随着墙角的碎裂整个都开始晃动起来了,看样子用不了一会儿的功夫就是一定会全部塌陷的。

    时间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眼前唯一的生机就是那个深洞了。洛羽长吸一口气,对自己说:“此时出现这个深洞很有可能是上天的安排,从此跳下必定是会安然无恙,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奇遇……”

    话还未说完,密室整个的就陷了下来。洛羽在密室顶部的碎块砸到自己头上之前跳进了深洞,那一个大碎块也堪堪的堵住了洞口,继而又被上面的无数碎块压的严严实实了。

    此刻距离横江一窝蜂所在的小山村不远的山脚下,江玉郎衣衫褴褛的在草丛里缓慢前行。他被炸药熏黑的面孔惨( 穿越之风骚大唐 http://www.xlawen.com/kan/82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