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语不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新辣文小说网www.xlawen.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是一个失败者,几乎不怎么注意阳光灿烂还是不灿烂,因为没有时间。

“我的父母没法给我提供支持,我的学历也不高,孤身一人在城市里寻找着未来。

“我找了很多份工作,但都没能被雇佣,可能是没谁喜欢一个不擅长说话,不爱交流,也未表现出足够能力的人。

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星文阅读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星文阅读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我有整整三天只吃了两个面包,饥饿让我在夜里无法入睡,幸运的是,我提前交了一个月房租,还能继续住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不用去外面承受冬季那异常寒冷的风。

“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医院守夜,为停尸房守夜。

“医院的夜晚比我想象得还要冷,走廊的壁灯没有点亮,到处都很昏暗,只能靠房间内渗透出去的那一点点光芒帮我看见脚下。

“那里的气味很难闻,时不时有死者被塞在装尸袋里送来,我们配合着帮他搬进停尸房内。

“这不是一份很好的工作,但至少能让我买得起面包,夜晚的空闲时间也可以用来学习,毕竟没什么人愿意到停尸房来,除非有尸体需要送来或者运走焚烧,当然,我还没有足够的钱购买书籍,目前也看不到攒下钱的希望。

“我得感谢我的前任同事,如果不是他突然离职,我可能连这样一份工作都没法获得。

“我梦想着可以轮换负责白天,现在总是太阳出来时睡觉,夜晚来临后起床,让我的身体变得有点虚弱,我的脑袋偶尔也会抽痛。

“有一天,搬工送来了一具新的尸体。

“听别人讲,这是我那位突然离职的前同事。

“我对他有点好奇,在所有人离开后,抽出柜子,悄悄打开了装尸袋。

“他是個老头,脸又青又白,到处都是皱纹,在非常暗的灯光下显得很吓人。

“他的头发不多,大部分都白了,衣服全部被脱掉,连一块布料都没有给他剩下。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星文阅读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我看到他的胸口有一个奇怪的印记,青黑色的,具体样子我没法描述,当时的灯光实在是太暗了。

“我伸手触碰了下那个印记,没什么特别。

“看着这位前同事,我在想,如果我一直这么下去,等到老了,是不是会和他一样……

“我对他说,明天我会陪他去火葬场,亲自把他的骨灰带到最近的免费公墓,免得那些负责这些事的人嫌麻烦,随便找条河找个荒地就扔了。

“这会牺牲我一个上午的睡眠,但还好,马上就是周日了,可以补回来。

“说完那句话,我弄好装尸袋,重新把它塞进了柜子。

“房间内的灯光似乎更暗了……

“那天之后,每次睡觉,我总会梦见一片大雾。

“我预感到不久之后会有些事情发生,预感到迟早会有些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人的东西来找我,可没人愿意相信我,觉得我在那样的环境下那样的工作里,精神变得不太正常了,需要去看医生……”

坐在吧台前的一位男性客人望向突然停下来的讲述者:

“然后呢?”

这位男性客人三十多岁,穿着棕色的粗呢上衣和浅黄色的长裤,头发压得很平,手边有一顶简陋的深色圆礼帽。

他看起来普普通通,和酒馆内大部分人一样,黑色头发,浅蓝色眼睛,不好看,也不丑陋,缺乏明显的特征。

而他眼中的讲述者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身材挺拔,四肢修长,同样是黑色短发,浅蓝色眼双眸,却五官深刻,能让人眼前一亮。

这位年轻人望着面前的空酒杯,叹了口气道:

“然后?

下载星文阅读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

“然后我就辞职回到乡下,来这里和你吹牛。”

说着说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带着几分促狭意味的笑容。

那位男性客人怔了一下:

“你刚才讲的那些是在吹牛?”

“哈哈。”吧台周围爆发了一阵笑声。

笑声稍有停息,一位瘦削的中年男子望着那略显尴尬的客人道:

“外乡人,你竟然会相信卢米安的故事,他每天讲的都不一样,昨天的他还是一个因为贫穷被未婚妻解除了婚约的倒霉蛋,今天就变成了守尸人!”

“对,说什么三十年在塞伦佐河东边,三十年在塞伦佐河右边,只知道胡言乱语!”另一位酒馆常客跟着说道。

他们都是科尔杜这个大型村落的农夫,穿着或黑或灰或棕的短上衣。

被叫做卢米安的黑发年轻人用双手撑着吧台,缓慢站了起来,笑眯眯说道:

“你们知道的,这不是我编的故事,都是我姐姐写的,她最喜欢写故事了,还是什么《小说周报》的专栏作家。”

说完,他侧过身体,对那位外来的客人摊了下手,灿烂笑道:

“看来她写得真不错。星文阅读app

“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那名穿着棕色粗呢上衣,外貌普通的男子没有生气,跟着站起,微笑回应道:

“很有趣的故事。

“怎么称呼?”

“询问别人之前先做自我介绍不是常识吗?”卢米安笑道。

那名外乡来的客人点了点头:

“我叫莱恩.科斯。

“这两位是我的同伴瓦伦泰和莉雅。”

科幻灵异推荐阅读 More+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未见寸芒
陆凝睁开眼,看到了一座诡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还有同样感到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由此开始。复活并不是轻易能够祈求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清晨到来的时候,陆凝知道自己还要继续下去,也必然会继续下去……这是一群亡者试图自深渊归来的旅途记录。微恐怖元素,无限流,不强化。主角陆凝,有时也会切换别人的视角,但是主角是陆凝(强调)女主无cp
科幻 连载 507万字
你们宇宙真是太脆弱了

你们宇宙真是太脆弱了

新田稻人
说出的话能将所有星球震为齑粉,呼出的气能让全宇宙的真空消失,一个细胞能够吞噬整个银河。张自成:“虽然一根头发毁灭你们的宇宙是我不对,但你们也太脆弱了……”————高维人竟是我自己。
科幻 连载 67万字
权宦的掌中雀

权宦的掌中雀

流云簪
绝色心机公主×阴冷偏执掌印[双洁1v1HE+架空历史私设如山+男主真太监,男女主缺陷明显]大梁朝昭定公主宋清安,白玉为骨雪为肤,生就一副颠倒众生的好皮囊。世人眼中,昭定公主有倾国倾城貌,温柔端方,才气过人。纵曾沦落冷宫,也不妨碍她受万民爱戴。“不知何人能与公主相配?”坐于上首的宋清安眼眸轻抬,情丝绵绵,缠向帝王身侧的裴卿,唇边勾起古怪笑意。她与他,都自烂泥中而生,满身污浊,多么相配。——裴卿是于
科幻 连载 16万字
诱敌动了心

诱敌动了心

岁月是颗孤独草
她以为,像陆之战这样的男人,不过是一时兴起玩玩罢了。 那天灯光昏暗,姜可画低眉顺眼地坐在他身边,甘心成为他的玩物。 为了知晓父亲入狱的真相,她和陆之战做了一场暧昧交易。 银货两讫的事情,最忌讳玩家动心。 所以她不停的告诫自己,收起那不该有的心思。 直到这天晚上,情到深处,男人附身贴近她的耳边,“姜可画,听说你爱上了我,那就让我们一起堕入深渊吧。” 她这时才知道,原来犯了忌的人,不
科幻 连载 154万字
程相儒程以沫

程相儒程以沫

伍一书
作为盗墓贼的儿子,我没想到,挖的第一座坟,竟是我爸的坟,墓中的一枚古玉让我深陷泥淖。 女真疑冢,苗疆禁地,古辽迷雾,绝壁雪山…… 我追寻父亲的足迹,却深陷进萦绕千年的危险迷团。 每个人都不可信任,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每个人都在帮我,也都在害我…… 当《永乐大典》残卷,揭开所有真相,我才明白:有种宿命,即便历经千年,也无法逃脱。
科幻 连载 115万字
三国:战场装死我成千古一帝

三国:战场装死我成千古一帝

小锅哥
【系统+架空+争霸+多女主】王野父母双亡,被族长收留,寄人篱下受尽白眼。可恨,族长觊觎他父母留下的财产,竟陷害其与大儿媳有染,并将他逼上战场。汉军大败,王野重伤,弥留之际,一个来自千年后的灵魂让他重获新生。“老子要夺回失去的一切,让汉家马蹄所到之处皆为吾土,让华夏盛世早日到来……”王野依靠“气运掠夺”系统,疯狂掠夺曹操、刘备、袁绍等人气运,从战场装死开始,踏上成为千古一帝的征途。
科幻 连载 9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