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八零后咸鱼术士 > 章节目录 四十一 一家团聚

四十一 一家团聚

    小明是郑铭的小名,不过也只有长辈会叫就是了。

    “是晨子借朋友的车,怕小妹晕车坐车不方便,小叔你和婶子身体怎么样?”

    下车之后的郑铭一边说话,一边给抱着东西的小妹开了门。

    “好好!我们都好”

    看着三个侄子侄女的脸,郑洪涛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在厨房忙活的婶子看到外面的动静,赶紧出来叫道:

    “小明小晨小颖快进来,当家的你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让他们进屋里来”

    婶子一边说着一边笑。

    “饿了吧!一大早就从滨城赶回来,我这就下面,再让你小叔给你们现烙几张金丝饼,切两个鸡腿,吃饱了再走,等这两个客人吃好今天就关门休息,吃完咱们一起回家!”

    这金丝旋饼松软香酥,根根如丝,入口清甜不腻,面香袭人,又带有菜油和芝麻的醇香,是两家奶奶根据各自擅长的老家小吃旋饼和盘丝饼结合起来创造的,期望在那物资贫乏的年代能够让孩子们吃到更多的花样,所以是全国独一份,连两种饼的源地鲁东省也吃不到这种改良创新的小吃,来往食客大多称赞,甚至有外地旅客特意长途过来吃上一顿,绝对是华夏民间小吃的一绝。

    可能是天赋吧,这东西两家人基本都会做,但是唯独小辈里有着厨艺天赋的车晨做的最好,不过这家伙嫌和面准备材料太耗时间,平常懒得去做,所以就出个主意让郑家小叔去开店,自己常常来吃现成的。

    懒得这样也没谁了。

    小叔的手艺也得了奶奶真传,而且还带有一股家的味道,巴掌大的金丝饼既有筋饼的面香松软,又有龙须面一样的细细面丝,无论口感还是样子都是十分诱人的,已经在上被吃货友们评为滨城本地最具特色的美食小吃之一,不少吃货慕名而来,就是位置偏僻了点。不过因为市内房租等成本太高,所以小叔夫妻两个也没想要把店开到市内去。

    汤是素烩汤,是车晨在奶奶的做法上加以改良,添加了本地特色海鲜蛤蜊、虾仁还有茄参,变成了海鲜素烩汤,全程没有用一滴油和肉类高汤,只靠海鲜的鲜甜和土豆炸出的素绘吊味,滋味也不一般。

    而且用料十足,蛤蜊几块钱一斤比较小也便宜,但是胜在当地新打捞野生的很新鲜,比看起来肥大的养殖货更鲜美,虾仁也是自家剥的半干海虾,只晾晒半小时,不像干虾那么腥味十足,又比鲜虾鲜味足,还有茄参虽然比海参便宜很多,但是也要几十块一斤,其实营养味道也差不多,小碗五块大碗十块,里面几大块海鲜,这个价钱大家都觉得很值。

    天气太热加上晕车没有食欲,只在申胖子那边简单吃了口员工餐的车晨与郑铭兄妹现在也都饿了,尤其是食量大增的车晨,都是自家人也用不客气,都吃的停不下嘴。

    这顿饭吃的舒服,足足半个多小时,在车晨的带动下,郑铭两兄妹也多吃了两张饼一碗汤,这天吃扒鸡有点油腻,所以一只鸡就车晨全包了。

    汤足饭饱,客人也都走了,车晨郑铭帮着小叔一家关了铺门,带着小叔婶子上车,一起往家里赶去。

    这车内部空间十分宽敞,坐了五个人外加几大包礼品都还宽敞的很。

    一路上,白色的车身在这辽南乡村引起了不少注目。

    毕竟虽然如今华夏农村富了起来,所谓五菱宏光这种小货车和奇瑞、捷达等低端车型很常见,但是能够买起几十万块一台的车的还是少见。郑铭老家这边又不是那种以富裕出名的乡镇,所以进口路虎一出场,就力压各大国产的合资的小汽车,成为小镇周围十里八村的焦点。

    对于村里人的指指点点,郑铭没有不高兴,反而放慢度打开车窗,遇到熟人不时寒暄几句。

    当然主要是小叔婶子在说,毕竟自家侄子开着好车回家,就算不是他自己的,那也给自家长脸了!

    至于车晨,咸鱼如他根本不打算开口,遇到熟人他能点个头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自从十几年前在镇上买了铺子,郑铭一家就已经不在村里住了,而是白天经营小市,晚上回楼上房里休息。不过来回几里路,想要回村也方便,一辆自行车就搞定。而车晨上中学这几年家里的老屋一直没有翻修,多亏了郑家二老没事帮忙照顾,郑铭爸妈又接过车晨家的几亩地。

    所以车晨基本上不用干什么力气活,靠着出车和田地租金,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

    郑家小叔两口子早年就外出打工,直到前两年才回来开了小吃店,一年下来扣除租金也不少赚,这才能供得小弟郑浩上完大学。

    原本三间的郑家老院子前些年休整时又在两旁加盖了两间,都是青砖瓦房,既有北方建筑的刚硬坚固,又有江南水乡的婉约素净,虽然不如别墅洋房气派,但看起来很有古朴韵味。

    听到车声的郑洪伟老远就迎了出来,旁边还跟着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郑老大家的真是出息了,听说在城里大公司上班,月月往家里交钱,怎么还开上了这么好的车,家里还在镇上有那么一栋铺子,一辈子吃穿不愁哩,啧啧”

    “前些年大家都火烧屁股的搬离老街,就他家在老街买了铺子,结果你看怎么着?”

    “要说好福气的,还得是那车家小子,别看虽然懒了点,可是什么都不愁,我记得从这娃子交给两个老的养开始,他们家的日子就好起来了,老的活了八十多才走”

    离着十几米远,郑铭就听到村里人的议论声,于是从包里拿出一条三百块的香烟,打开一盒给那些个男人散了烟,车晨和郑颖也拿出一包糖果,分给了周围的孩子,顿时换来好几句称赞。

    于是原本车晨啃老族,没出息的说法在他们嘴上立时就变成了年轻有为、孝顺懂事了。

    郑铭家靠近村东边,算是边缘地带上,两家挨着,旁边十几米外就是车家的老院子,说起来这边原本基本都是郑家大宅的位置,只不过经历了那几年的动乱,原本占地十几亩的大宅被毁的只剩下断壁残垣,现在郑家住的这几间还算是保存比较完好的,车家当年起的房子也是建在原本郑家大宅的废墟上的,基本上不用重打地基,到了今天依旧十分牢固。

    郑家再往东,就是几座小山和海边,已经没了人家。

    很快到了家门前,听到动静的郑洪伟已经提前在门口站着了。

    “爸!”“干爸!”

    “回来了,赶快回家吧!”

    向来沉默寡言的郑洪伟笑着看着自己已经成熟许多的儿子,常年在外头住,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别提多想念了。

    郑洪伟退伍伍之后,就回到老家和妻子结婚,放弃了被分配到省城的工作,虽然在家种地辛苦,但是生活还过得去。不过因为这样,在老家一直被人瞧不起,直到儿子女儿都上了大学,腰板也硬了起来,才扭转了他人的目光。但是多年下来他也养成了不善言辞的性格,只有开心的时候才会多说几句。

    车子停在家门口,爷爷奶奶还有干妈都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见到车晨等熟悉的面孔,院子里拴着的大黄狗汪汪直叫,被郑爸呵斥几句才老实下来,不过看那摇头晃尾巴的兴奋模样,如果不是被链子拴着,估计立马就会扑上来用它那大舌头给车晨洗脸了。

    “爷爷奶奶,妈,我回来了”

    郑铭有些激动,扔下手里的包裹,上前挨个亲近问候。

    “小晨小铭回来了啊,好啊,快来给奶奶看看,都瘦了这么多。”

    高兰英则心疼的对着车晨道:“你这孩子,这才几天没见,都瘦成这样了!没事,别伤心,别看郑铭这次不成,那是他运气不好又太挑剔,下次干妈给你找个好的!”

    车晨无语,心道您找人给我相亲我才伤心呢!

    “听说滨城的伙食不好,这几天都对付的吧?你奶奶特意给你做你小时候最爱吃的金丝饼、蓬莱小面还有蜜三刀,待会儿要多吃点!”

    “嗯!干妈、奶奶,我可能吃了,别看我瘦,但是瘦的结实。”

    车晨见到郑家人都没有怎么提郑铭相亲遭遇挫折的问题,反而变着法安慰,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暖意。

    可能是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的原因,车晨好像没有那种普通青少年都会有的中二叛逆期经历,他十分不理解那种把父母的关心当成唠叨,没有顾及到父母的感受的孩子的心里。

    很多时候父母用他们的方式来爱孩子,想更多了解孩子们的想法,孩子却把这份爱当成厌烦,当成多余,常对父母脾气。有时会怪父母多管闲事,不理解自己,却不曾体会到父母为他们操了多少心,吃了多少苦!更别谈用什么来回报父母,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种想法在他看来是多么的可悲啊!

    可能是因为老被小孩子说没有爸妈的原因,懂事之后车晨就从街坊邻居话里话外中了解到自己的身世,长辈们也就没有瞒着他,所以对于把自己当做宝贝孩子疼爱的爷爷奶奶,车晨比一般孩子更多了满满的爱与感恩。

    而正是这份贴心,让郑家二老和郑家这些长辈们越加疼爱车晨这个懂事的让人忍不住怜惜的孩子。

    郑爷爷拄着竹杖,对车晨说:

    “你干爸知道你喜欢吃老舅爷家的毛桃,特意从你老舅爷留的晚桃那里摘了一筐,还要了两株五年的大苗载在院子里,明年你们就能吃上自家结的桃子了!”

    **月份正是桃子开始成熟的时候,他们村里的桃子树家家基本上都有一些,但是都是普通的品种,肉质较硬,个头小又招害虫,只有郑铭老舅爷家的桃子是用山上的野桃嫁接出来的品种,每年到临近中秋的时候都还有,虽然个头也但果子汁多肉厚,滋味微酸甘甜,有一股特殊的桃子香气,小时候郑铭车晨没少吃。

    当年一共只有三株,给了车晨爷爷一株,可惜早年动乱的时候被人砍了,就剩下老舅爷家的两株,这些年来年年扦插、育苗,却也不过在前几年成活了七八株,因此在他们村很有些名气。不过还是那两株老树上结的桃子最有味道。

    “太好了,我早就想吃老舅爷家的毛桃了,城里市的水果虽然看着好看,可吃着就不是味儿!”

    相比现代不知培育多少代的早熟高产水果,看起来个大颜色鲜艳,但是吃起来如同菜瓜般无味,原始山野桃加上老家桃的嫁接品种,很有小时候那种桃味儿,让人一口就胃口大开,根本无法相比。

    他和郑铭给每个家人都带了礼物回来,趁这时候给大家分了。女人们都欢喜的拆着他们带回来的礼物。

    分完礼物,已经是下午两点,高兰英就杀鸡宰鱼的张罗着准备晚饭,除了爷爷奶奶两个长辈,大家一起动手,老爸生火老妈负责煮饭,婶子炖鸡炖肉,小叔负责炒菜,车晨、郑铭和郑颖被赶到一旁去玩了。

    虽然才分开几天,可车晨也是有点想念,老早就听到了兴奋的狗叫声,十分开心的来到院子里,解开链子,也不嫌脏的抱着大黄狗坐在郑爷爷的躺椅上。

    大黄虽然是土狗,但是身子敦厚强壮,很是憨厚可爱。颇有几分拉布拉多和柴犬结合的模样。

    毕竟所谓柴犬什么的虽然挺受追捧的,不也是岛国田园犬俗称土狗的吗?

    难得放风时间的大黄被主人抚摸的眼睛咪着,舌头微吐,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

    车晨见了不由笑着拍了拍狗头,继续给它马杀鸡。

    从小这狗就跟他亲,可是爷爷一人照顾不来,他又上学,就放在郑家去养了。

    因为怕大黄乱跑被偷狗的下药带走,这年头偷狗贼虽然不似九十年代那个时期那么猖狂,不过外来人口和本地无业游民还是有一些的,偷鸡摸狗时有生,也怕小偷进院被狗咬伤反而要担责任,所以只能委屈它被栓上了。

    这也是法律尚有着不健全的地方,有时候把人看的太重,有时候又太轻。不过咱们自己的社会也在进步,相比上个世纪,现在的生活可是好多了,吃的用的根本就是旧社会老百姓想都不要想的皇帝般的生活。

    五点钟离天黑还早,大家就吃上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看着一家人和乐融融,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车晨一边应付着三男三女六位长辈的关怀慰问,也不耽误他一只手不停的猛夹菜,米饭盛了一碗又一碗,惹得郑颖连瞪白眼,手里不停的抢食。

    结果被高兰英一筷子敲在手上惨痛镇压。

    郑颖侧头看着二哥,对他撇了撇嘴,痛心疾的搞怪叫道:“不公平,老妈偏心!”

    “你哥瘦的这样,你还跟他抢?”

    见到全家都向着二哥,郑颖顿时蔫了下来,车晨笑着给她夹了一块蜜三刀,郑颖顿时又笑的两眼如同月牙。

    “还是二哥对我好!”

    因为车晨是干儿子,所以反而最受大家关心,就连郑颖也不过嘴上说说,这小跟屁虫从小最粘的就是车晨了。

    有这个开心果在桌上活跃气氛,这一场家宴大家吃的也都开心快乐。

    4大章送上,今天下午家里给安排相亲,希望过程顺利吧!另外金手指就在下面几章就出场,谢谢大家支持。有人说心光就是金手指,如果是现实鉴宝的话确实是如此,但是本书是奇幻二次元,所以心光是机缘也是坑,其实金手指前面章节已经提到过,不知道大家能猜到吗?( 八零后咸鱼术士  http://www.123xyq.com/read/18/18311/ )( 八零后咸鱼术士 http://www.xlawen.com/kan/8195/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