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穿越之风骚大唐 > 穿越之风骚大唐 第 8 部分阅读

第 8 部分阅读

    “你再敢说出一个字我就把你的两只手砍下来,舌头也割下来!”夜媚这次没有回头,而是发狠似的拿起小盒子远远的扔了出去:“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拿了姑奶奶的隋侯珠,我一定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洛羽不禁缩缩头,大气也不敢出了。可是当小盒子落在石台后面通道上的时候,突然墙壁上那扇像门一样的壁画发出一道红光,而且越来越强,刺的洛羽都睁不开眼睛了。

    等到洛羽感觉外面的光好像不是那么强烈的时候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看到夜媚已经消失了踪影,而墙壁上刚才发出红光的地方现在真的出现了一道光幕一样的门。就好像前世里美国电视剧《星际之门》里面的那样,仿佛走进去可以到达另外一个世界。

    洛羽一开始还不敢随意乱动,因为他怕夜媚再突然返回。如果看到他没有被困住那到时候可就不是亲手把自己绑起来那么简单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丹田内再次出现了一种被召唤的感觉,这一次感觉来的就比较强烈了。这种感觉直接刺激着他的大脑,想要驱使他到那个石桌前。洛羽有一种直觉: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是自己需要的,或者说是对自己非常有用的。

    权衡利弊之下洛羽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再说夜媚已经消失半天了他也就渐渐的不再害怕。轻轻的挣脱绳索然后慢慢的向石台走去。

    果然,离的越近洛羽就越发感觉到丹田里面的异动,大脑中的欲…望也就越来越迫切。究竟会是什么呢?仙丹妙药还是稀世灵草?洛羽兴奋的期待着。

    来到石台上他看到石桌上面有一个凹槽,里面似乎有个类似于现代科技的密码锁之类的东西,不过上面刻画的全是自己看不懂的那些篆字。洛羽挠挠头,此时丹田的感觉达到了最顶峰,这让他知道秘密一定就在这个石桌里。可是自己对那些字全都不认识,面对一个有着上百个区块组成的密码他实在不知道该按那个。

    对于眼前这神奇的一切洛羽是不敢胡乱按的,万一按错了哪里出来一排飞箭或是什么的自己的小命可就危险了。所以他不得不抵御着丹田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的想该怎么办。

    “真该死,穿越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让我提前学学古代的文字也好啊,现在也不至于看到这些字就像睁眼瞎一样什么都不懂。要不然就凭现代的秘密技术我破解它连一分钟都不用。”洛羽怨怪的想。

    此刻突然一股莫名的冲力从丹田之处冒了上来,沿着一路的大经小脉洪水决堤一般向全身游去。洛羽被这股冲力吓了一跳,同时也手忙脚乱的想要平衡自己的身体以免掉到水里去。谁知道这看起来很清澈的水里面到底有没有毒……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万一呢?

    他的手在慌忙中就一把按进凹槽里面,整个手掌就完全覆盖了那块密码区按了下去。洛羽闪电般的把手缩了回来,但是已经完了,大殿之内再次轰隆隆的响起了剧烈的动静,而这一次比上一次更要强烈的多了。

    只见大殿之内黄金柱子周围的地面都缩出一块,一个个形态各异的人物雕像从地下缓缓升了上来。看不出它们都是用什么做的,但是除了没有绚丽的色彩之外人物都是栩栩如生的。除了围绕石台的六颗圆柱边出现的是女子雕像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一些仆人和道童的扮相。

    而且女子雕像手中什么也没有只是带着崇拜和狂热的表情看着石台,那样子仿佛就是此地原来的主人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让她们毫无怨言的立刻去死一样。相比之下那些仆人和道童的表情就很一般了,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手的姿势都差不多的弯在胸前,捧着一个白玉小盒。

    洛羽虽然被六个女子的雕像之美丽搞的心神荡漾,但是此刻还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他才没有多少心思胡想,集中所有精神看着四周,以防不知道会从哪里射来暗箭或是毒针什么的。

    奇怪的是石桌的凹槽之处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而洛羽丹田之内的感觉依然存在而且持续强烈。洛羽想了一会儿就知道自己虽然没有触动什么危险的机关但是也没有得到正确的打开方法。

    出于保险起见他决定还是先看看那些雕像手中捧的白玉小盒中是什么东西。来到最近的一个仆人模样的雕像前,他谨慎的拿出笔式手枪,小心翼翼的用枪口去挑着玉盒的开关。

    虽然他知道里面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但是在这种地方万事都要小心,要不然自己一定会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小命呜呼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已经引起一些人的注意,而且还有了一些必须要完成的责任压在身上,他是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的。而现在,迫切需要力量的他必须要冒险了。

    只听得“喀吧”一声,玉盒成功开启。当洛羽看到里面是什么东西时,脸上的表情变的非常奇怪了……

    第19章 阴庚派主

    玉盒里面装的是一个浑…圆晶莹的丹药,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略带粉色的外表看上去就好像是一颗珍珠。洛羽不知道这颗丹药有什么功效,而且这里听夜媚说是汉代遗留下来的,那岂不是说这丹药练成到现在已经几百年了?按现代的角度来说已经是过期的不能再过期了。

    可是丹药上散发的香气却让洛羽看不出一点过期变质的样子,而且当他把鼻子凑到丹药前去闻的时候,丹田里面突然像是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呼喊,洛羽隐约的感到自己的丹田好像是很想让自己把这颗丹药吃下去似的……

    本来洛羽对这种感觉是嗤之以鼻的,但是他突然想到上次在和空井苍欢好时自己丹田的异状和自从吸收了空井苍的真气之后无论什么点|穴的功夫好像都对自己无用了一样,就不再小看丹田的感觉了。

    “既然你这么想让老子吃,那老子就听你一回把它吃下去。不过我可告诉你,你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如果我死了你也注定不能存活的,所以你如果怀着什么坏心思的话现在赶快说出来比较好。”洛羽咬咬牙决定赌一把,不过在吃之前他还是揉着肚子喃喃的说着。

    见丹田没有再有什么变化,依然是一股迫切的感觉,洛羽就一狠心拿起丹药闭上眼神情紧张的一口吞了下去。

    一开始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很快一股热流就开始在自己的身体里沿着自己的经脉主脉向四面八方的细小支脉涌去,洛羽舒服的差点想发出一声呻…吟。而丹田则是好像真的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叫喊,与此同时那股丹药所化的药力大部分都纷纷掉头往丹田之中流去。

    奇怪的是丹田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洛羽已经感觉到那股药力所蕴含的能量极为庞大了,但是流到丹田里却好像往大海中丢一颗小石头一样,没有任何的动静。不仅如此丹田的需求好像更激烈了。

    洛羽心中有几分担忧,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希冀,他希望这颗丹药可以改变他的体质,最好能一下子送给他盖世的内力……

    不过他的希冀很快就破灭了,在丹田强大的吸力下药性很快就消失了,洛羽再也感觉不到身体内有什么异常,除了丹田更加强烈的需求之外。

    这种需求让洛羽几乎没有多少犹豫的来到另一个仆人模样的雕像前,这一次他就不再那么小心而是直接用手打开了白玉盒子,里面不出意外的还是一颗丹药,不过这颗丹药却是带着淡淡的绿色。

    洛羽心说但凡是颜色鲜艳的丹药好像都是有毒的吧?可是偏偏自己的丹田在打开白玉盒子时再次发出了一阵欢快的叫喊,洛羽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就拿起来填到了嘴里。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丹药化作的药力没有四散开来,也没有迫不及待的进入丹田,而是在丹田外面徘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从丹田里分出一股微弱的能量,和这股药力渐渐的缠绕在一起,很快就把有点凶猛的药力变的平静了许多,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在和自己所幕的英雄在一起温存了一番之后把英雄的霸气化为了绕指柔一般。

    然后这股温和的药力就顺着血液的流动来到了洛羽的头部,洛羽当即大吃一惊,正想要想什么办法来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一阵剧烈的刺痛瞬间袭来,让他大脑一阵发蒙,然后就是一片空白……

    “完了,老子还是吃了毒药了,这下我真的要完蛋了。”这是洛羽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念头。

    话说静心尼姑接到门派的飞鸽传书急匆匆的往静斋山门之所在赶去。临走时她终究还是心里抱着一丝的希望:传说中的命运之子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去吧?可是掐指算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算不到关于洛羽的一丝一毫,空明剑典运行到最高层次还是对洛羽的生死得不到任何的预示。

    在抱着一线希望的情况下静心就命清云在岭南道多待上一段日子,四下里寻找一下洛羽的踪迹,而自己却因为心忧静斋以及天下的运道必须要早日赶回静斋。

    书信中所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太令静心震惊了,在飞马赶路之时心中不断的在想着纷至沓来的种种念头:宁散人不是说那东西最近百年是不会再出现了吗?他还一脸兴奋的说什么扶桑的五个忍者首领一下子全被困在里面,百年之后也终将枯骨……

    李唐的江山还没有完全稳固,上天竟然就给众生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玩笑,这难道预示着太宗皇帝因为弑兄而遭到了上天的惩罚吗?不可能……太宗皇帝如果不那样做,天下就将再次陷入分裂和战争之中,百姓们的太平日子也就遥遥无期了,上天定然是不会这样做的。

    突然静心再次想到了洛羽:难道是因为他的出现吗?……很有可能是这样。看来他的确没有死,而且他的出现不仅验证了散人说的天下异数同时也预示了一些可以影响天下局势的变数……就是不知道清云是否找到了他。

    在经过一片密林时静心突然勒马停下,对着密林深处朗声说道:“何方的朋友在此等候静心?既然我已到来还请早些现身吧。静心时间紧迫无暇和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咯咯……静心妹妹的空明剑典是越来越高明了,姐姐我自认天下除了邪王和宁散人之外没有人可以感知到我的天魔秘身法,没想到是我在夜郎自大。”一个宛若梦呓般的声音在密林中响起,紧接着从中缓步走出一个看外表只有三十几许的美貌少妇。

    她一身薄如蚕翼的黑纱下极富诱惑的雪白皮肤在微风的吹拂下随着黑纱的飘摇显得有些不雅,但是她绝世的芳华面容上却是一副风韵与威严并存的奇异风采。两条光洁的大腿自膝盖以下就没有了任何的遮拦,一双晶莹无暇的赤足虽然踩在地上却干净异常,没有丝毫的尘色。

    “阿弥陀佛,原来是阴施主。不知你不好好的领导你的阴庚派却在此地等贫尼,究竟是所谓何故?”静心一看竟然是阴庚派的派主阴秀颜,心里就微微一沉。知道今天的事情没有这么好解决了。

    “妹妹又何故多此一问呢?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你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阴秀颜微微一笑,来到静心不远处站定。

    “阴秀颜,你忘记了我们两派的默契了吗?今日你如果执意的要阻我去路的话,那就说明我们两派自李唐开国以来的平静彻底被打破,到时就别怪贫尼再次领袖天下正道武林清剿你们了。”静心因为心里担心静斋的事情,所以也就不顾什么掩饰了,就单刀直入的说。

    阴秀颜没有动气也没有害怕,还是笑着说:“妹妹你就别白费心机了,姐姐我既然等在这里就一定是做好了准备的,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说这些有用吗?”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静心想从她的话里找出一些蜘丝马迹,看看阴庚派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是想留妹妹在这里陪我聊聊天,说说话而已。等到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你想去哪里都随便你。”阴秀颜慢条斯理的说。

    “我要是不肯呢?”静心知道了阴秀颜的打算,心里不禁更加焦急静斋的现状了。

    “那姐姐我就和妹妹你打上一场,如果你赢了当然可以随意离去。不过我劝你还是别这样做比较好。不说你能不能赢的了我……就算你赢了我,那到时候你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吧?又或者妹妹最近功力大进,可以几招之内就能把姐姐我打的落荒而逃呢!”阴秀颜一副吃定了静心的样子,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娇美的线了。

    静心想了想还是没有动手,阴秀颜说的对,自己本来就对赢她没有什么把握,而且就算自己能赢,那到时候也是没有精力赶去静斋了。想到这里她长叹一声说:“你赢了!我在这里待到明日便是。”

    “这才是秀颜的好姐妹嘛!来人!”阴秀颜一挥手,两个戴黄金面具的男子飞速的搬来了一张小木桌和两把椅子,不一会儿上面还放满了水果和一壶香茗。看那两个人的身手如果放到江湖中可以说是一流的高手,而在这里却成了阴秀颜的下人。

    “你还是那么会享受。”静心苦笑着说:“这对修炼没有什么好处的。”

    “修炼?我们都什么年纪了,还去想那些干什么?莫非妹妹你还对那已经失传很久的天道抱有什么幻想不成?”阴秀颜神色稍微变了一下说。

    静心鼻子里哼了一下说:“别在这里骗我了,难道你就不想吗?如果不想的话为什么还会眼巴巴的在这里等我?又困着我不让我走?”

    “……本来我是早已经失望了的,但是这次的天道秘境的再次开放和天道之书出现让我不由的再次燃起了希望。邪王他也说这是咱们最后一次的机会了。”阴秀颜脸上尴尬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自然。

    “散人他老人家也看出了一些,不过他说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变数,这个变数可能会让一切都变得简单,也可能让一切都变得复杂,甚至是绝望。”静心端起桌子上的香茗品了一口说。

    如果洛羽或者是清云看到眼前这一幕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静心和阴秀颜两个人就像是多年没有见的老友一般在融洽无比的气氛中交谈……她们应该是死对头才对啊!

    “什么变数?邪王也说冥冥中好像有着一团什么东西影响着他的感知,可是无论他怎么查看也是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听你说好像你知道了这个变数是什么?”阴秀颜大感兴趣的问。

    “是一个人。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想要你明白,这个人不能死!无论他会带来什么样的变数都是天道自然,我们谁也不能去改变的。如果你想动什么歪……”

    “这个我知道,我说了,姐姐我不是三岁小孩子。”阴秀颜打断静心的话说:“这个人是谁?”

    “他叫洛羽。今年大概十五六岁。”静心毫无保留的说。虽然静斋和阴庚派是死对头,但是如果不把这个对她说清楚的话,洛羽很有可能会遭到他们的毒手。阴庚派可不是东溟派那么好对付的。

    “洛羽?是他?”阴秀颜惊的差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第20章 真实幻境

    等洛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那个大殿之中,一切也都是自己昏迷之前的样子。夜媚也没有出现。他揉揉自己一点痛楚也没有的脑袋,感觉不出和吃下那颗丹药之前有什么不同。

    “看来那并不是毒药啊……”洛羽自言自语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在他目光随意的往地上看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些异样:“好精致的纹路啊!这地上的石块像是被刻意挑选出来的似的,看似杂乱却环环相扣……不对!什么时候我的视力变得这么敏锐了?”

    他急忙把目光射向远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自己的视力果然变得比以前好了很多,虽然之前就已经很犀利,但是现在却能看的更远更清晰。

    “是那颗丹药带来的改变吗?”洛羽想了一会儿也只有得出了这个答案。

    看着大殿里还剩下的几十个雕像以及他们手中的小盒,洛羽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如果这里全都是改善身体和增加功力的丹药,那再配合我有点奇怪的丹田说不定还真的就闪电造出一个绝世高手出来。”

    想到这里他就再也按捺不住了,继续朝下一个小童模样的雕像前走去。这次他没有任何犹豫也不再小心什么,直接用收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丹药就吃了下去。

    和第一颗丹药带来的效果一样,洛羽舒服的站在那里,感受着强大的药效在自己全身的经脉中流动一会儿,然后就被自己的丹田那种奇异的强烈吸力往丹田吸去。

    如此的一次次的打开玉盒,每次都能发现里面有一颗丹药,或是泛青或是泛红。洛羽一开始还比较小心的仔细看一下,到后来他渐渐的感觉出自己的丹田好像是一个无敌万能的吸收器一样,所以再看到丹药的时候也就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拿起来就往嘴里填。

    洛羽的丹田果然充满了奇妙,因为无论丹药带给他什么感觉,无论这感觉是痛苦还是舒服,到最后都会在丹田的一股奇异的力道之下归于无形。

    洛羽一边饶有兴致的把丹药当糖豆吃着一边懊恼自己不懂医理,也没有人指导他告诉他这些都是什么丹药,又各有什么作用。他甚至连篆体字都不认识。

    …………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洛羽终于把大殿之内的雕像手中的玉盒全部打开了,里面的丹药自然也就全部落入了他的肚子里。可是当他把最后一颗丹药的药力消化干净时,自己却还是没有一点吃饱或是功力大增之类的感觉,只是觉得他的身体和骨骼好像强化了一点。

    洛羽看着已经被自己扫荡一遍的大殿不禁一阵奇怪:话说按照武侠小说中的记载,我吃了这么多丹药应该会有很大的变化,要么是会功力暴涨,要么是会被斑驳的各种药力搞的爆体而亡,怎么也不应该会是现在这样没有什么动静啊?

    接着他想到了自己丹田的异状又有些释然了:估计是我这个奇怪的丹田在作怪吧……可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让我的丹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难道……是那个黄金盒子里面的东西?

    听夜媚说盒子里的东西叫隋侯珠,这个隋侯珠是个什么玩意儿?洛羽想到这里突然记起来自己手机上有大百科全书,于是慌忙取出手机想查一下,可是拿出手机一看竟然关机了。按开机键手机却显示电量低无法开机。看来是因为电了夜媚那两下把手机的电给弄没了,而这个独立空间虽然有奇怪的光线照的很明亮,但是却没有太阳光的能量给手机充电,洛羽只好先把心中的疑问放下了。

    接着他又看了一眼那已经打开的光幕之门,见夜媚还是没有出现心中就喜忧参半。喜的是一个大麻烦终于消失了,自己可以在这里随意走动,忧的却是自己本来也想进入光幕之门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的,但是看到夜媚一直没有出现就说明里面很有可能有着极大的风险。

    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自己丹田又有一丝的触动,那个石桌下面仿佛还有着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洛羽就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慢慢的在石桌上敲打了两下,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富贵险中求,他一咬牙就把手放进那个密码盘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胡乱按着。按了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连预想中的什么机关陷阱也没有出现。

    洛羽没有了办法,又来到那几个美貌女子雕像之前仔细的看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的端倪。他只好叹了口气,无奈的来到那面出现了篆字的墙壁前茫然的看着,希望可以认出一些字迹来判断出上面写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正当洛羽绞尽脑汁的研究着一个字也不认识的篆体的时候,在他和夜媚掉进来的地方的空间又开了一个口,三个模样猥琐的中年汉子身法敏捷的纵身进来,其中一个看着不远处的大殿狂喜的笑道:“桀桀……长生殿,我终于找到你了!”

    “大哥,你确定这就是长生殿?”一个贼眉鼠眼的汉子惊喜的问道。

    “笨蛋,你没有看到大殿上面的三个大字吗?竟然还问我这么愚蠢的话!”先前的汉子面色一沉说。

    “我不是笨,我只不过是不识字而已。”鼠眼汉子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很快他又疑惑的说:“不对啊大哥,我虽然只认识几个字但是那个长字我还是认得的,可是大殿上的三个字里面没有一个长字啊!”

    “……那是秦朝的小篆,我……要不是因为你是和我一个娘生出来的,我早就一掌把你打死了。你这样的废物留在这个世界上……”先前的汉子显得很不耐烦。

    另一个一直没有开口的汉子说话了:“大哥二哥你们别吵了,我感觉到这里好像有人来过,而且是在我们进来前不久。”

    “什么?”那两个汉子闻言一惊,异口同声的说。

    “嗯……我的感觉不会错,你们也是知道我的天赋就是追踪,所以这里有没有外人的气味我是不会辩错的。”

    先前的汉子想了一下疑惑的说:“不可能啊,怎么会有别人知道这里的?要知道长生殿是秦汉时期的大丹士刘景和破碎虚空求得长生的战神向无心共同开辟的修行研习之所,天下虽然知道刘景向无心者甚多但是知道两人曾经一起在这里共修天道的事情却是只有我们的祖上知道,怎么能有外人知道呢?”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秘密会泄漏也不足为奇,就好像你上次把你的天赋对一个青楼的窑姐儿说一样,这不就传出去了吗?”老二对老大说他笨依然还耿耿于怀,所以趁机就出言打击道:“搞不好咱们的某代祖先也是在窑姐儿的肚皮上嘿咻的时候一时兴起就说了出来……”

    “二哥,你……好了,现在不是想怎么泄漏的消息的时候,必须要赶快弄清楚究竟进来了多少人,他们又都已经得到了什么才对。我们兄弟三人武功不行,唯一可以拿的出手的只有先祖传下来的天赋血脉。所以一切必须要多加小心才行。”老三再次打断了两人即将发生的争吵,带头慢慢的向大殿走去。

    那三个人进来的时候,洛羽正对着满墙的篆字一筹莫展,竟然是没有发觉三人的行踪。倒是三人里那个没有多少心机的老二看到了洛羽就惊叫了出来:“大哥,只有一个人!”

    “笨蛋!你叫什么叫?难道我看不到吗?”老大看着这个白痴一样的兄弟气的牙根直痒:“我不是说过要悄悄的吗?”

    “就一个人你还怕什么?看我这就上前把他拿下。”老二不服气的说,然后一个纵身就朝洛羽扑了过去:“小子!你荆州二爷爷来了,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另外两个汉子想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做好出手的准备等待他如果有什么危险好及时救援。那个老大虽然把自己这个白痴弟弟时常骂的狗血淋头,但是毕竟这是自己的亲兄弟,关键时刻还是要救他的。

    这三人因为事出仓促,竟然没有细看洛羽究竟会不会武功,而且在他们潜意识里能进到这个独立空间里的自然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于是洛羽就惨了,面对如狼似虎扑过来的大汉他惊的也不顾看篆体看的头疼欲裂了,急忙使出浑身解数就地一滚堪堪的躲开了大汉的一击。正巧滚到一个被自己丢弃在地上的白玉盒前就随手抓起玉盒丢了过去,嘴里下意识的喊了一句:“小心炸弹!”

    “炸弹?……什么是炸弹?大哥你知道吗?”老二看到没有多少力道的盒子飞来不敢用手去接,还紧张的远远跳了出去。嘴里大声的问着。

    “笨蛋!他是骗你的,快追!这家伙不会武功。”洛羽身手虽然敏捷但是毕竟没有练过什么,所以他这一滚马上就被老大看出了底细,于是他气急败坏的冲自己的白痴兄弟喊道。

    “什么?嘛的竟然敢骗老子,看老子不把你抓住撕成碎片!”老二听了气愤的转身就去追洛羽,可是洛羽此时已经逃到了光幕之门的不远处。

    洛羽看了一眼身后越来越近的大汉,又看了一眼未知吉凶的光幕之门,最后把心一横牙一咬冲了进去。

    尽管洛羽之前幻想了无数个光幕后面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但是当他真正穿过光幕来到这里的时候却还是被眼前的情景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一望无际的湛蓝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蓝天下面是同样看不到边的碧绿的草原。太阳懒洋洋的照在草原上,同时也照在洛羽的身上。草原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叫不上名字的花儿,隐约的好像还有不少蝴蝶在花丛间飞舞。

    草原上散落着一只只绵羊和骏马,天空中还有一只雄鹰在盘旋着……

    洛羽迷茫了:这是幻觉吗?还是那道光幕之门真的像美剧《星际之门》那样可以穿梭空间来到这里?

    他转身一圈看了一下马上打消了空间之门的想法,因为自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这里的,四下里都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而自己就孤伶伶的站在这片草原的中间。

    幻觉,一定是幻觉!洛羽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秘!

    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从一个不算很高的山坡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叫,听起来好像是夜媚的声音:“啊!”

    第21章 神识之音

    洛羽在此时听到夜媚的声音竟然有一种奇妙的激动,不知道是因为此地太过诡异还是因为看了半天找不到一个人影,当他听到夜媚的呼喊时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朝那里跑去。

    完全是真实的感觉,不管是呼吸着带着青草香气的空气还是踩在草地上的感觉都是无比的真实,这让洛羽忐忑的心情更加剧烈了,隐隐的有一种想要马上见到夜媚问一个清楚的**。

    “她一定会知道的吧,要不然当初光幕刚一出现她就没有任何犹豫的冲了进去。而且对于那些篆体字她也是完全懂得的……”洛羽心里这样想着,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当他爬上山坡看到另一面的景象的时候,却是生生的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夜媚,但是却再没有一丝想要过去询问的意思。因为此时的夜媚的举动让洛羽看的目瞪口呆,迷惑不解:

    夜媚状若疯癫的胡乱挥舞着两只玉臂,如云的秀发现在也杂乱无章的在空中飞舞。娇美的面容此刻却是布满惊惧和惶恐的表情,嘴里还如发狂般说着什么。因为距离较远,洛羽听的断断续续的:

    “……滚开…放…母亲……杀了你……不要……”

    洛羽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此刻的夜媚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幻觉的刺激,要不然四下空旷仅她一人,哪里来的什么母亲,她又是要杀谁呢?

    去救她吗……洛羽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就自嘲般飞逝而过了:自己现在是泥菩萨过江哪里还有能力去救别人?再说了怎么算这个夜媚也是自己的对头,别说是普通朋友了,就连一个陌生的路人都不如。自己本来就巴不得要她倒霉什么的,现在看到此般情景应该是欣喜若狂才对。

    可是洛羽却不知怎么的就是高兴不起来,看到夜媚痛苦的样子他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跑上前大喝一声点醒她。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突然看到从远处飞驰过来一匹黑色骏马,风驰电掣一般朝着洛羽跑来,马上端坐一人,以洛羽大幅增强的视力勉强可以看出是一个妙龄女子。

    洛羽不知道来人有什么目的,急忙拿出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的笔式手枪暗中戒备。对于夜媚是否还在那边疯癫的乱舞他已经是没有功夫关注了。

    “夫君!井苍终于找到你了。”来人在马上欣喜的叫道。

    “谁是你的夫君?你又是什……咦?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洛羽本来听了那人说话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等距离渐渐近了他才突然发现来人竟然是自己一心想要除去的东溟派主空井苍,那个骗自己当了种马的倭女。

    “夫君此言着实让井苍伤心,当初你不顾一切抛下我消失不见,我当然要寻遍天下的找你了。”空井苍一身襦裙打扮,楚楚可怜的表情在离洛羽还有百十米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清晰可见。

    洛羽才不会相信她的鬼话,看空井苍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就厉声喝斥道:“停下,你再靠近我就开枪……我就放暗器了!”

    “官人难道如此狠心吗?井苍为了寻你已经三昼夜没有合眼了,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再离你近一点解我相思之苦吗?”空井苍的表情更加凄惨了,如画的眉眼之中好像泪光闪闪的。

    “我呸!人人都道倭人无耻YIN剑,今日一看果真如此!一个设计诱骗我、又想要我全身精血的蛇蝎女人现在竟然还敢来我面前扮痴情,我了你个去的!你又想出什么奸计了来这样做?难道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洛羽被无缘无故的带到这个空间里,不懂的文字和一无所知的无力控制的遭遇让他的心情本来就在郁闷和忐忑之中,现在又遇到这样无耻的女人他自然是火冒三丈、破口大骂了。

    “官人且慢发怒,听井苍为你细细道来好么?当日虽然是井苍设计诱使你我成就好事,但是事后井苍却对官人情愫暗生。到后来当井苍确定怀上你的孩子之后对你的思念就尤为强烈了。可是井苍又知官人对民族大义向来视为最重,如果井苍还继续当东溟派主的话是断然无法和爱郎在一起……”

    空井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思量再三井苍终于做出了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那就是叛离东溟派!井苍已经决定了,从此以后脱离东溟派,只和夫君作一对逍遥情侣……”

    “停!”洛羽听不下去了,他神色古怪的看着空井苍说:“不管你是否说的是真心话,我是不会答应的。因为我不仅对你没有一点感觉,而且还很讨厌。”

    其实洛羽现在是很想一枪打死她的,但是他却因为被这个世界的真气一再震撼而且因为枪里只剩下一颗子弹而没有采取行动。如果此时一枪不中那死的就一定是自己了。

    “夫君!难道你就这样狠心吗?”空井苍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这个时候要是换做别的男人估计早就软下心肠来了。

    不过洛羽从小接受的是灭绝人性的杀手训练,虽然他还保留了很多自己的个性但是一颗心却也早已被训练的如铁石一般了。

    空井苍哭哭啼啼了半天见洛羽丝毫不为所动,就突然冷冷一笑说:“既然你如此绝情,那我们就走着瞧好了,等将来后悔的时候可别怪我当初没有给过你机会。”

    说完不待洛羽回答便匆匆的纵马离去,转眼就消失在山坡之后了。

    洛羽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好像这种情景很荒谬:一个正殚精竭虑为了自己的小国而付出所有甚至包括和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上床的女人,现在却突然跑来说有了自己的孩子,要背叛祖国背叛所有人的和自己在一起。

    一个曾经呼风唤雨有着野心和能量的女人现在却低三下四的跑来自己面前哭着要跟自己,还没经自己同意就夫君、官人的叫着,这……简直就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是她又有什么诡计了吗……不可能,这么烂的方法她是不会用的……”

    正在迷惑不解的思量之间,他突然看到刚刚还在疯魔般乱舞的夜媚此时已经穿戴整齐的来到自己身边,带着她初遇时撩人的媚笑说:“公子铁石心肠拒绝美人,可是为了奴家吗?”

    “是啊,当然是因为你。谁让我一看到你就被迷的魂不守舍了呢?”对于夜媚洛羽倒是十分放心的,虽然她是自己的敌人但是毕竟也是华夏人,而且对自己有所求不会伤害自己的性命这一点他是认定了的。所以他才敢出言调戏。

    “那奴家的提议公子可是答应了?”夜媚说着就像一团软玉似的倒在洛羽怀中,眨了两下大眼睛勾魂摄魄的看着他。

    “我本来就已经答应了啊。”洛羽见美人主动入怀,一时间也忘记了问她为什么不追究自己是怎么挣脱绳索来到这里,而她刚刚又是为什么会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现在却又是像没事人一样和自己亲热。

    “那奴家的以后可就要依靠公子了,你可不能对人家始乱终弃啊!”夜媚说着还伸手在洛羽额头点了一下。

    洛羽嗅着纤纤玉指上的芳香,本来都快要沉醉了。但是当他听到夜媚说出“始乱终弃”四个字的时候突然脑海闪过一道亮光,然后略一思索便笑着说:“那是自然。”

    “那……啊!你……你干什么?”

    洛羽正在微笑的脸突然变的狰狞,双手突然扼住夜媚的香颈使劲的掐着,嘴里恶狠狠的说:“哼,哪里来的妖精鬼怪,竟然敢( 穿越之风骚大唐 http://www.xlawen.com/kan/82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