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穿越之风骚大唐 > 穿越之风骚大唐 第 4 部分阅读

第 4 部分阅读

    矣侄嗉恿艘徊恪U馊米叩剿Φ穆逵鸹故侵荒芸吹剿橇街幻览龅难劬Α?br />

    洛羽没有回答,心里却暗暗骂道:艹!如果老子的透视眼镜在的话任凭你再多遮几层也是无用,真是不知道你这小剑货在搞什么,都要和老子交…配了还在玩神秘?看我等下不好好的蹂躏你把你往死里整才怪!

    “井苍是东溟派的,前些时候上代的派主,也就是我母亲因为练东溟宝典走火入魔,结果爆体而亡。所以井苍就接任了派主。因此根据我们东溟派的规定我必须要赶快寻找命运中的男人欢好,然后为东溟派生下新的公主,以便将来可以在我遭遇不测或是百年之后接替我的位置,把东溟派传递下去。”说到这里空井苍停了一下,又仔细的打量了洛羽几眼才接着说:“而先生,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唯一的男人。也是未来公主的父亲。”

    洛羽没有听说过倭人有什么东溟派,历史上也没有一点的记载。莫非这就是山口组的前身吗?那怎么还是一副母系氏族的样子?

    “先生沉默不语,莫非是心中不愿吗?”空井苍突然语气有些冷的说。

    洛羽这才惊醒过来,有点错愕的问:“小姐怎么就能断定我是那个命中注定的男人呢?还有,我们什么都还没有做,你却又是怎么知道你一定会生下公主而不是王子呢?”

    “母亲临终前告诉我,我命中的男人会在今日傍晚出现在你出现的那个地方,而且我母亲还说了你穿的服饰很奇怪,不是唐朝的也不是我们扶桑的。其实我本来还有点怀疑,但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这样。你就是我命中唯一的男人。”

    空井苍双膝一并跪坐在洛羽面前,一副予取予求的样子说:“来吧,今夜是我受孕的最佳日期,并且今天欢好之后我可以确定我的孩子是一位公主。至于我为什么能够确定就是我们东溟派的秘密了,是不能告诉你的。”

    “可以开始了吗?”洛羽心说艹!找老子借种?怪不得你们倭人到了21世纪都还挺聪明的,原来是沾了老子的光了!哈哈……

    “可以了,请开始吧。不用怜惜我,请用最粗暴最狂虐的方法对待我吧。”空井苍说着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睛。

    第06章 阴女明谋

    话说那位抢了洛羽背包的美少女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了岭南宋家堡,还没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就被一个面目冷峻的极有威仪的中年男子挡住了去路。

    “爹爹,您在这里干什么?”少女惊慌的停住脚步,看到男子一副即将爆发的样子她马上把手里的背包递了过去说:“爹爹您看这是什么?我怎么一件也没有见过啊!”

    男子面沉似水的看了一眼少女手中的背包,脸色微微一变。接过背包打开掏出两样东西看了之后马上着急的问少女说:“小玉,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快说!”

    少女看到爹爹完全没有了平时威严沉着的样子,吓的说话就有些结巴:“我……我……在路上捡的。”

    “你给我说实话,否则我一定会让你进入云塔苦修三年,不把玉女剑练到顶级就不许下来。”男子看上去很焦虑,所以说话的语气和内容听起来都很严重。

    “我……”少女还没有见过父亲对自己这么严厉过,所以马上就充满担心和恐惧的如实对她爹爹讲述了今天的经历。

    少女叫宋小玉,是南方大门阀宋家当代阀主宋无极唯一的孩子,也是他最重视的掌上明珠。那个中年男人自然也就是宋无极了。

    宋无极听完女儿的讲述,沉默着掐指算了半天,突然两只目光如电的眼睛猛然圆睁开道:“小玉,你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吗?快告诉爹爹。”

    “怎么了?爹爹不会是想把这些东西都还回去吧?那可不行!这些都是我弄来的,所以都是属于我的。”宋小玉一听父亲问她那个奇怪的人在哪里,就下意识的把背包从宋无极手里抢过来说。

    “呵呵,爹爹怎么会夺我宝贝女儿的东西呢?只是爹爹觉得这样白拿他的东西不好,我想找到他给他一些钱,这样你就不算是抢了他的东西而是买了他的东西,否则的话将来他如果万一知道了你是谁的话那岂不是会对我们宋家的声誉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吗?再说了,我们家最不缺的就是钱,给他一些也没什么。”宋无极温和的笑着说。

    不过他嘴上虽然说的很好听,但是其实却是在暗自心惊道:此子果然出现了,和宁散人三年前预言的差不多,身穿奇怪的服装、带着奇怪的武器、而且一出现就和我宋家牵扯上了关系……莫非我宋家风光的日子真的要像宁散人预言的那样走到头了吗?

    不!我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要趁此子未成气候的时候把他扼杀在萌芽状态!否则的话我归天之后哪里还有颜面去见宋家的列祖列宗呐!想到这里,平时都是一副温和慈祥模样的宋无极脸上不由的升腾起一片阴险的神色。

    当宋小玉告诉宋无极大概的方位之后,宋无极就立刻动身去找洛羽了。

    而宋小玉则因为刚才对父亲讲述就又把和洛羽相见的经过仔细的回想了一遍,等宋无极走了之后她还在想着洛羽的样子:“其实……现在想想他还蛮好看的,尤其是他穿的那身衣服,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却偏偏能衬托的他看上去更加英俊了。而且……他笑起来的样子也挺迷人的。

    想到这儿她习惯性的想去抚摸胸口的翡翠平安扣,可是却发现那块陪伴了自己整整十五年的翡翠此时已经不翼而飞了。她大惊失色的在房间里到处寻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突然她想起在她抢了洛羽背包纵身逃走的时候,好像被一枝树枝在胸前蹭了一下,当时她也没在意,可是现在……

    宋小玉很快就确定翡翠一定是掉在那片树林里了,于是她不顾此时天色已晚还是立刻就动身前往白天和洛羽相遇的那片树林赶去。在路上她不禁想着:不知道翡翠会不会被那个人捡到?再想想母亲临终前说过的话,宋小玉不禁脸色一阵羞红……

    洛羽此时正在粉红粉红的温柔乡里,空井苍狂放和露骨的言语刺激的他下面就好像是快要爆炸了似的。听到空井苍的话马上就毫不客气的冲上去抱住眼前的美人儿,一双禄山之爪重重的抓在她高耸的胸膛之上。

    本来能这样做的女人应该要么是**极强要么是久旷的怨妇,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却分明还是一个处子。这一点从她生疏的反应和因为紧张而产生的微微颤抖就可以看的出来。

    洛羽附在她的耳边说:“小姐可以把面纱摘下来吗?”

    “嗯……先生还是不要再提这种要求了,井苍相貌丑陋,不想影响先生心情。”空井苍已经被洛羽摸的来了点感觉,喘着沉重的呼吸两只手不自觉的抱住洛羽的腰,下身主动的往洛羽身上贴着。

    洛羽心中暗道:搞不好这小妞儿还真的长的很丑,或者是脸上有什么胎记之类会吓到小弟的东西,不看就不看了吧。免得看了之后真的影响自己的心情也有可能会惹得这个武功高的邪乎的女人,那样的话不仅自己提不起精神蹂躏她说不定自己的小命也难保了。

    想到这儿他就不再废话,三下五除二的粗暴扒去空井苍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只剩一身绿色小亵衣的晶莹光洁的身体。草绿色的诃子上面还有几点颜色很淡的红色点缀,映在她的胸脯上就好像一座长满青草的山坡上开着的鲜花。

    洛羽下身极具膨胀的**和坚硬似铁的感觉让他无暇欣赏这一道别致的风景,他一把扯下空井苍身上除了面纱之外的最后遮拦,张开嘴就咬住了她左胸前雪峰上的那朵红莲。

    空井苍的喘息更加的粗重,身体的颤抖也在洛羽亲吻和爱抚之下加大了幅度。而当洛羽的手摸上她下身的黑色丛林时,她再次发出了一阵阵勾魂摄魄的叫喊:“噢……啊……”

    …………

    洛羽得意的甩甩手上的水渍,看着已经在自己的双手之下攀登上一次快乐顶峰的空井苍说:“小姐感觉如何?”

    “嗯……太……太美了,像是成仙了一样。”空井苍梦呓般的回答道,停了一下又接着说:“先生,井苍想要更大的快乐,快点给井苍好吗?”

    洛羽闻言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躁动,翻身骑在空井苍的身上一边心中暗骂“倭人皆银荡”一边挥枪直刺,完全不管她是否未经人事、又能否受得了自己的庞然巨…物。

    …………

    在活塞运动时,洛羽突然感觉从自己的小腹里好像有一股热流正缓缓的通过自己每一次的前挺而进入空井苍的身体,每进入一点自己就会感觉好像疲劳了一点。出于杀手的敏感让他马上就知道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眼前这个女人此时一定在搞什么猫腻!

    “采阳补阴?莫非这个女人正在吸取我的生命精华吗?”洛羽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虽然在穿越之前他认为这只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传说,但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眼前的事实颠覆了他以往的很多认知,所以他认为空井苍在采阳补阴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他就要起身退出来,但是正在紧闭着眼睛好像完全沉醉的空井苍突然睁开美目对洛羽咯咯一笑说:“先生发现哩!不过已经迟了。”

    只见空井苍两条修长**突然绕住洛羽的腰,一股极强的劲力禁锢了他的行动。接着空井苍来回的蜷曲双腿带动着洛羽的身体继续着他已经完全不想继续的运动。

    “你……你想干什么?”洛羽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惊慌失措的质问。

    “呵呵,看在你让我第一次就很舒服的份上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其实我刚才说的话倒没有骗你,只是井苍没有告诉你全部的实情而已。你虽然会是我未来孩子的父亲,但是为了使孩子将来成就更加非凡,我必须吸取你的全部精髓。所以在你最后喷发的时候,也是你精尽人亡的时候。”空井苍美目流连的说。

    洛羽欲哭无泪的木然被动着在空井苍的身上来回运动着,心里却是郁闷的想要一枪了结了自己:他奈奈的,这也太扯了吧?本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却没想到原来事实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为什么是我?”洛羽至少表面上看上去还是很冷静的。

    “我也不知道,这真的是我母亲临终前的遗命,她说如果和你欢好的话,那么我们扶桑以后会在咱们女儿的统治下成为天下的强国,甚至吞并大唐也不在话下。只可惜……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空井苍一边继续用美腿控制着洛羽一边戏谑的说。

    洛羽听了更想立刻了结自己的生命了,心说: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是绝对不能当危害我华夏的罪人!我宁愿顷刻间化为灰烬、灵魂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能为我泱泱华夏带来一丝的伤害和隐患!

    被欺骗的愤怒和坚定的信念让洛羽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他开始不顾一切的拼命挣扎着。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否则你只会更痛苦。”空井苍语气转冷,左手轻轻的在洛羽肩头一抚,洛羽马上就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肩头瞬间放射到全身,如果不是前世的残酷训练他一定会凄厉的叫出来。

    “最好能激怒她,让她一掌打死我。”洛羽带着这样的想法对着身下的空井苍破口大骂,恶毒的语言狂风暴雨般倾泻而出,中间还龌蹉的夹杂着洛羽含恨而喷的口水。

    “没用的,先生。我知道你想激怒我,但是我犯不着和一个快要死的人计较。而且在你没有喷射之前,你对我来说可是最最重要的人哦。”空井苍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说。

    但是洛羽是不会放弃的,毕竟这已经不是关系到他生命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华夏以后的命运……他前世虽然是一个杀手,但是追求自由的他对于自己的祖国还是充满了感情,只不过平时这份感情都是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罢了。

    当洛羽感觉到下面喷发的冲动已经越来越明显时,大量的精华已经流入到空井苍的体内了。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疲惫不堪的洛羽突然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真的就要这样结束了吗?难道自己的穿越就是为了给华夏制造一个大麻烦吗?

    就在他快要无法控制喷发感觉的时候,洛羽感觉到自己小腹丹田之内一股奇怪的热流渐渐的往空井苍的身体中流去。只是在刚流进去一小半的时候,异变突起……

    第07章 强强汇聚

    洛羽在已经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那股奇特的热流猛然间又倒回了他的体内,同时好像还附带着一些感觉类似能量的东西。一种异常舒适的感觉瞬间就包裹住了他,洛羽不由的也轻声呻…吟了起来。

    这时的空井苍却美目骤变,她声音颤抖的说:“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姐此话就有点不讲情理了,一直都是你对我做什么,我哪里又能对你做什么呢?”洛羽正在享受那股热流带回的舒爽感觉,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空井苍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已经猜到了事情好像有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因此回答的十分得意。

    “哼,你放心,到了这个时候不管你再做什么都是无法改变你的结局。当你在海边出现的那一刻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好了是要为我而死。”空井苍言语虽冷,但是身体却在轻轻的颤抖。圈住洛羽的双腿也好像因为无力而松开了。

    “小姐,现在的你让我想起了一些历史。看来小倭人在我华夏人民面前永远都是只能猖狂一时的下场……”洛羽本来还想说的详细点,但是突然想到这些都是一千多年以后的事情了,说的多了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乱子,所以只能是很不过瘾的说了个含含糊糊。

    “啊……我的真气!我的东溟剑气!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可能!”空井苍突然惊讶的声音都变了,听起来很有点歇斯底里的样子。

    洛羽感觉到那种类似能量的东西进入到体内的越来越多,渐渐的丹田之中好像都快要容纳不下了。他正要担心这样下去自己的小腹会不会爆炸,突然感觉空井苍嘴里说的东溟剑气像是在体内发出了一声轻爆的声音之后就快若闪电的向自己的全身各处流去,瞬间就布满了全身的各个角落。让洛羽舒服的甚至发出了一声类似于S吟的叫喊。

    “快停下,否则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空井苍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优美的声线也是充满了惊恐愤怒的感觉。

    洛羽本来想回言戏说几句的,但是此时他的身体正处在一种从没有感受过的状态,感觉是自己正慢慢的重新塑造着本已经足够健壮的身体,就好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种“脱胎换骨、洗经改髓”似的。所以他没有言语,只是加大冲击的力度。

    可是正当洛羽要发起新一轮的猛攻时,忽然听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船外响起:“敢问是东溟派的客人吗?来到我华夏不先去拜见我大唐天子却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不知所为何故啊?”

    “请问您是哪位?为何要管我东溟派之事?”一个有些苍老的女人声音就在与这个房间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响起,声音不大却好像能在海风呼啸浪花翻滚的海面上传出去好远。洛羽就很奇怪:难道这个老东西听不到空井苍的惊呼声音吗?如果听到了为什么不过来救自己的派主呢?

    “贫尼来自空明静斋,法号静心。此番前来是要寻找一位和我静斋极有渊源的施主,也就是你们刚才请来的那位。还请东溟派将他交出来吧。”静心的语气虽淡,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允许被拒绝的威严。

    正在奋力耕耘的洛羽听到此话心头就是一颤,大惊之下一直努力控制的闸口瞬间失守,在他大力前挺的一刻伴随着空井苍癫狂的一声叫喊就“噗噗噗”的放出了亿万子孙根。洛羽当即就慌乱了,心说:完了完了,老子还是给这个倭人小娘皮下了种。难道我就这样成为历史的罪人了吗?该不会若干年后倭人犯我华夏的始作俑者就是我吧?

    空井苍却并没有表现出大功告成的欣喜,而是含恨的咬牙切齿盯着洛羽说:“你个混蛋,竟然把我娘临终传给我的东溟剑气全部夺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夫人,你怎可对自己的夫君如此无礼?难道忘记了你们倭人女性都是要像奴隶一样服侍自己的老公吗?”洛羽在懊恼之中也就忘记了不能得罪眼前这个弄死自己就好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的女人,所以就猥琐的出言奚落。

    他心中却是在想:好像事情还没有变的那么糟糕,要不然这个小贱人应该会欢天喜地才是。

    空井苍气得浑身发抖,她是真的想把眼前这个混蛋碎尸万段,可是却又舍不得母亲传给她的可以省去自己十年苦修的东溟剑气。而且他体内充盈的精气是她未来腹中胎儿的最佳补品……

    此时外面好像已经言语不和的打斗起来了,身为派主自己当然要尽快出现。于是空井苍只好挥手点了洛羽浑身十几处大|穴,穿上衣服闪身出去了。对自己点|穴很有信心的她认定了洛羽是绝对跑不了的,所以出去之后只是把门掩上了。

    早在那个苍老的女人否认洛羽在船上的事实之后,来自静斋的小尼姑清云就按捺不住的飞身上船叱声道:“你说没有就没有吗?那就让我仔细的搜查一遍,如果真的没有我自会和你道歉离开。”

    “小辈猖狂!竟敢欺负到我东溟派头上了!我今天要不取你性命日后我东溟派也不要在江湖上闯荡了。”一个身影纵身而起,挥剑和清云战作了一团。

    中年尼姑静心没有阻止徒儿的行动,而是淡淡的说了句:“东溟派非我华夏之人,不在江湖上闯荡也没什么。倒是今天如果你们敢伤了我徒儿分毫,那就都给我永远留在这里吧。”

    “咯咯……静心阿姨说话好狂哦!难道一点也不念当初和我娘的旧情吗?”空井苍脸罩白纱,风姿万千的娇笑着出现在甲板上,手中一把金光闪闪的分水刺在船上摇曳的灯火中显得格外耀眼。

    “哦?你是空花井子的女儿吗?传闻你母亲练功出了意外,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唉,可惜呀可惜!”静心看到脸蒙白纱的空井苍,就露出几分痛惜的神色说。

    “静心阿姨别废话了哦!家母虽然离世但是却在临终前把所有的剑气都传给了井苍,所以您如果想要动手的话还请三思。”空井苍盯着手中的分水刺,表面上一副凌然不惧的样子,其实她心里却是慌乱的紧。

    如果没有母亲传给自己的真气,即使是在状态最完美的情况下也不会是眼前这个女道人的对手,更何况自己刚刚破身,虽然用秘法强压下去了虚弱的感觉但是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空井苍现在十分后悔为何要那么急切的和洛羽欢好,早知如此就应该等到了扶桑之后再说了。

    “贫尼也不想动手,如果你现在把刚才那男子交给贫尼的话,贫尼就看在你母亲的份上饶你一次。但是你必须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我大唐的地界,此后如果没有正式的外交公文再敢潜入我大唐,贫尼必将发动整个武林清剿。”静心说着,用手朝海面上轻轻一画,那片海面马上就出现了一个深达几米的沟壑。

    “静心阿姨此话让井苍很为难,因为我从未见到过什么陌生男子。你也知道东溟派是女者为尊的,非本派男子我怎可能让他上船?难道你认为我东溟派在家母去世之后就真的很好欺辱吗?”空井苍此时真的很感激脸上的这块面纱,让她可以不用伪装脸色可以语气冷冽的把这几句话说完。

    “哈哈哈哈……井苍侄女就不要骗你静心阿姨了,以空明静斋的秘术又怎可能看不出那位小哥此刻就在船上呢?井苍侄女还是乖乖的把他交出来吧。”宋无极爽朗的笑着从远处踏浪而来。

    静心道姑惊讶的看着飞奔而来的宋无极说:“宋兄,你怎么也赶来了?是凑巧从此路过吗?”

    “非也,我是从家中赶来。之前小女被人所救,我是前来答谢的。只是没想到恩人却被东溟派请了去,因此我也就追赶过来了。”宋无极来到静心旁边,一脸正气的说。

    空井苍看着道貌岸然的宋无极一副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模样,一脸鄙夷的低声说:“这个伪君子怎么也来了?莫非这小子身上有着某种古怪……”

    她突然想到刚才自己正以无上秘法吸取洛羽精力的时候突然来了个大逆转,结果不仅把吸来的精力全部退了回去,反而让他趁机把母亲传承的真气都夺了个精光,再想想他来时一身的奇怪装束和母亲临终时的遗言:“记住和那人欢好时千万要多加小心,否则你会万劫不复的。”空井苍很快就确定房间里那个能惊动大唐武林了两大绝顶高手的男子一定是一个有着什么异于常人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突然心生一计,就轻笑着对不远处的宋无极和静心说:“二位前辈既然都看穿了,那井苍也就不再隐瞒了。井苍也愿意把他交给二位前辈。只是让井苍为难的是我到底要交给谁比较好呢?”

    正在和一个老女人打的难解难分的清云闻言就停手跳出圈外,对着空井苍说:“自然是要交给我师傅的。你没看我们是先来的吗?”

    “清云休得无礼,快点给我回来。”静心对自己这个没有心机的傻徒弟厉声喝斥,然后又对身边的宋无极说:“小徒初入江湖,不懂礼节,还望宋兄见谅。”

    “静心斋主客气了,我怎么会和小辈一般见识。不过对方显然想用离间之计,这点斋主不会不知道吧?”宋无极豪爽的说。

    静心轻轻一笑,美丽不可方物的容颜就好像在黑夜中绽放的花朵。她樱唇轻启道:“这个自然。不过我们的目的并不冲突,等下宋兄感谢完之后贫尼将他带走即可。所以不管对方是不是离间之计也无关紧要了。”

    宋无极闻言不禁为之一怔,呆滞了一下就笑着说:“恐怕宋某要让斋主失望了,因为小女自从被他救出之后就对他芳心深种,所以宋某此番前来不只是想要感谢他,而且还要将他带回宋家堡和小女见上一面。当然,有没有缘分就看他们自己了。”他心说:如果要是让静斋把那小子带走的话,那离预言可就更加接近了。所以今日我定然不能放这小子离去!

    静心不由的看着宋无极诧异的说:“宋兄此话当真?可据贫尼所知宋兄的女儿已经和独尊堡的谢家之子有过婚约了。宋兄可否解释一番?”

    就在宋无极表情尴尬着想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时,船上突然有人惊呼:“不好了,那个人跳海逃走了!”

    第08章 争夺洛羽

    在空井苍出去之后,洛羽还处在给她下种的懊恼中。想到郁闷之处不由的翻身坐起。等起来之后才惊异的发现刚才空井苍的一阵乱点好像没有任何效果。

    “不是吧?那小娘皮的点|穴功夫也太差劲了点吧?还是说我夺了她什么鸟剑气之后她的武功就全废了?嘿嘿,要是那样的话可就太好了。”洛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迅速的穿上衣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枪、腕表窃听器以及手机都完好无损,心头就是一阵惊喜:兀这小贱人只顾着着急和老子哼哼哈嘿了,竟然连我身上的这些宝贝都没有检查,真是天助我也。

    这时他听到静心说让东溟派离开大唐的国土时不由的对这个美丽绝伦的尼姑心生许多好感:看来她人倒是真的挺不错的。如果能再年轻个二十岁,我一定追要追的她还俗、嫁给我当老婆。相比之下那个小尼姑就不行了,虽然漂亮但是脾气却不太好。嗯……回头搞定她之后就让她当个暖床捏脚的小丫头算了。

    不过接下来他就马上停止了自己的意淫,因为他知道眼前最重要的是要怎么离开这个大船。本来他是想寄希望于静心的,但是听到空井苍说把自己交给谁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事要坏菜。就不说那两个高人会不会因为这打起来,就说空井苍的做法就已经表明了她是不想把自己交出去的。

    “他奈奈个熊的,老子还是一个人跑掉算了。等将来有了机会拿回我的特制WP再回来把小贱人一枪爆头,除去这个隐患。反正女人怀孕至少要九个多月才会生的,给我的时间足够了。”洛羽心想只要能除掉这个女人不让她生下那个会给华夏带来厄运的作践孩子就好。自己的生死在面对民族大义时就已经微不足道了。

    洛羽虽然前世是一个杀手,但是他从来不会做危害到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事情。而且他一直想要自由,一直想脱离杀手这个行当,去过平凡潇洒的太平日子。

    现在穿越来到了唐代,因为在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时就被带到了这个船上,所以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又怎么去做他都没有功夫去想。但是有一点却始终没有改变:绝对不做危害华夏的事情。因此他对于自己给空井苍下了种的事情一直如梗在喉,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挽回这个错误。

    打开衣服上的短时生氧装置,洛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开门,闪身来到船舷边就跳了下去。本来以他原来的身手是绝对没有可能在东溟派的人抓住自己之前跳下去的,但是得自空井苍的东溟剑气让他的速度比原来快了将近一倍,而且事出突然让人猝不及防,所以尽管东溟派的人动作也非常快却还是被洛羽逃掉了。

    潜入水里的洛羽拼命的抓着船锚的铁链向下方躲去,每次都是等到憋的实在受不了了才在生氧装置中呼吸一口,以保证自己可以在水下呆上尽可能长的时间。

    来到水底之后洛羽躲在了一个可以控制自己不往上漂的小洞里,死死的盯着船锚,看他们什么时候放弃对自己的搜索。

    等待的过程中洛羽就想: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穿越来到了唐代,而且看那些人为了自己抢破头的样子好像自己有着某种神奇的价值似的。难道说不是这个朝代的人身上会有一种说不清的魅力,让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和我亲近吗?还是说随着人类的发展和进步,一千多年后的人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就好像超人一样是练武的奇才吗?

    想了N条理由洛羽都觉得不怎么靠谱,而东溟派的大船也好像很有耐心似的依然丝毫未动的停在那里。洛羽大概的估算了一下,按照自己这样的呼吸频率生氧装置大概再有两个小时就会失效,而自己也不能移动,因为生氧装置开始之后自己的特制衣服之内就会充满临时产生的氧气,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漂到海面上去。所以他只有赌一场了。

    在洛羽跳入海里之后,静心就是脸色一沉,对正在大惊失色着指挥人手下去搜捕的空井苍说:“是你的拖延造成了现在这个结果,如果你不想给东溟派造成什么损失的话,还请你快些把他寻找到吧。”

    宋无极见到洛羽跳海,心中不由的喜忧参半。喜的是这小子不知道这片海面的厉害,生还的希望已经是极其渺茫了,这样的结局不仅可以解决宋家的隐患,更不用和静斋闹僵,可以说是眼下最好的结局了。忧的是他恐怕这个预言中的青年并不会就这样死去,哪怕是这样绝无生还希望的环境。

    当他听到静心威胁空井苍时,望着后者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偷偷的舔舔嘴唇欲言又止。空井苍注意到了宋无极的眼神,想起上次自己去宋家堡拜会他时他的无耻言语,不由的一阵恶心。

    突然远处飞来一只信鸽,小尼姑清云扬起皓腕让信鸽落下,取出一个朱红色火漆密封的竹筒递给静心。静心看过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对宋无极说:“宋兄,此间事情还望你追踪到底,我静斋有事必须要先行一步了。”

    “静心斋主不知有何事要如此匆忙离去?有什么宋某可以帮上忙的吗?”宋无极心中狂喜,脸上却是一副关切忧心的神色。

    “静斋的事情不劳宋兄费心,不过刚才落水的男子命格奇特,好像关乎到我大唐未来之气运,还望宋兄在有丝毫希望的情况下都不要放弃对他的救助。我静斋将必有重谢。”静心说完又含恨带怒的看了远处的空井苍一眼,脚下轻点浮木带着清云快速远去。

    等静心师徒二人消失不见之后,宋无极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笑着说:“乖侄女,好久不见了。上次堡内一别虽然才寥寥数日但是老夫心里却是对你思念的紧呐!”

    空井苍看着原形毕露的宋无极厌恶的说:“宋堡主客气了,井苍无才无貌,怎敢劳您挂念。今日之事落得如今结果,其中也有宋堡主不小的关系呢!您的大恩大德我东溟派今日算是记下了,改日定当回报。”

    “呵呵,乖侄女好像是忘记了东溟派是靠什么来维持生计的吧?宋某奉劝你一句:要想让东溟派以后不至于沦为海盗,还是乖乖的把你的红丸献给我吧!”宋无极本来一脸正派的模样此刻看起来竟然像是魔鬼一样的淫邪。

    空井苍刚要厉声喝斥,但是刚刚和清云打斗的老妪低声阻止道:“派主不可!宋无极和我扶桑天皇关系莫逆,而且宋家在大唐东南海岸线的势力极大,即使主人在世时对他也是忍让三分,派主不可冲动啊!”

    空井苍愣了一下,犹豫再三终于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含恨大笑道:“咯咯……恐怕井苍要让宋堡主失望了,因为井苍为了确保东溟派后继有人,刚刚已经和宋堡主要找的人欢好,红丸已经不复存在了。”说完她缓缓褪下右臂上的衣衫,只见右臂上光洁如玉,哪里还有守宫砂的丝毫踪影?

    宋无极本就不是为了她的美貌,而是因为自己修炼的某种心法如果采了武功高强女子的红丸定会功力大涨,所以他才会不顾辛苦几十年在江湖上混起的名声而要挟空井苍。不过,如果空井苍是中土武林的,他也绝不会如此胆大妄为的。

    现在看到空井苍已经失去了处子红丸,长期处心积虑的心血转眼间成为了泡影,这一切怎能不让他怒火冲天?再加上拔了空井苍头筹的又是自己的心头大患,这就更让他恨的是咬牙切齿了。

    “啊——!气煞我也!”宋无极狂怒之下内力倾射而出,顿时海面上就掀起了滔天巨浪。他再也没有心情在此和一个无用之人纠缠下去,就使劲一点足下浮木如离弦之箭一般离去。

    此时躲在海边一块巨石后面的宋小玉看到父亲疯狂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十分忧虑:爹爹他是怎么了?为何如此愤怒?自从娘过世之后爹爹好像从来都没有如此激动过了。

    宋小玉是从和洛羽初次相见的树林过来的,没有找到贴身翡翠的她已经基本认定就是洛羽拿走了。于是就一路寻找而来,到了海边借着月光发现父亲正和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站在一起,不远处的大船上还有一对人影打斗。

    “唉……难道那个人真是我的真命天子吗?”宋小玉想起母亲临终前的遗言,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喜是忧。

    搜索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发现的东溟派众人一一回来禀报,空井苍看着海浪翻滚的黑夜无奈的说:“收锚起航吧,我们先回去休整一番再做他图。”

    一旁的老妪却说:“派主,如果那人精通水性潜伏在海底,等我们离去之后再出来……”

    “嗯……铃木长老说的对,那就再去四处搜寻一遍,一个时辰之后再离开好了。”空井苍此时感觉到自己好像快要坚持不住了,破身的虚弱和真气的大量流失让她的两条小腿一阵阵的发软,传下这道命令之后她就急忙回到船舱里准备运功调息。

    但是当她看到雪白的床铺上的点点落红时,一阵莫名而又纷乱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她再也无法静下心来……

    那个名叫铃木剑婢的老妪看着紧闭的舱门,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却露出一副诡异的哀伤。她嘴里喃喃的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准备上前敲门,但是在手还没有碰到门板时又缩了回来。轻轻的摇摇头离开了。

    洛羽躲在海底看着半天仍旧纹丝未动的铁锚,心中早就把空井苍骂了千百遍。眼看生氧装置马上就要失效了,他却是一点别的主意也没有。

    “麻辣隔壁的,这些倭人怎么就这么耐啊!我还以为后世的他们那些还算闪光的优点完全是从我身上继承的呢!没想到竟然现在就有点这个意思了……”洛羽为了缓解自己越来越焦虑的心态就无聊的想着。

    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洛羽还乐观的想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收锚离开。但是……

    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洛羽已经是在向上天祈求让他们马上离开了。可是……

    还有五分钟……

    三分钟……

    一分钟……

    三十秒……

    十秒……

    一秒……

    第09章 死里逃生( 穿越之风骚大唐 http://www.xlawen.com/kan/826/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