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辣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上肉 > 章节目录 作者被肉二部曲

作者被肉二部曲

    混蛋,作者感觉她的小pp特定红了……怜香惜玉呢?虽然作者被打了,但想着一会儿水该凉了,作者也就顾不得身体疼痛,咬牙忍了,谁叫这文是作者作孽写出来的呢!作者谄媚地勾住屠夫的脖子,用作者那雄伟壮观的胸俩包子磨蹭着屠夫,娇滴滴地说:“相公,奴家伺候你沐浴,好吗?”作者生怕屠夫不同意,赶紧又说道:“相公在外面累了一天,奴家正好也给相公按摩解乏呀!”向来粗糙惯了的屠夫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让作者这么一说心里也升起了当大爷的心思,便没有再为难作者,扬起下巴,粗粗气道:“还不给我脱衣!”作者一见屠夫这态度就屁颠屁颠地给人脱衣服了。屠夫见作者态度好,‘铯’心就起了,趁着作者努力奋斗解衣服时,手就不老实了。作者被摸得浑身哆嗦,终于解开了屠夫的衣衫,作者迫不及待地拉着屠夫入浴桶。这浴桶放在旮旯角落里差点就发了霉,作者是好不容易将它洗干净了。现在,作者自个儿都没有享受到,反而便宜了别人,作者心里不平衡呀!好在屠夫身上很干净,不然,作者真忍受不了和一个邋遢的男人生活。其实,作者不知道人屠夫在每次卖完肉之后,都会去河边洗冷水澡。犹豫了一下,作者也扑通一声,与屠夫来了个鸳|鸯浴。很显然,屠夫被作者这样大胆的行为给吓住了。“……你……无耻……”屠夫又黑脸,又瞪眼了。作者不等屠夫发脾气就干净伸出她那双罪恶的小手,笑眯眯地说:“相公,奴家给你洗吧!”作者说完就用她的手开始抹起了屠夫肌肉结实的胸膛。屠夫憋着一张黑红的脸,没有再口吐恶语,反而靠在浴桶上享受着作者的侍候。哎!也算是洗了个热水澡。作者一边侍候着屠夫一边暗自安慰自个儿。“相公,你背过去,奴家给你搓搓背。”屠夫似乎尝到了洗澡的快乐,像老实的巨型犬般转过了身,露出宽厚黝黑的背部。其实,作者这是想给自己个儿洗洗。作者一只手胡乱地给屠夫洗着,一只手给自己洗着。“力道重点。”屠夫感觉不舒服了,说话了。作者也不敢再给自个儿洗了,只能双手并用地给屠夫搓背。终于等到屠夫洗完了,作者打算起来了。可人屠夫不放过作者呀!屠夫来了一句:“我给你洗洗……”作者早就不是纯洁的不懂事妹纸,一听这话哪里还不明白屠夫那不纯洁的暗示。作者也知道这场翻滚戏码是逃不掉的,可她不想在快要冷却的水里翻滚呀!而且,这水经过他俩这一洗早就脏了。在脏水里翻滚,作者怕忍不住会吐。作者为了避免这些情况,作者的胆肥了,作者转过身,半羞涩,半妖魅地说:“相公,你出去在床上等着奴家,奴家会好好伺候相公的……去嘛……”这种话说得作者都忍不住浑身起疙瘩。奈何,男人就吃女人这一套。“真烦人,你快点。”屠夫虽然语气不耐烦,但脸上明显很享受。这是闷|骚?还是闷|骚呢?屠夫随便抹了两把黑亮壮实的身体,就大步往外走,走到门口时,还叮嘱道:“你给老子快点,不然一会儿有你好看的。”想那事儿就想那事儿,何必这样威胁她呢?作者森森地蛋疼……不,她没蛋,是俩大白包子疼。作者认真地擦洗了身体之后就去屋里了,屠夫正光着膀子躺在床上。其实,屠夫有一具耐看的结实身体。作者在屠夫等得不耐烦的眼神下脱了衣服乖乖地爬上了床。“相公在外幸苦了,今天晚上奴家会好好伺候相公”作者大胆地爬上了屠夫的身上。作者其实这会儿正在心里流着宽面条,为了生活,她也只能卖|肉了。作者其实也没有超高的技术,但毕竟是有深厚体会的妹纸,该亲亲的亲亲,该摸哪儿就摸哪儿。作者原本以为没多少经验的屠夫应该在她柔软娇小的五指神功下流上一回,可作者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男人的忍耐力。作者手膀子都酸疼了,屠夫都一直胀大着,没有丝毫吐露的意思。作者想着,难道要她贡献出她的丁香小嘴不成?作者本来就木有节操,更何况取|悦男人哪能半途而废?作者毫不犹豫地俯下身,贡献出了她的小嘴。得!作者刚来上两口,她就吃了满嘴带腥味的白糊糊。屠夫吐了。作者脸上正得意,屠夫按着作者的脑袋,发话了:“继续……”混蛋……别按着她脑袋呀!作者心里愤慨,可不敢反抗呀!脱光了让人暴打的话,不就是干受着——太亏了。作者无奈只能被迫吞了下去,继续使用她的小嘴吃着黑壮的腥味棒棒糖。原本软嗒嗒的棒棒糖没一会儿就在作者的嘴里硬度堪比石头。作者嘴巴挺疼,作者这会儿可不想再吞一次。作者毫不知耻地拿着石头硬度的棒棒糖,坐起身来,对准自己另外一张嘴巴,吃了起来。“啊!”作者尖叫一声,那物体直挺挺地就冲了进去。作者叫声还没有落音,作者的俩大包子就被抓住了。作者低头看去,屠夫那表情……太特么狰狞了。呜呜……作者表示,沉陷‘浴’望中的男人太吓人了。难怪都形容发|情的男人是禽|兽!作者一边瞎想着,一边上下晃动起来,晃着,晃着,作者脑袋就晕了起来。那玩意儿实在太有魅力了,填得作者特舒服,作者嘴里哼哼唧唧的。还没等作者享受够,作者就被屠夫压到了。男人么!没有人喜欢长时间被女人欺压着。估摸着也是屠夫嫌弃作者的不进取,这不,作者刚躺下,屠夫就大刀阔斧的弄了起来。速度呀!力量呀!这会儿发挥到了极致。不知道为什么,作者突然觉得自己就是屠夫倒下的大肥猪,屠夫正卖力地肢解着她。作者脑海里突然想起解剖的血腥场景,身体一紧,屠夫又交代了。得,晚上的澡又白洗了。作者以为屠夫怎么也得再来上一回,可屠夫竟然翻身从作者身体上翻了下来,躺平了,呼呼大睡起来。柔情呢?温存呢?作者翻个白眼,瞎想什么呢?老实睡吧!( 上肉 http://www.xlawen.com/kan/4349/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